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陈情令

2760.9万浏览    16.8万参与
宇宙第一单纯小可爱

娇宠50 完结

       好了,这篇小甜文终于完结了


正文


    魏无羡看着魏婴忽然停下来,他推了一下,做人还是没有反应,站在原地傻笑,正当魏无羡奇怪,便看见前面一抹白色的身影,是他熟悉的样子,他顾不得多想,直接追了上去,“湛儿!”

    那个影子停了下来,转过身来,正是蓝湛,只见他笑眯眯的看着魏无羡,轻声开口,“羡哥哥。”

      画面一转,魏无......







       好了,这篇小甜文终于完结了



正文


    魏无羡看着魏婴忽然停下来,他推了一下,做人还是没有反应,站在原地傻笑,正当魏无羡奇怪,便看见前面一抹白色的身影,是他熟悉的样子,他顾不得多想,直接追了上去,“湛儿!”

    那个影子停了下来,转过身来,正是蓝湛,只见他笑眯眯的看着魏无羡,轻声开口,“羡哥哥。”

      画面一转,魏无羡回过神来,两人竟然已经在云深不知处,还是他熟悉的冷泉处,蓝湛主动退去衣物,牵起他的手,“羡哥哥,我们一起吧。”

    面前的蓝湛笑的开心,软软的声音带着撒娇的语气,听的魏无羡心都化了,跟蓝湛一起洗澡的场景他可是幻想了无数次啊,想想他就兴奋了,可是比起这个,魏无羡更加清楚一点,蓝湛绝对不会主动叫他羡哥哥,更加不会邀请他共浴,所以面前的人绝对不会是蓝湛,他毫不犹豫的一脚将面前的人踹了下去,冷声道,“休想骗我。”

     果然面前的一切消散,他又回到了彼岸花丛中,闻着这怪异的香味,魏无羡捂住鼻子,踢了魏婴两脚,他却没有反应,魏无羡只能捂住他的鼻子,片刻魏婴似乎是梦中惊醒一般,魏无羡沉声道,“这花有迷惑人心的作用,不要忘了你是来干什么的。”

   “我知道。”魏婴苦笑了一下,一开始他确实没有分清楚现实与梦境,可是在蓝湛带着他放灯并主动献吻的时候他便知道这一切不真实,可是这个梦太美,他舍不得轻易打碎,反正他也是要留下的那个,便沉迷了一会,他知道一切都是幻境,就是魏无羡不管他,他也会醒来的,因为他们都有着一个目的,他们真正所挚爱的那个人,正在等着他们。

    “走吧,前面应该就是黄泉了。”魏无羡说着踏过花丛,脚下踩的咯吱作响,正是被困在这里出不去的尸骨。

    到了黄泉入口,魏无羡正要踏入,魏婴拉住了他,“我来。”

   “你?”魏无羡看着他,他这时也想起来,师祖说过,黄泉只能一个人进,进去的人出不来的。

    “我来,这一切都因我而起,是时候该结束了,好好爱湛儿。”魏婴知道,他今天进去,便是拿自己换蓝湛,经此一事,他算是彻底想通了,当初所遗憾失去的,只能怪他自己,就算是重来一次,蓝湛也不会原谅接受他,他的存在只会让蓝湛不开心,他见过蓝湛和魏无羡在一起的模样,是那样的快乐,那样的蓝湛他从来没有见过,他虽然得不到,却也想守护着。

    魏无羡没有再说什么,他自然是想活着回到蓝湛身边,看着魏婴走入黄泉,他席地而坐,只是静静看着,这一路上魏婴虽然救了他,却也并不能抵消他对魏婴的恨意,没有了魏婴,于他而言,何尝不是喜事一件。

    魏无羡便等在黄泉入口,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开始焦急起来,他已经等了许久,却始终没有动静,看着识海中越来越弱的引路灯,魏无羡再也坐不住了,他想要踏入黄泉,关键时刻,魏婴捧着一团光球露出了上半身,“魏无羡,快点!”

    “魏婴?”魏无羡立刻接过,可是他根本就来不及询问,魏婴已经被身后的万千枯骨拉了进去,魏无羡捧着手中的光球,他知道这就是蓝湛的一魄,而取回的代价便是魏婴永远留在黄泉。

    捧着蓝湛的一魄,魏无羡飞快的往回奔走,穿过彼岸花丛,他直接踏入忘川中, 忘川河水冰凉刺骨,河中不愿往生之魂万千,他们在这河中呆的久了,脑子被水泡的久了,早就没了人性,只会不断的攻击掉入的新魂,更何况是活人。

    这河水不深,魏无羡只能淌着这些厉鬼走过,他双手始终捧着蓝湛的一魄,万千鬼手让他双腿鲜血淋漓,疼痛到麻木也不敢停下,要想回去,只能靠双腿淌过忘川河,这个过程不能停下,也不能回头,更不能松手,一旦蓝湛的一魄掉了下来,就只会被吞噬。

    上岸后,魏无羡下身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露出的双腿上深可见骨的抓痕,他强忍着疼痛,拼了命的往出口跑去,引路灯快要灭了,他必须要在灯灭之前赶回去。

    此时人间,青衡夫人看着即将熄灭的引路灯十分着急,魏无羡他们已经去了三天了,却还没有回来,她不由得不着急,如果魏无羡回不来,那他的阿湛怎么办,眼瞅着灯芯越来越弱,最后逐渐熄灭,几人眼中只剩绝望之时,冥界之门一道白光闪过,满身伤痕的魏无羡从里面扑了出来,他软在地上,双手却还是紧紧的抱着蓝湛的一魄,“师祖,快救湛儿...”

..........

     三个月后,云深不知处的后山。

    蓝湛正泡在冷泉里,自从他上次昏迷醒来后,身体就好了不少,修为也提升了不少,爹爹和娘亲告诉他,他小时候的毛病彻底治好了,以后可以像别人一样修炼了,蓝湛自然是开心的不行,就连魏无羡提出要常住在云深不知处陪他都答应了。

    魏无羡鬼鬼祟祟的探进个脑袋,他就知道蓝湛肯定在这里,看着正露着香肩的心上人,魏无羡装作不经意的闯入,“啊,原来湛儿你在这里啊?怪不得我哪里都找不到你,今天这天气真热,咱俩一起洗。”

    蓝湛听见魏无羡的声音立刻起身穿上衣服,这个借口魏无羡已经不知道用过多少次,臭流氓,蓝湛冷着小脸打算越过他,却被魏无羡拉住,牵着小手在人的脸上亲了一下,不要脸的开口,“湛儿,这水太冰了,我怕冷,你给我暖暖呗。”

    “放开!”蓝湛嘴上说着放开,却并没有推开魏无羡,明明他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把人推开的。

    魏无羡无赖道,“不放,除非你答应让我晚上睡在静室。”

    “呵呵,你完了。”蓝湛看着他忽然笑了,随后他吹了声口哨,大声喊道,“魏婴,咬他!”

