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陈念

16019浏览    793参与
大侦探晓
《故时一乱》系列,虽然反响不咋...

《故时一乱》系列,虽然反响不咋地……但是……是我一直做的一个梦~哈哈~借着小北哥哥和陈念的名字~准备慢吞吞写完再说。

《故时一乱》系列,虽然反响不咋地……但是……是我一直做的一个梦~哈哈~借着小北哥哥和陈念的名字~准备慢吞吞写完再说。

大侦探晓

念与北的婚后二三事20

这几天,武汉肺炎的事情,世界关注。


砥砺前行中,不免谣言四起,人心浮动。


刘北山刷着手机,早在12月底,他就替工作室所有人安排了全面体检,然后隔离14天后,全部暂停了工作。


陈念翻了翻个人财务,匿名捐了一批口罩、护目镜、资金……


偶尔看到煽动性的谣言,刘北山在家忍不住骂骂咧咧。


陈念这时候会默不作声,等他火没了,才会递一杯热茶给他。


“与其生气,不如行动。键盘敲得再响……也不如实际行动证明来得有用。”


陈念的低声软语,比任何言辞凿凿都让刘北山心安。...



这几天,武汉肺炎的事情,世界关注。

 

砥砺前行中,不免谣言四起,人心浮动。

 

刘北山刷着手机,早在12月底,他就替工作室所有人安排了全面体检,然后隔离14天后,全部暂停了工作。

 

陈念翻了翻个人财务,匿名捐了一批口罩、护目镜、资金……

 

偶尔看到煽动性的谣言,刘北山在家忍不住骂骂咧咧。

 

陈念这时候会默不作声,等他火没了,才会递一杯热茶给他。

 

“与其生气,不如行动。键盘敲得再响……也不如实际行动证明来得有用。”

 

陈念的低声软语,比任何言辞凿凿都让刘北山心安。

 

他从后面抱着她,靠着她的后背。“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

 

“小北,我们不是医院人员,无法想象一线的困窘和艰难。作为公众人物……我们能做的……是一点点的示范。”

 

刘北山默默亲她的脖子,安和桥小霸王什么时候……想过这些?他想的更多的是:怎么保护好陈念。

 

时间隔了多年,陈念的心中居然依旧装着“保护世界”的童话。

 

“好。你想怎么做?”刘北山认真地问。

 

“首次当然是不添乱,所有外出活动取消。”

 

刘北山笑了起来,“这个我喜欢。”

 

陈念转身敲他的脑袋,“你不要色眯眯的好不好?”

 

刘北山很委屈,却维持着圈着她的动作,“哪里色眯眯啊?我……明明没说什么呀~”

 

陈念踩了一下他的脚,看他假装吃痛,抿着嘴弯了弯嘴角,“我想……捐一些食物、饮用水、药品……还有人民币……直接到医院,不经过任何第三方。”

 

刘北山忍不住亲了下她的鼻子,“哟,陈念谨慎的嘛~行,在公在私,我都会办好。”

 

陈念有点不好意思,她好像……有事最后都会求助刘北山。

 

“你会觉得我没用吗?”

 

刘北山小小吃惊,随即想明白她的心思,抱着她原地转了个圈,惹得陈念一阵惊呼。

 

“我们家陈念,是最最可爱的、有用的人。”

 

陈念被他逗笑。

 

“我们家小北……也是。”

大侦探晓

【北念平行】故时一乱13

[图片]

 “你梦见我的梦了?”


陈念看着醒来的刘北山,眼睛看着他的下巴。


刘北山被她澄明的双眼惊了一下,“你知道……”我能读心?


陈念的头有点不舒服,有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深刻烙印在脑中。“我……看见了。”


一百年的时间里,白衣长发的陈念,带着那团东西生活在长生殿里。


她教他读心。


她教他遁隐。


她给他名字:北山。


当然……给名字的原因很简单,方便使唤。


至于为何称“北山”?


因为……神山在大地最北边。...

 “你梦见我的梦了?”

 

陈念看着醒来的刘北山,眼睛看着他的下巴。

 

刘北山被她澄明的双眼惊了一下,“你知道……”我能读心?

 

陈念的头有点不舒服,有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深刻烙印在脑中。“我……看见了。”

 

一百年的时间里,白衣长发的陈念,带着那团东西生活在长生殿里。

 

她教他读心。

 

她教他遁隐。

 

她给他名字:北山。

 

当然……给名字的原因很简单,方便使唤。

 

至于为何称“北山”?

 

因为……神山在大地最北边。

 

他们的相处,不像对手、不似师徒、不肖主仆。

 

北山的话极少,但问过她一次,他说:你知道我是魔,为何教我?不担心我另有所图?

 

陈念说:我无聊了近百年,你陪我百年,有所图,我也不怕。

 

两个人躺在仙气缭绕的金顶上,无所事事望着云雾缭绕的神山,心思各不相同。

 

陈念的长袍被风吹起,秀发拂过他的脸,他的眼睁开,心中多了点情绪。

 

自他醒来,他并不知道自己是谁。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内心深处的焦灼和弑杀却无法抑制。

 

他知道,自己与她是不一样的。

 

“陈念,我想加一个姓。”

 

陈念似乎睡着了,刘北山也不催她。

 

隔了很久,陈念的声音响了起来,“想姓什么?”

 

“刘。”他回。

 

陈念撑着脑袋,侧躺着看他,撇了撇嘴角,“刘北山?”

 

好像……也不是很特别嘛~但是想了想自己的名字——陈念,似乎更普通。

 

“蛮好~蛮好~”陈念默默咽下吐槽。

 

他看着她翻身后的背影,下意识地笑了笑。

 

刘同留。

 

“我想,与你永远留在这座北山。”

 

“不管世事如何。”

 

“我……只想做陈念的北山,永远留在你身边。”

大侦探晓

念与北的婚后二三事19


[图片]

陈念是被新年噼里啪啦的鞭炮和烟花吵醒的。


虽说城市禁止燃放,但……中国人习惯“总把新桃换旧符”呀。


醒来的时候,刘北山不在身边。


啧,狗男人,昨天开着电视,折腾她到12点,说是……“做一年”。


新一年,不说脏话,陈念在内心口吐芬芳。


刘北山端着早饭进来的时候,笑眯眯的,“老婆~新年快乐~青春永驻~财源滚滚~”


陈念假笑ing,“老公~你也新年快乐~”


刘北山知道,她肯定在内心骂骂咧咧,看她一身红紫痕迹,就知道……昨夜弄得狠了些。


“来~吃一...


