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陆林深

15082浏览    513参与
海王预备役

  狸藻之歌好米,好高贵的陆总

  狸藻之歌好米,好高贵的陆总

迟小年是叭叭机
*陆林深单人 ———————...

*陆林深单人

————————

终于想起来去wb搬砖过来了 老是忘记发这里 大家可以去wb更新快一点 wb同id

大家要是喜欢这个梗我整其他男主的!


*陆林深单人

————————

终于想起来去wb搬砖过来了 老是忘记发这里 大家可以去wb更新快一点 wb同id

大家要是喜欢这个梗我整其他男主的!

L.

  突然好愧疚啊

  突然好愧疚啊

闲来无事啃口白菜

冬日和月亮

 (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日常篇,虽然但是文笔可能真的小学鸡,友友们多多包容(●'◡'●)♡)


  

  一

  雾城此时已然立冬了,这个时候的风刮得人脸生疼,丝毫没有那些文人笔下温柔的春风或是清冷的秋风来得舒爽,倒是整天冻得人发颤。每天你最期待的就是赶紧下班回到温暖的家中,无所事事的玩着手机。


  偶尔撇了眼日历,“都立冬了啊....”

  你悠悠地感叹了一句,不为什么,只是偶然担心你那不菲谱的哥哥会不会冻死在街头。你想了想,模样似乎怪好笑(划掉)凄惨的。


  不知道飘到哪的思绪被“叮”的提示音拉了回来,债主两个大字映入眼帘。


  “附近新开了家餐馆,去尝尝?”

 ...

 (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日常篇,虽然但是文笔可能真的小学鸡,友友们多多包容(●'◡'●)♡)


  

  一

  雾城此时已然立冬了,这个时候的风刮得人脸生疼,丝毫没有那些文人笔下温柔的春风或是清冷的秋风来得舒爽,倒是整天冻得人发颤。每天你最期待的就是赶紧下班回到温暖的家中,无所事事的玩着手机。


  偶尔撇了眼日历,“都立冬了啊....”

  你悠悠地感叹了一句,不为什么,只是偶然担心你那不菲谱的哥哥会不会冻死在街头。你想了想,模样似乎怪好笑(划掉)凄惨的。


  不知道飘到哪的思绪被“叮”的提示音拉了回来,债主两个大字映入眼帘。


  “附近新开了家餐馆,去尝尝?”

  “我已经到你家楼下了”


  本来因为狂风胁迫而打算放弃的你,听见后半句就一个扑腾起来了。开玩笑,怎么可能让老婆(划掉)债主一个人在楼下吹风,毕竟还欠着债呢(小声逼逼)。


  “十分钟!我马上好!”

  “别因为下楼太着急见到我而脸着地,我丢不起那个人”


  三十七度的体温是怎么说出这样冰凉的话的!你瞬间哑然。


  考虑到天气因素及感冒后鼻塞带来的室息感,你表情严肃地为自己挑了好几件厚衣裳。等到你来到门口时,陆林深却弯了弯眉角。直觉告诉你他原本想笑,但是憋住了。

  “笑什么?看见什么东西了?” 

  你没能多想,顺口便问了出来。


  “咳....没什么”

  “就是刚看到了一只缩头缩尾的仓鼠,肉不多,就是毛太厚了”


  “...…”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但是又本能觉得不太对。


  “嗯?”你抬起头,对上他的眸子,这次陆林深没再忍了,在一旁轻笑起来。


  “罢了罢了,你开心就好”


  你故做一副大度的样子,陆林深见了单挑了挑眉

  “我还以为某只仓鼠会扑上来咬人呢~”

  得,他一天不打趣你就活不下去。


  你从后边扒拉着他,将他半强硬半自愿推到了车边

  “赶紧出发!”

  


  二

  下车时距离饭点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于是你打算和陆林深去周边商城逛一逛,买些小礼物之类的。


  你们来到了一家小礼品店,商店橱窗里摆的都是精致的玩偶。


  “我觉得你会喜欢,你觉得呢?”


