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陕西

6362浏览    2219参与
党务实务专家刘俊
抖音中的#中国人 向国资界介绍...

抖音中的#中国人 向国资界介绍“#广东省刘俊 至此、已经完整地介绍过一个月中在单位的日常党群工作情况”#中国 的抖音码的图片 ​​​

抖音中的#中国人 向国资界介绍“#广东省刘俊 至此、已经完整地介绍过一个月中在单位的日常党群工作情况”#中国 的抖音码的图片 ​​​

钱硯池

长安古意

*唐长安拟人

*五个小片段,五段属于她的长安古意

*考据随意,见谅


起妆

她用笔蘸了波斯青黛,轻描一对月眉。白洁的面容映在银镜中,似蒙了一层縠纱,犹是有些青稚的。画好了眉,她又从漆奁中取出一片云母花钿,细细贴在额间,再抬首时,竟有了一分妩媚的意思。

她一面梳妆,一面思虑起接下来的衣裳。还消一个时辰,她将出宫赏牡丹。她不想占了国色芳华,便选来月白的裙、襦,另有一件长帔,上绣一片葳蕤兰叶。

此时天光还未大亮,在她身外,星星点点的灯火在这宫苑的一处处升起,阴影仍笼罩着大片崇楼峨殿。

这是贞观十七年的夏天。初生的帝国抖擞了精神,准备迎接他的黎明。


国色

一只玉手掀开香车纱...

*唐长安拟人

*五个小片段,五段属于她的长安古意

*考据随意,见谅



起妆

她用笔蘸了波斯青黛,轻描一对月眉。白洁的面容映在银镜中,似蒙了一层縠纱,犹是有些青稚的。画好了眉,她又从漆奁中取出一片云母花钿,细细贴在额间,再抬首时,竟有了一分妩媚的意思。

她一面梳妆,一面思虑起接下来的衣裳。还消一个时辰,她将出宫赏牡丹。她不想占了国色芳华,便选来月白的裙、襦,另有一件长帔,上绣一片葳蕤兰叶。

此时天光还未大亮,在她身外,星星点点的灯火在这宫苑的一处处升起,阴影仍笼罩着大片崇楼峨殿。

这是贞观十七年的夏天。初生的帝国抖擞了精神,准备迎接他的黎明。


国色

一只玉手掀开香车纱帘,她以团扇遮面,远山横黛间脱了稚气,愈发风韵了。此时正值五月,牡丹花火似的烧遍了长安城。朱雀大街更是各花齐聚,女孩儿们的蝉鬓如片片行云,一时间竟分不清是花香,还是女儿香。

她只身游走于花丛,石榴红裙衬得她肤如雪腴霜腻,似朝似霞。牡丹花再她身旁成了陪衬,她回首,高高梳起的发髻上一支碧玉垂珠金步摇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声如琴瑟。

天宝二年,还未有刘梦得“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的诗句,大明宫中早已是“名花倾国两相欢”。

她正是大唐的国色。


灯会

上元节的灯会,街边挂满了各色纱绢玻璃的灯彩,或写灯谜,或写现下时兴的歌赋。她被人群拥着向前走去,手中提一盏羊角宫灯,那灯以剔纱作描金细画,是一个烟笼芍药的景致。

她看厌了宫廷的浓墨重彩,是偏爱这些市井小玩意儿的。

她在街旁看灯,映在灯上的是一个婀娜玉立的倩影,她的面庞在灯下显得愈发莹洁,光华照人。此时的她神情仍是明丽而欢悦的,是一个少女的情态。

人潮汹涌着流过,恍惚间她松了手,那灯便随着人群一并流走了。她这才发觉手里丢了东西,急忙去寻,怎知那灯早已湮没在了人流中, 哪里还寻得到。

元和元年,大唐帝国迎来了一场变局,王朝中兴的表象之下,暗潮汹涌。

很多很多年后,她又想起了那年上元节灯会上,她丢失的那一盏宫灯。

那时候她才知道,原来那一盏灯,是算不得什么的。

在那之后,比宫灯更重要的人和事,都在一一远去……


沉痼

她病了。

她已经不再年轻了,却仍是少女的模样,一如往昔占断长安物华的牡丹。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脏腑在一点一点的枯朽,只待抽干她身上的最后一缕生气。

她的病,叫作药石无医。

药、石、无、医。

正如她深爱的长安,正以一种无可逆转的颓唐之势,一点一点地失去她的光华。

她的帝国,心脏早已开始腐烂。而她再无力扭转乾坤。

乾符六年的秋天,她最后一次登上终南山,看俯仰山河,看霜林红叶纷纷。

这是她的长安。

这是她的大唐。

这是她深爱眷恋至骨的河山。

大厦将倾,她所能做的,只有一遍又一遍地描摹长安的眉骨,将她的轮廓镌刻进血髓,去往下一个盛世的轮回。

她的使命完成了。


玉碎

她死在公元907年的夏天。

早在十一年前的乾宁三年,大明宫宫毁的那一天起,她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此后,不过是苟延残喘,替即将轰然倒塌的帝国吐出最后一口浊气。

那是天祐四年的六月,长安的牡丹早已开败,徒留下糜烂病态的红。她最后一次为自己画了眉,是一双远山的模样,那是盛唐时最时兴的样式。

她登上城墙,回头望了她的长安最后一眼,一跃而下。裙裾如惊鹘飞舞,是大唐最艳丽的牡丹红。

她听不见风声,听不见铁马铮铮,听不见山呼万岁。她看见了少女时的自己,那样的明丽动人,嬉戏在牡丹丛间,蝴蝶蹁跹。

她知道,不久之后,自会有另一个盛世来取代她。纵长安再国色,无人能够拦住历史。而她将化作一缕暗香,归于山河大地。

她不后悔。

她知道,长安,永远是长安。


史载:公元907年,唐王朝覆灭。长安,薨。


我知道她没有死。

长安,永远是长安。




最近一次去西安已经是18年的事情了,感谢我曾见过她。

长安永远不会覆灭,那一段风华永远不会消散。



gra
200223本应该是回学校的日...

200223本应该是回学校的日子


200223本应该是回学校的日子


上官远辰
湖光山色 🗺汉中市 汉台区...

湖光山色


🗺汉中市 汉台区

📆2020.2.24

湖光山色


🗺汉中市 汉台区

📆2020.2.24

洛云
@陕西西安驴肉火烧 西安小吃太...

@陕西西安驴肉火烧

西安小吃太多,凉皮、臊子面、肉夹馍、油塔、羊肉泡馍、饸饹、biangbiang面、灌饼、搅团、石头饼……作为一个游客,也不知道哪里吃的才正宗,而且现在美食遍天下,也都不确定是不是原产陕西的小吃,反正敞开了吃就好~

@陕西西安驴肉火烧

西安小吃太多,凉皮、臊子面、肉夹馍、油塔、羊肉泡馍、饸饹、biangbiang面、灌饼、搅团、石头饼……作为一个游客,也不知道哪里吃的才正宗,而且现在美食遍天下,也都不确定是不是原产陕西的小吃,反正敞开了吃就好~

烟管费洛蒙

秦家兄妹

一、

老秦家有兄妹三个。

大哥秦小中,二哥秦小北,三妹秦小南。


二、

秦小南谈恋爱了。


三、

“哥,等会儿小南回来你先别说她。”

秦小中把烟摁灭在地上,“我不说她?我不说她她就跟那个狗东西跑了!”

