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陈泽希

42335浏览    1774参与
九九九

本群为内娱选秀群,可重皮上限5。


只收选秀内娱!!!!


私设校园及娱乐公司背景,职业自选


校园背景名片格式(名字-大几-系别)


开设:音乐系舞蹈系表演系美术系医学系数学系金融系


娱乐公司名片格式(名字-职业)


职业表:艺人 总裁 化妆师 造型师 经纪人 艺人助理


禁黄豆颜文字,不禁表情包,群内有洗白手册,记得戴套,无审核。


本群为内娱选秀群,可重皮上限5。


只收选秀内娱!!!!


私设校园及娱乐公司背景,职业自选



校园背景名片格式(名字-大几-系别)


开设:音乐系舞蹈系表演系美术系医学系数学系金融系



娱乐公司名片格式(名字-职业)


职业表:艺人 总裁 化妆师 造型师 经纪人 艺人助理



禁黄豆颜文字,不禁表情包,群内有洗白手册,记得戴套,无审核。

 

是你家芹菜不是你家青菜

军训「1」

※请勿上升正主

※圈地自萌,不喜勿看


学校经多次商议后选择军训的日子正巧是三月初​,初春的天气并不算热,可太阳依旧露在空中,阳光明媚。某市第一中学的大门口停着几辆大巴车,一千二百名学生每人拎着行李箱背着包有序的排列于校内。

上车是按照班级进的,几个班车跑一趟,位于重点17​班的玖窝和雯叶无聊的站在队伍后面等待,不是很喜欢与不太熟的人交流过多,并且还因时间太早困意还没过的雯叶双手扶着行李箱,手做支撑点支撑住整个身子站在玖窝身前,时不时扭过头瞧眼身后正闹腾的几人。而玖窝扭过身子与背后的男生们开玩笑开的正开心,并未发现身后来接学生的教官迈着轻缓的步子缓缓靠近,雯叶略显紧张的吞咽口唾液,左臂...

※请勿上升正主

※圈地自萌,不喜勿看


学校经多次商议后选择军训的日子正巧是三月初​,初春的天气并不算热,可太阳依旧露在空中,阳光明媚。某市第一中学的大门口停着几辆大巴车,一千二百名学生每人拎着行李箱背着包有序的排列于校内。

上车是按照班级进的,几个班车跑一趟,位于重点17​班的玖窝和雯叶无聊的站在队伍后面等待,不是很喜欢与不太熟的人交流过多,并且还因时间太早困意还没过的雯叶双手扶着行李箱,手做支撑点支撑住整个身子站在玖窝身前,时不时扭过头瞧眼身后正闹腾的几人。而玖窝扭过身子与背后的男生们开玩笑开的正开心,并未发现身后来接学生的教官迈着轻缓的步子缓缓靠近,雯叶略显紧张的吞咽口唾液,左臂放后拉拉玖窝衣角,可玖窝并没在意那么多,面前的几个调皮的男生故意不告诉玖窝只是憋笑听着人说。正纳闷的玖窝抬臂挠挠头,忽然感到右肩被人戳了戳,还以为是雯叶便扭头问道:“怎么了?”可一看发现不对劲,身着军装的谷嘉诚的身影便出现在眼中,愣了愣抬头看向人。谷嘉诚正颔首盯着玖窝,这气势着实把人吓了一跳,谷嘉诚伸手想拎住玖窝的衣物,玖窝见了以为谷嘉诚要打自己,连忙后退步躲到雯叶身后搂住人颈处,无人扶着的行李箱倒在地上发出声巨响,雯叶颔首憋着笑站在玖窝前不动,一向胆大的玖窝其实并不是很怕,可因这声巨响感到身边的同学都看向这处玖窝微微慌了神。

“你说干嘛呢?就你们这儿话这么多,一会儿都去军训地点了,现在还这么多话?”​谷嘉诚收回手双臂放后死死瞪着玖窝,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看了眼周围的人俯身帮玖窝把行李箱扶起来放好,抬臂伸指指着躲在雯叶身后的玖窝又道:“等军训了给我等着,希望你分到我们连。”语罢便走到校门,边走还边确认班级。玖窝双手搭在雯叶双肩上,探头探脑的望着谷嘉诚背影走远才松口气从人背后出来,雯叶扭过身颔首手遮住面颊开始笑起来,玖窝扶住行李箱后扭头开始连骂加打身后大笑的男生。

许久后终于到17班上车,玖窝和雯叶把行李箱交给老师后,​想着两人都晕车玖窝便加快步子跑进车里抢到第二排,一腿搭在边上的位子占位,抬臂朝着雯叶挥挥手:“雯叶!赶快上来!”雯叶跟着玖窝跟着跟着发现人不见了,闻言顺着声音从人群中钻到玖窝抢到的位子上。

全部人坐好后车里闹哄哄的,有的是讨论这次的教官,有的是讨论晚上怎么讲鬼故事,可更多的都是兴奋,毕竟初中唯一一次集体活动,大家都挺开心的。雯叶和玖窝聊了会儿天便觉得头脑一片晕乎,玖窝瞧着人神情不对头靠在窗户​上将水递给人:“喏,喝口水,喝完趴我这儿睡会儿吧。”雯叶点了点头接过矿泉水喝了几口抱住矿泉水,侧身靠在玖窝肩边闭眸休息。

不知过了多久,玖窝被身边热闹的声音弄醒,轻轻抬臂揉揉双眸发现到地方了,侧颅轻声把雯叶叫醒,雯叶缓缓从玖窝身上起来,扭扭脖颈打个哈欠。玖窝瞧着人模样随意打趣道:“昨晚又没睡好啊,睡一路了还困。”雯叶雯叶半眯眸瞪玖窝一眼,道:“那我不是睡不好觉吗,你又不是不知道”玖窝微微敷衍的点了点头跟着雯叶下了车。

下车后听到同班关系还不错的肥羊和七七在聊手机的事儿,从彭楚粤手里拿着行李箱​以为边上没教官了,便走到七七和肥羊身边乐呵着问道:“你们拿手机了?”

“拿了啊,我俩都拿了,军训不拿手机多没意思。”

“我天,我家长都把手机藏起来,说不让拿就不拿,晚上要一个宿舍了接我玩玩啊!”

“okok,那等我俩玩过了再说。”​

“好嘞!”