  陆林深转头看见你那双眼睛都快蹦出星星了,挑了挑眉答到“喜欢,很喜欢”(于是被迫喜欢了。)


  你只高采烈地拉着陆林深进了店中,店中有淡淡的花香,微黄的灯光打在玩偶身上。


  你一眼相中了玩偶堆里藏着的那只狐狸,也许是它的皮毛太过亮眼,也许是它的表情太过傲娇,你见到它的第一眼就想到了身后的那只大狐狸。


  “喏,怎么样怎么样好看吗”


  你将它放到陆林深手中。狐狸的毛十分的柔软,也很顺,脸上的笑带点狡黠,很可爱。陆林深看了两眼又看了看旁边笑嘻嘻的你,算是懂了什么意思,他将狐狸提到脸边,眯了眯眼睛,笑的和那只狐狸一模一样

  “嗯。。我觉得很好看,那么社长大人觉得呢?”


  “咳咳,我也觉得好看来着”小秘密被发现了,你感觉有点想笑。

  “好了给我吧,我去结账”

  你伸手打算拿回来。谁知他突然把手往后藏了起来

  “我很喜欢,送我吧?”

  他向你弯了弯嘴角

  “那也去结账!”


  你拉起他另一只手向前台奔去,待付好账便出了店门。他依然捧着那只狐狸,嘴角的孤度从未下去过。

  不得不说,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你喜欢看他笑的样子,狡黠的也好温柔的也好,你喜欢看他发自内心的笑。


  “我很喜欢这个礼物”他的声音打断了你的思绪

  “那我要怎么回报社长大人呢?”

  “这只小狐狸搭上一只大狐狸都和你回家怎么样?”

  他把狐狸拿在手中晃了晃。你想,你可能真的喜欢上这只狐狸了。


  “好啊,我不做亏本买卖”你眯着眼睛笑了

  他抬起狐狸贴了贴你的嘴角,毛很软,有点痒

  “贪心,上车”


  

  三

  餐厅里放着悠然舒缓的乐曲,偶尔有高脚杯相碰的声音,陆林深领你来到一处靠窗的位置,往外撇则是一片波澜大海。


  海面上波光粼粼,像是星星的倒影闪烁着光芒,像陆林深的眼睛,狡黠而明亮。一轮圆月悬在夜空中,月光撒满了人间。


  “陆林深,你看今天的月亮好圆啊”


  “是啊,这算不算是上一次的补偿?”

  

  陆林深对你眨了眨眼睛。


  你想了想,是什么时候来着,似乎是上次没有一起看“超级月亮”的遗憾?

  你生活中已不甚在意的事,他似乎都记在心里。

  你文笔可能不是很好,但你就是想把这一刻写下来,想把它记一辈子。


  “陆林深,以后的每一个月夜,我可以陪在你身边吗”


  “是每一个,是四季更替,是阴晴圆缺”


  陆林深顿了顿,随即是你熟悉又带点陌生的,温柔的,充满眷恋的笑。


  “只要你想,只要我能”


  

张家子房房子塌了

【陆/楚】睡前贴贴

·短打,陆林深/楚遥。


陆林深


  敷面膜后刚洗完脸那一阵儿,你的脸总是冰凉凉的。

  一上沙发,陆林深便一手捞过你坐在他腿上,接住你的那只手里还拿着平板看文件,脸就已经自然地贴过来了。

  你视线集中到平板上的图文上:“城南老宅的那个案子?”

  “嗯,这宅子布局不错,主人也有点意思。”

  因为垫着他的腿,正好方便了他。于是你就一边听着他说话的声音,一边感受着他温热的脸蹭着自己的。洗过的头发软下来缠在一起,睡衣绒毛质地上好,整个人被他包裹住。

  “陆老板。”

  “嗯?”

