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陈伟霆

226.8万浏览    46835参与
William墨潋殇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9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30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9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30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老魔杖
  啊啊啊一直觉得文达眼熟,终...

  啊啊啊一直觉得文达眼熟,终于想起来她真的很像陈伟霆有没有!就那种神态还有五官的弧度都像!

  啊啊啊一直觉得文达眼熟,终于想起来她真的很像陈伟霆有没有!就那种神态还有五官的弧度都像!

D.🦈

〖霆铭│霆恩〗喝醉了

⚠️OOC预警


⚠️原创无盗


⚠️不喜勿入


⚠️无后续

〖多谢时樾客串🌚〗

---


“走!我们喝酒去!”陈伟霆拉着张铭恩的手,把张铭恩拉进了酒吧,进了酒吧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


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


张铭恩皱了皱眉抗拒道“我不想来这里。”陈伟霆不理会张铭恩的抗拒直接把人带上舞池,酒吧里的女人见到有帅哥在舞池纷纷跑向陈伟霆讨要微信或者是邀请他喝酒。


张铭恩被人群挤到了舞池外面看着陈伟霆被围在人群中,张铭......

⚠️OOC预警


⚠️原创无盗


⚠️不喜勿入


⚠️无后续

〖多谢时樾客串🌚〗

---


“走!我们喝酒去!”陈伟霆拉着张铭恩的手,把张铭恩拉进了酒吧,进了酒吧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


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


张铭恩皱了皱眉抗拒道“我不想来这里。”陈伟霆不理会张铭恩的抗拒直接把人带上舞池,酒吧里的女人见到有帅哥在舞池纷纷跑向陈伟霆讨要微信或者是邀请他喝酒。


张铭恩被人群挤到了舞池外面看着陈伟霆被围在人群中,张铭恩感慨道“帅哥就是好啊......”


突然有个人搂着他的腰把他吓了一跳“是谁!”张铭恩一转头便看到了时樾,时樾捏了捏张铭恩的腰说道“今天怎么有空来光临小弟我的店啦?”

“被拉来的。”

张铭恩看着时樾,巧合的是时樾也在看着他,他们相视而笑。


正在被人群包围着已经有点醉的陈伟霆看见了时樾搂着张铭恩而张铭恩似乎不嫌弃那人搂着他。


陈伟霆终于逃离了人群他抓着张铭恩的手把对方拽到酒吧里的卫生间隔间,关上卫生间的门在张铭恩愣神的时候陈伟霆立刻拉开张铭恩的上衣然后狠狠的吻向张铭恩白嫩嫩的腰

“呃……嗯!”张铭恩因为被陈伟霆吻有点疼发出了呻吟。


陈伟霆放开了张铭恩之后便因为醉意而稳不住身形跌在了张铭恩的怀里,张铭恩只好扶着人走出酒吧。


第二天......


还没从宿醉的痛苦中完全清醒过来的陈伟霆一下床就被不明物体绊了一下,仔细一看陈伟霆对着正在门外看着他的张铭恩问道“怎么会有路障在我们家?!”


张铭恩无语道“昨晚你喝醉了硬说这是魔法学院的帽子非要戴在头上,我一路上扶着你都到门口了,在输门的密码的几秒你往上一蹦把走廊的灯碰碎了,物业待会就来,在他还没调监控之前你赶紧去解释吧!”


陈伟霆此时此刻宛如世界名画《马桶上的沉思者》一样坐在床边思考着等下该怎样跟物业解释,突然他看到张铭恩的腰上皮肤有一大片红色。


他开口问道“你的腰怎么了?”张铭恩心虚的把眼睛看向另一边就是不去看陈伟霆然后说“这是被蚊子咬的。”


“你这蚊子咬了你还顺带给你拔罐了?你给我实话实说。”陈伟霆突然站起身把张铭恩吓到了,正当张铭恩打算要跑走时陈伟霆把人往床上一带便压着张铭恩。


陈伟霆指着张铭恩的腰沉声道“说,这个哪来的。”张铭恩见陈伟霆不肯放自己离开只好实话实说“是你昨天喝多了弄的——”

“是吗?既然这样你就是我的人啦!所以现在我们做吧~”陈伟霆一脸开心的说道。


“哎?可是等下物业要来了!!你放手不要脱我内裤!不准摸我那里!”