雯叶拿着行李箱跟在玖窝身后四处看着周围​,对身边的伍嘉成还没在意,可仔细一听玖窝七七肥羊的话才反应过来,连忙拉住玖窝的胳臂朝着班级对应的位置跑了几步离伍嘉成远了些。玖窝一脸懵的跟着人,站在班级队伍里后才反应过来问道:“咋了啊?”雯叶憋着笑回答人道:“你们刚刚聊手机的时候,有个教官就在你们边上哈哈哈。”玖窝愣了愣,回头眯眸瞧向刚才过来的路,仔细一看眉峰上扬故作平静的长呼口气,一手在空中乱抓着不知该怎么说,对着笑着的雯叶眨巴眨巴眼强颜欢笑着撇嘴道:“那个教官,挺可爱的,嗯,还挺帅的。”

刚到地方男生和女生便分开了,到这儿就是以连做队伍,班级和班级也就分开了。男生一栋楼女生一栋楼,可因为一中人太多,男生陈泽希连都人便跟着陈泽希和彭楚粤去了军训地点外的一个“养老院”住,军训还是在这儿军训,可休息都是在“养老院”,正巧17班的男生就在“养老院”住。而17班一半女生和18班却到男生宿舍楼住,另一半女生在女生宿舍楼最顶层,也离玖窝雯叶宿舍是最远距离。

分完宿舍的玖窝等八人便按队伍走到自己相对的宿舍。“104。”玖窝拿着行李箱和雯叶一起走在队伍的最后,瞧着门上的标牌默默念出声,进了宿舍玖窝便开始和大家伙商量住哪儿,许久后终于在靠门的两个下铺选了下来。肥羊在玖窝对面的下铺决定了下来,七七则在肥羊上铺。

大概过了十分钟,便闻谷嘉诚吹哨子将所有女生​叫出门,女生们都因还没收拾东西,滴滴叭叭的嘟囔着。大概照着队伍站好后,玖窝伸着头眯眸仔细看向前面五个教官,个个都还挺帅的,不愧是原来的军人,只是长得好看的全都上交国家了。正在扫视教官的玖窝没注意谷嘉诚发现了玖窝的动作,一个不经意正好和人对上眼,被吓了笑着下半蹲下来,幸亏是站在靠后的队伍不容易被发现,雯叶一脸疑惑的看着身前的人。玖窝转过身来,忍着笑面上不知究竟是笑还是哭对着雯叶道:“我刚才好像和早上那个教官对上眼了…他好像还是比较厉害的人…”闻言雯叶笑着扶住玖窝,为了以防被教官骂让玖窝扭过身平复了心情。

谷嘉诚让所有女生蹲下后颔首仔细的扫视了全部女生,大声让所有人安静下来后才低声让身边几个教官​自我介绍。

所有女生的目光都集中在几人身上,空气好像是忽然暂停了片刻,最左边的教官似是为了解决谷嘉诚的尴尬,规规矩矩的上前了步。虽然看起来有点黑,但依旧没有遮掩秀气的面容,面对这么多女生声音并不算大,还带着些腼腆的指着玖窝所在的队伍道:“那个,我叫伍嘉成,在这一周这几队女生是我连的,你们一定要听话,听话我就不罚太多东西,不听话了可就不一定了,咱就叫小伍连。”

​伍嘉成说过后令玖窝眼熟的人上前了步,声音明显比伍嘉成大了许多,面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仿佛在讨论什么严肃的事情指着玖窝身边的几队道:“我叫谷嘉诚,所有女生总体还是我管,都给我少闹腾,这几队是我们连的,老谷连。”

​之后各外一个帅气的教官站了出来,或许完全就是女生心中的暖男形象了,声音也温温柔柔的,只是看起来不是很喜欢和人交流一样道:“我叫肖战,大家这周什么事都可以找我,我们连就叫战战连了。”

紧接着一个看起来非常阳光的大男孩站了出来,​让人完全不觉得这是教官而是同学的人道:“我叫夏之光,咱连的人以后被人欺负了直接给我说,我去找他们教官说去,咱就叫瞎逛连!”

语罢女生连最后一个教官站了出来,微微比身边几个人低了些,却看起来并不是​很好交流,但是五官却都很精细,甚至超过许多女生,那人道:“我是郭子凡,我也不和他们一样话那么多,凡凡连。”

五个教官的自我介绍,有人让女生们大笑起来,有人​却让女生一句话不敢说。而相比女生这边,男生的氛围却松缓许多,大概也就是因为谷嘉诚在女生这边才如此的原因吧。

​第一个教官先站了出来,面上带着丝玩笑的意味,是军帽下明显几人中唯一的寸头,气氛也是人第一个先带出来的:“大家好!我叫陈泽希,男生总体都归我管,我们连叫泽希连就行,不用那么严肃,嗨起来就行!”

幸亏是别的几个教官微微压制,第二个教官连忙站出来​,看起来挺近人意还有些有趣,如果安排在女生那儿又会是一阵叫喊,还有丝生疏道:“我叫焉栩嘉,我们连是嘉爷连,大家以后要一起加油。”

相应站出的教官声音苏到人骨子里,轻咳两声示意男生安静下来,侧脸让人沉迷是经常的事儿道:“咳咳…我叫赵磊,我们连叫磊哥连就好,大家伙可以过来一起唱歌啊。”

之后的便是衣物最整洁的一位教官了,看就能看出来有洁癖的样,不知那儿来的一丝骄傲道:“我是彭楚粤,我们连都必须摔摔七七的,摔摔七七就是小粤连!”

c_pammm.
少年们要好好的啊_什么时候人能...

少年们要好好的啊_
什么时候人能齐一次呢_?

少年们要好好的啊_
什么时候人能齐一次呢_?

苏九玖。

一年半后,这里的名字会变成八个吗?

一年半后,这里的名字会变成八个吗?

李硬皮galaxyfan的酒窝

【碧欢/希光】死神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早知

早晨的市集各种声音混杂,平添些许朝气
 大夥儿忙着讲价杀价运货搬货,豪不热闹

倒是显得悠闲散步的泽希与之光格格不入了

不过两人显得怡然自得,反倒挺享受的

虽然两人没怎么说话

夏之光低着头努力从手机中辨认行进方向,泽希则拿着面包四处张望

“泽希!我们到了,就是这里!”

不知走了多久,夏之光的惊呼才把泽希从神游中拉回思绪

两人驻足在一栋教堂前,门口铺着条撒满白色花瓣的红毯,还可听见婚礼祝歌流泻而出,连空气都还有点淡淡甜香

“据说是上帝曾眷顾最近的地方,踏进就能让心灵平静下来”
 夏之光照着手机显示的资料读了个遍,又抬头确认与手机中照片相符...

第十三章 早知

早晨的市集各种声音混杂,平添些许朝气
 大夥儿忙着讲价杀价运货搬货,豪不热闹

倒是显得悠闲散步的泽希与之光格格不入了

不过两人显得怡然自得,反倒挺享受的

虽然两人没怎么说话

夏之光低着头努力从手机中辨认行进方向,泽希则拿着面包四处张望

“泽希!我们到了,就是这里!”

