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陈飞宇

22万浏览    3620参与
浅陌离殇

第二章

是的!时隔一年多我又更新啦!这次没意外的话应该会继续更新,他俩的故事我还挺爱写的。


——————————————————————————————


        虽然肖肖已经是一个能化成人形的大妖了,但他毕竟只是一只漂亮的小狐狸,所以他也像其他狐狸一样,有爱吃鸡的本能。


  他看着陈鱼烤的油光水滑的山鸡,眼睛都直了,飞快地从烤好的山鸡上扯了一条腿出来,喀吱喀吱地咬下了一大块肉,吃得欢快。陈鱼也馋得不行,但刻在骨子里的高傲让他不能像肖肖一样狼吞虎咽,还是一口一口的吃着,但明显吃饭的速......


是的!时隔一年多我又更新啦!这次没意外的话应该会继续更新,他俩的故事我还挺爱写的。



——————————————————————————————




        虽然肖肖已经是一个能化成人形的大妖了,但他毕竟只是一只漂亮的小狐狸,所以他也像其他狐狸一样,有爱吃鸡的本能。


  他看着陈鱼烤的油光水滑的山鸡,眼睛都直了,飞快地从烤好的山鸡上扯了一条腿出来,喀吱喀吱地咬下了一大块肉,吃得欢快。陈鱼也馋得不行,但刻在骨子里的高傲让他不能像肖肖一样狼吞虎咽,还是一口一口的吃着,但明显吃饭的速度加快了。


  肉香盈于口内,舒服得肖肖整只狐都舒展开来,他一边吃一边想:“怪不得大家都喜欢吃人类的食物,确实好吃噻!”


  肖肖舒服得过了头,就没发现自己在香气四溢的食物中奋斗时不小心把尖尖的狐狸耳朵和九条雪白的、毛绒绒的尾巴也露了出来。坐在肖肖对面的陈鱼看到这一幕狠狠地震了一下,手都僵了。


  肖肖看着对面突然停了下来,疑惑抬头,“陈小鱼你怎么不吃了?”一边说还一边动了动耳朵,身后的九条尾巴也欢快地抖动着。


  只一瞬,陈鱼就回过神来,他朝肖肖露出一个单纯的笑:“我没事哥哥,我们继续吃吧!”


  肖肖不明所以,不过很快又奋战在美食中了。


  经此一事,陈鱼长了一个心眼。结果发现,肖肖确实和常人都许多不同。


  比如,他会瞬移。


  每次陈鱼做完饭,下一刻在房顶晒太阳的肖肖必定会冲到他面前,等着开饭。


  他长得比还一般人漂亮许多。


  明明是一个比他大许多的男人,天天坐没坐相,没骨头一样,那双凤眼像把小勾子一样,两边的邻居每次在他们家附近就走不动路。


  陈鱼实在受不了他们的眼光了,直接在家附近垒起了泥墙。


  肖肖看着陈鱼沉着脸砌墙,莫名觉得好笑,“陈小鱼,你自己要垒墙的,怎么还不乐意啊?”


  陈鱼无奈看了肖肖一眼,这哥哥,难道不是因为他太招人了嘛!


  但陈鱼也只能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砌墙,不然邻居们能把他们家的门都踏破了!


  ……


  虽然肖肖看起来脑子不是很好使,但他有钱啊(会变钱)!


  所以这个小家就这么磕磕绊绊的过了下去,甚至把陈鱼养得从当初那个瘦瘦小小的模样直到现在五年过去已经抽条长得比肖肖还要高了。


  这五年来,肖肖过得舒服极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陈鱼任劳任怨的养着他,这个人类什么都会,甚至还会给他买戏本子看。


  夏天到了,肖肖躺在摇椅上一边吹着陈鱼做成的冰镇风扇,一边翻着陈鱼给他买的戏本子,陈鱼就在一旁喂他吃剥好的葡萄。


  现在陈鱼已经有了少年的模样,个子高高的,看起来很瘦,但浑身都是硬邦邦的,眉眼冷淡,不笑时给人的压迫感很强,虽然长相俊美,但一般人都不敢乱搭讪。


  但此刻在肖肖面前,他仿佛还是那个有点成熟的小大人,“哥哥,把衣服穿好。”


  看着肖肖上身几乎掉了一半的衣服,陈鱼难得严肃了,“你在外人面前不许这样。”


  肖肖正吃得享受,突然陈鱼不剥了,他大发慈悲睁开眼睛瞧了一眼,呜呜两声表示回应,“知道了,这不是在家里嘛!”


  “在家也不行!”陈鱼满头黑线。


  “这里就我们两个,有什么?”


  “不行!”陈鱼板着脸,垂着眼不看他,耳尖却偷偷红了,“你天天袒胸露腹的,有碍观瞻,总也要考虑我的感受吧!”


  看陈鱼真生气了,肖肖连忙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以后不这样就是了。”


  顺便把衣服裹紧了,这才有副人样。


  陈鱼松了松眉眼,耳边红痕消去,却又拧了眉,哥哥这幅不在意的样子,说明还是把他当小孩子看嘛!


