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陈晓

73275浏览    1506参与
彤

接上条,这里后面点都没踩好,不管了睡觉,明天再改~

接上条,这里后面点都没踩好,不管了睡觉,明天再改~

彤

白衣群像摸鱼~ 啥时候肝完了啥时候放小破站链接~

白衣群像摸鱼~ 啥时候肝完了啥时候放小破站链接~

戎马关山北
啊红蔷薇好看吗 一直在犹豫要不...

啊红蔷薇好看吗

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补剧😂

(这张帅我一脸 军装太好康)

啊红蔷薇好看吗

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补剧😂

(这张帅我一脸 军装太好康)

令不从

【原创配音剧||武侠群像】天字十三杀- 预告片花

  两晋末年,晋室分裂,天灾人祸,民不聊生。百十年间,刀戈不止,哀嚎遍野,生灵涂炭。为寻求生存之路,一个神秘的暗杀组织悄然而生... ... 

正片cv正在紧罗配音中,争取春节发!!!

特别感谢:CV-星动社 木子(旁白) 

求个点赞+推荐,

B站也需要你们的点赞推荐呀。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2200596/

想告诉我什么评论处留言呀!!!

请勿二传二改视频

素材来源网络,仅供学习交流...


【原创配音剧||武侠群像】天字十三杀- 预告片花

  两晋末年,晋室分裂,天灾人祸,民不聊生。百十年间,刀戈不止,哀嚎遍野,生灵涂炭。为寻求生存之路,一个神秘的暗杀组织悄然而生... ... 

正片cv正在紧罗配音中,争取春节发!!!

特别感谢:CV-星动社 木子(旁白) 

求个点赞+推荐,

B站也需要你们的点赞推荐呀。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2200596/

想告诉我什么评论处留言呀!!!

请勿二传二改视频

素材来源网络,仅供学习交流

 @老福特橘园  @猎影人   求个推荐呀!!!

戎马关山北

一个不称职的粉丝  补了一半剧 来吧啦吧啦说点话

一口气补了杨坚十几集……(啊我真棒

从二十集之后正儿八经走权谋  en宇文护终于挂了

到三十集没崩住我开始一脸吃瓜看热闹样

君臣隔阂居然是因为杨坚脸太欧

害  长得帅的难免脸欧

隔阂猜忌也就算了  后来杨坚黑着脸跑宫里打皇帝

不得不说杨坚够勇  (再也不说你受了

不过宇文邕当然该打   (人家帮你打战你对人家媳妇图谋不轨

两个大男人撕逼吵架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简直不要太刺激

我所认为的名场...

一个不称职的粉丝  补了一半剧 来吧啦吧啦说点话

一口气补了杨坚十几集……(啊我真棒

从二十集之后正儿八经走权谋  en宇文护终于挂了

到三十集没崩住我开始一脸吃瓜看热闹样

君臣隔阂居然是因为杨坚脸太欧

害  长得帅的难免脸欧

隔阂猜忌也就算了  后来杨坚黑着脸跑宫里打皇帝

不得不说杨坚够勇  (再也不说你受了

不过宇文邕当然该打   (人家帮你打战你对人家媳妇图谋不轨

两个大男人撕逼吵架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简直不要太刺激

我所认为的名场面  目前为止这是一个

我再也不相信宇文玥的原型是宇文邕了

不好意思没存几张杨坚的图……凑一张叭  

一脸的欧气爆棚

令不从

原创剧本【天字十三杀】十三人单人海报   

“天字十三杀,以杀止杀”。


这就是最近一直在忙着剪辑的视频,
剪了几个月,总算快出成品了。

过几天发个先行预告。


正片争取今年发。



其余海报戳:http://www.lofter.com/collection/yywaiwai/?op=collectionDetail&collectionId=4117388


原创剧本【天字十三杀】十三人单人海报   

“天字十三杀,以杀止杀”。


这就是最近一直在忙着剪辑的视频,
剪了几个月,总算快出成品了。

过几天发个先行预告。


正片争取今年发。



其余海报戳:http://www.lofter.com/collection/yywaiwai/?op=collectionDetail&collectionId=4117388




寒川綠Samukawa Midori.
能定制到这样美颜盛世的人工智能...