“哈哈,哥,我看川子挺好的,你也别一天天狗东西狗东西的。”

“好个屁!”

“哎哥——”

“大哥!二哥!”

“哎!回来了!”秦小北起身迎秦小南,冲他哥挤挤眼睛。

“去!你别动我!”秦小中把秦小北悄咪咪拽自己衣角的手打掉,扭头又点燃一支烟。

秦小北又冲秦小南挤眼睛。

“大哥~”秦小南挽着他大哥胳膊撒娇。

“去!别冲我发嗲!没用!”

“大哥~”

“……饭都在桌子...

一、

老秦家有兄妹三个。

大哥秦小中,二哥秦小北,三妹秦小南。


二、

秦小南谈恋爱了。


三、

“哥,等会儿小南回来你先别说她。”

秦小中把烟摁灭在地上,“我不说她?我不说她她就跟那个狗东西跑了!”

“哈哈,哥,我看川子挺好的,你也别一天天狗东西狗东西的。”

“好个屁!”

“哎哥——”

“大哥!二哥!”

“哎!回来了!”秦小北起身迎秦小南,冲他哥挤挤眼睛。

“去!你别动我!”秦小中把秦小北悄咪咪拽自己衣角的手打掉,扭头又点燃一支烟。

秦小北又冲秦小南挤眼睛。

“大哥~”秦小南挽着他大哥胳膊撒娇。

“去!别冲我发嗲!没用!”

“大哥~”

“……饭都在桌子上摆好了,你俩先去给咱爸妈上根儿香,我抽完这根儿就来。”

“哎!就去!”秦小南笑嘻嘻的。


四、

一根烟燃尽,秦小中起身拍拍衣服,上了饭桌。秦小北和秦小南已经坐好,碗筷也已经摆好。

“哟,大哥,怎么想着吃米饭了,你不是不爱吗?”秦小南打开桌上最大的盆,一阵米香飘来。

“还不是知道你要回来嘛!哥专门给你做的。”

“是嘛?谢谢大哥!”

“谢什么谢?吃饭!”秦小中没好气回一句,“少给我舀点儿,我一会儿还下面呢。”

“哎,大哥!——二哥你呢?”

“一样。”

“行。”

“哎我就不明白了,怎么我们老秦家出了你这么个不爱吃面却爱吃米饭的小祖宗?每次你来我都吃不好……”秦小中絮絮叨叨地抱怨,秦小南不理他,秦小北也只顾着桌上的菜。

但您每次也都顺着您妹妹做了米饭呀。

秦老大看没意思,也不婆妈了,接过小妹舀好的米饭,一阵咥。


五、

“哎,小南,什么时候带川子过来吃顿饭,我看看。”秦小中终于舍得拉下脸。

“大哥你不是不喜欢他吗?”秦小南眼睛转一骨碌,笑得贱兮兮的。

“你还好意思说!知道我不喜欢啊?知道还成心气我!”

“哥,小妹也不是气你,再说了川子真不错——”

“你给我闭嘴!我还没说你呢!你也没给我省过心!以前养羊种土豆瞎折腾也就算了,都娶着媳妇了,还要折腾!也是小晋人好,换了别的女人,哪个愿意跟你去那些破地方挖煤玩儿啊?”

“哥,怎么就是瞎折腾了,我也挣着钱了——”

“你是挣着钱了!你也不看看一开始赔了多少,从我这里借了多少次钱!”

“你要不愿意不用给我借啊,我找别人借一样的……”秦小北声音越来越小,气势却没低。

“嘿!”秦小中快要被气笑了,“你还有理了?我是你哥!我不给你借给谁借!”

“大哥,二哥他不是这个意思。”秦小南眼看两人要吵起来了,本来从她大哥怒火中逃离连带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窃喜全然没了,不要脸一样地撒着娇卖着萌。

秦家大哥总拿他小妹没法儿。

“那说好了,带川子来吃顿饭。对了,小北,快过年了,把小晋也带来吧,咱们一大家子一起吃顿饭。”

“哥,你同意了?”秦小南敏锐地品出了些什么。

“去!”秦小中抬手作势要打她,秦小南笑着躲开了。

他大哥呀,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六、

秦小中提着一大袋子菜给家赶,脚步飞快,有一下差点没给地上的石子儿绊倒。

秦小中骂骂咧咧地站稳,看到不远处他家门口,一个男人,旁边挽着一个姑娘,看起来很亲密。

是川子,旁边的姑娘却不是秦小中他妹妹。

秦小中又开始骂骂咧咧,一路骂到了家里。

“秦小南!你给我出来!”秦小中推开门一顿大吼,摸不清头脑的秦小南从厨房里钻出来正准备接她大哥手里的菜,一顿骂就莫名其妙地冲她招呼上来,“秦小三啊秦小三,你还真愿意做小三啊你!”

“大哥,什么啊……”秦小南愣愣的,不明所以。

秦小北和他老婆小晋也从厨房里钻出来,还没来得及给他们大哥打招呼,看见秦小中后面儿又走进来一对男女,然后秦小中转身对着那两人又是一顿骂招呼过去。

“要不要脸啊你们!还想一块儿进我家!滚滚滚!给老子滚!我妹妹才看不上你!”

“什么啊。”秦小南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了,“大哥,那是川子的妹妹,小渝。”

“啊?啊,是,是嘛……”

秦小中的脸烧成了外边儿的太阳。


七、

还是米饭,这是秦家的规矩,只要秦小南回来,是一定要做米饭的,谁让秦小中的心肝儿小妹爱吃呢!

兄妹三个先去给他们爸妈上了香,然后才回了饭桌,六人才开动。

“那个……川子,吃得还习惯吗?”吃了有一会儿,秦小中终于不自然地开口,一边说脸又一边红。

“习惯,习惯,大哥,一直就听小南说您手艺好,真的好吃!”

“是呀,我早就说了,我大哥做的饭最好吃!”

“少拍马屁!”

“不是拍马屁,不是拍马屁。”

“对呀,哥做的饭最好吃。”秦小北附和道。

“你媳妇儿还在呢!”

“我哥和媳妇儿能比吗?再说了,我才不舍得我老婆进厨房呢……”

“你说什么?合着你哥我就是个做饭的?”

“我没说啊。”

“是啊,大哥,二哥不是那个意思,他是说,他是说啊……”秦小南想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圆,坐在她旁边的川子帮着接腔,“因为有大哥这个好榜样在前,二哥也疼老婆。”

“喂,我哥还没对象呢……”秦小南拽拽川子的手,悄悄地咬耳朵。

“我能听见。”秦小中不咸不淡地开口,没什么不自在的意思,“所以你也得这样,疼老婆,懂了么?”