  明明……明明他现在已经十四岁了,正常人十五岁都要娶妻了的……


  说到娶妻,陈鱼脑海里想的却是肖肖,可看他这幅没心没肺的样子,恐怕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他,罢了,总归自己一直陪着哥哥的,哥哥身边也只有我而已,这些事以后再提也不迟。


  可没过多久,官兵就找过来了。


  原来是皇宫里的人来找陈鱼了。他的大哥和三哥斗得正激烈,而他的老父亲晚年思念弄丢了的幺儿,为了博得父皇的好感,两边都争先恐后的想要把陈鱼找回来,左右是一个没有亲娘没有靠山的皇子,就算回来也影响不了他们的大计。


  陈鱼当年因为天资聪颖,颇得皇上喜欢,但因为母族不强,母妃是一个末等采女,生下他也才被封为才人,因为他得父皇欢心,没少被别的皇子打压。


  后来他母妃去世,更是活得艰难,他之前遇到肖肖掉下山崖那次,说不得就是被哪位看不顺眼的皇子陷害的。


  所以陈鱼并不想回到那个吃人的宫里,但肖肖却很好奇,他听邻居说,皇宫是贵人住的地方,和他们这乡野之地很是不同,便怂恿陈鱼回宫。


  陈鱼颇为无奈,但肖肖连戏本子也不看了,凉风也不吹了,皇宫里有比这更好玩的,肖肖没人形一样缠着陈鱼,撒娇耍痴一定要他答应。


  几番思量之下,陈鱼决定带肖肖回宫了,一来是肖肖应该是个妖或者仙,有能力自保,二来他母妃当年暴毙,死得冤枉,如今他已经十四了,有能力替自己和母妃报仇,只等回宫慢慢筹谋便是。


  于是俩人就主动去县衙揭了皇榜,县令知道陛下的六皇子在自己县都吓坏了,连忙查了查自己有没有什么把柄泄露出去,与陈鱼说话时更是恭恭敬敬的,奴颜卑膝得脸都要与地面黏在一起了。


  “恭送六皇子回宫,下官有眼不识泰山,竟不知六皇子在下官管辖的境地,天地可鉴,下官是爱民如子啊!”


  陈鱼看他面如土色的模样,脸色淡淡的,这几年在这里的生活还算平静,他也懒得为难县令一个芝麻官,揽着东看西看的肖肖坐上了回皇宫的马车。


小艾

大雀山(5)

草屋.阴雨

“他并非因刺杀而死,他因逃离而死。”狼雪跟陈飞宇道,再不走,死的就是我们。三人坐在乌漆嘛黑的茅草屋里,虽点了熏草,蚊子依然嗡嗡作响。

“风雨楼不会让自己的死士踏出雀州一步。”

“风雨楼没出过这样的通告。”

“可是但凡离开过的人都死了,比如阿七。”

“风雨楼想离开的人也死了,比如林茂定”

“风雨楼不想离开的人也死了,比如林刀。”

“风雨楼不会让自己的死士离开雀州一步,但是我们可以走出雀州,因为雀州无人是我们的对手。”

“我们不应该再迟疑,我们应该现在就走。立刻。”

三人熄灭了灶台里的柴火,他们戴上斗笠,背上刀与剑,踏出了草屋。

然后他们在细雨蒙蒙的暗夜里看着门口立......

草屋.阴雨

“他并非因刺杀而死,他因逃离而死。”狼雪跟陈飞宇道,再不走,死的就是我们。三人坐在乌漆嘛黑的茅草屋里,虽点了熏草,蚊子依然嗡嗡作响。

“风雨楼不会让自己的死士踏出雀州一步。”

“风雨楼没出过这样的通告。”

“可是但凡离开过的人都死了,比如阿七。”

“风雨楼想离开的人也死了,比如林茂定”

“风雨楼不想离开的人也死了,比如林刀。”

“风雨楼不会让自己的死士离开雀州一步,但是我们可以走出雀州,因为雀州无人是我们的对手。”

“我们不应该再迟疑,我们应该现在就走。立刻。”

三人熄灭了灶台里的柴火,他们戴上斗笠,背上刀与剑,踏出了草屋。

然后他们在细雨蒙蒙的暗夜里看着门口立着一个戴着鬼面具的黑衣人。

鬼面具他们太熟悉了,风雨楼的杀手每个人都有鬼面具,风雨楼的杀手在执行任务时可以不戴面具,但风雨楼的杀手在执行严肃的任务时,就会不自觉地戴上面具。

“恒星。”黑衣人亮了亮手上的牌子,恒星是风雨楼杀手的代号,代表着执行的是风雨楼楼主林更新亲自下达的任务。

“楼主要见州牧大人身边的医官王彦霖,死的,阿瑟你去执行。”

“阿瑟要和我们离开,现在。”狼雪抱着手臂,他的眉毛很粗,巴掌大的细长脸上写满了不耐和厌恶。

“阿瑟将王彦霖的首级送到楼主的会客厅,楼主赏你们离开雀州的瑾牌。这是恩赐,没有瑾牌,风雨楼的人无法走出雀州。”

“还有。”黑衣人走时说了最后一句:“死前跟他讲四个字:月色很美。”