“为什么啊?”陈伟霆委屈巴巴的问道。


张铭恩红着脸颊回答道:“反正不行就对了!疼,轻点!”


这不是链接,这不是进入车车的链接~

William墨潋殇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8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29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8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29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极北苦寒之地的老母亲

斛珠夫人之重生17

   “海市,你醒了!”海市慢慢睁眼,只见周幼度满眼关切地看着自己。“这是哪里?我怎么,怎么跟你在一起?”“海市,自从你被带离了临碣,我每日都在替你担心,于是决定上路到天启寻你。老天爷开眼,昨日竟在河滩上发现了你!”海市艰难地点了点头,努力坐起来。周幼度连忙扶她,刚碰到她手臂,她却缩开了。周幼度见她如玉的手臂肩膀上,衣裳破烂,青青紫紫布满伤痕,肩颈还有一处被咬破皮的伤口,忍不住要问,“海市,你身上怎么受了如此多的伤?!”海市双手抱肩,闭上双眼,摇了摇头。


        周幼度见她闭目咬唇,只怕从驿......

   “海市,你醒了!”海市慢慢睁眼,只见周幼度满眼关切地看着自己。“这是哪里?我怎么,怎么跟你在一起?”“海市,自从你被带离了临碣,我每日都在替你担心,于是决定上路到天启寻你。老天爷开眼,昨日竟在河滩上发现了你!”海市艰难地点了点头,努力坐起来。周幼度连忙扶她,刚碰到她手臂,她却缩开了。周幼度见她如玉的手臂肩膀上,衣裳破烂,青青紫紫布满伤痕,肩颈还有一处被咬破皮的伤口,忍不住要问,“海市,你身上怎么受了如此多的伤?!”海市双手抱肩,闭上双眼,摇了摇头。


        周幼度见她闭目咬唇,只怕从驿馆到天启一路,不知道方鉴明都对她做了多少不可描述之事,气愤至极,“方鉴明这个混蛋都对你做了什么?!只恨我自己当时在驿馆没有狠心把你带走!”海市一听,知道他是误会了,想想,决定坦白,“幼度,公爷没有待我不好,他已经求了陛下赐婚,陛下也答应了。我是从你二哥的别墅逃出来的。”“从二哥的别墅?!你的意思是------”“对,公爷对我很好,我身上所有的伤都由你二哥而来。”“二哥他对你------”“他把我从天启府衙带走,又意图不轨,我拿簪子在他腿上扎了两下,才逃了出来。”周幼度半晌无言,最后才道,“海市,是我们周家对不起你。你苦头吃得也够多了。”海市没说话,他又说,“那你是决心嫁与方鉴明?”海市点了点头。周幼度想想,回身递过来桌上的一碗姜汤,“好,既然海市你如此打算,我上天启的目的也实现了一半。好好休息两天,我会陪你进城,把你安全交到他手上。”


        那边厢方鉴明夜审周府,最后只知道海市跳湖逃走。至中午,各路搜索不果,方鉴明只得返回霁风馆,思来想去,觉得这一世,必须逆天改命,勇往直前,把错的做对。于是孤身至昶王府拜访。昶王不知道方鉴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连忙客气迎至书房面见。方鉴明借口要求密谈,遣散众人,灌了昶王一碗混了毒药粉的茶,方才从屋顶离开。翌日,满城皆知昶王旧疾发作,从睡梦中离开了人世!

William墨潋殇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7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28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7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28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KYlinZ.