    “啊!又来这招,不要啊,唉哟,湛儿我知道错了,快让他走开!”魏无羡听见身后的狗叫声,吓得立刻放开了蓝湛,围着冷泉开始逃跑,蓝湛看着他这没出息的样子笑的开心,指挥着“魏婴”从另一边拦截。

     最后魏无羡被“魏婴”追着在云深不知处跑了一圈,他倒是不觉得丢脸,毕竟这鸡飞狗跳的一幕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不要看完就走呀,麻烦点个心,评论一下呀,就是你们评论太少了,所以我总是会忘记,这边还要发文🌝










宇宙第一单纯小可爱

娇宠49

 这一章是他们两个人的主戏,前世的就称呼为魏婴。

    冥界,鬼门关,魏无羡正冷着脸走在阴森的道路上,道路两边满是森森白骨,道路的前方是一处黑色的高门,顶端的牌匾上写着鬼门关三个大字,只要过了这鬼门关便是忘川了。

    抱山散人言明鬼门关有吃人的恶鬼,两人走了一路也只见到满目的白骨,却还是不敢放松警惕,他们两个自从进来后便一言未发,互相看不顺眼,谁也未曾搭理谁,魏无羡一只脚刚踏入鬼门关,魏婴便从身后拉过他的衣领,“小心!”

    魏无羡被......





 这一章是他们两个人的主戏,前世的就称呼为魏婴。

    冥界,鬼门关,魏无羡正冷着脸走在阴森的道路上,道路两边满是森森白骨,道路的前方是一处黑色的高门,顶端的牌匾上写着鬼门关三个大字,只要过了这鬼门关便是忘川了。

    抱山散人言明鬼门关有吃人的恶鬼,两人走了一路也只见到满目的白骨,却还是不敢放松警惕,他们两个自从进来后便一言未发,互相看不顺眼,谁也未曾搭理谁,魏无羡一只脚刚踏入鬼门关,魏婴便从身后拉过他的衣领,“小心!”

    魏无羡被他拉开,抬头一看便见自己刚才站过的地方一把大刀砍下,紧接着一个粗犷刺耳的声音响起,“何人敢擅闯冥界!”

    恶鬼拖着足有一人高的大刀从鬼门关后走了出来,它长着身高八尺,全身的皮肤都是青紫色,双眼瞪的如铜铃,张着满是獠牙的大口看着魏无羡两人,“活人?哈哈,老子好长时间没有开荤了!”

     “恶鬼!”魏婴抽出陈情,警惕的看着面前的恶鬼,魏无羡也是同样,这玩意一看就不好对付,此刻他们不得不摒弃前嫌,合力对付。

  恶鬼以人为食,这几年来误入冥界的人少了,它自然是也没有吃饱,现在面前摆着两份食物,闻起来肉质都还不错,让它如何不兴奋,挥舞着大刀就向两人砍来,被二人灵活的避开,一击不成,恶鬼再次袭来,魏无羡掏出符咒打在它的身上,恶鬼狞笑了一下,更加兴奋,“修行之人啊,哈哈,修行者的肉老子好多年都没尝过了。”

    “符咒对它无用。”魏无羡边说着还是换了个符往它身上丢去,魏婴也吹动陈情试图召唤来其他的鬼怪,只是这里是冥界,人间的鬼怪根本就进不来,此时他的御鬼之术仿佛成了鸡肋,他只能抽出魏无羡腰间的随便,随后把陈情扔给他,“借我用下。”

    “哎?你自己没有吗?”魏无羡自从上次被困在山洞后,去哪里都把随便带上,魏婴倒是真的没有,他的随便被留在了前世,只有陈情跟着他一起被带了过来,看着手中的陈情,再看看用随便和恶鬼打在一起的魏婴,魏无羡又是打出几道禁锢符,随后飞快的跑向鬼门关,直接踏入门内,果然如他猜想的一样,门内并没有尸骨,他冲着魏婴大喊,“快进来,它不能吃过了鬼门关的人!”

    魏婴一听便想挣脱恶鬼,这恶鬼确实厉害,几个回合下来他根本就拿它没办法,只能勉强护住自己,这恶鬼看见已经进了一个,气的嘶吼,它确实不能吃已经过了鬼门关的人,还剩下这一个怎么也不能让他跑掉,所以它举起大刀更加用力的向魏婴挥去,魏婴被它打的不断后退,眼看着一刀要砍了下来,魏无羡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快,趁现在快进来。”

     关键时刻,魏无羡丢出手中的陈情,直接打中了恶鬼的眼睛,魏婴也趁着恶鬼吃痛的一瞬间滚了进来,他躺在地上喘着气,听着恶鬼愤怒的嘶吼声,魏无羡伸出手拉起他,“没事吧?”

    “没事,你把什么东西丢过去了?”魏婴问道,他并没有看清魏无羡丢的是什么,魏无羡转过身继续向前走,“你的陈情。”

    “.....”  魏婴看向被恶鬼泄愤一般的踩在脚下的陈情,见它很快就在恶鬼的脚下碎掉,心疼的开口,“你怎么不丢自己的?”

     魏无羡也有一只陈情,平时都收起来的,他伸手化出陈情拿在手中,“舍不得。”

   魏婴握着随便,想了想还是没同他多计较,反正他也不会再出来了,陈情于他也是可有可无了。

   “快些吧,要在灯灭之前赶回去。”抱山散人在他们二人的识海种了引路灯,一旦灯灭,冥界之门便会关上,届时即便是他们找到了蓝湛的一魄也是回不来的。

    他们沿着鬼门关的路走了一会,果然看见一条河,河水是幽绿的颜色,河的中间有着一座用白骨架成的桥,河的对面正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彼岸花,鲜艳的如同被鲜血染上的一般,只见花开不见叶,两人对视一眼,小心的踏上奈何桥。

     桥上并没有什么惊险的,两人下了桥后,魏无羡回过头才发现身后只有幽暗的河道,并没有什么奈何桥,此刻他们才明白,抱山散人所说的奈河桥不能回头是什么意思。

    “走吧,过了这里便是黄泉。”魏婴率先踏入红色的花丛中,魏无羡紧跟在他身后,花丛无风自动,带着奇怪的异香传来。

    “愿我喜欢的湛儿能够开心快乐,平安无忧,当然也要喜欢我,只能喜欢我魏婴一人。”魏婴刚踏入便听见熟悉的声音,他转过头来,便看见蓝湛正站在他的身边,也同样转过头来看着他,魏婴忍不住惊讶,“湛儿?”