  王彦霖是被冰冷的触感激醒的,睁大眼睛看清眼前的鬼面具时他已吓得失语,半晌哆哆嗦嗦的说我只是个医官,只是陪黄子韬赴任的陪衬,你杀我没有价值。

阿瑟觉得需要捎带的话很无聊,却依然毫无波动地告诉他:“月色很美。”

“放开他,我跟你走!”,卧房的门被打开时,黄子韬人未到声音先行:“他是医官,在瘟疫横行的雀州,他的命比我的更值钱,我来和他交换。”

“大人!”王彦霖瑟瑟发抖:“大人你可得救我,想想来之前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这才第一天,我上有老下有小,两个孩子还等我回去呢,我可不能死在这里。”

“雀州三千万子民,我在马车里和你讲过。”黄子韬刷的抽出匕首对准了自己的喉咙,“如果必须要死人你才能从这里离开,我黄子韬愿意替他而死,这世上有无数人可以取代我的位置,这世上却没有几人能取代王彦霖的医术,你们宁可相信雀州的巫术,却不肯让这位名噪天下的在世华佗一探雀州的疫情,你也是雀州的百姓,对这里当真比我这个外人还没有感情吗。”

“大人!”魏十试探性的叫了一声黄子韬。

“别说了,你们没人是他的对手。”黄子韬让自己的属下闭嘴。

“你真的愿意代他死?”躲在面具背后的阿瑟冷哼。

“我愿意。”黄子韬盯着王彦霖的眼睛字字清晰地说:“我愿意替他死,只是我死后,希望你能监督他勘察雀州的疫情,早日解除雀州百姓之苦,本官属实担心我替他送了命,他自己却跑路回了京。”

“你放心!”王彦霖突然苦笑了一声,人也从惊吓里清醒了不少:“无论我今天能不能活,凭大人刚才的举动,我王某都感激,雀州的疫情我看过了,没有想象的严重,只是缺乏正确的治理罢了,我心中已有大概的治理脉络。”

“你死。”阿瑟对着黄子韬发出冰冷地指令:“你死,我放了他。”

“我现在死了,如何知道你会放了他?”黄子韬也不傻,一步步靠近二人,直到阿瑟将匕首以眨眼之间的速度从王彦霖脖颈上换到了黄子韬的脖颈之下。魏十的反应尚快,却还是迟了一步。阿瑟冷笑一声携了黄子韬飞出屋外翻墙而去。

雀州潮湿,黄子韬被他拽的踉踉跄跄在树林里穿梭。

“你若不想杀我,就放了我。”黄子韬不耐地甩了衣袖从他身边挣脱,他既不跑也不怕挟持他的人,甚至用略微嘲笑的口气道,“你这任务算是失败了吧?你回去如何交代?”

阿瑟停下了脚步,将冰冷的匕首重新置于黄子韬喉咙,他依然戴着面具,声音却极其阴沉,他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取你的命。”

黄子韬哑言。

“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敢不敢。”阿瑟将匕首用了轻微的力气下压,黄子韬瞬间感觉脖颈处一股热流淌了出来,然而紧接着阿瑟突然身体摇晃了一下,似是整个人受到了巨大的撞击缓缓地倒了下去。黄子韬抹了抹脖颈上的血,在阴雨蒙蒙的早晨格外的冷格外的疼。他跪下身来摘掉对方的面具,看到的是阿瑟犹如纸一样苍白的脸色和难以置信的神情。

“我想。”黄子韬对他道,“你也染上了雀州的疟疾,飞宇。”

小艾

大雀山(4)

州牧府.傍晚

府衙宏伟开阔,门口却极为冷清,只有一银发褐颜的老叟垂手而立。

那老叟也不动,一直待黄子韬的马儿走近,方才欠身行礼,“老叟夏保童见过大人!”

“老人家客气了!”

“做为雀州府衙的守门人,老叟预祝大人成为这府邸最长久的主人。”

“承蒙老人家吉言,只是这府上的其它人为何不出来迎接本官?”

“老叟是大人唯一的仆人!”

“我怎么听得这里面好生热闹的样子。”

“都是些流民乞丐,府宅荒芜,流氓乞丐甚多,老叟也赶不走,只得任他们糟蹋了官家的院子”夏保童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他们衣衫破烂,行为不堪,怕他们冲出来惊扰了大人,只好将这大门锁了。大人可派些官兵将他们清了去”

“将这门打......

州牧府.傍晚

府衙宏伟开阔,门口却极为冷清,只有一银发褐颜的老叟垂手而立。

那老叟也不动,一直待黄子韬的马儿走近,方才欠身行礼,“老叟夏保童见过大人!”

“老人家客气了!”

“做为雀州府衙的守门人,老叟预祝大人成为这府邸最长久的主人。”

“承蒙老人家吉言,只是这府上的其它人为何不出来迎接本官?”

“老叟是大人唯一的仆人!”

“我怎么听得这里面好生热闹的样子。”

“都是些流民乞丐,府宅荒芜,流氓乞丐甚多,老叟也赶不走,只得任他们糟蹋了官家的院子”夏保童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他们衣衫破烂,行为不堪,怕他们冲出来惊扰了大人,只好将这大门锁了。大人可派些官兵将他们清了去”

“将这门打开!”

