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陈珂

84955浏览    1496参与
127旅客

GNZ48——陈珂!!!!!!!

💚💚💚💚💚💚💚💚💚💚💚

💚💚💚💚💚💚💚💚💚💚💚

GNZ48——陈珂!!!!!!!

💚💚💚💚💚💚💚💚💚💚💚

💚💚💚💚💚💚💚💚💚💚💚

127旅客

欢迎来到小熊派对🐻!!!!!

GNZ48——陈珂!!!!!!!

💚💚💚💚💚💚💚💚💚💚💚

💚💚💚💚💚💚💚💚💚💚💚

欢迎来到小熊派对🐻!!!!!

GNZ48——陈珂!!!!!!!

💚💚💚💚💚💚💚💚💚💚💚

💚💚💚💚💚💚💚💚💚💚💚

咸淡

初遇

  广州的夏天来的如此快,快到陈珂感觉自己似乎才出道,便已经是前辈了。

  今天是gnz48招募x期生的日子,陈珂因着很闲,便是跟在stf旁边,用帽子与口罩掩了掩脸,暗戳戳的看起了即将成为她的后辈的各位。

  stf一个个念着通过考核的成员的名字,郑丹妮在人群中,暗自深呼吸,提醒自己不要太紧张。她是一个及其坚韧的人,“若是这次没被选上,下次再来罢了!”她这样想着。于是她淡定起来,仰着头,拳头捏着给自个儿打气,仿佛这样便能被选上。

  陈珂在旁边坐的是一个百无聊赖,觉得今天应该早点来的,她来时人都被stf选好了...

  广州的夏天来的如此快,快到陈珂感觉自己似乎才出道,便已经是前辈了。

  今天是gnz48招募x期生的日子,陈珂因着很闲,便是跟在stf旁边,用帽子与口罩掩了掩脸,暗戳戳的看起了即将成为她的后辈的各位。

  stf一个个念着通过考核的成员的名字,郑丹妮在人群中,暗自深呼吸,提醒自己不要太紧张。她是一个及其坚韧的人,“若是这次没被选上,下次再来罢了!”她这样想着。于是她淡定起来,仰着头,拳头捏着给自个儿打气,仿佛这样便能被选上。

  陈珂在旁边坐的是一个百无聊赖,觉得今天应该早点来的,她来时人都被stf选好了!她便只能抬着头听着stf念着通过的成员的名字,她朝着她们看过去,见着一双明亮的眸子在打量自己,那眼睛的主人发现自己被陈珂发现后,便是扭头盯着stf,陈珂愣了愣神。

  “难不成她认出我来了?”陈珂想着,心里夸了她一句:有眼光,竟认出我这个前辈来了。

  郑丹妮却是疑惑,大热天的在室内还戴顶帽子、戴个口罩,怕不是热傻了。

努力過生活

不一樣的我們6 (朋友) 勿上升真人

    袁一琦今天我們去網咖好不好?怎麼突然想去?因為新上市的遊戲,要比較好的設備,不過我家的網路不夠好,玩遊戲時會當掉死機。可是我要陪姐姐坐公車回家。我可以陪妳們坐公車回家,我們再去網咖。去網咖好像不大好。袁一琦到底是不是朋友啊,是朋友就一起去。我還是不去,爸媽不會答應。


    如果妳不想去,我們就不要當朋友。小北妳真得很煩,袁一琦就說不要去,妳還那麼囉嗦。我們說話關妳什麼事?袁一琦妳來我家玩遊戲,我家的設備一流,遊戲夠新。班上的同學起鬨,如果我是妳,我就去王奕家,袁一琦妳看王奕家那麼有錢對吧。別說了,同......

    袁一琦今天我們去網咖好不好?怎麼突然想去?因為新上市的遊戲,要比較好的設備,不過我家的網路不夠好,玩遊戲時會當掉死機。可是我要陪姐姐坐公車回家。我可以陪妳們坐公車回家,我們再去網咖。去網咖好像不大好。袁一琦到底是不是朋友啊,是朋友就一起去。我還是不去,爸媽不會答應。


    如果妳不想去,我們就不要當朋友。小北妳真得很煩,袁一琦就說不要去,妳還那麼囉嗦。我們說話關妳什麼事?袁一琦妳來我家玩遊戲,我家的設備一流,遊戲夠新。班上的同學起鬨,如果我是妳,我就去王奕家,袁一琦妳看王奕家那麼有錢對吧。別說了,同學們快點坐好上課。


