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陈晓

12.2万浏览    2330参与
鸭鸭

【林平之 岳灵珊】平灵甜向|给蓉晓来个HE

【林平之 岳灵珊】平灵甜向|给蓉晓来个HE

念白

『冰雨火』·夜行

3、夜行


     天黑的极快... 


   就连这雨也是说下就下,毫无征兆...  


  

     豆大的雨点竖直打下来,砸的两人身上抽抽发冷。


   

     吴振峰赶忙扯下自己的皮衣,反手给陈宇揽上,在背上的小警察闭着眼,眉毛拧作一团,迷迷糊糊的,看似睡着了其实还醒着。


  ...


3、夜行



     天黑的极快... 

 

   就连这雨也是说下就下,毫无征兆...  

 

  

     豆大的雨点竖直打下来,砸的两人身上抽抽发冷。

 

   

     吴振峰赶忙扯下自己的皮衣,反手给陈宇揽上,在背上的小警察闭着眼,眉毛拧作一团,迷迷糊糊的,看似睡着了其实还醒着。

 

  


      因肩伤感染引起的高热,陈宇嘴里也不知道在念叨啥,吴振峰听不清,也没功夫理会。 

 

  


      脚步交错太快,男人每跑一段,便要躬腰将陈宇掂量上来,小警察还挺沉,不过多少带了点雨水的重量。   

 

  

      累当然累,吴振峰却突然又觉得好笑,自己要是不把小宇扛回来,难不成叫他在那鸟不拉屎的烂尾楼顶自生自灭?   

 

  

      也不知道这小子够不够聪明,知不知道生命诚可贵,自己爬去医院养养。 

 

    

      “小宇,等你好了,要是不起来给哥磕个头,白瞎我下这么大雨给你弄回来!听见没?”耸着动动肩膀,示意背上的人给个回应。           

 

     

      “想.....得美...”拒绝! 陈宇愣是用气音扯出来这三个字。   

 

  


      “好好好,我呛不过你,你能耐,你最能耐...”吴振峰算是松了口气,能听明白话,证明还没烧糊涂。             

 

  


       但每走几步,吴振峰还是能感觉到,背上的人软瘫瘫的,因离得近,耳边偷偷倒吸冷气的声音尤为清晰。          

 

  

     

       “峰...峰哥...我们去哪儿啊...”隐约有草刮脸颊的感觉,实在睁不开眼,陈宇便向吴振峰问道。 

 

     


      这话问的,把吴振峰整懵了一阵,“别瞧不起我啊,放心,哥再怎么落魄,也不会让你睡大街的。” 他知道陈宇不是这个意思,不过这种时候也只能说些不沾边的话,逗陈宇清醒着。

 

   

   


       虽说不是大街,不过倒也好不了多少,这话吴振峰自然不会跟陈宇说,让他抱个温馨的念想...还是有点必要的。 

 

  .........


      


      

       推开半上锁的门板,板间摩擦叫嚣的声音随之而来,证明着这是一间...危房。

 

  


       一间破败不堪的老屋,回来这半月,吴振峰好不容易有个歇脚的地方,自然不会挑挑拣拣,能将就便成!  

 

  


       将陈宇湿漉漉的外套脱下来,把人轻轻放在床上用被子揽得紧紧的,又拿了毛巾,把栗子毛搓了搓。          

 

  

       转身换个干毛巾的功夫,床上的小警察便蜷住身子,冷得缩作一团,头上的冷汗起了一层又一层。

 

  


       吴振峰扭头匆匆去找水壶和插头,他应该庆幸...这屋没断电! 

 

     


       趁烧水这会儿,他又在那乱成一团的掉皮沙发上找了件略微干净的衣服,撕成布条。 

 

  


       陈宇肩头那处还在流血,伤口浸雨化了脓难免不好处理,在吴振峰这里也只能马马虎虎,从简治疗,好在他这破地方还能弄到些必需品。  

 

  


       热毛巾拧干,将人额角、脸上的汗擦了擦,许是身体冷得太久,陈宇被热气一激,意识也稍微清醒了点,半阖着眼,看向比自己还要狼狈的吴振峰,揪住力气把搭在头上的毛巾扯下来 。 

 

  

      “别乱动!生病了还不老实!”男人声音提了几分,一把抢过来,浸了凉水重新搭上。        

 

    

      “我...不用你管...”