不知走了多久,夏之光的惊呼才把泽希从神游中拉回思绪

两人驻足在一栋教堂前,门口铺着条撒满白色花瓣的红毯,还可听见婚礼祝歌流泻而出,连空气都还有点淡淡甜香

“据说是上帝曾眷顾最近的地方,踏进就能让心灵平静下来”
 夏之光照着手机显示的资料读了个遍,又抬头确认与手机中照片相符合后就收起手机了

但在努力向里看去发现满满的人后,有点丧气的说:
 “可惜里头正在举办婚礼,看是无法亲自感受了呢” 
 语毕还不死心的往里看去,默默探了口气

而这一连串的动作泽希只是静静收在眼里,觉得世上怎有如此鲜活朝气的男孩

心里有一块软得一塌糊涂

“应该是也没关系吧,进门观礼应该是还好”
 总算在对上夏之光犹豫困扰的眼神后吐出了这句话

看见他因为这句话而重新点亮在眼中的光芒后,泽希才重新咀嚼这句话的合理性

“对吧!我也这么觉得,走吧!” 然而没有解释的时间,便被拉起手,钻进会场,找了个角落默默入坐

入坐后身旁的人因都将注意力集中于牧师和台前的一对新人上,倒是没注意到闯入的两位

现在正好进入宣誓词的阶段,牧师是位看起来还很年轻的男人,低头专心念着手上的誓词,时不时的抬头扫视现场观众。全场一片静默,只剩牧师的声音回荡在空间里

终于,誓词来到最后一段
 “Will you trust her, honor her and let her be your wife?"

“Yes I do” 豪无悬念的一句话

照理说应该享有欢声雷动的掌声祝福

却突然从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尖叫声
 观众们总算意识到事态不对劲

尤其在发现所有出入口都被wu装份子占据时更是获得了证实
 连原本庄严的牧师也都拿起了qiang

"泽希!怎么会这样?” 夏之光本来还以为是个桥段,兴致勃勃的看着
 但就在泽希拉他蹲到一旁并瞥见前三排有人血流满面的倒下后,他才知道这不是演戏

“我猜是kong公” 泽希压低气音说着,还顺带拉着夏之光被人分到一旁待着,小心的让他靠在怀中

"怎么这麽刚好...”夏之光咂咂嘴,才又无声的往泽希那挪了几步

索性过不久,教堂外就传来广播与Jing笛声

气氛紧张又焦灼,不断有成员在里外奔走,传递jing方的谈判与首脑的意思

不过气氛并没有较为缓和

因为每一次成员回来,就代表谈判不成功
 就会有个枪下亡魂昭示着首脑的不领情,以及性命攸关的害怕

不知蹲了多久,久到夏之光觉得自己的腿不是自己的腿的时候,外头jing方又再度广播喊话,大意是指再不投降的话,要强行攻坚了

但这在室内引起不小骚动,还是某成员对空鸣qiang才安静下来

夏之光倒是趁乱问了泽希一句话:
 “泽希哥,为何你借了这么多钱?”

“你怎么知道的?”泽希倒是没什么过大的起伏,只是低下头默默叹了口气

“我...”

“梦想吧...” 正当夏之光还在思考何种说法才不会显得自己有窥探隐私的嫌疑时,泽希倒是有了答案

“舞团很花钱的,但我就是不甘心,硬是撑下来了”

“啊,是这样啊...”

夏之光想拍拍泽希表示安慰,却突然被人从领子一把抓起来被摔到一边去,伴随叫骂声


原来是主嫌同意外头的交涉先释放一部分的人质


而他倆刚好被划分为两部分


陈泽希出,夏之光留

瓜子

成团三周年快乐🎉
2016年到2019年,这三年你们经历了太多,希望你们以后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
茶酒顶峰见!!!

成团三周年快乐🎉
2016年到2019年,这三年你们经历了太多,希望你们以后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
茶酒顶峰见!!!

昭昭牧牧

纸短情长【回忆篇第一章】


是夜,皇宫依然人声鼎沸,盖因皇上正在和几位大人打水球,碧莲女官领了一群宫女为皇上助威。 西风烈听着四周宫女的激情呐喊,仔细地端详着水里的北堂弈,纳罕道:“欸,我怎么没看出来皇上哪里帅?”尚羽托着腮,斟酌道:“这……我也没有看出来,约莫,是需要衬托对比吧。你瞅瞅,刚刚那梅大人和皇上都是回头,那视觉效果就不一样!”“那这么看来,皇上好像是挺帅的昂!”“但和我们王爷比起来,还是差远了!”尚羽挺了挺胸脯,话里话外满是崇拜和骄傲。

一紫衣男子轻摇折扇,自花园中走来,目若朗星,眉目如画,端的是丰神俊朗,举世无双。从暗处走来,似踏雪寻梅来,天地间只余他一人,在容不下其他,长身玉立,清雅俊逸,令人见...


是夜,皇宫依然人声鼎沸,盖因皇上正在和几位大人打水球,碧莲女官领了一群宫女为皇上助威。 西风烈听着四周宫女的激情呐喊,仔细地端详着水里的北堂弈,纳罕道:“欸,我怎么没看出来皇上哪里帅?”尚羽托着腮,斟酌道:“这……我也没有看出来,约莫,是需要衬托对比吧。你瞅瞅,刚刚那梅大人和皇上都是回头,那视觉效果就不一样!”“那这么看来,皇上好像是挺帅的昂!”“但和我们王爷比起来,还是差远了!”尚羽挺了挺胸脯,话里话外满是崇拜和骄傲。

一紫衣男子轻摇折扇,自花园中走来,目若朗星,眉目如画,端的是丰神俊朗,举世无双。从暗处走来,似踏雪寻梅来,天地间只余他一人,在容不下其他,长身玉立,清雅俊逸,令人见之不忘。北堂墨染就是这样的人,似雪中寒梅,一尘不染香到骨,姑射仙人风露身。【注1】

北堂墨染就是这样走到苏寻仙身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你可来晚了,看这样子,皇上可是要超过你的记录了。”苏寻仙打趣道。“你又知道了。是你的鸟告诉你的?”北堂墨染瞥了他一眼,啜了一口茶。苏寻仙摇头晃脑,状似后悔,叹道:“你可别埋汰我,也不知是谁,大热天叫我过来,就是为了看一群臭男人打水球,实在是不值啊!”

“哼,本王是叫你来赏花的,念着你也是爱花之人,这才叫上你,谁知你竟如此看本王。”北堂墨染故作生气。“好了好了,是寻仙不识抬举,我的墨染不跟我生气,好不好?”苏寻仙见势不对,连忙哄道,“我知道我的墨染不仅俊逸出尘,容貌冠绝天下,还心肠柔软宽容大度,是世界上最棒的!”听到苏寻仙求饶,北堂墨染这才舒展了眉头,正续了一杯茶,一颗水球就飞了过来,茶水泼了他满身。

空气一瞬间凝固了,刚刚的热闹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所有人战战兢兢,像鹌鹑一样缩着头,生怕这位权倾朝野的宸王殿下会拿他们开涮,北堂墨染起身慢慢走了过去,拾起球,扔回了水里,激起了一阵的水花,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与球一起落入水中的,还有一个女人。

苏寻仙陪着北堂墨染坐在风廊里啜茗,两人听着众人对那个女子的讨论,心中闪过诸多计较。没有人知道,刚刚那个女子落水啊,北堂墨染预知到了此女将与他与黄道国的命运紧密相连,所以方才北堂弈下令斩首,他才会出手救下那女子,还为了她公然挑衅北堂弈,‘突然来了这么一遭,只怕我那侄儿,回去要摔桌子了,要夺权的念头只怕更加强烈,近日,可能就会有大动作了!’ 苏寻仙想起刚刚北堂墨染的举动,不由得有些头疼,刚才皇上下令斩首,北堂墨染突然发声保下那女人,一句解释都没有就要把人带走,在露台还微扬下巴,微微躬身向皇上行礼,那倨傲的小眼神,可爱是可爱,可这公然挑衅皇上,必然会招致反弹,还什么他府上的舞姬,还性格顽劣,失足落水??他怎么不知道宸王府上有这样一个舞姬如此受他喜爱?!苏寻仙酸酸地想。 他这样往自己身上揽,不是让皇上愈加记恨?墨染为什么要这样做?

