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除夕快乐

1402浏览    284参与
- ̗̀(๑ᵔ⌔ᵔ๑)

宝贝们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要更加努力,更加幸福哦(^_^)

比心心o(≧v≦)o

宝贝们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要更加努力,更加幸福哦(^_^)

比心心o(≧v≦)o

寂水凛潭

除夕之夜再见

除夕的车,要多难打,好不容易打上了,还是站票。唉,好久没买了,随便吧。 


回去后,打飞机菊苣的爸比突然让他去他妈妈那看看,探望一下久违相逢的奶奶。 


“大王,你…怎么了?” 


“没事。” 


“你有病了?” 


“你可以去选一下墓地了。” 


赶路人盯着这两位称呼极其奇怪的怪人手哆嗦的打算拨打110,尚清华眼疾手快的拦下,在众目睽睽下拉下脸微哄说:“好了,不就是去见个家长么,没事的。” 


漠北君额间青筋隐起...

除夕的车,要多难打,好不容易打上了,还是站票。唉,好久没买了,随便吧。 

 

回去后,打飞机菊苣的爸比突然让他去他妈妈那看看,探望一下久违相逢的奶奶。 

 

“大王,你…怎么了?” 

 

“没事。” 

 

“你有病了?” 

 

“你可以去选一下墓地了。” 

 

赶路人盯着这两位称呼极其奇怪的怪人手哆嗦的打算拨打110,尚清华眼疾手快的拦下,在众目睽睽下拉下脸微哄说:“好了,不就是去见个家长么,没事的。” 

 

漠北君额间青筋隐起,怒说:“闭嘴!” 

 

尚清华:“好嘞哥。” 

 

旁边一位正在挂着耳机的羽绒服不知谁抬头望向他们仿佛懂了什么。 


本来车上就很热闹,吃方便面的、嗑瓜子的、哼哼大睡的、还有一直看向车外的学生,看似应该是高中生吧,反正都是旅人就对了。 

 

火车正在匀速前行,而脚下不断传来的keng cheng声却意外让人安心,一点都没有做不回去的感觉,反而还有点催眠。 

 

尚清华戴的行李本来就不多,他和他家大王一人各一个双肩包,现在这俩都挂在他身上了,反正都只是衣服不沉。坐了站了一天的车,早就有点困了,尚清华扣上帽子,靠在漠北君肩上想眯一会,这一会半小时过去了。 

 

“铮,铮铮——各位旅客xxx地以到,要下车的旅客请尽快下车……”大喇叭里小姐姐的声音很温柔的响起。 

 

漠北君动动已经被枕麻的肩膀。“盯——” 

 

尚清华在睡梦中感到又一种令人发麻的视线正投过梦境盯着他,不会是大王吧?睁眼,帽子滑落,尚清华还眯着眼,话宝一个,傻呵呵一笑问:“天亮了吗,大王?” 

 

熟知便是一眼经年,漠北君面无表情的嗯一声,摸摸他的脑袋,头发软软地,还很舒服。顺便帮他撸下去一根炸起来的睡毛。“嗯,走了清华。” 

 

“好,牵我。”尚清华拽拽漠北君袖子,撒娇。 

 

漠北君带他下车后,驻在原地,转了个圈,“……” 

 

尚清华睁开眼,懒懒的问“怎么了?” 

 

“我没来过,带路。” 

 

“……操!”尚清华瞬间精神“来!跟哥走!!” 

 

摄像机:“嗡嗡嗡,主角已卒,小说结束。” 

 

“唉唉唉?!等、等等!”尚清华 

 

漠北君“哼,我怎么可能杀我媳妇?” 

 

主笔“嗯嗯嗯,对对对。” 

 

(祝大家除夕夜快乐呀!希望大家以及诸位的家人身体健康、毫无忧虑。也希望各位道友、同伴每天不会压抑,在成长的途中每天都有喜欢、志同道合的朋友齐肩共走。 

 

谢谢观看,明天还有,敬请期待。)

示言言🍀
天呐,我画不完了 忙了一天 累...

天呐,我画不完了

忙了一天 累s了

呐呐呐,祝大家除夕快乐!!!

今天守岁赶画!!!

