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陈飞宇

50246浏览    479参与
静水深流

我亦喜欢你

宁缺x润玉

1

暮色四合,倦鸟归巢,静寂的枯叶林里只有落叶掀动的沙沙声和木头燃烧的啪啪声。

忽然一阵狂风,落叶满天,枝柯动摇。

篝火明灭间,树下的少年也闻声而动,躲过身后的偷袭。

他耳目警觉,身手利落,但终归是势单力薄,面对数十人的偷袭很快就有些支撑不住,露出了破绽。

被一剑从后肩刺入的时候,他正把朴刀从另一个人的胸口抽出,鲜血溅了他满身满脸,他大叫着转身挥刀,朴刀砍中敌人之时,他也看到了向自己飞来的羽箭。

被羽箭穿胸而过跪倒在地的时候,他想,如果连我也死了,还有谁能给兄弟们报仇呢?

2

荒漠,烈酒,厮杀,逃亡,悬而将落的钢刀……

少年猛然惊醒,发现自己竟然还活着。

他戒...

宁缺x润玉

1

暮色四合,倦鸟归巢,静寂的枯叶林里只有落叶掀动的沙沙声和木头燃烧的啪啪声。

忽然一阵狂风,落叶满天,枝柯动摇。

篝火明灭间,树下的少年也闻声而动,躲过身后的偷袭。

他耳目警觉,身手利落,但终归是势单力薄,面对数十人的偷袭很快就有些支撑不住,露出了破绽。

被一剑从后肩刺入的时候,他正把朴刀从另一个人的胸口抽出,鲜血溅了他满身满脸,他大叫着转身挥刀,朴刀砍中敌人之时,他也看到了向自己飞来的羽箭。

被羽箭穿胸而过跪倒在地的时候,他想,如果连我也死了,还有谁能给兄弟们报仇呢?

2

荒漠,烈酒,厮杀,逃亡,悬而将落的钢刀……

少年猛然惊醒,发现自己竟然还活着。

他戒备的起身,却发现身上竟然没有任何伤口,难道他是在梦里,或者、或者其实他已经死了?

“你醒了?”有温润的声音响起,少年猛然抬头,眼中映入了一个清绝的身影。

那人白衣胜雪,面如冠玉,目似明星,比他见过的任何人都要美,都要尊贵。

他不会是神仙吧!

少年有些激动:“神仙!是你救了我吗?”

润玉有点惊讶,这凡间的少年竟然一眼看出了他的身份,就也不再掩饰:“小仙表字润玉,途径此地,见你被人围攻,举手相助而已。”

他竟然真的是神仙!

少年震惊不已,随即上前一步,猛然跪下:“神仙,我骨骼清奇天赋异禀,收我为徒吧!”

3

润玉没想到还能再碰见那个少年,而且是在这样尴尬的情况下。

他慌忙的披上衣服,连衣带都系成了死结:“你怎么会在这里!”

少年猛地收回了视线,尴尬的四处张望:“我、我路过,听到有水声,就过来看看……”

润玉转身就走,被少年扬声叫住:“神仙!”

“什么事?”润玉头也没回。

少年的声音有点迟疑:“那个、我刚才……”

润玉猛然转身:“你刚才看见了什么?”

他浑身轻颤,脸色有点苍白。他大概有点误会了,少年想,我不是要说看见他的身体和尾巴,我只是想问问他我刚才想要拜他为师,他能不能再考虑一下。

“我刚才……”

他才一开口,就看到润玉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他有点奇怪,又想到刚刚看到的那条布满晶莹鳞片的美丽的尾巴,他想,那大概是神仙的秘密,不能被凡人看到,他应该说什么也没有看到。

可是他一张嘴,就忍不住说了实话:“我刚才看到了一道……特别、特别美丽的风景。”

“你……不觉得丑陋吗?”润玉苍白着脸色问他。

“怎么会呢!”少年诧异道,又有点不好意思:“你的、你长得很美……”

4

润玉不知道自己犯什么傻,去了人间一趟竟然收了个徒弟回来。

“师尊!”宁缺连蹦带跳的跑到了他的身边。

是的,这个他刚刚收的徒弟叫做宁缺,一个奇怪的名字。

“坐下。”

“是!师尊!”宁缺歪着头看他手里的书,满脸的兴奋:“师傅要教我修行了吗?”