“啊?”

“你啊什么啊?”秦小南急了,平时情话说得一溜儿一溜儿的,这个时候这么笨!

“秦小南真不是秦家人,跟你一样,爱吃米饭。”小中悠悠开口。

“啊!”川子终于明白了,“我一定会的,谢谢大哥!”


八、

“小北,怎么了?刚刚在饭桌上看你没吃多少,不舒服啊?”秦小中在秦小北旁边蹲下。

“没事儿,哥。”

“心情不好?”

秦小北没说话,点了一根烟,动作利落,跟他哥还挺像。

秦小中琢磨了会儿,猜得七七八八,试探地开口:“厂子的事儿?”

“嗯。”秦小北淡淡回答。

“又是资金周转不开?”看秦小北没开口算是默认,秦小中继续道,“缺多少?哥借给你。”

“哥,你不是不愿意吗?”秦小北终于笑了,跟秦小南一模一样的贱笑,诚心气他哥。

“你个狗东西!我是你哥!”

“是是是,哎哎哎,别动手啊。”

“还开玩笑不?”

“不开了不开了,行了行了不开了,哥,哥哥哥,您放手。”

秦小中放了手,扭头也点燃一根烟。

“我都多大了你还撕我耳朵啊,嘶——”

“你多大也是我弟!”

“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不好意思了嘛。”

“你还知道不好意思!”

“可不得知道嘛,已经这么大了,哪好意思事事都麻烦我哥呀。再说了,那不是你攒的老婆本儿嘛?”

“得了,你这张嘴呀,就别跟我磨叽了。我老婆?还不知道哪儿呢!有我弟重要?”秦老大又开始骂骂咧咧,烦躁地新点燃一根烟,猛地吸了一口。

秦小北扭头看到他哥的侧脸,眼角埋在烟气后却依然清晰的皱纹,他突然觉得,他哥,好像和他们的父亲越来越像了,也好像,在不知不觉中变老了。

“哥……”

“嘿哟好大的小伙子了怎么还开始掉眼泪了,怎么了?哥说你说得不开心了?你别在意啊,哥给你道歉啊,哥那是一时嘴急了,你知道的,哥就是这么个人……”

秦小北一开始学“长兄如父”这个词的时候还和秦小南开过玩笑,说他俩哥那个皮实又捣蛋的样儿跟他们父亲哪有一点儿像了。那时他们笑嘻嘻的脸他现在还能想起来,现在却突然发现,他们的大哥,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最好地践行了那个最高尚最无私的词语。


九、

秦小南要嫁人了。

秦小中前前后后忙活着准备了有一个月,到了婚礼那天还是紧张得不行。

秦小南看着她大哥收拾得干净利落,换上了平时根本不会穿的名牌西装,板着一张严肃的脸,额头却是一串汗。

“哎呀哥~”秦小南笑,“你紧张什么,我结婚又不是你结婚。”

“我没紧张!”秦小中嘴硬。


十、

秦小中在婚礼上喝了不少,平时被人说“海量”的人最后也喝得晕晕乎乎的。喜宴快结束的时候秦小中说要出去透口气,结果直到秦小南都换下了礼服也再没回来。

“大哥呢?”秦小南问。

“不知道。”秦小北答。


十一、

秦小北和秦小南找着秦小中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秦小中正坐在他们爸妈的坟头,手里提着一个空荡荡的酒瓶子。

“大哥!”

“哥!”

秦小北和秦小南一起把秦小中扶起来的时候,心细的小妹看见他大哥眼角红红的,冲着秦小北指了一下。

秦小北和秦小南确定,他们把脑子挖空可能也挖不出来半分有关秦老大哭泣的记忆。他们迟钝地明白,原来大哥,也是会哭的啊。


十二、

年过完了后秦小北和秦小南就得各回各家了,留秦老大一人守着爸妈留下来的这个老房子和一亩三分地,明明也才三十出头的年纪,愣是叫人品出来那么些个孤寡老人的意思来。

秦小中还是喜欢蹲在后院儿里抽烟,每次他蹲在那儿,都能想起来小时候和秦小北秦小南在那儿吵架斗嘴。

其实现在长大了也一样,他们还是喜欢吵嘴。

秦小北和秦小南是他长不大的弟弟妹妹。


十三、

又是一年三十儿除夕夜,秦小南拉着川子进屋的时候就闻到了一阵饭菜飘香,“大哥,我们回来蹭饭了!”

一饭桌坐了五口人,秦老大动筷后另外四人才跟着。

还是吃米饭,这是秦家的规矩。


十四、

老秦家有兄妹三个。

大哥秦小中,二哥秦小北,三妹秦小南。




知识点:

1、“三秦大地”分“陕北”“关中”“陕南”,陕西南北跨度长,地貌人文差异大。

2、不是所有陕西人都吃面,陕南大部分以米饭为主食,方言也和川渝更像。而且据说,没有暖气。

3、关中地区就是各种面食了,陕西省会西安就在关中地区,历史久远。(我说我们真的随便一挖就是一座古墓你信吗?)

4、传说中的窑洞,在陕北,不过现在应该也没有很多人住了。陕北煤炭资源丰富,山西产煤老板,陕北也产。

如果认为有任何不妥的可以评论区指正,也欢迎补充,欢迎各位了解陕西。

党务实务专家刘俊
抖音中的#广州市 向国资小新、...

抖音中的#广州市 向国资小新、天津国资介绍“#广东省刘俊 刘俊,广州客家人,家在广州...”#盐业 #广东盐业 #协会的抖音码的图片 ​​​

抖音中的#广州市 向国资小新、天津国资介绍“#广东省刘俊 刘俊,广州客家人,家在广州...”#盐业 #广东盐业 #协会的抖音码的图片 ​​​

暔先

【秦长安】又逢长安来(陕西省拟)

后来,小姑娘说:长安,其实一直都在。


1.


那是一个大雪茫茫的冬天,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老长安城却裹着厚厚一层白雪,映着些人家窗户里透出来的光亮。白天的西安有多热闹,这飘雪的夜晚就有多沉寂。倒是大风刮过的‘呜呜’声一直没停下来过。


黑夜深邃,小姑娘就和那漫天飞舞的雪花一同,轻飘飘地降落人间。


小姑娘出生时,尚不足月。被抱出来的时侯,只有小小一团缩在襁褓中,哭闹声也小,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家人们商量说给小姑娘起名字,爸爸说,瑞雪兆丰年,就叫‘瑞雪’,图个喜庆。


奶奶说,孩子不足月,起个贱名,可保她平安长大。


爷爷听到这儿,坐直了身子,拿起放在一旁...


后来,小姑娘说:长安,其实一直都在。


1.


