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陈拾

10.7万浏览    1490参与
ワイワイズ
小七七:来,笑起来~饼子哥:…...

小七七:来,笑起来~
饼子哥:……
乐高:嘿嘿嘿嘿
崔带佬:。(盯着七七
快乐的青年:茄·窝嘴帅乐·子

虽然有两对磕的西皮,巴特不太明显,所以不打tag惹。(虽然但是还悄悄带了情侣项链

小七七:来,笑起来~
饼子哥:……
乐高:嘿嘿嘿嘿
崔带佬:。(盯着七七
快乐的青年:茄·窝嘴帅乐·子

虽然有两对磕的西皮,巴特不太明显,所以不打tag惹。(虽然但是还悄悄带了情侣项链

阿莲幽莲

饼拾手书《犯罪团伙》昨天终于彻底完工投稿了!!!7月3号中午12点咱们B站不见不散!

顺便宣传下我的大理寺同人谷,B站已经发了抽奖视频大家可以去看看~BV1dZ4y1M7yM(lof老是屏蔽我的抽奖帖我裂开了)

想要购买可以扫p4二维码来群里玩!群内还有小花机器人供你调戏(?)

饼拾手书《犯罪团伙》昨天终于彻底完工投稿了!!!7月3号中午12点咱们B站不见不散!

顺便宣传下我的大理寺同人谷,B站已经发了抽奖视频大家可以去看看~BV1dZ4y1M7yM(lof老是屏蔽我的抽奖帖我裂开了)

想要购买可以扫p4二维码来群里玩!群内还有小花机器人供你调戏(?)

浮山逸轩暮飞雪
“这咋比干活儿还累啊……”

“这咋比干活儿还累啊……”

“这咋比干活儿还累啊……”

鉴来生情(长期接稿 努力活着
大半夜悄咪咪发个印调,等全部画...

大半夜悄咪咪发个印调,等全部画完再发一次

一套八个立牌105r非偏远包邮,平均一个13r包邮

新增:散卖2个起卖,一个12r不包邮,非偏远统一9r

工艺是宝石镭射

确定要的希望可以评论一下并加群794307543_(:з」∠)_(对就是阿丘太太的吧唧群(?)

发货时间大概是七月二十号左右

暂定七套,七套卖完之后会拜托朋友以全款预售半个月的形式进行tb通贩散卖,到时候是一个15r不包邮XD

(前提是七套能卖完(。)

大半夜悄咪咪发个印调,等全部画完再发一次

一套八个立牌105r非偏远包邮,平均一个13r包邮

新增:散卖2个起卖,一个12r不包邮,非偏远统一9r

工艺是宝石镭射

确定要的希望可以评论一下并加群794307543_(:з」∠)_(对就是阿丘太太的吧唧群(?)

发货时间大概是七月二十号左右

暂定七套,七套卖完之后会拜托朋友以全款预售半个月的形式进行tb通贩散卖,到时候是一个15r不包邮XD

(前提是七套能卖完(。)

渝了个白儿

小红帽与大灰狼,看看我点个关注吧呜呜呜

小红帽与大灰狼,看看我点个关注吧呜呜呜

明雨——五月

饼拾——结婚

“唉。”李饼似乎有什么心事


“怎么了少卿大人?”王七问


“没什么,最近有点累而已。”


“那您是否要去休息呢?”


“嗯……也好,我回去休息会儿,折子就麻烦各位了。”


“是!”


李饼回房没多久,陈拾就来了


“陈拾!你怎么来了?”李饼突然有些高兴


“俺……俺来看看猫爷,猫爷恁有啥烦心事吗?”


“我……”


“说呀猫爷。”


“陈拾,我们成亲吧。”


“啥?!成……………亲?”


“这事儿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只是找不到时间……”


“猫爷,恁没开玩笑吧?”


“我没有。”


“那好,俺答应猫爷。”


“真的?爱死你了陈...

“唉。”李饼似乎有什么心事


“怎么了少卿大人?”王七问


“没什么,最近有点累而已。”


“那您是否要去休息呢?”


“嗯……也好,我回去休息会儿,折子就麻烦各位了。”


“是!”