天呐,我画不完了

忙了一天 累s了

呐呐呐,祝大家除夕快乐!!!

今天守岁赶画!!!

涵有未知数

除夕快乐

祝大家除夕快乐~


咳咳,涵涵在这里祝大家除夕快乐~!


红!包!领!到!手!软!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说不定我12点诈尸也不一定呢?


大家除夕怎么过得呢?


我家楼下一堆人搓麻将呢!


论烟花的可怕——


我弟直接吓哭了,


hhhhhhh艹xswl


各位我打赌我家啊呸是整条街都会被鞭炮轰的睡不着。


最后,祝大家:

除夕、新年快乐!

红!包!领!到!手!软!

心!想!事!成!

万!事!如!意!

健!健!康!康!

平!平!安!安!

张灯结彩过大年,万事齐备除夕晚。千万里程回故土,只为团圆拜爹娘。千家万户欢声唱,举杯美酒敬爹...

祝大家除夕快乐~


咳咳,涵涵在这里祝大家除夕快乐~!


红!包!领!到!手!软!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说不定我12点诈尸也不一定呢?


大家除夕怎么过得呢?


我家楼下一堆人搓麻将呢!


论烟花的可怕——


我弟直接吓哭了,


hhhhhhh艹xswl


各位我打赌我家啊呸是整条街都会被鞭炮轰的睡不着。


最后,祝大家:

除夕、新年快乐!

红!包!领!到!手!软!

心!想!事!成!

万!事!如!意!

健!健!康!康!

平!平!安!安!

张灯结彩过大年,万事齐备除夕晚。千万里程回故土,只为团圆拜爹娘。千家万户欢声唱,举杯美酒敬爹娘。子孙满堂爷孙闹,守岁祝愿福寿康。祝除夕快乐,心想事成!

雪花悄悄的,饺子是热的,你我是闲的,孩子是忙的,烦恼是假的,祝福是真的,窗花凉凉的,心里暖暖的,春节太喜气,最美是除夕。祝快乐除夕,阖家欢乐!

大年三十,年头接年尾,一夜跨两岁,祝你岁岁顺利烦恼退,年年平安日子美,步步高升福星照,路路畅通心意遂。祝除夕快乐,合家安康事事顺!

新的一年,愿你有高跟鞋也有跑鞋,喝奶茶也能饮小酒;愿你有勇敢的朋友,有牛逼的对手;愿你特别美丽,特别平静,特别凶狠也特别温柔。

鼠头扬扬好运来,鼠眼圆圆看祥瑞,鼠须翘翘钱满园,鼠身摆摆业登高,鼠尾扫扫体健安,鼠声震震尽欢颜。祝您鼠年大吉!

新的一年,唯愿你目明心亮,立心力行。背包里有书本和远方,生活里有三餐有奶茶。所求皆如愿,所行化坦途。多喜乐,长安宁。

新的一年,愿你有诗也有酒,有远方也有故友;有最执着的梦想,也有最洒脱的生活。愿你在生活里一切顺心、不忘初衷。愿我一路有你,愿你一路有我。

愿你鼠年身体健康像硕鼠,聪明伶俐像鼹鼠,活泼可爱像松鼠,收钱多得像袋鼠,收获多多像田鼠,事业腾飞像飞鼠,天天快乐米老鼠!


小可爱们除夕快乐!!!

♡♡♡♡♡

♡♡♡♡♡

爱你们♡


路再难走,有我陪你;生活再难,有我陪你;被黑再惨;有我陪你♥

我会一直陪着你们,直至老去♥





苏昭雪

年来了(下)

•cp云亮,年兽云×祭品亮 

•亮亮长大了,所以本章高能但不是车 

•这篇文要跨年 

•大家要好好保护自己,除夕快乐! 

·求个评论?别白嫖嘛~

——分割线—— 

自从第一年下棋输给诸葛亮之后,赵云果然每年都如约而至,而且每次都会给诸葛亮带礼物,跟他讲自己在外面看到了什么事,并且陪着他直到第二天蒙蒙亮才会离开。 

赵云总是在诸葛亮睡着的时候悄悄进入他的梦里,可是毫无例外,梦里总是一片空白,最多只能看到些朦胧的黑影和他之前留下的脚印,哦,偶尔他会看到一个小小的男孩子,那个小男孩穿着蓝衣,应该是诸葛...