那是一个大雪茫茫的冬天,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老长安城却裹着厚厚一层白雪,映着些人家窗户里透出来的光亮。白天的西安有多热闹,这飘雪的夜晚就有多沉寂。倒是大风刮过的‘呜呜’声一直没停下来过。


黑夜深邃,小姑娘就和那漫天飞舞的雪花一同,轻飘飘地降落人间。


小姑娘出生时,尚不足月。被抱出来的时侯,只有小小一团缩在襁褓中,哭闹声也小,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家人们商量说给小姑娘起名字,爸爸说,瑞雪兆丰年,就叫‘瑞雪’,图个喜庆。


奶奶说,孩子不足月,起个贱名,可保她平安长大。


爷爷听到这儿,坐直了身子,拿起放在一旁的烟斗,朗声道:包说咧,都是新中国了,你这老婆子咋还弄迷信一套。


最后啊,爷爷拍了板,给小姑娘起名叫做‘长安’


2.


小姑娘是生在城墙根儿下的长安人,大名也叫长安,最后也顺顺利利地长到了能去上学的年纪,除了身体弱些,与其他同龄的孩子一般闹腾,被妈妈笑着偷叫是个家里的活阎王。


小姑娘听妈妈讲故事,开头便是说山里面有间木头做的房子。她便问妈妈,大山长什么样子。妈妈说,大山很高很大,远远儿的就能看到。


小姑娘想了想,恍然大悟:那便是和钟楼鼓楼一样大了。自己只要往窗户外面看,隔着好几条大街都能看的清楚。


直到后来,小姑娘在电视里看到了大山,才惊呼一声,跑到家里人那里,挥着双臂,撅着嘴巴,比划着电视里的山有多大。


爷爷弹了弹烟斗,眯着眼,带着厚厚的鼻音‘哼’了一下,说咱们的华山那才叫一个大,山顶都捅到云里头去喽。小姑娘蹲在爷爷坐着的竹椅旁边,瞪大了眼睛,听得津津有味。


3.


后来,小姑娘长成了大姑娘。


快过年的时候,管事儿的人搭了个戏台子,说是要请戏班子在这儿连唱三天秦腔。爸爸下了活回家的时候,便告诉了爷爷,说是戏班来了人,已经在唱了,唱的是《八义图》。爷爷连忙放下了手里一直提着的老烟斗,‘噔’的一下坐起来,随手扯了件厚衣裳,就要去听秦腔。


爸爸要和妈妈赶着年前,把家里打扫一遍,就喊了小姑娘去陪着爷爷。


到了戏台子那儿,爷爷和几个邻居家的老人打了招呼,便一屁股坐在拎来的小凳子上,跟着台上的花脸武净哼着调子,摇头晃脑的,显是入了迷。小姑娘却被那马锣、梆子的声音聒的耳朵疼。


小姑娘穿着亮色的大棉袄,把长长的头发梳到脑袋后面去扎了个高高的小辫儿,白生生的脸蛋儿,按老人家的说,就是长得心疼人。在一众老爷爷老太太团里,小姑娘别提就多显眼了。


台上人做了个“趟马”,台下的老人们一点儿都没有平时慈祥沉稳的样子,马上鼓掌叫好,有的甚至用砖头跟着音乐声敲着长板凳,把小姑娘吓了一大跳。


而也就是这被吓得一激灵,小姑娘看到了旁边儿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男人,竟然也跟个老头子一样,笑呵呵地看台上表演的绝活儿。


大概是小姑娘毫不遮掩打量人的目光,男人也猛地扭过头看向小姑娘,冲着有些尴尬的小姑娘,安抚性的笑了笑。


4.


男人叫秦长安,小姑娘也叫长安。


小姑娘顿时觉得惊奇,秦长安则说小姑娘和他有缘分。


两人年龄差了好几岁,却一下子成了朋友。小姑娘总是笑嘻嘻地叫男人“长安”,男人也一本正经的叫小姑娘“长安”。


除此之外,小姑娘还特别崇拜秦长安,因为她发现秦长安好像什么都会、什么都懂,就连以前听来觉得粗俗的秦腔,让秦长安一解释,也能多出来几分韵味。


小姑娘最喜欢吃一条小巷子口卖的甑糕,于是好几次秦长安见面,两人都是一起穿过大街小巷,跑去买一份热乎乎的甑糕。有时候小姑娘吃得着急了些,就被烫的合不拢嘴,只能仰着头不停吐着气。若是秦长安在一旁笑出声,小姑娘就气急败坏的伸手去拍秦长安,但又因着仰头看不见人,每次都只得扑了个空。


有一次,小姑娘看见卖糖画儿的小贩做了一个秦腔脸谱的样子,和爷爷房间里摆着的脸谱剪纸一个样,便急哄哄拽着秦长安去买,但却被另一个小男孩儿截了胡。小姑娘倒也没有因为这种小事郁闷,但还是夸张地叹了一口气,说跟着秦长安时运不济。秦长安还是没心没肺的笑,但第二天就送了一个更大的脸谱糖画儿,说是自己做的。小姑娘喜滋滋的拿着看了半天,才张嘴咬了第一口。


5.


小姑娘的奶奶走了,又过了几年,爷爷也走了。两个老人平时过得简朴,倒也没留下什么东西,只有那杆烟斗,让爸爸一并埋到了土里。


小姑娘跟着爸爸,看老人下了葬。送葬那人站在一旁,高声喊着:逝者长离去,生者满怀悲。今日葬逝者,但愿安心去。大年三十再接回家,接回家过年,家家团圆。


白色的纸钱卷在风里四散半空,小姑娘哭花了脸,泪眼朦胧间,那满目的白像极了冬日飞雪,晃着身子不吭不响的降落,伏在地上无声无息的融化。


送葬人提高了声音,落下了最后一个字:“葬!”


爷爷走了,小姑娘也早在一年又一年的飞雪中,变成了大人。


成了大人的小姑娘,已经不住在西安了,也从未再见过秦长安。


6.


小姑娘到底是变成了一个老太太,趁着过年,小姑娘的儿女们带着小姑娘回了趟西安。


小姑娘已经认不出来这样的西安了,遍地皆是高楼大厦,车流人群。汽车喇叭的声音,和路边临街大屏里发出的音乐声吵得她心慌。


其实这里和小姑娘这几十年一直生活的其他城市没有什么差别,但她还是莫名其妙的生气,也早就没了重回故乡的喜悦。


出租车行驶在那高楼遍布的密林之中,小姑娘这才觉得,其实钟鼓楼也很小很小,小到隔着几栋大楼,就完全看不到了。


7.