     “羡哥哥。”面前的蓝湛对着他甜甜一笑,拉起他的手,“羡哥哥,我们去放灯吧。”

    魏婴这才发现,他竟然回到了前世与蓝湛放长明灯的时候,也是在这个时候他许愿守护蓝湛一辈子,可是最后他终究是违背了自己的心愿,如今心心念念的人就在他面前,魏婴笑的温柔,他握紧蓝湛的手,“好。”

宇宙第一单纯小可爱

娇宠48

   抱山散人带着【魏无羡】再次来到几人面前,魏无羡一见他便立刻抽出守卫腰间的配剑袭来,再次看见这个害得蓝湛变成这样的另一个自己,他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抱山散人这时拦住他,“魏婴住手,他是来救蓝湛的。”

    魏无羡听见此言停了下来,他眼中带着怒火看着【魏无羡】,冷声道,“就是他害了湛儿,他要怎么救?”

     青衡夫人看见是抱山散人,立刻扑了过来跪在她面前,“仙人,仙人救救我儿子!”

    在看......








   抱山散人带着【魏无羡】再次来到几人面前,魏无羡一见他便立刻抽出守卫腰间的配剑袭来,再次看见这个害得蓝湛变成这样的另一个自己,他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抱山散人这时拦住他,“魏婴住手,他是来救蓝湛的。”

    魏无羡听见此言停了下来,他眼中带着怒火看着【魏无羡】,冷声道,“就是他害了湛儿,他要怎么救?”

     青衡夫人看见是抱山散人,立刻扑了过来跪在她面前,“仙人,仙人救救我儿子!”

    在看见抱山散人的这一刻,她一瞬间看到了希望,青衡夫人是见过抱山散人的,知道她是传说中的大能,绝对有办法救她的阿湛。

   “起来吧,我此次便是为了此事而来。”抱山散人越过她走向蓝湛,魏无羡见此压下心里的怒火,他是见过抱山散人的,这人可是他的师祖,小的时候娘亲带他去过师祖修行的仙山,刚才看见【魏无羡】他太过激动,连行礼都忘了。(害怕有人看不明白,这里还是解释一下,前世的魏无羡的身世背景就和原著差不多,他的母亲仍旧是抱山散人的徒弟,但是小的时候父母双亡,跟原著一样,现世的魏无羡还是前世的父母,母亲也还是抱山的徒弟,只是都健在,抱山改变了他们早亡的命运,所以说抱山是他们两的师祖。)

    温若寒收起正在施行灵力的动作,站起身行了一礼,“仙人请。”

    抱山散人看着床上气息微弱的蓝湛,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叹道,“孽缘啊。”

    她伸出手,淡白的光芒闪过,随后汇聚进蓝湛的眉心,片刻后她才收回手,转身看向焦灼不安的几人开口,“暂时不会有事。”

    “多谢师祖。”【魏无羡】反应极快的扑向蓝湛,结果却被另一个他一把拉开,“你滚开!”

    推开那个碍眼的人后,魏无羡自己占据了主位,他看着蓝湛脸色不似之前苍白,心中一喜,随后又立刻跪下,“师祖,您说暂时不会有事,那以后呢,求您救救湛儿。”

     青衡夫人也同样上前,她坐在床上,把蓝湛的手握进怀里,看着蓝湛此时还在昏迷,作为一个母亲,她此刻只感受到了无助与绝望,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蓝湛的状况,这么多年来,因着蓝湛的身体她一直担惊受怕了,如今她担心的成了真,让她怎么能不心慌,温若寒同样是又担心外甥又心疼妹妹,也跪了下来,“仙人,求仙人救救我的外甥。”

    抱山散人看着跪下的两人,不紧不慢的开口,“我是为此事而来,蓝湛之所以会昏迷是因为想起前世的一切,急火攻心才导致吐血的,只是他身体本就较之常人弱些,这样一来倒是元气大伤,才会引起灵力衰竭,也是因为他与常人相比缺少一魄,魂魄不全,修行不得,才会遭了反噬,把那一魄找回来便可。”

     他们都知道,蓝湛这个样子若是个凡人,便是个活不了多久的傻子,毕竟魂魄不全,可他是蓝氏的二公子,生来便是有仙骨的,有着灵力滋养着,虽说不至于是个傻子,却也不像其他的那样修行那么容易,这么多年好不容易修了些点道行,这下子几乎是全要散尽了,修行之人没了灵力又如何运转金丹,身体便会很快衰竭,不出三天便会身亡。

    “那一魄在何处?如何取回?”魏无羡抓住了这一点,连忙问道。

    抱山散人看向另一个【魏无羡】再次开口,“在黄泉,需要他去取,只能是他。”

    抱山散人已经同【魏无羡】说过缘由,原来当初蓝湛因为心如死灰,他无法接受自己爱错了人,身亡后便散魂于天地,其中有一魄是承载着蓝湛对魏无羡所有的爱意与恨意进入了黄泉,她去黄泉寻过,却怎样也寻不到,必须是蓝湛所至爱之人才能取回,否则任何人也无法在黄泉中找到这一魄,毕竟于蓝湛而言,所至爱的便是魏无羡,只是进入黄泉需要特定时间,同样活人不能入黄泉,进入了没有可以出来的,所以需要两个魏无羡配合,两人一同进去,一人永远留下,所以她才将【魏无羡】带了过来,抱山散人细细将一切说明后两个魏无羡都愿意前往,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们也是愿意的。

