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陈拾

58942浏览    967参与
我家墙头都是神仙

有点意思

猫爷的翻译从第一集的【My Cat Lord】到第九集就变成【Catty】了

有点意思

有点意思

猫爷的翻译从第一集的【My Cat Lord】到第九集就变成【Catty】了

有点意思

sphaigne

【饼拾】少爷(四)三迭

今天在被大理寺崔倍帅到之后生生被凹凸喂了口刀。。。心情可谓大起大落。。。(哭)


最近,宫门口出现了一个铜做的大箱子。听少爷说,那叫铜匦,洛阳城里以后大概又要不安宁了。

果不其然,几天之后,光是护城街上就有好几户人家被抄,成群的官兵涌进宅院,妇人的哀嚎伴随着瓷器的破裂声从围墙里面传出来,一车车的人在沉默中被押往推事院,却没一个能再出来。头儿每天从宫里回来后,脸色也不太好,眼下泛着乌青,跟少爷交代完事情经常倒头就睡。听说刑部和户部也受到不小的波及,平常带着小宝串门的徐尚书最近也不见了踪影。每日从宫里发下来的折子少之又少,其余的,都被官车一波波送往了御史台。

经过了这么多事,到这么乱的时候...

今天在被大理寺崔倍帅到之后生生被凹凸喂了口刀。。。心情可谓大起大落。。。(哭)


最近,宫门口出现了一个铜做的大箱子。听少爷说,那叫铜匦,洛阳城里以后大概又要不安宁了。

果不其然,几天之后,光是护城街上就有好几户人家被抄,成群的官兵涌进宅院,妇人的哀嚎伴随着瓷器的破裂声从围墙里面传出来,一车车的人在沉默中被押往推事院,却没一个能再出来。头儿每天从宫里回来后,脸色也不太好,眼下泛着乌青,跟少爷交代完事情经常倒头就睡。听说刑部和户部也受到不小的波及,平常带着小宝串门的徐尚书最近也不见了踪影。每日从宫里发下来的折子少之又少,其余的,都被官车一波波送往了御史台。

经过了这么多事,到这么乱的时候陈拾反倒不慌了,有少爷在身边,什么困难两个人在一起,最后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陈拾一直是这样想的,直到少卿被人构陷的消息传到大理寺。

头儿今天很早就急匆匆地骑马回来,说消息是御史台一个交情好的老臣告诉他的,今日皇上还没下诏,但御史台内部已经证据确凿,推事院明儿一早就来抓人。离开洛阳的人马已经打点好了,让少爷赶快跑。少爷却不着急,听完头儿的话,不紧不慢地吃完饭,擦着嘴撇了头儿一眼,恨恨地说他跑了,全大理寺的人绝对会被连坐,这样反而正中御史台的下怀。头儿好说歹说又劝了几回,末了看少爷心意已决,叹口气,说了一句至少为身边之人想想,脚步沉重地离开了厢房。

陈拾侍候了少爷这么多年,少爷的身底子怎么样他一清二楚。出了城逃跑药不仅带不够,少爷也很有可能半路生病发烧,走不出多远就得被兵爷抓住;要是少爷直接认罪,听七哥说,送到推事院也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但要是自己替少爷认罪……虽然自己苦了点,少爷也不至死。

平时少爷经常板着个脸不苟言笑,其实熟了之后还是很好说话的。把自己的想法和少爷一说,少爷却难得的对陈拾发了脾气,抿着嘴,瞳孔气成一条线,抓着陈拾的衣领低吼着跟他讲: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要是他敢插手自己的事,就不要再出现在自己面前。看惯了少爷平静表情的小书吏肩膀微颤了下,眼神却亮亮的,依然直视着对面的少爷。

重话已经放出来,李饼回了神,松开抓着陈拾衣领的手。和风微热,烛火在眼神碰撞间微微摇曳,两人陷入沉默。

明明是盛夏,厢房里的空气却闷闷的,令人窒息。

陈拾,许久之后,少卿抬眼,轻轻叫他的名字。

俺在,少卿大人。陈拾慢慢抬眸,视线与少爷的目光重合。

李饼的眼神微暗,撑着桌子移到他身边。目光沿着陈拾的额头移下,透着烛光,细细描摹他的轮廓。猫爪走到颊边,依恋地蹭了蹭自家竹马的脸,最后定格在他的唇上。

猫爪一挥,厢房的灯灭了。

那晚,他们仿佛回到了住在王府的日子,夜晚中一人一猫相互拥抱依偎,忘记外面的朝堂争斗和刀光剑影,在严冬中互相依偎着生存。

 

在马蹄声中醒来的时候,陈拾浑身酸痛,脑袋像进了蚊子嗡嗡地,回想起昨夜还有一丝不真实感。看见少爷不在身边,车上只有自己一人,这才慌了神。

忙问赶马的车夫,才知道少爷一早便托人将陈拾送出城门,自己却不知去向。

对了,你家少爷还托我带了封信,当陈拾还在一片混乱中时,大叔掏掏口袋,将折成方形的便条和地图交给他。

手颤抖着展开纸片,少爷只写了短短八个字:伏虎山,黑罗刹,保重。

大叔将陈拾放在半路,将一匹马留下,朝陈拾招呼一声便自行离开了。小书吏站在原地呆呆地将纸条看了又看,末了解气似的跺跺脚,将信重新折好放到胸口,脚一勾跃到马上。

有些事,还是当面问清楚比较好。马蹄声嘚嘚的,将陈拾的心情也踏得慌乱。

毕竟,自己这个贴身累赘总是要回到大狸子身边的。

(顺便一说这里的卤蛋在李府跟少卿学了骑射orz)

纪时诩
所谓的倒挂梗= =半成品+草稿...