陈念是被新年噼里啪啦的鞭炮和烟花吵醒的。

 

虽说城市禁止燃放,但……中国人习惯“总把新桃换旧符”呀。

 

醒来的时候,刘北山不在身边。

 

啧,狗男人,昨天开着电视,折腾她到12点,说是……“做一年”。

 

新一年,不说脏话,陈念在内心口吐芬芳。

 

刘北山端着早饭进来的时候,笑眯眯的,“老婆~新年快乐~青春永驻~财源滚滚~”

 

陈念假笑ing,“老公~你也新年快乐~”

 

刘北山知道,她肯定在内心骂骂咧咧,看她一身红紫痕迹,就知道……昨夜弄得狠了些。

 

“来~吃一口。”刘北山哄她,“新年第一天,顺顺利利、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陈念想了想,乖巧地张口咬了一口汤圆。“里面有硬币……”

 

“我们家陈念运气真好。”刘北山替她擦擦嘴,小朋友一样摸她的头。

 

陈念被他哄得脸红彤彤的,怎么有种“老父亲”的感觉?

 

刘北山掏出红包,厚坨坨的。“压岁钱~”

 

“我不是小盆友啦!”陈念有点不好意思。

 

“你在我这儿,永远是最爱的小孩。”刘北山忍不住吻她。

 

“我还没刷呀呢!”陈念推他,两个人的嘴角延绵出一根丝线,又断开。

 

陈念的脸皮快烧透了,新年第一天的早晨,要不要这么色……情……

 

“咳~”刘北山咳了一声,转过身,“背你去洗手间。”

 

靠,身体居然有了反应。新年第一天,不能坐实“大灰狼”的名声……

 

陈念趴在他背上,心中暖洋洋的。“小北,新一年~我会更爱你哦。”

 

刘北山背着她,一步一步慢慢走,没有回头看她,脸上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

 

“我的新年愿望,就是……陈念一年比一年更爱我。”

 

北子哥圈外女友

囚鸟 Ⅱ

为💛而💛 OOC 与原剧情无关


微斯德哥尔摩向  微艾斯/艾慕嗷


第二章来啦 还会有第三章(今天没有了喔)


                    👇🏻...


为💛而💛 OOC 与原剧情无关


微斯德哥尔摩向  微艾斯/艾慕嗷


第二章来啦 还会有第三章(今天没有了喔)


                    👇🏻


                  Click👀 

大侦探晓

【北念平行】故时一乱12

刘北山知道,自己在梦中,但他清楚,这不是她的梦,是陈念的。


长生殿。


古往今来,千万人所求。


但长生之地,藏于神山,只有天地瑞气而生的式主,不费吹灰之力,生来便可。


如人的样貌,长到16岁,时间便停止,往后余生皆这般。


白衣长发的陈念,躺着蒲团上,百无聊赖地翻着话本,自言自语:“人间的话本子是越来越无趣了……”


偌大的殿内,唯她一人。


看,这就是长生的代价之一,孤独。


世人皆道式主得天地垂怜,却不知,她生来只是为了以血封印所谓“魔王”,不知他是谁,...


刘北山知道,自己在梦中,但他清楚,这不是她的梦,是陈念的。

 

长生殿。

 

古往今来,千万人所求。

 

但长生之地,藏于神山,只有天地瑞气而生的式主,不费吹灰之力,生来便可。

 

如人的样貌,长到16岁,时间便停止,往后余生皆这般。

 

白衣长发的陈念,躺着蒲团上,百无聊赖地翻着话本,自言自语:“人间的话本子是越来越无趣了……”

 

偌大的殿内,唯她一人。

 

看,这就是长生的代价之一,孤独。

 

世人皆道式主得天地垂怜,却不知,她生来只是为了以血封印所谓“魔王”,不知他是谁,不知等到何日。

 

潦潦人生,只为等……死。

 

陈念道不心疼,也不后悔,存于天地之间,自然有所道义和职责。

 

只不过,漫漫轻云露月光的一生,太过无趣。

 

殿外,阳光明媚,金色范琉璃瓦闪着湛湛粼光。

 

一团阴暗气息掉下来的时候,陈念正在数殿里的横梁。

 

“哟~有客。”说话间,陈念弹了道气息过去。

 

躺在地上的东西,立即挣扎起来,好似无数把刀子细细刮着皮肤,但又不切进去,只是触碰着皮肤……

 

悬而不进的威胁,比真实的血肉横飞,来得更吓人。

 

“魔物?”

 

陈念笑了笑,好奇地走路过来。这长生殿外,算是式师众多,竟然有东西能避过眼线?

 

“怎么进来的?”陈念在问,却不用那东西回答,稍稍用力,属于他的记忆便如光滑的水镜。

 

“嗯?附身在师兄的坐骑身上?这主意不错。”陈念摸着下巴点评,叹气一声,“这式师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话落,一道密音传遍山中。众式师汗颜加强结界。

 

似乎想起那东西还在地上,陈念蹲了下来,戳戳他,“你的记忆怎么被人抹去了?故意接近神山?”

 

地上的阴暗,逐渐幻化成人形,倒是一个美貌的男孩。

 

陈念看着赤身裸体的男人,目光淡淡,毫无波动,默默补一句,“啧,还是个雄崽。”

 

“我不记得了。”男人眼神清澈,糯糯回。

 

“看出来了。”陈念抬头看了眼,明显加强的结界,话说太早,这东西出不去了。“你就留着吧,反正我这缺个打杂的。”

 

女人清浅的笑意,是梦境的最后。

 

 

 

北子哥圈外女友

囚鸟 Ⅰ

为💛而💛 OOC 与原剧情无关


微斯德哥尔摩向  微艾斯/艾慕嗷


大概会分两三章


                                 👇🏻...