“是”

夏保童自那腰间掏出一串钥匙,将那府宅大门开了去,黄子韬下马走进。

这哪还是官家的地界?偌大的府堂衙门霉气扑鼻,那门旁矮凳桌桌脚,甚至连那官座上都横七竖八的躺着人,一些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人,也没个样子,眯缝着眼瞧他,另有个光着膀子的胖子发出如雷鸣般的鼾声。

“他们在这儿多久了?”               

“李大人失踪后不足七天,这府上的家丁都散了,东西也被劫被盗的,慢慢的就集聚了这么些无家可归的人。”      

黄子韬没作声,继续往里走去,这州牧府极大,除却前面公务的地方,穿过一道长长的走廊,后面四宅三院皆是生活起居的地方,每个宅子都配有单独的院子,想来建的时候也是花了心思的,只是而今荒草丛生不说。那各宅各院,甚至那宅院后的几亩田产也被这涌进来的人各自为据。

“这都是些什么人?”       

“乞丐、跑江湖卖艺的、躲灾的、甚至路途落脚休息的,什么样的人都有。”      

“既是什么样的人都有”黄子韬看向夏保童,“你就挑些个能用的,留在这里差使吧”   

“是!” 

“你可推测过李大人行踪?” 

“大人莫惦记”夏保童面不改色,“许是情杀,许是和小百合私奔了,这在雀州不是多么重要的事,大人做大人的官即可,前任的事情莫惦记。” 

“小百合何人?”

“风雨楼的花旦,也是李大人的相好。他和李大人消失的当晚,小百合家的大火烧了一个时辰。”  

“她可有什么亲人?”

“有一个儿子,人称阿瑟。”

  少年阿瑟

     黄子韬凭着记忆把吃烧饼的少年勾勒出来时已经深夜,婢女青羽进来将二十页有余的卷宗一一铺陈在黄子韬面前的书桌上,包括阿瑟的生辰和画像。

  “本名陈飞宇,身边人称之为阿瑟,六岁进入风雨楼铜人阵集训,十二岁即从铜人阵三百名少年中杀出,是那批集训的少年中唯一存活者。十三岁被送入风雨楼最残忍的狼人窟,十六岁出,是那批里的第一名。”青羽只用了三个时辰便将陈飞宇在雀州的前生今世抹了个八九分的清楚,并告诉黄子韬他确实是风雨楼花旦小百合的孩子。

   “他用什么兵器?”

“右手擅刀,左手擅剑,轻功更是大部分武者望尘莫及的程度。”

“与你二人相比呢?”

青羽沉声:“我与魏大人加起来恐怕也不足对方一成。”

“单单一个风雨楼的杀手你们就望尘莫及!”黄子韬突然啪案站了起来,他开始拼命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如以往在京城一样,他在房间里的时候坚决不肯穿着鞋袜,就那样赤着脚来回的在地板上踱步,那原本平和冷静地面孔除却焦虑就是愤怒,“这样的地方,母亲却只肯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一个年纪轻轻的杀手就高出你们十倍百倍,这风雨楼有多少这样的杀手,我有多少兵力足以对抗雀州的势力,他燕门才是雀州的州牧府,他张若昀才是雀州的王!。”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黄子韬突然瘫倒坐在地上,青羽虽是跟了他十年的丫鬟,却更是母亲的眼线,在没有外人的时候,他装都懒得装了。

   “母亲就是恨我,就是想让我死在这里。”

“公子死在这里是小,千雪郡主远嫁异国才是大。”青羽说话的口气并不像个婢女倒是像他的教母,虽然青羽只比他大了一岁。

“换成是你,你能怎么办?”黄子韬问她:“你能一月之内灭了雀州寡头,除掉雀州的瘟疫吗?”

“青羽不行,但青羽信公子必行。”青羽的表情,与她惯常穿的红色衣裳一样,艳丽却凌冽。

“罢了,你和母亲一样,不过就是想以我的尸体换取陛下对母亲的信任。”

“青羽是公子的人。”

“青羽更是我母亲的人。”

这时候的黄子韬似乎冷静了很多,他扶着墙壁缓缓站了起来,然后他对青羽说找个人去和王大人聊聊吧。

这时候有士兵来报说押回牢里的刺客林茂定死了,尸体被悬挂于州牧府大门,头被割了去,不见了踪影。

黄子韬哭笑不得,他才到此一天,挑衅和侮辱竟被此地表达的如此明目张胆。

窝嫩爹

吃了个瓜,cfy的父亲是个渣男为了绿卡和人结婚又离了,陈飞宇的母亲是个小三

.....小三该死,剧没有拍出来,麻烦不要在cfy的后面带墨燃,cfy一家没一个好东西

吃了个瓜,cfy的父亲是个渣男为了绿卡和人结婚又离了,陈飞宇的母亲是个小三

.....小三该死,剧没有拍出来,麻烦不要在cfy的后面带墨燃,cfy一家没一个好东西

白熊

飞昀 陈飞宇的日记

     我先说好,我对人物不太熟,特别是陈飞宇,张若昀我多多少少喜欢了好几年了,虽然之前一直入坑不深,但是我依稀记得这是我喜欢的第一个男明星,希望他可以更好。所以我说这么多废话主要就是想告诉你们,ooc了不要怨我......我真的是个未成年的孩子。


         他真的好好看!