  实现了高一在学校要画他的愿望,很开心。一直很喜欢陈伟霆饰演的张启山,当然,是喜欢张启山,没有认为他可以是他。但他演活了他,不可否认的是❤️

  实现了高一在学校要画他的愿望,很开心。一直很喜欢陈伟霆饰演的张启山,当然,是喜欢张启山,没有认为他可以是他。但他演活了他,不可否认的是❤️

极北苦寒之地的老母亲

斛珠夫人之重生16

  “海市,你醒了。”海市摸摸身边床铺,看向他身后,问道,“这是哪里?你为何要把我带来这里?”周家二公子摸摸她的脸,道,“海市,虽然你被方鉴明掳走了这么多天,但是我一点儿都不介意。这里是我在天启的别墅,很安全,以后你就住在这儿吧。”海市听他说“一点儿都不介意”,简直有点哭笑不得,坐起来让脸离开他的手,说,“谢谢,但我并不想住在这里。”说着要下床离开。那周家二少按住了她手臂,说,“海市,你难道还要回去跟方鉴明?还是要回临碣活活守寡,被众人议论?“海市生气了,用力甩开他的手,说,“我去哪里与你无关!”正要挣扎下床,那周家二少爷干脆整个人趴在海市身上,欲亲吻她的小嘴。海市侧过头,惊呼,“放开我!你想......

  “海市,你醒了。”海市摸摸身边床铺,看向他身后,问道,“这是哪里?你为何要把我带来这里?”周家二公子摸摸她的脸,道,“海市,虽然你被方鉴明掳走了这么多天,但是我一点儿都不介意。这里是我在天启的别墅,很安全,以后你就住在这儿吧。”海市听他说“一点儿都不介意”,简直有点哭笑不得,坐起来让脸离开他的手,说,“谢谢,但我并不想住在这里。”说着要下床离开。那周家二少按住了她手臂,说,“海市,你难道还要回去跟方鉴明?还是要回临碣活活守寡,被众人议论?“海市生气了,用力甩开他的手,说,“我去哪里与你无关!”正要挣扎下床,那周家二少爷干脆整个人趴在海市身上,欲亲吻她的小嘴。海市侧过头,惊呼,“放开我!你想要干什么!”“海市,你本就是寡妇,又跟过了方鉴明。你若是不愿意跟我,可以, 但好歹也给我一次爱你的机会!不枉我这么多年来,对你日思夜想!”他正要伸手撕开海市的衣裳,海市使劲一脚踢中他的要害!两人一下滚到了地上。


        海市感觉肩膀被重重撞了一下,疼得流出了眼泪。但是情势危急,她还是忍痛伸手拔下了头上的簪子,一下扎于周家二少爷股间。那二少爷吃疼,重重往海市颈脖间咬了一口,海市登时鲜血淋漓。海市把手中簪子拔出,又往他大腿扎了一下,然后趁机跑出了房间!出了花园,那周家二少爷已喊了人追出来,身后家丁灯笼忽然喧哗了起来。海市慌不择路,见前面有一活水湖,纵身跃入了湖中。


        那周家二少爷正令仆人为自己包扎伤口,不想外面浩浩荡荡来了一批人,领头的正是方鉴明。方鉴明直接进入周家二公子卧室,见床铺一片狼藉,地上还有点点血迹,不禁怒从心来,抓住周家二公子领口让他双脚离地吊着,喊道,“海市在哪里?!”那周家二公子虽在天启经商多年,但并不会武功,亦只是一介商人,并无无军中背景。遇见方鉴明这样的武将对他呼喝一声,已经被吓得半死,软软地道,“她逃走了!”方鉴明把他重重地扔在地上,指着血迹问,“这是你的血还是她的血?”那周家二公子见他如此,更是不敢说谎,“有我的,也有她的。”方鉴明闭上双眼,重重地踢了他一脚!


        海市在湖中尽力往前游,直至体力不济,迷糊之中只觉随着一股水流被冲进了一条河。河流湍急,她一天没吃东西,肩膀又使劲不上,忽然感受到了有生以来,连在海底采珠都没感受过的恐惧!呼吸越来越困难之际,只见眼前浮现出了方鉴明一脸担忧,在等她回去。闭上眼睛,让身体随水漂浮,海市脑海中一帧又一帧的画面连绵出现,是方鉴明水中救她,又为她肩膀吸毒的画面。海市想,不想咱们此生仍是无缘,只能下一辈子再当你的新娘了。之后就失去了知觉。

William墨潋殇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6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27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6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27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极北苦寒之地的老母亲

