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附加遗产

93352浏览    374参与
岳羊

贫僧还是觉得大厚刘海更适合洛弈

贫僧还是觉得大厚刘海更适合洛弈

厝棠

原耽句子整理

*可能是大家没注意到的,有一些我最近在看的书。


你越是强迫自己往反方向走,就越会在意背后的那条路。越是想要清除什么,它的存在感就会越强。——《某某》  


因为太喜欢你,所以我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以至于差点忘了,我17岁,这个年纪里整个世界都是我的。不需要犹豫也用不着权衡。我无坚不摧,也无所不能。——《某某》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护你一辈子,无论是你的一辈子,还是我的一辈子。——《死亡万花筒》


我的人生中不能没有你,但你的人生中不该再有我,保重。——《附加遗产》


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人,他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不过不重要,我不会告诉你,我喜欢你,但我...

*可能是大家没注意到的,有一些我最近在看的书。


你越是强迫自己往反方向走,就越会在意背后的那条路。越是想要清除什么,它的存在感就会越强。——《某某》  


因为太喜欢你,所以我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以至于差点忘了,我17岁,这个年纪里整个世界都是我的。不需要犹豫也用不着权衡。我无坚不摧,也无所不能。——《某某》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护你一辈子,无论是你的一辈子,还是我的一辈子。——《死亡万花筒》


我的人生中不能没有你,但你的人生中不该再有我,保重。——《附加遗产》


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人,他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不过不重要,我不会告诉你,我喜欢你,但我会告诉大家,我喜欢男人。——《轻狂》


既要今朝醉,也要万年长。——《轻狂》


那年的大年二十九下雪,我在电话里告诉你。我爱你。——《嚣张》 


我们就,就是最让人羡,羡慕的那,一对儿。—— 《一个钢镚儿》


上天从未眷顾人类,我们将独自走完征程——《不死者》


我不是来救你的,我是来爱你的。——《全球高考》


大考官,一个人生病很孤单的。我给你做个伴。——《全球高考》


愿我们在硝烟散尽的日子里重逢。——《全球高考》


 我叫秦究,我来找我的真实。——《全球高考》


世界灿烂盛大,欢迎回家。——《全球高考》

燕南
自设小白花洛羿。洛羿宝贝冲鸭!...

自设小白花洛羿。
洛羿宝贝冲鸭!!妈妈爱你!!

自设小白花洛羿。
洛羿宝贝冲鸭!!妈妈爱你!!

某某今天发刀了嘛

占tag致歉,又是一波卑微的群宣

原耽语c,p1直通车,p2群规,不开重皮。空皮还挺多的来着。过年了要,希望这群暖和点吧。

占tag致歉,又是一波卑微的群宣

原耽语c,p1直通车,p2群规,不开重皮。空皮还挺多的来着。过年了要,希望这群暖和点吧。

张大美

(188男团)十一假期(四)

今天是赖床的撒娇甜辛😘😘


一大早,三家便早早出发向城外驶去,怕赶上假期出游的高峰期。


李程秀把两个孩子安置在后排的宝宝椅上,自己坐在副驾驶等邵群开车。邵群吭哧吭哧把李程秀准备的两大箱东西搬进后备箱,不情不愿地拉开车门坐进去。


李程秀知道他心里不痛快,打开抱在怀里的保温盒拿出小包子喂他。早晨出发的早,两人都没有吃早饭,俩孩子是被邵群抱出来的。


“趁他俩还没醒,快吃,等下他俩醒了我就顾不上你了。”李程秀把松软带着热气的小包子递到邵群嘴边。邵群心里更气了,心想这家自己是越来越没地位了。


“你心里就只有那俩小崽子,到底谁...

今天是赖床的撒娇甜辛😘😘


一大早,三家便早早出发向城外驶去,怕赶上假期出游的高峰期。

 

李程秀把两个孩子安置在后排的宝宝椅上,自己坐在副驾驶等邵群开车。邵群吭哧吭哧把李程秀准备的两大箱东西搬进后备箱,不情不愿地拉开车门坐进去。

 

李程秀知道他心里不痛快,打开抱在怀里的保温盒拿出小包子喂他。早晨出发的早,两人都没有吃早饭,俩孩子是被邵群抱出来的。

 

“趁他俩还没醒,快吃,等下他俩醒了我就顾不上你了。”李程秀把松软带着热气的小包子递到邵群嘴边。邵群心里更气了,心想这家自己是越来越没地位了。

 

“你心里就只有那俩小崽子,到底谁才是一家之主。”邵群满脸怨恨,张嘴一口吃下整个包子愤恨地嚼了起来。

 

“你是,你是,行了吧!差不多得了啊,挺大个人还和俩孩子置气。”李程秀拿着一个小包子自己慢慢嚼,看着邵群快吃完了又抬手喂了他一个,“那我大早上起来给你蒸包子你怎么不说呢?”