       

       虽是句任性的话,可受了伤,疼痛让陈宇的语气怎么也硬不起来。     

 

  


       五年...也没见你管过我啊...  

 

  


       吴振峰知道陈宇在怪他,怪他五年都不给他稍封信,哪怕是抱个平安也好。



      

        可是他没有...    

 

  

        他的小宇,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遇事莽撞的新人警察了,这五年,在他的成长中,自己错过太多,两人心中的落失终究是补不回来的。  

 

  


        等这次事了了,要是哥还活着,一定陪你好好说说话... 

 

  


        下次打架的时候,哥保证,一定让你赢一次... 

 

  


        像以前一样,他轻轻将手搭在小宇的栗子毛上,没变,还是软乎乎的,要不是今天亲身经历那场豹子追猫的戏码,怕是真想不到自家小宇也能有如此“凶猛”的时候。   

 

     

        ......


      

       不过陈宇倒也有变猫的时候, 这不,尽管吴振峰清理伤口的动作放轻大半,这小警察还是死死皱着眉头,疼得一个劲儿往被窝里缩,把整个脑袋都埋进去了。     

 

  

       男人专心将剩下的血渣清理干净,拿衣条子一点一点包扎好,翻来稍稍暖和的衣服给陈宇套上,一顿操作下来,小警察早累睡着了。 

 

  

       烧退得并不明显,本想给陈宇叫醒喝口热水去去寒,吴振峰看他好不容易舒服点,这会儿也就放他继续睡了。 

 

  

       有事明天再说吧,不过明天他还真得想办法避开那帮“兄弟”,去医院弄点药回来,顺便买点速食、水果什么的。

 

  


      就算自己活的粗糙,还是得把小宇照顾好,他需要的东西,不能缺。

 

  ......

         

      半夜许是不舒服,小警察翻了几次身,吴振峰似是猜到他难受要闹腾,也没深睡,帮陈宇掖了掖被角,就这么在床前守着...





—— - —— - —— - —— - —— - ——


给她们“凶”一个!瞪你!