李饼回房没多久,陈拾就来了


“陈拾!你怎么来了?”李饼突然有些高兴


“俺……俺来看看猫爷,猫爷恁有啥烦心事吗?”


“我……”


“说呀猫爷。”


“陈拾,我们成亲吧。”


“啥?!成……………亲?”


“这事儿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只是找不到时间……”


“猫爷,恁没开玩笑吧?”


“我没有。”


“那好,俺答应猫爷。”


“真的?爱死你了陈拾。”


李饼抱起陈拾就是一顿亲


“猫爷,恁应该得去问那妖后吧?”


“这正是我苦恼的地方,真不知道她会不会同意这门婚事,朝中最近虽然安宁,但是上朝我还是有点……”


“猫爷,依俺看恁还是去试试吧,做事不都要尝一边吗。”


“那好吧。”


李饼和陈拾回到了正堂,给大家交待了一些事


“那这几天,大理寺就麻烦各位了,我会尽快回来的。”


“遵命!”


“猫爷,恁可快点回来呀。”


“好~那我走了。”


“中,猫爷再见。”


三日后,李饼从朝中回来,带着一纸婚书以及满朝少女破碎的心回来了,陈拾很开心,而剩下的几人却吃了一嘴狗粮。


当天晚上,李饼兴奋得睡不着觉,还是陈拾劝他睡觉才乖乖躺下


他回来的第二天,便派人张贴了一张宣告


                                    宣告

            大理寺少卿李饼,将于后日举办婚宴,特此邀请全城所有人于当日午时到华中酒楼参加婚宴。


这下全城人民都知道李饼要成亲了,几乎炸开锅,有人开始在底下讨论着,“李大人的新娘子是谁呀?”“你不知道吗?李大人的心上人是个男人啊!”“纳尼,这信息量有点大,容我缓缓。”“…………………”


华中酒楼的掌柜已经得到了信息,后日整个华中酒楼被大理寺承包,又可以赚一笔打钱,想到这那掌柜的就有种升天的感觉,但是他已经来不及想这些了,三天,要把华中酒楼改成婚宴现场,这工程量还是有点大,于是他便马上召集所有人开始着手布置了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华中酒楼也已经装扮好,就差李饼等人来了


现在是巳时,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大家就都来了


“李大人,您可终于来了,大家伙儿都等了您好久了!”


“承蒙大家厚爱,我李某在此谢过了。”


“各位先去里面坐着吧,还有半个时辰婚宴就开始了,还有很多来宾没有到场呢。”


“好,那就麻烦掌柜的了。大家,我们进去吧”


华中酒楼内,满是红色的气息,就连灯上面都是眼花缭乱的装饰


“(⊙o⊙)哇,这布置,这排面,大人咱们大理寺什么时候那么有钱了?!”王七惊讶地问李饼


“咱们没有钱,这钱是妖后给的,说起来,他老人家今天好像也要来啊。”


众人都惊呆了——一个小官员的婚宴竟然值得妖后亲自到场,钱还是人家出的,啧啧啧啧,真是大手笔啊


大家随便参观了一会儿,李饼便拉着陈拾去换衣服了,其他人则负责在门口接客


李饼陈拾换好衣服也出来了,大家看见两人便是上去祝福送礼,李饼和陈拾也都是笑脸相迎,拿东西拿到手软


“妖后驾到——”大人物来了,大家都得亲自去接待,只见一个大轿子落下,妖后从里面出来,奇怪的是他并没有穿得多么华丽,只是平常平民穿的衣服,就连下人穿的都跟他一样


“恭迎妖后。”李饼尊敬的说道


只见妖后伸手摸了摸李饼的头,说,“小饼咂,今天可是你的大日子,那些礼节就免了吧,来人,上礼!”