 

邵群这回叼过来心里美滋滋的:“我就知道媳妇最疼我,吃饱了你也睡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没事儿,我不困。”李程秀拿出湿巾仔细擦手,“陪你说会儿话,省的你困。”

 

邵群顿时让李程秀安抚的什么脾气都没有了,倾身过来就要亲人家,让李程秀一把推回去,“看路!”

 

———————— 分  割  线  ———————

 

洛羿早上睁开眼,温小辉已经起来了。洛羿抓过身边的衬衣随意一披便出来找温小辉。果不其然,在衣帽间发现了正在挑衣服的温小辉。


洛羿进来时,温小辉已经挑好俩人今天穿的衣服。温小辉上身套了件长袖的白色卫衣,下身穿了条紧身小脚牛仔裤,刚好可以完美凸显他的腿部线条。鞋子温小辉选了双白色高帮的帆布鞋,整个人看起来充满朝气与活力。


“小辉哥,你真好看。”


温小辉回头看见只披了件衬衣的洛羿,突然有点脸热,赶紧推着洛羿出去,“老公,你快去洗漱,我把衣服都给你挑好了。”


洛羿被温小辉推到卫生间,温小辉坐下开始给自己化妆。等温小辉收拾得差不多,洛羿也洗好澡出来。


洗完澡的洛羿只披了条浴巾,头发还没来得及擦干,水珠顺着发梢滴落下来。温小辉见状让出座位让洛羿坐下,自己拿了条毛巾包裹着洛羿的头发给他擦干。温小辉的手向来保养得细嫩柔软,现在微微施了力道揉按在洛羿的头上,说不出来的温柔。洛羿享受地眯起了眼,头微微后仰。温小辉见干得差不多便拿起吹风机给他吹头发。吹完还不算完,还要给洛羿涂面霜。


洛羿一向不爱用这类护肤品,伸长脖子便要躲。温小辉不干,跨坐在洛羿身上,两手固定住他的脸不让他躲,“老公听话,秋天不用点护肤品脸会起皮的。”洛羿依旧不满地皱眉,倒是没再动,任由温小辉在脸上折腾。温小辉给洛羿涂完面霜,又上了点防晒。左右瞧瞧,满意地“啵”了一口,“我家L先生真帅。”


洛羿把温小辉往高抱了抱,贴在温小辉耳边说:“小辉哥,你再闹,咱俩今天就不用出去玩了。”


温小辉赶紧推开洛羿跳下来,“才不要,老公你快去换衣服啦!”

 

—————————分  割  线  ——————

黎朔早早起了床收拾,奈何赵锦辛还一直缩在被窝里。

 

“黎叔叔,我们该出发了吗?”

 

黎朔坐在床边穿好衣服,把手往被子里伸:“是啊,快点起来了,幸好昨晚提前把东西收拾好了。”

 

赵锦辛把头往被子深处蹭了蹭,抓住黎朔的手压在胸口,“黎叔叔,我好困啊。”

 

黎朔抓赵锦辛的痒痒肉,“小坏蛋,快起来了,不然等下我们要赶上出行高峰期了。”

 

赵锦辛一个鲤鱼打挺把黎朔压在身下:“抓我痒痒肉,还说我小坏蛋,”赵锦辛抽出黎朔的手贴在唇边亲了一下,“走,宝贝,咱们出去玩啦!”

 

 

?
你将灿烂的花束,绵延几公里 大...