         是的没错,我说的是张若昀,他是真的好看!之前看...

     我先说好,我对人物不太熟,特别是陈飞宇,张若昀我多多少少喜欢了好几年了,虽然之前一直入坑不深,但是我依稀记得这是我喜欢的第一个男明星,希望他可以更好。所以我说这么多废话主要就是想告诉你们,ooc了不要怨我......我真的是个未成年的孩子。





         他真的好好看!

         是的没错,我说的是张若昀,他是真的好看!之前看电视没觉得多好看,现在看了真人我直呼人间绝色啊!不过吧,我和他也不熟,就没怎么敢和他说话,派对的时候和他搭了几句,我发现他好认真哦!

          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了!

          而且啊而且,我和他说话,他要稍稍垫脚才能把耳朵离我近一点,我靠近他,微微低头,就好像把他圈在怀里了一样!

          他身上老是有股淡淡的香味,那香味似有若无,我也说不清是什么味道,总之就是香就对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老是把目光放在他的身上,我发现他的白皙的脸上没有任何疲惫的样子,皮肤好的像能掐出水来。

           我想掐一下......

           我可能喜欢上他了,我好像陷进去了......

           不对!不行!陈飞宇你清醒一点啊!这是一个比你大12岁且已经结婚生子的34岁老......可是他长的一点也不老诶......

            不行!不能再想了!我一定不会被美色诱惑的!

            一定不会的!

            一定不......

            话说现在一夫一妻制,他只有一妻,再多我一个夫,不是正好吗?

             对哦~

             不亏是我!😎






          一些沙雕产物,勿骂,我玻璃心😢

Miss璐小姐

陈飞宇


代表作:《秘果》、《将夜》、《最好的我们》、《天醒之路》、《淘金》

陈飞宇



代表作:《秘果》、《将夜》、《最好的我们》、《天醒之路》、《淘金》

霜降。

你是我的【3】

你是我的【3】(陈飞宇×任嘉伦/任工降宇)

——————————

这个星期五的天气还真是不错呢。任嘉伦拉开窗帘,明媚的阳光瞬间填满了整个房间,温暖的光芒围绕在他身旁,暖洋洋的,格外舒服。

这样的天气不出去实在可惜了,又正巧是自己的休息日。突然想起陈飞宇说过的,有时间一起去玩,考虑要不要问问陈飞宇一起去。

手机提示音响起,告诉任嘉伦有人发了消息。打开手机一看,陈飞宇比他先了一步。

「嘉伦哥,今天天气好,一起出去玩吗?」

「好啊,当然可以,一切你定就好了。」

「那就10点湿地公园见噢。」

「好。」

“还真是心有灵犀啊。”任嘉伦偷偷想着。


任嘉伦每次跟别人约好都会...

你是我的【3】(陈飞宇×任嘉伦/任工降宇)

——————————

这个星期五的天气还真是不错呢。任嘉伦拉开窗帘,明媚的阳光瞬间填满了整个房间,温暖的光芒围绕在他身旁,暖洋洋的,格外舒服。

这样的天气不出去实在可惜了,又正巧是自己的休息日。突然想起陈飞宇说过的,有时间一起去玩,考虑要不要问问陈飞宇一起去。

手机提示音响起,告诉任嘉伦有人发了消息。打开手机一看,陈飞宇比他先了一步。

「嘉伦哥,今天天气好,一起出去玩吗?」

「好啊,当然可以,一切你定就好了。」

「那就10点湿地公园见噢。」

「好。」

“还真是心有灵犀啊。”任嘉伦偷偷想着。


任嘉伦每次跟别人约好都会习惯性的提前5分钟到,到了之后发现陈飞宇已经在那等候了。

“飞宇,等多久了?”

“没多久,我也刚到。”

已经接近中午,气温比想象中的高了一些。随着气温的增高,气味阻隔剂的效果也比以往要短。靠近任嘉伦时,能隐隐约约闻到他信息素的味道。嗯……果真是香甜的呢,是…花香。实话实话,陈飞宇真心觉得任嘉伦的信息素还真挺好闻的呢。

二人边走边聊着,走到一条很狭窄的小路上。

“哇,嘉伦哥,你看,这小路还挺有意思啊。”

“确实,很有幽静的感觉呢。”

任嘉伦走在前面,陈飞宇跟在后面。任嘉伦突然转身,想说些什么。

“飞宇啊……啊!”

陈飞宇跟的紧,没刹住脚,再加上任嘉伦转身的突然,导致二人直接面对面撞上。两个人都因反作用力向后退了一小步。小路崎岖不平,又因为是湿地公园,路有点滑,任嘉伦一不稳,脚下一滑,向后摔去。陈飞宇下意识向前一步拉住了任嘉伦,二人距离缩短。任嘉伦突然闻到陈飞宇的信息素,淡淡的红酒味,如果没打抑制剂的话,不知道闻多了会不会醉呢。任嘉伦抬起头,二人对视了一下,时间不短,但都愣了愣,又迅速分开,脱离了这时间虽短但尴尬暧昧的场面。

“嘉伦哥,你没事吧?”