•cp云亮,年兽云×祭品亮 

•亮亮长大了,所以本章高能但不是车 

•这篇文要跨年 

•大家要好好保护自己,除夕快乐! 

·求个评论?别白嫖嘛~

——分割线—— 

自从第一年下棋输给诸葛亮之后,赵云果然每年都如约而至,而且每次都会给诸葛亮带礼物,跟他讲自己在外面看到了什么事,并且陪着他直到第二天蒙蒙亮才会离开。 

赵云总是在诸葛亮睡着的时候悄悄进入他的梦里,可是毫无例外,梦里总是一片空白,最多只能看到些朦胧的黑影和他之前留下的脚印,哦,偶尔他会看到一个小小的男孩子,那个小男孩穿着蓝衣,应该是诸葛亮提到过的弟弟。 

诸葛亮每年见赵云时都穿着红色的松垮的外袍,那外袍应该是他每年的新衣服。诸葛亮解释穿红色是人类的习俗,说是能带来祥瑞。说这话的时候他表情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赵云却觉得红色衬得诸葛亮更加可爱,结果就是被诸葛亮揪着尾巴教育一通:“不能说男孩子可爱!” 

好吧……那就动人? 

反正就是很好看! 

人类的语言真是麻烦。 

这几年的除夕夜,诸葛亮有时会摆好棋盘等他,有时会捧着一册赵云看不懂的古卷阅读,有时干脆就端坐着干等他,房间里一直没有碳火,亮光源也只是几支蜡烛或者是一盏琉璃灯。 

诸葛亮不怎么喜欢说话,因为住的偏远,平时很少需要和人交谈,而且他性子本就冷谈,也别指望他和别人主动说话。 

但每次和赵云待在一起,他的话就会变多。他对和书中形容完全不同的年兽很好奇,而且这几个新旧交替的时辰,是他一年中为数不多有人陪着时间。剩下的时间,他不是待在房间里一个人看书,就是被主宅那些人强行拉去祈福祭祀。 

他弟弟住的离他稍微近一些,偶尔会悄悄跑到他的房间里给他报平安,两个人才得以短暂地见一面,说上几句话。 

一年又一年,诸葛亮每年都等着,赵云也从未失约,就这么过去了五年。 

这年,赵云按照约定的时间迈进了诸葛亮的房间里,然后施法锁了门。 

令人意外的是,房间里别说一盏灯了,连一支蜡烛都没有点,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真奇怪,明明诸葛亮很不喜欢黑暗,不喜欢到几乎是害怕的程度,所以每次他才会在赵云怀里睡着后蜷缩成婴儿般的样子。 

赵云在黑乎乎地房间里摸索着,可对于年兽来说,房间还是太小,他的尾巴老是磕到椅子或是桌脚,疼得他呲牙咧嘴。于是他挥起尾巴,想点亮几支蜡烛,好让他看清楚诸葛亮的位置。 

“别点……”感受到光亮,诸葛亮的声音从角落里传出来。 

“什么?” 

“求您……不要点灯……” 

循着声音,赵云借着尾尖微弱的光,看到了在角落背对着他缩成一团的诸葛亮。 

“亮亮?怎么了?” 

“请……不要过来……”诸葛亮的声音颤抖着,带着很重的鼻音和哽咽声。 

“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现在的样子……不能见您……”诸葛亮又把自己抱得紧了些,红色的外衣让他看上去更加可怜了,“请不要过来……” 

“我们已经认识这么久了,不能告诉我吗?” 

“别过来!” 

感觉到诸葛亮情绪地波动,赵云迈出的步子停在了原地。 

“虽然是……除夕……但可以……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吗?”诸葛亮几乎是挣扎着保持礼貌说完这句话,这让赵云很不舒服,似乎两个人又开始生疏了。 

“好,我不过来,能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吗??” 