为💛而💛 OOC 与原剧情无关


微斯德哥尔摩向  微艾斯/艾慕嗷


大概会分两三章



                                 👇🏻




                              Click👀 

北子哥圈外女友

预告一下 今晚会发🚕🚕嗷!!!

剧情🚕🚕🚕嗷!!
[图片]

预告一下 今晚会发🚕🚕嗷!!!

剧情🚕🚕🚕嗷!!

大侦探晓

【北念平行】故时一乱11

常人眼中,这是个豪华酒店,五星级的配置,房间舒适又亮眼。


然而,在陈念眼中,这间客房,凌乱包裹着无数蛛丝,腥气冲天的蛛网结成了巨大的温床,床是裸着的长发女人。


美是真的美,如果不是下半身包裹着蜘蛛的腹部的话……血腥粘液中,房间满是血迹,一个男人的头颅滚在旁边,没死透的身体兀自抽动。


“啊唔~”陈念没忍住,被恶心得吐了。


刘北山皱眉,如鹰隼一样,急速飘了过去,诡寐的一幕出现了——光晕的结界笼着刘北山和那魔物。


陈念的目光无法聚焦,却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力量。


刘北山的动作很快,那东西未从动物的...

常人眼中,这是个豪华酒店,五星级的配置,房间舒适又亮眼。

 

然而,在陈念眼中,这间客房,凌乱包裹着无数蛛丝,腥气冲天的蛛网结成了巨大的温床,床是裸着的长发女人。

 

美是真的美,如果不是下半身包裹着蜘蛛的腹部的话……血腥粘液中,房间满是血迹,一个男人的头颅滚在旁边,没死透的身体兀自抽动。

 

“啊唔~”陈念没忍住,被恶心得吐了。

 

刘北山皱眉,如鹰隼一样,急速飘了过去,诡寐的一幕出现了——光晕的结界笼着刘北山和那魔物。

 

陈念的目光无法聚焦,却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力量。

 

刘北山的动作很快,那东西未从动物的茧中逃出,蛛丝近不得他身。

 

“你也是魔,为什么要杀我?”魔物的声音凄厉。

 

“可能我……活太久闲得慌。”刘北山手中结出刀剑,“问题,我只问一句,你安静蛰伏百年,为什么要杀人?”

 

魔物咯咯笑,“和你一样,活太久,闲得慌。”

 

刘北山没了话,这便是谈不拢了。他没料到……陈念竟然走进了结界。

 

艹,大意了!以为这姑娘吓破胆,原地不动呢。

 

“陈念,出去!”刘北山扭头吼她,一口老血哽在喉头。

 

陈念似乎听不见,魔物被刘北山定着,无法动作,口中却忽然吐出丝线,直击陈念脑门。

 

距离太近,刘北山不敢动作,怕伤了陈念,闷哼一声,撤了力道,以身做肉垫去护她。

 

电光火石之间,陈念的手触及到了蛛丝,却也被刘北山稳稳护在胸前。

 

刘北山闷着声音,如果不是口中有血,早就骂人了。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陈念结了道符,是李想在警察局画过的模样。

 

屋子里的人看到了另外一个故事。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美貌的小镇女青年,来到大城市,被所谓星探看中,进入了光怪陆离的娱乐圈,被人欺、被人骑……付出了青春、信任、善良,磨光了所有,却成了玩物。

 

沉睡百年的魔物,寄生在宠物蜘蛛体内,听一个女孩的心思,看一个女孩的遭遇……最后,作为交换,替她杀人。

 

“愚蠢。”

 

李想和郑易不知道何时进来。

 

李想的表情冷漠,“不参与人类的生死,是非人类的准则。”

 

“穷人的美貌,本身就是罪孽。”

 

郑易的内心并不好受,符中所显示的,是一个女孩不得选择的一生,魔物只是圆了她最后心愿。

 

死掉的男人,无论从法律还是道德,都是罪不可赦。

 

刘北山费了点力气,吞下那些反噬,怀中的女人已然晕了,“你两收尾吧。”

 

“我靠!有异性没人性!”李想冲刘北山的背影喊,没有管郑易的恍惚,啧了他一声。

 

“小伙子,你就是缺少历练。再活几百年你就会发现……再凄苦和无奈的故事,结局只有一个——他们害人,我们除魔。”

 

“啧,这不会是你除的第一个魔物吧?!”

 

“哎呀,我的荣幸。”李想捅捅他,“你的第一次……我收了。”


大侦探晓

【北念平行】故时一乱10

警局长廊,灯光闪烁。


已是凌晨,停尸间内阴森静谧。


几道微小的咀嚼声在这冷气中,尤为明显。冷库中,尸体悠悠自动弹出……


“能不吃炸鸡吗?!”郑易咬牙问。


“我没吃晚饭。”李想的声音委屈巴巴。“最后两块,你要不要?”


“闭嘴。”刘北山和陈念异口同声。


“贴着隐身符呢,怕什么?”李想吮了下手指。“瞧出什么没?”


“蛛丝到这里就断了吗?”刘北山蹙眉看着尸体——被剥去的脸皮,边缘平整,若不是血淋淋的瘆人,倒真如同被揭了一层面具。


陈念瞧着空气,“没有断,血...


警局长廊,灯光闪烁。

 

已是凌晨,停尸间内阴森静谧。

 

几道微小的咀嚼声在这冷气中,尤为明显。冷库中,尸体悠悠自动弹出……

 

“能不吃炸鸡吗?!”郑易咬牙问。

 

“我没吃晚饭。”李想的声音委屈巴巴。“最后两块,你要不要?”

 

“闭嘴。”刘北山和陈念异口同声。

 

“贴着隐身符呢,怕什么?”李想吮了下手指。“瞧出什么没?”