    姐姐我想去王奕家玩遊戲,妳可以自己坐公車回家嗎,順便再幫我跟爸媽說一聲好嗎?沒問題反正就坐回家。還是讓妳姐跟妳一起來我家。我姐不喜歡跟外人說話。這麼酷嗎?對不起我先走。姐路上小心。我玩完會早點回家。王奕我們走吧。


    沈夢瑤在公車站等車時,有人過來搭訕,小妹妹怎麼一個人公車。要你管嗎?說話很不客氣。那人生氣的拉著沈夢瑤的手臂,今天就讓妳知道什麼叫不客氣。正要一把掌過來時,被人擋住,你是誰要打女孩子嗎?妳又是誰?我是她的同學叫陳珂,你一個好好的人,怎麼可以對女孩子動手。那人立刻落跑。


    沈夢瑤妳沒事吧?沈夢瑤沒有回話。妳被嚇到了對吧?沈夢瑤低著頭。對不起我忘了妳跟其他人不一樣。有什麼不一樣?妳會回我話?謝謝妳救我。原來妳也會說謝謝?公車來了,我們上車吧,陳珂拉著沈夢瑤上公車。上了公車後,沈夢瑤立刻掙脫陳珂的手。陳珂不在意的坐下,沈夢瑤也坐在最後一排看著窗外發呆。沈夢瑤到站準備下車。陳珂跟就她說明天見,她沒有理會就下車。


    沈夢瑤回到家,就跟媽媽說,袁一琦去同學家玩遊戲,晚點才回家。那妹妹有沒有說要不要回家吃飯?她沒有說我不知道。那妳知道她去誰家嗎?王奕。好了我知道,姐姐先去做功課。那我先回房間。


     媽我回來了。吃飯沒?還沒。我當妳熱一熱。不用這樣吃就好。爸還沒回來?今天加班。姐姐呢?在房間裡。我馬上吃完去看姐姐姐在做什麼?妳讓她一人回家這樣好嗎?反正姐姐也會坐公車。我還是希望妳不要丟下妳姐一人。怎麼了?妳姐回來時候怪怪的。怎麼回事?不知道?妳吃完去看看她。


    姐姐怎麼了?回家的時候遇到有人來搭訕。妳沒事吧?我不敢跟媽媽說,怕她擔心。媽媽說看妳怪怪,讓我來問問妳,原來是這樣,媽媽還真了解姐姐。我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少來妳才不會,所有開心不開心都在臉上。


    後來呢沒事吧。陳珂幫我。有沒有跟人家道謝。沒有,我不喜歡跟陌生人說話。可是她救了妳。我是不是下次遇到她,該跟她說聲謝謝。明天去學校見她就可以說,不然人家怎麼知道妳說些什麼呢?可是我開不了口,妳幫我。姐姐這樣太沒誠意,不如我陪妳去。好吧謝謝妳。不用。


    妳是陳珂對吧?我是怎麼?這是我姐姐沈夢瑤,昨天妳替她解圍,姐姐讓我來跟妳說聲謝謝,不好意思我姐有點特殊,她不喜歡跟陌生人說話,讓我來跟妳說謝謝。這沒什麼,不用介意。姐姐妳自己說。謝謝妳。別這樣我們是同學,不管是誰看見都會幫忙,我們可以當朋友嗎沈夢瑤?


    我很不會說話,我懂我媽媽也是聾啞人,我不介意和妳當朋友,當然妳會說話,比我媽好很多。我們可以一起等公車回家。姐姐這樣我就可以不用每天都陪妳。我也可以去朋友家,不用擔心姐一人回家。真是太好了。袁一琦妳打算丟下我?我們有個自的朋友跟生活圈,總不能一直綁在一起對吧姐姐。隨便妳。那我先回教室,妳們慢慢聊。

ZEDXJW
睡前看看蛋壳,嗯,《圆满的一天...

睡前看看蛋壳,嗯,《圆满的一天》

睡前看看蛋壳,嗯,《圆满的一天》

ZEDXJW
还有一张,蛋壳杀疯了

还有一张,蛋壳杀疯了

还有一张,蛋壳杀疯了

ZEDXJW

摸了几个梗图,本人心情be like

摸了几个梗图,本人心情be like

ZEDXJW

改图真的好开心,吼吼!!

改图真的好开心,吼吼!!

