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陆安

221浏览    4参与
天干物燥

[谁说只有陆沨做噩梦呢]

蘑菇偶尔睡梦小剧场

2p无情陆先生大图

[谁说只有陆沨做噩梦呢]

蘑菇偶尔睡梦小剧场

2p无情陆先生大图

泛川

猜想:小蘑菇要是变强了会怎么样!

一口气读完然后跑去列表挨个卖完安利的我回来了。

先爆哭一声:小蘑菇太可爱撩!!!!

好的,平复一下,开始久违的自割腿肉环节:

(甜甜的都是十四太太好,ooc都是泛川渣渣坏)


  人类永远不缺信念,而信念往往来自本能。

  而蘑菇不一样,它不会为生存而去寻找借口,只是活着,然后结出自己孢子,繁衍下去,就好了。

  安折这样想,所以他从来都不是人,和陆沨不是一种生物。

  可是人才会有感情,才会笑着咽下苦楚,用眷恋与侥幸拥抱绝望与希望。

他们最丑陋的恶意与绝情,也有最宽容的仁慈与善良。...

一口气读完然后跑去列表挨个卖完安利的我回来了。

先爆哭一声:小蘑菇太可爱撩!!!!

好的,平复一下,开始久违的自割腿肉环节:

(甜甜的都是十四太太好,ooc都是泛川渣渣坏)





  人类永远不缺信念,而信念往往来自本能。

  而蘑菇不一样,它不会为生存而去寻找借口,只是活着,然后结出自己孢子,繁衍下去,就好了。

  安折这样想,所以他从来都不是人,和陆沨不是一种生物。

  可是人才会有感情,才会笑着咽下苦楚,用眷恋与侥幸拥抱绝望与希望。

他们最丑陋的恶意与绝情,也有最宽容的仁慈与善良。

  前者遍布这个时代的每个角落,后者安折能在自己身边一直找到,他觉得很幸运。

  他可以至少,至少学会一点点怎么当人了,虽然还是有点笨。

  不对。。。。他才不笨!

朗姆都说了他很聪明的,都是陆沨那个坏东西天天欺负他,说他笨!

黄昏的阳光不够明亮,从窗子往屋内涂开一片暖色。高地研究所的屋子比基地里宽敞一点,能摆下一个不大的沙发,安折每天犯懒的时候,都窝在上面看书,或者走神。

虽然几乎每天陆沨都要被叫去开会,他也得到研究所里配合波利研究,但这并不妨碍他喜欢窝在沙发里不动,他是一只蘑菇——蘑菇就是不喜欢动来动去,他才不是懒蘑菇!

安折心里嘀咕嘀咕着每天欺负他的坏家伙,不情不愿地站起走到厨房里,还顺手打开了客厅里的吊灯。

番茄去皮儿,切成小丁,在锅里炒出汤汁,把切好的土豆块和断生的肉块放进去,小火煮着。

安折特意多做了点,纪博士上次给他拿了好多实验室里新的食物种类,这次给他也送一碗去,闻了闻飘散在雾气里的香味,很是满意,肉类实在是美好的东西,只要汤里加了肉,就总能让他多吃一碗。

柜子里还有点土豆和实验室新合成的一种饮料,是一种乳白色的液体,香香甜甜的。纪博士说已经是最大程度还原牛奶的味道和样子了,但是安折回去的时候听到他的副手说明明像羊奶。

安折打算把土豆整个煮一下,弄成泥,然后兑点饮料进去,这样应该很好吃,他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

放下一个削好的土豆,伸手去拿下一个的时候,土豆突然长了一双手,飞到自己手里,还说了一句:“不用谢。”

他猛地回头,一头撞上熟悉的胸膛,然后土豆长出的手臂放弃了土豆,转而把小蘑菇圈在了怀里。

“你怎么进门都没声音的!”安折不满地瞥了一眼陆沨,上次陆沨还没道歉,他选择扭过头去,不理他。

柔软的黑发绒绒的蹭着陆沨的下巴,“道歉不想被发现,”他闷闷地笑了笑,直接亲了一口发顶。

黑亮亮的眼睛里写着大大的怀疑,在昏暗的灯光和水蒸气里滋生出一种柔软和细腻的光。

他很想让这双眼睛更加湿漉漉,又很想让他们永远清澈和善良。

这让陆沨很矛盾。

他是来道歉的。

“送给你,”一小把粉红色的花举到了安折的眼前,“上次是我不好,抱歉。”

安折捏着几朵花的茎,好奇地戳了戳花瓣,“很漂亮,但是好小啊,这是新培育出来的吗?”