身为大理寺的少卿大人,敢当众摸他头的除开陈拾估计就只有妖后了


只见两个下人抬着一个大箱子,打开后,里面的东西都令大家眼馋


只听见其中一个人拿着一张类似于圣旨的东西照着念,“因今日为大理寺少卿李饼婚宴,妖后特此赏其黄金一千两,玉锦四千匹,琼浆玉露七百两……”足足念了四分钟,那人才念完


由此可见,皇宫是多有钱,这点东西还不到国库的千万分之一


“啧啧啧,妖后也太大手笔了。”王七小声嘀咕着


“在下谢过妖后,还请妖后入座,婚宴马上就开始了。”


“好,本宫也顺便逛逛这酒楼有多大,你们几个,先去找位子吧。”


“遵命。”


妖后之后,又是一堆大人物到场,李饼都亲自一一接待着,好不容易,客人终于坐满了,随着音乐,婚宴也开始了


那时的婚宴并没有那么多规则,唯一的礼节就是新郎得去向各桌敬酒,只是……这酒楼又高又宽,李饼就算不累也要被灌晕


“猫爷,俺……俺不会喝酒。”陈拾发难了


“你不会喝就不喝了,我来就行。”李饼说


“大人,时间到了,得去敬酒了。”崔倍提醒道


“好,陈拾,我们走。”


还没到一半,李饼便醉了,但他坚持着继续喝——因为他高兴,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跟陈拾在一起了,一这样想,李饼便马上又不醉了,继续向各桌敬酒


终于,酒喝完了,但李饼也在茅房吐了好久,他喝太多了,稍一不舒服便会呕吐出来,只不过大家并不知道


很快,夜色降临


因为每层都有包房,空间很大,所以大家可以在酒楼里面休息,一些玩累的小孩子早早的就睡着了,剩下的大人意犹未尽,继续喝着酒


此时的李饼和陈拾,也回到了房间内,他们坐在窗前,共同看着夜空


星星点点,月亮又大又圆


“陈拾,你说,你要是个女人多好。”


“猫爷,恁想啥呢?”


“我在想,如果你是女的,我就可以……”


“可以啥呀?”


“咳咳,没什么,我累了,我们休息吧。”


“中,猫爷恁等俺一下,俺去找一下阿里巴巴就回来。”


“好,我等你。”


陈拾出去找阿里巴巴叫他买了几盆桂花就带着回去了


“你买桂花来干什么?”李饼问他


“俺屋子里都是猫爷滴味道,没有猫爷滴味道俺睡不着。”


“你这家伙,”李饼笑了,“难道我不香吗?”


“俺不是说这个,俺滴意思是想让猫爷也闻着桂花香睡觉。”


“罢了,那些都是身外之物,上床吧。”


“哦哦。”


李饼在换衣服的时候感觉到腰间有一双手,是陈拾,


“怎么了?”他问道


“没啥,俺就是想抱抱猫爷。”


李饼也抱住他,“睡吧。”


“嗯。”


“晚安,陈拾。”他亲了一下陈拾的额头


“晚安,猫爷。”陈拾也亲了他


月光下,一对夫妻在床上互相搂抱睡着,只见其中一人又醒来,看着自己的伴侣


                             “陈拾,我爱你。”





阿莲幽莲
点我看乐高贴贴!!!!!!点击...

点我看乐高贴贴!!!!!!点击图片发现新大陆~(还是画稿搞出来的摸鱼破烂玩意)

点我看乐高贴贴!!!!!!点击图片发现新大陆~(还是画稿搞出来的摸鱼破烂玩意)

不是什么遥什么鹤

【拾卿】让伴侣妥协的最差劲的方法

#я预警

#校园设

#已交往

#暴躁猫猫有

#女装有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

这里这里!! 

如果翻车踢我一jio 。

#я预警

#校园设

#已交往

#暴躁猫猫有

#女装有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

这里这里!! 

如果翻车踢我一jio 。

单细胞阿幽

我没图力了,不摸了

p1训拾贴贴

P2是我已经翻车的花拾文的补偿?

我没图力了,不摸了

p1训拾贴贴

P2是我已经翻车的花拾文的补偿?

阿莲幽莲
画稿的时候摸的鱼,是兄弟两x

画稿的时候摸的鱼,是兄弟两x

画稿的时候摸的鱼,是兄弟两x

珉熙柚

抱枕堆可以吧......被屏蔽的不知所措@_@

抱枕堆可以吧......被屏蔽的不知所措@_@

柒不让七变柒

“俺以为...恁和他们不一样”

“俺以为...恁和他们不一样”

阿莲幽莲
不是?不是???啊?????l...