能定制到这样美颜盛世的人工智能AI吗

能定制到这样美颜盛世的人工智能AI吗

初晓1987
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

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

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

纥桥

我居然在播完这么久开始看陆战之王了,我对晓哥果然是真爱。因为我最近实在太忙了,而且这部剧不是我感兴趣的题材,质量也一般。虽然晓哥还是那么优秀。我一个人的时候这种剧追不下去,除非和我家长一起。且看且写吧。之前打的tag找不着了。

我居然在播完这么久开始看陆战之王了,我对晓哥果然是真爱。因为我最近实在太忙了,而且这部剧不是我感兴趣的题材,质量也一般。虽然晓哥还是那么优秀。我一个人的时候这种剧追不下去,除非和我家长一起。且看且写吧。之前打的tag找不着了。

寒川綠Samukawa Midori.

“ 那不是用来看而是用来被看的眼睛,

清澈而冷漠,

一合上整张脸便如同雕像,

我不知道该看它还是吻它,


我只能看一会儿又吻一会儿,同时遗憾

吻的时候看不到它和看的时候吻不到它。”

“ 那不是用来看而是用来被看的眼睛,

清澈而冷漠,

一合上整张脸便如同雕像,

我不知道该看它还是吻它,

  

我只能看一会儿又吻一会儿,同时遗憾

吻的时候看不到它和看的时候吻不到它。”

遇见你
盗图一张,附小文一段。民国二十...

盗图一张,附小文一段。
民国二十二年的上海,农历十月十五,亨利电影院中,我党代号“老孙”的特派员遵照中央指示要启动潜伏在汪伪特工组织的一枚“闲棋”,代号“沙棘”。
此时,电影已经开始,满场昏暗,老孙手拿夹着情报的当日申报,找寻了好久,才在提前约定的位子上坐好,等待着来人。
然而没过多久,随着电影进入高潮的声音响起,他注意到早已坐在他左手边的英俊男人突然偏过头,向他靠过来,而后在他耳边说出了暗号:“先生,冒昧问一下,您有没有携带手绢之类的物品?我的手有些脏。”
老孙也迅速回道:“抱歉,手绢我没有,不过这里有份无用的报纸,可以给您。”他将
手中的申报递给了那个剑眉星目的男子。
“哦,那就多谢先生了。”男子没有...

盗图一张,附小文一段。
民国二十二年的上海,农历十月十五,亨利电影院中,我党代号“老孙”的特派员遵照中央指示要启动潜伏在汪伪特工组织的一枚“闲棋”,代号“沙棘”。
此时,电影已经开始,满场昏暗,老孙手拿夹着情报的当日申报,找寻了好久,才在提前约定的位子上坐好,等待着来人。
然而没过多久,随着电影进入高潮的声音响起,他注意到早已坐在他左手边的英俊男人突然偏过头,向他靠过来,而后在他耳边说出了暗号:“先生,冒昧问一下,您有没有携带手绢之类的物品?我的手有些脏。”
老孙也迅速回道:“抱歉,手绢我没有,不过这里有份无用的报纸,可以给您。”他将
手中的申报递给了那个剑眉星目的男子。
“哦,那就多谢先生了。”男子没有再多说什么,未等电影散场,那个男人便起身而去,老孙没有去看,他知道,这一刻,不仅他盼了好久,那位英俊的先生,也一定盼了好久。为了胜利,隐藏,伪装,而今接受唤醒,继续战斗。他们坚信,一定会有一天,可以光明正大的坐在一起,看一场电影。而在那之前,则必须隐于黑暗中。

清辉如雪

【脑洞短片】【诀别诗&问月】爱别离|求不得|怨憎会(李一桐/陈晓/罗云熙/胡歌/佟丽娅/沈晓海/彭小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0147226

剧情简介:
蓉儿(李一桐 饰)是当朝太师宇文护(徐正溪 饰)之女,某次夜闯王府与御前侍卫白玉堂(陈晓 饰)不打不相识,两人意气相投,渐生情愫。
蓉儿的好友飞燕(佟丽娅 饰)为了家族决意舍弃昔日恋人陶醉(沈晓海 饰),想要献舞入宫以博恩宠,却未得皇帝(罗云熙 饰)青睐,皇帝更是为她与陶醉赐婚,心灰意冷的陶醉则远走天涯。
皇帝欲向太师提亲迎娶蓉儿,太师告知蓉儿乃是皇帝同父异母的妹妹,皇帝虽然十分伤心但也决定默默守护妹妹幸福。
得知蓉儿是太师千金的身份,白玉堂毅然...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0147226