 

“蛛丝到这里就断了吗?”刘北山蹙眉看着尸体——被剥去的脸皮,边缘平整,若不是血淋淋的瘆人,倒真如同被揭了一层面具。

 

陈念瞧着空气,“没有断,血腥气越来越重。”

 

“哟,看这骨相,是个美人。生平资料拿到没?”李想凑过来,凭空画了道符,尸体之上渐渐凝起一张美人图。

 

郑易把手机递出去,“警局的资料都在里面。是个出道不久的小明星。我们是来破案的嘛?”

 

刘北山随手挥去李想的符,“不破案,我们只捉魔。这东西……生成时间不长,只是藏得深,尽快找到痕迹,我担心……”

 

“晚了。”陈念的手虚虚抚着蛛丝,“它已经开始杀第二个人了。”

 

“沿着蛛丝可以找到吗?”

 

陈念点头。

 

刘北山瞧着陈念的眼睛,不由地笑了起来。一周前,他还只是在电视里见到她,这会儿居然在这种场合。“怕不怕?”

 

陈念摇摇头,声音淡淡的,“人心最可怕。”

 

刘北山握着她的手,轻轻捏了捏,“放心,我不是人,你不用怕。”

 

郑易忍不住翻白眼,怼刘北山,“做事呢,别趁机占便宜!”

 

陈念很认真地扭头看向郑易,“我让他占的,他是我男盆友了。”

 

李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飘着双桃花眼,来回看着刘北山和郑易,这一个得意憋笑,一个面如死灰。

 

“你是她经纪人,又不是老妈子,这副好白菜被猪拱的表情做什么?”

 

“刘哥,高手!”

 

刘北山没理这两个人,伸手贴了张符在身上,“我和陈念先去第二现场看看。”

 

郑易赌气追了上去。

 

李想望着女尸,结了道手势,幽幽开口,“原来……你是自愿将容貌交出去的。”

大侦探晓

【北念平行】故时一乱9

要不说,人生是颗巧克力呢,永远不知道下一颗啥味道。


陈念的热搜还挂着“爆”,架还吵着:从隐私到人权到少数群体利益……这,“开大奔进故宫”热搜一出,大众又找出了新的乐子。


这会儿,陈念坐在自家餐桌上,郑易认命式地替她把不吃的坚果一颗一颗挑出来。


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情,陈念有着自己的严格要求,一日三餐吃什么,自然也是定量、定物。


“还有三分钟。”陈念的声音平和而无情绪。并不是催促,而是陈述事实。


郑易慌忙把挑好的早餐递给她,艹,眼花买错坚果礼盒,姑奶奶死活不肯吃,说是种类不对。


趁着她安...


要不说,人生是颗巧克力呢,永远不知道下一颗啥味道。

 

陈念的热搜还挂着“爆”,架还吵着:从隐私到人权到少数群体利益……这,“开大奔进故宫”热搜一出,大众又找出了新的乐子。

 

这会儿,陈念坐在自家餐桌上,郑易认命式地替她把不吃的坚果一颗一颗挑出来。

 

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情,陈念有着自己的严格要求,一日三餐吃什么,自然也是定量、定物。

 

“还有三分钟。”陈念的声音平和而无情绪。并不是催促,而是陈述事实。

 

郑易慌忙把挑好的早餐递给她,艹,眼花买错坚果礼盒,姑奶奶死活不肯吃,说是种类不对。

 

趁着她安静吃早饭,郑易念了一下今天的流程,“之前答应郑导客串一个角色,是个侦探,今天一天可以拍完。”

 

“什么类型?”

 

郑易翻了下剧本,“古灵精怪的少女侦探,聪明那卦的。”

 

陈念停下动作,接过剧本,一目十行浏览着,两三分钟后,放下剧本,继续吃着早餐。

 

郑易见怪不怪,一次只做一件事,也算是陈念的习惯。“你是现在那什么……还是到了片场再说?”

 

喝完牛奶,陈念呆了呆,再回神的时候,对着郑易露出一个明亮的笑脸。语气极其轻快,“哟~经纪人~又见面啦~”

 

郑易假笑,电影里面人格切换,不都痛苦又磨难嘛~吐槽归吐槽,嘴上却十分客套。“辛苦辛苦。”

 

小姑娘乐呵呵地,一路都在哼着歌,到了片场,熟稔地和所有人打招呼。

 

国内的编剧行业,不知道何时吹起的妖风,融梗抄袭日漫或美剧,换个名字和背景,作案手法和人物都相似,无甚惊喜地方,偏偏不少观众吃这一套,花样夸出十万里。

 

带着这种低预期,正式拍摄的第一场,陈念惊出了一身汗。

 

密闭的化妆间,死者倒在血泊中,脸皮被剥去,很是瘆人,但更吓人的……是天花板是一串血淋淋的脚印,从死者位置蔓延到门口……

 

就好像,凶手是腾空而起,逃出生天。

 

陈念还在内心夸赞现场逼真,工作人员已经慌作一团,报警的、打医院电话的、联系片方的……

 

郑易第一时间通知了李想,因为……这不仅是起凶杀,也是几百年来,新一起的魔杀。

 

“陈念,回来!”郑易扶着她走到角落。人格式的陈念,并无式主神识。

 

“告诉我,现场你看到了什么?”

 

陈念晃了晃脑袋,眼中是慌乱的人群,而在人群之中,一道黑色蛛丝浸润着血色,尤为明显。

 

“蛛丝。现场天花板的脚印……是蛛丝。”

大侦探晓

【北念平行】故时一乱8

窗外暴雨飘成了烟,倒不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有点像连绵不绝的呜咽。


陈念一直没有说话,刘北山僵直了背……这,几百年没有追女仔,记忆里上一次跟女人厮混还是在某朝代的青楼,声明啊!那次是为了除魔!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什么的,纯属做戏。


这现代女孩该怎么追?


刘北山的脑袋里飞速旋转。


“你要泡我?”脸上无甚表情的陈念,突然开口。


刘北山被问得哑口无言,嘴巴张了张,还没来得及出声。


“我给你泡。”陈念说得很认真。


刘北山有些斯巴达克,脸上的表情似乎是个调色盘。“额……嗯。”...