你将灿烂的花束,绵延几公里

大雨浣洗了天地,所谓的淤泥

你听风从耳后来,雀跃着

去追逐船和星宇

去放置爱和欢愉

——L.N.Party《月光之城


是洛温性转…画翻车了…怪我太菜辽

你将灿烂的花束,绵延几公里

大雨浣洗了天地,所谓的淤泥

你听风从耳后来,雀跃着

去追逐船和星宇

去放置爱和欢愉

——L.N.Party《月光之城


是洛温性转…画翻车了…怪我太菜辽

qwq

简隋英跑啦!简隋英带着他的小男孩们跑了!188语C群再次群宣,来一个活跃的简隋英!要活跃要活跃!先到先得。其他副皮也缺,欢迎来玩。

简隋英跑啦!简隋英带着他的小男孩们跑了!188语C群再次群宣,来一个活跃的简隋英!要活跃要活跃!先到先得。其他副皮也缺,欢迎来玩。

HX堂前燕
啊!这个男人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啊!这个男人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他好渣,但他好香!

啊!这个男人的味道竟该死的甜美!他好渣,但他好香!

白烨
现已有妹叔,秀秀。宋核桃,周翔...

现已有妹叔,秀秀。宋核桃,周翔。本群人不需太多,188男团以及家属齐全方可。欢迎进群

现已有妹叔,秀秀。宋核桃,周翔。本群人不需太多,188男团以及家属齐全方可。欢迎进群

问鱼

[洛温]碾刺(一)

#附加遗产

#民国

#大少爷×戏子

人物属于水大,OOC属于我。


     十月的秋风吹过秦淮河的时候,路边的法桐叶黄了。

     枯黄的落叶被男人踩出清脆的声响,“咔嚓咔嚓”,一声声融进微凉的风里。男人缓步走向隐春楼。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店门口贴的海报,抬手抚上海报里那张浓妆艳抹的脸,静默良久。直到身后的保镖开口提醒,男人才终于把手放回大衣口袋里,将步子迈进了隐春楼。

     “洛少爷来了,快请坐快请坐。”包间里的男...

#附加遗产

#民国

#大少爷×戏子

人物属于水大,OOC属于我。


     十月的秋风吹过秦淮河的时候,路边的法桐叶黄了。

     枯黄的落叶被男人踩出清脆的声响,“咔嚓咔嚓”,一声声融进微凉的风里。男人缓步走向隐春楼。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店门口贴的海报,抬手抚上海报里那张浓妆艳抹的脸,静默良久。直到身后的保镖开口提醒,男人才终于把手放回大衣口袋里,将步子迈进了隐春楼。

     “洛少爷来了,快请坐快请坐。”包间里的男人起身迎接洛羿,朝着他点头哈腰。男人正欲朝洛羿伸手,却见洛羿身边的保镖斜了他一眼,便只好恭恭敬敬地微弯着腰,不再看洛羿。

     洛羿朝保镖挥手示意他们下去,于是包间里只剩他和那个男人。洛羿便径直走到桌边坐下,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房门口的男人,端起茶抿了一口:“陈叔,坐。”

     陈朗起身从口袋抽出手绢,一边擦着手心的汗水,一边稳了面色说:“少爷刚从北平赶来就急着见我,是有什么事儿?”

     “听说隐春楼这几日新来了个唱旦的,”洛羿两指捏着小小的白瓷茶杯,杯沿磕在木桌上发出“笃笃”的响声,“麻烦陈叔给我打听打听,他几时来的南京,又几时登的台?”

     洛羿目光有些凌厉,停在陈朗眉心,看得陈朗心里发怵。陈朗只看着洛羿阴沉的面色,手心里又洇了汗,心道这人果然跟他那黑心爹是一卦的,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恐惧到无所适从。

     陈朗敲了敲桌面来压抑内心的恐惧,隔了好一会才看向洛羿:“少爷,我来时听隐春楼的小二说,这角儿是与您同天儿到的,只是这上没上过台,我是真不清楚。”

     听着男人的回答,洛羿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将陈朗死死锁在自己的视线里。他捏紧手中的茶杯,发狠地用力,直到指节泛白。

     瓷杯被洛羿生生捏碎了。

     陈朗听着瓷器破碎的声音,鸡皮疙瘩跟着起了一身。洛羿垂下手,鲜血一滴滴往下掉,每掉一滴,他都浑身一颤。陈朗战战兢兢地看向洛羿,对上他狠厉目光的那一刻,陈朗彻底慌了神。

     “跟我同天到的?你不清楚?”洛羿哑着嗓子吼他,起身用满是鲜血的手捏住了陈朗的下巴,他指甲嵌进陈朗皮肤里,脸上却没有一点表情,“陈朗,跟我说话,你要诚实。”