  “你现在好像一只大狐狸哦。”


楚遥

  最近试了款新面膜,感觉脸...

·短打,陆林深/楚遥。


陆林深


  敷面膜后刚洗完脸那一阵儿,你的脸总是冰凉凉的。

  一上沙发,陆林深便一手捞过你坐在他腿上,接住你的那只手里还拿着平板看文件,脸就已经自然地贴过来了。

  你视线集中到平板上的图文上:“城南老宅的那个案子?”

  “嗯,这宅子布局不错,主人也有点意思。”

  因为垫着他的腿,正好方便了他。于是你就一边听着他说话的声音,一边感受着他温热的脸蹭着自己的。洗过的头发软下来缠在一起,睡衣绒毛质地上好,整个人被他包裹住。

  “陆老板。”

  “嗯?”

  “你现在好像一只大狐狸哦。”


楚遥

  最近试了款新面膜,感觉脸比以前嫩了许多,楚遥在一旁听着表示怀疑,于是你让他摸摸看。

  “摸哪摸得出来?要这样……”

  男生说着便俯下身,下巴搁在你肩上,脸碰上脸。

  嗯,冰软冰软的。

  但面上却只是直起身,皱眉眯眼思考了会儿回答:“感觉没效果啊。”

  “是吗?”

  “再感觉感觉?”

  话说着是问句,脸却已经贴了过来。镜子里甚至看着他神情认真地蹭了蹭,挤到的头发也翘了起来。

  而后干脆也不直起腰,就着与你头挨头的姿势:“嗯……再试试?”

  说着便又要凑上来,你适时撤了撤脑袋,转向他:“楚小遥同学,你故意的吧?”

  “哎呀,被发现啦,”笑得眼睛弯起来,亮晶晶的,干脆也不掩饰——“那再贴一下。”

迟小年是叭叭机

*修罗场 内含风/陆/闻/楚

大家喜欢的话我就继续整活 ୧⍢⃝୨

*修罗场 内含风/陆/闻/楚

大家喜欢的话我就继续整活 ୧⍢⃝୨

企沽

【黑猫】来点不一样的季节塑吧~

好久没写了,放几个激情脑的文段找找感觉吧(

如题,既然主打一个“不一样”,那这篇里给四位分配的季节可能和各位社长印象中有出入,或许难免牵强,各位体谅着看orz

最近读书少,笔力有限,请多包涵!(鞠躬)

  

  

  

  

  

  

  

  


楚遥——春

你更想把少年比作春天。

如今随处泛滥的“少年  盛夏  蝉鸣”大概唤醒了你胸中几块反骨,又或者你只是单纯从心底就不想把楚遥与这早已俗不可耐的陈词滥调归为一谈。

他哪能那么被平庸化大众化?所以你更想让你的少年成为心中独树一帜的春日。

实在恰切得很,从外到内:他浅绿色...

好久没写了,放几个激情脑的文段找找感觉吧(

如题,既然主打一个“不一样”,那这篇里给四位分配的季节可能和各位社长印象中有出入,或许难免牵强,各位体谅着看orz

最近读书少,笔力有限,请多包涵!(鞠躬)

  

  

  

  

  

  

  

  


楚遥——春

你更想把少年比作春天。

如今随处泛滥的“少年  盛夏  蝉鸣”大概唤醒了你胸中几块反骨,又或者你只是单纯从心底就不想把楚遥与这早已俗不可耐的陈词滥调归为一谈。

他哪能那么被平庸化大众化?所以你更想让你的少年成为心中独树一帜的春日。

实在恰切得很,从外到内:他浅绿色的眼眸里天生盛着一汪碧波荡漾,情愫涌动似春潮初生,并无骇人的汹涌,而是让人从心底萌出喜悦与希冀,就像面对春日里的一切新生;年轻的面庞白里透粉,让你有端联想到阳光照拂下的樱花林,正开得烂漫;而对着你,这张脸又总是浸润着笑意,笑声里带着春意盎然,就像他整个人,总是神采奕奕,朝气蓬勃。