所谓的倒挂梗= =半成品+草稿流+背景懒得画+开学……继续咕咕咕

所谓的倒挂梗= =半成品+草稿流+背景懒得画+开学……继续咕咕咕

我流非素食

所谓半夜偷腥的猫什么的……(毕竟大舅哥盯得严😁)

所谓半夜偷腥的猫什么的……(毕竟大舅哥盯得严😁)

折耳喵

【拾卿】双层鱼(1)

ABO,陈拾A×少卿O

漫画与动画设定杂糅

为观感保留ABO称呼设定,非史向架空


01

陈拾给李饼送了一个月药,前后送了两种。

第一种是阿里巴巴给他的,装在贴着“重要”的药罐里,吩咐他每天都要给那只怪猫喝下去。陈拾把它倒在碗里,那药泛着浅粉色,有一股桃花香,怪好闻的。他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后来他知道了。涉世未深的乡下小伙儿在未来上司眼皮底下顶风作案,感情深一口闷,见到了过世的老母。

再后来他从王七嘴里听闻,少卿一日不喝药便犯病、把全大理寺闹得鸡飞狗跳的惨状。虽然还是不知道病因,但好歹摸了个大概。

但这第二种,他自始至终都没得知它的效...

ABO,陈拾A×少卿O

漫画与动画设定杂糅

为观感保留ABO称呼设定,非史向架空

 

 

01

陈拾给李饼送了一个月药,前后送了两种。

第一种是阿里巴巴给他的,装在贴着“重要”的药罐里,吩咐他每天都要给那只怪猫喝下去。陈拾把它倒在碗里,那药泛着浅粉色,有一股桃花香,怪好闻的。他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后来他知道了。涉世未深的乡下小伙儿在未来上司眼皮底下顶风作案,感情深一口闷,见到了过世的老母。

再后来他从王七嘴里听闻,少卿一日不喝药便犯病、把全大理寺闹得鸡飞狗跳的惨状。虽然还是不知道病因,但好歹摸了个大概。

但这第二种,他自始至终都没得知它的效用。这次不是阿里巴巴给的了,而是崔倍,虽然陈拾不知道这两者有什么差别。这药也不是一开始就送来的,而是陈拾看管了李饼一两周,崔倍才叮嘱他,和前一种错峰服用。那郑重其事让他保证的样儿甚至比前一种严重性更甚。

那药不再是装在罐子里了,而是直接盛在碗里。陈拾左看右看,它却是淡淡的竹叶青色的,极有光泽,味道也是竹叶与草本混合的气息,却没有中药似的苦味。

他闻得陶醉,转头又欲问崔倍它的药用,崔倍却也三缄其口,一副守着天大的秘密的样子。陈拾只得作罢,讪讪端着药碗给李饼送下去。

他一进牢房,就感觉似乎有哪里和平时不一样。

牢房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按理说牢房里只能是霉味、尿骚味、以及老鼠尸体腐烂的恶臭。陈拾自小便五感灵敏,嗅觉更是胜出常人一头。他嗅出那清香是竹叶草本的香气,和他手中碗里的似乎是一个味儿。于是狐疑着,端着碗,一路遁着那香气走进去。

那香气似乎来自牢房尽头的房间。

越往里走味道越浓,陈拾敏感得鼻子都皱起来了。这味道让他很舒服,不由自主地安下心来。他正欲四顾寻找香源,却听到有人喊他。

“你在嗅什么呢。”

他看守的那只怪猫仍维持着原来的姿势趴在地上,居高临下地仰头对他。他胸前的毛似乎比之前更乱了,乱糟糟地纠结成一团。

“俺闻到一股味儿,好香,像是竹子的味道。”他又扭头朝四周望望,这香气似乎就是从眼前的大狸子身上发出来的,“猫爷你闻到了吗?”

