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237万浏览    14685参与
喇嘛回家炖鳎目哑巴滴滴答答吹喇叭

德陈,CB向,题目没想好

唐突复活。

挖个坑在这里,填不填看我心情。

CB向CB向CB向,不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甜甜恋爱。

西部和武侠实在是太对味了,忍不住拿两位靓女练个手。

-----------------------------

 “吁——”

德克萨斯拉紧缰绳,马的脚步便逐渐慢下来。遵照雇主“尽快离开平原,到蜀北便可缓行”的嘱咐,她自尚蜀西部平原出发,一路快马加鞭不舍昼夜,两天两夜后终抵蜀北。

自此以后她便可以趁这一票走镖悠闲地欣赏尚蜀至陇原沿途的大好风光。然而毕竟是走镖,确保货物安全才是首要的,德克萨斯决定走一条鲜为人知的小道——达拉沟河谷出蜀入陇,中原像她一样的洋人镖师不多,她必须低调行事......

唐突复活。

挖个坑在这里,填不填看我心情。

CB向CB向CB向,不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甜甜恋爱。

西部和武侠实在是太对味了,忍不住拿两位靓女练个手。

-----------------------------

 “吁——”

德克萨斯拉紧缰绳,马的脚步便逐渐慢下来。遵照雇主“尽快离开平原,到蜀北便可缓行”的嘱咐,她自尚蜀西部平原出发,一路快马加鞭不舍昼夜,两天两夜后终抵蜀北。

自此以后她便可以趁这一票走镖悠闲地欣赏尚蜀至陇原沿途的大好风光。然而毕竟是走镖,确保货物安全才是首要的,德克萨斯决定走一条鲜为人知的小道——达拉沟河谷出蜀入陇,中原像她一样的洋人镖师不多,她必须低调行事。

蜀北高原的初秋不似蜀西般依旧潮湿炎热,到了午后,凉气已渐渐上身,德克萨斯从马鞍包中取出披风挂在身上,继续慢悠悠地走着。眼看一天之内是到不了陇南了,最好是尽快物色一个扎营的好地方,德克萨斯一面走着,一面观察河谷旁是否有合适的山洞容她借宿一晚。

蜀北的天离地极近,如一片湛蓝的丝绸幕布低悬在山谷中央,微风穿梭于河谷,留下轻柔的低吟浅唱,轻敲石路的马蹄铁与河流的和声叮当作响,似为风而奏,在幽静的河谷中尤其清脆响亮。德克萨斯闭上眼睛享受这清风拂面,任凭马儿背着自己在河谷中漫步。

就在路过一处垭口时德克萨斯听到了一阵不和谐的风声,那声响极轻,若不是德克萨斯留意着风声,几乎注意不到,很快后方空气的流动便乱了方向,仿佛是被快刀斩断了原本的流向,开始四处逃窜,那是一种只有习武之人才能发出的动静,属于轻功的动静。

德克萨斯立即从腰间抽出佩刀,转过身恰恰好抵住对方的一剑。德克萨斯乘势翻身下马,马儿乖巧地立刻向垭口方向逃去,德克萨斯在地上翻滚了数圈,抵消掉对方的剑势,刚要起身就被对方的剑尖抵在颈前。

德克萨斯这才看清来者何人——龙门近卫局三大名捕之首的陈晖洁。

“陈捕头,敢问是何事惊动了您?”

陈晖洁可能不认识德克萨斯,德克萨斯可是久闻陈晖洁大名,在龙门走镖的无人不知龙门近卫局。

“少废话,货给我!”

换做平时德克萨斯可能还愿意与陈晖洁探讨几番,但是她已两天两夜未合眼,加上陈晖洁来者不善,德克萨斯更是没有精力应付她,要速战速决,便只能使出那招。

陈晖洁只觉得一股内力向对方丹田汇聚后又迅速四散开来,却不似炎国习武之人一般循着穴位顺序,而是杂乱无章之中又自成一种规律。眨眼间那一股力如同无数把剑一般,夹带着地上的尖石与泥土,向陈晖洁刺去,将陈晖洁生生向后推了数米。