“我……”诸葛亮抖得更厉害了,“我弟弟……他……死了……” 

“什……” 

“就在昨天……我眼睁睁看着他死在了我怀里……” 

“节哀……生老病死乃是人间常事……”赵云是神兽,生老病死早已见多不怪,他也不会安慰人,只能说一些套话。 

可这些话对于还是孩子的诸葛亮来说,显然并不受用。 

“我节什么哀!小怀他不是病死的!他是被主宅的人害死的!”诸葛亮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整个人差点喘不过气,“那群人居然为了消灾,把他绑在祭坛上硬生生放干了他的血!我赶到的时候他躺在祭坛上,身上全是为了放血割出来的刀伤!我是一点一点看着他断气的!他对我笑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我……” 

诸葛亮绝望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似乎上面还有未洗净的血迹。 

“他才十一啊!他做错了什么啊!为什么要为了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害一条人命!”由于情绪过激,诸葛亮开始急促地咳嗽起来,“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现在,现在我……我没有家人了!您明白吗?我什么都没了!” 

“我……” 

“神明真的存在吗?为什么人们每年都要牺牲人命来求不存在的神明的保佑?要是它真的存在,神明怎么就听不到我的声音呢!为什么不回应我呢?” 

“亮亮……” 

“啊……赵云大人……年兽……年兽也算是神明吧?” 

“算是神兽吧……”冷不丁被问到,赵云愣了愣。 

“神是不会明白人类的感情的吧?” 

“那些神明确实不会明白,因为他们见的太多了,有些神明也是这么走过来的。我们年兽一族虽然有感情,但是并不会有太复杂的情绪。我无法感同身受,不过我感觉得到你在难过。” 

“别安慰我了……您感觉不到的……”诸葛亮把自己抱得更紧了些。 

“我感觉得到,我看得到你的梦……” 

“您感觉不到的!您不是人类!”诸葛亮猛地站起来,冲赵云的方向喊道。 

接着,黑色的影子遮住了他的视线。 

诸葛亮跌进一个温暖的怀里。 

“虽然我不是人类,但我可以变成人类。”赵云把瘦削的诸葛亮拥在怀里,尽可能温柔地安抚他。 

太瘦了。 

这个孩子瘦到似乎一碰就会散架,赵云的手甚至可以隔着衣服摸到对方突出的骨头。 

可这孩子却意外坚强,强大到在这个地方活下去,强大到还保持着温柔与人性,强大到没有依靠的时候也坚强如初。 

“别怕,我在。我来做你的家人,我来分担你的痛苦,”赵云轻抚着诸葛亮的背,“你可以信任我,你可以对我倾诉,你不需要在我面前隐瞒或是伪装。我要你在我面前做真正的诸葛亮。” 

“赵云……是赵云吗?”诸葛亮哭得泪眼朦胧,眼睛肿的不成样子,几乎要拽破赵云的衣服布料。 

“是我……亮亮……” 

“赵云……呜……”感受到赵云的手揉着自己的头发,温暖的安全感笼罩着他,诸葛亮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了,“我不是故意要和你生气的……呜……” 

“我知道……我不怪你……”赵云回答,“我真的不怪你……” 

“我……呜……” 

“没事,想哭就哭吧……我在这儿……”怀里的人死死拽着他的衣服,赵云不得不拉住对方的外衣好让露出的半边肩膀及时被挡上,不至于着凉,“过了今晚,明年要坚强……否极泰来,万象更新……” 

赵云匆忙间变出来的衣服太过于单薄,他甚至感觉得到胸口的衣料被濡湿了,诸葛亮呼出的热气直接传递到他的心脏。 

有点疼。 

这孩子让人心疼。 

他心疼。 

“这就是人类的感情吗……”他喃喃自语道。 

亮亮……如果跟你待在一起的话,我是不是就能明白人类的想法了呢? 

最终,哭累了的诸葛亮在赵云怀里沉沉睡去。 

赵云看着那双紧闭的红肿的双眼,在对方的额头落下一吻。 

睡吧,一切都会过去的。 

赵云再一次进入诸葛亮的梦境中,这次,之前那个瘦小的身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年兽。 

是他。 

“我不在的日子,要保护好他。”赵云这么对那只年兽说道。 

年兽吐了吐舌头,甩了甩尾巴。 

第二天诸葛亮醒来的时候,赵云已经不在身边了。 

对方的衣服还盖在诸葛亮身上,是靛青色的。 

诸葛亮摸着还有余温的衣服,眼睛肿得有些酸疼,脸上是他还未察觉的笑容。 

原来年兽有人形吗? 