“我嫌这牢房里太臭,让人燃了香。”李饼回答,心不在焉地挠了挠毛。

陈拾想说骗人,你一个犯人,怎么能享受那么名贵的香?更何况这还是竹叶香,哪里有香是竹子味的?他虽然是个农民,也多少从市井街坊里听说了点。不过陈拾现在也不敢揣测对方是什么身份,无论是虚锁的牢门、吃食的挑拣还是奇奇怪怪的汤药,都表明对方地位的不一般,就算进了牢里也是如此。说不定他还真能享受这种香。

他犹豫着,正思考怎么再次发问。李饼却没给他踌躇的机会。

“今天的药带了吗?”他开口。

“带了,在这呢。”他回过神来,忙不迭地把药碗递过去。李饼趴着没动,抻长身子去接,懒洋洋地好似没精神气似的。他凑上来时,陈拾看到他衣衫也凌乱不堪,像被爪子挠过好几遍一样。

他两爪捧住药碗,一口气灌下去。

竹叶的清香直冲上陈拾天灵盖。

他宛如就着春风喝酒,晕乎到几乎站不住,体内有什么在躁动。白猫喝完药却更显疲惫了,整个猫软软地卧在那里,斜睨了他一眼。

“怎么,还有事?”一开口连嗓子都哑了。

他如梦初醒,“猫爷,那还有一药……”

“他们没跟你说吗,这两副药要错开服用。”李饼不耐烦地招招手,“晚上再来见我一次吧。”

“……哦,中!”陈拾才想起来,有些羞愧自己给忘了。李饼看了他一眼也不再理他,自顾自地趴下睡了。陈拾只好把碗拿走,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

那味道下次来就没了,又恢复成他熟悉的死老鼠臭味。白猫也正襟危坐,精神比上次看上去好了很多。那药吃了差不多一周,后来也停了。

但陈拾一直没忘掉那奇异的竹叶香。尽管他到最后也没搞懂牢房里的香味是哪来的。

 

02

同年九月,武后登基,改国号为周,大赦天下。

那只怪猫也从牢里出来,成为他的顶头上司,他成了个不识多少字的贴身书吏。说是书吏,其实还是杂役,每日干些跑腿、打饭、备马、打伞、清扫猫毛的活儿。

当然,还有每日送药。

他正式上任后,从阿里巴巴那儿得知了真正的服药周期。那青绿色的药不是只服一次。桃花粉的药是每天都服,少一天都要不得,青绿的药则是一月一次,一次服一周。

至于是每个月的什么时候,就全听从李饼的吩咐了。不过陈拾推算出,他服药大概是每月固定的时候,即使有上下浮动,幅度也不大。

“陈拾,药呢?”李饼在案前唤他。今天是他喝青色药的第一天。

“在这儿呢,猫爷。”陈拾笑嘻嘻地把药碗端上去。淡青色的汤药在碗里澄澈透明,像一汪春水。

他还是对这副药很感兴趣。那副桃花粉的药,陈拾之前已经误喝了一次,知道它的威力,好奇心就没那么重了。

但这服药,他却无论如何都按捺不住自己的求知欲。不必说这药本身有多神秘,重要性更比前者,它甚至都不能囤:每到服药日,都由太平观当天现配了,大清早快马加鞭给送过来。

陈拾根本只要一闻到它,就双腿发软,步都迈不动。药本身味道很淡,他之前在牢房里闻到的竹叶香也再也没闻见过。但只要李饼一喝下药,药香就会直接冲出来,比原本浓了好几倍。

他盯着李饼端碗慢慢喝下汤药,移不开视线,不自主地调动每一处感官去感受那香气。

李饼被他看得毛骨悚然:“你盯着我看干嘛?”

“啊?没有没有。”他连忙摆手,但最终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猫爷,你这药是治啥的啊?俺咋看你喝药还要按照更漏的呢?”

“多嘴!”李饼瞪了他一眼,“不该问的问题别问,好奇心那么重做什么?”

陈拾碰了壁,自知失言,只好摸摸鼻子尴尬地退回去。

他刚从房里出来,好事之徒王七就凑了上来,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儿去围观他手里的空碗。

见陈拾一脸的灰心丧气,他就拿听八卦的口吻问他:“怎么了陈拾?是不是又被少卿大人骂了,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到底是刚入大理寺识人不善,陈拾一五一十地就把刚刚事发的经过说了出来。

圆滑精明如王七也被他惊掉了下巴,“你这……全大理寺也就你敢冲少卿大人开这口了。”

“不过啊,”他摆出一副怪力乱神的样子,神神秘秘地凑到陈拾耳边,“我听说,少卿大人这药啊,可是取城北永山之嘉木芽尖处二两,非风不采,非雨不采;再取城南洛水之蘩草幼嫩处二两,非霁不采,非景不采。辅以春分梨花蕊十二钱,秋分白菊须十二钱,加之霜降竹节间积蓄之霜雪十二钱调和,置杏树下七七四十九天,才能成药呢。”

“哇,这么金贵?”陈拾目瞪口呆,“连喝药都那么讲究,真不愧是猫爷……”

他拉着王七还想多问两句,王七却一脸讳莫如深,“哎,我答应过人家的,这说太多,就人人皆知了。你要是想知道深了,就自己从少卿大人嘴里撬吧。”

说完他撇开陈拾一个人走了,带着满脸忽悠到人的心满意足。留陈拾一人在原地没反应过来,心里更加痒痒了。

他突然觉得腺体不太舒服。陈拾心里一惊,感觉自己的发情期似乎要提前来了。



TBC


玩了个红楼梦的梗,串朝代了,但玩爽了。

还在高考炼狱,但拾卿太好吃了,忍不住急速上手摸一发。



一条鱼

考试激情摸鱼๛ก(ー̀ωー́ก) 