陈晖洁正面挨了对方一击,还是江湖上从未见过的招数,一时竟想不出应对方法。

德克萨斯趁陈晖洁愣神的功夫,转身一蹬腿,使出轻功便向垭口方向奔去。半路出家的洋人不似自小习武的炎国人一般对轻功驾轻就熟,陈晖洁很快便反应过来追上德克萨斯。

陈晖洁人还未到,剑势却先抵达德克萨斯背后,德克萨斯拔刀转身格挡,刀剑相抵的瞬间,噌地一声,德克萨斯感觉被陈晖洁的剑势包围。她脚下一个不稳,差点又摔在地上,德克萨斯立即稳住阵脚,接下陈晖洁瞬时使出的数剑。

德克萨斯在炎国还是第一次见如此深厚的内力,数剑之后仍未衰减,便知今日必是赢不了对方,恰巧被陈晖洁逼到一巨石前方,脚下一个趔趄,顺势倒在巨石上。

陈晖洁悄悄松了一口气,她为了追赶这一镖,亦是彻夜未眠,若是对方再抵挡下去,她的内力不出五招就会耗尽。但她还是不敢松懈,一剑刺在了德克萨斯耳边。

“货给我。”陈晖洁喝到。

金石相撞瞬间德克萨斯开始耳鸣,几乎听不清陈晖洁的话。

“聋了吗?我说,货给我!”陈晖洁抓住德克萨斯的前襟,把她提起来。

“不知陈捕头要这劳什子有甚么用?”

“有甚么用?你可知雇佣你的是何方神圣?”

“我向来不爱打听雇主的私事。”

“镖局难道没说?”

“琦峨镖局尽是些跟我一样不懂行情的洋人。”

“江湖传言这几个邪神可是要与她们关外的兄弟姊妹里应外合,祸乱朝政,想要灭我大炎!”

“炎国内政与我洋人何干?”

“你怎知这镖不是他们串通的罪证?”

“这不过是些……”德克萨斯发现自己险些说漏嘴,立马噤声。

“是甚么?!”陈晖洁逼近德克萨斯,怒目而视。

“我怎会知道!”

陈晖洁一松手,把德克萨斯往石壁上一扔,便开始搜身。

“那仙人在我之前也找了别的镖局,书信已先于货物送到了。你贸然劫镖只会打草惊蛇,更何况你又是官府的人。”德克萨斯后背砸在坚硬的巨石壁上,痛得她只能发出气声。

陈晖洁搜身的手停在半空。她寻思:这镖师说得有些道理,但瞧这吞吞吐吐的样子,怕是也知晓些什么,断然不能轻易放过她,必须得吓唬吓唬她。

“若是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她一个蜀人为何不远万里来龙门找你走镖?”

“边关的镖只有洋镖师愿意走。”

“我怎么知你说的是真是假?”陈晖洁冷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另一手抓住德克萨斯下颌,强行张开她的嘴,给她喂下瓶里的东西。

“你给我喂的是甚么?”

“这断肠散不出一月便会毒发,解药在我手上。这一镖,我陪你走,若是有甚么差错,你的小命也不用要了。”

“既然如此,我便只能从命。”德克萨斯只是冷冷地看着陈晖洁,“还烦请陈捕头放手,许我在一旁运功疗伤。”

陈晖洁冷哼一声,将德克萨斯放下。德克萨斯朝垭口啸一声,她的马便跑过来,德克萨斯在马鞍包中摸出鱼竿,抛给陈晖洁。

“你给我鱼竿做甚?”陈晖洁虽感莫名其妙,却也接下了。

“陈捕头,不如你趁我疗伤的功夫到达拉沟河钓些鳞兽来?想必你追赶了这么些天,也累极了,听闻这尚蜀河里的鳞兽鲜美至极,不如今晚我们一起吃些好东西。”

“你倒是会使唤人。”陈晖洁瞪了她一眼。

德克萨斯没有再搭理,绕着巨石找到避风的方向便坐下,开始运功疗伤,陈晖洁见她不理人,气呼呼地向河边走去。

德克萨斯只是受了点轻伤,不出半个时辰,便伤也好了,气也顺了,于是靠着巨石看陈晖洁钓鳞兽消遣。

陈晖洁早前已经钓上一条鳞兽,挂在河岸旁养着,她此刻正在拉紧鱼竿,与河中的生物缠斗,不一会又钓上来一条约莫一两斤重的鳞兽。

“陈捕头今天真是好运气啊!”德克萨斯朝陈晖洁喊道。

“当真是好运气,要不然也不会碰上你这衰神!”