巴尔干

【蛋壳】让她们在一起

创作不易,请勿挑刺,请勿挑刺,请勿挑刺


法医🉑X教师🥚


今天是她们在一起十周年纪念日。


陈珂为了庆祝她们的十周年纪念日,特地早早赶回了家,张罗了一桌子菜,等着郑丹妮回家吃饭。


“珂珂,我回来啦。哇,你做了这么多菜啊。”

“快来洗手吃饭,都是你爱吃的菜。”


郑丹妮搂着陈珂脖子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乖乖去洗手准备吃饭。


原本以为二人能好好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晚餐,可惜,这些都被一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

陈珂一脸为难地看了眼郑丹妮,走到一旁接起了电话。郑丹妮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低着头一言不发地夹着菜。可口的饭菜此时也味同嚼蜡,机械地重复着夹菜、送入口中、咀嚼、......

创作不易,请勿挑刺,请勿挑刺,请勿挑刺


法医🉑X教师🥚


今天是她们在一起十周年纪念日。


陈珂为了庆祝她们的十周年纪念日,特地早早赶回了家,张罗了一桌子菜,等着郑丹妮回家吃饭。



“珂珂,我回来啦。哇,你做了这么多菜啊。”

“快来洗手吃饭,都是你爱吃的菜。”


郑丹妮搂着陈珂脖子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乖乖去洗手准备吃饭。


原本以为二人能好好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晚餐,可惜,这些都被一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

陈珂一脸为难地看了眼郑丹妮,走到一旁接起了电话。郑丹妮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低着头一言不发地夹着菜。可口的饭菜此时也味同嚼蜡,机械地重复着夹菜、送入口中、咀嚼、咽下的动作。

过了一会儿,陈珂回来,带着一脸歉意,说:“抱歉,妮妮。市里突然说出了案子,要让我过去看一眼,大概得半个月回不来……”

郑丹妮扯出一个笑,说:“没关系,珂珂。你去吧,注意安全。”

说着,急匆匆站起身去给陈珂收拾行李。这样的事,发生过不止一次了。陈珂现在很讨厌她的职业,因为职业的原因她没法有足够的时间陪在她身边,她的懂事又每每让她心疼不已。看着郑丹妮的背影,陈珂走过去紧紧抱住她的爱人,一遍遍地嘟囔着:“对不起,我很抱歉……”说着,眼里竟涌出了泪花。

郑丹妮捧起爱人的脸,轻轻为她拭去泪珠,吻上她的鼻梁,低声说:“好啦,珂珂,我不怪你,这毕竟是你的工作。你现在要做的是认真出差,赶紧抓到凶手,然后回家陪我,好吗?好啦好啦,乖,不哭嗷。”


陈珂拉着郑丹妮给她收拾的行李箱,一步三回头地上了派来接她的车,郑丹妮站在门口,怀里抱着哈比和维C,目送着车辆缓缓走远,直到消失在夜幕中。


“好啦,我们也回家吧。”


看着桌子上一大桌子菜,郑丹妮也没了吃的欲望,把剩下的饭菜送进厨房,自己则钻进了书房写教案。



半个月后。


“陈珂……你以为你们很伟大吗?你知不知道,我的幸福,全葬送在了你们手里?!我唯一的哥哥,都是因为你,才害死他的!”

“那你知不知道,你哥哥毁了七个家庭的幸福?”

“我不管,陈珂,我要你们偿命!”


“砰!”


“陈科长!”


“砰!”


“别管她了,快,快叫救护车!快把陈科长送到医院!”



“嗯……等一下,我为什么在这里站着,他们在那干什么?我不应该是在执行任务吗?然后,那个凶手的妹妹,哦,她好像开枪了吧,不过目标不是我,但是我好像,扑过去挡枪了,吧。但是现在,我是,怎么回事?”

陈珂从地上爬起来,看着不远处手忙脚乱的同事,有些疑惑。


“你死了哦。”

“谁?谁在说话?”


陈珂转头,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大衣还戴着兜帽的人从黑暗中走出来,心生戒备。


陈珂看到那个人慢慢走近,皱着眉紧盯着那个人影,那个人把帽子摘下,露出一张年轻的脸。


我摆了摆手,笑着说:“你好,我叫晚枫,我是来带你走的。”

陈珂眸子中的戒备还未退去,警惕地看着我,问道:“走?带我去哪?”