      椅子上的男人整张脸都皱到了一起,洛羿的指甲还在深入,他费劲地握住洛羿的手腕儿想要挣开,却被洛羿用另一只手将双腕擒住。

     洛羿没再说话,但手指也没再继续往他肉里去,只是沉默地看着陈朗,看了很久。“你是长辈,我本不该这样对你,可是你竟敢骗我。”洛羿松了劲儿,拽过陈朗的手绢擦了擦手,又将布往陈朗脸上蹭,“陈叔,我不把常行当回事,你在我眼里也只不过是一只蝼蚁。我可以用任何办法知道所有事实。别再骗我。”

     “另外,如果常行知道我现在身在南京,你觉得我会认为是谁告诉他的呢?”

     陈朗看着洛羿那张离自己越来越近又倏然离开的脸,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怯怯地点头,软着腿从椅子上起来,连滚带爬地出了隐春楼。


     “少爷,您回来了。”管家恭敬地接过洛羿脱下的大衣和围巾,“您的房间我已经吩咐人打扫好了。”

     洛羿在门边顿了顿,轻轻“嗯”了一声,连头也没回,便独自进了那间冰冷的房间。

     房间的窗户大开着,秋风一股一股、争先恐后地钻进房间,掀翻铺在桌上的洛小雅的遗书。洛羿看过去,怔愣在那儿。有那么一瞬间,他的鼻腔充斥着洛小雅的味道——国外的女士香水,满脸的脂粉香以及似有若无的血腥味儿——腻得让人想吐。

     他俯身捡起那张薄如蝉翼的纸,轻轻抖了两下,将母亲的遗书和他这些年蒙尘的时光一齐抖了个干净。

     “还要去给母亲立个碑。”洛羿这样想着,尽管他并不为母亲的去世感到滔天的痛苦,他只是觉得心里面一处很小的地方,从那以后就空了,但那毕竟是生下他的母亲。她也仅仅是和他一样的,这人间炼狱的受害者。

     将遗书放回抽屉后,洛羿不可避免地想起那个盛夏的午后,他第一次见到温小辉的那天。他实在说不清到底是该怪自己的预谋已久,还是该怨温小辉的天性纯良,他只是伸手扶起了被自己撞倒在地的温小辉,只是告诉他:“我是你外甥。”那个刚成为男人不久的男人,就选择在往后的漫长岁月里无条件相信他。

     可是三年后,在北平的那场冷得刺骨的大雨里,他骗温小辉,也骗自己,亲手摧毁了这一份独一无二的信任和他以为最初不屑,所以至死也会不屑的一份感情。

     都是报应。

     洛羿脸上不带一点异色,他就安静地坐在窗边,看着太阳一点点下沉。晚霞染透天边的残云,就像他曾见过的动脉被割破的那一刻的鲜血喷薄,红得扎人眼睛。

     一夜无眠。


     清晨的天空总是雾蒙蒙的,早霜冷重,败了窗台上一株娇弱的花。洛羿慢腾腾地起身,棉质的拖鞋踩在木地板上,不发出任何声响。这个早晨和他离开温小辉的生命一样,没有任何动静。

     管家轻轻敲开洛羿的房门,告诉他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一番洗漱后,洛羿将窗台上那盆衰败的植物递给管家,什么也没说就下楼准备吃早餐。洛宅没有佣人,只有一个还不算年迈的管家和一个从未露面的厨子——都是洛羿从洛小雅那边带来的——宅子静得骇人。

     他面对着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食物和空荡荡的餐厅,不可避免地想起从前在北平的那座小楼里,每次做完那种事,温小辉趴都在他背上,用做工精细的雕花小勺子舀起面前的清粥,撅着嘴喂给他:“都赖你,害我连东西也不能吃些好的。”

     幸福得像是另一个人间的事。

     越想洛羿越觉得食不下咽,他已经四个月不见温小辉了。那个明亮的男人被他伤透了心,狠心扔下母亲,一个人从北平逃到上海,又转道到了南京。洛羿不知道他是如何一路辗转颠簸、历经苦辛才逃到这个更能被称作他的“故乡”的地方来的。