剧情简介:
蓉儿(李一桐 饰)是当朝太师宇文护(徐正溪 饰)之女,某次夜闯王府与御前侍卫白玉堂(陈晓 饰)不打不相识,两人意气相投,渐生情愫。
蓉儿的好友飞燕(佟丽娅 饰)为了家族决意舍弃昔日恋人陶醉(沈晓海 饰),想要献舞入宫以博恩宠,却未得皇帝(罗云熙 饰)青睐,皇帝更是为她与陶醉赐婚,心灰意冷的陶醉则远走天涯。
皇帝欲向太师提亲迎娶蓉儿,太师告知蓉儿乃是皇帝同父异母的妹妹,皇帝虽然十分伤心但也决定默默守护妹妹幸福。
得知蓉儿是太师千金的身份,白玉堂毅然分手,并欲除太师以报家仇,但被蓉儿拦下。两人分道扬镳。
这时皇帝旧疾发作,将军宇文拓(胡歌 饰)想要趁机弑帝篡位,挟持蓉儿以逼迫太师合作,蓉儿得白玉堂搭救,宇文拓也被太师伏兵拿下。宇文拓自曝身份,其本是皇帝的嫡兄,因宫廷争斗在幼年时便被废除太子之位,逃脱出宫后改名换姓一心复仇夺位。

穷途末路的宇文拓告知西凉军也在他的煽动下着意起兵,为了保家卫国白玉堂决定放下个人私仇,跟随太师出征。岂料沙场凶险,白玉堂失足坠崖,传回死讯。悲痛万分的蓉儿不信爱人已死,决心要远赴西凉寻找白玉堂。被西凉公主(彭小苒 饰)搭救的白玉堂失去记忆,并在公主的照顾下日久生情,两人成婚之日蓉儿带着旧剑出现,剑指质问白玉堂。终究无法下手的蓉儿将剑交还白玉堂后自尽,白玉堂看着这一座无名之墓无限怅然。

关于前传,如果大家想看我就剪?(可能会鸽- -)前传剧情相对来说比较简单,预告已经可以看出七八成了,就是讲太师年轻那一辈的故事。太师实惨(。)

正片BGM:胡彦斌 - 诀别诗 武艺 - 问月

预告BGM:毛不易、周深 - 梅香如故

春风送到我怀里

〈我在想peach系列24〉——《弈江山》全明星后宫,女尊权谋狗血第二人称避雷!

    风轻轻地拂着,安安静静的。


    陈晓恢复了从容的姿态,笑道:“字面意思。”


    陈坤微微皱眉,寒声道:“你若想说便快点说,没话我就走了。”


    陈晓笑容不变,毕竟确实是他急着要把这个消息给陈坤。毕竟陈坤这几日盯自己盯的太紧了,两人在朝堂上甚至会因为一些问题直接吵起来,搞得两败俱伤。


    陈晓展开折扇摇着,笑嘻嘻的,眼底却划过一抹暗芒,“古人云渔翁得利,你我在这里你死我活,可知三皇子正在魏国皇宫?”...

    风轻轻地拂着,安安静静的。


    陈晓恢复了从容的姿态,笑道:“字面意思。”


    陈坤微微皱眉,寒声道:“你若想说便快点说,没话我就走了。”


    陈晓笑容不变,毕竟确实是他急着要把这个消息给陈坤。毕竟陈坤这几日盯自己盯的太紧了,两人在朝堂上甚至会因为一些问题直接吵起来,搞得两败俱伤。


    陈晓展开折扇摇着,笑嘻嘻的,眼底却划过一抹暗芒,“古人云渔翁得利,你我在这里你死我活,可知三皇子正在魏国皇宫?”


    陈坤仍然冷着一张脸,心中却掀起滔天巨浪:不可能!他明明已经被贬到了寒清寺!怎么可能在魏国?!


    但是陈坤实际上已经对陈晓的话信上了七八分,毕竟以陈晓如今的处境,实在没必要撒这种一吹即破的谎言,面不改色道:“哦?我凭什么信你?”


    “皇兄不是在魏国那插了一条暗线吗?据说还离这那魏帝很近,直接让他看看不就好了?不过臣弟也真是佩服皇兄的本事,那人明明已经被魏帝藏的那么深了,皇兄还能找人取而代之,臣弟自愧弗如。”

    “……”

    “只是希望皇兄清楚现在的局面,我们鱼死网破,那人可就要坐享其成了,倒不如我暂且先联手,趁他还在魏国,让江左盟的人把他解决好了,要不然等他回来,局面肯定大变,毕竟那是先皇后的亲子。”


    陈坤冷淡地看了陈晓一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

    “是啊皇兄,你说我们斗了这么多年了,彼此早就把对方摸透了,也会升起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你也配?”陈坤的听到陈晓的话,毫不犹豫地打断了,神情厌恶,“贱婢生的孩子,就算贵为皇子,内里也不过是个贱婢,始终上不了台面的,你身体里流的血如此卑微,也配和我相提并论?!”