自墨染打理朝政以来,新皇就一直对他颇为忌惮,一直想除去他,夺回兵权,军政一统,他这样做,不是愈加刺激新皇,怕是会按捺不住动手。他的墨染自先皇崩逝前接掌兵权,辅佐新皇朝政以来,一直兢兢业业,可是近些年来却越发跋扈,看起来,似乎大有取代皇上,自立为王的架势,可他与墨染有竹马之谊,自总角之龄就在一起,他了解他,他的墨染绝对不是贪图权势之人。苏寻仙心里隐隐有些猜想,可如今,他的墨染什么都不肯和他说,只是独自面对解决……罢了,想那么多干嘛,无论他想做什么,我只要护好他就是了! ―――――――――――――――――――――― 忙,字数不多,将就看,我现在看看都有写羞耻,,一切ooc都是我的,因为我的智商不高,注一的诗是《腊初小雪后圃梅开二首》里的

昭昭牧牧

纸短情长【北堂墨染×苏寻仙】前言+说明

*大概会分为回忆篇和结局篇,回忆篇是墨苏在第二次 黑珍珠之祸解决的前面的内容,杂糅了一些苏寻仙暗恋皇叔的心理路程和一些我的脑洞,两人的前传,可能会长,结局篇是第二次黑珍珠之祸后我想要的另一个事情走向,是我续写的结局,从这里开始新的东西

*这篇产生的原因是由于我对结局和墨苏没有一点表示的怨念 我觉得一点都不合理,所以想要给墨苏一个更合理,更甜的结局

*纸短情长想了很久了,我还没写完,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可能会坑,也可能坚持

*我清水的自己都可怕,所以应该算无差,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对谁攻谁受,当然我也不会开,慢悠悠走路也挺有意思不是

*回忆篇+结局篇其实是仿照独寤寐歌太太的俱少年的格式,当...

*大概会分为回忆篇和结局篇,回忆篇是墨苏在第二次 黑珍珠之祸解决的前面的内容,杂糅了一些苏寻仙暗恋皇叔的心理路程和一些我的脑洞,两人的前传,可能会长,结局篇是第二次黑珍珠之祸后我想要的另一个事情走向,是我续写的结局,从这里开始新的东西

*这篇产生的原因是由于我对结局和墨苏没有一点表示的怨念 我觉得一点都不合理,所以想要给墨苏一个更合理,更甜的结局

*纸短情长想了很久了,我还没写完,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可能会坑,也可能坚持

*我清水的自己都可怕,所以应该算无差,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对谁攻谁受,当然我也不会开,慢悠悠走路也挺有意思不是

*回忆篇+结局篇其实是仿照独寤寐歌太太的俱少年的格式,当然剧情是新的,原剧向

*这篇he,剧情很平淡,maybe甜度适中

*这对太冷门了, 冷到一直只吃粮的我都开始产粮,太惨了

*一切ooc都是我的,作者的智商显然不高

花与爱丽丝

有邪[22]

伍嘉成从来没见过这么漫长的失恋,以及如此颓废的赵磊。

闯了货的焉栩嘉是跑没影儿了,就剩伍嘉成每天抱着一只猫两只耗子守着赵磊一筹莫展,守出了孤儿寡母的架势。

“大伯你有没有药啊?”伍嘉成低声问时不时来日常串门的韩沐伯。

“我给你把太子爷绑来?”韩沐伯答得一本正经。

“你绑不了。”伍嘉成又不是真傻,“你以为我没研究过,搞不定。”


赵磊在里屋躺着,也忍不住苦笑,同时也忍不住想,真能绑来,多好。

他伤早好了,只是累,累透了,所以不想说话。


他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他看到自己的影子在郭子凡决绝的眼神里挫骨扬灰,连怨都没有了。


再也没有再有,他的所有指望都没有了。


没意...

伍嘉成从来没见过这么漫长的失恋,以及如此颓废的赵磊。

闯了货的焉栩嘉是跑没影儿了,就剩伍嘉成每天抱着一只猫两只耗子守着赵磊一筹莫展,守出了孤儿寡母的架势。

“大伯你有没有药啊?”伍嘉成低声问时不时来日常串门的韩沐伯。

“我给你把太子爷绑来?”韩沐伯答得一本正经。

“你绑不了。”伍嘉成又不是真傻,“你以为我没研究过,搞不定。”


赵磊在里屋躺着,也忍不住苦笑,同时也忍不住想,真能绑来,多好。

他伤早好了,只是累,累透了,所以不想说话。


他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他看到自己的影子在郭子凡决绝的眼神里挫骨扬灰,连怨都没有了。


再也没有再有,他的所有指望都没有了。


没意思。

什么都没意思了。

如果说自己什么举动尚且有一丝意义,那就消失。


离开郭子凡,离开他的世界。


只怕伍嘉成不肯,他甚至都不明白自己的心,不明白为什么他还守在谷嘉诚不远不近的地方。

天真真好。

永远不知道什么是绝望。


赵磊决定离开那天,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也得诓骗走伍嘉成,离谷嘉诚远远儿的,不折手段。

他不是那样的人,但他做得到。而且因为他了解伍嘉成。他了解伍嘉成胜过他自己。


"退休吧,我想去读书,你要陪我。"赵磊跟伍嘉成拉开谈判,"等我读完书,生意都交给我,钱我都交给你。"

"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伍嘉成脑子根本不够转。

"我从小就跟你,你不能不要我。"赵磊自有对付伍嘉成的办法。

"我哪有不管你呀。"伍嘉成辩解。

"你为个谷嘉诚,谁都不想要了。"

“胡说八道!跟这个人有什么关系!”