     洛羿记得温小辉曾经说要在得月台上唱戏给秦淮河听的。

     他想温小辉想得要发狂了。

任凭时间因他的思念溜走,同时带走饭食的温度,洛羿深吸了一口气,压下烧在胸中的一团火,将堪堪偏离轨道的心脏扳回来锁好,才草草解决了早饭。

     找不到人,但南京的生意还是得做。洛羿做不来,也不用做那些一味讨好商界大佬们的下等人,他向来不是对别人阿谀奉承的那一类人,只是在万福酒楼摆了个酒,请那些谢顶又挺着大肚子的老东西和刚死了亲爹升官发财的纨绔们来喝上一杯。

     只是这样,那些见惯了人情世故的家伙也都知道,他洛大少爷是要在这里发展的,是下了面子请他们去喝酒的。但他们也知道,洛大少爷一向是和他那黑心爹作对的,这面子给是不给,还得他们自己决定。

     还未到明月高悬的时候,万福酒楼里就已是一片吵嚷。酒楼三层,六人一桌的桌子被洛羿占了四张,老东西们都稍惧些常行,也不信能跟他合作,小年轻们自然是看不上那个辈儿用年纪说事儿的,连洛羿同常行如出一辙的心狠手辣都不曾了解,就颠颠儿地跑来喝他的酒。洛羿面无表情地坐在酒桌旁,说是请他们喝酒就是请他们喝酒,桌上酒过三巡了他也一滴不沾,只看着这群逐渐喝大的人敬天敬地敬所谓“故友”,舌头都捋不直了,也没有停杯的觉悟。

     目的达到了,洛羿也就没心思再陪着他们闹,吩咐了他们带来的人,结了账径直走出万福酒楼。他难得空闲下来,便沿着秦淮河晃荡起来,不自觉就走到了隐春楼。

     咿呀的戏腔就这样飘进了他耳朵里。


     “怎能够月落重生灯再红!”

     洛羿刚走进茶楼,就听见旦角儿这一句词,是《牡丹亭》里的一出戏,温小辉曾唱给他听过。

     洛羿那时并不知道这是唱的什么,先赞他唱得好,有问他:“是何意?”

     “是说人死不复生来着。”温小辉枕着他的大腿,目光对上洛羿的眼睛,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是丽娘临死的唱词。”

     洛羿皱了皱眉,捏住温小辉小巧的鼻子,佯怒道:“往后不许再唱这一出。”温小辉没说话,只嗤嗤地笑着。

     而后台上一阵惊呼打断了他的思绪,他看着台上浓妆艳抹的戏子,只想着自己有多久不曾见过温小辉扮好角儿的样子了。

     他记得自己最后一次听温小辉唱戏,自己坐在台下跷起腿,目光追随着台上那个踮着小碎步的旦角。先是绕着台走了一圈,水袖一抛就回了台中央侧身对着观众,一面转身,一面抬起手腕儿翻出一朵花儿来。洛羿只觉得台上的一切都失了颜色,他满心满眼都只剩温小辉这一朵花了。

     可他不给花浇水还不够,非得要摘下来狠狠踩上几脚才肯罢休。如今又后悔,花儿却是怎么也种不回去了。


—TBC—


问鱼2020.01.21

?
大早上起来发现男朋友不见了反而...

大早上起来发现男朋友不见了反而从被窝里刨出来一个脾气臭烘烘的小奶团子

小朋友喜欢骂骂咧咧翻白眼,但是看着坐在对面的帅哥哥还是跟不争气地脸红了


“你谁啊你?”

“我是你哥哥。”

“扯淡啊我哪来的哥哥,骗子!”

“我做饭好吃吗?”

“……好…好吃。”

“只做给你吃,你其实是我抓来的童养媳。”

大早上起来发现男朋友不见了反而从被窝里刨出来一个脾气臭烘烘的小奶团子

小朋友喜欢骂骂咧咧翻白眼,但是看着坐在对面的帅哥哥还是跟不争气地脸红了


“你谁啊你?”

“我是你哥哥。”

“扯淡啊我哪来的哥哥,骗子!”

“我做饭好吃吗?”

“……好…好吃。”

“只做给你吃,你其实是我抓来的童养媳。”

夔州毒贩子
188男团与家主团聊天语c群再...

188男团与家主团聊天语c群
再宣一次
《你却爱着一个SB》
简隋英✔
李玉
简隋林
《谁把谁当真》
黎朔✔
赵锦辛✔
《娘娘腔》
邵群✔
李程秀✔
邵正
《职业替身》
周翔✔
晏明修✔
《附加遗产》
洛羿
温小辉✔
《灰大叔与混血王子》
周谨行
丁小伟
《小白杨》
俞风城
白新羽
《一醉经年》
何故✔
宋居寒✔
《针锋对决》
原炀✔
顾青裴
快来快来,求鲤鱼啊!!