    陈晓的笑容微微僵硬,隐藏着青色广袖中的手紧紧握着,微微颤抖。


    陈坤接着道:“不过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想到这种下三滥的事,也在意料之中。”陈坤头一次和陈晓说了这么多,眼中满是厌弃鄙夷,“我从未将你当过对手,真正可以当我对手的只有他,你非正统,心思偏激,父皇抬爱你,你却不要把自己当盘菜。”


    再看陈晓,母亲的事本就是他的痛处,这样被说出来,陈晓现在杀了陈坤的心都有了。只是陈晓也知自己根本不能和陈坤抗衡,也就真的没有辩驳,反倒微微笑着,好像刚刚那个不是他一样,“多谢皇兄教导,晓铭记于心。”


    陈坤深深地看了陈晓一眼。不错,他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是真的看不上眼,他本就是天骄之子,极为重视血脉,像陈晓这样的人只配解解闷罢了,可此时陈晓展现出的极端的隐忍让他都暗暗咋舌,他也懒得说再多的话了,于是转身离开。


    陈晓笑容一直维持在脸上。手心传来刺痛他才惊觉指甲已经陷入了手心,殷红的鲜血就滴在雪白的砖上,分外妖娆。陈晓微微笑笑,他没有说一句话,就默默站在那站了许久。

————————————


    魏国恭王爷府。


    “恭王爷接旨——”


    太监拉着尖细的长腔,站在恭王爷府的台阶上叫着。


    张艺兴脸色不太好看,黑得就跟他的衣服一样。他走出来单膝下跪,道:“臣接旨。”


    太监巴拉巴拉说了一堆,门外已经聚集起了看热闹的民众,也大概知道是让张艺兴带兵打仗,于是都暗暗讨论这个一向厌恶张艺兴的皇上“是不是要杀了他?”“张艺兴会不会接受?”之类的。


    可让众人没有猜到的是,张艺兴听了只是微微皱眉,甚至没有一点不好的情绪就冷静地接了旨,看不出任何愤懑之情,这让大家摸不着头脑,猜测是不是张艺兴哀莫大过于心死了。

——————————————


    你默默批改着摞成山的公文,其中大部分都是大臣们劝你如何如何不要任用张艺兴怕他反叛之类了,看上一张两张还好,看多了是真让人头大。


    可你没想到,一个让你更加头大的事情来了。


    “陛下,肖秀媛似是患了重病,要您去看一看。”澹台丹轻柔的声音此时可无法缓解你的烦躁。


    你心烦意乱地挥挥手,脸色难看,这郑国的事情正缠着你,肖战倒是好巧不巧地病了——这病得实在不是适合,于是你道:“让太医多照看着点,拿根丹参给他先补补。”


    澹台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出去了。

————————————

    肖战宫内。


    “什么意思!”一声巨响直接劈碎了檀木桌子,王一博愤怒地站着。


    朱一龙和易烊千玺着实被吓了一跳,毕竟一向在众人面前冷静到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冷漠清高的王一博首次表现出如此激烈的情感波动。


    朱一龙轻声安慰道:“一博,你也莫要担心,说不定陛下有什么事情耽误了……”


    “耽误了?那肖战呢!他怎么办?!”王一博丝毫没有被安慰到,来回走动。


    “咳咳……咳咳咳,我……我没事,忘机,你先……先别着急……”肖战本就刚睡下一会,这次确实是被王一博扰起来了,他咳嗽起来,面色惨白。


    易烊千玺急忙倒了杯水,递到肖战唇边,担忧道:“你再休息会吧,别着急。”


    朱一龙叹了口气,神色有些悲伤道:“上次见你你还活蹦乱跳地,怎么会……”


    肖战勉强地笑笑,道:“陛下……没来吗?”


    “没来。”这句话却是由王一博说的。


    肖战眼中的亮光慢慢黯淡下来,呐呐道:“哦……我……我知道了……”


    朱一龙看得心一揪,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


    “我去找陛下!”王一博急了,就要往外走。


    “不可!”朱一龙和易烊千玺一惊,同时叫了起来,他们此时虽然难过,可是比起他们自己现在所需的利益来说,王一博此时绝对不可以去找陛下。


    王一博听了也停了脚,疑惑地问:“为什么?”