此间有少年,明媚如春光。

他年纪小,也并不排斥粉色系的穿搭,更不排斥仗着身上的“粉嫩”加成就偶尔对你的撒娇卖萌。可更多时候,你在他眼里看到的是未经柔化的坚韧与勇敢,是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你的觉悟——春天就是这样的,不只有温柔甜暖,它受了霜雪的洗礼而来,要承受得住反复无常的寒暖气流才能护好眼下的一派繁荣——春从来都是个坚韧的季节。

你的少年也从来都是值得托付的存在。



  


  

陆林深——夏

他可不是易热血上头的小孩子了,他的夏,没有烈日、汗水,与校园操场;也不是烧烤、露营,和草地星空。

更像是海岛上辉煌绚烂的一场落日黄昏,不过分炙热,在桑格利亚的微醺中,浪漫升温。

这样的“非典型夏日”,赠予你的不是青葱,而是轻熟。

你想起他带你去潜水时眼前乍然浮现的斑斓光柱与彩色珊瑚,还有上岸后那杯堪比晚霞的龙舌兰日落。酒初入口有点辛涩,你无端感受到平日时不时被他呛一下的恼怒情绪,可滑入胸腹后舌齿间残留的奇异清香又撩得你没了脾气,甚至幻想能无限续杯。

口感丰富的酒总是很会拿捏人,成分复杂的夏天也是,更别提它已经收敛了高温,埋好了所有惊喜,以一种柔和慵懒的姿态一步步引你探寻、沦陷。

其实夏日也不全然迷人,只是他把那些闷热、潮气、蚊虫——绝大多数属于这个季节的烦恼——隐忍地藏于身后。

只露给你尚可承受的冰山一角,作为两人间的结绳,牵着你走进这个神秘成熟的夏。

你明白他财大气粗,这场夏日黄昏足够盛大,是他付给你这场冒险的定金,或是聘礼?

无所谓了。夏天嘛,本来就是个多浪漫的季节。


  


  


闻灼——秋

夏日往往过于浓烈鲜明,以至于你向来不适应秋的气温骤降,可由此思索,却发现秋竟意外地与他相合。

人们大都本能向往美好、新生,秋的肃杀寥落自古便往往引来离愁别恨,最不招人喜。他亦然,旁人渴望光明温暖,他偏要走那条最黑暗冷漠的路;探寻真相大可不必让自己孤寂至此,可他非要踽踽独行。他深知自己是个不讨喜的异类,却从未刻意改变,就这样一边负隅顽抗,一边放任腐朽。背着名为“过往”的沉重的枷,他逃不开那层污泥般的人生底色,就像秋天逃不开天生的凋落与寂寞。

你也只是个俗人,首次交锋就挟着一场寒流,如果不是寻兄心切,你真想快点逃离这个秋天。

可越相处越深陷,秋实在是个矛盾的季节,枯败里是顽强,孤独下是炽热,回过神来,你早已融入这片秋色,各种意义上的脱不得身。

幸而他生命中艳丽的红叶如火,纵使落得已不剩几片仍没让这片燃烧的秋景熄灭殆尽。你合时宜地想起陶公,秋纵有百般凄楚,可其中一朵菊就能讨他欢欣钟情。你想:闻灼,何需惧前路无知己?