窗外暴雨飘成了烟,倒不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有点像连绵不绝的呜咽。

 

陈念一直没有说话,刘北山僵直了背……这,几百年没有追女仔,记忆里上一次跟女人厮混还是在某朝代的青楼,声明啊!那次是为了除魔!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什么的,纯属做戏。

 

这现代女孩该怎么追?

 

刘北山的脑袋里飞速旋转。

 

“你要泡我?”脸上无甚表情的陈念,突然开口。

 

刘北山被问得哑口无言,嘴巴张了张,还没来得及出声。

 

“我给你泡。”陈念说得很认真。

 

刘北山有些斯巴达克,脸上的表情似乎是个调色盘。“额……嗯。”

 

“虽然你不是人,但我对你感觉很好,所以,给你泡。”

 

陈念扭头看着他,眼神的焦距却落在他身后的地方,“恋爱流程太多,效率太低。你有不同意见?”

 

“没有没有。”刘北山吞了吞口水,脑筋转不过弯,突然意识到什么,“你……知道我不是人?”

 

“不知道。反正不是人类。”

 

如果可以像投影一样公放,刘北山会发现,在陈念眼中,他和常人是不一样的,他的轮廓是黑色的,带着几分邪气。

 

刘北山吃了个瘪,他看过陈念的诊断结果,自然知道学者症候群,和这类人打交道,反问是没有结果的。

 

“你……曾经做梦梦到过我吗?会连续做同一个梦吗?”

 

“没有。会。”陈念简洁地回答,眨眨眼,眼中是一片纯真,“现在要睡吗?”

 

假装喝茶的刘北山差点一口茶喷出来,赶紧否认,他虽然禽兽……也没有这么着急禽兽。

 

“会担心人格太多,主人格沉睡吗?”刘北山换了个话题。

 

“不会。”陈念的神色依旧波澜不惊,“偶尔她们声音太大,脑袋会昼夜不停思考,时常失眠而已。”

 

“如果……我可以帮你……”刘北山试探着再次开口。

 

陈念歪着脑袋,眼神终于落在刘北山脸上,“没有她们,我会很无趣。你喜欢无趣的我吗?”

 

刘北山笑了笑,温柔又明亮,“你可能不相信,我梦了你几百年,可能爱了你不止百年。”

 

爱,可以永远不变。

 

爱一个人,永远不变,才是不可以。

大侦探晓

【北念平行】故时一乱7

爱,可以永远不变吗?


刘北山不知道。


一场暴雨,屋子里的几个人困在这里。


李想无所事事地开静音打着游戏。


郑易正紧急处理着各种电话。


刘北山和陈念坐在一起,默不作声。


刘北山偶尔抬眼看着她,不用熟睡做梦,脑子里全是模糊的画面。给李想递了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


李想悠哉哉站起来,走到郑易旁边,一字字读出郑易手机上的申明,“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哥们儿,这话还是别写了,这句子都被你们娱乐圈用成贬义词了。雪花表示很无辜。”...



爱,可以永远不变吗?

 

刘北山不知道。

 

一场暴雨,屋子里的几个人困在这里。

 

李想无所事事地开静音打着游戏。

 

郑易正紧急处理着各种电话。

 

刘北山和陈念坐在一起,默不作声。

 

刘北山偶尔抬眼看着她,不用熟睡做梦,脑子里全是模糊的画面。给李想递了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

 

李想悠哉哉站起来,走到郑易旁边,一字字读出郑易手机上的申明,“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哥们儿,这话还是别写了,这句子都被你们娱乐圈用成贬义词了。雪花表示很无辜。”

 

郑易扭头,面色不爽,还没有开口,就听李想说着——

 

“影后这情况,于法于私都是受害者。卖惨你不会,总会拉别人沉沦吧?”

 

“干巴巴的说申明,造谣的不依旧造谣?”

 

郑易有点醍醐灌顶的感觉,思路清晰了起来。

 

“不如,我给你出出主意,你带我去工作室瞧瞧?”李想挑着眉,伸手在郑易面前划了一下。

 

郑易面露诧异,却很快找回状态。“不行,陈念不能和他单独在一起。”

 

“哎,影后,你一个人呆这有问题吗?”李想紧接着话音开口。

 

“没有。”陈念眼神没有焦点,虚虚的望着空气。

 

“你家老板都说没有问题,你就别操这个心了。”

 

李想说着就想领着郑易出去。

 

郑易犹豫了一下,走到陈念身边蹲了下去,声音低了低,却是很温和的样子。“半小时后我来接你。”

 

陈念没有回答,点了下头。

 

郑易瞥了眼一直“静音”状态的刘北山,黑了脸,警告之色赫然。

 

 

出了门,上了车,一路无话的李想和郑易很快就开到了无人地带。

 

一直闭目养神的郑易,突然睁开了眼,不再是原先的模样。

 

车子一个急刹,划出长长的痕迹,停了下来。

 

“哟,您这是终于露出真面目了?”李想勾着唇,笑得很开心。

 

“咱这同类相遇,不应该两眼泪汪汪吗?如今的式师一族凋零不足百人,这其中大多数还结婚生子,失去了神识。您这杀气腾腾,不合适吧?”

 

郑易没有回答,以雨为媒,车内气压极重,反问李想,“你为什么和一只魔在一起?他身上为什么有陈念的气息?”

 

李想扛得难受,若不是暴雨,这后生仔的伎俩他不放在眼里,现在四周为水,完全郑易的主场。

 

“两个问题,我只回答一个。”李想勉强喘了口气,“看来,你选第二个?”