    易烊千玺看到王一博眼中深切的悲哀,内心一动,张着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朱一龙微微皱着眉,温声道:“陛下此时正因秦国发愁,我们怎可去在此时打扰她,倒不如等的久些再去,”朱一龙看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肖战,心里说了声抱歉,接着道:“再说无羡也不一定就病得这么严重。”


    王一博满脸震惊,似是根本想不到从朱一龙嘴里会说出来这么一番狗屁不通的话,急着就要反驳。


    “咳咳,好了……我也没什么事,等陛下忙完这一阵,说不定我就好了呢……”肖战对王一博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道:“劳烦各位挂心,我想先休息了……咳咳咳咳……”


    朱一龙点点头,站起来道:“那我们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王一博还想说什么,但最终只能化为一片沉默,突然就转身离开了。


   易烊千玺担忧地看了一眼王一博,追了上去。


    而朱一龙在关上门时,深深看了一眼肖战,他总是感觉不对,可是却说不出来。


    随着朱一龙关上门,大战,也就恰好拉开了帷幕。


——————————

下章预告:周秦发兵至郑,秦兵被张艺兴堵住?姜国派兵增援秦国,张艺兴两面夹击,如何解决?

敬请期待。

   


戎马关山北

不负戎装

第三章 天光 (二)

-

  对金小天而言,这场雨来得并不突然,甚至像是蓄谋已久的。

  

  

  起初才没那么大呢,后来雨点却渐渐密集了,乌云从远处向机场前进,泼泼洒洒,淋漓酣畅,更是把转机的旅客们困在了机场,包括他们几个。

  此时金小天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机场的餐厅里,距饭桌离了好几步远,嘴里叼块鸭脖子,没个正经样地向外张望。

  外边下着雨,出行也不方便,所以几个人将就着在机场里吃个午饭。这个餐厅无非就是几根柱子加个天花板,几乎与机场大厅连通着。

  又一波的旅客过去了,在雨中小跑几步,搭上来接他们的车。不过也有些旅客难堪地驻足原地,低头拿起手机查看航班,大抵也是同被大雨阻止而上不了飞机吧。

  这里的人...

第三章 天光 (二)

-

  对金小天而言,这场雨来得并不突然,甚至像是蓄谋已久的。

  

  

  起初才没那么大呢,后来雨点却渐渐密集了,乌云从远处向机场前进,泼泼洒洒,淋漓酣畅,更是把转机的旅客们困在了机场,包括他们几个。

  此时金小天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机场的餐厅里,距饭桌离了好几步远,嘴里叼块鸭脖子,没个正经样地向外张望。

  外边下着雨,出行也不方便,所以几个人将就着在机场里吃个午饭。这个餐厅无非就是几根柱子加个天花板,几乎与机场大厅连通着。

  又一波的旅客过去了,在雨中小跑几步,搭上来接他们的车。不过也有些旅客难堪地驻足原地,低头拿起手机查看航班,大抵也是同被大雨阻止而上不了飞机吧。

  这里的人确乎是很多。

  太适合做些不正当的事了。

  金小天心不在焉地啃着鸭脖,一手拿着肉,一手兜着碎骨头,吃得倒是精细。

  哗啦。不带一丝肉的骨头被扔向盘子,他只是头也没回地随手一放,大半的剩骨头,全都掉落在地。

  “小天,看什么呢?”阿裴问他。

  “啊,啊?”他猛地回头,似乎才缓过神来。

  “吃饭啊,我看你神都飞了。”对方说得理所当然。

  “嗯……没事。”金小天摇摇头,捡起地上的碎骨头,然后老老实实拿起了筷子,眼睛仍是往一边瞟。

  不远处有家肯德基,那个人正坐在玻璃橱窗边的位置,一举一动尽暴露在他的眼底下。  

  那人端着盘子坐下,又抽出纸巾擦了擦桌面,无所事事地打开手机看了几分钟,才开始动桌上的食物,那人吃的什么金小天看不清,不过他猜是肉。

  若是目光有温度,估计那人该自燃了吧。

  某人对自己带有正义感却又近似于偷窥的行为毫不在乎,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只是恪尽职守地遵照盯紧二字,偶尔还在心里感叹一句。

  崔毅这也太招摇了吧。

  

  金小天现在内心极其复杂。一肚子话找不到人说,看着那人在自己面前晃悠来晃悠去,真是恨不得直接上前铐了他。

  他不由地眼神到处飘转,料想机场的出口边上铁定开着商铺,因为那队伍直排到屋檐外,顾客就是打伞也要等着。

  有人提着大袋的包子从店里离开,他碰了碰李心月的手肘,侧着头问她:“诶,那家店排了那么多人,你说那包子能好吃吗?”