任嘉伦摇摇头,“我没事,谢谢你。”

呼,以他们这样的身高差,还好没……二人都松了一口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心跳的很厉害呢。刚刚的距离简直让人浮想联翩,能很清楚的看清对方的脸。

“以后一定要小心点。”

“嗯…我知道了,谢谢。”


二人继续向前走着,但气氛却变得微妙起来。这种氛围和感觉让二人都觉得不舒服,只好提出话题来缓解这微妙的氛围。

“嘉伦哥,你刚刚想说什么?”

“啊?我想问你……”

糟了,任嘉伦脑子一空,猛然忘记自己想说什么了。选择不说吧,又太尴尬了。

“想问你待会儿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吃个饭?”

“嗯对,以朋友的名义吃个饭。”任嘉伦脑子一热,又控制不住地从嘴里蹦出来这句话。

任嘉伦暗暗叫苦,话刚出来就后悔了。悔自己说话不经过脑子,甚至怀疑自己脑子出现了毛病。

陈飞宇也愣了一下,很明显的听懂了任嘉伦的意思,也被逗笑了。

“好啊。嘉伦哥,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任嘉伦感觉自己的脸庞逐渐发热,一种羞耻和尴尬的心情填满了整个大脑,恨不得找个地缝就钻进去。

“朋友之间吃饭是很平常的事情,你是怕我觉得咱俩关系不正当吗?”

任嘉伦听了这话,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耳垂也红了。

“没……不是……”

“那为什么?”

陈飞宇本来并不打算细问这件事的,但突然发现,逗任嘉伦还挺好玩的。

“我…我……你把我当做脑子有问题就行了。”

陈飞宇兴致勃勃地看着任嘉伦,任嘉伦却已经扭过头去,装作看风景的样子,实际上是不敢直视陈飞宇。

陈飞宇被二次逗笑,甚至笑出了声来。也没见过这样替自己圆场的人啊,这也不叫给自己台阶下吧,应该是直接跳了下去,让人觉得合法,但有病。


陈飞宇看着眼前人吃饭的样子,鼓鼓的腮帮子格外可爱,喜欢塞一大口在嘴里,然后再慢慢嚼,就像一只仓鼠。陈飞宇不禁怀疑,这真的是比他大的人吗?

“嘉伦哥。”

“嗯?”任嘉伦抬起头,停下了咀嚼的动作。

“你下午还有什么打算吗?”

任嘉伦嚼了嚼嘴里的食物,一时不太好开口说话。陈飞宇也看着他,等着他把食物咽下去。直到任嘉伦彻彻底底把食物吃进肚里,才开口回答。

“嗯……没有什么打算呢。放平常,我就是呆在家里看书,看看电视剧,做一些想做的小事情。”

“嘉伦哥,我能去你家看看吗?”

任嘉伦稍微思考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好啊。那以后有时间,你能也带我去你家看看吗?”

“当然,这有什么不能的。”


陈飞宇跟着任嘉伦回到了肆月书店,通往楼上的楼梯就在收银台旁边。

“为什么要安排在收银台旁边啊?”

“方便逃命啊,你知道的,我是omega,万一发生什么意外怎么办?家里永远是最安全的。”

“噢,那也是哈。”

通往楼上的楼梯的门是指纹的,打开后任嘉伦带着陈飞宇上了楼。

“这里就是我的家啦。”

任嘉伦的家也是干净又整洁的,整体色调偏亮,是浅浅的淡淡的棕黄色。面积并不是很大,但物品摆放井井有条,丝毫没有凌乱的痕迹。

“嘉伦哥,你家也太整洁了吧!”

“我有点小洁癖,不喜欢不干净的环境。”

陈飞宇环顾四周,点了点头。

“飞宇,要看什么电视剧吗?”

“我都行,你看什么我就看什么吧。”

“嗯,那好吧。”


几天后,任嘉伦像往常一样经营着自己的书店,但身体总不舒服,浑身无力还迷迷糊糊的。终于坚持到了关门时间,饭都没有吃,洗了个澡就上了床,觉得睡一觉应该就能好了。

迷迷糊糊之间,是被难受醒的。浑身发着热,冒着汗,察觉到了不对劲。摸摸自己的额头,烫的吓人。任嘉伦想撑起来给自己拿药吃,却始终没有力气和精力起来。任嘉伦第一时间想到了陈飞宇,想给陈飞宇打个电话来帮助他。他说过,任嘉伦可以随时找他帮忙。已经拿起的手机又被放下,他怕打扰到陈飞宇睡觉。尝试闭上自己的眼睛再次进入梦乡,却难受到怎么也睡不着,最后还是给陈飞宇打了电话。

陈飞宇被手机电话声吵醒,硬撑着睁眼看了看手机,发现是任嘉伦打来的,瞬间清醒了不少。任嘉伦怎么会在这时候给他打电话?按照任嘉伦的性格,是不喜欢打扰人的啊。陈飞宇急忙接通了电话。

“喂?嘉伦哥?”