 

郑易眼神警惕,示意他说下去。

 

“很简单,因为……陈念曾经以血封印过他,只是失败了而已。他身上自然有她的气息。”

 

“陈念是式主,这不就意味着……他……”

 

“对,刘北山不老不死,不生不灭。”李想身上的气压忽地卸去。

 

他又笑了笑,“这意味着,除了陈念,无人可以灭他。不过……他是魔,却也除魔。世间唯一。”


大侦探晓

【北念平行】故时一乱。

两个人古装造型好少……还是时尚芭莎扣下来的……

反正脑洞大开~算是前两天做梦梦到的一个无逻辑故事。

不知道能写多少……


【北念平行】故时一乱。

两个人古装造型好少……还是时尚芭莎扣下来的……

反正脑洞大开~算是前两天做梦梦到的一个无逻辑故事。

不知道能写多少……


大侦探晓

【北念平行】故时一乱6

国外的拍摄很顺利,提早两天收工。


郑易却开心不起来,陈念见心理医生的事情,不知道媒体从何而知,这两天热度爆了。


当事人陈念却无知无觉。宅在酒店睡美容觉。


回国的时候,自然被堵在机场。


郑易拼了命地去挡开那些人,陈念却不免被推推搡搡。


纵使这样,陈念的脸上却没有太多表情,直到……有另一个人捉住她的手。


郑易愣了几秒,对门那个色眯眯的邻居?


邻居手脚极快,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轻松带着陈念突破了包围圈。


手指相握的刹那,刘北山试着读取陈念的心思……...


国外的拍摄很顺利,提早两天收工。

 

郑易却开心不起来,陈念见心理医生的事情,不知道媒体从何而知,这两天热度爆了。

 

当事人陈念却无知无觉。宅在酒店睡美容觉。

 

回国的时候,自然被堵在机场。

 

郑易拼了命地去挡开那些人,陈念却不免被推推搡搡。

 

纵使这样,陈念的脸上却没有太多表情,直到……有另一个人捉住她的手。

 

郑易愣了几秒,对门那个色眯眯的邻居?

 

邻居手脚极快,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轻松带着陈念突破了包围圈。

 

手指相握的刹那,刘北山试着读取陈念的心思……

 

她的内心似乎没有声音,又似乎有着无数的声音。

 

刘北山听不透,却感受到她的痛苦,她并不想求生……反而一心求死。

 

多奇怪?

 

她无所求,无所欲,唯一的执念竟是求死。

 

躲进车里的时候,李想回头看了后座两个人一眼,一脚油门踩到底。

 

刘北山依旧握着她的手,陈念没有挣扎。

 

“你想求死?”他问。

 

陈念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眼神中透露着不解。“你怎么知道?”

 

“为什么?”他继续问。

 

没有因为第二次见面而狐疑,陈念很少与人眼神交流,这会儿却盯着刘北山的。

 

“因为,我不是我。”

 

刘北山松开手,传递而来的声音戛然而止。

 

陈念一直会做梦,重复的梦境,她穿着白衣白袍,在一座山上,殿宇金碧辉煌。

 

成群黑压压的人里,唯她一抹白色。

 

流转之间,是一个男人的身影,她看不清,却感受得到,对他的爱。

 

梦境最后,是一片汪洋,她在其中漂浮,似睡似醒。

 

大侦探晓

【北念平行】故时一乱5

这几天,刘北山恶补了许多爱情系列故事。


李想帮着一起构思了许多桥段,因为:爱情的起源多半是戏剧性。


两个人划了一黑板的条条框框,乍一看像是犯罪现场。


“你看啊~这白素贞和许仙,靠断桥和伞;罗密欧和茱丽叶靠阳台和歌剧……你要不要也想个关键物什么的?”


李想含着颗糖,话语些许不清。


刘北山背对着他,仔细瞧着满黑板的勾勒,语气不咸不淡,“你说的这两个结局不好,再想。”


李想耸耸肩,“爱情故事多半结局破碎,才令人向往难忘。”


“你一个大老爷们,要什么花好月圆?”...



这几天,刘北山恶补了许多爱情系列故事。

 

李想帮着一起构思了许多桥段,因为:爱情的起源多半是戏剧性。

 

两个人划了一黑板的条条框框,乍一看像是犯罪现场。

 

“你看啊~这白素贞和许仙,靠断桥和伞;罗密欧和茱丽叶靠阳台和歌剧……你要不要也想个关键物什么的?”

 

李想含着颗糖,话语些许不清。

 

刘北山背对着他,仔细瞧着满黑板的勾勒,语气不咸不淡,“你说的这两个结局不好,再想。”

 

李想耸耸肩,“爱情故事多半结局破碎,才令人向往难忘。”

 

“你一个大老爷们,要什么花好月圆?”

 

刘北山转身,随手摘了片叶子,飞了过去。

 

李想撇头躲过,有些无奈,“说了多少次,现代社会!不要动武!”

 

翠绿的叶子入木三分。

 

“红木柜子!你知道多贵!这TM还是清代的!”

 

李想摸着柜子,真心痛到无法呼吸。

 

刘北山呼出一口气,实在想不出,男人也会这么聒噪,几百年了,李想似乎一直没心没肺。

 

“再想。”

 

李想坐回沙发,耍赖皮一样躺着。“你那邻居最近出国拍广告,想也没有用。”

 

“不过,患难见真情什么的,要不,我查查她底?找个机会?”

 

刘北山低头瞧着那盆绿植,生机勃勃的样子,“见效快?”

 

“比这些快。”李想指了指满黑板的“罗曼史”桥段。“话说,你那梦有新画面了吗?”

 

刘北山想了想,陷入沉思,语句断断续续。“我……梦见一个祭坛,她好像血脉尽断,白衣染成了红色……还有奇怪的花纹和蜡烛。”

 

躺在沙发上的李想眼中有一瞬的杀意,却不由地笑了,“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

 

刘北山没做声。

 

梦里的画面很真实,那个女人似乎在念着什么,面色苍白,唯有最后的一滴泪,让他惊心吊魄。

大侦探晓

【北念平行】故时一乱4

离开刘北山家的时候,李想脸上吊儿郎当的表情瞬间即逝,一路飞车,回了自己的家。


尘封了百年的地下室,缓缓打开。


晶莹剔透的透明棺椁,里面装着不知何物的液体,液体里……是红衣红袍的女人。


隔着玻璃,李想轻轻触碰着女人的脸,脸上是痴狂和炙热,“陈念……千年了,我终于等来你灵魂的最后一个碎片。”


“只要……她爱上刘北山,只要她死了……你就会活过来。”


“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了……我们终于等到了。”


闭着眼的女人,似乎在沉睡。波动的液体里,她的长发微微浮动,甚至睫毛好似起舞的轻蝶,颤微微的。...