我有些无奈,摊了摊手,说道:“当然是带你去你应该去的地方,按道理来说你已经死了,喏,你的尸体还在那边呢。”我朝那堆人指了指,陈珂顺着我的手指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她的尸体静静躺在那群人旁边,洁白的白大褂被鲜血染红了一片,人群中每个人脸色都极其凝重,其中一个小实习生还一直在抹眼泪,陈珂记得,枪本来是冲着那个小实习生开的,但是自己扑上去为她挡下了那一枪。


我看着陈珂面无表情的脸,问道:“后悔吗?”

“啊?”

“替她挡枪,后悔吗?就这样白白丧失了生命。”


陈珂低下头,咬着下唇,面色纠结地想了很久,久到她的尸体被她的同事们运走,才轻轻摇了摇头,说:“我不后悔,只是觉得,那个小孩,应该没人照顾了吧……没有我,她该怎么办啊……”

陈珂把脸埋在双手中,无助地哭了,肩膀一颤一颤的,我叹了口气,默不作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过了一会儿,陈珂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看着我,说:“我能不能,再见她最后一面?”

我偏头看了她一眼,她扯住我的袖子,说:“就一眼,求你了。”

我闭上眼睛,又叹了口气,妥协道:“好吧。”


我带她去到了她们家门口,在门口停了一会儿,我无奈地看着陈珂上下摸索着找钥匙,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拽着她穿墙而过。


屋里没开灯,只看见落地窗前有一个蜷缩起来的小小身影,旁边两只小猫焦急地“喵喵”直叫。


“好啦,维C,哈比,安静一点,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陈珂几乎是扑到那个身影旁边,在她身边跪下,虚虚地把人抱在怀里。我走过去,那应该是陈珂口里的“小孩”。我注意到地上有个发光的东西,仔细一看,是没息屏的手机。估计是陈珂的同事把陈珂的死讯告诉了她吧。


“陈珂,大骗子……说好会陪我过纪念日的,说好会平安回来的,说好要永远和我在一起的……”


我默默走开,抱着胳膊倚在玄关处的墙上,远远地看着一人一鬼抱在一起。不过,两只小猫好像注意到了我的存在,直勾勾盯着我所在的方向。好在那一人一鬼过于伤心,并没有注意到两只小猫的异常。



我看了看腕间,犹豫了一下,走到她们身边,说道:“陈珂,该走了,我该送你进轮回了。”

陈珂浑身僵了一下,低声哀求着,说道:“可不可以,陪她这一晚上?最后一晚上。”

我捏紧了拳头,说道:“不可以,我已经为你破格一次了,不能有第二次。”

陈珂在郑丹妮头顶轻轻吻了一下,站起身,低头看着郑丹妮,眼底尽是不舍和爱意,说:“那,那好吧,走吧。”


我在玄关处等她过来,那两只小猫突然开始叫,当我和陈珂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有什么声音。


“珂珂,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女孩直直地盯着玄关,还有她腿旁边的两只猫。陈珂终于忍不住了,飞奔回去,紧紧抱着郑丹妮,号啕大哭。


“妮妮,是我,我就在这,我就在你身边……对不起……”

郑丹妮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抬起手臂,好像怀里抱着什么。


我愣了一下,看着那一人一鬼,她们之间的爱情,比我想象的要深得多。而且那女孩,也出乎我的意料。好吧,或许,我可以偷偷为陈珂破第二次格。我不能把陈珂送回到郑丹妮身边,但我应该可以偷偷把郑丹妮送到陈珂身边。



陈珂跟在我身后,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她打破了沉默,带着重重的鼻音。

“你要带我去轮回吗?”

“你想去轮回吗?”我反问道。

“这还能有想不想去?”

“你别管这个,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了。”

“那当然不想去啊,我想留在我爱人身边,她那么漂亮,那么可爱,被人拐走了怎么办?她还有起床气,也不会做饭,除了我,谁会那么惯着她,谁给她做饭吃啊?她肯定照顾不好自己,我会自责的。还有啊……”


我是没想到,明明寡言少语的陈科长谈起她的爱人能喋喋不休地说一路,说起郑丹妮的喜好习惯就跟倒豆子一样一刻不带停的。我翻了个白眼,突然觉得吃饱了。


“诶?这是哪?轮回……吗?不应该有彼岸花忘川河奈何桥三生石吗?还有孟婆呢?我不用和孟婆汤吗?”

“这里没有你说的那些,因为这里不是轮回。”

“哈?那这是哪?”