188男团与家主团聊天语c群
再宣一次
《你却爱着一个SB》
简隋英✔
李玉
简隋林
《谁把谁当真》
黎朔✔
赵锦辛✔
《娘娘腔》
邵群✔
李程秀✔
邵正
《职业替身》
周翔✔
晏明修✔
《附加遗产》
洛羿
温小辉✔
《灰大叔与混血王子》
周谨行
丁小伟
《小白杨》
俞风城
白新羽
《一醉经年》
何故✔
宋居寒✔
《针锋对决》
原炀✔
顾青裴
快来快来,求鲤鱼啊!!

墨守橖规

【188】在那之后的之后【上】

全员场合

@涅槃重生


2000多字都没能一发完,对不起我有罪,咱分个上中下吧,毕竟你不给梗我就只能放飞自我了。😂


——————————————————


午后的阳光完完全全挡在了厚实的窗帘外,仿佛这样就可以阻止时间的流逝。


“我送你过去。”原炀刚“吃饱喝足”微眯着眼睛,像只懒散的的豹子,爪子却自然地搭了上来,并且极不老实。

“别闹。”顾青裴把他的手拍下去,挣扎着起身去清理,看了眼时间,深深地叹了口气。


就不能相信这小子“只是抱着你睡个午觉”这种鬼话。都说了晚上约了何故他们吃饭,别太狠,结果他反倒是更来劲了。


长不大啊他!顾青裴烦躁地把花洒...


全员场合

@涅槃重生


2000多字都没能一发完,对不起我有罪,咱分个上中下吧,毕竟你不给梗我就只能放飞自我了。😂





——————————————————


午后的阳光完完全全挡在了厚实的窗帘外,仿佛这样就可以阻止时间的流逝。


“我送你过去。”原炀刚“吃饱喝足”微眯着眼睛,像只懒散的的豹子,爪子却自然地搭了上来,并且极不老实。

“别闹。”顾青裴把他的手拍下去,挣扎着起身去清理,看了眼时间,深深地叹了口气。


就不能相信这小子“只是抱着你睡个午觉”这种鬼话。都说了晚上约了何故他们吃饭,别太狠,结果他反倒是更来劲了。


长不大啊他!顾青裴烦躁地把花洒关上,正视了这痕迹没三天肯定是消不下去的事实,现在正是苦夏,高领的衣服肯定是穿不住的。


原炀侧身进来,盯着他乐。


“满意了?”顾青裴斜了他一眼。

“我尽力克制了。”原炀从后面抱他,“不然你现在下不了床。”


嘶……这小混蛋。






顾青裴到的时候人还没齐,李程秀与丁小伟在聊孩子,何故应该也是刚到不久,因为宋居寒还坐在他旁边,磨磨蹭蹭的不愿意走。


“顾大哥。”何故见他过来,瞬间就把还在啰嗦的宋居寒扔下了,这几年他与顾青裴合作越发默契,也不像以前一样喊他顾总,改喊了哥。


宋居寒脸色更差了。


李程秀和丁小伟听到声音,也停下话笑着和他打招呼。


前年邵群带着李程秀回了北京,一是邵家老爷子年纪大了,家里的事开始往邵群手里移,二是他家又添了个孩子,两个孩子户口都落在了北京,邵正如今要上小学了,李程秀也想着北京教育质量好一些,便和邵群回来了。


顾青裴也是那个时候和邵群有了生意往来,一年多的时间,倒和程秀熟了起来,包括李程秀现在的弱听矫正仪器,也是他去年托王晋从新加坡知名研究中心带回来的。


而李程秀和丁小伟是因着孩子认识的,邵正大概是随了邵群,皮猴子一个还不讲道理,成天窜天拆地的,李程秀本想着他上了小学能安生点,没想到没两天就被叫了家长,说是和一个叫周熠的二年生打架。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邵正调戏他前桌的小姑娘,小姑娘不搭理他,他生气把人家辫子绑椅背上了,正巧被来楼下接小姑娘的周熠看见,放下书包二话不说就给了邵正一拳。