斛珠夫人之重生15

  待海市离开房间,帝旭见方鉴明看着海市的背影依依不舍,待门关上,他才问,“鉴明,你之前对朕说的能解决采珠贡珠问题的人,不会就是叶海市吧?”方鉴明听他如此问,马上跪下,“陛下明鉴,臣说的正是海市。”帝旭直视他,问道,“此话何解?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能解决什么问题?”“海市年纪不大,但是从小海边长大,为父亲摆渡采珠赚钱。她深谙水性,是采珠高手。官民冲突的矛盾所在,她最为了解。”“好,那人选有了,解决方案呢?”“臣的想法是官办珍珠养殖,并聘用采珠户劳作,官府支付酬金。官办养珠须设置奖励制度,多劳多得,让养珠人一年下来有个盼头。如若遇上不好的年头,养珠的风险和损失该由官府承担。陛下,觉得如何?”帝......

  待海市离开房间,帝旭见方鉴明看着海市的背影依依不舍,待门关上,他才问,“鉴明,你之前对朕说的能解决采珠贡珠问题的人,不会就是叶海市吧?”方鉴明听他如此问,马上跪下,“陛下明鉴,臣说的正是海市。”帝旭直视他,问道,“此话何解?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能解决什么问题?”“海市年纪不大,但是从小海边长大,为父亲摆渡采珠赚钱。她深谙水性,是采珠高手。官民冲突的矛盾所在,她最为了解。”“好,那人选有了,解决方案呢?”“臣的想法是官办珍珠养殖,并聘用采珠户劳作,官府支付酬金。官办养珠须设置奖励制度,多劳多得,让养珠人一年下来有个盼头。如若遇上不好的年头,养珠的风险和损失该由官府承担。陛下,觉得如何?”帝旭听完,一拍大腿,道,“鉴明,你的想法很好!就按你说的办!”见方鉴明仍未起来,帝旭又问,“你还有话要说?”“陛下果然了解臣!臣想跟海市成亲,然后到越州海边试验这个计划,再向全国推广!”帝旭喝口茶,笑了,“你这如意算盘当真打得响!朕请你,先把公堂案件想方了结,然后朕,自然会给你跟叶海市赐婚!”“臣遵旨!谢陛下!”


        海市遵旨居住于天启府衙,方鉴明甚是想念,度日如年。于是集中精神着手处理案件与养珠事宜。这日是第二次升堂的日子,堂下照旧跪着海市阿爹与方鉴明,帝旭大驾光临天启府衙亲自审理。


        “传证人!”“威------武------”只见缓步走进一妇人,朴素打扮,与海市眉目间有几分相似,正是海市阿娘。“民妇见过陛下!”“你就是叶海市的娘?”“回陛下,正是民妇。”“朕问你,方鉴明到底是强抢你家女儿,还是他们二人两情相悦,你家女儿决心跟他离开临碣,开展新生活?”“回陛下,女儿守寡之后,离开临碣之前,曾两次与民妇见面,一次是清海公陪同,在民妇家里;另外一次是在驿馆,民妇受清海公邀请,与女儿道别。”“你的意思是,叶海市行动自由,并非被方鉴明禁足?”“陛下圣明!我家姑娘确实是心甘情愿跟随清海公离去。”


        帝旭点头,对众人说,“很好!朕之前已经审问过叶海市,她亦向朕表示,她愿意委身清海公方鉴明。既然如此,原告乃是造谣,浪费官府人力物力,推下去------”“陛下!”方鉴明向帝旭叩了一个头,“还请陛下念在臣的面上,法外开恩。而且,海市阿爹乃是采珠户,经验丰富,还请陛下留人!”“不好了陛下,叶姑娘失踪了!”“在府衙被禁足如何能失踪?这到处都是守卫!”“守着叶姑娘的侍卫说昶王跟一位公子来见叶姑娘,他不敢不开门,待他醒来,人已经不见了!”