“不重要,我觉得,我可以为你破第二次格,前提是你要听我的话。”

“真的吗?我可以回到郑丹妮身边吗?”

“不可以,但是你们两个会有机会相见。”

“嗯……那也行,我要怎么做?”

“很简单,会看摊子吗?”

“诶?”



——————TBC——————

巴尔干

【蛋壳】童言无忌

小学老师🥚X校医🉑


郑丹妮有个小秘密,她喜欢学校的校医,嗯,准确一点是,暗恋。她觉得她的暗恋很隐蔽,不会有人知道的,但是,事情总会出乎她的预料,她万万没想到,她的暗恋,被班上那群小崽子看得明明白白。


午休之前,郑丹妮趴在讲桌上催促小崽子们睡觉,一个小男孩没有睡,反而在那不断往窗外看,还在跟同桌窃窃私语,一边说一边自认为很隐蔽地看郑丹妮。

郑丹妮皱了皱眉,说道:“松阳,你和你同桌说什么呢?”

小男孩猛的抬头,吓了一跳,看到老师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老老实实趴在桌子上睡觉。趴了没一会儿,松阳悄悄走到郑丹妮旁边,低声问她:“老师,你是不是喜欢校医姐姐啊?”

郑丹妮愣了一下,啥?我......

小学老师🥚X校医🉑


郑丹妮有个小秘密,她喜欢学校的校医,嗯,准确一点是,暗恋。她觉得她的暗恋很隐蔽,不会有人知道的,但是,事情总会出乎她的预料,她万万没想到,她的暗恋,被班上那群小崽子看得明明白白。


午休之前,郑丹妮趴在讲桌上催促小崽子们睡觉,一个小男孩没有睡,反而在那不断往窗外看,还在跟同桌窃窃私语,一边说一边自认为很隐蔽地看郑丹妮。

郑丹妮皱了皱眉,说道:“松阳,你和你同桌说什么呢?”

小男孩猛的抬头,吓了一跳,看到老师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老老实实趴在桌子上睡觉。趴了没一会儿,松阳悄悄走到郑丹妮旁边,低声问她:“老师,你是不是喜欢校医姐姐啊?”

郑丹妮愣了一下,啥?我表现这么明显吗?但是面上还是面不改色:“没有吧,学校的每一个人老师都很喜欢啊,快回去睡觉吧。”松阳撅着小嘴,“哒哒哒”地跑回自己的座位,又往窗外瞄了一眼,才趴下睡了。


郑丹妮原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是年纪小的孩子总是精力旺盛,毛毛躁躁,体育课上,松阳把脚踝崴了,郑丹妮作为班主任一直待在旁边,见小家伙受伤,急忙背着他前往校医室。



“好了,最近几天不要剧烈运动,好好养着就行。”

陈珂给松阳的脚踝包扎好,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自顾自地转身去收拾药箱。松阳看了看陈珂的背影,又看了看躲得老远的郑丹妮,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问他老师:“老师,校医姐姐的耳朵为什么那么红?”

闻言,陈珂的背影一僵,原本只是红了耳尖,这下倒好,整个耳根都红透了。郑丹妮走到松阳身边,抱着他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教训他:“就你贫,好了闭嘴吧,我们回去上课。”又跟陈珂打招呼道别:“陈医生,那我们走了。”陈珂只“嗯”了,一声,没有转身,讲道理她并不想让那个小崽子和郑丹妮看到自己红透了的脸。


郑丹妮本以为她和陈珂也不过会止步于同事关系,直到儿童节那天,小朋友们交换礼物,教室里热热闹闹的,松阳带着一群小崽子在一旁说着什么,趁郑丹妮不注意,松阳悄悄溜出了教室,不知道去哪了。小孩子们吵吵闹闹的,围着郑丹妮叽叽喳喳地说着话,所以郑丹妮并没有意识到少了一个小朋友。


过了一会儿,小孩子们突然安静下来,江屿很大声地说:“老师,我们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

郑丹妮疑惑地挑挑眉,心中隐隐感到事态不太对,紧接着,她就看到被一群小崽子推进来的陈珂,不知所措地站在一群孩子中间,一脸窘迫。


离郑丹妮最近的一个小女孩看了陈珂一眼,突然说:“老师,我见过这个姐姐。”

郑丹妮愣了一下,看向陈珂,陈珂急忙摆摆手解释:“我也是学校的职工,应该就是偶然看见过。”

解释越多,问题越大。

小女孩摇摇头,说:“不是,午休的时候,我看到这个姐姐在外面看老师。”

郑丹妮大大的眼睛里装满了大大的疑惑,陈珂这会还没来得及解释,江屿继续爆破:“松阳每天中午都看见了,我也看到了。”

“我也看到了,不止午休,体育课的时候我也看到了。”

小孩子童言无忌,一句句精准爆破让陈珂不自觉低下了头,怎么说得她跟偷窥狂似的……


松阳抬头看看老师,再看看校医姐姐,问道:“你们下一步是不是该谈恋爱了?校医姐姐,你喜欢老师为什么不说啊?”