    “好,那我便将冥界之门打开,你们会先到鬼门关,鬼门关的恶鬼喜食活人,切记小心,过了鬼门关便是忘川河,河上的奈何桥活人可过,只是却不能回头,过了桥后便是彼岸花丛,切勿贪恋,彼岸花的尽头便是黄泉,记住,只能有一人可入黄泉,不管是谁,只要进了黄泉,便无法再出来,所以另一个人要在黄泉口等着,找到蓝湛的一魄立刻带回来,否则冥界之门关闭,便会被永远困在那里。”抱山散人将一切都告诉他们二人,时间未到,距离黄泉打开的日子还要许久,没有办法,她只能打开冥界,让他们从另一条路进入,只是同样,这条路是给死人走的,活人进去,只有凶险。

宇宙第一单纯小可爱

娇宠47

正文


     被押至地牢的 【魏无羡】在反应过来后直接打晕了看管的守卫,他不知道蓝湛怎么会这样,却知道蓝湛一定是想起了前世的过往,他想要去见蓝湛,却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此时【魏无羡】并不知道蓝湛的情况有多么严重,他只以为蓝湛是因为忽然想起,受不了刺激才吐血昏迷,最后出于担心,他还是小心的隐藏气息来到了蓝湛的院落外,只见院子里里外外都被包围了,他只能翻身上了屋顶,却听见魏无羡与温若寒的对话,知道蓝湛可能会再也醒不过来,震惊心痛下他跌跌撞撞向不夜天北......







正文



     被押至地牢的 【魏无羡】在反应过来后直接打晕了看管的守卫,他不知道蓝湛怎么会这样,却知道蓝湛一定是想起了前世的过往,他想要去见蓝湛,却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此时【魏无羡】并不知道蓝湛的情况有多么严重,他只以为蓝湛是因为忽然想起,受不了刺激才吐血昏迷,最后出于担心,他还是小心的隐藏气息来到了蓝湛的院落外,只见院子里里外外都被包围了,他只能翻身上了屋顶,却听见魏无羡与温若寒的对话,知道蓝湛可能会再也醒不过来,震惊心痛下他跌跌撞撞向不夜天北侧的林子跑去,最后无力的跪在地上痛哭,那些被他刻意隐藏,不想去回忆的过往,或者说是想要逃避的记忆纷至沓来,【魏无羡】鼻涕混着眼泪,哭起来的样子丑极了,恍惚之间,他仿佛看见蓝湛正站在面前,笑颜如花的看着他,温柔的唤他,“魏婴。”

   “湛儿!”【魏无羡】伸出手想要触碰蓝湛,面前的人却如泡影般消散,【魏无羡】跪在地上,膝行两步,发疯一般的想要抓住,可是最后却什么也抓不住,他只能痛苦的叫着蓝湛的名字,“湛儿,我的湛儿!”

    可是任凭他怎样痛苦绝望,失去的也终究是抓不住,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按耐不住,后悔是自己再次害了蓝湛。

     【魏无羡】正陷入悔恨中不可自拔,忽然一道白光闪过,面前忽然出现一人,声音冷冽的问他,“魏婴,你可后悔?”

    【魏无羡】抬起头,只见面前正站着一个白衣人,面容隐藏在面纱之下,分不清男女,却也让魏无羡熟悉,他抓住面前人的衣摆,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声泪俱下的开口,“师祖,师祖您救救他,您救救蓝湛!”

    面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魏无羡的师祖抱山散人,他母亲藏色散人的师傅,他虽然只在小时候见过一面,至今还仍旧记得,他知道师祖修为高深,一定有办法救蓝湛。

   “你后悔了吗?”抱山散人看着曾经的爱徒所留下的唯一血脉,最后失望的摇了摇头,她此次就是为这件事情而来的。

   魏无羡胡乱的点着头,“后悔,我无时无刻不在后悔。”

   “即后悔,你又为何要执迷不悟。”抱山散人对【魏无羡】所做的一切全都知道,包括他设下阵法,想要杀了另一个魏无羡夺舍之事,而【魏无羡】之所以能来到这里,也是她在暗中动的手脚,她将【魏无羡】送来这里本意是为了救蓝湛,可却没想到【魏无羡】却一心只想取代另一个他。

    “执迷不悟?哈哈,执迷不悟,是我偏执了,一切都是我的错!”魏无羡喃喃自语的开口,可他心中又同样在问自己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蓝湛本来就是他的不是吗?

    “魏婴,蓝湛是因为魂魄不全才昏迷不醒,要想救他,必须要找回他丢失的那一魄,而蓝湛的这一魄在黄泉,只有你深入黄泉才能将他带回,所以我将你带来是想让你在时机合适的时候可以将蓝湛缺失的一魄找回,不是让你处心积虑的去想办法夺舍,如今你们缘分已尽,强求无用,这一世的蓝湛是这一世的魏无羡的,他们的姻缘已经命定,刻在了姻缘石上,就是你强行夺舍取而代之也是无用的,从一开始你便一步踏错,步步皆错。”抱山散人最后只能将一切真相说了出来,当初她的徒弟晓星尘相求,她也确实痛心蓝湛的遭遇,同时也算出他气运不该绝,可是毕竟肉身已死,无奈之下她便施法将蓝湛送回了过去,同时又改变了这一世大部分人的命运,其中就包括她早逝的徒弟,有了父母在身边,魏无羡的性格与江澄的关系自然也就有了改变,不会再发生前世的悲剧,但是前世蓝湛却因为心死如灰,散魂于天地,她费了些功夫才找到了三魂六魄,还有一魄始终找不到,时间又紧迫,她只能先将蓝湛送了回来,而她当初教蓝启仁的办法只是封印蓝湛的记忆,并不是什么抽离一魄,在确定了蓝湛暂时稳定之后,她便开始寻找蓝湛的另一魄,最后终于被她找到,只是她却无法带回,想要带回那一魄,必须需要【魏无羡】才可以,所以她才大费周章的再次打乱时空将【魏无羡】带了过来。

     “我去,只要能够救湛儿,无论是什么地方我都愿意去。”【魏无羡】现在一心只想救蓝湛,只要能救蓝湛,就算让他立刻去死他也愿意。

    “随我来吧。”抱山散人示意【魏无羡】同他前往蓝湛所在之处,而此时屋内,守着蓝湛的几人正心急如焚,青衡夫人更是眼泪流个不停,蓝湛的身体越发的虚弱了,她整颗心都拧在一起,她不明白为什么这次会这么严重,明明族里的大夫说过暂时不会有事的。