赵磊全无逻辑的颠倒乾坤,信口雌黄,是胡搅蛮缠的路数,伍嘉成却又信了他的邪,急赤白脸的掰扯后,认真的陷入沉思,比起磊磊,谷嘉诚算什么?磊磊恋了,又失恋了,打一顿都不能好,他从小就跟着自己,他不能不要他不管他。


这次赵磊走得干脆利落,他没有再让郭子凡看他一眼,或者再去看郭子凡一眼。

郭子凡一眼也不想再看到他的。

他的世界根本不需要他。

什么叫心如死灰。


韩沐伯再去餐馆的时候扑了个空。

对伍嘉成随时举家搬迁他并不意外,但现在并不是时候。

韩沐伯摸了摸脑门上的汗珠,在车里点了一支烟。他太闲云野鹤,从不以当个废材为耻,可谁没有个过不去的时候。

韩沐伯捂着脸一筹莫展,突然想起某个少年老成的话,"这位大师,这么平常心,只怕还没遇到命里魔障。"

韩沐伯调转车头就要去找那位不凡的少年说一句,大师,我悟了。


陈泽希莫名其妙被郭子凡带到玫瑰园住,谷嘉诚让他选了个房间,但其实意义不大,他睡的纠结,来来回回又总是在郭子凡房间,把他的大熊踹在地上。

谷嘉诚也住回了大屋。

和郭子凡的房间之间只连接着一个共用的卫生间,他又怕郭子凡梦游的时候找不到他,又怕他梦游的时候找到他,纠结了一轮,就跟陈泽希说,你看好他别让他梦游。


除了郭子凡,数白澍最不纠结,有时候住谷嘉诚大屋,有时候自己书厅小榻,全凭自己节奏。

白澍觉得玫瑰园一切都很乱套,各种感情都奇奇怪怪的,又疏离又强烈,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分不清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从小就在无情无义的世界,修炼成个人精里的尖子,这样的混沌又纯粹,让他真羡慕郭子凡。


陈泽希搬来玫瑰园,比谷家太子爷进出帝宝还要赫然听闻。陈泽希现在倒不算计这些零碎账,住玫瑰园也好住帝宝也好,就是清醒的时候也觉得自己不知所谓,得了什么失心疯。

偶尔气闷也去俱乐部,存了心胡混个三天两夜,可一天没到头,郭子凡也并没找他,天一擦黑自己乖乖的滚回玫瑰园。


陈泽希深知这不是个好兆头,不管是对他还是对郭子凡。

他不是怕别的,他是怕自己崩,本就是个六亲不认的主,疯起来自己都怕。

郭子凡倒是没和他不亲近,又回了玫瑰园,身边都是他亲近的人,自然把布熊玩偶替代成陈泽希,偶尔半夜有梦游的征兆,也被陈泽希死死按在怀里。他习惯了和陈泽希亲近,又在自己家,谷家和陈家他也随便走,心满意足之间越发的无邪起来,睡觉总是把自己扒个半裸,往陈泽希身上一趴。


陈泽希其实没把谷嘉诚的警告当回事,郭子凡也是二十出头的人了。

但郭子凡总不开窍,陈泽希又总不想他开窍,偏又总抱着这么个光溜的人,不堪折磨,日渐消瘦,白澍都不落忍了,可算是真见了什么叫为情所困失魂落魄,自己却也时常看着睡熟的谷嘉诚发愣。


郭子凡无邪无辜,谷嘉诚也不当回事,两父子除了对方以外对外界所有人事共情得有限,他们有自己一套奇特的逻辑,某个角度来说统一的堪称没心没肺之徒,也统一的对现状心满意足。


这些都是小事,尚且不能左右风云,不过是园子里的小场面,江湖才真的乱了套。

谷嘉诚更懒之后几乎隐居,大部分人都只找得到太子爷。郭子凡现在也分裂,不管在玫瑰园怎么东倒西歪睡不醒,出了门也是高深莫测的盐一脸,时而衣冠楚楚的去陈家溜溜,也是没人敢说个不字。


陈泽希不知道哪天崩溃的。他并不善于收拾残局,谁让他不爽了,他就一锅端了。他不是没有炸平玫瑰园一了百了的想法,但如果他做得到就不至于得失心疯了。

那就只剩下落荒而逃。


崩溃了的陈泽希铁了心要走,就没打算有任何告别,真是拔腿就走,却迎面撞上刚从社团回来的太子爷。

郭子凡本来并没什么预感,见了陈泽希也只是迎上去想跟他说不管他怎么说晚上也是要吃烤羊肉的,却看着陈泽希手里的提包。

“你去哪?”郭子凡不明所以。

“我走了。”陈泽希神色黯然。

“为什么?”郭子凡大惊,“你要回帝宝?”

“我走了。”陈泽希冷了脸,“你别问。”

“你.....!”郭子凡盛怒之下卡壳了,只是他并不知道自己在怒什么,只觉得瞬间脑仁好痛。


陈泽希真觉得自己是失心疯了才半个人都没带孤身自处玫瑰园,以至于太子爷一句话,他就走不了了。

两人在楼上楼下追的鸡飞狗跳,然后郭子凡把陈泽希拷在沙发框上。

白澍拿着书外面探头看了看,就缩回了房间,玫瑰园住久了他早就见怪不怪,他才不管。


"我走我的,关你什么事。"

"你不是喜欢我。"

"喜欢。"

"那我不让你走。"

"不行。"

"为什么。"

"你又不喜欢我。"

"谁说我不喜欢你啊?我…我喜欢啊。"郭子凡急。


陈泽希有那么一瞬间面颊有点抽动,随即苦笑了下,"不是那种喜欢。"

"那种喜欢是什么,和你上床吗?我可以。"郭子凡扑过来就要解陈泽希的衣领扣子。

陈泽希一把推开他,"别闹。"

郭子凡被他推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瞪着陈泽希,陈泽希也瞪着他。

"喜欢就是喜欢,分那么清楚干什么。"郭子凡小声说。

"要分清的。"陈泽希说,"人应该要和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在一起。"

"因为你不喜欢我。"

"我喜欢啊!"

"不是那种喜欢。"


两人一怔,车轱辘话又转回来了。

郭子凡不说话了,搬把椅子坐在他对面,就这么看着他,强调,"你不许走。"


谷嘉诚进玫瑰园,把外套递给白澍,换鞋,问白澍,"还闹呢?"

白澍笑着朝房间门抬抬下巴,"把人拷起来了,不让走。"

"哦。"谷嘉诚搂了搂白澍,"有茶吗?"

"你不管管?"

"不管。"想不想去马场?"

谷嘉诚鞋也不换了,在白澍额头上亲一下,带着他转身又出去了。


郭子凡盯了陈泽希一晚上,姿势都没怎么换,还精神奕奕的。

"你去吃点东西。"陈泽希很无奈。


"不饿。"

"我饿啊。"

郭子凡叫人从来糕点咖啡,一口蛋糕一口咖啡的喂他。

陈泽希哭笑不得,"太子爷,你要把我关到什么时候。"

"一会你机票就过期了。"郭子凡看了墙上的钟一眼,高兴的说。

"我不会再买?"

"哦,对。"郭子凡开始在陈泽希身上摸索,掏出他的手机和钱包丢得老远。


"……我要上洗手间。"陈泽希又出一招

"……"

陈泽希以为郭子凡没招了,没想到郭子凡麻利的把手铐的另一边摘下来,拷在自己手上,把钥匙跐溜扔出窗外,"这下好了,我怎么早没想到,走吧。"

站在马桶边陈泽希手停在拉链上,"你转过去。"

"又不是没看过。"

陈泽希居然脸红了,闷不吭声的拉下拉链。


谷嘉诚和白澍晚上才回来,开饭的时候看着餐桌上两人靠着的手就问,"二位这是哪个品牌的最新单品啊?"