这东西能说吗……

郑丹妮站了起来,孩子们见状,纷纷给这两个大人让出一条路,眼巴巴地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活像等新郎新娘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的小花童。


陈珂低着头,手指不断的揉搓着衣角,白大褂被揉得皱皱巴巴的。郑丹妮站在她面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珂突然抬起头,一把抓住郑丹妮的手腕,直勾勾地盯着她,鼓起了莫大的勇气,还带着点委屈,说:“你的孩子怎么说的我就跟偷窥狂似的……我不想再当偷窥狂了,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光明正大地看你的机会?”


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头也不自觉地又低了下去。


郑丹妮轻笑着,轻轻给了陈珂一个脑瓜崩,说:“好,我答应你。”

陈珂猛的抬头,脸上尽是欢喜,把郑丹妮紧紧抱在自己怀里。



小崽子们看着两个大人抱在一起,纷纷拍着小巴掌,叽叽喳喳地说道:“老师,那你们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老师,谈恋爱是不是应该有亲亲啊?”

“老师……”


“哎呀,小孩子不要乱讲了啊啊啊啊啊啊!”



放学后。


“老师再见!老师老师,校医姐姐在外面哦。”

“不要让校医姐姐等太久哦,老师再见!”


郑丹妮无奈地收拾好了教案,跟每一个小崽子告别,这帮小不点儿,平时怎么没见这么八卦呢。


走出教室门,果不其然看见陈珂站在外面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我们回家吧。”

“好。”


——————END——————

郑予珂

小小的一个预告

陈珂×周诗雨


小妈文学


“喂,周诗雨”

“你和陈羽不只是朋友吧”


“周诗雨,我想娶你”

“我们一起离开这个破地方,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你不是想娶我吗”

“我在广州等你”


陈珂×周诗雨



小妈文学



“喂,周诗雨”

“你和陈羽不只是朋友吧”


“周诗雨,我想娶你”

“我们一起离开这个破地方,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你不是想娶我吗”

“我在广州等你”




初見盛夏C_ga💫

人鱼的千年之恋(前世)

郑得多的家乡有一只美人鱼,这是她从小就知道的


小时候因为贪玩,掉进了海里差点丢了性命,也是那时候发现了那里的人鱼


不过她们的语言并不相通,准确来说,是她听不懂她的语言


不过人鱼的学习力很强,所以一下就学会了


“我叫王可,你为什么没有尾巴啊?”


“我…我不是人鱼,我是人类”


“人类?”


她惶恐并快速的躲回海里


“人鱼姐姐?人鱼姐姐!呜呜呜呜…快出来陪我玩,我不会伤害你的…”


“可是妈妈说不能靠近人类…她就是被人类杀的”


她潸然泪下,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为了躲避才躲到这个偏远的小地方


不过,因为郑得多的年纪还小,王可也渐渐对她没了......

郑得多的家乡有一只美人鱼,这是她从小就知道的


小时候因为贪玩,掉进了海里差点丢了性命,也是那时候发现了那里的人鱼


不过她们的语言并不相通,准确来说,是她听不懂她的语言


不过人鱼的学习力很强,所以一下就学会了


“我叫王可,你为什么没有尾巴啊?”


“我…我不是人鱼,我是人类”


“人类?”


她惶恐并快速的躲回海里


“人鱼姐姐?人鱼姐姐!呜呜呜呜…快出来陪我玩,我不会伤害你的…”


“可是妈妈说不能靠近人类…她就是被人类杀的”


她潸然泪下,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为了躲避才躲到这个偏远的小地方


不过,因为郑得多的年纪还小,王可也渐渐对她没了防备


她们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很快的,20年过去了


那个奶声奶气叫姊姊的小孩已经变成了可靠的大人,而王可并没有什么改变


涉世未深的王可对郑得多一如往常的没有一丝的隐瞒,在这偌大有孤独的世界里,她是她唯一的光


多少个忧郁的夜里,是她陪着她


一个个家人被杀害的日子里,也是她陪着他度过


可又是什么时后…一切都变了呢…


1026年,秋


郑得多考上了国内首屈一指的海洋研究所,同年展开生物调查


“阿多,听说你要研究美人鱼?”