“飞宇……”

陈飞宇察觉到了任嘉伦的不对劲,心里有些担心。

“嘉伦哥?你怎么了?”

“飞宇…我生病了……你能来帮帮我吗……”

陈飞宇听了这话,立刻下床取出衣柜里的衣服开始换。

“嘉伦哥你等着,我马上就来!”

“书店钥匙在门口花盆下面,家门密码是0602……”

电话对面的任嘉伦迷迷糊糊的说道,陈飞宇只关心任嘉伦现在的身体状态。

“好,我知道了!”


陈飞宇到了任嘉伦的家,立刻进了任嘉伦的卧室。看见任嘉伦蜷缩在床上闭着眼,陈飞宇的手抚上任嘉伦的额头,瞬间被这样的温度惊到。

“嘉伦哥?”陈飞宇温柔的喊着,隔着被子轻拍着任嘉伦。任嘉伦微微睁开了眼,看见是陈飞宇,放心了不少。

“飞宇,你来了……”

“退烧药在哪?”

任嘉伦告诉了陈飞宇药箱的位置,陈飞宇迅速的取了过来,拿出体温计给任嘉伦量了体温。天,39℃,陈飞宇有些被吓到,心里着急。在药箱里找到退烧药,接了杯热水再扶任嘉伦坐起来。

“嘉伦哥,吃药吧。”轻柔的声音像是在和一只猫说话。

“谢谢飞宇,麻烦你了。”

“这有什么的。”

陈飞宇坐在任嘉伦床边,边说,边把退烧贴轻轻贴在任嘉伦的额头上。冰凉的感觉使任嘉伦清醒了很多,还有陈飞宇轻轻撩开他的额前头发,微微按压退烧贴和他的额头的感觉……二人察觉到奇怪的氛围和酷似情侣的举动,都愣了愣。陈飞宇收回了手,把退烧贴的包装袋揉成了小团,任嘉伦则低头抿了口还在冒热气的温水。

二人闻到对方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导致奇怪的欲望翻涌着,都不甚自在。

“嘉伦哥,你吃晚饭了吗?”

“呃……没吃…”

“那我去给你煮了小米粥吧,小米粥最养人了。”

陈飞宇说着,便起了身。

“飞宇!不用太麻烦了,真的谢谢你了。”

任嘉伦拉住陈飞宇袖子,不想再麻烦他。

“嘉伦哥,吃点东西能好得快啊,你要为自己身体着想,况且你退烧了,我也能放松了,对吧?听我的。”

任嘉伦这才犹豫的松开了手,同意了。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差不多是凌晨3点的样子,陈飞宇端着小米粥回来,放到任嘉伦手里。

“嘉伦哥,感觉怎么样?”

“我好多了,真的谢谢你,飞宇。吵到你睡觉了吧?真的不好意思。”

“客气什么啊?我说过的,需要我帮忙就不用客气。以后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好,谢谢。”


无论任嘉伦说什么,陈飞宇都不愿意回家,或者找个舒服一些的地方睡觉。陈飞宇干脆就卧在任嘉伦卧室内的小沙发上,闭上眼睛,慢慢进入的梦乡。

因为忙着照顾任嘉伦,陈飞宇这次睡到9点才睁眼。从沙发上坐起来,发现任嘉伦还没有醒。用手探了探任嘉伦的额头,烧退了很多,量了体温已退到37.8℃的低烧。陈飞宇松了一口气。房间里格外安静,陈飞宇甚至能听到任嘉伦浅浅的呼吸声,他看着任嘉伦天生长得就优秀的脸庞,竟然失了神。浓烈的信息素的味道在空间里弥漫开来,是只属于omega的香甜味。陈飞宇早就分辨出是花香,但实在想不出会是什么花。突然察觉到自己的信息素也溢了出来——确实该补阻隔剂了啊。看了看四周,在桌子上看到了一瓶阻隔剂,拿起来走到任嘉伦床边,正要喷下去时,却停了手。任嘉伦信息素的味道很好闻,让陈飞宇有些舍不得。

再闻下去,怕是要出大事了!!!






Legliments
不标标签绝对看不出是谁系列.....

不标标签绝对看不出是谁系列...(手残勿喷😶)

不标标签绝对看不出是谁系列...(手残勿喷😶)

Miss璐小姐

陈飞宇


代表作:《秘果》、《将夜》、《最好的我们》、《天醒之路》、《淘金》

陈飞宇



代表作:《秘果》、《将夜》、《最好的我们》、《天醒之路》、《淘金》

佩佩票务

更新上架❗收藏版纸质剧本下单秒发❗

王一博、陈晓:冰雨火

杨幂、陈伟霆:斛珠夫人

成毅、杨紫:沉香如屑

罗云熙、白鹿:长月烬明

任嘉伦、杨颖:暮色心约

肖战、李沁:梦中的那片海

王一博、梁朝伟:无名

任嘉伦、李沁:请君

肖战、黄景瑜:王牌部队

肖战、任敏:玉骨遥

肖战、杨紫:余生请多指教

王一博、黄轩:风起洛阳

龚俊、迪丽热巴:安乐传

龚俊、张哲瀚:山河令

罗云熙、陈飞宇:皓衣行

更新上架❗收藏版纸质剧本下单秒发❗

王一博、陈晓:冰雨火

杨幂、陈伟霆:斛珠夫人

成毅、杨紫:沉香如屑

罗云熙、白鹿:长月烬明

任嘉伦、杨颖:暮色心约

肖战、李沁:梦中的那片海

王一博、梁朝伟:无名

任嘉伦、李沁:请君

肖战、黄景瑜:王牌部队

肖战、任敏:玉骨遥

肖战、杨紫:余生请多指教

王一博、黄轩:风起洛阳

龚俊、迪丽热巴:安乐传

龚俊、张哲瀚:山河令

罗云熙、陈飞宇:皓衣行

-海东青-
Ⅳ 第十期的这一幕大家应该都记...