考试激情摸鱼๛ก(ー̀ωー́ก) 

李西回

关于除了听口音还能怎么分辨兄弟俩的指南

关于除了听口音还能怎么分辨兄弟俩的指南

带梦想家猫猫子

【大理寺日志乙女向】大理寺猫咖今日营业了吗·其一

◎试水,全员向,后续随缘


◎魂穿背景,玩梗,注意避雷。ooc致歉


◎李饼/陈拾/阿里巴巴/一枝花/崔倍/来俊臣


  大理寺诈了尸这件事,被李少卿严实地封住了口风。

  他一双金瞳盯着你,指甲有一搭没一搭敲着桌子。

  你秉持“管它黑猫白猫,能让我撸的就是好猫”的原则,伸手就要去挠李少卿的下巴。

  不出意外地,你手臂上多了个猫爪子印。

  第二日,你偷偷在大理寺的偏院里种了猫薄荷。


  你成了大理寺众多杂役之一,跟在了陈拾后面。你心...

◎试水,全员向,后续随缘


◎魂穿背景,玩梗,注意避雷。ooc致歉


◎李饼/陈拾/阿里巴巴/一枝花/崔倍/来俊臣


  大理寺诈了尸这件事,被李少卿严实地封住了口风。

  他一双金瞳盯着你,指甲有一搭没一搭敲着桌子。

  你秉持“管它黑猫白猫,能让我撸的就是好猫”的原则,伸手就要去挠李少卿的下巴。

  不出意外地,你手臂上多了个猫爪子印。

  第二日,你偷偷在大理寺的偏院里种了猫薄荷。


  你成了大理寺众多杂役之一,跟在了陈拾后面。你心里清楚这是为了方便少卿大人监视——可陈拾不知道啊,每到午饭时,他还是乐此不疲地将你挑出来的萝卜块夹进了自己碗里。

  “你咋跟猫爷一样挑啊。”

  他口齿不清地捅了捅你,你未理,他便又捅了捅。

  “要么俺下次给你偷个鸡腿儿?”

  “谢谢您嘞,再加个鸡翅!”


  妈妈,我终于碰上了个人傻钱多的。你如此想。

  你虽是杂役,但大理寺的人里几乎没有给你安排什么重活。于是每天得了闲暇时间一把,你就去教那个可怜的小司直官话了。

  你仗着语言优势狠狠地坑了他一笔,后者倒也心肝情愿,只是每每你有模有样开始教课时,他总是要往你身边凑一凑。

  “唉,年轻人,你还是生错了时代。要是在我那,你说不定是高考状元。”你拍着他肩膀如此道,甚至想送一本五三给他。

  “....深么是告考??窝听不懂。”


  传闻李少卿有个一直未缉拿归案的宿敌。

  传闻那人是不死之身,即使被抽筋拔骨也能起死回生。

  你听着说书人在台上这么说,一边咬了一口手里的煎饼果子,手里还提着一个羊肉卷饼——这原本是你带给陈拾的加餐。

  “这事你信么?” 你问身旁的人。

  那人一直坐在桌角的阴影里,看样子不是中原人。听你一问,他忽的抬了头,一双荧绿的眸子像是要烧起来。

  “谁知道呢~” 

  怪人。你没再管他。只是一场故事听完,手中的羊肉卷饼没了影子。


  京都洛阳也有本子看,这是你万万妹想到的。

  更让你没想到的是这位本子画师就在你身边。

  “靓仔,搞有道具的么?” 你一只手搭上崔倍的肩,结果刚刚碰到衣服就结结实实摔了一跤。

  “什么意思?” 他叹口气,将冰水浸过的小帕子敷在你额头上。

  待你脸不红心不跳地解释一番,他从小抽屉的暗格里拿出一卷书纸递过来。

  解开绳子一扫,一片红晕从你脸颊直烧到耳根。

  “我未曾想你喜欢这些——这卷已经绝版了,喜欢便送给你吧。”

  “我,我才不感兴趣...”

  你一边说着,一边诚实地将那卷本子藏进了怀里。


  虽然文科成绩不佳,对于来俊臣的名号你还是略知一二。因此,你不想,也不敢招惹。

  “李少卿身边新来的杂役?”

  他尾音向上挑了,分明云淡风轻,金色眸子扫过你时还是降了几分温度。

  “想不到李少卿也要找小娘作杂役了?”他半开玩笑地说,李饼把牙齿咬的咯吱作响。

  “头发还是稍稍绾起好看些。”

  他经过你时悄悄留下一句。


  大理寺后院的猫薄荷,发芽了。

  

  

柒不让七变柒

陈拾和他哥XD

“疯了?我倒希望是如此”

陈拾和他哥XD

“疯了?我倒希望是如此”

呵呵
陈拾和少卿到底多高呀? 之前听...

陈拾和少卿到底多高呀?

之前听说少卿181比陈拾高1厘米

可这好像陈拾要高亿点点呀😂

私心tag 饼拾🤪

陈拾和少卿到底多高呀?