“嗯,也不算,种子是野外带回来的,培养成功了而已。”

“你可以把它放到水里试试,可以一直开很多天。”

“噢,它叫什么呀?”

“天竺葵。”

粉红色的花瓣溅上了点水珠,被安折摆在书桌靠窗的位置上。

花很好看,小小的看着好无攻击力,颜色虽然鲜艳,但是不刺眼,和屋子里很配,虽然他知道花朵只是植物的生殖器官而已,但是不影响欣赏。

安折转过身,看着陆沨,纠结了一小下,“那我原谅你了,”然后脸鼓鼓地,很凶的瞪了瞪,“下次不许那样,不许在洗澡的时候摸我!”

“好。”换衣服的时候摸。

坏蛋道歉还是很快的,作为一个无性繁殖的蘑菇,安折绝得摸摸也没什大不了的,直到有次唐岚执行完任务返回研究室,他在休息间打盹儿被反锁,听了一个晚上那种声音后,就很抵触这种事情,虽然第二天唐岚比他都精神抖擞。

他又不笨,陆上校天天抱着的是个人,又不是一坨菌丝,这是人类很正常的举动,他知道早应该做了,但是陆上校却处处让着他,没次都忍住了,还跟他道歉。

因为他太弱了。

这让回到厨房搅拌番茄汤的安折越想越气,毫无自知地自相矛盾,并且把汤里的肉块搅得散了一大片。

他不弱的!

安折关上火,给自己打打气:他很厉害的,他是个毒蘑菇,做就做嘛,还瞧不起蘑菇了!

客厅里陆上校脱下了黑色的军装,换上了一件灰色的毛衣,变成了坏东西陆沨,任劳任怨地把取回来的干净衣服一件件叠好,整平,再放到衣柜里。

灯光明亮,所以陆沨看过来时,那双墨绿色的眼睛里温柔无限被放大了。

他突然就有点怂了,但是蘑菇也是有尊严的,决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你闭上眼睛!”安折想着以前陆上校的样子,觉得自己凶巴巴的,“不许偷看。”

墨绿色眼睛的主人先是惊讶了一下,随机顺从地闭上了它们。

灯光下,安折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吻了上去,很轻很软,像菌丝悄悄缠绕上枝干一样。

可是坏东西居然没反应,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他有点着急,又亲了亲,还是没反应,他有点恼羞成怒,伸出只胳膊环住了陆沨。

还在犹豫要不要咬一口这个坏蛋的时候,那双墨绿色的眼睛睁开了,一点点泄露出里面晦暗,危险的光。

“怎么不继续了?”

安折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整个人全都贴在陆沨身上,并且束缚着他的手臂越收越紧。

“那轮到我了。”

眼前的小蘑菇有点委屈,但还是定定地看着他,一眼都不错过地看着自己,灯光被睫毛破碎开,揉进乌黑的湖泊,像黑夜中最明艳的火光,倒映出他炙热的灵魂。

陆沨觉得他是幸运的,因为审判他的神给了他火种,且永不离他而去。



小蘑菇变强了会被坏东西吃掉哒=w=

纪博士小本本上:说好吃饭带我的呢!(ノ`Д´)ノ彡┻━┻

半夜割腿肉居然饿了,(流泪捏小肚几肉

是阿盖啊

【原创】廷一和陆安(二)

8

晴天暖阳。

廷一感觉到有人在碰自己的手臂,原本以为是错觉,但等到对方开始摇晃自己的肩膀时,廷一一个惊醒,才彻底从迷糊中清醒过来。

“呃......”

廷一急忙挺直身体,捋了一把头发,打起精神,微微仰起头。

“你好,请问有事吗?”

廷一询问着面前的人,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自己身边围绕着陌生人的气息,廷一知道对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为什么不说话呢?

“呃,是陆小姐叫你来接我的吗?”