    魏无羡与温若寒不断轮流的输送灵力,可是蓝湛都还是气息越来越微薄,让他们每个人都心如刀搅,却又无计可施。









橙橘君延

找文,蓝景仪是曦瑶的亲儿子

  我记得好久以前看到的,现在找不到了,如果看到了可不可以发我一下,谢谢

  我记得好久以前看到的,现在找不到了,如果看到了可不可以发我一下,谢谢

月岚风幽幽(半退)

【曦瑶】长姐驾到

第二十九章

  严重OOC,私设严重,介意慎入。

  云萍城不大,对于整个云梦来说,它只能算是很小的一个,但是对于有的人来说,却足够大了。

  “哟,小孟,买了这么多菜呀,家里有客?”靠在路边唠嗑的大娘看见一个少年拎着不少的菜肉缓步而来,笑容满面的打招呼。

  “徐大娘好,今天家里来了朋友,这肉我回头腌好了给您送去点。”少年一脸乖巧,微微一笑勾出两个酒窝,一张娃娃脸显得更加可爱。

  “哟,那我可有口福了,我回头让我老头子把我酿的梅酒给你送去两坛。”

  “那感情好,我馋大娘你的梅酒好久了。”

  少年几乎话哄的徐大娘笑不合口,那架势,要不是因为这会儿少年家里还有朋友等着,她非要......

第二十九章

  严重OOC,私设严重,介意慎入。

  云萍城不大,对于整个云梦来说,它只能算是很小的一个,但是对于有的人来说,却足够大了。

  “哟,小孟,买了这么多菜呀,家里有客?”靠在路边唠嗑的大娘看见一个少年拎着不少的菜肉缓步而来,笑容满面的打招呼。

  “徐大娘好,今天家里来了朋友,这肉我回头腌好了给您送去点。”少年一脸乖巧,微微一笑勾出两个酒窝,一张娃娃脸显得更加可爱。

  “哟,那我可有口福了,我回头让我老头子把我酿的梅酒给你送去两坛。”

  “那感情好,我馋大娘你的梅酒好久了。”

  少年几乎话哄的徐大娘笑不合口,那架势,要不是因为这会儿少年家里还有朋友等着,她非要拉着他唠会不可。

  路口跟徐大娘一起唠嗑的大娘,少年也都打了招呼,这才拎着东西往回走。

  直到少年的身影消失在了路口,这几个大娘才继续唠家长里短。

  要说这个少年,是几个月前搬来这里的,他们这个地方在云萍城不算繁华,但正因为在整个城的边缘位置,倒是十分安宁,没那么多糟心事,邻里邻居的也都和睦。

  少年虽然搬来时间不长,但是性子好,嘴也甜,倒是十分受大家喜欢,知道少年一个人住,平时也都会照拂一二,谁家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给他送点,这少年也不拒绝,回头就会送点差不多同等价位的东西回礼,一来二去,这附近的住户更加喜欢这个小小少年。

  少年推开自家的木门,刚走进院中,就见屋中走出一男子,剑眉星目,鼻峰高挺,脸上带着温润的笑意。一身蓝衣裁剪的得体修身,手腕处用护腕束起,额上束着一指宽的发带。

  若是仙门百家任何一个人在这里,都能认出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姑苏蓝氏的家主,泽芜君蓝曦臣。

  而推门而入的少年,则是几个月前退出兰陵金氏,离开了金麟台的敛芳尊金光瑶。

  金光瑶,或者应该称孟瑶,看着屋中走出的蓝曦臣,勾唇浅笑,将手中的东西拎起来晃了晃。

  至于两人为什么会在这里,说起来话就长了。

  当日金光瑶与金子轩说完自己的打算之后,就收拾了东西回了云萍城,他最终还是没鼓起勇气跟蓝曦臣告别。

  江玉燕在金光瑶离开的第二天,也带着她的人离开了金麟台,回了皇宫,这个让整个仙门惧怕的女子终于是离开了,也让所有人松了口气。

  回到云萍城的金光瑶,改回了本来的名字孟瑶。都说近乡情怯,虽然选择了放下过往的一切,但是心中终究有些抵触,所以他没有住在城中心,而是选择了靠近城镇边缘的地方住了下来。

  这里认识他的人少,百姓也都更加和善,孟瑶过了好一段惬意舒服的日子。而在这期间,仙门百家的事情也陆陆续续的传到了这里。

  兰陵金氏金子轩掌控了大权,仿佛变了一个人,他培养了不少心腹,逐渐肃清了整个金麟台,那些不服他的长老,都被他架空了权力,兰陵金氏终于不再是一盘散沙。

  当然,金子轩这一缺心眼之所以这么快肃清金麟台,背后有不少孟瑶的手笔。

  清河聂氏因为聂明玦因为修为尽数被江玉燕废除,退了宗主之位,而聂怀桑成了聂氏新的家主,这位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聂氏二公子,为了防止聂氏被人瓜分,终于卸下伪装,锋芒毕露。

  直到聂怀桑稳住整个聂氏,众人这才发现,这位聂二公子的手段可比他那位兄长强太多了,比起聂明玦那硬刀子,聂怀桑手上的软刀子,更让人吃不消。

  云梦江氏则是推了所有仙门邀约,就安安稳稳待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没人知道那个暴脾气的江家新宗主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江家这一举动,让那些觊觎魏无羡手中宝物的人无从下手。

  等到江家数月后重新出现在百家视线中时,所有人才发现,江澄早已坐稳江家宗主之位,并在魏无羡与江玉燕势力的帮助下,以雷霆手段吞并了云梦周边的小家族,迅速助长了整个云梦江氏的势力。如今的江氏,别说没人敢觊觎,就算有人觊觎魏无羡手中的东西,也要掂量几分。

  与这三家的巨变相比较,姑苏蓝氏倒是平静许多,并未发生什么大事,只是重新修建了蓝氏的藏书阁。

  至此,仙门以金、蓝、江、聂四家为首,四方鼎立的局面彻底成立,剩下的小门小户,根本不足为惧,除了依附这四家,也没有别的选择。若是想要单打独斗,那么被别的世家吞并也别怨天尤人。