鸭鸭

沉迷于蓉晓,无法自拔

沉迷于蓉晓,无法自拔

鸭鸭

平灵前期真的好甜啊,要是没有血海深仇就好了

平灵前期真的好甜啊,要是没有血海深仇就好了

佩佩票务

实体剧本收藏纪念👇顺丰到付

白敬亭 赵今麦《开端》年后发

王一博 陈晓 《冰雨火》年后发

王一博 黄轩 宋茜《风起洛阳》

肖战 任敏《玉骨遥》

肖战 杨紫《余生请多指教》

肖战 黄景瑜 钟楚曦《王牌部队》

龚俊 迪丽热巴 刘宇宁《安乐传》

罗云熙 陈飞宇《皓衣行》

高伟光 欧阳娜娜《如月》

王安宇 杨颖《漫影寻踪》

任嘉伦 李沁《请君》

实体剧本收藏纪念👇顺丰到付

白敬亭 赵今麦《开端》年后发

王一博 陈晓 《冰雨火》年后发

王一博 黄轩 宋茜《风起洛阳》

肖战 任敏《玉骨遥》

肖战 杨紫《余生请多指教》

肖战 黄景瑜 钟楚曦《王牌部队》

龚俊 迪丽热巴 刘宇宁《安乐传》

罗云熙 陈飞宇《皓衣行》

高伟光 欧阳娜娜《如月》

王安宇 杨颖《漫影寻踪》

任嘉伦 李沁《请君》

佩佩票务

实体剧本收藏纪念👇顺丰到付

王一博 陈晓 《冰雨火》预售

王一博 黄轩 宋茜《风起洛阳》

肖战 任敏《玉骨遥》

肖战 杨紫《余生请多指教》

肖战 黄景瑜 钟楚曦《王牌部队》

龚俊 迪丽热巴 刘宇宁《安乐传》

罗云熙 陈飞宇《皓衣行》

高伟光 欧阳娜娜《如月》

王安宇 杨颖《漫影寻踪》

任嘉伦 李沁《请君》

实体剧本收藏纪念👇顺丰到付

王一博 陈晓 《冰雨火》预售

王一博 黄轩 宋茜《风起洛阳》

肖战 任敏《玉骨遥》

肖战 杨紫《余生请多指教》

肖战 黄景瑜 钟楚曦《王牌部队》

龚俊 迪丽热巴 刘宇宁《安乐传》

罗云熙 陈飞宇《皓衣行》

高伟光 欧阳娜娜《如月》

王安宇 杨颖《漫影寻踪》

任嘉伦 李沁《请君》

佩佩票务

新整理的📦

李宏毅 刘学义 敖瑞鹏《少年歌行》

陈晓 毛晓彤 唐晓天《云襄传》

徐璐 魏哲鸣《金牌客服》

陈伟霆 任豪 章若楠《照亮你》

宋轶 张超 佘诗曼 李纯《今天的她们》

新整理的📦

李宏毅 刘学义 敖瑞鹏《少年歌行》

陈晓 毛晓彤 唐晓天《云襄传》

徐璐 魏哲鸣《金牌客服》

陈伟霆 任豪 章若楠《照亮你》

宋轶 张超 佘诗曼 李纯《今天的她们》

佩佩票务

实体剧本收藏纪念👇顺丰到付

王一博 陈晓 《冰雨火》预售

王一博 黄轩 宋茜《风起洛阳》

肖战 任敏《玉骨遥》

肖战 杨紫《余生请多指教》

肖战 黄景瑜 钟楚曦《王牌部队》

龚俊 迪丽热巴 刘宇宁《安乐传》

罗云熙 陈飞宇《皓衣行》

高伟光 欧阳娜娜《如月》

王安宇 杨颖《漫影寻踪》

任嘉伦 李沁《请君》

实体剧本收藏纪念👇顺丰到付

王一博 陈晓 《冰雨火》预售

王一博 黄轩 宋茜《风起洛阳》

肖战 任敏《玉骨遥》

肖战 杨紫《余生请多指教》

肖战 黄景瑜 钟楚曦《王牌部队》

龚俊 迪丽热巴 刘宇宁《安乐传》

罗云熙 陈飞宇《皓衣行》

高伟光 欧阳娜娜《如月》

王安宇 杨颖《漫影寻踪》

任嘉伦 李沁《请君》

-兮九歌-

丑年终于要过了吗?,颜狗的天下又回来了|2022待播古偶混剪

《长月烬明》罗云熙

《安乐传》龚俊

《重紫》徐正曦

《梦华录》陈晓 《云襄传》陈晓

《星汉灿烂》吴磊

《且试天下》杨洋

《祝卿好》郑业成

《落花时节又逢君》刘学义

《月歌行》张彬彬

《星落凝成糖》陈星旭


丑年终于要过了吗?,颜狗的天下又回来了|2022待播古偶混剪

《长月烬明》罗云熙

《安乐传》龚俊

《重紫》徐正曦

《梦华录》陈晓 《云襄传》陈晓

《星汉灿烂》吴磊

《且试天下》杨洋

《祝卿好》郑业成

《落花时节又逢君》刘学义

《月歌行》张彬彬

《星落凝成糖》陈星旭


姚姑娘追剧
心机妹妹当上王后,没想到竟这样报复姐姐
心机妹妹当上王后,没想到竟这样报复姐姐
姚姑娘追剧
是不是只有当渣女,才能遇到好男人?
是不是只有当渣女,才能遇到好男人?
姚姑娘追剧
心机妹妹报复姐姐,没想到竟换来这种结果
心机妹妹报复姐姐,没想到竟换来这种结果
毒扒娱乐圈
陈晓陈妍希合体!复古大片曝光,两人大秀恩爱?
陈晓陈妍希合体!复古大片曝光,两人大秀恩爱?
念白

『冰雨火』·奔逐

二、奔逐

  


      真的...太像了...

  


      男人的身型对他来说太过熟悉,这让陈宇脑袋一热,没有丝毫犹豫跟上去。

   


      隐蔽的本能,赶不上一颗火急,慌乱的心,训练有素对此刻的陈宇来说,毫无关系。

  ...


二、奔逐

  


      真的...太像了...