廷一再次开口,可对方依旧没有说话。

怕不是遇到神经病了吧...廷一觉得莫名其妙。

两个人就这么尴尬地僵持着,廷一感觉到对面这个不说话的人并没有离开,而且,仿佛能感受到对方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

8

晴天暖阳。

廷一感觉到有人在碰自己的手臂,原本以为是错觉,但等到对方开始摇晃自己的肩膀时,廷一一个惊醒,才彻底从迷糊中清醒过来。

“呃......”

廷一急忙挺直身体,捋了一把头发,打起精神,微微仰起头。

“你好,请问有事吗?”

廷一询问着面前的人,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自己身边围绕着陌生人的气息,廷一知道对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为什么不说话呢?

“呃,是陆小姐叫你来接我的吗?”

廷一再次开口,可对方依旧没有说话。

怕不是遇到神经病了吧...廷一觉得莫名其妙。

两个人就这么尴尬地僵持着,廷一感觉到对面这个不说话的人并没有离开,而且,仿佛能感受到对方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

廷一一阵恶寒,背过身假装整理自己的背包,然后拿出手机想给刚才的客户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因为视障人员无法使用一般的触屏手机,所以廷一一直以来都用着爷爷奶奶同款的老人机,不仅音量大而且还有语音播报,按键上也有专门的盲文设计。

廷一慢慢翻着手机号码簿,机械的女声播报音在两人尴尬的气氛中回响着。

“1,2,店长,滢浩,滢美,快递小哥,陆小姐...”

啪!

对方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廷一差点把手机掉地上,一直维持的礼貌态度也瞬时绷不住了,猛地挣开自己的手。

“喂!你干嘛!”

廷一觉得自己莫不是被这个莫名其妙的人耍了吧,又不表明身份,又一直不走,到底想干什么。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还能不能好好善待残疾人士了?

你不走是吧,我走行了吧!

廷一甩开导盲杖,心里无比徘腹。

珍爱生命,远离神经病。

 

9

廷一走了十几米,拨通了陆小姐的电话。

“喂,陆小姐,我是指尖琴行廷一。”

“哦哦。廷先生,你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吧?”

“呃,我......还没碰到来接我的人。”

廷一捏了捏眉头,不仅没碰到来接的人,还遇到了一个神经病。

对方诧异,“怎么会?我弟弟跟我说他已经到那边了呀,怎么会没碰到呢?呃...难道...?”

廷一问,“怎么了?”

对方突然用一种仿佛带着试探的语气问,“廷先生,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

“奇怪的人?”廷一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这么问,但也只好硬着回答,“要说的话,刚才在便利店门口的确遇到一个人,我跟他说话都不理我,但一直抓着我的手。应该是个男的。”

听筒那边舒了一口气,紧接着还传来一阵笑声。

“那个人可能就是我弟弟,他不爱说话。你等等,我联系他一下,你就站在原地,我让他过去找你。稍等一下哦”。

“哎哎,喂?喂?陆小姐??”

对方挂断了电话。

廷一一脸蒙蔽?这是个什么情况??刚才那个神经病是客户的弟弟??玩儿呢??

 

10

廷一靠在路边的墙上,耳朵听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声,想起自己曾经读过的一本盲文书上说,视障人员没了视觉之后,听觉的能力会飞速上升,视觉的虚空,导致听觉神经会长期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一丝风吹草动,都能干扰到视障人员的精神状态。所以当廷一听到或者读到一些调侃瞎子肯定睡眠质量很好的话语或者文字的时候,都忍不住在心里骂一句:放你娘的屁。

没过多久,廷一听到一阵脚步声朝自己的方向走来。

千万不要是那个神经病,千万不要是那个神经病,希望陆小姐说的不是这个人。

廷一脑子中的小人已经扔掉导盲杖跪下朝老天拜拜了。

 

那人在廷一面前止步,好像在打电话?廷一听见了听筒里面的声音,好似在说,“把电话给廷先生。”

完了,怕什么来什么。

那人伸手把电话递到廷一面前,用手肘碰了碰廷一的手臂。

这边的廷一还在脑中小剧场挣扎,丝毫没注意对方碰手臂的动作。

那人见廷一呆呆地站着,走近一步,一把抓起廷一的手,把电话塞到了他手里。

廷一这会儿才回过神来。

怎么回事,已经第三次被人无缘无故突然抓手了!今天的日子不是宜出门么?难道是今日冲手?!