德克萨斯只是笑笑,走上前去,从陈晖洁手里接过两条鳞兽,从怀中掏出匕首,开始剖开去鳞,三下五除二便把两条鳞兽处理得干干净净。

“地图上说,翻过那个垭口有一处牧民搭建的小屋,是放牧时的临时居所,我们可以到那里借宿一晚。”德克萨斯向垭口方向指去。

陈晖洁迟疑地看着她。

“陈捕头,我没有害你的理由。”德克萨斯看出了陈晖洁的犹豫,“我还需要你的解药。”

陈晖洁心想:若是想要抓住那几个仙人谋逆的证据,得从这镖师身上下手,此行必须得跟紧她。于是翻身上马,跟随德克萨斯向垭口行去。

翻过垭口,果然见到一座低矮的小屋,小屋前方有牧民弃置的篝火,从灰烬上看,也不过离开了数日,小屋北侧不远处可见清泉从石缝中潺潺流出,向下方的山谷流去。陈晖洁进入小屋翻找,果然找出牧民留下的炊具,于是搬至泉边清洗。恰巧德克萨斯从旁拾了些柴火和野菜回来,两人便在篝火处重新搭起土灶。

陈晖洁将鳞兽炙烤了一会,便放入锅中并加泉水,再从马鞍包里翻出些盐与香料加入汤里,翻滚两刻钟后,汤变得奶白,肉香自锅中飘出,挠得陈晖洁与德克萨斯心痒。陈晖洁将野菜加进汤里,又煮了一会,鳞兽汤便完成了。

“想不到陈捕头还有这等好手艺。”德克萨斯说。

“嗯。”陈晖洁没有否认,“近卫局里有同僚总用食材唤我,什么‘粉肠龙’‘大排龙’,我便日日寻来那些食材烹饪,逼她吃下直到她求饶,手艺便是这样练出来的。”

德克萨斯勾勾嘴角,想说些甚么,但终究没抵挡得住鳞兽汤的诱惑,还是端起碗,就着干粮狼吞虎咽起来。

“你刚才那个招式,还有你的内功,怎么学的?”陈晖洁对眼前的洋镖师十分好奇。

德克萨斯光顾着眼前的美味,根本没听陈晖洁问话。

“你这人怎么总是不好好听人说话?”

“你适才说了甚么?”德克萨斯终于抬起头来。

“我说,你的招式,还有你的内功,就是你们洋人称作‘Magic’的顽意,怎么学的?”

德克萨斯还是头一回在炎国官吏口中听到熟悉的语言,竟觉得十分有趣。

“陈捕头果然是学富五车,竟还通晓洋文。”

“我在维多利亚留过几年洋,洋文也能说一些。”陈晖洁喝下最后一口汤,放下碗,接着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闯荡久了,自然就会了。”德克萨斯也吃饱喝足,一面说着,一面开始收拾炊具。

“哈哈,也难怪毫无章法却意外实用。”陈晖洁顺手将自己的碗递给德克萨斯,“你是哪里人?”

“哥伦比亚。”

“哥伦比亚人必定还有个老家,是哪?”

德克萨斯没有回答,将炊具搬到泉眼边洗净,又搬回屋里,随后坐下,用树枝拨弄着篝火。

“叙拉古。”德克萨斯盯着渐渐减小的火苗,幽幽道出一句话。

陈晖洁没想到德克萨斯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一时竟不知如何接话。

“不过在叙拉古的时日不多,主要还是在哥伦比亚讨生活。”德克萨斯自顾自地说下去,“陈捕头,不知炎国朝廷为何要调查那两位仙人。”

“多年前炎国还是天灾不断,妖兽横行,后来是朝廷请了那十二位仙人共同平定了灾祸,将鬼神妖兽驱赶至关外和北海,并修筑了自阳关至辽东的长城,炎国因此平安了千年之久。”

德克萨斯停下拨弄柴火的动作,静静看着陈晖洁。

“十二仙人本就是性情古怪,行踪成谜。妖乱平定后,其中几位押送妖兽出关,此后便杳无音信。近年来,边关又现妖鬼作祟,朝廷便求了原来修建长城的年出山加固长城,而即使是有仙人镇守,边关依旧传来妖鬼伤人的消息,就连中原,也渐渐有了妖鬼作乱的传言。还有令仙人,自她定居尚蜀深山后,炎国便少有天灾,而近年天灾信使上报天灾次数却逐年累加。”

“就因为这些毫无根据的传说,朝廷便怀疑几位仙人联手谋逆?”

“朝廷认为,祂们既能补天,便也能毁天灭地。”

“你信吗?”