可惜昨晚太黑了,自己又情绪失控,没看清。 

下一个新年,什么时候来呢? 

不远处的桌上摆着一张字条,上面只写了两个字:等我。 

—— 

“所以……他们就这么更熟了?” 

“对啊……”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我很不明白为什么人们会相信神的存在。” 

“因为以前的人能做的事情太少了,剩下的只能依靠神明了。” 

“哥哥,我还有个问题!” 

“你说吧。” 

“如果一直就这样的话,年兽应该会看着诸葛亮去世吧?” 

“恩……确实。” 

“那就不会出现有关年兽的事了啊?这之后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是的,确实发生了一些事。” 

“快说快说!” 

“第七年的时候……” 

“第六年呢?” 

“额,这个……” 

“第六年啊……就,就那样啊……” 

“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没,没有啊。” 

“好可疑……你耳朵都红了……” 

“没,没有,你不是想知道吗?我说……我说……” 

窗边的黑影抖了一抖。 

—— 

第六年的除夕,当赵云咬着糕点包跨进房间的时候,诸葛亮端坐在椅子上,桌上居然摆了一坛酒,那酒拿红纸和红丝线包着,显然是什么祭祀用的东西。 

“亮亮?” 

“您来了。” 

“怎么有酒?” 

“之前的祭祀多酿了一坛酒,我就把它偷回来了。”诸葛亮眨了眨眼睛,语气中满是骄傲。 

“没问题吗?” 

“没事,反正神也不会喝的,您可以喝酒吧?” 

“我可以是可以……你可以吗?” 

“我还没有喝过,可我已经十六了,可以喝了。”诸葛亮从椅子上站起来,赵云这才发现诸葛亮已经长得很高了,去年他还只能扑在他的怀里哭,今年已经几乎和人形的他差不多高了。 

也不知道在这么个地方他是怎么长这么高的。 

“请坐,今年除夕,我们……喝杯酒吧?”诸葛亮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两只瓷碗,拆了酒封,浓郁的酒香一下子四溢开来,纯净的酒液缓缓地落入杯中。 

“好酒。” 

“供奉用的酒自然是好酒,可惜了,没人喝,”诸葛亮端起酒杯呷了一口,甘甜的酒液带着些许的辛辣滚入喉咙,“唔……还蛮好喝的。” 

“赵云,你这个样子……能喝酒吗?”诸葛亮托着脸看着他。 

“确实不太方便……”年兽晃了晃尾巴,变成了人形的模样,发现诸葛亮一直盯着他看。 

“怎么了?”他有些奇怪地掸了掸自己的衣服,也没有什么问题。 

“原来您人形长这个样子啊……”诸葛亮突然笑了,“还挺好看的。” 

第一次见到诸葛亮笑得如此开心,赵云被那笑容惊艳了一下,随即觉得有些不对劲,诸葛亮的脸变得通红,就像是……喝醉了一样。 

“亮亮!你不会醉了吧?才一口!” 

“您说什么?我没有醉……才一口……”诸葛亮端着酒碗,步子有些不稳,“您不喝一口吗?” 

“不是……你先等等,小心摔……”话音未落,诸葛亮已经踩到了自己的外袍,向前倒去。 

赵云一步向前迈出,接住了倒下来的诸葛亮,诸葛亮一松手,瓷碗掉在地上,酒液全部洒了出来,溅湿了两人的衣服。 

“啊……好可惜……”诸葛亮趴在赵云怀里,看着洒出来的酒,“还好,还剩不少。” 

“嗯?”诸葛亮吸了吸鼻子,“赵云,你身上好香啊……全是酒的味道。” 

“亮亮……你果然醉了……我们先休息一下吧……”赵云顺着诸葛亮倾倒的方向想把他扶到椅子上,没想到又一脚踩到了诸葛亮的外袍上,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嘶……”赵云做了诸葛亮的垫背,自己的后背却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眩晕过后,他慌张地去问对方的情况,“亮亮!你没事吧?” 