润玉摇了摇头,将一摞书递与他:“欲速则不达,你先看这几本有关修身养性的典籍,身定心稳,再修武学。”

“我的心很稳。”宁缺道。

润玉看着他,缓缓道:“那你更要好好看了。”

5

宁缺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每天看书之余就四处折腾,把整个璇玑宫祸害的不成样子,润玉架不住他这样捣乱,只得提前教他修行。

邝露送茶过去的时候,正听见润玉在指导他,声音温润,神情平和。在宁缺问来问去的时候耐心的一一解答,还在他动作不规范的时候亲身示范。

邝露默默垂了眼,她从不知道润玉竟会对人这样有耐心,宁缺每天围在他身边师尊长师尊短的叫他,他那么爱清净的一个人竟然从没斥责过他的聒噪。

他对宁缺,很不一样。

6

宁缺十分努力,也确实天赋异禀,又有润玉亲自教导,两年后已是略有所成,寻常凡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他给润玉留了封书信,放在他书房的镇纸下,然后偷偷下了凡。

润玉看着他自以为隐蔽的还跪在他门前磕了三个头,心里空茫茫的。

他想,宁缺走了,大概也不会再回来了。

宁缺跟着他只是为了学到仙术之后报仇雪恨,他不是早就知道的吗?宁缺早晚都会走的,他心里不是早就有准备了吗?

为什么还会这么失落,这么……难过呢?

7

太阳升起又落下,人间转眼就过了一月。

宁缺大仇得报,心里却没有丝毫松快,他甚至找不到自己死去的兄弟的尸骨,只能给他们立了一个衣冠冢。

他以酒浇地,洒泪祭奠,在他们的坟前整整大醉三天。

他在清晨蒙蒙的细雨中醒了过来,看见对面的海棠树已是花开数朵。

细雨洒在初绽的白色海棠花瓣上,晶莹闪烁,像是美玉流着光,又像是美人落了泪。

宁缺并不是什么文雅的人,他平常是想不到什么美玉美人的,可这会儿大醉刚醒,不仅心思柔软,联想也丰富了起来。

他甚至还想到了曾经惊鸿一瞥的——润玉沾着水珠的白皙赤裸的脊背。

8

润玉发现他的房里每天都会有一朵白海棠,芳香娇嫩,甚至带了些熟悉的气息。

但是送花的人却一直没有露面。

宁缺在试探。

然后他看到润玉每天看到花的时候都会出一会儿神,然后微微勾一下嘴角,所以他很快就试探不下去了。

他现了身形就地一滚,滚到了润玉的脚下,手里捧着一朵白海棠,嬉皮笑脸的递了上去:“师尊,我回来啦!”

9

宁缺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他和润玉说话时,会故意离他很近,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耳边,在他不自在的躲开时拉住他和他撒娇,然后顺势紧挨着他坐下。

他会不小心勾住润玉的手,踉跄时抱住润玉的腰,喝醉了酒狗胆包天的亲吻润玉的嘴唇。

而润玉并没有推开他。

宁缺立刻就不醉了,他眼神清明,声音坚定,向润玉表白道:“师尊,我没有喝醉,我不是不小心,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喜欢你。师尊,我喜欢你!”

他蓄谋已久,一张嘴就把他设想过润玉可能要问的话都堵住了。

润玉弯着眼睛笑了笑,说:“我知道。我亦喜欢你。”

蛋挞很腻

继续摸鱼中,想到离开播还有一年我就要疯了(怀疑是不是一直都打错tag了?应该打fyfy还是二哈?)

继续摸鱼中,想到离开播还有一年我就要疯了(怀疑是不是一直都打错tag了?应该打fyfy还是二哈?)

赋舟
最近磕上这小子 摸个鱼

最近磕上这小子

摸个鱼

最近磕上这小子

摸个鱼

蛋挞很腻

每天对着空气磕😭😭😭

每天对着空气磕😭😭😭

冬动懂冻!