小姑娘不让家人跟着,自己坐着地铁就往以前常去的地方转一转。


小姑娘这几天也想通了些,几十年啊,西安怎么可能不变呢。


小姑娘去看了大雁塔,也去看了钟楼广场。广场有一个小摊儿在卖甑糕,小姑娘买了一份,那一口,热乎乎的,跟以前和秦长安一道买的那家甑糕一个味道,枣泥甜、糯米糯,特别好吃。小姑娘这才笑开了花。


转个弯儿,就有一个老头儿坐在街口卖剪纸,有脸谱样子的,也有小人像。小姑娘也挑了一个,一手拿着甑糕,一手拿着脸谱,慢悠悠往城墙那儿晃去了。


小姑娘走累了,就坐在城墙上休息。


虽然还没到春天,但右手边不远处,还有个中年男人坐个小马扎抽着烟放风筝。再往前,还有一对小夫妻带着两个小孩儿玩闹。


左手边,有几个老人围坐在一起,中间放个小喇叭。离得有些远,听着有些嘈杂,小姑娘仔细听了半天,猜着八成是一出《三娘教子》。小姑娘也不管是不是,自个儿哼着曲子。


有人拎着一个小水桶用大毛笔蘸着水在地上写大字儿。旁人走过去,停下步子来,看着地上的字,就朗声念道。


小姑娘听着那人念字,偏头往远处看。


人来人往,一派繁华。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那人念完后,咋咋嘴,用方言赞赏了一句“字写的好”。


小姑娘听着人潮喧嚷,却是有片刻感慨,自言自语念叨着:“长安啊,长安。”


忽有一阵风吹过来,带着凉意。小姑娘一下子迷了眼,恍然间,好像有一个人向她走来,高高瘦瘦的,踏着大步子。


小姑娘被风刮的闭了闭眼,唯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带着笑意,几分柔和。


“我就在这儿。”


小姑娘睁开了眼,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倒是风里有东西飘落,不紧不慢,零零散散。


小姑娘抬起头,看天色渐晚,天云远阔。


西安下雪了。


长安下雪了。


人来人往,长安也在其中。


时光荏苒故人来,最是难得。


—————————————————————


这是秦长安的第四篇,所以也借此简单说一下我眼中和我笔下的长安,算是一个陕西人的一点儿小感慨吧。如果你看到这里,还是希望你可以看完。


长安其实从未离开。


提到长安,我们会想到十三朝古都,想到王侯将相。有一句俗话说,南方的才子北方的将,陕西的黄土埋皇上。从丰镐起,长安便是帝王都,多少王朝兴衰在这里展开,多少风流才子在这里金榜题名。长安是浩大的,是繁华的,是自信的,是豪迈的,是苍茫的。


我以前也不喜欢听秦腔,觉得夸张吵闹,一点儿也不文雅清婉,只是长大后才觉得,只有秦腔的豪放才适合豪放的陕西。秦腔里最具代表性的是苦腔。所有的悲愤全都能慷慨激昂的吼出来,把那怀念哀婉都能吼出质问天地之势,你不必害怕秦腔承不住你的喜怒哀乐,如八百里秦川,宽广厚重。


长安的山是华山,高耸、奇险,入天高、如梯陡,“呼吸之气想通帝座矣”。是道士开山的传奇,才能诞生华山论剑的慷慨。


我最喜欢唐人风范,汉唐盛世之下的长安好一派热闹繁盛,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有人说唐朝的石狮子都比后来看着的霸气。阳关苍凉,如万古寒冰,但友人西行时,唐人只是微微一笑,敬一杯酒,淡淡地说: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安史之乱,王朝衰败,唐人却挺了挺胸膛,说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长安的园林也是大唐芙蓉园那样的雄浑大气、璀璨多姿。


现在的西安并非是一座全新的现代之城,而是在原有的遗迹之上叠加而成。在这里,今与古,共生共存。


地铁口人来人往,转角就是卖剪纸的小摊;高楼倚着大雁塔,车流绕着钟鼓楼;古寺外是川流不息,古寺里是唐太宗亲手种下的千年银杏;围墙的一边是喧闹的早市,另一边是汉时拜将坛;一头是城市现代繁华,另一头是终南山独立世外。


陕西人是豪迈的,是热情的,所以陕西的方言讲起来酣畅淋漓,听着粗犷利落。这里包罗万象,有围在一起“谝闲传”(聊天)的老人,也有激情四射的摇滚歌手。有穿着背心裤衩的男人,也有一身唐装的女孩儿。


陕西人对王侯将相不感兴趣,反而对日常的生活有着近乎赤诚的享受。陕西人气定神闲,却又从不排斥新奇的事物,陕西人喜欢热闹,喜欢繁华,喜欢爽快和有话直说。你和他们说厚重的历史或是什么千年遗迹,他们也只觉得平平常常。


这并非是他们不知道这样的历史和文化的意义,也并非不爱护这样的遗存。这样的从容散淡,恰恰是印在陕西人骨子里的、千百年来不改的傲。世人瞩目的古迹在陕西人眼里,仅仅是平时乘凉的广场或是开车路过的高塔而已。


西安如此,咸阳如此,汉中如此......


就连西安那变成所谓的“网红城”,在我看来,也是陕西熟悉的样子。


陕西欣然接受着新的东西充斥各个城市,但其实这些改变对于老陕而言,只是更热闹了些,游客更多了些。他们自己还是不改气定神闲,不紧不慢,豪放大气,真诚热情。


任他人再看再说,依旧是那样从容慵懒,自信淡然。


这是长安,亦是陕西,


长安从未离开,只要你看,就能看的到。


(PS:亲,秦长安的合集了解一下吗⬇️,持续更新中)



党务实务专家刘俊
抖音中的#企业 向国资界介绍“...

抖音中的#企业 向国资界介绍“#广东省刘俊 21/2,完成将已经做好的党群工作记录分类登记到年度记录内的工作”#管理 的抖音码的图片 ​​​

抖音中的#企业 向国资界介绍“#广东省刘俊 21/2,完成将已经做好的党群工作记录分类登记到年度记录内的工作”#管理 的抖音码的图片 ​​​

党务实务专家刘俊
抖音中的#企业管理 向国资界介...

抖音中的#企业管理 向国资界介绍“#广东省刘俊 20/2,完成调整开展的工会工作内容等、准备下旬党群工作日记空白表格的抖音码的图片 ​​​

抖音中的#企业管理 向国资界介绍“#广东省刘俊 20/2,完成调整开展的工会工作内容等、准备下旬党群工作日记空白表格的抖音码的图片 ​​​

雨落狂流之暗
过年回老家的时候,在秦岭。 城...

过年回老家的时候,在秦岭。

城市里很久没见过这么蓝的天了。

过年回老家的时候,在秦岭。

城市里很久没见过这么蓝的天了。

兔比有点想次萝北

【城市拟人】陕西×河南

洛阳:今天又是南哥爱花多过爱我的一天!

长安:你也不看看那花是谁送的!


“原来是今晚吗?”

“是”

“你可知此去艰险?”

“我知”

“可知此去难归”

…“知”

“我也要同去。”

“不可!!”