“嗯?我没事……”诸葛亮有些迷糊地挠了挠头,睁开眼,赵云的脸却近在咫尺。 

赵云后知后觉发现两人离得过近了,不知道是不是酒的缘故,诸葛亮的唇在暖黄的烛光下闪闪发光。 

好想咬一口。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自己怎么能这么想?这还只是个孩子啊! 

“赵云……没想到你人形会长这么好看……不过年兽的样子也很乖巧……嘿嘿……” 

诸葛亮一定是醉了,平常他说不出这样的话,也不会这么笑,更不会伸出手在他脸上乱摸,诸葛亮的手是凉的,手指碰到赵云的嘴唇的时候甚至还来回摩挲了几下:“年兽变成人,会跟人有一样的感觉吗?” 

再摸下去要出事了。 

赵云耳根通红地抓住诸葛亮不安分的手,想把人扶起来,无奈诸葛亮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完全找不到用力点,为了转移对方的注意力,赵云开口道:“酒!我还没喝酒!” 

“哦……对……你还没喝酒……”诸葛亮停顿了一下,“有点远……” 

“对,所以你乖乖起来,我去拿碗。”赵云的呼吸有点乱,他内心祈求着诸葛亮快点起身。 

虽然两人这几年的除夕都是抱在一起睡的,可今年不知道为什么,诸葛亮仿佛格外诱人,赵云只觉得对方在不断触及自己的底线。 

“那……这样就行了……” 

没想到诸葛亮直接吻了上去,轻轻触碰上了赵云的嘴唇,嘴上温热的触感令人心动,酒香在赵云的鼻尖萦绕着,赵云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诸葛亮一直生活在偏殿,连人都不怎么见,哪里知道怎么接吻,他只是单纯地把嘴唇贴了上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抬起头,看着赵云的眼睛:“好喝吗?” 

“好喝……”赵云刚回答完,就反应过来了,诸葛亮刚刚亲了自己? 

不是,等会儿,他有点乱…… 

事情怎么就演变成这个样子了? 

他今天应该是来喝酒的对吧? 

怎么就被一个一口倒的孩子按在地上给亲了? 

“喂,赵云,我穿红色的好不好看?”诸葛亮的手指放在他的唇上,眼角有点红红的。 

“好看……” 

“那你……喜不喜欢我?” 

“我……” 

“啊哈哈……我开玩笑的……你当我没说好了……”诸葛亮说完不适地动了动腰,“喂,赵云,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顶到我了?” 

“亮亮,你先起来,不然真的要出事了……”赵云的脸变得通红。 

“哦……”诸葛亮居然乖乖听话了,摇摇晃晃地起了身,然后坐在了赵云身边。 

赵云松了口气,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坐在诸葛亮边上大喘气。 

好险好险,我要是对亮亮下手了,我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赵云呼出一口长气。 

“还喝酒吗?”诸葛亮从边上递过另一只装着酒的瓷碗,被赵云推开了。 

“不了不了,我们俩至少要有一个清醒的,不然要出事。” 

还是大事。 

做了后悔,不做也后悔那种大事。 

“能出什么事?”诸葛亮只觉得迷糊,他本能地向温暖的地方靠近,又窝在了赵云怀里,“尝尝嘛。” 

“好……”被蛊惑般,赵云喝了一口凑到嘴边的酒。 

“嘻嘻……” 

糟糕,我这个几百岁的年兽居然又被这个小家伙给糊弄了。 

“好喝吗?” 

“嗯……说实话……还不错……”该说不愧是贡品吗?用料和酿造工艺都是上乘的,入口回甘,一直暖到胃里。 

“那你……是不是……也醉了?” 

“唔……”赵云的头居然开始昏了起来,“酒里是不是有东西?” 

“谁知道呢……他们什么都有可能往里面放……” 

“不会吧……喂,亮亮,你真的别再靠近我了!”赵云怕对方受伤,根本不敢用力去推怀里软成一滩烂泥的人,只能虚虚握住对方的手。 

“没关系,过了今晚,我们什么都不会记得的,这是您说的……不是吗?”诸葛亮再次抚上赵云的脸,“年兽大人……我……我喜欢您……” 

“我……”突然听到对方的告白,赵云不知所措。 

别说了,停下。 

他现在不是在跟诸葛亮对抗,而是在和本能对抗啊! 