掀开你的脑阔

放个脑洞

云是驱鬼师,他颜值高,功力高,收费高,江湖人称——三高克星

但他抓鬼的方式很特别,先是掀开求助者的脑阔看看里头有什么,找出记忆后再抓鬼,掀开鬼的脑阔后……

这鬼基本上就死了

鱼不一样,他是驱鬼大家族的继承人,一身本领高强

但是,他没啥抓鬼经验

所以很容易就被云给忽悠

再然后,就是各种甲方乙方的快落(?)驱鬼日常

我写这玩意随缘,没人看就不写了,懒癌晚期,有小可爱的话我就动笔,毕竟我不是鸽子精(莫名期望没人,但没人会打击我,最后过几个月我又又又销号,这个死循环不好玩)

tag瞎打,我也不知道哪个是规范tag,不对就告诉我叭

放个脑洞

云是驱鬼师,他颜值高,功力高,收费高,江湖人称——三高克星

但他抓鬼的方式很特别,先是掀开求助者的脑阔看看里头有什么,找出记忆后再抓鬼,掀开鬼的脑阔后……

这鬼基本上就死了

鱼不一样,他是驱鬼大家族的继承人,一身本领高强

但是,他没啥抓鬼经验

所以很容易就被云给忽悠

再然后,就是各种甲方乙方的快落(?)驱鬼日常

我写这玩意随缘,没人看就不写了,懒癌晚期,有小可爱的话我就动笔,毕竟我不是鸽子精(莫名期望没人,但没人会打击我,最后过几个月我又又又销号,这个死循环不好玩)

tag瞎打,我也不知道哪个是规范tag,不对就告诉我叭

IUO.
被人强迫来宣个群。 随便闲聊啥...

被人强迫来宣个群。

随便闲聊啥的,是个啥都敢干温暖的小窝。

么么爱你,谢绝黑子。

不需要条件,只为了找同好。

被人强迫来宣个群。

随便闲聊啥的,是个啥都敢干温暖的小窝。

么么爱你,谢绝黑子。

不需要条件,只为了找同好。

三木和彦
手幅 还是自嗨做着玩

手幅 还是自嗨做着玩

手幅 还是自嗨做着玩

陈雲熙呀

心动纪实(01)

——伪现实综艺节目

——ooc勿怪

——跟正主无关

——别管逻辑了


备注:

人物说话——“ ”

旁白/画外音/字幕——( )

任务卡——【 】

主持人:何炯 黄雷 肖S 阳迪

飞行嘉宾:随机掉落


第一期

主持人:何炯 黄雷 肖S 阳迪

飞行嘉宾:无


演播室

何:“心动纪实,记录瞬间心动,欢迎来到由欧泡冠名播出的,企鹅视频独家自制,大型(划掉)恋爱真人秀节目——心动纪实。今天,据说有一对新情侣哦~”

肖S:“这次的嘉宾我真的没想到...

——伪现实综艺节目

——ooc勿怪

——跟正主无关

——别管逻辑了

 

备注:

人物说话——“ ”

旁白/画外音/字幕——( )

任务卡——【 】

主持人:何炯 黄雷 肖S 阳迪

飞行嘉宾:随机掉落

 

第一期

主持人:何炯 黄雷 肖S 阳迪

飞行嘉宾:无

 

演播室

何:“心动纪实,记录瞬间心动,欢迎来到由欧泡冠名播出的,企鹅视频独家自制,大型(划掉)恋爱真人秀节目——心动纪实。今天,据说有一对新情侣哦~”

肖S:“这次的嘉宾我真的没想到!你知道吗,据说我们的编剧都惊到写不出台本。。。”

黄雷:“哎看他来这个节目真的太神奇了,感觉前天还是我能抱在怀里的小朋友,转眼间都上恋爱节目了~”

阳迪:“真的吗真的吗?你们好会卖关子啊,我好想快点看到~”

何:“哎等等,我先介绍一下哈,心动纪实呢是根据嘉宾自荐加网友投票,加上嘉宾自己在采访中透露出的理想型配对,组成限时cp,至于这对cp能发展到哪里,完全由他们自己决定,话不多说,我们来看看这期两位新嘉宾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吧~”

 

小黑屋1

(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大家好,我是演员罗云熙,今年32岁。”

(为什么会来参加这个节目呢?)