纵使天下皆不识,你也定会与君并肩。



  

  


风泽——冬

他是秋的象征,这是你大脑给出的第一反应,事实上,不论是外表还是经历,迄今为止都在重复加深这个印象。可透过这些表面因素,你却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愈发觉得他更像深山中凛冬——那般宁静,那般枯寂。

单看外在,他通身一副谪仙般的气派,好似天上降下的的冰雪,晶莹洁白,不染尘埃。而那般清润的言行举止也似雪花拂过,疏离优雅,只感沁凉不觉刺骨。

可这些联想太具有可塑性,它们都不是你将他看作冬的真正理由。

秋尚有生命挣扎尽头如火般的明艳燃烧,能层林尽染地热闹一回。而到了冬天,这一切都被覆盖上风雪,尘封于时光,平静得仿佛万事从未发生,就像他总波澜不惊的气场,好似从未入世,也永远与世无争。

又或者他也曾有过难抑的热望,只是经年累月,热情消褪,唯余等待。落了皑皑白雪,也是无可避免的。拂了这一身,还会有下一场,多了便放任自流了。

说是自持,其实不过是习惯无望后不妄动念的枯寂;说是淡泊,其实更像是对光阴无感后于人于己的浑不在意。

冬日的山谷静静落着雪,无人踏足,岑寂得像场被遗忘在很久之前的梦。

而梦中人就沉睡于此,年复一年地等待着枯木逢春。

  

  

  

  

  

宣行之死了告诉我一声

 买不起我自己做总可以吧😁

 买不起我自己做总可以吧😁

迟小年是叭叭机

*陆林深单人

*注意看时间!!

(大家如果喜欢的话 我就继续整活啦hhh

*陆林深单人

*注意看时间!!

(大家如果喜欢的话 我就继续整活啦hhh

这都拿不下你

【陆林深】珍爱生命,远离听瓜

粗糙版

ooc算我

好久没写 复健一下(

还是高中小陆pa

第一人称


“我认识他比你早多了。”

“所以呢?他现在跟我在一起了。”

“你还真是不要脸……”


听到这种劲爆的对话我默默的竖起了耳朵一边写数学作业一边听着,我其实并没有那么爱吃瓜但是我还是爱吃瓜的,总的来说就是爱吃但是没有完全爱,但是这是什么情况?这是我写不下数学作业的情况。在我快要被数学题逼疯的情况下,我索性不管作业了专心听瓜,结果他俩越讲越小声到最后直接没声音了。

“你俩快说啊,能不能大声点啊!”已经听入迷但是突然听不到瓜的我简直是抓耳挠腮急的不行。

没想到的是我刚在心里催完...

粗糙版

ooc算我

好久没写 复健一下(

还是高中小陆pa

第一人称




“我认识他比你早多了。”

“所以呢?他现在跟我在一起了。”

“你还真是不要脸……”

 

听到这种劲爆的对话我默默的竖起了耳朵一边写数学作业一边听着,我其实并没有那么爱吃瓜但是我还是爱吃瓜的,总的来说就是爱吃但是没有完全爱,但是这是什么情况?这是我写不下数学作业的情况。在我快要被数学题逼疯的情况下,我索性不管作业了专心听瓜,结果他俩越讲越小声到最后直接没声音了。

“你俩快说啊,能不能大声点啊!”已经听入迷但是突然听不到瓜的我简直是抓耳挠腮急的不行。

没想到的是我刚在心里催完,其中一位的声音突然就大了起来“你什么意思?!你难道要说他一直都是在骗我吗?!”突然的爆发使我大受震撼

我转头向后桌看去,真的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有些懵的看着后桌,心想怎么一男一女也能上演这出戏码,这关系也太混乱了,大概是我吃瓜的视线太明显刚开始说话的大姐头一偏似乎是要转头找是谁在看,我赶紧移开了目光假装自己是在找咖啡店的小资杂志,却没想到看到了一双鞋子。

“什么鬼?这之前不是还放着杂志柜吗”正在心里腹诽的我突然发现这双运动鞋很眼熟啊,我顺着鞋一路往上看然后对上了那双含着笑意的红色眼睛。

果然,穿着这种死贵死贵的鞋还出现在这里只有他了,我朝他挥了挥手让他过来,他还真的走过来了,“不愧是我男朋友,走个路跟走T台一样”想是这样想但他坐到我身边的时候我还是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陆家大少爷走个路都跟别人不一样呢~好有气势啊~”