之前听说少卿181比陈拾高1厘米

可这好像陈拾要高亿点点呀😂

私心tag 饼拾🤪

柳丫

【饼拾】变人

底特律背景,仿生人李饼x仿生人陈拾

注意:陈拾在觉醒前是木得太多感情的,李饼因为是人变仿生人,所以他时有感情时木得。

我觉得应该是【饼拾】气人😂😂

不定时更新。

1.

【警告!警告!系统正在启动中……】

李饼觉得头疼的厉害,那冰冷的声音还在脑子里响起,眼前一片的黑暗,忽得听到一声轰鸣声。

【LB001,正在启动……1%2%……89%……】

“李饼……”

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卢纳。

李饼睁开了眼睛,淡蓝色的数据屏浮现在眼前,他皱紧了眉,还没有搞清楚现在的情况。

自己不是被燃烧弹炸死了么……怎么……

【警告,软体不稳定——】

那个冰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在李饼的脑海里...

底特律背景,仿生人李饼x仿生人陈拾

注意:陈拾在觉醒前是木得太多感情的,李饼因为是人变仿生人,所以他时有感情时木得。

我觉得应该是【饼拾】气人😂😂

不定时更新。

1.

【警告!警告!系统正在启动中……】

李饼觉得头疼的厉害,那冰冷的声音还在脑子里响起,眼前一片的黑暗,忽得听到一声轰鸣声。

【LB001,正在启动……1%2%……89%……】

“李饼……”

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卢纳。

李饼睁开了眼睛,淡蓝色的数据屏浮现在眼前,他皱紧了眉,还没有搞清楚现在的情况。

自己不是被燃烧弹炸死了么……怎么……

【警告,软体不稳定——】

那个冰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在李饼的脑海里起起伏伏的环绕着。

“李饼”卢纳见李饼太阳穴上的软体泛红,出声喊道,他满脸愁容的拍了拍李饼的肩膀,叹气道“……你能回来就好……”

李饼低头一望,发现自己变成了仿生人,而且还是动物类型的仿生人。

“卢纳,”李饼脸上没什么表情,“其他人呢?”

他记得在16号的时候,身为特警的他带领了一支小分队去逮捕追寻很久的犯罪团伙,结果被内奸泄露了行踪,他和所有人都葬身在了熊熊的火焰中。

血肉灼烧的感觉,实在是痛,到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心悸。

“其他人……唉……除了你,都没有抢救回来……”卢纳听到李饼的话,无奈的摇了摇头,“后事都处理好了,你要去看看他们吗?”

“……”李饼摇头道,“不必了”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也好,现在上头派你去调查另一桩事情”卢纳把兜里的案宗递给了李饼。

“知道了”李饼接过了泛着蓝光的案宗。

“对了,你等等!”卢纳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出声喊住正准备出门的李饼。

李饼脚步虽然停了,但是手里的动作已经把门打开了。

一开门,他就见到了在门口站的笔直的陈拾。

是个仿生人。

李饼用眼睛扫描了一遍。

家务型,型号CS002,是第二款?

“您好,很高兴见到您”陈拾和李饼差不多高,他见到李饼就认出了这是他要服务的对象。

开口竟然是奇怪的口音。

“……”李饼瞥了他一眼,扭头望向卢纳。

卢纳哈哈的笑了一声,走到门口对李饼介绍起了陈拾“这是老徐送你的,说是可以照顾一下你的起居”

“我不需要”李饼一口回绝道,说完他就绕过了陈拾离开了。

陈拾眨了眨眼睛,软体微微泛黄后又重新变成了蓝色。

“你去跟着他吧,务必要照顾好他”卢纳对陈拾说道。

“中”陈拾点点头后,开始执行起卢纳的命令。

这奇怪的口音……卢纳摸了摸下巴想了想,估计是设计者的奇怪癖好吧……

不行,他得去问问老徐这仿生人到底靠不靠谱。













“嘿,你听说了吗?咱们这儿来了一位新老大!据说还是个仿生人!”王七按捺不住内心的八卦魂,用力的戳了戳正在埋头翻电脑的阿里巴巴。

“神马?”阿里巴巴抬起了头,“窝不鸡倒……”

“哟,机会这不是来了吗?”王七一脸看戏的笑脸望着崔倍抱着一沓文件走了过来。

“这些要给头儿审阅”崔倍把东西放在了阿里巴巴的桌子上轻言轻语道。

“Oh——窝不想取!”阿里巴巴惊呼了一声,惹的王七哈哈大笑道:“让你去你就去吧!记得早点回来哦~”

“呜——”

阿里巴巴抱着一沓文件战战克克的走向办公区的最里处,一路上嘀嘀咕咕道“介豆神马时候了,竟然还用纸质的党案,直接给个U盘不好吗……”

嘀咕归嘀咕,他还是很小心翼翼的把怀里的文件抱好,吞了吞口水,手心微微的湿润,阿里巴巴站在了办公室的门口。

玻璃是全息的,但是里面的人把按钮关了,什么都看不见。

正在阿里巴巴做心里斗争的时候,一个声音出现在身后。

“你好”

阿里巴巴被吓的破了音,手里的东西差点飞了一地,好在陈拾及时的把文件扶稳了。

“泥……泥系新来的放生银?”阿里巴巴看见陈拾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一双偏琥珀色的眼眸显得整个人很平和,他的身上穿着仿生人的衣服,铭牌上写着【CS002】

“你好,俺是陈拾,编号CS002”

“泥的口音毫奇怪……”阿里巴巴喃喃道。

口音?