“喂喂,廷先生?是廷先生吗?”

听筒里的声音把廷一的思绪拉了回来。

“呃,是我,陆小姐?”

“对对对,终于接到了,我弟弟跟我说他早就看到你了,但你一直躲着他。不过总算是碰面了,到了再跟你解释吧。待会儿见!”

“我.躲....哎!好的。”

廷一无语...

我躲那是因为你这个弟弟太奇怪了!

 

11

所以,现在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为什么我要被一个连名字都不告诉我的奇怪的陌生男人牵着手走在路上?为什么路人的声音现在变得更加刺耳了?

“嘻嘻,快看,那两个男人牵着手耶~”

“两个人都长得蛮帅的哎,可惜右边那个,好像眼睛看不见的样子...”

“别瞎说。”

“可是你看他手上有导盲杖呀,现在瞎子不都喜欢出门戴墨镜的么...”

“猜猜他俩啥关系?哈哈”

什么关系?陌生人的关系!我现在就算是被拐带我都一点办法都没有!廷一在心里疯狂大喊。

廷一愣愣地被对方牵着手腕带上了车,对方还帮他系好了安全带。

这车的隔音效果真不错,廷一在车厢里就只听到自己和对方的呼吸声,安静地可怕,也尴尬得紧。

这人还真是沉得住气,到现在为止,一句话都没说过,就知道跟人扯腕子,廷一也不想浪费口舌再跟这个人搭话,上车之后就安安静静地坐着,虽然看不见,也强迫自己把头转向了窗外。

也就二十来分钟,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忍忍就过去了,廷一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

这边,男人转头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人,视线停留了几秒,便又转过头去安静地开车了。


是阿盖啊

【原创】廷一和陆安(一)

1

“您好,一共是13.8元,这是您的找零和小票,请收好。欢迎下次光临~!”

收银员小姐牵着廷一的手,把钱和小票小心地放在他的手心,并询问廷一是否需要她带着去就餐区,廷一婉谢了。

廷一喜欢便利店的开门音乐,因为避免了可能会撞到玻璃门的尴尬,要是摔倒的话,就找不到方向了。


2

廷一自白时间

我叫廷一,我是个瞎子,不对,准确来说,我是一名视障人员。那年春节,爸妈带着我开车回老家祭拜爷爷奶奶,因为雨雪天气,高速上发生了连环车祸,很不幸,我们的车被一辆偏离行驶道的大货车连车带人撞出了高速护栏,车头被撞了个稀巴烂。结果可想而知,被撞飞的汽车,严重损毁,车里的人想必不是当场死亡就是落下个残...

1

“您好,一共是13.8元,这是您的找零和小票,请收好。欢迎下次光临~!”

收银员小姐牵着廷一的手,把钱和小票小心地放在他的手心,并询问廷一是否需要她带着去就餐区,廷一婉谢了。

廷一喜欢便利店的开门音乐,因为避免了可能会撞到玻璃门的尴尬,要是摔倒的话,就找不到方向了。


2

廷一自白时间

我叫廷一,我是个瞎子,不对,准确来说,我是一名视障人员。那年春节,爸妈带着我开车回老家祭拜爷爷奶奶,因为雨雪天气,高速上发生了连环车祸,很不幸,我们的车被一辆偏离行驶道的大货车连车带人撞出了高速护栏,车头被撞了个稀巴烂。结果可想而知,被撞飞的汽车,严重损毁,车里的人想必不是当场死亡就是落下个残疾,我们一家三口最终的结局,就是只剩下我一人,还成了个瞎子。那年我十三岁,便尝到了普通人可能要到五六十岁才会体验到的生离死别之痛。


3

廷一记得,自己在医院住了三个多月,医生叔叔用廷一能接受得了的话语告诉她,他的爸妈再也不会回来了,廷一问他,为什么?医生没有回答。

十三岁的廷一当然知道什么叫再也回不来了,他只是想抓住医生这一根最后的救命稻草,他希望医生能告诉他,他的爸妈没事。但是,医生的沉默便是回答,廷一知道自己最后的希望落了空。