  仙门百家风波停歇,百姓也终于开始了休养生息。

  这些都是那些大娘聊天的时候孟瑶听到的,毕竟这些大娘八卦的能力,只怕专门探听消息的探子都要甘拜下风。

  住在云萍的孟瑶不在乎外界的事,他已经从百家之中抽身,只是一个普通人,除了偶尔与江玉燕和金子轩通信几封,期间就再也不关注别的事了。

  这份平静,在突然看到门口的蓝曦臣后,被彻底打破。

  孟瑶讶然,向来君子守礼的泽芜君,除了第一次被孟瑶捡回去那次,从来没这般狼狈,一身白衣不知道多久没洗,满是灰尘。被誉为世家公子榜第一人的蓝曦臣,整张脸哪里还能看出来那让不少女子痴迷的俊颜,胡子拉碴,整个人眼底满是青黑,脸上的憔悴怎么都遮掩不住。

  蓝曦臣看到孟瑶的第一眼,就是紧紧将他揽入怀中,宽大的手掌箍的孟瑶胳膊都有些疼。

  后来孟瑶才从金子轩那里得知,自从他不告而别,蓝曦臣就一直在寻他,还三五不时的到金麟台问他,最后是金子轩被烦的不行了,这才告诉了蓝曦臣他住在云萍城,至于住在云萍城哪里,金子轩却没说。

  蓝曦臣翻遍了整个云萍,这才在这里寻到了他。

  也是后来和蓝忘机修成眷侣的魏无羡告诉他,姑苏蓝氏出情种,除非爱而不知,若已知心意,便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此生不变!

  而彼时的孟瑶和蓝曦臣,两人都对这份感情朦胧不明,这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始终没有人捅破。直到孟瑶退出金氏,离开金麟台,不见踪影,蓝曦臣才明白过来,心底那份说不明道不白的感情。

  名叫喜欢。

  “二哥。”孟瑶看着那个款步朝他走来的人,再次感慨。

  他与蓝曦臣相识于微末,彼时他是蓝氏少宗主,他是个账房先生,两个本该毫无交集的人,人生自此拐到了一起,他本以为蓝曦臣是那天上月,终究触碰不得,可没想到,最后是这月亮自己奔他而来。

  孟瑶看着帮他拎着东西的人,轻笑。

  这样,似乎也不错。

  

  🌺本篇至此完结,该打脸的都打了,该教训的也都教训了。剩下的瑶瑶开心快乐就行了,谢谢大家的一直以来的支持。番外待定,不一定🌺

呀呼~

推荐(16)

《陈情令众人看b站粉丝剪辑视频》


作者:@喵呜哇哇 


https://miaowuwawa.lofter.com/post/1f74cc98_1c730f614 



《陈情令众人看b站粉丝剪辑视频》


作者:@喵呜哇哇 


https://miaowuwawa.lofter.com/post/1f74cc98_1c730f614 



初日

章二十一|步人间

  

“真是一出好戏啊。”

聂怀桑:我怎么感觉事实没这么简单呢?

{本次人员限定:抄录者—辅助人员一人;注解分析者—主要五位人员共同进行讨论,后各自分别赏析,各段词曲择最佳视为最终整体结果;判定者—同家族二人。}

{注:各段词曲中单人判定结果显现,获甲上最多者,可额外获得一次抽取奖励。}

江厌离:既然温公子抄录过,这次就我来吧。

魏无羡:同家族?这就限定是我和江澄啊。

【步人间——魔道群像】

【魏婴:天自撰我命 唤魂为逆

肆酒行 削竹横笛借音

蓝湛:月濯云深里 留雪拥襟

持琴问灵 拂剑承天地

江澄:傲骨几锉尽 惟立仇心...

  

“真是一出好戏啊。”

聂怀桑:我怎么感觉事实没这么简单呢?

{本次人员限定:抄录者—辅助人员一人;注解分析者—主要五位人员共同进行讨论,后各自分别赏析,各段词曲择最佳视为最终整体结果;判定者—同家族二人。}

{注:各段词曲中单人判定结果显现,获甲上最多者,可额外获得一次抽取奖励。}

江厌离:既然温公子抄录过,这次就我来吧。

魏无羡:同家族?这就限定是我和江澄啊。

【步人间——魔道群像】

【魏婴:天自撰我命 唤魂为逆

肆酒行 削竹横笛借音

蓝湛:月濯云深里 留雪拥襟

持琴问灵 拂剑承天地

江澄:傲骨几锉尽 惟立仇心

十方雷霆乍起 振紫衣

温宁:清风策萍影 远夜如移

纵入冥泥 明镜仍为寄

薛洋:掌覆道左阴翳

妄握天格命理

晓星尘:别师犹染凡心

剑端新雪霁 独恨无留迹

宋岚:度履孤霜千里

凭樽还如对知己

皓月清风长系思与荒城忆

魏蓝江温:途山径

还往灯深尽处行去

暮色老却归客独吟

薛宋晓:若早知 果本有因

安教我 偏生顽愚

金凌:世有知交可幸遇 也惭骨轻

长梦呼高堂 凉夜风急

芷兰纵生荒棘 性不易

蓝思追:扶剑随雅志 江湖试迹

弦倾温意 正少年白衣

金光瑶:百郁难平我意

却明识贤知礼

蓝曦臣:须信雅言融冰

行一诺之谊 千金亦觉轻

聂明玦:长刀岂能闲挂

生死皆不改名姓

肝胆堪燃积薪 决眦判分明

合:凭谁定

诛邪为义 巧舌为佞

殊途客 道心隔渭泾

曾同行 风雨晦明

挽绝境 山河骤醒

悬胆未教日月倾 再勘故景

江厌离:泽生轻袅娉婷

辞万里 晏晏曾同昔

阿箐:世情暖 留一味长记

瞳无翳 有尘梦来栖

合:平生意

少年曾几 不谙天命

方知世途辗徙逢离

世家集 君子意气

数载去 何以飘零

身后浮名终落予 墨客纸笔】

魏无羡:不愧是群像,人员真多。

魏无羡:【唤魂为逆】唤魂?这是什么意思?我死后夺舍重生?

江澄:你要会夺舍母猪都会上树了。

聂怀桑:要么就是类似于招魂之类的,借尸还魂。

魏无羡:【削竹横笛借音】所以陈情是竹笛,我记得影段里的竹笛是墨色,有竹子是墨色的吗?

聂怀桑:蓝二公子还是那么姣姣君子泽世明珠,词曲内容都是相差无几。

江澄:【傲骨几锉尽 惟立仇心】暗指血洗莲花坞,【十方雷霆乍起 振紫衣】暗指我重建莲花坞,联合仙门百家共同射日。

魏无羡:温宁射箭百步穿杨,江澄都比不过,简直和温氏格格不入;而且他心性纯良,比温晁好十八条街。

金子轩:【纵入冥泥 明镜仍为寄】这句是什么意思?