陈拾的软体变黄了一圈,闪了闪后又变回了蓝色。

“你要进去吗?俺可以帮你”陈拾的手里端着一杯刚做好的冰咖啡。

“太毫了,靴靴!”阿里巴巴一听到陈拾要帮忙,里面松了一口气,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了陈拾,说完就溜了。

‘滴!’

李饼听到声音抬起了头,见到陈拾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进来,皱了皱眉道:“我不需要你,你可以回去了”

陈拾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后,站在原地仔细的思考着李饼的话。

李饼见他太阳穴处的软体变黄变蓝又变红,心里的脾气消了几分后道:“你先出去吧”

“中”陈拾听了李饼的命令后,听话的走了出去。

仿生人……

李饼望着桌子上的案宗,有些烦躁的攥紧了爪子。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长官,您不能这样”陈拾跟个小尾巴似的快步跟在李饼的身后,两个人急匆匆的走进了警局,引得众人纷纷从繁重的任务中抬起了头,探头探脑的打量着这两人。

“那不是新上任的头儿吗?……”

“今天不是去探查案宗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知道……你看他的衣服上有好大一片蓝血……”

“咳咳!”王七突然咳嗽了几声,低头望着窃窃私语的一群人,厉声道“你们一个个的,事儿都做完了?还搁这儿说呢?是不是想加班啊?”

底下的人纷纷叫苦不迭:“不是不是!”

王七才不会去理会他们的哀求,他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望着李饼他们消失的方向。






“长官!没有逮捕证私自动手是会被捕的!”陈拾挡住李饼开口道,他还特意的把华国的法规条例从知识库里调了出来。

李饼被气的轻笑出来了声,他撇嘴道:“这不需要你管,而且是他先动手的”

“可是俺检测到您体内残留了大量的酒精,仿生人喝下大量酒精是会软体不稳定……”

李饼猛的抽出枪抵住陈拾的额头打断了陈拾的话,冷漠的说道:

“你不过是一台机器,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报废”

陈拾皱了下眉,说道

“长官,你也是一台机器”

“你!……”李饼的仿生猫瞳竖起。

‘哐当’一声,李饼把枪扔在了地上,狠狠的关上了办公室的玻璃门。

陈拾的圈由红变成黄色,不停的闪烁着,弯腰捡起地上摔的支离破碎的枪支,手法熟练的拼装好后,陈拾身形笔直的站在门口等待着。

“哟,这是怎么了?”穿着警服的王七看着站在门口的陈拾,摸了摸下巴凑近陈拾小声道“屋里的那位是不是生气了?”

“是的”陈拾的软体已经稳定下来了,他扫描了一下王七,发现他的领带上被溅上了几滴咖啡,而且还是警局出门左转50米处的小咖啡馆的咖啡。

王七见陈拾盯着自己的衣服盯了好久,便伸出手戳了戳陈拾柔软的脸颊,挑眉道“你们仿生人的肌肤可真是像人一样……”

陈拾歪了歪头,说道:

“你的家里有仿生人吗?”

“没有,我嫌麻烦……”

陈拾眨了眨眼睛,软体变黄了一瞬,还有人嫌弃仿生人呀……

王七轻轻扯了扯领带,边向一旁的自助咖啡机走去边说道“嘿,你要来一杯咖啡吗?”

“不用,俺不需要饮用高热量饮品,俺的体内有液态钛,可以持续供电”陈拾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王七噗嗤的笑了出来,扭头对陈拾说道“不好意思,我忘记了”

然后他拿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对陈拾摆摆手,道“那这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哦!我先下班啦”

“好的”

XXinGu

喝飘了②

上一篇→ 

天雷!天雷!内有私心陈拾、2D突变3D站了起来,以及shi一样的上色,以及你们想要的都没有发生(¦3[▓▓]

喝飘了②

上一篇→ 

天雷!天雷!内有私心陈拾、2D突变3D站了起来,以及shi一样的上色,以及你们想要的都没有发生(¦3[▓▓]

镇江王百川

一梦

内容是张言川幼时的一个梦,设定陈拾还没走丢

裴训向。微饼拾


彼时张家兄弟还年幼,还未遭逢变故分开。张言川搂着弟弟钻被窝睡觉,紧挨着彼此。而某更深露重的夜,张言川梦到兄弟离散,梦到熙攘都城,森严壮阔的房筑,黑瓦飞檐素墙,梦到白发胜雪。梦里的张言川好似不是自己,又胸腔里跳着的心和血也确实是他。他枕上有此生梦中最大的雪,雪已是簇团掉而非飘,漫过天际远至视野也难及。身旁黑纱人影绰约,转首相顾他瞥见苍白眼睫。白头说,张言川听不真切,那话遭雪卷走内容再飘进耳窝,他虽听不甚清,但察觉有情,有义,所以话压心上有千钧重。而仿佛天意,又是造化,数年后梦境与现实贴合为一,张言川不知此生终将未展眉。这铺天雪中...