  李心月回头望了望他所指的商铺,浅笑着点点头说:“我觉得能。”

  “那行,我相信你的眼光。”金小天闻言立马站起身,也只有对她语气才如此温和,“等着啊,我去排队给你买。”

  “哎呀急什么,你饭还没吃几口呢。”李心月连忙拦下他。

  “我不饿。”

  “可你才吃多少啊。”

  “没关系啊,万一那包子特好吃,你们饱了吃不下,到时候全是我的,哈哈……”

  “去你的吧。”李心月不重不轻地推他一下,金小天便拿了伞松松爽爽地向出口走去。

  他现在骗人真是一套一套的。

  金小天并没有直接去商铺,而是熟门熟路般地进了公共厕所。

  “喂,老爹,家里还好吧。”

  

-  

  “到重庆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冯队开门见山地问他。

  厕所的管理间半掩着门,金小天试探地推门进去,然后把自己独自关在了里边。

  “我跟你说啊,我现在基本可以判定崔毅会在重庆搞些动作。”金小天习惯性地四处张望,压低嗓门说道,“现在情况是这样的,重庆这边下大暴雨了,我们这班可能是今天最后降落的飞机,下一班也不会到重庆。”

  对方似乎也没料到这样的变故,停了片刻才继续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崔毅就因为天气改签了航班?”

  “是啊我之前居然没想到这一块。现在我们都在重庆上不了飞机,看这天气最快也要到明天了。”金小天顿了顿,随即说出他的推断,“大半天的时间,对于那些人而言足够长了,他就可以借机去做他的事,完了以后又刚好直接做飞机逃到日喀则去了。”

  “嗯,那么之前的猜测有眉目了。”冯队一手敲着办公桌,响声隐约传到电话这一头来,“你现在还在跟踪他吗?”

  “放心吧我看着呢,他现在还待在机场,一时半会儿跑不了。”

  “那我现在就联系重庆的兄弟单位,随时配合你追踪崔毅的去向,到时候抓他个人赃并获。”

  “好好好那你赶紧去打电话叫人吧,”金小天顾自点点头,就要挂了电话向外走去,“行了我不能离开太久,一边怕他们几个起疑,另一边又怕崔毅跑了。”

  “嗯?你不是说跑不掉吗?”

  他真没想到,冯队这都能揪准时机给他唠叨一顿。

  “金小天,我可得告诉你,我们的敌人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狡猾,你在那边时刻必须警惕,别把这样好的机会放跑了。”

  “是是是是是是……我明白啦。”金小天觉得自己说话真是越来越找打了。

  对方的声音隐没在那一头,没等冯队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金小天把手机放到口袋里,向门外走去。没想成一只手刚搭上门把,门倒是自己先被推开了。

  保洁阿姨走进门,才发现管理间还有个人。

  “啊……不是。”金小天尴尬一笑,心道自己怎么老是不走运,“大姐那个……我上厕所……来,借点纸巾。”

  阿姨慷慨地从桌上的抽纸里抽了一大把给他:“喏,拿着。”

  “……谢谢。”金小天不好意思骗全套,只好拿了三分之一的纸就逃离现场。

  保洁阿姨一个人留在管理间,看傻子一样看着他的背影。

  又是偶遇逃犯又是碰见保洁的。

  金小天决定以后再也不躲在厕所给冯队打电话了。

  

  

  

  -本章完-


春风送到我怀里

〈我在想peach系列23〉——《弈江山》全明星后宫,女尊权谋狗血第二人称避雷!

    你默默坐着,闭着眼睛,拇指轻轻按压着太阳穴。 

    虽说昨日你已经答应了严屹宽帮助郑国,只是原来的大将军黄晓明已死,到底让谁来带军确实不好决定。

    澹台丹似是看出了你的忧虑,绕到你的背后,帮你按起头来。你放下手,闭着眼睛叹了口气。

    “陛下可是在忧虑郑国的事?”澹台丹温柔的问道,手下不轻不重地按压着。

    你敷衍地嗯了一声,秀眉紧锁。 

    澹台丹温声...

