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陈sir

16783浏览    592参与
瑶岚

星陈真棒!【许愿出陈sir】
我真的超想高产!

星陈真棒!【许愿出陈sir】
我真的超想高产!

白骨海街

角色死亡预警

脑过很长时间的一个东西,是白嫖了很久的星陈

角色死亡预警

脑过很长时间的一个东西,是白嫖了很久的星陈

橙san

身边有个海豹,我就很难受。
【是沙雕表情包】
我岛重案,陈sir和星sir一起来了3次。
最后叭叭一句,我永远喜欢她!!!

身边有个海豹,我就很难受。
【是沙雕表情包】
我岛重案,陈sir和星sir一起来了3次。
最后叭叭一句,我永远喜欢她!!!

上司几太
截片段小能手√

截片段小能手√

截片段小能手√

Freesia

【陈博】红茶味恋爱故事

*废稿混更【】

*陈x女博,ooc

*多琳旧设,或者当成另一条世界线也没关系,两人在罗德岛上初次相识

陈顺手从架子上抽出两包红茶,完全无视了旁边明显被取用的更多的速溶咖啡。

水汽蒸腾而起,扑在脸上让人不自觉地放松下来,陈叹息一声,放空脑袋等着时间到。

“陈?”30秒后,多琳果然敲响了敞开的门,探头进茶水间查看。“冲杯咖啡要那么久吗?”

“红茶还是泡久点比较好。”无视了她话语里点的另一种饮料,陈拎起茶壶和两个纤细的白瓷杯,“反正这里有。”

“太麻烦了。”多琳弯起自己深绿的双眸,陈知道,这是她真的开心时的笑。

深夜加班总是无聊,何况是紧急加班。被从床上拖起来的罗德岛博士是...

*废稿混更【】

*陈x女博,ooc

*多琳旧设,或者当成另一条世界线也没关系,两人在罗德岛上初次相识

陈顺手从架子上抽出两包红茶,完全无视了旁边明显被取用的更多的速溶咖啡。

水汽蒸腾而起,扑在脸上让人不自觉地放松下来,陈叹息一声,放空脑袋等着时间到。

“陈?”30秒后,多琳果然敲响了敞开的门,探头进茶水间查看。“冲杯咖啡要那么久吗?”

“红茶还是泡久点比较好。”无视了她话语里点的另一种饮料,陈拎起茶壶和两个纤细的白瓷杯,“反正这里有。”

“太麻烦了。”多琳弯起自己深绿的双眸,陈知道,这是她真的开心时的笑。

深夜加班总是无聊,何况是紧急加班。被从床上拖起来的罗德岛博士是和平常有些不同的模样,素颜的她少了几分白日里的盛气凌人,唇色因为身体的虚弱是浅淡的红,没了刻意加重的眼线和艳红的眼妆,整个人变得更加……

更加什么呢,陈一时有些卡壳,搜肠刮肚把自己所学的所有词汇翻来覆去地倒,都没找到一句合适的形容。

“发什么呆呢,陈?”把办公桌收拾出一角的多琳奇怪地瞥了眼站在过道上沉思的龙。

“没,在想一些事。”陈惊醒,连忙走过来。

红茶的香味弥漫在办公室内,多琳深吸一口气后像只猫一样缩进宽大的办公椅里。

多琳喜欢红茶这件事是陈不经意间发现的,很难想象这个白日里浓妆艳抹,喝酒抽烟赌博调情样样精通的女人居然有这么普通温和的爱好。

但这不妨碍陈在多琳喊她帮忙冲杯咖啡时自作主张换掉她的饮料。

“陈是怎么发现的?”多琳双手捧着杯子,小小抿一口茶水,温顺又无害的模样让陈有些错位。

“你收到茶叶的时候笑的很开心。”陈偏头避开多琳诧异的眼神,没有进一步解释自己为什么能看的出来她笑的开心。

气氛一下陷入无言,陈纠结了一会忍不住转回头,发现多琳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

她觉得自己有些紧张,血液不自觉开始加速。

会发现吗?会发现的吧,毕竟太明显了。

“说起来,我还从来都不知道呢。”最后多琳偏偏头,深绿的瞳孔里盛满能一眼灌醉龙的酒,“陈是喜欢红茶多一点还是咖啡多一点?”