离开刘北山家的时候,李想脸上吊儿郎当的表情瞬间即逝,一路飞车,回了自己的家。

 

尘封了百年的地下室,缓缓打开。

 

晶莹剔透的透明棺椁,里面装着不知何物的液体,液体里……是红衣红袍的女人。

 

隔着玻璃,李想轻轻触碰着女人的脸,脸上是痴狂和炙热,“陈念……千年了,我终于等来你灵魂的最后一个碎片。”

 

“只要……她爱上刘北山,只要她死了……你就会活过来。”

 

“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了……我们终于等到了。”

 

闭着眼的女人,似乎在沉睡。波动的液体里,她的长发微微浮动,甚至睫毛好似起舞的轻蝶,颤微微的。

 

“你在生气吗?”李想贴近了那面玻璃,“你在……气我这么久不来看你?还是……气我消除了刘北山的记忆?”

 

“不怪我哦。”李想蹙眉,语气却很诚实。

 

“他是魔,如果还有记忆,自然不会让我接近。我们与他,天生两立,如果……当初,你能狠心……对不起,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万事开端,都是因他的无耻。”

 

“你马上就能醒来了,开心吗?”李想微微笑了起来,眼神中扭曲着无数情绪,“这一次,要记得杀了他哦。”

 

千年轮转,命运的齿轮再次启动。

 

这一次,他终于比刘北山早了一步。

 

他不用看着陈念阴差阳错爱上刘北山,也不用担心陈念违背使命放过刘北山,更不用……看她差点丧命,沉睡千年。

 

因为,刘北山爱上的,不过是她灵魂的碎片。

 

天生万物,各遂其一。


唯人最灵,万物能并。

 

有人,便有欲,有欲便滋生魔。

 

而在人魔之间,便为“式”,式者非人非魔。

 

式师一族,以除魔为己任。

 

沧桑千年,这一次,命运的天平,终于在李想的手上。

大侦探晓

【北念平行】故时一乱3

一个人,如果拥有了无限的时间,百分百能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生命无轮回,自然要学着找乐子,去做不一样的职业、去过不重复的日子。


“我靠,你是不是人!我在这里忙活半天,您老眼皮都没抬一下?”


整理着家具、书籍的李想忍不住抱怨,手上的活儿却没有停。妈蛋,他真的是一个“居家小能手”,吐槽归吐槽,就是见不得乱,更见不得刘北山家里乱。


“我本来就不是人。”刘北山翻着本古文书,眼睛没有挪开,“几百年了,每次搬家不都是你?这次怎么矫情了?”


矫情是矫情,但李想不承认。


“你也知道几百年啦!”忙...

一个人,如果拥有了无限的时间,百分百能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生命无轮回,自然要学着找乐子,去做不一样的职业、去过不重复的日子。

 

“我靠,你是不是人!我在这里忙活半天,您老眼皮都没抬一下?”

 

整理着家具、书籍的李想忍不住抱怨,手上的活儿却没有停。妈蛋,他真的是一个“居家小能手”,吐槽归吐槽,就是见不得乱,更见不得刘北山家里乱。

 

“我本来就不是人。”刘北山翻着本古文书,眼睛没有挪开,“几百年了,每次搬家不都是你?这次怎么矫情了?”

 

矫情是矫情,但李想不承认。

 

“你也知道几百年啦!”忙完卧室,李想开始整理书柜,看着顶天立地的一面书墙,叹了口气,“搭把手、搭把手。破书是越来越多了……电子时代,你就不能看看平板吗?”

 

“不喜欢。”刘北山话接的很快,忽地想到了刚刚的旖旎手感,“李想,我……碰到那个女人了。”

 

李想惊讶地瞪着眼珠子,“这么快?说上话了?你的梦有新的画面吗?不不不……你什么感觉?”

 

刘北山出神地盯着那只手,是……喜欢的感觉。

 

喜欢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是心中踏实,是嘴角上扬,是微妙的阳光。

 

这种快忘记的感觉,又回来了,真好。

 

“刘北山,你思春啊!”李想拿鸡毛掸丢他,“我艹,嘴角微笑,酒窝甜甜!真是老铁树开花了?”

 

刘北山稳稳接住那根鸡毛掸,轻飘飘地丢回去。“闭嘴。”

 

“啧啧啧~”李想坏笑。“还TM害羞。”

 

潦草应付的人生,突然照进一束光,尽管很微弱,但刘北山想抓住。他想看一看,她是什么?她和自己的过去,有着什么样的瓜葛?

 

故事总有开端,起承转合。

刚刚的开端,刘北山觉得不错。

 

“喂。”李想放弃那面书墙,累得不行。“你这次要速战速决还是稳扎稳打?这……几百年不用,你的读心术还有用吗?”

 

刘北山收回神窍,额……刚刚忘记用了。但,这话不能讲。

 

“你在骂我。”刘北山合上书,脸色波澜无动。

 

李想假笑,“看来还是很好用的,我就是测试一下嘛~”


大侦探晓

【北念平行】故时一乱2

云影衣裳,觥筹交错。认识不认识的面孔,堆满了笑意与恭贺。


陈念维持着谦卑又温顺的笑容,一次次鞠躬致谢。


渲烂灯光下,真是一幅美景。


可惜,陈念并不理解这些情绪。


几年前的一场车祸,陈念的左脑受了严重损伤,在医院睁开眼的第一瞬间,她就失去了普通人该有的“情绪”。


科学一点说,这是学者症候群,大脑损伤患者中则约1/2000的机率。


白话一点说,陈念再也没有办法理解人类的情感。好在,她可以观察和深度地演绎不同角色。3线演员,从此如有神助,一个角色、一张脸,不再是媒体口中的“花瓶”。...