    你默默坐着,闭着眼睛,拇指轻轻按压着太阳穴。 

    虽说昨日你已经答应了严屹宽帮助郑国,只是原来的大将军黄晓明已死,到底让谁来带军确实不好决定。

    澹台丹似是看出了你的忧虑,绕到你的背后,帮你按起头来。你放下手,闭着眼睛叹了口气。

    “陛下可是在忧虑郑国的事?”澹台丹温柔的问道,手下不轻不重地按压着。

    你敷衍地嗯了一声,秀眉紧锁。 

    澹台丹温声道:“陛下何不让恭王爷去?”

    恭王爷,也就是你的亲哥哥,是先皇的二子——张艺兴。从小熟读兵书,骁勇善战,初及冠就带兵卫国边疆,打退当时来犯的楚国。自从你上位后,在众人面前对张艺兴可谓是诸多打压,甚至在朝堂上见他一面都不愿,以至于后来张艺兴连上朝也免了。张云雷也被你安排着随时控制张艺兴,一副对他百般提防的样子。

    你沉默一会,睁开眼睛,道:“只能如此了,让他去吧。”

    澹台丹温柔笑笑,不做声了。

    “陛下。”突然从内室出来一个奴才,跪在你面前道。

    你一惊,立马睁开眼,急忙问道:“玄卿哥哥怎么了?”

    奴才声音颤颤巍巍地道:“陛下……陛下!他……他!”

    你怒道:“说话!”

    奴才好一会才捋直了舌头,惊恐道:“公子他醒了!”

   你站起来,澹台丹来不及劝你冷静,你就进了内室,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那书架就缓缓打开,露出一条漆黑的甬道。甬道两边的台烛一盏一盏地亮了,通向底下。

    你急忙进去。澹台丹跟上来,叹了口气也追了进去。

    你打开门,这甬道到了头,竟是一件屋子。

    你一进门,越过屏风,就看见了撑着头,倚在床上的男子。

    那男子眉眼微红,就像是把宫墙上的朱砂涂在了他的眼尾,眸子迷茫地像只小兔子,干净而柔软。他皱着眉,轻轻抽着气。

    你急忙到床边坐下,有些手足无措,甚至不敢去碰他,仿佛他是件什么易碎的珠宝。你柔声,仿佛怕惊了他:“玄卿哥哥,你感觉怎么样?”

    刘昊然皱着眉,作痛苦状,喃喃道:“这……这是哪?”

    你急忙道:“这里是宫内,玄卿哥哥,你没事吧?”你皱起眉,对着自从跟着你进来便不说话的澹台丹道:“你去唤太医来!”

    澹台丹咬了咬唇,转身离开。

   刘昊然眨了眨眼,看向你,疑惑道:“你……你是?”

    你惊了一下。

    澹台丹速度很快,把太医领了进来。你站起来道:“快!给他看看,他怎么不记得朕了?”

    太医白胡子颤颤巍巍的,他坐下为刘昊然把脉。

    澹台丹安慰道:“陛下……莫要太着急。”

    很明显,这番话并没有安慰到你。你来回踱步,看着床上的刘昊然。

    太医站起来,你急忙问道:“他怎么样?”

    太医作揖道:于公子想是沉睡了太久,记忆受损也是应该的,让他多接触些曾经的事,大概就会慢慢好起来,老臣……再给开几副方子,给于公子恢复一下气血,这几日于公子吃些清淡的就好。”

    你点点头,让澹台丹把人送走了。

    你沿着床坐下,道:“你……玄卿哥哥,你还好吗?”

    刘昊然温柔笑笑,道:“姑娘可能告诉在下……我是何人,姑娘似是认识我,姑娘又是何人?”

    你眼眶红了红,看着熟悉的人却是不认识自己,虽然难过,但还是道:“你是我的青梅竹马,玄卿哥哥一点也不记得了吗?”

    于朦胧,字玄卿。京城四大才子,昆仑君白宇,小公爷朱一龙,尚书之子李易峰,然后就是这于朦胧了。不同于其他三人,于朦胧十分低调,不爱出头,更不与其他三人结识,只是顾自学习,他人多言于朦胧冷漠,你却觉得他是无比温柔善良的人了。

    于朦胧年少成名,才华横溢,玉树兰芝,是前左丞相的独子,可以说到了一种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的程度。可是小小的于朦胧并没有被宠坏反倒养得一身君子风度,极有仁爱之心,对谁都谦逊有礼,不自傲过谦。