不是?不是???啊?????lof你干嘛????

不是?不是???啊?????lof你干嘛????

无痕

【饼拾】“秋风落叶”(下)

紧接上一话


寅时(4:50)


今天少卿起的格外的早,看着一旁还在说着梦话的陈拾,少卿满眼都是宠溺,他微微一笑,在陈拾的脸上又是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吻,然后便更衣出门了


卯时(5:30)


此时太阳从天边微微升起,温暖的阳光渐渐地照射着世间万物,不一会阳光照进了厢房内,金黄色的光芒映在了陈拾的脸上,陈拾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少卿已经起床了,便赶忙起床更衣,更好以后他看到少卿一个人背着手站在窗边望着窗外,不知道在看什么


“嗯?起来了”少卿用着一口宠溺的语气说着


“嗯,猫爷,恁今个咋起这么早嘞?”


“没什么,睡不着罢了,起来了就赶快吃饭吧” 少卿指着桌上...

紧接上一话


寅时(4:50)


今天少卿起的格外的早,看着一旁还在说着梦话的陈拾,少卿满眼都是宠溺,他微微一笑,在陈拾的脸上又是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吻,然后便更衣出门了


卯时(5:30)


此时太阳从天边微微升起,温暖的阳光渐渐地照射着世间万物,不一会阳光照进了厢房内,金黄色的光芒映在了陈拾的脸上,陈拾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少卿已经起床了,便赶忙起床更衣,更好以后他看到少卿一个人背着手站在窗边望着窗外,不知道在看什么


“嗯?起来了”少卿用着一口宠溺的语气说着


“嗯,猫爷,恁今个咋起这么早嘞?”


“没什么,睡不着罢了,起来了就赶快吃饭吧” 少卿指着桌上的朝食说道 “看你睡得这么香,我就顺便帮你打了一份”


“啊?这...” 陈拾不敢相信,以前都是自己帮着少卿打饭,今天少卿却破天荒地给他自己打了一份


“快点吃吧,等会儿就凉了,吃完我们还得去李府呢”


“嗯,猫爷” 陈拾看到此时少卿转了过来,对他微微一笑,陈拾顿时愣住了,脸马上就变成了红色


辰时(7:00)


陈拾本来要牵两匹马,他和少卿一人一匹,但少卿却拦住他说一匹就够了,还没等陈拾反应过来,少卿就翻身上马,伸出了他的猫爪说


“还愣着干嘛?快上来”


陈拾望向少卿,在光芒的照耀下,陈拾觉得少卿是那么的霸气,他握住少卿的手上了马,少卿说


“小心别掉下去,抱紧我” 陈拾小心地环住了少卿的腰,头竟不自觉的靠在了少卿的后背上,少卿貌似也察觉到了,嘴角微微的扬了起来


到达李府后,郎将军已经到了,正在门外等着他们,郎将军看到这番模样,不禁笑着调侃道 “少卿大人,你们这是?”陈拾听到这番话后脸又迅速红了起来,整个人都躲在了少卿的背后,少卿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红色,说到 “没...没什么”


“哎呀,别这么紧张,开个玩笑罢了,快进来吧”


众人进入李府后,看到了李府夫妇,李府大当家看到李少卿来了,便赶忙上前询问


“李少卿,你说那个盗贼今晚会到本府?”


“目前还不确定,但有很大几率,为了保护您的安全,还是请您带着您府上的人先出去避一下”


“好,好” 


此时少卿和郎将军正在商量准备埋伏到府上,把盗贼捉拿归案,准备好一切后已经是子时了


子时(11:20)


少卿把陈拾带到了一间屋子里,对他说道 “你待在这里,哪都不要去,等事情结束后我再来找你”


“......,知道了,猫爷”