陈晖洁轻叹一声。

“十二仙人数千年来可是力保大炎平安,又怎会突然要谋反,朝廷此举岂不是卸磨杀驴?比起担心神仙谋逆,我更担心是更北的乌萨斯从中作梗。只恨我人微言轻……”

“人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你无需自责。”德克萨斯轻轻笑了几声,安慰道,“你说定居尚蜀深山的仙人是叫做令?确实是个怪人。”

“此话怎讲?”

“接镖前要我走急镖,当日却要与我拼酒,若我赢了她才愿意让我走这一镖。”

“后来呢?你赢了?”

“几壶酒下肚后仍是喝不倒她,我便说,你们炎国的白酒我喝不惯,若是能来上些西洋的威士忌,今日我定是能赢你。然而现下你我酒量相持不下,怕是三天三夜都走不了这急镖,不如暂时先不比罢。”

“哈哈哈哈哈。”陈晖洁开怀地笑起来,“你也是个怪人。”

“也许罢。她倒是没有坚持,放下酒便将货物交于我,还嘱我下次带些上好的洋酒来会她。”

“你们两人怪得半斤八两。”

德克萨斯见陈晖洁心情好上不少,便开始打听炎国的事情。

“陈捕头,关外是怎样地方?”

“我未曾到过关外,只闻古书上说关外有关内没有的奇景,高山之下便是雪域,翻过高山却成了荒漠戈壁,沙漠尽头则又变成草场深林葱翠欲滴,千里之内风景变幻莫测。若是没有那些精怪,关外定是个好去处。”

“听起来像哥伦比亚西部。”

“是吗?哥伦比亚西部又是如何?”陈晖洁来了兴趣。

“日月同光,星河璀璨。高山巍然,曲水潺潺。绿树丛生,百草丰足;奇珍异兽,星罗云布。牛仔枪侠,快意潇洒;鲜衣怒马,好不快活。”

“当真是物华天宝,也难怪洋人都争相去往哥伦比亚。”

德克萨斯指着天上的繁星,银河低垂,宛若随时要化成瀑布飞入嘉陵江中。

“哥伦比亚西部平原上的银河,就是跟这尚蜀高原的比起来,也毫不逊色。”

“哥伦比亚那么好,你来炎国做甚么?”陈晖洁问。

德克萨斯愣了一阵,摇摇头,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

“方才那些话,不过是一个侥幸存活的亡命徒自欺欺人罢了。真正的哥伦比亚西部生活,即便是比做刀口上舔血,也不足以形容哪怕一成的危险。”

“如此说来,西部与关外也差不多。我在维多利亚时,曾读了些各国的闲书,其中就有哥伦比亚文人写的一本《西部枭雄录》,那些峥嵘岁月写得十分精彩,害我以为哥伦比亚的生活皆是如此。”

“现在回忆起来,是精彩不错,当时却是日日提心吊胆。”

“说来也巧,书里写了一位来自叙拉古的鲁珀人,那文人称她为‘冷面狼王’,你可识得此人?”

德克萨斯低头拨弄着篝火,似作回忆状,面色如常,眼神却起了万般变化,惹得陈晖洁饶有兴致地观察起她来。

“不认识。”过了一阵德克萨斯冷冷地说。

“是吗?我原以为,你们都来自叙拉古,兴许认识。”

“到哥伦比亚闯荡的人很多,我并不是人人都认识。”

陈晖洁见她不愿多说,便没有追问。

“你那‘绝招’,叫甚么名字?”

“我没给招式起过名字。”

“既然来了炎国,不如就入乡随俗罢。这招法,攻势有如万剑齐发,就叫‘剑雨’罢。”

德克萨斯似是相当满意,低低地笑了几声。

“也好。”

夜渐深了,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困意慢慢上身,于是栓好马后,便进屋里睡了。


冬会初雪

给我们班画的最后一张黑板报

之后又分班了

说起来图拍歪了,还有一部分我赶到的时候就已经被擦了(因为要做考场)

时间就三天完全没画完,泪目

给我们班画的最后一张黑板报

之后又分班了

说起来图拍歪了,还有一部分我赶到的时候就已经被擦了(因为要做考场)

时间就三天完全没画完,泪目

五月福音

【明日方舟】

夏天!大海!

竞速泳装!!

让我发出来!求求了!

(tag不够打惹

【明日方舟】

夏天!大海!

竞速泳装!!

让我发出来!求求了!