“过了而立之年,家里人和朋友都开始催婚(笑),但是我其实比较习惯了在剧组的生活,很难想象自己有了另一半会是什么样子,就想先通过节目体验一下。”

(对另一半有什么要求吗?)

“也没啥具体的要求吧。。。非要具体的话,希望是比我小的,希望瘦一点,审美好一点,学习能力强一点,能一起打游戏就更好了。。。”

(罗老师之前不是说想找一个能管得住自己打游戏的嘛)

“那个。。。不冲突。。。哈哈哈哈”

 

小黑屋2

(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大家好,我是新人演员陈飞宇,今年20岁了。”

(20岁来参加恋爱类真人秀会不会太小了?)

“其实还好吧,我连当爸爸的节目都参加过,哈哈哈哈~”

(为什么来这个节目呢?)

“我觉得跟演戏差不多吧,都是人生体验,我觉得对我以后的演戏也会有助益,不想让自己的思维太局限。”

(那对于另一半有什么要求吗?)

“爱学习,内心世界丰富而柔软吧~”

(这个要求有点空。。。)

“长得好看。”

(。。。可以)

(这是你的任务卡)

【请前往淡气球咖啡店,找到你的另一半,请记住接头暗号:】

罗:“接头暗号是啥?哦人家说‘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哦不对,‘老公两米五’?这啥暗号啊。。。我突然对节目的真实性表示怀疑。。。”

 

陈:“你需找到一个胸前别一朵小花的人,问他‘天王盖地虎’,对方需答出‘老公两米五’才可配对成功?就这么简单吗?”

(怎么了?)

陈:“我以为会搞个英雄救美的桥段呢。。”

(没有编剧敢写你们这对的台本,所以你们是全凭感觉走。)

 

演播室

肖S:“我没看错吧,我已经手脚蜷缩了。。。史上第一对男男cp?!”

黄雷:“你先别叫嘛,这两位真的,网络上呼声特别高,看颜值就想把他俩组一起。”

何炯:“看年龄差真的是很有爱了,就是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陈飞宇临走前又让造型师帮他拢了一下发型,又觉得今天穿的这套定制西装会不会太讲究了,成熟是有了,就是不知道跟罗老师今天的穿搭风格配不配。

陈飞宇来到咖啡店,站在门口先环顾四周,连罗云熙的影子也没看到,店里红毯铺了一路,随地撒着的玫瑰花瓣的尽头是硕大的“marry me”气球字。

“倒也不必搞这么隆重吧。。”陈飞宇嘴上是这么说,又低头看看自己这一身剪裁得体的套装,心想还好没听刘浩然那小子的话,套个运动服就来。

店不大,陈飞宇找了一圈没找到罗老师,倒是看见了另一个扛着摄像机的follow pd。对方冲他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过去。

陈飞宇将信将疑地过去,就看到罗云熙坐地上,聚精会神地打气球。陈飞宇盯了他一会儿才见他慢慢抬起头来。

 

“你怎么在这儿?”

“你怎么在这儿?”

只有现场的Follow pd才能听出两人语气里的不同,陈飞宇是问他为啥不在外面坐着,在这里准备什么,罗云熙则是好奇怎么会在这碰上熟人。虽然也不是熟人,只是活动上见过一两次面。

罗云熙手上不停,边跟他说话,“之前没想到这边晚上被包下了,有个求婚,人家来不及搞了,我帮帮忙。”

陈飞宇分不出情绪的“哦”了一声,看看他胸前没有别着小花,没再说什么,也蹲下来帮忙。

陈飞宇长手长脚,本来合身的西裤蹲下来就显得很紧。他有点心不在焉,哪里出了问题呢,难道自己又被黄斌耍了,骗自己合作对象是罗老师,只是为了让自己能来上节目?