少卿和郎将军便潜伏在了大当家厢房外的大树附近,等着盗贼上门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了过去,还不见盗贼的踪影,正当少卿想着盗贼为何还不来的时候,大当家的厢房里传来了一阵玉器掉落的声音,此时少卿突然想到大当家的厢房后面便是一棵树,这棵树连着王府后面的街道,看来盗贼从后面爬上树,进入了王府,少卿向郎将军示意,二人快速上前推开了房门,却看到里面空无一人,少卿和郎将军静步走了进去,少卿环顾四周,对着房内的柜子后大声说道


“这几起案件都是你办的吧,不用偷偷摸摸了,出来吧”


“哈哈哈哈,不愧是少卿大人,这么快就发现了我” 说罢,从柜子后面走出来了一个戴着黑色面具,披着黑色斗篷的人


“就你一个?”少卿此时已经拔出刀,用刀指着那个盗贼说


“你猜对了,就我一个”


“不可能,凭你一个人是完成不了这几起案件的,说,你的同伙在哪儿”


“都跟你说了,只有我一个,想知道其他事的话,先打败我再说”


“快来人,给我抓住这个盗贼”郎将军呼喊着外面的士兵,却听不见一点声音


“哎哟,真是可惜呢,那些士兵已经不行了呢”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想知道吗,还是那句话,打败我就告诉你”


“找死”少卿说着便冲了上去,少卿持刀前刺,直直向盗贼胸口的方向而去!但是盗贼却甩出了几只飞镖,向李饼的胸口飞去


“大人,危险”


李饼见状迅速用力转弯避开了那几只飞镖,借力把刀扔了出去,虽说没有直接命中盗贼,但是也划裂了他的面具和一点皮,一直在流血


“身法不错”


“你别太自以为是” 郎将军说罢便提着刀冲了上去


“喂!郎将军,小心”


郎将军冲上前去,打算与盗贼一决高下,郎将军挥舞着手中的刀,说 “别挣扎了,你这是毫无徒劳的” “那你倒要看看” 说罢盗贼便冲上前去,郎将军本想一个挥刀击中盗贼的,可他没想到盗贼快要接近她的时候,突然一个滑步滑到她的下盘,掏出腰间的刀刃直接朝她的腹部捅去,郎将军及时躲闪,但还是为时已晚,虽然没有直接命中,但是刀刃锋利的还是透过盔甲划破了她的皮肤,郎将军来不及管这些,上前扑倒了歹徒对李饼说


“李大人,快上”


李饼上前捡起地上的刀快步跑了过来,盗贼为了摆脱郎将军又在她的手臂上划了两刀,把她踢到一旁,正当盗贼要起来的时候,映入他眼帘的是明亮的刀刃,此时李饼已经拿着刀抵着他了


“你输了”李饼说到


“好,江湖规矩,既然我输了,随你怎么处置”


不一会,在街上巡逻的卫兵碰到了少卿让他去喊人的陈拾,卫兵便跟着他进入王府,把盗贼绑了起来


“说吧,你为什么要杀人盗窃”少卿问道


“我只是被雇来杀他们的”


“那又是谁雇的你”


“这我就不知道了,那天我们交易的时候他穿的那么多,我也看不到他的脸,我怎么知道是谁”


“那你偷珠宝是为了干什么”


“我只是为了还那个人一份情”


“还情,那个人是谁”


“无可奉告,我只能告诉你,当时他救了我一命,当我问要如何报答他的时候,他说让我来偷这些府上的珠宝,至于他要这些珠宝有什么用,我也不知道”


“那个人长什么样”


“记不清楚了,好像是一头红.......”


还没等盗贼说出那个人长什么样,突然从窗外射进来了一只弩箭,少卿因为正在和盗贼对话而没太在意,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看着那只弩箭离自己越来越近,他闭上了眼睛,只听见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猫爷!小心”


少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并没中箭,而挡在自己面前的正是自己的随身书吏,他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他模糊地听到旁边的人在喊着什么:小心,有刺客,快,快去叫医师,等他反过神来,正听到陈拾叫着自己的名字


“猫...猫爷?”


“我...我在”


“恁没事吧,猫爷”


“没...没事”


“没...没事就好”


“你怎么这么傻”


“嗯?”