        海市迷迷糊糊之中感觉有人在抚摸自己的手臂,睁开眼睛,一张熟悉的面孔,正是周家二少爷。



William墨潋殇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5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26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5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26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sakura

电子剧本🈶大部分个位数一本

肖战 白百合《骄阳伴我》

杨紫 邓伦 罗云熙《香蜜沉沉烬如霜》(1-31)

黄景瑜 张婧仪《他从火光中走来》

张凌赫 白鹿《宁安如梦》

许凯 虞书欣《仙剑六》

白敬亭 宋轶《长风渡》

黄轩 宋茜 王一博《风起洛阳》

胡歌 张新成《县委大院》

周迅 刘奕君《不完美受害人》

秦岚 王阳《她只是不想输》(1-29)

白敬亭 田曦薇《卿卿日常》

张凌赫 蒋龙《虎鹤妖师录》

赵丽颖 林更新《与凤行》

肖战 王一博《陈情令......

肖战 白百合《骄阳伴我》

杨紫 邓伦 罗云熙《香蜜沉沉烬如霜》(1-31)

黄景瑜 张婧仪《他从火光中走来》

张凌赫 白鹿《宁安如梦》

许凯 虞书欣《仙剑六》

白敬亭 宋轶《长风渡》

黄轩 宋茜 王一博《风起洛阳》

胡歌 张新成《县委大院》

周迅 刘奕君《不完美受害人》

秦岚 王阳《她只是不想输》(1-29)

白敬亭 田曦薇《卿卿日常》

张凌赫 蒋龙《虎鹤妖师录》

赵丽颖 林更新《与凤行》

肖战 王一博《陈情令》

杨幂 陈伟霆《斛珠夫人》

翟潇闻 祝绪丹 许佳琪《了不起的曹萱萱》

罗云熙 白鹿《长月烬明》

王一博《无名》

曾舜晞 杨超越 刘宇宁《说英雄谁是英雄》

陈飞宇 罗云熙《皓衣行》

肖战 黄景瑜《王牌部队》

肖战 杨紫《余生请多指教》

肖战 任敏《玉骨谣》

龚俊 迪丽热巴《安乐传》

杨超越 徐正溪《重紫》

吴磊 赵露思《星汉灿烂》

成毅 张予曦《南风知我意》

成毅 杨紫《沉香如屑》(1-20,26-40)

成毅 曾舜晞《莲花楼》(1-30)

靳东 成毅 蔡文静《底线》

刘学义 袁冰妍《落花时节又逢君》

任嘉伦 迪丽热巴《驭鲛记》

任嘉伦 angelababy《暮色心约》

任嘉伦 李沁《请君》

任嘉伦 白鹿《周生如故》

任嘉伦 白鹿《一生一世》

陈伟霆 章若楠《照亮你》

陈晓 王一博《冰雨火》(1-21)

杨幂 赵又廷《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肖战 李沁《梦中的那片海》

刘亦菲 陈晓《梦华录》(30-37)

孙俪《甄嬛传》

金晨 王安宇《炽道》(1-20,22-23)

郑业成 袁冰妍《祝卿好》

极北苦寒之地的老母亲

斛珠夫人之重生14

  帝旭从小就听方鉴明说,此生为国尽忠,不愿娶妻,伤了天启多少姑娘的心。现下他竟然要求赐婚一个越州小渔村的寡妇!帝旭甚感事态严重,想了想,于是说,“既然双方各执一辞,朕需要看到更多人证物证,方可作判断。先退堂,择日再审!”


        回到后堂,帝旭马上责令众人退出,只留方鉴明在房内问话。“鉴明,你告诉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启喜欢你的各色佳丽多了去了,你从越州海边抢了一个寡妇!还是灵堂上抢的人!你给朕解释解释!”方鉴明一直跪着,答道,“禀陛下,海市与臣乃是前世的因缘,只是此生她命运不济,被送到乡绅周家......

  帝旭从小就听方鉴明说,此生为国尽忠,不愿娶妻,伤了天启多少姑娘的心。现下他竟然要求赐婚一个越州小渔村的寡妇!帝旭甚感事态严重,想了想,于是说,“既然双方各执一辞,朕需要看到更多人证物证,方可作判断。先退堂,择日再审!”