内容是张言川幼时的一个梦,设定陈拾还没走丢

裴训向。微饼拾


彼时张家兄弟还年幼,还未遭逢变故分开。张言川搂着弟弟钻被窝睡觉,紧挨着彼此。而某更深露重的夜,张言川梦到兄弟离散,梦到熙攘都城,森严壮阔的房筑,黑瓦飞檐素墙,梦到白发胜雪。梦里的张言川好似不是自己,又胸腔里跳着的心和血也确实是他。他枕上有此生梦中最大的雪,雪已是簇团掉而非飘,漫过天际远至视野也难及。身旁黑纱人影绰约,转首相顾他瞥见苍白眼睫。白头说,张言川听不真切,那话遭雪卷走内容再飘进耳窝,他虽听不甚清,但察觉有情,有义,所以话压心上有千钧重。而仿佛天意,又是造化,数年后梦境与现实贴合为一,张言川不知此生终将未展眉。这铺天雪中他与白头紧依,像预感,他鼻头酸涨,好像是最末的相拥。狂风大作,一阵厚雪卷飞侵袭直向二人,逼他离了白头一丈远,将他怀前余温也并吞。人影在风中摇晃几下骤然失踪,张言川一声高叫“东来”惊起身,这原是梦魇一场。他心惊方才缓过劲,察觉冷汗溻湿了里衣,脸上冰凉,用手一摸满脸咸泪。正回想自己叫了什么话,又想起兄弟走散,转脸看着酣睡的弟弟才微微吐口气。是做了什么好梦,手蜷着贴在脸边,不时呓语“大猫...”,咂摸着小嘴动了动身,被头从肩上滑了些。张言川给他掖好被,露出一点松懈的笑,俯身用脸挨了挨他。可再不入眠了。

柳丫

【饼拾】沦陷

4.

黑罗刹原本没有注意到地上的陈拾,忽听到他带着口音的一句“哥”,眼眸随即望向倒在地上的陈拾,脸上惊讶了一瞬,眉毛挑起,“弟弟?”

李饼可不想看什么兄弟认亲大会,他的爪子刺进被抓之人的脖子,冷声威胁道:“快放我们走”

陈拾跌跌撞撞的跑到李饼身边,揪住他的衣角一双眼眸亮晶晶的望着站立不动的黑罗刹,神色惊喜的对李饼指着黑罗刹说道:“俺哥!俺找到俺哥了!”

瞧着陈拾的憨样,李饼不动声色的啧了一声,眼眸里全是鄙夷的神情。

黑罗刹倒是个精明人,他瞧了一会,突然拍了拍手说道:“一起去寨子里坐坐吧”

他这一声下令,埋伏在四周的弟兄们都收起了手里的武器。

陈拾自然是乐意的,他心思单纯,根本也没...

4.

黑罗刹原本没有注意到地上的陈拾,忽听到他带着口音的一句“哥”,眼眸随即望向倒在地上的陈拾,脸上惊讶了一瞬,眉毛挑起,“弟弟?”

李饼可不想看什么兄弟认亲大会,他的爪子刺进被抓之人的脖子,冷声威胁道:“快放我们走”

陈拾跌跌撞撞的跑到李饼身边,揪住他的衣角一双眼眸亮晶晶的望着站立不动的黑罗刹,神色惊喜的对李饼指着黑罗刹说道:“俺哥!俺找到俺哥了!”

瞧着陈拾的憨样,李饼不动声色的啧了一声,眼眸里全是鄙夷的神情。

黑罗刹倒是个精明人,他瞧了一会,突然拍了拍手说道:“一起去寨子里坐坐吧”

他这一声下令,埋伏在四周的弟兄们都收起了手里的武器。

陈拾自然是乐意的,他心思单纯,根本也没多想,乐呵呵的拉着一脸不愿意的李饼跟在黑罗刹的后面走着,没有看到一旁同行的人看着李饼异样的眼神。

是个猫妖啊!

李饼并不在乎周围人异样的眼神,比起这个,他更在乎陈拾拉住他的手。

热乎乎的,感觉很奇怪。陈拾的手因为常做农活而有些粗糙,一路上在轻轻的摩擦着李饼的肉垫,或许是怕李饼突然翻脸暴走,陈拾握得格外的紧,肉与肉的贴合,没有一丝缝隙,近得李饼可以感受到陈拾不急不慢、强壮有力的心跳声。

一路上,黑罗刹一直在和陈拾说话,当他了解到陈拾为他娘守了四年丧才来找他时,黑罗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他也不是没有找过陈拾,只可惜陈拾在不到三岁的时候就走丢了,留下的线索少之又少,而张母张父每每提起这事都要暗自叹气抹眼泪。

见黑罗刹的情绪有些低落,陈拾扬起笑脸道“俺没事,你看俺这不是来找你了吗?”