陈飞宇想到入了迷,罗云熙轻声叫了他好几下没反应,又拿胳膊肘碰碰他。

罗:“哎我听说这种节目都有台本的,为啥这次没有啊?”

陈飞宇彻底懵逼了。

“啊?我也不知道啊,pd说没有台本,随心来。”

罗云熙放下手上的东西,又往陈飞宇这边挪了挪,凑近他耳边问。

陈飞宇能感觉到呼进耳朵里的温热气息,麻麻的,跟他现在的腿麻的别无二致。

“哎不会吧?你们主持人也没台本的吗?”

(。。。。。。。)

 

“谁知道呢?罗老师,你为什么来参加这个节目啊?追你的人应该不少吧?”

“啊?不是事前采访过了吗?这是又来一遍?”

 

沉默。漫长的沉默。

“或许,你知道天王盖地虎的下一句是什么吗?”

“嗯?”愣神仅仅一秒,“宝塔镇河妖?”

“啊哈哈哈哈,罗老师你挺有意思的。那什么,我去下洗手间。”

 

罗云熙慌了,真实的慌了。

“暗号什么的,不会有别人知道吧?”看到follow pd机械地摇头后,罗云熙又问:“这是恋爱节目还是整人节目啊?我跟个男的组情侣?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工作人员没一个敢回答的,倒是陈飞宇回来了。他去打了个电话,回来后开始满地乱翻,终于,在一地五颜六色的彩带和气球下面,看到了一朵打了焉的黄玫瑰。

他把它捡了起来,两眼通红的问罗云熙。

“这是——你的吗?”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快有五分钟,跟拍导演看气氛不对,想逃出去给导演打个电话,脚步踉跄一不小心踩到个气球,“嘭”地一声让大家都回过神来。

 

陈飞宇不依不饶,只盯着罗云熙。

“天王盖地虎?”

罗云熙闭了眼睛天人交战了许久,把陈飞宇从地上拉了起来。

“害,这还不简单,我罗云熙两米五!啊哈哈哈哈哈哈”

陈飞宇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跟着他没心没肺的笑起来。

吉吉国王DAYTOY

本来是听水龙吟上头的,结果在国家宝藏的歌单里意外发现了九州同~

唢呐这个流氓乐器居然没有抢走风头,甚至成为了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与其它乐器浑然一体

听到萨塔尔的时候脑中就浮现出了边塞大漠孤烟,也就想到了几部剧中场景,所以就动手剪了一下脑中的场景

既然是九州同,索性也就用了九位演员~

本来是听水龙吟上头的,结果在国家宝藏的歌单里意外发现了九州同~

唢呐这个流氓乐器居然没有抢走风头,甚至成为了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与其它乐器浑然一体

听到萨塔尔的时候脑中就浮现出了边塞大漠孤烟,也就想到了几部剧中场景,所以就动手剪了一下脑中的场景

既然是九州同,索性也就用了九位演员~

暮屿林森

【飞云系】少年向。大概就是初恋时笨拙的样子

   他很早很早就喜欢上罗云熙了,甚至可以追溯至他七岁那年第一次见他时。

  在陈飞宇的眼里,罗云熙是那么的优秀,做什么事情都井井有条,并且总是能得道长辈的夸奖。就连每次对自己很严厉的父亲,见到罗云熙都是眉开眼笑赞不绝口。就好像他才是他的亲儿子一样。

  可是陈飞宇却从来没有嫉妒过他,哦,除了那一次他看他自带光环的模样实在不爽,放学后叫了几个学校里的兄弟在路口堵他。

  “宇哥,就是那小子吗?”几个人躲在墙后叽叽喳喳。

  “嗯。”陈飞宇点点头,内心里叮嘱着自己这次一定要给那个家伙一点颜色瞧瞧。

  可是当那拳头真的落在那家伙身上的时候,他后悔了。

  “滚开!都给我滚开...