Ⅳ 第十期的这一幕大家应该都记得吧😁😁


感谢@贼王当道 老师为我倾情产出!

虽然老师极其“消极怠工”,极其“不敬业”(bushi

dbqdbq老师原谅我!是我死缠烂打,是我胡搅蛮缠……

其中包括本人贡献的乐色草稿、乐色细节以及乐色P图,总之就是在很艰难的情况下改了又改诞生的依然存在很多缺点的产物……

Ⅳ 第十期的这一幕大家应该都记得吧😁😁



感谢@贼王当道 老师为我倾情产出!

虽然老师极其“消极怠工”,极其“不敬业”(bushi

dbqdbq老师原谅我!是我死缠烂打,是我胡搅蛮缠……

其中包括本人贡献的乐色草稿、乐色细节以及乐色P图,总之就是在很艰难的情况下改了又改诞生的依然存在很多缺点的产物……

Miss璐小姐

陈飞宇


代表作:《秘果》、《将夜》、《最好的我们》、《天醒之路》、《淘金》

陈飞宇



代表作:《秘果》、《将夜》、《最好的我们》、《天醒之路》、《淘金》

还是一棵树
临的照片,画得不好原图就不放了...

临的照片,画得不好原图就不放了XD

临的照片,画得不好原图就不放了XD

佩佩票务

🈶️tg📦:《皓衣行》《夜旅人》《千秋令》《星汉灿烂》《风起洛阳》《驭鲛记》《沉香如屑》《请君》《杀破狼》

🈶️电子剧本:《玉骨遥》《皓衣行》《王牌部队》《余生请多指教》《无名》《安乐传》《山河令》《沉香如屑》

没发的私询

🈶️tg📦:《皓衣行》《夜旅人》《千秋令》《星汉灿烂》《风起洛阳》《驭鲛记》《沉香如屑》《请君》《杀破狼》

🈶️电子剧本:《玉骨遥》《皓衣行》《王牌部队》《余生请多指教》《无名》《安乐传》《山河令》《沉香如屑》

没发的私询

Parade

佔tag 了🙏🏻🙏🏻

想搞1 個由建模師阿水建的ob11/gsc/粘土人 皓衣行/劇版/陈飞宇墨燃 模徵集團,建的1.0 模

(圖1-3 宇燃參考圖,圖4-6 支援科做的越南二哈同人建模參考,圖7-9 私拍的ob11 參考圖,有正常穿衣也有獸體)

目標是10 個起(價錢見🍎,阿水的建模見🍎淘寶連接)

想玩粘土人但又沒基礙的這裡可以手把手帶入坑,有意請留言或私信哦!

佔tag 了🙏🏻🙏🏻

想搞1 個由建模師阿水建的ob11/gsc/粘土人 皓衣行/劇版/陈飞宇墨燃 模徵集團,建的1.0 模

(圖1-3 宇燃參考圖,圖4-6 支援科做的越南二哈同人建模參考,圖7-9 私拍的ob11 參考圖,有正常穿衣也有獸體)

目標是10 個起(價錢見🍎,阿水的建模見🍎淘寶連接)

想玩粘土人但又沒基礙的這裡可以手把手帶入坑,有意請留言或私信哦!

小艾

这辈子没遇到过比瑟桃更虐恋情深的cp,也太虐了。

好虐

未见,就听说过彼此的流言蜚语

遇见,就开始心生欢喜。

刚刚心悸,就要别离。

就跟西游记这个节目一样,

以为会在欢声笑语中走完全程

最后发现,只有瑟桃的情深不舍,处处遗憾。

想要在一起玩耍都不得,不是你来,就是我去,

再遇见,都不能你侬我侬,开始远远的看着,心里默默找些能互动的理由。

最后干脆,你不来,我不往。

连发个宣传微博都得错开日子。

你周六发,我周日。没有一次不是上下期错开。

太虐了


好虐

未见,就听说过彼此的流言蜚语

遇见,就开始心生欢喜。

刚刚心悸,就要别离。

就跟西游记这个节目一样,

以为会在欢声笑语中走完全程

最后发现,只有瑟桃的情深不舍,处处遗憾。

想要在一起玩耍都不得,不是你来,就是我去,

再遇见,都不能你侬我侬,开始远远的看着,心里默默找些能互动的理由。

最后干脆,你不来,我不往。

连发个宣传微博都得错开日子。

你周六发,我周日。没有一次不是上下期错开。

太虐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