“你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箭”


“俺...俺要保护恁啊”


“都怪我,没保护好你”


少卿抱住了陈拾,低声痛哭了起来


“猫爷,恁别哭了,俺好心痛,俺要是不在了,恁可要好好照顾好恁自己啊”


“闭嘴,本官不许你说这种...... ”


“......”


“大人,医师来了”郎将军说到,医师上前查看伤况,“医师,陈拾他怎么样了”

“命保住是能保住的,但是已经耽搁了一段时间,能不能醒来还得靠他自己的造化了”


“陈拾......”


那句话猫爷还是没能说得出口


......


“邵青大人?邵青大人?”


一阵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少卿的回忆,少卿抬头一看,原来是阿里巴巴


“邵青大人,您肿么了,叫这么半天彩大硬”


“没事,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罢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者事今天的案娟,还请您过木”


“先放在这吧”


待阿里巴巴离开后,少卿整理了一下落在肩头的叶子,望向远方正在缓缓归西的太阳,慢慢走进了厢房,少卿缓缓扫视着厢房内,目光最终落在了床上昏睡的陈拾身上,少卿走到床前坐了下来,抚摸着陈拾的脸,说到


“唉,陈拾,你何时才能醒来啊”


......


也许,少卿大人表面还相信陈拾能够醒来,但他应该知道,陈拾也许再也醒不过来了



明雨——五月

饼拾——礼物

清早,李饼元气满满地醒来,经过几天调养的他已经痊愈了


洗漱之后他便穿着官服出来了


“先去看看陈拾醒了没有吧。”说着,他便向陈拾的房间走去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然而并没有人来给他开门,“陈拾,开门,你不开我可就进去了哦。”他说


李饼开门进去,映入眼帘的是熟睡中的陈拾


“这家伙,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李饼无奈道,“趁他还没起床,去给大家买些早点吧。”


大街上,人山人海,车水马龙,所有人都洋溢着愉悦的笑容。可不是吗,大理寺附近一带都在李饼的管辖区域,在这里,人们无拘无束,只要不是有违官法的事,大家都可以做,这个地方的人无不知道大理寺有一个明官——李饼...


清早,李饼元气满满地醒来,经过几天调养的他已经痊愈了


洗漱之后他便穿着官服出来了


“先去看看陈拾醒了没有吧。”说着,他便向陈拾的房间走去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然而并没有人来给他开门,“陈拾,开门,你不开我可就进去了哦。”他说


李饼开门进去,映入眼帘的是熟睡中的陈拾


“这家伙,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李饼无奈道,“趁他还没起床,去给大家买些早点吧。”


大街上,人山人海,车水马龙,所有人都洋溢着愉悦的笑容。可不是吗,大理寺附近一带都在李饼的管辖区域,在这里,人们无拘无束,只要不是有违官法的事,大家都可以做,这个地方的人无不知道大理寺有一个明官——李饼


这不,就有个人向李饼打招呼了——“李大人早上好啊。”


“好。”李饼微笑着回礼道


那人很诧异——少卿大人可是从来不在外人面前笑的呀!而且陈拾身体怎么还散发出一股桂花的清香?


“怎么了吗?”李饼问道


“啊,没什么,就是看少卿大人看入迷了。”


“……”


随着李饼的脚步,他来到了这里最繁华的街道——长生街,越来越多的人向李饼打着招呼,他都一一回礼道,还有许多女人向他抛媚眼,但他都不为所动——废话,人家心里早就有陈拾了,哪里还容得下其他人?


李饼走到一家包子店门前,“老陈,来几个牛肉包子、砂糖包子和白菜包子!带走!”他喊道


“哟,是李大人来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前几日怎么没见您来啊?”被称呼为老陈的那人问道


“前几日大理寺中有些事,没来得及来,今天我不是来了吗。”


两人相视而笑


“果然啊,还是你的手艺好。”李饼靠着灵敏的嗅觉闻到了包子的香味


“李大人谬赞了,我也只是个粗人,做这种细活儿还差得远喽。”被夸赞的老陈不好意思起来


“大人,您的包子,拿好喽。”


“好,这是十文钱,你拿好。”


“诶诶诶,别,就我们俩这情分还用得着说钱这种东西吗。”


“让你拿着就拿着,哪人拿了别人东西不给钱的道理,我走了,明天还来啊。”


“欸?你这……”老陈才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了


李饼回到了大理寺,把大家叫到正堂,把包子分给了大家,然后就拿着自己和陈拾的那一份去他房间了,大家对这情况见怪不怪——毕竟李饼前几日的表白大家可是都听到了。


“陈拾,起来吃东西了。”李饼叫醒陈拾


“猫爷,恁咋来咧?”