   他很早很早就喜欢上罗云熙了,甚至可以追溯至他七岁那年第一次见他时。

  在陈飞宇的眼里,罗云熙是那么的优秀,做什么事情都井井有条,并且总是能得道长辈的夸奖。就连每次对自己很严厉的父亲,见到罗云熙都是眉开眼笑赞不绝口。就好像他才是他的亲儿子一样。

  可是陈飞宇却从来没有嫉妒过他,哦,除了那一次他看他自带光环的模样实在不爽,放学后叫了几个学校里的兄弟在路口堵他。

  “宇哥,就是那小子吗?”几个人躲在墙后叽叽喳喳。

  “嗯。”陈飞宇点点头,内心里叮嘱着自己这次一定要给那个家伙一点颜色瞧瞧。

  可是当那拳头真的落在那家伙身上的时候,他后悔了。

  “滚开!都给我滚开!”陈飞宇疯了似的跑上前,纵身一跃扑在地上把他护在身下。由于惯性导致未能及时收回的拳头重重的落在了陈飞宇的腰上。

  一声闷哼。

  “宇哥。。。”几个人站在那里面面相觑不敢出声,陈飞宇的父亲是国内有名的大导演,母亲年轻时更是红极一时的女明星,学校里没有人敢动他。

  “滚。”陈飞宇黑着脸。

  几个人虽说觉得有些奇怪,可是看陈飞宇的样子却又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好快速离开事发现场。

  感受到身子下的人在剧烈的抖动,陈飞宇突然变得慌张起来,他开始害怕。

  “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下手那么重,我只是。。。”陈飞宇焦急的解释道。

  “没关系,我不会告诉你父亲的。”罗云熙推开护在自己身上的陈飞宇,站起身拍了拍校服上的泥土。

  “你没事吧?”话刚说出口,陈飞宇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看那小脸鼻青脸肿的样子就知道伤得不轻,自己当时一定是被鬼上身了才会做出这种荒唐事。

  “没事。”罗云熙捡起一旁的书包,自顾自的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对不起。。我。。”陈飞宇一路小跑跟在他的身后,一直不敢用正眼去瞧云熙那狼狈的模样,昏黄的路灯照射在两个人的身上,余光瞥见那人的眼角有什么晶莹的东西一闪而过,陈飞宇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罗云熙哭了。

  “你哭了?”

  “我没有。”

  “你就是哭了。”陈飞宇最见得不别人掉眼泪,尤其是。。眼前这个人的眼泪,看的自己真是剜心的痛。

  “陈大少爷,你如果讨厌我直接说好了,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罗云熙停下脚步咬牙切齿的说道。

  “没有没有,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我哪里会讨厌你。”慌乱的解释似乎透露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喜欢?你陈大少爷就是这样表达对人的喜爱吗?”罗云熙内心委屈极了,可是语气依旧生冷强硬。

  “我。。。对不起。”他似乎除了对不起不知道要该说些什么。

  见眼前的人依旧是那副懊悔的样子,罗云熙懒得理他。

  “我还真是幸运,有机会被陈大少爷‘喜欢’过那么一次,单单是喜欢就让可以让人如此大吃一惊,还不知道以后陈大少爷要是‘爱’上谁家姑娘了可怎么对人家。”

  “我谁也不爱,我就爱你!”陈飞宇跑上前去气呼呼的扯住了他的书包。

  “你发什么神经,放手!”罗云熙气恼。

  “我说,我就爱你!”把罗云熙推到墙上压住,陈飞宇又重复了一次刚刚的话。

  简洁的六个字接二连三的闯进罗云熙的心里,朝着那心尖狠狠的撞了那么一下。

  “罗云熙,我爱你。”陈飞宇心疼的抬起手拭去眼前人残留在眼角的泪花。

  “所以呢?‘喜欢’我已经领教过了,那陈大少爷要怎么‘爱’我?”强忍着心脏剧烈的跳动,罗云熙依旧挺直腰杆直视着陈飞宇的眼睛。

  随着眼前熟悉的面孔逐渐放大,罗云熙的唇触上一团柔软,湿蠕,温热。

  ——

  夜里,陈父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眼睛滑落到鼻梁上也丝毫不在意。

  “孩子还没回来,你不要打电话问问?”对比起陈父,她这个做母亲的可是对儿子担忧极了。

  “小孩子贪玩,指不定又去哪儿疯跑去了。”翻开到下一页,陈父又补充道:“有云熙跟着呢,没事儿。”