        回到后堂,帝旭马上责令众人退出,只留方鉴明在房内问话。“鉴明,你告诉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启喜欢你的各色佳丽多了去了,你从越州海边抢了一个寡妇!还是灵堂上抢的人!你给朕解释解释!”方鉴明一直跪着,答道,“禀陛下,海市与臣乃是前世的因缘,只是此生她命运不济,被送到乡绅周家为病重的大少爷冲喜。严格意义上来说,她也算不得是寡妇。”“你是说,她跟你的时候还是黄花闺女?”“陛下,海市与臣并无正式拜堂。她只是随我到了天启。”“你的意思是......你一路上都没有------”“咳咳,陛下,臣珍爱海市,必须明媒正娶,拜过天地祖先,方可领她入洞房!”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一张婚帖,呈给帝旭。帝旭认真读完上面所书,摸摸额头,“唉!这是什么前世的冤孽!那你就不能在越州等等,需要灵堂抢人?!”“周家兄弟四人,个个都爱海市,臣,不能等!”


        “陛下,叶姑娘 / 周家少夫人到了。”门一关上,海市连忙跪拜,“民女见过陛下。”“叶海市,你站起来让朕看看。”海市穿着一身简单的蓝布衣裙,淡扫峨眉,只是脸色鲜妍,肌肤润白,双目炯炯有神,虽然出身普通,却隐隐有下凡之姿,怪不得方鉴明要灵堂抢人。帝旭说了句,“果然是个美人儿。怪不得鉴明如此猴急。”顿了顿,又让方鉴明站起来。二人并排而立,俨然一对璧人,帝旭心里暗暗称赞。


        “叶海市,朕问你,你跟鉴明可是两情相悦?还是像你爹说的,你是他硬抢回来的?”海市缓缓答道,“回陛下,公爷把家传的斑指送给民女,民女已经收下了。”说着拉起脖子上的项链与帝旭检视。帝旭认出了那斑指,想了想,又说,“叶海市,你过去,往鉴明唇上亲一下。”海市听见这个要求,想皱眉又不敢,想来陛下是要看自己是不是当真心悦于他,于是轻轻点了点头,仰起头往方鉴明唇上亲去。她只是蜻蜓点水,不想方鉴明一把搂住了她,转过身子遮住帝旭视线,重重亲了下去。帝旭叹口气,“罢了罢了,鉴明,朕请你,把事情理理清楚,想出一个办法,让朕在公堂上可以让你过去。叶姑娘,虽然朕相信你俩是真心相爱,但国有国法,目前此案仍未审罢,你住在霁风馆并不妥当。目下,你就先在府衙待几天吧。”“民女遵旨。”“摆驾回宫!”

William墨潋殇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4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25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4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25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极北苦寒之地的老母亲

斛珠夫人之重生13

  两人这样抱着,方鉴明又有点动情了,隔着薄薄的衣裳轻抚她肩膀,手不敢往下,于是轻轻推开她,“海市,在天启你不需要再做寡妇打扮,但你人心善,想来目前亦不愿打扮招摇。我已让绫锦司给你做了几身衣裳,有麦秆黄,云母色,螺青绿,蓝采和的,颜色都比较素,你肤色本白,这素素的你穿起来好看又低调。试试合不合身!今日舟车劳顿,辛苦了。早点歇息。我的睡房就在隔壁,有什么事情尽管过来找我。”海市想问“我们今晚不睡一起?”,但想想,这话如何能问出口,未问,自己脸先红了。方鉴明见她如此惹人怜爱,忍不住又抱了她一下,终于还是狠狠心说,“等咱们拜堂成亲了,就永远也不再分离,每天晚上都抱着睡!”海市心想别人都以为自己已经不......

  两人这样抱着,方鉴明又有点动情了,隔着薄薄的衣裳轻抚她肩膀,手不敢往下,于是轻轻推开她,“海市,在天启你不需要再做寡妇打扮,但你人心善,想来目前亦不愿打扮招摇。我已让绫锦司给你做了几身衣裳,有麦秆黄,云母色,螺青绿,蓝采和的,颜色都比较素,你肤色本白,这素素的你穿起来好看又低调。试试合不合身!今日舟车劳顿,辛苦了。早点歇息。我的睡房就在隔壁,有什么事情尽管过来找我。”海市想问“我们今晚不睡一起?”,但想想,这话如何能问出口,未问,自己脸先红了。方鉴明见她如此惹人怜爱,忍不住又抱了她一下,终于还是狠狠心说,“等咱们拜堂成亲了,就永远也不再分离,每天晚上都抱着睡!”海市心想别人都以为自己已经不知委身了多少人,只有他待自己如珍宝,心下好生感激爱慕,伸嘴亲了他脖子一口。那方鉴明被亲了,浑身热血上冲,更是不敢久留,拍了拍她肩膀,离开了房间。