  

    

      男人的身型对他来说太过熟悉,这让陈宇脑袋一热,没有丝毫犹豫跟上去。

   

    

      隐蔽的本能,赶不上一颗火急,慌乱的心,训练有素对此刻的陈宇来说,毫无关系。

  

      

      穿着黑色衬衫,黑色长裤,唯一算打上掩护的怕是只有身上那件,不知哪来的环卫服,还是个大橙的亮色,与陈宇面上自然而然透出的清冷,二者格格不入,毫不相配。

  

     

      穿街过巷的男人早已有所察觉,但也不是特意的留意或猜测,只能说这小子跟踪的太过高调。

  

    

      与对交暗场谈判结束,吴振峰本该反身回去给兄弟们“敬重”的闫爷报个态度,谁知途中碰到便服执勤的陈宇,闫叔的探子可都在这块荡着呢,这种四面八方都是眼的时候,绝不能与小宇纠缠。

  

      

      男人不知不觉加快脚步,可背后的小警察活像一个盯上猎物的狮子,咬在自己身后死死不放。

  

      

      吴振峰只能带有目的性的往偏僻的烂尾楼跑,楼顶是闫叔的人从来不会顾及的地方,也许能和小宇对上一两句。

   

   

      可仓忙几句又怎能说的清楚?

  

   

      烂尾楼顶,最后几节台阶一上,吴振峰直入死胡同,见状,二人终是没了力气,男人上气不接下气扶腰直喘,这给年轻的小警察留了空子,死死捏抢对着眼前的人。

  

    

     “吴振峰!跟我回警队!”作为警察面对久违落网的犯人,陈宇确是带着怒气吼出来的。

  

    

       但眼前的人,五年没有一丝消息,却又突然出现在面前,这么近...

  

    

       自己是不是该骂他一顿?

  

    

       揪着领子揍他一顿?

  

    

       问他,离开这么久到底是去干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问他,为什么又良心发现回来了?和自己上演这场惊心动魄的追逐戏码...

  

    

       看着面前胡渣糟乱的人,陈宇心里一时难受的很。

  

     

     “峰哥,和我回去吧...”缓缓放下枪,陈宇声音颤的厉害。

  

     

       吴振峰也听得明,“不可能了小宇,我现在这样回不去了...”

  

     

       尽管一心赴死的人是劝不回来的,但他还是能留出片刻时间来听小宇说的。

   

    


         他又叫他峰哥了...

  

     

         好久没听了...

  

    

         好像两个人又回到从前那般...

  

  

  

  


      “小宇,哥今天教你擒拿,好好看着,只教一遍,学不会自己去站军姿啊!”转身对着渐渐只与他差半个脑袋身高的陈宇说道。

  

       自家小宇果然没让他失望,一遍就掌握了要领,还在自己面前晃悠,屁颠屁颠地要奖励。

  

      “行,那哥再教你个端抢姿势,当作奖励喽。”扶着小宇的肩膀,他着实感觉到在自己魔鬼般训练下,这小子越来越结实了。

  

    

      “峰哥,你什么时候去警队报道啊?”

  

     

      “问这个干嘛?自然是等把所有的基本训练完才去啊,估计也快了。”

  

       从陈宇扭头过去的眼神里,吴振峰看到他试图藏住的失落。

  

     “怎么?舍不得我?”捞住陈宇,两人姿态慵懒的在一旁坐下。

  

       陈宇认真点头的样子,倒是把吴振峰逗笑了,“就有点怕...”

  

       “怕啥?哥又不是不回来了。”吴振峰把手搭在陈宇毛粽粽的栗子头上说道。

  

      “那天到咱家来的招兵叔叔说,部队里的军人会被分到不同的警队去,峰哥,你是想去当缉毒警对吧?”

  

      “对啊,你吴叔不就是缉毒警,我怎么能输给他!”说着吴振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少年脸上满是自信。

  

     

     “缉毒...很危险吧...”陈宇轻声问。

  

      

     “嗯,危险。”没有那所谓的欺骗,打马虎眼,是吴振峰对陈宇实实在在的回答。

  

      “缉毒警,大部分都是潜伏,是去当卧底吗?”陈宇又问。

  

        吴振峰有些诧异的看着陈宇,这个小屁孩还知道卧底?都是从哪听来的?

  

      “那要是我以后也当了禁毒警,峰哥为了任务去当卧底,碰面了,峰哥会装作不认识我吗?”

  

      “会吧。”吴振峰还是很有耐心的回答着,因为他不觉得陈宇是在开玩笑,这可能真的是他们以后会经历的事情,现在心里有个底,也能...

  

  

  

  


      

      “呦阿峰,和这么年轻的小条子都认识,看来回来这半个月私下没少出去晃悠啊...”