陈泽希黑着脸不理他,一只左手叉着盘里的食物。

郭子凡右手空着,倒灵活得很,还有空给他夹菜。

"我们太子爷可连我都没夹过菜。"谷嘉诚坏心眼的看热闹不怕事大。

"吃你的。"郭子凡丢给他一个鸡腿堵住他的嘴,下定决心要和陈泽希死磕到底。


陈泽希趁郭子凡喝汤的时候给谷嘉诚丢个眼神,怎么办,谷嘉诚视而不见,陈泽希只能在桌子底下踹他。

谷嘉诚看他一样,眨了眨眼。

陈泽希心神领会,三两下吃完,"吃完了。"


"那走。"郭子凡吃得潦草,把碗一推。

"坐近一点。"陈泽希扯了扯郭子凡,郭子凡打着哈欠靠他近一点,陈泽希单手把他抱进怀里,揉了揉他的头发把他按在自己颈窝里,"困了就闭上眼睛。"


郭子凡一直没睡是真困,特别是在饭后发着饭晕。这会陈泽希不跟他犟了,他舒舒服服的靠在陈泽希怀里,哈欠连连瞌睡得不行。

"你不要走。"

"这么拷着我走哪不也得把你带走。"

"那也行。"郭子凡含含糊糊的又打了个哈欠,靠着睡过去。


郭子凡睡着了,睡得很沉,呼吸出的热气噗呲噗呲的落在陈泽希的脖子里。

谷嘉诚不看他俩,回书房看球赛去了。

白澍从外面走了一圈,捡回了钥匙,扔在陈泽希身上,笑嘻嘻的小声说,我只能帮你到这啦。说完不顾陈泽希的挤眉弄眼哀求恐吓,去书房找谷嘉诚去了。


陈泽希苦逼的够着钥匙,却完全没办法打开——他还要单手抱着郭子凡。

要不算了就这么着吧。


有那么一瞬间陈泽希满心悲苦的想破罐破摔。

郭子凡喜欢和他待在一起,郭子凡信任他,郭子凡依赖他,这就可以了,爱不爱的随便吧,反正他一向搞不清楚这些道道。


可是郭子凡呢?


人是应该和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有一天他总会明白自己喜欢谁,想要的是什么。

谷嘉诚看完球赛再出来一看就乐了,这陈泽希哄郭子凡睡觉,合着把自己也哄睡着了。


他走过去踢醒陈泽希,压低声音问,"非走不可?"

陈泽希睡眼惺忪没精打彩的嗯了一声。

谷嘉诚点点头,拿过钥匙轻手轻脚的松开陈泽希那只手的手铐,直接拷在自己手腕上,一把抱住郭子凡,对陈泽希说,"跑!"


陈泽希清醒了,猛的跳来好几米远,掉头就想往外跑,跑了几步有停下来。

郭子凡已经醒了,正一边和把他按住的谷嘉诚搏斗,一边大喊陈泽希。

"我走了。"陈泽希一身狼狈,面容憔悴的看着郭子凡说了句,郭子凡的挣扎陷入无声,只是一脸泪水。


陈泽希有看了他一眼,用那种一眼万年的架势,然后掉过头飞快的跑了出去。

陈泽希不见影了,郭子凡愣怔了一会儿,就和谷嘉诚扭作一团,不是打架,他是想夺钥匙。


这还没完没了了。谷嘉诚难得的动了气,又把钥匙往窗外一扔。

白澍跺脚,"都扔钥匙干什么,好难找!"又只好钻进花丛去找钥匙。

等他带着一头水珠湿露拣了钥匙回来,那两父子已经停止了斗殴,谷嘉诚也放平了情绪在跟他讲道理,他接过白澍递过来的钥匙,只解开自己那一半,顺手把他拷在茶几腿儿上。茶几又块大缅甸玉,重千斤,郭子凡是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的。


"你不该为难他。"谷嘉诚站起来拍拍衣服。"他喜欢你,愿意守着你就守着,他要不愿意了,想走,你凭什么绑着人家?"

"我也喜欢他呀!"

"不是那种喜欢。"谷嘉诚说。

郭子凡不说话了,像是陷入沉思,其实他伤心极了。

不是那种喜欢是哪种喜欢?为什么大家要分得那么清楚。


他讨厌赵磊,他喜欢谷嘉诚,他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要紧最命脉相联的人。他也喜欢韩爷叔,虽然好久没见了,还有大伯,现在觉得白澍也挺好,当然还有陈泽希,他明明喜欢陈泽希比他们都多,虽然不能跟谷嘉诚比,但比他们都多啊。


喜欢和喜欢为什么要去分呢?

人和人为什么要去分呢,人和人是不可以分的,人和人是不应该分开的。


白澍想跟郭子凡说,人生是要看造化,很多人都会乍然离场,你要学着长大。

但他说不出口。


明白这些又有什么好。


"你别急。"白澍顿下身拨了拨郭子凡的头发,"说不定他三个月就回来了呢,你知道陈泽希的,他没长性的。"

"对。"郭子凡惶然中点点头,"他没长性。"

谷嘉诚端来一杯牛奶,问郭子凡,"还闹吗?"

"不闹了。"

谷嘉诚解开手铐,把牛奶递给他,"喝吧。"


白澍无声的去了书房,剩谷嘉诚陪着郭子凡。

白澍觉得玫瑰园一切都很乱套,各种感情都奇奇怪怪的,又疏离又强烈,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分不清又有什么关系呢,陈泽希是犯了执念。

只要在一起。


他同意一点,人和人是不可以分的,没有人可以毫无关系的活下去,有人喜欢就不错了,还管哪种喜欢干什么呢。



王伊鸢

久违的重逢番外

没过多久就回到了家里,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可他们都感觉到有什么又不一样了。

“战战,我们去厨房吧。”

伍嘉成拿着菜对肖战说,毕竟也只有他俩做的饭最好吃,虽然伍嘉成才刚刚开完演唱会,但为了四个年下组的小孩能吃到宵夜,他就算再累也不觉得辛苦。

“那啥,我们去帮你们,你们四个小孩就去客厅等我们。”

彭楚粤拿过一些菜,对其他人说到。

“好。”

年上组的哥哥们一起进到厨房做宵夜,年下组的弟弟们就在客厅玩耍,等待宵夜的到来。

“嘿嘿嘿。”

夏之光看着郭子凡突然傻笑了起来,眼里却含有泪水。他不知道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有些特别的情绪堵在心里,难过?不舍?高兴?他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光光……”

郭子凡一把搂住了夏之光,他明...