       翌日一早,方鉴明即进宫面圣。“鉴明,我看你印堂发亮,红光满面,越州一行,肯定收获良多!越州采珠貢珠引发冲突一事,你了解得如何了?”方鉴明听了这话,心念一动,忍不住嘴角泛笑,说,“回陛下,确实!臣此行把来龙去脉了解了一下,此事确实民怨深重,我大徵海岸线绵长,确实亟待解决。”“那依鉴明你所见,此事该如何解决?”“禀陛下,臣从越州带回了一人,此人正是解决此事之关键!”“哦,还有这样的世外高人?好!明日午后朕有一段空隙,把人带来我见见!”“臣遵旨!”


        “启禀陛下,有越州百姓在府衙击鼓鸣冤,控诉清海公强抢民女,由于围观者众,天启知府不得不立案,还请陛下定夺!”帝旭听来人禀报,不由得皱了皱眉,不可置信地看了方鉴明一眼,“鉴明,强抢民女?!可有此事?”方鉴明一听,连忙下跪,“臣并非强抢,乃是两情相悦,还请陛下赐婚!”帝旭一下子笑了,“鉴明,这从小到大,只有女人抢你,现下竟然有人告诉朕,你要抢女人?!此事朕必须介入八卦一下!穆德庆,摆驾天启知府!”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到了天启府衙,只见一渔翁跪于公堂正中,正是海市之父。帝旭见方鉴明脸色变了一下,决定亲自审问,“堂下所跪何人?”“回陛下,小人是越州临碣人,捕鱼维生。”“既然你是越州人士,为何要到天启公堂鸣冤?”海市她爹马上磕头,颤颠颠地道,“小女被强迫劫持到了天启,所以小人连夜追赶,餐风露宿,赶到了天启府衙,还请陛下主持公道,让小人把小女领回家。”“照你的说法,劫持你女儿的是谁?”“小人不敢说。”“公堂之上,岂容你隐瞒内情!来人------”“陛下见谅,我说我说,劫持小女的,正是清海公方鉴明!”帝旭又看了方鉴明一眼,再回眼看海市阿爹,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回陛下,小女随方鉴明离家,已有十多天。”“孤男寡女十多天,从越州回天启------你家闺女出阁了吗?”海市阿爹抖了半天,方才说道,“我家闺女新寡。在灵堂上被抢走!真真是命途坎坷!”


        帝旭又看了方鉴明一眼,意思是,朕没想到你口味如此之重,然后问道,“方鉴明!”方鉴明连忙跪下回道,“臣,在!”“可有此事?”“启禀陛下,臣与海市乃是两情相悦。臣愿娶海市为妻!”

William墨潋殇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3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24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3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24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andreyah

《霁花诺》诸市顺利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剧中人。


  

  

  “清海公脉搏虚弱,怕是…”

  

  “本宫知道了,退下吧。

  

  闻言这淳容妃与清海公情意非浅,师徒二人甚至行苟且之事。可他看这淳容妃对清海公病危这件事似乎并…

  

  “太医可还有其他要说的吗?

  

  “臣并无他话。他这才发现自己出神了,连忙行了礼便离开。

  

  等太医离开的时候,海市全身的力气仿佛被吸走了。她跌坐在他床前,泪水不停地滑下脸颊。她拿起了他那只因为常年提剑而布满着茧的大手,紧紧贴在她脸上,就如他正在擦去她的泪水。......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剧中人。


  

  

  “清海公脉搏虚弱,怕是…”

  

  “本宫知道了,退下吧。

  

  闻言这淳容妃与清海公情意非浅,师徒二人甚至行苟且之事。可他看这淳容妃对清海公病危这件事似乎并…

  

  “太医可还有其他要说的吗?