(tag不够打惹

:) 🌈

figma陈

真的,好喜欢陈晖洁

figma陈

真的,好喜欢陈晖洁

高压电路危险
差点就过了七月一日!

差点就过了七月一日!

差点就过了七月一日!

西维尔

明日方舟

龙与虎


给我cp造点饭,对没错,她们同居


祝小老虎生日快乐!

明日方舟

龙与虎


给我cp造点饭,对没错,她们同居


祝小老虎生日快乐!

这这不能

我没练红但是我好喜欢她欸

后面是奶奶和吔屎啦叉烧猫

还有一张杰哥我是阿伟还要

我没练红但是我好喜欢她欸

后面是奶奶和吔屎啦叉烧猫

还有一张杰哥我是阿伟还要

日日&本田桓
空白139

寻找那个记忆10

陈诗

陈失忆

谨慎观看

陈A  诗O(放心食用,没有说到abo)

夹带私货

————————————————

                      一转眼,过了三天

  诗怀雅瘫在办公桌前,陈已经出差四天了,但是陈没有给诗怀雅任何消息。她一度认为是陈不爱她了,但是今天诗怀雅收到一个包裹

  “missy...

陈诗

陈失忆

谨慎观看

陈A  诗O(放心食用,没有说到abo)

夹带私货

————————————————

                      一转眼,过了三天

  诗怀雅瘫在办公桌前,陈已经出差四天了,但是陈没有给诗怀雅任何消息。她一度认为是陈不爱她了,但是今天诗怀雅收到一个包裹

  “missy!这里有你的包裹”星熊递给诗怀雅一个包裹,“诶,是谁送的啊”  “不知道,可以打开来看看”

  诗怀雅打开了这个包裹,里面有一个盒子和一张便利贴,署名是——陈。诗怀雅一看到这个名字就把包裹收了起来,说是要自己慢慢看,对此星熊表示懂了



                               下班后

  诗怀雅趁着没人打开了盒子。里面是她之前看中的叙拉古面膜,还有一封信:

  「亲爱的阿诗:

生日礼物应该收到了吧,很抱歉,我没办法陪你过这个生日,这个面膜我看你很喜欢,就买下来了,等你回家以后应该会收到蛋糕,当当当,还有我和它的合影,要好好吃完哦。生日快乐,阿诗

                                                                  陈 」

  看着这封信和那张合影,诗怀雅笑了出来,视线渐渐模糊了。“笨蛋…”


  “出任务了,左鹏”

  “来了,目标是谁”

  “她”

  “!”



  诗怀雅在家里吃着蛋糕,甜甜的味道在她的嘴中化开,让小老虎的心融化几分。这时,田合突然打电话过来,还说有重要的事,诗怀雅立刻就穿上衣服奔去近卫局

  “哦,missy来了”

  映入眼帘的是近卫局的成员,诗怀雅有些不解,为什么要大晚上把人叫回来呢?

  星熊跑过来说:“missy!老陈出事了!”

  诗怀雅的心咯噔一下,阿陈出事了?不会吧,她不是去出差了吗?怎么回事?

  “诗怀雅”田合走过来

  “局,局长,陈她…出事了?”

  “嗯…八九不离十……”田合按了按太阳穴,“陈去出差,那是一个危险的案子,所以我偷偷的将她的领带上安装了一个针孔摄像头,结果……”

  田合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让一位近卫局成员拿来了电脑,电脑播放了一段影像。影像里是两个男生在对峙,左边的龙角男生似乎处在下风,一直在辩解着什么,另一边的男生眼神很恐怖,就像一头看上了猎物的豹子

  这时,豹子掏出一把刀砍向龙角少年,少年的反应很快,但还是被伤了些许,又进来几个壮汉,在他们的围攻下,龙角少年最终还是倒下了。  画面中断

  田合局长说:“那位龙角少年,其实就是陈,我把她伪装成男生,然后接近那个组织,实行逮捕,但是陈好像凶多吉少了……”

  诗怀雅好似天打五雷轰,凶多吉少……陈会不会已经……她不敢想。

  “现在有陈的位置吗”

  “没有,似乎是转移阵地了”

  诗怀雅吞了一口口水,强行忍住眼泪,近卫局好似被一团团黑云笼罩着

  这时,有一名龙族少年走进来,嘴里吃着棒棒糖,身边还跟着一名卡特斯少女和一位白毛菲林

  田合局长上前迎接:“欢迎罗德岛大驾光临”

  少年咬碎口中的棒棒糖,然后开口:“免礼,我是来协助你们找到陈sir的”

  “诶?”诗怀雅先是疑惑了一下,然后燃起了希望的火苗,“你知道陈在哪里吗?!”