他知道,

今后,我就只有我了。

我失去了我的双眼,我还,永远失去了我最爱的爸妈,我该如何过完这一生。


4

廷一的爸妈都是独生子女,爷爷奶奶早已过世,唯一活着的外婆,也因为早年得了阿兹海默症而生活在养老院,没有人有这个能力来抚养照顾廷一。出院后,他便被送往了当地的福利院,院长阿姨牵起廷一的手,告诉他,一一,以后这里便是你的家了。

廷一的眼泪夺眶而出,他却仿佛感觉不到一般任其流淌,这个家,真的是家吗?


5

就这么磕磕碰碰地活着,一晃眼已过十二年。大学毕业后,廷一在老师推荐的琴行里工作,做着调音律和演奏的活。

廷一自从失明后,就再也没办法继续去以前的学校上学,福利院的院长把廷一安排进了特殊学校。

特殊学校盲人班的老师,只教学生们推拿,学成之后拿个中专文凭,去走盲人按摩这条路。其他学生都按部就班,仿佛接受了命运对眼盲之人的安排,只有廷一,他不想走这条路,而是想跟普通的孩子一样上初中,上高中,考大学。因为廷一这个执拗的孩子,学校首次开设了一个普通中学的教学课程,廷一成为了这个学校里唯一的盲人中学生。

就在大家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廷一竟然硬生生考上了北京的大学,成了一名钢琴专业的学生。

因为双眼的限制,毕业后的廷一无法像班里的其他同学一样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好在学院老师了解廷一的情况,也知道廷一这些年来的苦楚,便拜托自己的好友找了一间还不错的琴行,廷一也就这么安定下来了。


6

叮咚叮咚~

“先生,这么吃面包会有点干吧?喏,给你一瓶酸奶,草莓味的哦~”

廷一正坐在便利店门口的长椅上,慢吞吞啃着刚才买的面包,有点干,可是又不想为了买水再进去一趟,索性就这么将就着吃一点儿吧。所以,当有个陌生人突然送上一瓶酸奶,廷一是有点诧异的,也并没有伸手就去接别人给的东西。

廷一循着声音的来源,抬头问。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我是便利店的收银员呀,刚才你不是只买了一个面包嘛?我还把6块2毛的零钱和小票塞你手里了呢。”

“哦哦,是你啊。”

“嗯,我看到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吃面包,可能会有点渴吧,我这里正好有一瓶酸奶,上班时间也不能喝,就拿来给你呀,放心吧,是我自己买的,没拆开呢,你可以摸摸。”

廷一感觉到小姑娘又牵起了自己的手,拉过自己的手指去摸牛奶封口和没拆封的吸管。

廷一有点尴尬,这么热情的收银小姐姐还是第一次遇见,心想,我应该是头回来这个便利店吧,要不是自己脑袋还算清醒,不然真的要误以为跟这个收银小姐姐是认识的了。

“别客气啦,拿着吧,我要回去收银了。拜拜~”

接着便是叮咚叮咚的声音,应该是她进去了吧。


7

廷一呆呆地举着拿着牛奶的手,最终还是笑了笑,把牛奶放进了随身包里。

下午两点还要到一个客户家里调音律,提前跟客户联系好了,约定一点钟在这个便利店门口等着,他们来接。

廷一摸了摸手表,快到一点了,便站起身,拍了拍身上可能存在的面包屑,拿着手杖站在便利店门口等着。

过了大概一刻钟,廷一还没等到来接他的人,便打了电话过去。

“喂,您好,我是指尖琴行的廷一,下午两点要到您处给钢琴调音,我已经在双民路口这边的便利店了,请问您什么时候到呢?”

“廷先生,真的很抱歉,我刚要给你打电话,我这边孩子出了点小状况,走不开,我已经叫人开车去接你了,大概二十分钟到,真的很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我就在便利店门口。对方到了的话,请让他打我这个电话就行。”

“嗯,我会把号码给他的。很抱歉,你再等一会儿。我们稍后再联系。”

“好的,再见。”

廷一挂了电话,又坐了下来,反正还要等二十来分钟,太阳晒得暖洋洋的,先眯一会儿吧,想着想着就闭上了眼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