“这个主题的确很新,不过要找到美人鱼可是不容易,你真的想好了吗?”


闻言,她脑海浮出了王可的面容


一头墨绿的长发垂在胸前,总是笑脸迎着她


她们从5岁就玩在一起,如今25


可这个研究影响着她的后半生,名声、地位、金钱


她不会让她受伤的,只是简单做个研究而已


毕竟,她从她的家乡走到这里,实在不容易,不知道被嘲笑了多少次


这次,她要证明,她也能做得很好


“是啊,我已经有方向了”她点着头回应


三个月后,郑得多上传了论文,受到广大的回想,因此她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她要回去找王可


“王可!王可!”她对着海面大喊着


突然,白色鱼尾出现在海


“阿多?好久不见!”


“王可,研究所放我三个月的假期,我们一起去玩玩吧!”


“真的吗?”


“当然啦!我都准备好了呢!”


此时,王可心里感觉暖暖的,她多年徜徉在这片海,总是只身一人,数不尽的孤单


她也不是没想过离开,不过…


年幼的阿多曾趴在她面前哭哭啼啼的要她不要走


也因此,她待在这里,一年又一年


“王可,跟我来”


不久后,一艘小型游艇出现在她们面前


“这是我和朋友借的,走吧!”


“多…”她有些感动,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你的家人不在了,只有我能陪着你,如今我长大有能力,也能给你更好的了”


花了一些时间,郑得多把王可放在游泳池里,就这样,她们一起玩了五天


因为人鱼不能离开水面太久,因此郑得多把所有设施都搬到海上了


或许是这份心意,王可对她的感情也不似以前


那日夕阳西下,她看着她为了自己奔波、煮饭,心跳尽有点加速


侧脸展现出一份坚毅,她才发现,眼前这个人已经不是曾经哭哭啼啼的小孩了


“王可”


“下个月你要来我的研究所看看吗?”


“毕竟,要不是你,我也不会立志成为海洋学家”


“好啊!可是要是被发现怎么办”


“我们开船去,我会提前把他们支开的”


“那好啊!”她开心的笑着,全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半夜,郑得多特地将床搬到泳池旁


王可趁她熟睡时亲吻了她的脸颊,这是第一次对人类产生情感,也是最后一次


一个月后,她又见到她了


在这一个月里,她每天都在想着她什么时候才会来,只好在石头上刻划着


王可满是喜悦的上船,简单介绍周围的阿多介绍完后就去拿茶饮了


就在这个空档,王可看到桌上的报纸


就算她不识字,但是她看得懂上面的图


人鱼血淋淋的躺在地上,十分悲惨


她心惊了一下,继续翻动着报纸


报纸拿开后,还放着一个盒子,里面有个人鱼宝宝的标本


“多……?”她的声音在颤抖着


“呀!没想到你真把人鱼带来啦”


“你之后一定会变成举世闻名的海洋学家!”


听到声音后,王可猛然回头


一群人朝她走来,本还在感叹着她的用心,现在看起来可笑至极


“多多?”


终是忍不住,她哭出了声


家人被猎杀的情景再次浮现在眼前,当年巨大的鱼网洒下时,母亲将自己推到旁边


“阿开,快逃!逃到没有人的地方,也不要相信人类!”


她躲在岩石旁,等待渔船走后,海滩上只剩下一片血迹


“郑得多!我这么相信你…”她撕心裂肺的吼着


二十年来她局限于这片海域,只因她叫她留下


她们明明认识好久了,刚刚还有说有笑,怎么一下子就…


不待她多想,就被绑到实验室的架子上


一个大叔拿着针管走来,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但一定不是好东西


就在这时,郑得多也走了过来


“王可,我不会害你的,就当作帮我一次”


“等结束,我们再去更深的地方玩,好吗?”