  “嗯…不知道,我们是提供火力支援的”然后递给诗怀雅一根奶糖,“生日礼物”

  诗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少年为什么知道自己的生日,不过这倒让她灵光一闪

  “对了!叙拉古!陈一定在叙拉古,她送我的生日礼物只有叙拉古才有的面膜,她一定在”

  田合发话:“好,现在全体近卫局成员出动!往叙拉古那边赶去!”

  “是!”



尘挥劫

英配陈晖洁就是完全的女铜收割机……为了你,我把明日方舟下回来了!所以,我有机会等到粤配吗,老陈……

英配陈晖洁就是完全的女铜收割机……为了你,我把明日方舟下回来了!所以,我有机会等到粤配吗,老陈……

七玥

求婚?!

陈看着因为自己的行为而变得不知所措的人,开口说道:“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吗?”

我叫霜,其实这不算我的名字,应该是我的外号之类的,我的真名......其实我自己也遗忘了,可能我根本就没有吧。 但是!现在并不是谈我的身世的时候。因为,我的难得的好朋友兼同事——陈晖洁, 她!刚才向我说出了类似于求婚的话!我被她的动作弄的不知所措。“我...... ..........”.我打算含糊过去,这不是代表我是渣!但是!这个世界从来不缺看热闹的。“哟” “在一起在一起 ”我转过头瞪了她们一眼。好嘛,要么打不过,要么资历比我大。就在这时,我感觉到我被......

陈看着因为自己的行为而变得不知所措的人,开口说道:“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吗?”

我叫霜,其实这不算我的名字,应该是我的外号之类的,我的真名......其实我自己也遗忘了,可能我根本就没有吧。 但是!现在并不是谈我的身世的时候。因为,我的难得的好朋友兼同事——陈晖洁, 她!刚才向我说出了类似于求婚的话!我被她的动作弄的不知所措。“我...... ..........”.我打算含糊过去,这不是代表我是渣!但是!这个世界从来不缺看热闹的。“哟” “在一起在一起 ”我转过头瞪了她们一眼。好嘛,要么打不过,要么资历比我大。就在这时,我感觉到我被抱住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特殊的香味。这次味道我很熟悉,是陈.....

陈就像之前我抓过的街头黄毛混子一样,她挑起我的下巴,调戏的说道:“你不说话...我可就当你默认咯媳妇”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我的脸在发烫。我挣开她的怀抱,说了句流氓就跑开了。

——几天后——

我,陈,诗怀雅,星熊坐在一块商量,该怎么办。

上面下达命令,说要派一个人去罗德岛,说是要去稳固龙门与罗德岛的关系,明明就是不想放弃打手,还用这种理由。这一切和我们四个完全没有关系对不对?对的!这些是没有关系,但是,魏延吾说派我们四个当中的其中一个!好的关系就来了。

在经过一系列的毫无意义的发言后,决定让我去。

“希望不会出事……”

我按照罗德岛人事部部长的指向走着。话说罗德岛和龙门真的没有什么私底下的交易吗?明明刚才投递简历的时候,那个名为梓兰的人事部部长明明不是很......好像是不欢迎的样子。但是她仔细看了一下后,就让我按照她说的路线走。

但是我越走越感觉不对劲,明明刚才还能碰到几个干员的,现在就已经碰不到了,我的人缘难道差到没有人想见我了吗? !后来我弄清了, 我他喵的迷路了? !我什么 时候有的路痴属性啊淦!

我继续走着,我拐了道弯,完全没有看见“干员未经允许,禁止走向深处。

——另一边——

博士处理着文件,-个菲林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喝着茶,阿米娅带着陈从门外进入。

博士抬头看向陈:“哟,这不陈警官吗?稀客啊。”说完,刚放下笔就感受到来自不远处的菲林的凝视。博士挠了挠头,又拿起笔继续处理文件。陈看着这个穿着黑色大衣的人,开口说道:“ 事情弄好了?”博士顿了一下,很快便恢复正常,说:“哦~你要说你那小女友的事吧,放心放心,当然弄好了,我办事你放心。”陈皱了皱眉,说“我指的不是这件事,我指的是ta....”.话还没有说完,警报响起。博士大呼一声“遭了!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