冷风吹过庭院,站在院门口的陕西一身戎装,偏生手里提着一个中药匣子。无奈的看向追出来的人,按了按眉心。“怎的突然出来了?院子里凉,快些进去罢。”

“进去?我看你是打定主意不让我去,​若不是我‘突然’出来,明天怕不是要从网上才能知道你去了哪里?”河南脸色苍白,强撑着回怼。被风一吹,忍不住抖了抖。

“湖北急招,我已拖了许久,你近日身子不好,怎能与我同去?”陕西忙把人往屋里送,这半...

洛阳:今天又是南哥爱花多过爱我的一天!

长安:你也不看看那花是谁送的!



“原来是今晚吗?”

“是”

“你可知此去艰险?”

“我知”

“可知此去难归”

…“知”

“我也要同去。”

“不可!!”

冷风吹过庭院,站在院门口的陕西一身戎装,偏生手里提着一个中药匣子。无奈的看向追出来的人,按了按眉心。“怎的突然出来了?院子里凉,快些进去罢。”

“进去?我看你是打定主意不让我去,​若不是我‘突然’出来,明天怕不是要从网上才能知道你去了哪里?”河南脸色苍白,强撑着回怼。被风一吹,忍不住抖了抖。

“湖北急招,我已拖了许久,你近日身子不好,怎能与我同去?”陕西忙把人往屋里送,这半夜又吹风病重了可怎么办?

“我不过是风寒,又不是也染了那疫病,有何不能去?”​

“你家里染病的人还少吗?局势如此,怎又发脾气?”

“我发脾气?!不知道谁背着我偷跑现在又怪我乱发脾气?​你那破草根子有用旁人早用了!我是真的会拉着你不让你去么?好的很,我就知道,你不过是看不起我罢了!原先看不上的花儿也扔给我!现在又嫌我拖累!罢了!你赶紧走,别让我看到你!快走!”许是陕西哪句话刺到了河南,又许是家中近些日子的疫情困扰,河南整个人就像炸了毛的小老虎,将人推搡着往外走,推至院门,“嘭”地关上栅栏,头也不回的进屋去了。

“我,从未看轻你”​陕西的回复被关门声盖过,站在门口,看着二楼的灯亮起又熄灭,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走入黑暗里。


隔日中午,河南得了闲想起那盆牡丹还在院子里,正走出书房准备端回来,便看见洛阳急吼吼地跑进屋子,“南哥!你猜我带谁回来了?”

河南抬眼看去,洛阳亲亲热热的拉着一个小子,看上去有些眼熟,好像是昨夜和陕西一起走的一个小哥,等等,一起走的?怎的回来了?

赶忙走近两步,还未来得及开口,长安已经被洛阳拉到河南面前,长安腼腆一笑,“豫哥莫急,我大哥昨夜已经平安到武汉那边了,特意托我回来给您带了一封信,央您莫气了。”说完还有模有样的做了个揖。这还不算,站直了和洛阳两小子乐呵呵的等着他拆信。河南一看这阵仗,闹了个大红脸,整个人就像在腮红盒子里滚了一圈,偏偏不愿承认,接了信瞧也不瞧就装进衣服口袋。顺便问到,“身上可还有事?留下正好吃顿饭,还要再去武汉那边吗?”长安到也应得利落,“豫哥客气了,大哥让我回去帮衬帮衬咸阳,他还有些不放心。我也不留了,和洛阳说几句话就准备回去。”说着拉着洛阳和河南道别,河南点点头,手不自觉的伸进口袋里摩挲着信封。洛阳眼尖,走时还大吼一声“南哥!我们走了!你赶紧看!”

“小兔崽子,谁要看了!”河南嘴上说着,还是不自觉地快步回了书房。

刚坐好准备拆信,又想起院里的牡丹,暗骂一句麻烦。终是将牡丹端了回来,才又坐回去看信。




阿南吾念,

展信安。

到机场的路上我左思右想,确是我偷偷南下不对,正好手边有纸笔,想着借着笔墨向你细细解释一番。

写信的我已经上了飞机,待到那边就要去研究所“废寝忘食”,想来等你收到信应是中午了,可曾吃过饭了?而今事情冗杂,可也莫要忘了看顾好自己身子。

瞧我,说着要向你解释,顺势又开始唠叨。你我二人,甚至各位兄弟姐妹已经相互扶持多年,转眼多少个春秋冬夏,炮火连天也好,盛世繁荣也罢,我怎会看轻于你?当然了,阿南许是在说气话。可我还是不免委屈,当年将牡丹通通“扔”给你,也是因为我看着那花开的喜人,着实像你。既是像你的,我又怎会不喜?

至于不愿你南下,我也是存着些许私心。这次的疫病来势汹汹,谁也说不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决妥善。我这人平日不管事一心放在医学研究,疫病初发时我也没能第一时间回应阿京哥,于情于理,这南下我义不容辞。你平日一心研究典籍上,去了又能怎样?(我并没有嫌弃阿南的意思)

去机场的路上,我看了许多消息。现在很多年轻的孩子都已经奋战在了一线,反而我这人才将将出发,想来多有惭愧。不过有个新称呼我倒很喜欢,是为“逆行者”。我辈为医,除却特殊时期,平日里这称呼也当得。于阎王手下抢人,可不就是“逆行”?

“这人,真是什么话都敢说”,看到这话,河南实在忍不住吐槽一句。

于医者,自是当有济世之期望。可就算是我这种信息跟不上时代的“自闭”之人也知道,前些日子的各种医闹,委实太过寒心,还想着若这类事情多次发生,可还有孩子愿意承祖师爷这份衣钵?可不成想,近日又突发这疫病,真是天意弄人,造化无常啊。此时此刻,不少人与我一样同样奔赴在“逆行”的路上,前途未仆,可为着“救人”之义,我等也心甘情愿。

除却不愿让你涉险的私心,你若留下也有比我更重要的作用。我为“救人”,你为“教人”。周先生当年选的好啊,“弃医从文”以救国人,你作为师者,有比我们更重要的使命。旁人不知晓不明白,你我看了这漫漫历史还不清楚吗?兜兜转转周而复始,人们总是重复着过错,甚至在悲痛过后的十多年后又重演闹剧。总要有人记得,总要有人传道。不单单是为爆发的疫病,还有更多更多的事情。眼下是医闹,前些年的司机,谁知会不会发展到老师?发展到警察?这么想来,所有的服务业都不怎么安全(但愿是我危言耸听)。诸如此类的事情怎么解决,从根源来讲,怕还是要仰赖你们这些拿着笔头子的人。总不能让我等白白担着道义,甚至于没法保全自己吧。长期以往,那还有孩子愿意接下我们的道义?阿南,若我此时要上阵杀敌,你便是我的护心甲,我怎舍得看轻于你,嗯?