对,邵正调戏这小姑娘叫丁玲。


但邵正当时不知道丁玲发不出声音,莫名其妙挨了一拳,顿时怒了,从小到大除了邵群就没人揍过他,晃着奶黄包大点的拳头就冲了上去。


最后还是丁玲把老师拖过来才把他俩分开。


当时丁小伟气了个够呛,想着非要给自家姑娘出口气才行,结果见着李程秀,气不觉就消了大半。

这么秀气的人,实在没法让人冲他大声说话。


这边邵群被狠狠教训了一顿,知道人家小姑娘不是不搭理他,是根本没法和他说话,顿时就愧疚了。


他从李叔叔他们那听过自家爹曾经干的混蛋事,小男子汉表示坚决不能成为那样的大坏蛋,态度很好地道了歉,从此就跟在丁玲后面保驾护航了。

当然,和周熠还是很不对付,就算不动手,也回回都要互相怼上两句。





“你们到的挺早啊。”顾青裴看了眼低气压的宋居寒,笑着抱了抱何故,又把手上两个精致的小袋子递给李程秀和丁小伟,“给孩子带的。”


每个袋子里有两盒进口巧克力。


“行,这回哄孩子有道具了。”丁小伟把袋子放到台子上,“就不和你客气了,等天气凉些,让谨行做些糖桂花给大家拿过去。”


李程秀腼腆地道了谢,认真说前段时间邵群往家里拿了不少挺好的大枣,改明给各家都拿上些。



“有巧克力为什么不给我,我也是个宝宝好吗?!”伴随着这道明亮声音的是重量,温小辉一个熊扑,顾青裴直往前迈了一步,才稳住身形。


“小辉哥!”洛羿不满的声音接踵而至。


“啊,好了好了知道了,行了,送你也送到了,可以回了。”温小辉摆了摆手,突然笑了回头笑了笑,“不然你也可以选择下楼陪邵大公子,周大公子,原大公子抽根烟。”


“啊……”听到邵群,李程秀不太好意思地搓了搓衣袖,“他,还没,走。”


温小辉放开顾青裴,又搭上程秀的肩,贼笑道,“黎大哥马上就到,我们邵大公子哪能舍得走啊~”眼神却止不住地瞄洛羿。



洛羿敢怒不敢言,只能温和地和在场几位问好,又极温柔地嘱托温小辉晚上不要喝太多酒,别玩太晚,有事给他打电话,他十点半来接他。


肉麻的丁小伟直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此时楼下——


“晚上好,邵群你怎么在这蹲着呢?”简隋英最近正和黎朔合作,两个人是一起过来的,后边还跟着两个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跟班。


赵锦辛面对他哥来自眼神的凌厉询问,耷拉着脑袋摇了摇头,他对不起组织,没拦住他家黎叔叔。


李玉脸色也不太好,这几个每回约着出来玩,他都提心吊胆面对随时会被公开处刑的风险。


何况一桌子长得都不差,他家简哥这么A……

不能再想下去了,再想真不能让人上楼了。


而简隋英大老远就看到邵群几个了,说这话纯粹是膈应他,反正他是搭上李程秀了,也不怕邵群在生意场上给自己下绊子。

黎朔懒得搭理邵群他们,转头拎过赵锦辛手里的小礼物就打算上楼,邵群和洛羿两个神经病左挡右防的,他有一阵子没和李程秀,温小辉见面了。


“你俩晚上自己凑合吧,我们得有几个小时呢。”简隋英把车钥匙扔给李玉,“太晚就别来接了,我蹭谁家的司机也行。”


这不能啊!

李玉拿着车钥匙追着他简哥上了楼。


“啧。”邵群抬手揉赵锦辛的头发以泄愤,“你现在这段位不行啊,连个人都留不住,要你何用?!”

“你有本事你把李程秀留家里啊。”赵锦辛一个白眼,拍掉他哥的手。


周谨行默默离他俩更远了点——丁哥说神经病会传染的!


夔州毒贩子
快来啊还有好多空皮188男团与...

快来啊
还有好多空皮
188男团与家主团的日常语c群
快来快来
不可重皮

快来啊
还有好多空皮
188男团与家主团的日常语c群
快来快来
不可重皮

夔州毒贩子
欢迎各位朋友入群空皮很多不可重...

欢迎各位朋友入群
空皮很多
不可重皮,欢迎各位

欢迎各位朋友入群
空皮很多
不可重皮,欢迎各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