“来给你送早餐啊,笨蛋,快起来吃吧,不然要凉了,今天可是个重要日子。”


“中,猫爷。”陈拾乖巧地坐下吃东西


李饼从陈拾后面环抱住他,用头蹭了蹭他的脸


“猫爷,恁不吃嘛?这包子怪好吃滴。”陈拾问道


“吃,当然吃,我可不是铁人。”李饼打趣地说,说完便一口把陈拾手上的包子吃掉


“猫爷恁坏,俺滴包子没了。”陈拾鼓着嘴巴说


“别急,这还有很多呢,够你吃的。”陈拾又拿了其他包子给陈拾


“嘿嘿,俺家猫爷最好了。”陈拾开心地说


“快吃吧,吃完了换身好看点的衣服,今天我们出去玩。”


“猫爷,今天嘛日子呀,大家伙都没事做啊?”


“七夕。”


简短的两个字,勾起了陈拾的兴趣,“七夕是啥呀?”


“等你吃完我就告诉你。”


“那俺就快点吃完。”



陈拾三下五除二地把包子吃完了


“七夕,也叫情人节,这一天,所有的情人都会带着自己的伴侣出去玩,大街上会有很多好玩的东西,一时间也说不清,总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那俺们现在就去吧!”


“不。”


“为啥?”


“等中午我们才去,还有一个时辰呢。”


“哦,那俺们现在干啥?”


“等。”


“…………”


“猫爷,干坐着等怪无聊的。”


“那你想干什么?”


“俺……俺想去找阿里巴巴,他还没教俺认完字捏。”


“嗯,行,那你去吧,记得提醒他一个时辰后到正堂集合。”


“中,那俺走啦猫爷。”


“去吧。”


陈拾走后没多久,李饼也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在他的枕头下有一个精美的盒子,至于里面有什么嘛,估计就只有李饼自己知道了


“啊——喵~”他打了个哈欠,“还是睡一会儿吧,待会儿可得陪他去疯呢。”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


大家陆陆续续地到了正堂,却不见李饼的身影,大家再三商量,决定去李饼房间看看他在不在


“你进去吧,我们在外面等着就行。”王七说


“大家伙儿不进来吗?”


“额……你俩关系特殊,你去比较好。”


“哦,那中吧。”


陈拾推开了李饼的房门,却不见他在床上,只闻到一股桂花的清香


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水声,陈拾沿着声音找过去——原来李饼在洗澡


“猫爷,俺们都来了,就差你了。”陈拾喊道


“嗯,你们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李饼洗浴完之后,便穿着衣服出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清香


“好香啊。”众人齐齐说道


“猫爷恁是不是在房里养了桂花呀,咋恁香?”陈拾问


“我没有啊,我也不知道这香味哪来的,我走到哪里都有这味道。”李饼说


“难不成,是少卿大人的体香?”崔倍猜到


话音刚落,大家便是凑到李饼身边使劲闻——事实证明,这香味确实是李饼散发出来的


“猫爷,恁好香啊,俺想吃桂花糕。”


“好,我们去买~”李饼宠溺地说,大家措不及防地被喂了一嘴狗粮


“好了,大家,我们走吧。”


“好耶!”


出了门,大家便各走各的去了,王七和崔倍,孙豹和阿里巴巴,李饼和陈拾


“猫爷,哪有桂花糕买呀?”