不觉已经借着向你解释的由头絮絮叨叨了这么多,给阿南写信当真有巴山夜话之感,我的心也安定许多。不知阿南对我的解释可还满意?如此这般,还请阿南放宽心。平日也记得照顾自己,让我也宽心罢。

仓促行就,句句肺腑。请君暂等,静候花开。

                                秦  留笔



“说是解释,大道理讲了一通,全是唬人的话”,一边说着还是将信纸折了一折妥善放好。河南坐在扶手椅上,回味着信上的一言一字。这人,这么多年了那股子江湖气还是没变,什么义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封建社会…想到这,弯了弯嘴角,可不就是封建社会过来的,谁也说不上谁。

看着刚拿进来的牡丹,罢了,饶你一次。免了你侍弄这花草,等到花开时,还像以往一样,和我一起赏吧。






假装下划线

这个时候怎么能少了被女皇大人迁到河南的牡丹的戏份呢?

陈年

【甘肃省拟】渡

他坐在大漠里,到处都是他的子民在朝拜。

那些人脚下踩着尖锐的沙粒,他们哭的咳出来的是血,他们一个踩着一个的肩膀,最底下的是很久很久以前死在这里的尸体。

上面的人拼命拼命的往上爬,底下的人哭着,哀悼着,嘶吼着。

他知道他们求什么,求天降大雨,求圆满如意,求一条命。

但是他从来不低头看。

好像不看,就能告诉所有人还有希望一样。


西藏总说他无情,说他枉顾众生。

他从不辩解,每年的议会上,他也从不说话。

他永远平视着前方。

他的兄弟们对生活无论是什么态度的,都是带着炽烈的情感和滚烫的心在度过,就连最冷清的西藏,也对待天下人有他独一份的温柔。

西藏总说他无情,他不反驳...

他坐在大漠里,到处都是他的子民在朝拜。

那些人脚下踩着尖锐的沙粒,他们哭的咳出来的是血,他们一个踩着一个的肩膀,最底下的是很久很久以前死在这里的尸体。

上面的人拼命拼命的往上爬,底下的人哭着,哀悼着,嘶吼着。

他知道他们求什么,求天降大雨,求圆满如意,求一条命。

但是他从来不低头看。

好像不看,就能告诉所有人还有希望一样。


西藏总说他无情,说他枉顾众生。

他从不辩解,每年的议会上,他也从不说话。

他永远平视着前方。

他的兄弟们对生活无论是什么态度的,都是带着炽烈的情感和滚烫的心在度过,就连最冷清的西藏,也对待天下人有他独一份的温柔。

西藏总说他无情,他不反驳,因为这委实是一句实话。

只有陕西替他说话。

他其实并不是很在乎,陕西替他说话,他就听着,陕西不说了,他也不觉得有什么。


“你别说了,你知道是为什么的,就别说那些了。”

陕西说话时认真,还仔细的观察他的神色。

他认认真真的看回去。

陕西就不再说话。

陕西后来说,阿肃那样看着一个人,总是让人觉得难过,让人觉得他看的认真,可其实他眼里什么都没有。

别人眼里的山河日月,他眼里都没有。

他眼里是日复一日的大漠和枯黄的山,乞求的人民,还有荒凉的一轮月亮。


“为何我不能赐佑我子民——凭什么!!”

“凭什么我不能给一场雨给他们!!”

“他们要死了!!一场雨!!我只要一场雨啊!!!!”

“一场雨!!我只要一场雨啊!!”

那是一轮荒凉的月亮,她骑在枯瘦的骆驼身上,伸手去吸取那一滴饱满的鲜血。

“求求您······甘肃大人······”

“求您,赐给我们一场雨······”

“求求您——救救我的孩子!!”

“求天降大雨啊——”

他抓住那一轮荒凉的月亮,把她高高的举到天上。

他的华服破烂,他飞在九天之上。

月亮说。

“渡我。”


“神啊——我们引来了黄河和长江的水用以灌溉。”

“神啊——我们的土地湿润了!”

“神啊——陇南有了青山!”

“神啊——我们活下去了!”

他们端着大米和水稻拼命的递给他,他们把水洒在他的身上,他们的孩子健壮而高大,他们的皱纹里是风沙雕琢的快乐。

他不曾低头。

茫茫天地,他的华服破烂,他说。

“嗯。”


他不曾施舍一场雨给他的人民。

他不曾为这里施法长出一棵树。

他不曾看子民如何痛苦。

他永远受人崇拜,但从不问及世间百态。

神州说,他是天底下独一个,从不赐佑自己的子民的。

他就漠然的看过去,陕西就又替他说话。

陕西送他回去,路上问他。

“你······那里怎么样了?”

“如意。”他看过去,“不必挂念。”


他是天底下独一个,从不赐佑自己子民的。

他是天底下独一个,没有法力,还受人朝拜的神。


“你就叫伏羲,我教你世间万物的道理,好不好?”

“阿肃,这是什么?”

“唔······你们都有了人,我也要有。”

他抬起头,眉心一点朱砂。

“我要做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

“你怎么用了这么多的法力?”

“我给了他长生,给了他法术,给了他心。”他笑起来,伏羲挽起他长长的白发,“我喜欢他。”

陕西皱着眉,在他眉心上按了按,送了自己的一分气。

“阿肃,莫要伤己。”

他一笑,拍拍伏羲的手,“我就造他这一个,谁也比不上这一个。”

伏羲就跟着他笑。

伏羲说,“您是天下独一个,伏羲独一个。”


十一

北京夸伏羲委实是能干,不愧是占了甘肃八分灵气的造物。

伏羲就笑着替他束他的白发,他也高兴,破天荒头一回抱了抱北京。

北京有些惊讶,又很欢喜。

陕西一边看着也高兴。

伏羲却不明白了,“为何那位大人夸赞我,肃却那么高兴?”

陕西喝了一大口酒,喉头都烧起来,他含含糊糊的开口说。

“你就是阿肃的半条命,你功成名就,阿肃当然高兴。”

伏羲点点头。

“我知道了,功成名就,他高兴。”

他松开北京,转头去看伏羲。

“你说什么呢?”

“我功成名就,你高兴。”

“当然。”

“嗯。”


十二

“救救他!!!陕西!救救他!”

他跪在诸天百神之前,怀里抱着他功成名就的孩子,北京蹲下来不忍的抱住他。

“他死了,阿肃。”

“救救他!!哥哥!!求你!!救他啊!!”