说着他突然想起了他娘临终前留给他的银镯子,便扭身去找,可在箱笼里翻了又翻,依然不见那银镯子的影子,急得松开了牵着李饼的手翻箱倒柜的找,一旁的李饼垂下眼眸,把一只银镯子递给了陈拾,开口道:

“喏,别找了,在我这呢”

天天冒冒失失的。

“谢谢猫爷!俺忘记俺把镯子放到你那儿了嘿嘿嘿……”陈拾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李饼瞥了一眼满脸笑容的陈拾,轻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黑罗刹拿过镯子,但他的兴趣并不在这镯子上,而是饶有趣味的望着陈拾和李饼两个人。


“你是如何认识这位大侠的?”黑罗刹一开始就被这身形矫健、下手狠辣的猫妖吓的有些失神,但看到这猫妖却和自己失散多年的弟弟举止行为颇为亲密,眉毛一挑,便开口问道。

“这个嘛,俺是…………”陈拾眨了眨眼睛就把自己和李饼相遇的事情跟黑罗刹说了个大概。

而李饼则是眼神晦涩的瞥了一眼一旁的黑罗刹,闭口不语。他可不像陈拾这个笨蛋,什么都与外人说,至于黑罗刹对自己这个便宜弟弟究竟有什么目的,他现在还未知,只能静观其变了。









当陈拾看到寨门口那两个肌肉猛男时,心里一咯噔,不由得背后直冒冷汗,乖乖嘞,俺哥……该不会是在城里学坏了当起了土匪头子了吧……

他心里这样想着,事实也就是这样。

那两高大威猛的汉子一见到黑罗刹便挺直脊梁对他打了个招呼:

“头儿,你回来了?”

黑罗刹点点头表示回应后,便领着身后一行人走了进去。

黑罗刹的寨子很大,几乎是占山为王,里面树林茂密,寨子里还养了许多身形肥大强壮的猎犬,一个个的见到李饼就龇牙狂叫,陈拾见状咽着口水悄悄的把李饼拉在了身后。

寨子里的人对黑罗刹带回来的人感到很新奇,尤其是猫妖模样的李饼,不过他们也没敢上前打扰,一个个的该干嘛干嘛。









“你们就先住这儿吧!”带路的妹子是个个性活泼开朗的,扎着俩小辫,对李饼和陈拾说道。

“谢谢你了”

陈拾打开了门走了进去,里面家具齐全,一盏油灯在桌子上缓缓的燃烧着,看起来很舒适。







夜色渐浓,一个身材消瘦的女人推门而入。

黑罗刹正在泡茶,听到这声音头也不抬的说道:

“血蝉,回来了?”

那位名唤血蝉的女子眉头紧皱,一双丹凤眼凌厉的扫向一脸轻松的黑罗刹,开口道:

“头儿,你不该带他们回来”

她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听说了黑罗刹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弟弟,并且还带回了一只白毛妖怪。

“哦?这有什么不妥的?”黑罗刹把泡好的茶推到血蝉的面前,慢慢悠悠的说道“血蝉,他是我弟弟”

“那妖怪怎么!……”血蝉正准备拍桌而起,却被黑罗刹给按回了位置上。

“你先听我说……”烛火晃晃悠悠的闪烁着,照得黑罗刹脸上浮现一片诡秘之色。

他的神色认真,让原本还在气头上的血蝉定下了心来,仔细的听着黑罗刹的话。


“你可知那猫妖是什么身份?”黑罗刹望着杯子里起起伏伏的茶叶,把自己的观察和猜想都跟血蝉说了。

他这个人从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血蝉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冷峻的望着黑罗刹,开口道:“……李家?不可能!……京城的李家早就没了啊……”

血蝉曾是一名杀人谋财的刺客,她曾经接过刺杀李家家主的任务,但她失败了。在她失败之后的几年内,李家就落魄了。

“……”黑罗刹喝了一口茶,正色道:“我一开始也不确定,直到我发现了他挂在腰间的腰牌——”












“哎?这是什么?”陈拾的手撩起了挂在李饼腰间的牌子,抬头问道。

“嗯?”李饼低下头望向陈拾手里的牌子,上面被磨损的很厉害,但依旧光鲜亮丽,一个霸气磅礴的“李”字被刻在上面。

他习惯性的皱了皱眉,开口道“不知道”

陈拾见这腰牌被李饼挂在腰间,且保护的很好,大概是个重要之物吧,于是他小心的将这腰牌给挂了回去。

李饼见他小心翼翼的动作挑了挑眉,满不在乎的说道“不过是一个腰牌,就放在你那吧”说着就把腰牌扯下,扔给了陈拾。

“啊?”陈拾慌忙的接住了沉甸甸的腰牌,一脸惊讶的望着靠坐在床边的李饼。

“你……”

李饼晃了晃长腿,翻身往床铺上一滚,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行了,陈拾,赶紧睡觉吧”

陈拾赶紧把东西收好,吹灭了烛火。

房间里变得一片黑暗,静的只能听到呼吸声。

陈拾:那个,不是……猫爷,你怎么躺俺床上了?你房间在……

李饼(睁眼):怎么那么多废话?睡觉(一把拽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