我喜欢你多一点,这种话陈说不出口,但陈相信聪明如她早就从自己的肢体语言里发现了端倪。

最后陈按着桌面俯下身,一点点磨蹭着把多琳浅淡的唇重新染成嫣红,“红茶。”

“我想也是。”

请叫我夜夜哥哥

星辰(星熊X陈sir)上

1
“天气预报为您播报,今晚龙门市中雨转大雨,请出行的居民注意防滑安全……”

商场外墙上的巨大屏幕播报着当日天气,少年在雨中扛着一面盾牌,穿行在人群中。

宽大外套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闹着铃声,是一首劲爆的摇滚乐。不少好奇的行人纷纷朝少年投去目光。

少年跑的很快,他钻进一个无人的小巷子,停下脚步,背靠着墙大口喘着粗气。额前的刘海被雨水浸个透,一缕一缕的结在一起,往下滴着水。

他准备摘下兜帽,拿出口袋里的手机时,却突然警觉的看向巷口的深处。

然后慢慢举起双手。

因为有把漆黑的枪口正对准他。

来人慢慢地靠近他,像在面对凶猛野兽的猎人一般,小心,谨慎,却又稳操胜劵。

“好久不见啊,陈sir...

1
“天气预报为您播报,今晚龙门市中雨转大雨,请出行的居民注意防滑安全……”

商场外墙上的巨大屏幕播报着当日天气,少年在雨中扛着一面盾牌,穿行在人群中。

宽大外套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闹着铃声,是一首劲爆的摇滚乐。不少好奇的行人纷纷朝少年投去目光。

少年跑的很快,他钻进一个无人的小巷子,停下脚步,背靠着墙大口喘着粗气。额前的刘海被雨水浸个透,一缕一缕的结在一起,往下滴着水。

他准备摘下兜帽,拿出口袋里的手机时,却突然警觉的看向巷口的深处。

然后慢慢举起双手。

因为有把漆黑的枪口正对准他。

来人慢慢地靠近他,像在面对凶猛野兽的猎人一般,小心,谨慎,却又稳操胜劵。

“好久不见啊,陈sir。”

少年笑笑,高大的身躯发出女人的声音。

2
“猎人”走出阴影,灯光打在她的脸上,英气的面容一览无余,只是带着无法掩饰的怒气。

她把“少年”的兜帽用剑挑开,长着独角面容姣好的高个少女看着她,头发还在滴着水,显得有些狼狈。

“真不错啊,星熊。”被称为陈的女人开口。

“谢谢夸奖。”高个少女耸耸肩。

她无所谓的态度直接点燃了持剑少女的愤怒。

陈一把把星熊推到墙上,撞击的痛楚使星熊咧咧嘴,没有反抗,只是把目光移开。

“你知不知道龙门有多少人,因为你受了伤害?”陈一字一顿的说着。

星熊没有开口,眼里看不出心情。

两个人就这样彼此沉默着对立。

雨下大了,霹雳啪嗒的溅落在小巷子的墙壁和地面,猫受惊的尖叫着跑开。

雨水吵闹的声音却让此时更加显得寂静。

“跟我回近卫局。”陈打破沉默。

我也想跟你回去。”星熊挠挠头,“可是我们可能走不了了……”

四周的阴影里,不知什么时候,一帮黑衣人将他们包围。

“你以为这些人就能拖住我?我的认知里,可没有打不败的敌人。”陈的剑被灯光染上一层暗红,一股肃清的杀气压倒性的警告着敌人。

黑衣人也是训练有素的,他们纷纷掏出枪和刀,指向星熊和陈。

“叛徒,就要有叛徒的下场。”黑衣人首领走出,死死的盯着星熊。

“喂,老陈,这些人可不是我叫的。”星熊立起盾,冲身后的陈大喊。

“你不是黑道的人吗?”陈一边找寻突破口,一边回道。

星熊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刚刚,把我们头儿揍了……”

陈“啧”了一声:“那就把他们都打倒,再带你回去。”





【注】在原游戏剧情中,星熊是比陈sir早进入近卫局的,但由于情节需要所以稍微改动一下。还请谅解。

是圈圈

周末小涂鸦。
我就是喜欢她们腻腻歪歪😉

周末小涂鸦。
我就是喜欢她们腻腻歪歪😉

海浪
圣诞节要到了,这就是我的愿望?...

圣诞节要到了,这就是我的愿望😂(占tag抱歉)

圣诞节要到了,这就是我的愿望😂(占tag抱歉)

YYYYellow

ooc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画了个这

ooc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画了个这

言七爱-宛儿
第一张长期作业终于摸完了感谢笋...

第一张长期作业终于摸完了
感谢笋老师

第一张长期作业终于摸完了
感谢笋老师

祭瞳

“你怎么还在盯着我看?你的工作呢?”


摄影 @圆圈Aimo 

“你怎么还在盯着我看?你的工作呢?”


摄影 @圆圈Aimo 

今天咔酱好好穿裤子了吗

《暗鬼》17

٩(⁎ ́ი ̀⁎)۶:.✧我来啦,拖了好久真是对不起大家!