他忍着笑把手中的购物袋给我,我接过来一看发现是我之前跟他说想要的手链,一串由红玛瑙和凤凰图案构成的手链,我没说什么把自己的左手伸出来给陆林深看,上面俨然是一串同款手链。

看着陆林深从走过来到刚才一直不知道笑什么,我就莫名的生气,现在看他终于严肃了一点我微微的爽到了。

结果他直接把我的手链扒了下来扔到沙发上然后拽着我的手直接跑了出去,可以说是一路火花带闪电,我简直惊呆了,“不就是一串手链”你干什么要这样?话说到一半就被巨大的爆炸声给拦截了,我眯着眼睛仔细一看,我去,这不就是我之前呆的咖啡馆吗。

我又不是傻的,一想就知道了是我的手链有问题

但是...

“但是这不可能?你男朋友都是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了还有什么不可能。”

陆林深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说真的即使交往了很久但到现在他的声音还是能苏到我,我从陆林深的怀里出来,真是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把拉着我的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变成抱着我的姿势。

陆林深也不在乎手紧紧的攥着我好像怕我会跑了一样,他偷偷瞄了一眼我的脸然后解释道

“他们在你的手链上安装了微型炸弹,还好你才去收到它没多久,要不然等我收拾完那群烂人的烂摊子之后回到家就看到了女朋友被炸了我可能会疯。”

“而且,我给你送的那条手链是加了保护罩它是我自己diy的,我没有不在意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装这种可怜兮兮的小表情,赶紧点头说好,别说生气了,就是他让我立刻冲去陆家把他群天杀的亲人给突突了我说不定都会去干。之前阴阳怪气也不过是这小子自己半夜出去救人了,第二天我看着他又上了电视表彰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并不反对他救人,但是我希望他起码让别人知会我一声而不是等到他死了我还得从别人的口中来了解男朋友的死去的前因后果。

说起来也怪,他一个普通人虽说长得很帅家里也很有钱但是这也不是命运如此坎坷的理由啊,陆林深从小到大老是会遇到大大小小的案件,什么爆炸案什么劫车劫银行杀人现场他都撞到,每次还能九死一生的带人逃出来,如此坎坷的命运让他获得了“英雄”和很多表彰,但是我宁愿他永远没有这些,家族的负担已经压着他快要不能喘息,现在还得背负着救人的责任和失败的后果,哪怕这并不是他需要承担的,这些东西让他时时刻刻都无法休息。

陆林深看我表情缓和又抱着我贴。“咖啡馆里那群人都是要杀你的人请的托,你以为你在吃瓜实际上被你吃瓜的人心里说不到想的是怎么杀你,刚才那一男一女看似是在找人实际上刀都抽出来了。”

我表情一阵扭曲,不是吧 这个年头吃个瓜还有生命危险了。


大概是我的表情过于扭曲陆林深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虽然听瓜很危险,但是在男朋友身边还是可以的。”说完还搞怪的朝我wink一下

“神经病”我笑着骂他,但是耳朵和脸还是不由自主的红了。



end





















纪念碑咕
摸了(久违的) 有参考

摸了(久违的)

有参考

摸了(久违的)

有参考

阿褚

玩以闪是养女儿玩,不在意主线,一直都选跳过。都传以闪的男主们长得人山人海的,可不是嘛,这张图真的,瞬间我就想起了债主啊啊啊我的活动卡我的号啊啊啊想亖

 谁家总裁会带我去河边看烟花专卖买了一个烟花小摊推过来给我放呜呜呜永远爱陆林深呜呜

玩以闪是养女儿玩,不在意主线,一直都选跳过。都传以闪的男主们长得人山人海的,可不是嘛,这张图真的,瞬间我就想起了债主啊啊啊我的活动卡我的号啊啊啊想亖

 谁家总裁会带我去河边看烟花专卖买了一个烟花小摊推过来给我放呜呜呜永远爱陆林深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