云影衣裳,觥筹交错。认识不认识的面孔,堆满了笑意与恭贺。

 

陈念维持着谦卑又温顺的笑容,一次次鞠躬致谢。

 

渲烂灯光下,真是一幅美景。

 

可惜,陈念并不理解这些情绪。

 

几年前的一场车祸,陈念的左脑受了严重损伤,在医院睁开眼的第一瞬间,她就失去了普通人该有的“情绪”。

 

科学一点说,这是学者症候群,大脑损伤患者中则约1/2000的机率。

 

白话一点说,陈念再也没有办法理解人类的情感。好在,她可以观察和深度地演绎不同角色。3线演员,从此如有神助,一个角色、一张脸,不再是媒体口中的“花瓶”。

 

剧本里的角色,变成了陈念的一个个人格,这些人格独立存在,又不时间地融合,于是,在正常生活中,这些人格又变成了陈念,替她处理着日常。

 

陈念不担心被人格吞噬,因为……她对她们有着绝对主导,只要她愿意,她可以随时把她们统统处理干净。

 

“要不要休息一下?”经纪人郑易找到正在发呆的陈念,有些担忧。

 

自从车祸之后,陈念好似换了个人,读过的任何书,可以一字不差背出来,甚至一页的台词,10秒就可以速记,但是,她没有办法社交,也没有办法与人眼神交流。不知道哪一天,陈念学会了把剧本里的角色钓出来,替她处理着光怪陆离的日常。

 

陈念点头,避过各色眼光,跟着郑易走到了车里。闭目养神的瞬间,切回了主人格。

 

郑易开着车,见怪不怪,小心翼翼地问她,“要不要去那边?”

 

那边自然是“心理咨询室”,但郑易不太敢说出来,省得姑奶奶又发飙。

 

“不要。”面无表情的陈念开口,眼睛看着窗外。“我要休息一段时间,不要再接工作。”

 

郑易有些为难,影后加持,剧本和邀约、拍摄众多,虽然陈念现在开了自己的工作室,但是……娱乐圈竞争多激烈,花无百日红啊!

 

“剧本不接,广告……可能推不掉哦。”乘着红灯间隙,郑易软着声音哄她。“而且,快过年了,就当出国散散心,省得回家被催婚啊……”

 

 

郑易苦口婆心,口气真的很像诱骗少女的诈骗犯。经纪人当成他这样……真的是又怂又挫。

 

陈念似乎在思考。

 

快到家的时候,她说:“可以拍广告。”

 

郑易松了一口气,这可都是白花花的人民币。

 

“唉?你有新邻居了?”拎着各种各样粉丝礼物,郑易好奇地看了下对门。

 

陈念停了下脚步,转身的瞬间,和一个男人撞到了一起。

 

男人手长脚长,敏捷地护着陈念一下,免了她摔倒。瘦弱无骨的手忍不住摩挲了一下她的腰,嗯,手感不错。

 

陈念眨眨眼,似乎没有感受到对方的流氓行为,稳了下脚跟,默不作声地开门进了家。

 

纵观全程的郑易脸色黑得不行,如果不是手上堆满东西,早动手了,不客气地瞪着对方,用力关上了门。

大侦探晓

【北念平行】故时一乱1

随便写写,还没有思路。

大概是一个暗黑系?

不老不死的怪物刘北山×心理疾病影后陈念


活了千年,眼见得尘世起、尘世落,繁花旖旎早就惊不起刘北山心中波澜。


于人间,他大概是一个异类,不老不死、不生不灭,是个什么物种呢?


僵尸?吸血鬼?外星人?神仙?


刘北山不知。


刚开始的一百年,他试过无数种自杀的方法,最终……还是活着。伤口不治而愈,越是重的死伤,越是恢复得极快。


活着,不易;长生,更不易。


身边的人与物,不停更换,悲欢离合的痛与泪,早就灰飞烟灭。...


随便写写,还没有思路。

大概是一个暗黑系?

不老不死的怪物刘北山×心理疾病影后陈念

 

活了千年,眼见得尘世起、尘世落,繁花旖旎早就惊不起刘北山心中波澜。

 

于人间,他大概是一个异类,不老不死、不生不灭,是个什么物种呢?

 

僵尸?吸血鬼?外星人?神仙?

 

刘北山不知。

 

刚开始的一百年,他试过无数种自杀的方法,最终……还是活着。伤口不治而愈,越是重的死伤,越是恢复得极快。

 

活着,不易;长生,更不易。

 

身边的人与物,不停更换,悲欢离合的痛与泪,早就灰飞烟灭。

 

刘北山试过做坏人,也试过做好人,更试着做一个普通人,可惜,无数的角色扮演中,透过历史而来,他渐渐失去了烟火气,对着人世间存着的,只有麻木。

 

一两知己,围炉话旧时,成了他唯一的乐趣。

 

他有一幅画,画中的女子,依稀面目可便,但刘北山不记得了。

 

他亦有一个梦,反反复复重复的画面,是女子被杀的瞬间、是两个人相逢的片段、是一片血淋淋的结局。

 

“哟,又做梦了?”李想见刘北山惊醒,倒了杯小青柑递给他,“这次是什么?”

 

刘北山不语,抿了口茶水,“我看见她的脸了。”

 

李想来了兴致,“什么样是?什么样?貌美天仙?”

 

电视里正在播着某影后获奖的新闻,穿着淡绿色礼服的女人,在荧幕里浅笑欢颜。

 

李想顺着刘北山的目光,定了片刻。

 

“长……这样?”

 

刘北山开口,“这样。”

李想沉默了半盏茶的功夫,皱着眉头,“这回你是要做娱乐圈大佬呢?还是新晋流量小生呢?这……几百年也没见你春心萌动,咱两千百年的交情,你只要开口,我肯定办。”

 

“有难度?”刘北山自己倒了杯茶。

 

“拜托,自媒体时代,咱两一直苟着我都怕被人发现,你这还上赶着要泡妞。你说,难度大不大?”

 

“哦。”刘北山倒是不客气,“你先看着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