“以后……能请您继续……陪我吗?”诸葛亮继续一步攻势。 

“别说了……我……” 

求你,别说了。 

“没关系的……您不喜欢我也没事……我只能要您陪着……” 

“亮亮,别说了……” 

“为什么……”似乎没察觉到赵云的隐忍,诸葛亮变本加厉地贴近赵云,“您……怎么了?需要帮忙吗?” 

“啧。” 

断线了。 

一切都乱套了。 

“您……唔……赵……云……唔……轻点……” 

“对不起……亮亮,你想怪我就怪我好了……” 

“不怪您……您……做什么都可以……”诸葛亮的外袍已经滑落了大半,但他一点也不冷,他在抓住自己的救命稻草,“因为……我……爱……唔……您……” 

“我知道,我也……” 

去他的理智。 

一晚也好,诸葛亮今晚只能是我的。 

—— 

“唔……你的意思是说……那孩子和年兽喝了点酒,然后睡着了?”小怀歪着头,半信半疑的样子。 

“对……没错……就是这样……”诸葛亮点点头,心虚地不敢回头看他。 

“那你怎么不回头看看我?”小怀扯着诸葛亮的衣服。 

“我没有。”诸葛亮捂住自己的嘴。 

“哥哥!你一说谎就脸红!快回头!” 

“还听不听故事了?放过我吧!” 

“好吧……那你要接着讲……” 

“好好好……” 

“我之后去问赵云哥哥好了……他应该也知道这个故事吧?” 

“不准问!”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还小!问了就没有下午茶了!” 

“嗳——真过分!” 

——tbc—— 

(碎碎念:赶上了赶上了,我赶上了! 

各位除夕快乐!)

匿光

/瑞雪迎新春/ 来自小少主的跨年啵啵

*幼年少主要素有


*菜男人们就位


屠苏酒\ 北京烤鸭\ 麻婆豆腐\


许愿腰子快来我空桑!


除夕快乐!新的一年,祝大家身体健康,百毒不侵!


/屠苏酒


你扒拉着他绣着繁复华丽花纹的衣摆,踏着轮椅的脚踏想要往上爬。


笨。


他也是恶劣,就托着下巴敛眉看...

 

 

*幼年少主要素有

 

*菜男人们就位

 

 

屠苏酒\ 北京烤鸭\ 麻婆豆腐\

 

许愿腰子快来我空桑!

 

 

除夕快乐!新的一年,祝大家身体健康,百毒不侵!

 

 

 

 

 

 

 

/屠苏酒

 

 

你扒拉着他绣着繁复华丽花纹的衣摆,踏着轮椅的脚踏想要往上爬。

 

 

笨。

 

他也是恶劣,就托着下巴敛眉看着你,看你笨拙的动作,不忘毒舌,只是那眼中常有的淡漠温成了一泓清水,他也不知。

 

 

 

哎…

 

你一时没踩稳,他也没来得及抓住,让你直接摔了个屁股蹲,你愣了一会儿才感觉到痛,顿时哇的一声哭出来。

 

 

唉…

 

你听到他叹息了一声,就感觉到自己被抱了起来,然后坐在了他的腿上。

 

怎么腿就这么短呢?

 

 

你低头看看自己的脚(jio)脚(jio),然后用它踩了踩他的衣服,并不理解他的嘴毒,只是终于达到了自己爬上他的大腿的目的,因此咧开嘴开心地笑了。

 

啊…啊…苏…

 

 

还没来得及毒舌的他就看着你转眼又被他的头发吸去了注意力,小小的手抓着他的头发玩的不亦乐乎。

 

 

你倒是开心的快。

 

他一手扶着你的腰,一手托着下巴,漫不经心地说道。今天是除夕,你换上了一身红色新衣,和小姑娘刚刚哭出来的红鼻头交相辉映,衣领上软软的绒毛称得小姑娘整个也软软糯糯的。

 

 

怎么了?