聂怀桑:这是说,温宁虽身处岐山,但无温氏的嚣张跋扈,反而赤子丹心。

江澄:是这么个意思吗?

魏无羡:【掌覆道左阴翳】这位薛洋左手有残缺?【妄握天格命理】妄想掌握天格命理,但失败了吧。

魏无羡:【独恨无留迹】看来小师叔结局不太好。

聂怀桑:传闻抱山散人弟子入世最终各个不得善终,这就是命啊!

聂怀桑:【度履孤霜千里 凭樽还如对知己 皓月清风长系思与荒城忆】知己既去,自此独持霜华拂雪二剑,除魔奸邪,只得随皓月清风思忆往昔,我什么时候能有这么一个知己呢?

魏无羡:这位宋道长简直是蓝湛一样的知己情深。

聂怀桑:魏兄不会一直以为和蓝忘机仅是知己吧?

金子轩:【途山径 还往灯深尽处行去 暮色老却归客独吟】这段有什么内涵?

魏无羡:就字面意思吧。

聂怀桑:【若早知 果本有因 安教我 偏生顽愚】看来他们三人恩怨情仇还不小啊。

金子轩:【世有知交可幸遇】知交是蓝思追?【长梦呼高堂 凉夜风急】看来我真的是早逝,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芷兰纵生荒棘 性不易】阿凌芝兰玉树,品行坚韧。

魏无羡:【扶剑随雅志 江湖试迹 弦倾温意 正少年白衣】也不知道蓝思追是谁教出来的,翩翩君子,温和端方。

金子轩:金光瑶?光字辈,我爹兄弟?金麟台没这号人啊?!

聂怀桑:万一是金家的沧海遗珠呢?之后认祖归宗。

魏无羡:【百郁难平我意 却明识贤知礼】这位金光瑶在金麟台过得不顺心,但有明识贤知礼这么高评价,不简单啊。

蓝忘机:【须信雅言融冰 行一诺之谊 千金亦觉轻】雅正端方,万里泽芜,一诺千金。

聂怀桑:【长刀岂能闲挂 生死皆不改名姓 肝胆堪燃积薪 决眦判分明】霸下之名,威震玄门,肝胆相照,决眦分明。

江澄:【凭谁定 诛邪为义 巧舌为佞 殊途客 道心隔渭泾 曾同行 风雨晦明 挽绝境 山河骤醒 悬胆未教日月倾 再勘故景】正邪黑白纠缠不清,殊途同归亦或同道殊途,曾记风雨同舟,敢叫日月换新天,千帆过后再勘故景。

魏无羡:【泽生轻袅娉婷 辞万里 晏晏曾同昔】江氏女,厌离者,却离别。

金子轩:阿菁又是哪位?

聂怀桑:我真不知道。

天气晚来秋

守得云开见月明(完结)

  守得云开见月明(完结)

@闲乘月 

​与江澄约战后,魏无羡在伏魔洞开启了传说中的秘境空间,看过去与未来https://guoyueting70737.lofter.com/post/31e72165_1cb26f865

  守得云开见月明(完结)

@闲乘月 

​与江澄约战后,魏无羡在伏魔洞开启了传说中的秘境空间,看过去与未来https://guoyueting70737.lofter.com/post/31e72165_1cb26f865

天气晚来秋

泊妖妖大大系列

  @泊妖妖 

​1.【忘羡】千年(完结)

献舍失败,天下怨气爆发,蓝忘机为鬼千年,回到过去https://boyaoyao.lofter.com/post/1f8fb634_1cb09e10b 

​2.莫道桑榆晚

​魏无羡万鬼反噬时被带到琅琊榜,阴虎符成了一个公主,给他分析倒水。同时也是仙门百家在观影https://boyaoyao.lofter.com/post/1f8fb634_1c921e5cc 

​3.【忘羡】归来共此生(完结)

​魏无羡是三圣母杨婵创建小世界,在小世界孕育的孩子https://boyaoyao.lofter.com......

  @泊妖妖 

​1.【忘羡】千年(完结)

献舍失败,天下怨气爆发,蓝忘机为鬼千年,回到过去https://boyaoyao.lofter.com/post/1f8fb634_1cb09e10b 

​2.莫道桑榆晚

​魏无羡万鬼反噬时被带到琅琊榜,阴虎符成了一个公主,给他分析倒水。同时也是仙门百家在观影https://boyaoyao.lofter.com/post/1f8fb634_1c921e5cc 

​3.【忘羡】归来共此生(完结)

​魏无羡是三圣母杨婵创建小世界,在小世界孕育的孩子https://boyaoyao.lofter.com/post/1f8fb634_1c77481d4 

​4.夷陵老祖死要钱

仙门百家被困乱葬岗,魏无羡明码标价,让家人赎人​https://boyaoyao.lofter.com/post/1f8fb634_1cb19b606 

天气晚来秋

人生如戏大大系列

@人生如戏 

1.​自学成才(完结)

江枫眠没有找到魏无羡​https://renshengruxi24830.lofter.com/post/4bb56891_1cb33d372 

2.​我怎么又来了这个糟心的世界

​快穿大佬魏无羡,只是来完成任务,莫玄羽献舍又回来了​https://renshengruxi24830.lofter.com/post/4bb56891_1caf77a1a 

@人生如戏 

1.​自学成才(完结)

江枫眠没有找到魏无羡​https://renshengruxi24830.lofter.com/post/4bb56891_1cb33d372 

2.​我怎么又来了这个糟心的世界

​快穿大佬魏无羡,只是来完成任务,莫玄羽献舍又回来了​https://renshengruxi24830.lofter.com/post/4bb56891_1caf77a1a 

吹雪随风

第二章

“这是含光君的钱包,里面还多加了一些碎银子,够魏前辈花一年的了。还有两件单衣和两件冬衣,今年本来是要换新的来着,含光君担心魏前辈没有换洗衣服,就让我把新的送过来了。我也不知道到哪儿去找魏前辈,是含光君让我来这里找您的。”思追笑嘻嘻收拾好了包袱,把包袱放在魏无羡的身边。

难为蓝湛这么忙还想着自己,魏无羡心里非常感动,忍不住询问含光君的情况,“含光君现在如何?很忙吗?”