写的不多,回头一看星陈戏份也不多……

——————————————————

回去的路好像比出来时走的路要短很多。


临近酒吧,陈突然生出些心慌。想她母胎solo23年,今天居然要当众出柜加脱单——虽然是假的。到底是第一次,陈没什么经验的在脑子模拟场景。因为可凭借的资料有限,她只能想想之前看的为数不多的无脑恋爱剧代入试试。


陈被想象出来的自己摆出的娇羞模样膈应了一下,又回想起她在酒吧偎在鬼姐身上假腔假调地撒娇。陈燥得想打个洞钻进去,在那之前能把在场的一帮人记忆消除就更好了。


走在前面的星熊突然停了脚步,陈险险收了步子才没有撞...

٩(⁎ ́ი ̀⁎)۶:.✧我来啦,拖了好久真是对不起大家!

写的不多,回头一看星陈戏份也不多……

——————————————————

回去的路好像比出来时走的路要短很多。


临近酒吧,陈突然生出些心慌。想她母胎solo23年,今天居然要当众出柜加脱单——虽然是假的。到底是第一次,陈没什么经验的在脑子模拟场景。因为可凭借的资料有限,她只能想想之前看的为数不多的无脑恋爱剧代入试试。


陈被想象出来的自己摆出的娇羞模样膈应了一下,又回想起她在酒吧偎在鬼姐身上假腔假调地撒娇。陈燥得想打个洞钻进去,在那之前能把在场的一帮人记忆消除就更好了。


走在前面的星熊突然停了脚步,陈险险收了步子才没有撞到她后背。摸了摸逃过一劫的鼻子,陈抬头看了看周围。原来胡思乱想之间她们已经离酒吧不远了。


“怎么……”


话未说完就被星熊嘘声止住。陈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发现有一男一女在酒吧外面的巷子里争吵。不过她们离得不近,听不清楚他们在吵什么。陈眯了眯眼,发现是肥猪勇和KiKi,她歪头看星熊,不知道鬼姐要做什么。


 

星熊耳力其实不错,所以她听到KiKi难受地质问肥猪勇到底为谁做事。真是不小心啊,星熊心想。她没和身旁的陈多说什么,刻意加重了脚步走到那个巷口。


争吵声戛然而止,两人转身看到鬼姐和阿尘脸上都带了一样的惊慌。KiKi有些藏不住事,结结巴巴地叫了声“鬼姐”后不敢吱声。星熊也作出惊讶的样子,问他们在外面做什么。


肥猪勇不晓得鬼姐什么时候来的,怕她听到什么,故作镇定地回话:“刚刚多看了一个小妹两眼,KiKi正跟我闹呢。鬼姐怎么才回来,兄弟们都喝趴地七七八八了。”


“这不刚去给你们追嫂子了嘛。”星熊大手一捞,握住陈的肩膀把人带出来炫耀道,“刚说好我们就抓紧回来了,赶巧你们是第一对知道的,先来重新叫人吧!”


陈别别扭扭地在鬼姐怀里听两人略带迟疑地叫了声“嫂子”,摆着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只好挤出个羞赧的笑容当做回应。不用照镜子陈也知道她现在的样子一定很蠢,她还没做好心里建设,突然被宣告身份和她脑子里想的一点不一样。陈在心里把这笔丢脸的帐算在鬼姐头上,等她大业得道的时候再算总账。


好在他们没怎么在陈的新身份上停留太久,星熊仿佛感受到陈的不自在,转而教训起“犯事”的小弟:“阿勇,你不要仗着KiKi脾气好就学阿龙那样拈花惹草啊。KiKi你不要怕,使劲骂他!弄不动他找鬼姐我,我和你嫂子都给你撑腰。”


KiKi总算是笑出点真心的笑声,叠声称好。肥猪勇也忙作出虚心受教的样子低头认错,让鬼姐她们先进去,他再和女朋友好好道歉。


等鬼姐带着人走进酒吧没影了,肥猪勇才擦了把汗坐在靠墙的木头箱子上。可惜收了笑容的KiKi没打算放过他。


“勇哥,你今天一定要和我说清楚!”


肥猪勇再次在心里骂自己不小心。


 

事情发生在鬼姐离开酒吧后。


梁弘虽然带着一行人气呼呼地离开了,但心里到底扎了鬼姐这根针太深。他坐在后座听开车的小弟变着花样骂恶鬼也没觉得解气,心里仍想着被抢走的女人。


那张脸实在漂亮得很,每一处都对梁大少爷的胃口。虽然被拒绝过,梁弘只把原因归结到恶鬼身上,并没有打消对那女人的主意。但让他再和恶鬼硬来显然是不行,所以太子爷靠在真皮座椅上抬脚狠踹了副驾驶几脚泄愤后,想起来一个人。