她面死如灰,而针管已经注入她的身体里


她的意识迷离,感觉生命正在流逝


她知道她是骗人的,她们的回忆一一浮现在眼前


五岁那年,她哭着要她不要走,更是跳进海里


之后她心软了,便一直留在这里


她参与了她的青春,陪着她一步步成长


累的时候,她会找她聊天,会听她说父母的故事,会在她想爸妈时跳进海里陪她


她也会带着课本一个人专心背书,顺道教她认几个字


也是她,教会了怎么写她们的名字


她曾经想过,自己陪她长大,而她陪自己更成熟


可谁能想到,居然会死在她手上?


“爸爸、妈妈,对不起…”


“我不应该相信人类的…”


她望着郑得多,最后一滴泪留了下来


那双美丽的双眼再也睁不开了








薰依草味的胖丁

蛋壳短打

“丹妮,我们……要个孩子吧”

郑丹妮娇羞

“不要~现在太早了”

陈珂明显失落 


……


傍晚


陈珂耐不住性子 

“丹妮,求求你了”

(陈.撒娇狂魔.珂)

“那……你来吧”

“嘿嘿,我就知道丹妮最好了”

“轻点儿啊,我明天还有公演”

“行,知道了”

“丹妮,我们……要个孩子吧”

郑丹妮娇羞

“不要~现在太早了”

陈珂明显失落 


……


傍晚


陈珂耐不住性子 

“丹妮,求求你了”

(陈.撒娇狂魔.珂)

“那……你来吧”

“嘿嘿,我就知道丹妮最好了”

“轻点儿啊,我明天还有公演”

“行,知道了”

蛋壳·studio

【如果时光都知道】概念序

[图片]

人物设定:


救援队队长·陈珂 × 救援队成员·郑丹妮


——————————


2025年圣诞节前夕,陈珂答应了郑丹妮申请休假回家里陪同她一起过平安夜。


数年前疫情之时,陈珂因一次偶然的机遇与郑丹妮相识相知并住在了一起,相依为命。


她们这一代青少年阳光灿烂,生气勃勃,当代的校园提供给了鲜活的个人舞台。但同时她们也具备着当代年轻人个性叛逆,聪明调皮,缺乏意志磨炼等。


为了不在青春有遗憾,也为了彼此之间能够留下珍贵的回忆,她们相约一同走进了由国务院与部队、消防联合举行的国家级特训实验项目。除了最...

人物设定:


救援队队长·陈珂 × 救援队成员·郑丹妮


——————————


2025年圣诞节前夕,陈珂答应了郑丹妮申请休假回家里陪同她一起过平安夜。


数年前疫情之时,陈珂因一次偶然的机遇与郑丹妮相识相知并住在了一起,相依为命。


她们这一代青少年阳光灿烂,生气勃勃,当代的校园提供给了鲜活的个人舞台。但同时她们也具备着当代年轻人个性叛逆,聪明调皮,缺乏意志磨炼等。


为了不在青春有遗憾,也为了彼此之间能够留下珍贵的回忆,她们相约一同走进了由国务院与部队、消防联合举行的国家级特训实验项目。除了最真实的军事训练项目磨砺之外,还有世界观、人生观等和心理素质方面的学习体验。


异乎寻常的封闭式训练期间,她们经历了身体被击垮,自尊被打碎,人格被重塑。严格的训练激励着她们的斗志,专业的演练考验着她们的心理与战胜心魔的勇气。逐渐蜕变成长的她们变得更加坚毅勇敢,并依旧拥有善良温柔的内心,最终通过了所有的考核科目,同时也收获了刘力菲、陈楠茜、徐楚雯等这一帮共患难的朋友。


从特训营毕业后的她们继续携手,一起加入了国家和政府正式授权的民间救援警备组织——GNZ。


——————————


就在一切都是那么温馨幸福的时刻,正在本市最高的摩天大厦上空为制造氛围人工降雪的直升机因遭遇风向突变而撞上了大楼。身处摩天楼内的人们惊慌失措地逃生,结果逐渐引发了更慌乱的局面。


休假中的陈珂和郑丹妮在收到上级下达的全体成员立即归队的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往受灾现场。


授命为此次作战二组组长的陈珂负责前往大楼内部救人,郑丹妮则身为原救援队成员兼队医负责现场人员的健康监测与安全保障及伤病治疗。


她们双方都带着对彼此深沉的爱意,坚守着为了对方必须活下去下去的决心,奔赴了各自向不同的战场。


当得知大厦核心区域还有人员被困时,救援领导小组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派遣作战二组将剩余被困人员救出后对残破不负重堪的摩天大厦进行爆破摧毁。受灾现场外收到撤离命令的郑丹妮毅然决然地反身冲进了火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