没过多久就回到了家里,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可他们都感觉到有什么又不一样了。

“战战,我们去厨房吧。”

伍嘉成拿着菜对肖战说,毕竟也只有他俩做的饭最好吃,虽然伍嘉成才刚刚开完演唱会,但为了四个年下组的小孩能吃到宵夜,他就算再累也不觉得辛苦。

“那啥,我们去帮你们,你们四个小孩就去客厅等我们。”

彭楚粤拿过一些菜,对其他人说到。

“好。”

年上组的哥哥们一起进到厨房做宵夜,年下组的弟弟们就在客厅玩耍,等待宵夜的到来。

“嘿嘿嘿。”

夏之光看着郭子凡突然傻笑了起来,眼里却含有泪水。他不知道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有些特别的情绪堵在心里,难过?不舍?高兴?他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光光……”

郭子凡一把搂住了夏之光,他明白,他都明白。

“凡凡……”

夏之光再也忍不住了,躲在郭子凡的怀里小声的哭了出来,赵磊和焉栩嘉没有说话,但也并不好受。

那一刻,郭子凡有些后悔,如果他陪他们去参加了创造营会不会改变些什么,看到夏之光和别人在网上组成了cp,他也会难过,毕竟曾经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人,现在却要属于别人了。

“磊磊,你要照顾好他们俩个人在未来的两年里。”

郭子凡看着怀里还在哭泣的夏之光对赵磊说,在他们四个里面,赵磊是成熟的那种人,所以,他很放心。

“我知道了,我会照顾好他们的,保证俩年之后会还给你一个帅帅气气的夏之光。”

赵磊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可今年,他因为X玖,都不知道哭了几回了。焉栩嘉也是,他懂X玖的每一个人,可唯独在他们面前他永远都装不了大人。

这就是X玖,他们想家人一样,互相陪伴着对方,一起成长。

渐渐的,在厨房的几人发现外面没有了声音,就拍彭楚粤去看一下,彭楚粤发现四人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一看时间,都已经凌晨了啊,还好沙发够大,能够乘下他们,看着他们四个脸上的黑眼圈,彭楚粤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心疼,他们终究还是长大了。

“唉……”

彭楚粤从柜子里拿出了四条毛毯,盖在了他们身上就回到了厨房继续帮忙。

“怎么了?”

伍嘉成看了一眼外面,压低了音量说到。

“他们都太累了,睡着了。”

彭楚粤说到,然后把已经做好的饭菜端到了桌子上。

“让他们睡会吧,一会好了在叫醒他们。”

肖战也说到,然后几个大人都笑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终于一切都准备好了,然后彭楚粤就去叫他们四个起来。

“光光,凡凡,磊磊,嘉嘉,起来了。”

彭楚粤用很温柔的声音,然后很温柔的拍了拍他们四个人。不知为何,四人都没有赖床,或许是因为别的原因吧。

“我们的小朋友,起来吃宵夜了。”

谷嘉诚也来叫他们了,看到他们都已经醒了,他就拉着彭楚粤坐下了。

五分钟后,全员坐起。

“来来来,恭喜我们小伍演唱会成功结束。”

陈泽希拿起水杯对大家说到,大家也都纷纷举起水杯,然后碰杯。

“谢谢你们啊,没想到,你们都来了。”

伍嘉成给旁边的夏之光舀了一些汤,继而说到。

“那必须的嘛。”

焉栩嘉说到,不过能为了来伍嘉成的演唱会,他们三人可算是……

“好了,大家能相聚很不容易,谁也不知道下次会是什么时候,所以啊,我们要好好珍惜现在这段时间。”

肖战说的话不知为何有些伤感。

“对了,磊磊你可要看好嘉嘉和光光,这毕竟不是在X玖,你们也组成了新的队,在未来的两年里,你们要注意言行举止,我们不在你们身边,不能提醒你们该做些什么,该说些什么了。”

彭楚粤提醒他们三个到,这话并无道理。如果今天这件事情被别人闹大的话,对他们三个是很不利的。

“我们知道了,还有啊,小粤哥你不用担心我们,我们都知道该怎么做。”

赵磊知道在他们三个人里面就他最成熟,他也知道该怎么去做。

“好,既然如此,大家吃饭吧。”

谷嘉诚看到大家,心情不由得很好,当然其他人也是。

半小时后,桌子上的菜纷纷都没了,伍嘉成给大家倒好了水,然后说到:

“俩年之后,我们顶峰相见。”

“两年之后,我们顶峰相见。”

大家也都纷纷说道,再之后,大家都一夜没睡,聊起了自己的未来,聊起了想法,总之,这一个夜晚过得很慢,却又很快,最重要的还是开心。


作者:两年之后,你们一定会顶峰相见的❤❤


99伴奏网

黑马伴奏--陈泽希|杨和苏KeyNG|中国新说唱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143233.html


It s EMC
What is only on the beat
Bow down to the KeyNG
所有炎黄的子孙
唱着China flow
包儿里面全都
揣着 China dough
最美的江山和美人
只有China有
就让全世界全都
跟着China走 跟China走
从里到外都only China
黑眼睛 黑头发
不得害怕
从里到外都only China
一身黄皮肤
就是China的铠甲
Say哎呀
忍受着他们的嘲笑
吞下了荒谬的毒药
把一切存放在我的心里
我的心底充满激励
And...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143233.html


It s EMC
What is only on the beat
Bow down to the KeyNG
所有炎黄的子孙
唱着China flow
包儿里面全都
揣着 China dough
最美的江山和美人
只有China有
就让全世界全都
跟着China走 跟China走
从里到外都only China
黑眼睛 黑头发
不得害怕
从里到外都only China
一身黄皮肤
就是China的铠甲
Say哎呀
忍受着他们的嘲笑
吞下了荒谬的毒药
把一切存放在我的心里
我的心底充满激励
And I got this the roughest part
是我垫底 遭到贬低
变一面旗
孤军奋战到底
倒映那个自己
消化 刺激
伺机 掷棋
拾起所有质疑当筹码
都以为我低下了头吧
但天要我拉断了手刹
仇家看着 看着我正
活得过着 阔的hold up
So what have you been at
When I m looking for
Somebody to battle
And you were faking it
Not taking it and you stepped back
Full out and I ran dat
I accumulated so much that
I wanna put on you my enemy
The energy like sci fi
Can it be that bad
企图侵蚀灵魂的病原
帮我度过了潜伏期
让我固执地站起
把你淘汰倒带 淘汰倒带
从来没有怕过
就是中国人的气概
我不是一枚戏子
我充满气质
哥们儿我diss
我做成壁纸
我这么励志
Never have I ever
Gotten it any better
Finnal sooner or later
Gettin what I wanna
Gettin what I wanna
Goin where I wanna
Doing what I wanna
爆发期要到了
所有 炎黄的子孙
唱着China flow
包儿里面全都
揣着 China dough
最美的江山和美人
只有China有
就让全世界全都
跟着China走 跟China走
从里到外
都 Only China
像中国一样
我是一匹黑马
从里到外
都 Only China
待苏醒过后
要你付出代价
遍 遍 遍布你全身
我的flow就像病毒
流向侵入
你的身体让潜伏的天分
燃烧 在这烟雾里点灯
建筑着前程
Wow 让我颠覆
你们厌恶的面部
不耽误
就像单独潜入的蝙蝠侠
反复说着川普
杀出半路的程咬金
Say wow
Hip Hop界的黑马
Be my homie not my foe
一波就送你回家
You know you know you know
我注定会变得伟大
I know I know I know
从小时候就
I already know
因为我跟你的不同
不是观念不同
躲池塘里繁衍出的
反面物种
你们都是妖魔鬼怪
和我观点不同
三观不同
我来扮演悟空
也许不是观点不同
只是甘愿不懂
所以我们住的单元不同
穴位粘连不通
就像攀岩负重
就算牵连祖宗
我也会keep it real real
You know what time it is
This is real Hip Hop
I keep it real real yeah

solaris
陈泽希要参加中国新说唱了!希望...