这个被太子爷惦记的自然就是肥猪勇了。他收到太子爷让他查阿尘和约见的短信时刚和瘦龙连拼了三大瓶嘉士伯,摇摇晃晃地摔坐在女朋友身边,感觉刚喝的酒都被酒嗝冲到脑子里了。那声短促频繁的“哔哔”声钻进肥猪勇脑子里,提醒他收到了不一般的短信。如果是平时他应该会放下不理,等独处的时候再看。但今天喝得太多,让肥猪勇忘了这条短信的信息声代表的含义,混沌的思绪指点他应该看一看。所以他做了件让他后悔一辈子的举动。


在两次没把指头放上指纹解锁处后,肥猪勇歪在女朋友身上让她帮忙解锁。KiKi笑嘻嘻地点他额头,嗔怪他喝太多,解锁后看到那条短信内容和发件人后脸色巨变,没了声响。


肥猪勇直到被拖出酒吧门口来到巷子里才发觉女朋友沉默得怪异。KiKi那张惯是对他带笑的脸上在离开众人视线后才放下牵强的笑容,满是不敢相信的震惊和愤怒。平时娇声媚笑的声音抖着问他和太子爷什么关系,这才将肥猪猪的醉意吓得一干二净。


等鬼姐离开了,肥猪勇坐在木箱上定了主意,决定和盘托出。他是真的喜欢KiKi——虽然是从瘦龙手里赢来的,相遇的方式虽然荒唐,但也没削弱过他们之间的爱意。肥猪勇在短短两个月里已经想过要和这个女人去哪里办酒,甚至该生几个孩子……既然是认定的老婆了,他也不该瞒着这么大的事。


肥猪勇左右确认了四下无人,开始低声快速地讲述起来。


 

没跟鬼姐之前,他还叫肥尸。本来给他取花名的大佬说要叫肥屎,被他强烈拒绝了才换了个字。虽然换字的代价是被大力踹了两脚,肥尸觉得还算值的。就是没机会再挨两拳把“肥”字换了,肥尸对此还是蛮懊悔的,因为他其实一点也不胖。后来那个大佬被对家扔到海里喂了鱼,肥尸不敢坐他位置——毕竟抢的人很多,他踌躇的时候,遇到了梁弘。


梁弘对他不好,但也说不上坏。毕竟是阎罗太子爷,身边跟着的人很多,但玩剩下的也够他们这些人快活好久。肥尸混在其中跟着太子爷纸醉金迷了一阵子,梁弘闹出点事。具体是什么事,肥尸当时没跟着,只是隐约听说一点,对详情不太清楚。梁先生解决得挺快,所以肥尸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大事,但那会呆在太子爷身边的时候总感觉阴恻恻的。直到他被变得有些神经质的梁弘安排守夜的时候看到一个人站在别墅下的鬼姐,他才知道危险的感觉来自哪里。他当时没敢出声,大气不敢喘地暗中盯了鬼姐小半夜,等人走了才敢深呼吸拍拍胸口。


然后他不知道是祖坟冒青烟了还是着火了,被梁弘叫去谈话。梁弘要他去鬼姐那当卧底。推拒是没用的,他毕竟还有个老妈明面上,用来做忠心的筹码再好不过。


 

混成鬼姐马仔有点太容易了,肥猪勇自己改了花名还得到了鬼姐首肯——他为了衬得上“肥”字、也为了换个形象稍微吃胖了点,兴高采烈地崭露头角。托他生产前还在摸牌的老妈所赐,他天生就是个优秀的赌徒,对赌场生意心里总有本好账。肥猪勇本以为能得鬼姐多看两眼就不错了,没想到鬼姐气度不凡,大手一挥把名下的赌场全推给他管。


鬼姐待人太好了。肥猪勇不止一次地这样想。刚入伙和鬼姐对饮醉倒被披上衣服的时候他想;赌桌上赢了鬼姐没被呵斥辱骂的时候他想;开片的时候被鬼姐护在身后的时候他想;被鬼姐拍肩塞了一手账本的时候他也在想。想着想着,他就不想给梁弘当卧底了。


大概是肥猪勇想得太诚恳、太热切,老天爷都为他动容,格外眷顾他。梁弘被送出国了。没两个月,他老娘也在麻将桌上栽了。肥猪勇不怎么伤心,过了老娘头七就觉得世界换新了。梁弘在国外和他联络得很少,他也没什么要担心的,回得也很少。


肥猪勇是真的以为没了梁弘的空气自由了,他在鬼姐手底下过得太安然,很短浅地没去考虑梁弘回国后会有什么后果。


谁知道这个秘密埋得这样浅,只用了三瓶酒、一条短信就从土里翘出来摆在了他和爱人之间。


——————————————————

感觉肥猪勇这段省不掉,所以还是多写了一丢丢【( ̄ε(#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