  陈母摇摇头刚开口准备说些什么,门外却传来了开门声。

  两个浑身脏兮兮的人出现在眼前,叫陈母差点眼睛一黑晕了过去,更何况其中一个还是鼻青脸肿的。

  “你们两个出什么事情了?”见二人落魄的样子,陈父不禁也担忧起来,怕不是遇见了什么坏人吧。

  “没事。”这俩人的回答倒是异口同声,惊讶于身旁人的默契,二人相视一笑,却又躲闪开对方的目光,独自脸红了起来。

  这奇怪的样子,真是叫陈父陈母摸不清头脑。



Royside

b站有新粮

b站新粮 av90112803
肖肖宇歇b站好少粮食啊,剪辑师都跑路了吗😿😿😿

b站新粮 av90112803
肖肖宇歇b站好少粮食啊,剪辑师都跑路了吗😿😿😿

感谢你的出现让我期待永远

《刚好是你》第四章

欧阳娜娜x陈飞宇//同人文

仅个人喜好,不喜勿喷    🈲️侵权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四章


那男生阿昂回答完陈飞宇的问题后,才后知后觉,“哎?飞鱼,你什么时候也开始了解女生了?咱们班的女生你能叫出来名字的都没几个吧,还有心思关心学妹。等等,你该不会是……看上这个学妹了吧?”

陈飞宇的嘴角忍不住上扬了,“也不是说看上了吧,就是有点儿……感兴趣。”


“你居然对这个小学妹感兴趣!真是活久见。那作为兄弟,祝你好运啊。”


“娜娜!”小黑到后台去找欧阳娜娜,“表演得这么好,还谦虚呢。早知道就真给你搞一个灯牌来了。”

“别,谢谢您嘞。...

欧阳娜娜x陈飞宇//同人文

仅个人喜好,不喜勿喷    🈲️侵权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四章


那男生阿昂回答完陈飞宇的问题后,才后知后觉,“哎?飞鱼,你什么时候也开始了解女生了?咱们班的女生你能叫出来名字的都没几个吧,还有心思关心学妹。等等,你该不会是……看上这个学妹了吧?”

陈飞宇的嘴角忍不住上扬了,“也不是说看上了吧,就是有点儿……感兴趣。”


“你居然对这个小学妹感兴趣!真是活久见。那作为兄弟,祝你好运啊。”


“娜娜!”小黑到后台去找欧阳娜娜,“表演得这么好,还谦虚呢。早知道就真给你搞一个灯牌来了。”

“别,谢谢您嘞。”欧阳娜娜哭笑不得“说实话,在台上的时候,我真的还蛮紧张的,更何况观众居然不只我们级的人,还有高二高三的学长学姐。还好没有出差错,不然我可就把脸都丢尽了。”

“对了对了,说起学长,你表演的时候面对观众席,有没有看到那个传说中的陈飞宇啊?”


“陈飞宇?是谁啊?”欧阳娜娜一脸疑惑。


“你不知道陈飞宇?你居然不是因为他才来三中的?陈飞宇是高二的学生,也是我们三中的校草。但是因为他本人不喜欢自拍,所以我也没见过他的真面目,只有三中其他女生远远地拍过他的照片。我还保存了下来呢。”

小黑打开手机,点开了一张照片,递给欧阳娜娜看。照片像素不高,而且距离又远,图上的人是很模糊的。

“怎么样?虽然看不清楚脸,但是这么模糊也能感觉到肯定是个大帅哥。可惜了,这次迎新晚会高一都坐在后面,没能一睹三中校草的真容。”

“还有两年呢,总有机会的。”欧阳娜娜安慰小黑。

不过,怎么总感觉照片上的这个人怎么眼熟呢?

三木和彦

手幅X2【就换了个图

瞎做着玩

手幅X2【就换了个图

瞎做着玩

江湖骗子

《恶之花》

刘昊然X陈飞宇

*女装攻

*生子

点击☞魔幻伤痕文学 

《恶之花》

刘昊然X陈飞宇

*女装攻

*生子

点击☞魔幻伤痕文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