“他是想忙啊!不过我看他好像情绪不太高,也不太精神,可能是突然离开了魏前辈,不习惯吧!”说起这个,思追好像也低落了下去,头也慢慢低下去了。

魏无羡的心里也非常难受,他也舍不得离开姑苏,不过仔细想想,自己留在云深不知处就是个累......

“这是含光君的钱包,里面还多加了一些碎银子,够魏前辈花一年的了。还有两件单衣和两件冬衣,今年本来是要换新的来着,含光君担心魏前辈没有换洗衣服,就让我把新的送过来了。我也不知道到哪儿去找魏前辈,是含光君让我来这里找您的。”思追笑嘻嘻收拾好了包袱,把包袱放在魏无羡的身边。

难为蓝湛这么忙还想着自己,魏无羡心里非常感动,忍不住询问含光君的情况,“含光君现在如何?很忙吗?”

“他是想忙啊!不过我看他好像情绪不太高,也不太精神,可能是突然离开了魏前辈,不习惯吧!”说起这个,思追好像也低落了下去,头也慢慢低下去了。

魏无羡的心里也非常难受,他也舍不得离开姑苏,不过仔细想想,自己留在云深不知处就是个累赘,不能再给蓝湛添麻烦了,就算心里无比想念,现在也不是回去的时候。

“我知道你们一定都会想我,但是现在不是我回去的时候,蓝湛刚刚当上仙督,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忙,我虽然想他,但是不能成为他的累赘。你回去告诉含光君,我没事,一切都好。以后你们要好好照顾他,他本来就不怎么会处事,有些事情你们要多照应。千万让他多休息,他身体受了点儿伤,千万好注意身体。”魏无羡嘱咐起来就没完没了的,一下想到了这么多事,好像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思追好像也能理解魏无羡的无奈,点点头,“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不着急了,只是魏前辈住在这里恐怕不太合适,趁着镇子上还有店没有关店,我们去镇子上找家店吧!”

思追的好意魏无羡是从来不会让他伤心的,于是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熄灭了火堆,朝着山下的小镇赶过去。

果然,还有一家客栈没有关店,两个人赶忙走进店里,思追替魏无羡付了三个月的食宿费之后便离开了,留下了魏无羡一个人上了楼,收拾一下躺在了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天晚上,魏无羡做了一个美美的梦,好多好事都堆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他又回到了云深不知处,和蓝湛永远在一起,过着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日子。魏无羡忍不住在自己的梦中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竟然把自己笑醒了。

以前做梦每次都把自己吓醒,把自己笑醒的这还是头一遭,魏无羡揉了揉眼睛,抬头看看窗外的天光,天已经蒙蒙亮了,该起床了,自己还想要去彩衣镇看看呢!也不知道水行渊有没有什么遗患。

收拾好一切,魏无羡慢慢地从楼上走了下来,迎接他的是大家崇敬的眼神,吓了魏无羡一跳,“妈呀!这是啥意思?你们干嘛这么瞪着我!”魏无羡一边说,一边往楼上退。

“老祖,你就别客气了,我们都认出来了,您就是老祖魏无羡吧!您看,我们这儿还供着您呢!”说着,伸手往旁边一指,魏无羡看到了一个佛龛,上面供着一幅画:一身皂袍的自己,牵着小苹果,口含陈情,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就像菩萨一样。


黄昏的云

今天是一个大喜的日子


是蓝思追出嫁的日子


可他并没有嫁给自己心仪的男子,而是嫁给了金家小宗主


可在婚礼当天,蓝思追脸上没有一丝的怜惜


就像遇到了对的人一样,一片欢喜


在这么欢天喜地的日子,却不见忘羡二人


此时


魏无羡趴在蓝忘机肩膀上大声哭泣


他恨为什么要有这么多人阻拦着思追


他都不明白思追做错了什么


婚礼大典上,有一个人在角落默默悲哀


蓝景仪:思追你今天要嫁出去了,可我也喜欢你啊,你这辈子就不会知道了吧?


而入洞房之后,蓝思追向金凌提出离开金陵台


金凌,思追你放心,我是你的发小,如果你不想离开姑苏蓝氏,我必定护你周全...

今天是一个大喜的日子


是蓝思追出嫁的日子


可他并没有嫁给自己心仪的男子,而是嫁给了金家小宗主


可在婚礼当天,蓝思追脸上没有一丝的怜惜


就像遇到了对的人一样,一片欢喜


在这么欢天喜地的日子,却不见忘羡二人


此时


魏无羡趴在蓝忘机肩膀上大声哭泣


他恨为什么要有这么多人阻拦着思追


他都不明白思追做错了什么


婚礼大典上,有一个人在角落默默悲哀


蓝景仪:思追你今天要嫁出去了,可我也喜欢你啊,你这辈子就不会知道了吧?


而入洞房之后,蓝思追向金凌提出离开金陵台


金凌,思追你放心,我是你的发小,如果你不想离开姑苏蓝氏,我必定护你周全


蓝思追:谢谢你金凌,但不必了,我是温家的,无法嫁给景仪,可我也喜欢他,他这辈子不会知道了


后来,蓝思追走了


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再也没有了踪迹


金家只是对外宣称主母卧病在床,不宜见人


三年后


这三年


不夜天在一位姓温的人的带领下,重拾生机


而这次他们不再残忍的杀戮,而是努力治病救人


对此,四大世家也都放下了恩怨原谅了岐山温氏


今天,轮到了岐山温氏的清谈会


而蓝景仪已然作为宗主准备出席


此时,他已经面无表情,就像是蓝忘机一样


可他心中却思念着一人


而坐在清谈会的桌子上他却又有一瞬间的错觉


觉得那人回来了!


直到温氏的宗主坐在了主席上


那温氏宗主罩着面纱,看不清脸


四大世家也都是听闻这位宗主今天要露脸而来


这位宗主轻轻地揭下面纱,透出了一个让蓝景仪熟悉到日夜思念的人


那竟然是蓝思追,他重拾了温室!


现在,蓝景仪已有三年不变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些笑容


他不顾礼仪冲上前去,把蓝思追抱在怀里


——————————————————————


蓝景仪:思追我想你想的好辛苦!


蓝思追:景仪,今日我终于可以和你成亲了!


金凌:三人行必有单身狗!


——————————————————————


最近家里出事了,不会勤更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