  

  “臣并无他话。他这才发现自己出神了,连忙行了礼便离开。

  

  等太医离开的时候,海市全身的力气仿佛被吸走了。她跌坐在他床前,泪水不停地滑下脸颊。她拿起了他那只因为常年提剑而布满着茧的大手,紧紧贴在她脸上,就如他正在擦去她的泪水。


  “师父,海市绝对不会让你有事。

  

  绝对不会。

  

  

  

  “海市,海市...” 

  

  “青海公醒了!” 方诸隐约听到有人在叫喊。

  

  海市呢?


  “海市,睁一下眼嗯?他声音破碎又充满着焦急,他迫切想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只是他害怕。

  

  害怕碰触的,是她冰冷的手。

  

  害怕将她禁锢在怀,却再也听不到她的心跳。

  

  最后他只敢用脸颊轻轻蹭她的手掌,眼睁睁的看着她慢慢变紫的唇,眼睁睁的看着她慢慢变苍白的肌肤,眼睁睁的看着她慢慢凝固的血。


  他恍然,自己曾说过,虽然无悔,但却有憾。


  可他如今,却是真的后悔了。


  

  

  

  

  他不能再让她失望了。


  

  

  

  

  “海市,师父错了,师父来带你回家了。他极尽温柔地将她轻轻拥入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才迅速站了起来。

  

  他强忍着泪水,像疯了一般地跑出宫,还不忘温柔地哄着怀中的人。她轻的如羽毛一般,青丝在风中飘洒。

  

  那一瞬间他有种错觉,宛如她只是睡着了一样。


  

  

  

  

  越州他们终究是回不去的。


  太医说,她的尸身撑不到越州。


  他将她带回霁风馆,细心为她描眉画唇,在她苍白的脸颊上涂了点胭脂。时光一瞬间好像回到了他们还在越州的时光,不是青海公,也不是斛珠夫人。他们只是一对普通相爱的夫妻,悠悠地过完此生。


  他的海市生前太苦了,离开的时候,应该是她最美的样子。


  他将她埋在了霁风树下,在她的墓碑上简简单单地刻上了一句爱妻叶氏海市之墓




  一年后




  “海市,师父来了。方诸灿烂地笑着走到霁风树下的坟墓前,声音有些颤抖地说着。

  

  他安排妥当了后事,惟允已顺利登上皇位,朝臣也都是他信得过之人。现在,大徵已经不再需要他。

  可她还需要他。


  他已经让她等他许久。


  一年了,她应该生气了。


他束了在越州时的衣着发型,手里提着一盒桂花糖和一壶小酒。


  海市曾说过,她最喜欢他这样子。


  他今天要去找她了。

  他甚至孩子气地想着,他要是打扮成她喜欢的样子,带着她喜欢吃的桂花糖,她是不是就会心软,不再生他的气?


  他优雅地坐在了她的坟旁,将酒和糖一并放在她的面前,再靠在了那冰冰的坟墓上,似乎感觉不到冷一般。

  他拿起那一壶酒,浅浅地品尝着,边陪身边人看看那花开花落。很快便能瞧出那一抹红慢慢地从他嘴角滑下,即便自己身体已经疼得不停地痉挛,他始终只是温柔地对着那坟墓微笑。仿佛是在安慰她无需担心,仿佛是在欣慰,自己很快便能见到她了。

  他颤颤地伸出了手,一朵霁风花斑落在了他的手掌。


  “海市,今年的霁风花开得极美,师父来陪你一同观赏可好?


  “下辈子,只做你一个人的方鉴明。


  “




  那只手,最终垂落在地。 


  那朵花瓣,最终落在了他们最初相爱的地方。


  

  

  

  

  花斑斑,留在爱你的路。










微博&爱发电:andreyah

instaandrealiiim


William墨潋殇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2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23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陈伟霆出道就被圈粉的我

已经是7162天

成为正式等等粉丝后援会中是一员的第2023

听着等等的歌曲开始新的一天

各位早上好

此图为根据陈伟霆所拍摄的照片修改出的图

肉仔仔
  还没出假期,不算迟吧

  还没出假期,不算迟吧

  还没出假期,不算迟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