    当初你在宫里一见于朦胧就喜欢上他了,整天都往当时身为太子伴读的于朦胧那里跑,“玄卿哥哥”的叫个不停,每一次于朦胧都是浅笑回答,彬彬有礼。

    只是于朦胧体弱,向来围裘环炉,一场风寒几乎让他快死过去,御医出手才只能堪堪挽住性命,从此一睡就是四年。这四年来,你嫁给了和于朦胧极为相似的京城四……不,是三大才子之一的小公爷朱一龙,先皇莫名驾崩,你被传旨继位。

    如今,所谓的“于朦胧”醒来了。

    你抽了抽鼻子,站起来道:“玄卿哥哥,我知道你一时难以接受,你先休息一会,我回宫找多点奴才侍候你,你先躺下。”你轻轻地扶着刘昊然躺下,面对初醒的初恋,巨大的狂喜卷席了你,几乎让你没有生起任何怀疑之心。

    你温柔地向刘昊然笑笑,出去了,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刘昊然眨眨眼,他一见你出去,就松了一口气,不再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从床上蹦起来,摸摸自己脸上质感如同真的一样的人皮面具,嘟囔道:“啧,这别人的面皮就是没自己的好使。”刘昊然撇撇嘴,站起来在床前来回走动,皱着眉满脸焦急。

    “这皇帝迟早要发现端倪,”刘昊然来回走着,“殿下怎么就非要派我来?我也是当初学易容缩骨学的那么好干什么,啊啊啊现在简直就是命悬一线,好想回去找殿下呜呜呜,我想吃翠儿姐姐的糕点了,那个皇帝看得我毛骨悚然,话说装失忆这一招我能用几天,要是她发现了怎么办?我会死吗?如果要死,殿下会不会救我?如果不救我,那个皇帝会怎么处罚我?呜呜呜她肯定要把我五马分尸,把我削成人棍balabala……(此处省略一万字)”

     刘昊然耳朵微动,他听见了从甬道里穿进来的微小的响声,一个翻身就上了床,微微皱着眉好像很痛苦似的,却仍然故作坚强一声不发,他感觉自己就像一朵迎风招展可怜兮兮却又惹人怜爱的白!莲!花!他暗暗为自己的演技所叹服。

    秦国。

    玄衣男子坐在亭中默默下棋。

    “皇兄好雅兴啊。”青衣男子摇着折扇,笑着道。

    玄衣男子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只是默默落下黑子。

    这青衣男子,是秦帝的六子,也是他最宠爱的一个儿子,名叫陈晓。这玄衣男子,则是陈坤,是秦帝的四子,骁勇善战,立下赫赫战功,也是秦国的战神,从未输过。

    陈晓也不在意,似乎已经习惯了陈坤这个爱搭不理的样子,自顾自地在陈坤对面坐下,收起折扇,拖着下巴笑嘻嘻地看着陈坤道:“皇兄怎么还是如此冷淡,臣弟可真是伤心,臣弟一伤心,就忍不住想去父皇那里参皇兄一本,就说……皇兄不理我,而且好几次!”

    陈坤放棋的手微微一僵,终于忍不住了,冷漠的双眼中仿佛有一双寒刃向陈晓刺过去,冷声道:“闭嘴。别拿你那些小把戏恶心我。”

    陈晓笑容不变,照单全收,笑着拿了一颗白子就要放到棋盘上,语气轻松道:“皇兄还是这么暴躁,小心哪日就被别人杀了……”

    陈坤在陈晓的棋即将落到棋盘上是,突然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手下毫不留情地使劲,直接将陈晓拖到自己面前。陈晓敌不过陈坤,为了自己不受伤,他只能站起来,衣服打乱了棋局,而半个身体则直接压在了棋盘上,和陈坤面对面。

    “我说过了。别恶心我,要不然,你一定比我先死。”陈坤看着陈晓,面无表情。

    陈晓笑容一僵。

    陈坤像是粘上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拍了拍手,站起来就要走。

    陈晓赶紧道:“皇兄有空担心我,倒不如担心担心别人。”

    陈坤脚步一顿。

    “你什么意思。”
——————————
这次把秦国也写进去了呢~后面其他几国肯定也要出现(ಡωಡ)
康康我介么努力,👍❤评论关注你们明白(ಡωಡ)
我还有好几个男神没出场,比如窦骁啊,林更新大宝贝,季肖冰这位可能不太出名的帅哥,还有正在考虑到底写不写的鹿晗,女生就还有热巴,杨紫两个在备选名单,然后就似乎没什么啦!大家就可以一锅乱炖了!(๑°3°๑)看看还有哪个你的男神or女神没有到场?

下章预告:肖战重病快死?张艺兴领命远赴秦国,围秦救郑?敬请期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