  

       中年男人挑衅的声音,让吴振峰措不及防,视线忙从陈宇身上移开,连眼神也变得极其冷漠。

  

      

       下一秒,他抬头故作轻松的样子看向满是彪肉的男人,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万哥对我还不放心啊?这是专程来逮我的?”

  

      “大家都在替闫爷做事,自然都是兄弟,看你这么久没回来,大伙当然得关照关照,倒是没想到,咱们阿峰在这和条子聊天呢!”男人说着还招呼一旁四五个弟兄起哄,手上都摩挲着抢。

  

      “万哥,别把话说这么死嘛,阿峰或许是知道您缺个问话的,故意给您引过来的呢!”沈洋,一旁与吴振峰年纪相仿的男人隐隐知会,揪着给他使眼色。

  

       吴振峰知道,只要他现在点头承认,就算陈宇有天大的能耐也跑不出去了!

  

      


      “让他滚吧,刚才问了,就一新人,狗屁不知道!”说着吴振峰狠狠推了一把陈宇。

  

        陈宇第一次见这架势,但他也知道吴振峰在保自己,没有再说话,故意装着一副楞头新人不知所措的样子,目前这情形,自己要是不听他的,不装着点,就只能在这做个死人了。

  

       在吴振峰身上,他还有些事情没弄明白。

  

      


       退着退着,冰冷的枪口抵住后脑,陈宇反手本能地反抗,一个不留神被虎背熊腰的人一脚踹在地上,这一脚实实在在炸在中腹,力道让陈宇觉得五脏六腑都拧在一块,气也喘不上来。

  

       三三两两的人趁陈宇还蜷着,揪着后领把地上的人拽起来,折住胳膊压着,感叹好久没逮着这么年轻的小警察了,还挺活泼,三个人按都按不住。

   

     

       还真没准备他们常用的麻醉针。

  

       一旁的中年男人早就不耐烦了,抽出血亮的匕首,直接往陈宇肩头送了一刀,疼痛确实让陈宇安静不少。

  

     


       那血...滴在地上刺着吴振峰的神经。

  

     

     

      “非要放点血才听话...”说着,男人扯着陈宇的头发,让他被迫看着一旁的吴振峰,“阿峰,这样问才能问出个所以然来嘛,你要不再问问?”

  

      “好...”冷漠,现在对面前的陈宇,吴振峰不能透出一丝让人察觉的犹豫。

  


      “滚!”眼看那人接近,陈宇挣了挣,语气很凶,还真没想到,小时候和吴振峰说的,这种六亲不认的戏码上演的这么快。

 

       

       陈宇什么都没说,他就真的和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警察一样,问什么都不知道,被一群人甩在地上拳打脚踢,又不知道因为嘴硬挨了多少巴掌,直到血腥味漫进口腔...

  

      吴振峰全程就这么看着,差不上手,止不住人,就看着...

  

     

      陈宇新鲜的血一滴一滴,和地上的灰糊在一起。

  

     

      小宇,这种逢场作戏真的好难啊...

  


      小宇,一个人的心真的会痛到麻木...

  


     “去哪啊阿峰?”看着一旁准备转身下烂尾楼的人,沈洋开口问。

  

     “我还有事要和闫叔汇报,不陪你们在这浪费时间了。”

  

      

      半个小时了,一个有价值的字都没问出来,可不就是浪费时间,中年男人也觉的无趣,踢了踢因失血过多缩在地上迷糊不清的小警察,“怎么处理?”

  

      万哥是在问自己的意思,“一个新人而已,省点麻烦,就丢这吧...”吴振峰一脸态然地接话,带着冷意和嘲讽瞥了地上的人一眼。

  


      

      恍恍惚惚,那令陈宇熟悉的背影越来越远...

  


      他想伸手...已经抓不到了...

  

  



      小宇,下次别跟来了好不好?

  

      

      别再让我的世界下雨了,打在身上很疼的,你知不知道...

 

 —— - —— - —— - —— - ——

  

   —— 小时候的我 是因为担心 才会将你今后要走的路了解个大概.

  

  

高调玩跟踪的便衣小警察 ✓


    还想看吗?

  

    下一篇  再见~

青尘初雪

【陆贞传奇】虽然是个痴傻公主,却是全剧最幸福的人了

【陆贞传奇】虽然是个痴傻公主,却是全剧最幸福的人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