陈泽希要参加中国新说唱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依旧支持所有参加过焚的少年们...

陈泽希要参加中国新说唱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依旧支持所有参加过焚的少年们...

止梵
陈泽希看我私信了我的天!

陈泽希看我私信了我的天!

陈泽希看我私信了我的天!

才不虚
到了最后,寻仙和墨染总算是撒了...

到了最后,寻仙和墨染总算是撒了一把掺着玻璃渣的糖。。

到了最后,寻仙和墨染总算是撒了一把掺着玻璃渣的糖。。

长安某

小白月希光



小白月希光一直是我的信仰,当我打出xbyxg时,弹出来的常用词汇就是他们。

几年之后
白澍陆陆续续的见到过他们。

当白澍见到夏之光时,他两眼哭的有些红肿,陪伴在身边的是避风头好久不见的陈泽希。

夏之光开口道“树苗……”
是如他十六岁那年一般的奶音,只是有些发颤。

陈泽希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替他说“坨妹走了。”

白澍走过去,悄悄踮起脚抱住了那个小孩,同时也握住陈泽希的手,他不能说些什么来安慰他们,他们之间也早已不必多说。

白澍以为他会问,为什么坨妹会离开我,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在误会泽希,为什么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白澍也在努力地寻找着能回答而又不偏激的话来回答他,说其实你还是太单纯了吗...







小白月希光一直是我的信仰,当我打出xbyxg时,弹出来的常用词汇就是他们。



几年之后
白澍陆陆续续的见到过他们。

当白澍见到夏之光时,他两眼哭的有些红肿,陪伴在身边的是避风头好久不见的陈泽希。

夏之光开口道“树苗……”
是如他十六岁那年一般的奶音,只是有些发颤。

陈泽希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替他说“坨妹走了。”

白澍走过去,悄悄踮起脚抱住了那个小孩,同时也握住陈泽希的手,他不能说些什么来安慰他们,他们之间也早已不必多说。

白澍以为他会问,为什么坨妹会离开我,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在误会泽希,为什么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白澍也在努力地寻找着能回答而又不偏激的话来回答他,说其实你还是太单纯了吗,还是说这个信息化时代的罪恶?

白澍突然辜负了白老师这个名号,可深受其害的人怎么回答。




夏之光笑着看他,然后再低头看着脚尖



很轻微的一声,包含着微微苦涩
“我懂。”










白澍恍然,已经……两年未见了吧。
那个扯着自己袖子喜欢喝牛奶的光光,嬉皮笑脸的小屁孩,

已经长大了啊。





可光光啊,
我真希望你还别长大。




怎么长大这个词,总是包含着心酸。






白澍见到肖战时,是在皇帝陛下杀青后的第二天晚上,两个人在机场遇见的。

他要去演魏无羡,白澍要去演黄泉。

“白澍。”肖战看着那人略消瘦的背影,尽管留起长发,穿衣风格变了,他还是认得出,他拽住那人的手臂,拉入自己怀抱。

“好久不见啊,有钱哥哥。”白澍嘻嘻笑到,模仿微博上迷妹的嗲音。



“澍。”肖战拍拍他的脑袋,还是那个个子,可以靠在自己膀上。


接着是寒暄几句,你过得好不好啊要去演什么戏呀,

肖战还是那么好看啊,一双桃花眼应是万种风情,却清澈的不像话。
而我们的白澍眼睛里依旧盛满星河,如初一般纯粹。

好像两个人的路,才刚刚开始。

“白澍,”肖战说





突然远处传来航班消息“请G-16机舱乘客……”

“……什么?”
白澍目光有些躲闪,把头低了下去。








“没什么,保重。”





白澍顿了顿,说“保重。”



肖战他想问什么呢,不过白澍应该是感谢他没有问的。






白澍向那个熟悉的背影挥挥手,

人间黄泉,只羡无羡。










白澍见到彭楚粤时,是在电影院里。

记得有一期花絮说大王要去某个电影院看《1998》,白澍去了那个电影院,果真见到了他。

彭楚粤是个念旧的人。

“……白澍。”也是唯一喜欢把自己名字念成白澍(三声)的人。

白澍应声坐下,电影院很少放这种黑白的电影,可彭楚粤很喜欢,一如他蒙丹王子风。





我应该在说些什么呢,白澍沉思,

此处无声胜有声,

于是白澍二话不说就去抢大王手里的爆米花。

“啊白澍我的衣服!!!”洁癖欢上线,两个人又嘻闹在一起,与屏幕上悲伤嘶吼的英国女人形成鲜明对比。



“什么时候走?”

“这么希望我走啊。”



“我就问问,”

白澍了然他的心意“聚不到一起啦,现在能找到的就思恒光光泽希,还是不全啊。”







“……”那下次又什么时候呢?

彭楚粤沉默了一会“那还回来吗。”




“会吧,或许不会。”白澍笑了笑,转头看向屏幕“这电影太老套啦。”









白澍陆陆续续见过他们,终是没有机会聚在一起。

一日红四在ktv里聚会,喝的有点多了,肖战半醉半醒给白澍打电话,

“哈哈哈澍,猜猜我们干嘛呢!怎么你又来不了啊!”
电话清晰传来对面的嘈杂音乐声,还有大王“张开透明翅膀!!!”的高音。


“唱歌吧,挺高兴的?”白澍起身到水,空荡荡的房间,将电话里的嘈杂声无限放大。





“高兴!!”

是是是,还唱自己版本的歌,也就是你们了呀,

白澍的眉头舒展开来,轻轻一笑。





“澍你也来唱吧!!!粤粤快别嚎了白澍要献唱啦!!”
接着是四个人的起哄声。



电话里边的音乐声关了,也是静静的
“梦一场吗?好久没听到白老师版本的了!”

“啊,不了。有一句我想唱的。”






白澍深吸了一口气,确实,他很久就想向那群并肩的人唱了。






几声清咳,那充满磁性的声音远隔万里穿了过来。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过得比我好……”


白澍拿着电话,声音发颤,眼神仍旧坚定。

而电话那边,四个人也是泣不成声。





有那么一群人辉煌荣耀之时,我们有多么感谢时光慷慨。

伴对方走过艰难险阻,见证彼此辉煌岁月。
有些话不必说也不必讲,










我好想你们啊。
真的好想。






燃烧的火焰是少年红。




小白月希光,遇谁都不慌。


淇兵战将,遇强则强,粤战粤勇,澍起星光。




让我们把早已烂熟于胸的话再喊一遍,带着长达三年的期许。




2015年的那个冬天,我遇见了我一生的信仰。

这是给亲亲饺子的 @有軌银河 高考顺利啊,我还是那么爱着你的。同时祝我自己中考顺利!

我的少年阿,原谅我写不出你们万分之一的好,只能给你们最最真诚的祝愿,永远平安,有人疼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