他伸出手,那上面全是血,他的血和伏羲的血一直浸湿了北京的白衣。

北京没在意,他只是轻轻把他抱进怀里。

陕西站在他身后,想说什么,最后什么也没说。

河南低着眉眼,“是我让他伤心了,那孩子是死在我这儿的。”

他惶然的抬起头,怀里抱着一个枯槁的老人。

凡人寿数有限,就算天地都偏爱,也终有一死。

北京说。

“起码那孩子死时,无限风光,功成名就,也算对阿肃的一点安慰。”


十三

他没带伏羲回家,他把伏羲葬在了他死的地方。

他在那具棺材前倒了一杯酒。

他骑着一只骆驼离开。

他那里有子民,有丝绸,有文字,有粮食,有一座庙。

那里到处都是他的孩子。

一个死了的孩子,他不许他归乡。

故乡要他活着。


十四

他没了法力。

八成的法力拿来给了伏羲,二成的力气最后给了往后千余年的昌盛。

直到他无法再布一场雨,无法再保护一个人。

他的孩子一个接一个死去,他耗尽心思只保住南方一点点的山水,北方大漠荒凉,他的孩子们在那里整日整夜的乞求。

他的子民跪在茫茫大漠里乞求他。

他跪在茫茫大漠里乞求从未见过的上天。


十五

他从未去过还有山青水绿的陇南。

他一直坐在茫茫大漠里,他就那么万年如一的坐在那里。

敦煌为他画像,一幅又一幅,画满了一个又一个石窟。

画里他坐在茫茫大漠,背后是纷飞的衣带。

众生欢喜的看他,画里他们衣衫褴褛,但依然看着欢喜高兴。

他问敦煌,是什么意思。

敦煌就温驯的弯下腰,双手合十向他祈祷,“您慈悲。”


十六

他从不慈悲。

因为他无能慈悲。


十七

“我帮你吧,一场雨而已,我帮你吧,阿肃。”

“不必。”

他的华服已破烂,但他眉眼冷漠。

他在大漠里求了百年,什么也没求来。

“阿肃······”

“你能布一场雨,不能布万世雨。”

他最后一次,对着陕西笑。

那一笑是荒凉的月亮,干瘪的生长在肉体里的希望。

“你去干什么?”

“我去渡众生。”他闭上眼,眉心的朱砂艳丽,“渡他们生,抑或渡他们死。”

当年他自私,如今他无私。

他是天底下独一个,独一个。


十八

“倘若我死了,你们就要自己活。”

他高高走上神坛时,对着自己那千万子民最后一次笑。

“我允许你们乞求我,但你们要自己活。”

千千万万的人跪下来,他们和他们的神一样,衣衫破烂。

他们痛哭,他们拜着自己的神。

“神啊······请你活下去!”

神啊,我们来自己活,我们来自己活。


十九

“神呐,求您活下去。”

他睁开眼,男人在他面前磕下最后一个头。

“我渡您万世长安。”

他又闭上眼,背后是纷飞的衣带。

众生欢喜的看他,他们衣衫褴褛,但依然看着欢喜高兴。


我吹爆@百无一用 老师画的甘肃,神仙画画!!!!!

采用老师画里的形象但是怕自己写不好,希望没有触犯到太太,如果有侵权我马上就删但还是爱您啊啊啊啊啊啊,但是依然吹爆老师啊啊啊啊啊啊!!!!!可能文章格局有点小但是我爱甘肃!甘肃女孩爆肝!!!!!


党务实务专家刘俊
抖音中的#党群管理 向国资界介...

抖音中的#党群管理 向国资界介绍“#广东省刘俊 19/2,完成调整分管党小组和党员的工作、安排分管党小组和党员的工作”的抖音码的图片 ​​​

抖音中的#党群管理 向国资界介绍“#广东省刘俊 19/2,完成调整分管党小组和党员的工作、安排分管党小组和党员的工作”的抖音码的图片 ​​​

成一

【城市拟人】渭城朝雨(咸阳拟人)(咸阳*长安)

碎碎念:

很多人都淡忘了这样一个城市,他走过了两千多年的岁月,从第一个统一王朝秦的都城,在无数烽烟战火中破败,重生,到如今,也不失为一方乐土。

————————————————————————————

“你是谁呀?”长安抬头问道。

“咸阳”,你并无多余的话。

可是那个“咸阳宫阙郁嵯峨,六国楼台艳绮罗”的咸阳?

“是”

这座城埋葬的烟尘,又岂是那廊腰缦回中娇藏的妃嫔媵嫱所能描述的,你低下了头,并不想多说。

渭水边的柳,不知抚过多少要西出阳关的酒;廊桥下的烟,不知弥散了多少更迭的起落;胭脂河旁的红色,可又是秦宫之弃脂水也。

骊山下的二川见证了阿房的翻覆;函谷外的角声写尽了无边的烽...

碎碎念:

很多人都淡忘了这样一个城市,他走过了两千多年的岁月,从第一个统一王朝秦的都城,在无数烽烟战火中破败,重生,到如今,也不失为一方乐土。

————————————————————————————

“你是谁呀?”长安抬头问道。

“咸阳”,你并无多余的话。

可是那个“咸阳宫阙郁嵯峨,六国楼台艳绮罗”的咸阳?

“是”

这座城埋葬的烟尘,又岂是那廊腰缦回中娇藏的妃嫔媵嫱所能描述的,你低下了头,并不想多说。

渭水边的柳,不知抚过多少要西出阳关的酒;廊桥下的烟,不知弥散了多少更迭的起落;胭脂河旁的红色,可又是秦宫之弃脂水也。

骊山下的二川见证了阿房的翻覆;函谷外的角声写尽了无边的烽火;马嵬的泥土里埋葬了贵妃的血泪悲怆;茂陵的骨血中还留着封狼居胥的骄傲。

“这纷飞的黄土中一方绿洲,不似长安你那般繁华醉人,但我脚下那世世代代秦汉帝王的英魂还有我万千男儿的气魄,也能不负这千年来的守望。”你叹了口气,对着长安讲。

“我初次写在史书里,还不过是商鞅笔下变法迁都的一策,只因我于九嵕山之南渭水之北,山水具阳,得名咸阳。起于风水,我抱这一方土地子民千百年来无灾无难,虽不说败于风水,可我终未能守住国家,区区二世,便改朝换代。”你话中悲凉,丝丝真切。

“北狄西戎我守住了,终是没留住帝王家。”

“大抵是我命里无缘,山水俱阳,便应安心安民。你即是长安,便应对得起你长治久安的期待,这天下虽不再是我的天下,但长安,长安,有你在,必将长安。”

长安似是没想到你会这么说,顿了顿,停了下来。

“我老了,这世界都要交给年轻人了”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又是一年客舍青青柳色新呀,我只安然于此,镇万千魂灵,守一方子民。

党务实务专家刘俊
抖音中的#广东 向国资界介绍“...

抖音中的#广东 向国资界介绍“#广东省刘俊 18/2,调整月度工作安排、按照月度工作安排调整分管党小组和党员的工作等”的抖音码的图片 ​​​

抖音中的#广东 向国资界介绍“#广东省刘俊 18/2,调整月度工作安排、按照月度工作安排调整分管党小组和党员的工作等”的抖音码的图片 ​​​

太赧了
是秦哥 发现我这边忘记传了

是秦哥

发现我这边忘记传了

是秦哥

发现我这边忘记传了

党务实务专家刘俊
抖音中的#广东省刘俊 19/2...

抖音中的#广东省刘俊 19/2,完成调整分管党小组和党员的工作、安排分管党小组和党员的工作#企业党群管理 #企业管理 抖音码的图片 ​​​

抖音中的#广东省刘俊 19/2,完成调整分管党小组和党员的工作、安排分管党小组和党员的工作#企业党群管理 #企业管理 抖音码的图片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