李饼本来以为陈拾会问他们去哪里玩,结果他问的却是这个问题,只能无奈道:“咱们慢慢逛一会儿就找到了。”


街上满是情侣,浓浓的爱情的酸臭味满街都是,李饼和陈拾逛了一会儿,李饼突然拉着陈拾的手,说:“那儿有桂花糕卖。”


他们到了那里,桂花糕的味道溢出来,很香,但却没有李饼身上的好闻,以至于那老板还以为自家的桂花糕又做得更好了


两人买了桂花糕,正准备去赏花灯,却被一个声音拉住了脚步——“李大人,陈拾老弟,来咱明月楼坐坐呗,最近又来了一些好看的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绝对把你们照顾的服服帖帖的~”


那是明月楼的老板娘,今天过节,单身狗们只能去青楼发泄,所以今天的生意格外火爆


“不了,我们准备去赏花灯,就不去了。”


“别呀李大人,就进来坐坐呗。”


“不了。”李饼拒绝道


“唉,李大人您不来就算了,陈拾老弟,来坐坐?”


“俺……”


陈拾才想说进去坐坐,就被李饼那杀人的眼神拦住了,“你也不许去。”李饼说


都是有家室的人了还敢往青楼跑?


“哦,那行吧,老板娘俺就不去了,俺还要陪猫爷看花灯咧。”


“行吧行吧,你们去吧,祝你们玩的开心啊。”揽不到客的老板娘也没灰心,继续招揽着客人


很快,天色暗了下来


两人赏了花灯,玩了游戏,几乎把所有的项目都玩了一遍


“陈拾,我们回去吧。”李饼说


“中,猫爷恁累咧俺们就回去吧。”


“嗯,走吧。”


走了一会儿,陈拾走不动了——今天他太能疯了,亢奋期结束了以后就会很虚弱


陈拾干脆坐下,“猫爷,俺走不动了,脚痛。”


“我背你,上来。”李饼说


“嗯,猫爷最好了。”陈拾爬上李饼的背,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街上的人都惊呆了——少卿大人可从来都不会这样的,这个人到底是谁,李饼居然跟他那么亲密,难道他们是……情侣?


要知道,当时的社会是不分性别的,大街上也有很多男性情侣


“猫爷,大家咋都在看恁?”


“不,他们在看你。”


“看俺作甚呀?”


“羡慕。”


“哈?”


“羡慕你,有我那么个好伴侣。”


他俩的交流被大家听到了,一些人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有些少女心都碎了一地——少卿大人居然喜欢男的,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人家不爱了


没成想,陈拾居然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举动——他亲了一下李饼的脸,更过分的是李饼却一脸享受,居然还亲了回去,这波狗粮可以说是量大又足啊,搞的众人都措不及防被喂了满满一肚子


两人在大家的“目送”下回到了大理寺,一到正堂,就听见几人在讨论今天发生的有趣事


“大家今天玩得尽兴吗?”


“当然了大人,你们呢?”


“我们当然也玩得开心了。”李饼放下陈拾,又将今天的事给大家说了一遍


“哈哈哈哈,那些女人估计心都碎了啊哈哈哈哈…………”王七夸张的笑了出来


“好了,大家也早点休息吧,我们就先回去了,陈拾,走。”


李饼房间内


“猫爷,恁还有啥事呀?”


“你忘了我今天早上说要送你一个东西吗?”


“哦,俺记得,不过是啥呀?”


“看看不就知道了。”李饼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陈拾打开盒子,里面装着一个手环,不同的是,这手环内竟有一圈桂花,还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猫爷,这手环……”


“怎么了,难道你不喜欢吗?”


“没,猫爷送滴东西俺都喜欢,猫爷最好了。”


李饼拦腰抱起陈拾


“睡觉吧,今晚你陪我睡。”


“好,俺听猫爷的。”


两人换上睡衣,互相搂抱着,便睡下了

行藏

《大理寺日志之——今天陈拾不在家》(下)

主演:少卿

客串:me(饰 陈拾)ԅ( ˘ω˘ ԅ)

感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义士协助制服了上一话没磕药的狸子😏😏

  当事喵现在表示十分的后悔———


《大理寺日志之——今天陈拾不在家》(下)

主演:少卿

客串:me(饰 陈拾)ԅ( ˘ω˘ ԅ)

感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义士协助制服了上一话没磕药的狸子😏😏

  当事喵现在表示十分的后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