 

他还漫不着调地想着,就看到你松开了他的头发,扯着他的衣襟摇摇晃晃地要站起来。

 

 

又有什么…愚蠢的…

 

想法二字直接被吞下。

 

 

你搭着他的肩膀,因为身高问题只能给了他的嘴角一个响亮的亲亲。

 

苏…苏…新年…快…咯!

 

 

咳咳。

 

他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扶着你的腰轻咳两声,眼神有点飘忽,脸边也染上了可疑的红晕。

 

算…算你还不算狼心狗肺。

 

 

嘻嘻。

 

你偏偏头,朝他骄傲地笑笑,继续窝在他的怀里玩他的头发。

 

 

 

 

 

 

 

/北京烤鸭

 

 

在你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之后,他放下笔握了握你放在腿上的小手。

 

困了?要是撑不住就不用陪着朕了,先去歇息吧。

 

 

不…不要,要和鸭鸭…一起。

 

你揉揉眼睛,仰起头看他,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以显示自己并没有想要睡的意思。

 

 

那…那好吧。朕准许你陪朕批阅奏折,当然,如果你想睡了的话,朕…朕也允许你靠着朕睡一会儿。

 

少年帝王说完,迅速抓起桌上的笔,认真(?)地看起来。

 

啧,这样真是太没有帝王风范的镇定了。

 

他在心里暗恼,又马上收回心神,投入奏折之中。

 

 

外面不时传来各处放起的烟花爆竹声,新年的气息浓得不行,不过这份喧嚣在进入了房间里之后都淡了下来。一屋,两人,在不是很明亮却很温暖的灯光里落成一方天地。

 

 

你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靠着少年帝王的胸膛睡的很香,身上盖着他的披风。

 

醒了?

 

他感觉到你的动作,低声地哄着你,静谧里难得温柔沉静。

 

很快就看完了,最后一本。

 

 

好。

 

你扯着他的披风往上拉了拉,往他怀里靠了靠,乖巧地应了一声。

 

 

鸭鸭。

 

嗯?

 

他一边收着桌上的奏折,一边应了你一声。

 

 

鸭鸭…辛苦…啦!新年快…快乐!

 

他的动作一顿,然后继续收拾。

 

这没什么,为民造福是帝王的职责,你是朕的爱卿,朕…自然应当做些力所能及的…

 

 

你等他收拾完之后在他的腿上站起来,抱着他的脖子。

 

要给鸭鸭…奖励!

 

 

他不适地偏过头,问道,什…什么奖励?

 

 

一个软软的啵啵亲在他染上绯色的脸颊。

 

然后他就听到了小少主骄傲的声音,

 

奖励亲亲!

 

 

大…大胆!

 

 

 

 

 

 

 

/麻婆豆腐

 

 

豆豆?

 

你抱着他的脖子揉了揉眼睛,睡了一觉醒来发现他居然还在打排位!

 

 

醒啦?快十二点啦,可以守夜结束了撒。

 

他把你往上托了托,语速极快地说道,手机里面传来了penta kill的游戏音效,因为你刚刚在睡觉,声音很小。

 

 

你在他怀里站起来,伸手扯着他的脸。

 

不…不要玩啦…新…新年要…到啦!

 

 

晓得了晓得了!你不要扯我的脸!哎,哎有人来了!

 

他脸想要往后躲但又害怕动作太大让你摔下去,只能左右躲,用手肘扶着你,手指还在屏幕上面滑动,以一个诡异姿势极其坚强地继续着游戏。

 

 

豆豆!

 

 

哎哎晓得了晓得了!

 

听到你带着哭音的喊声,他无可奈何地丢下了手机,让队友快乐四打五。他薅了薅头发,啧了一声,

 

真是服了你!你楞个霸道!

 

 

嘿嘿。

 

你咧开嘴笑了,抱着他的脖子给他来了个新年啵啵,新年…快乐!豆豆!

 

 

…咦…啷个多口水!

 

他装作嫌弃地擦了擦被你亲到的脸,有着麻子的脸上绯红一片,还是要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以后不要吵我打排位!晓得不?

 

 

嚎。

 

你点点头。

 

 

那就下下次吧,嘻嘻。

 

 

 

 

 

 

 

 

 

 

 

 

(我:你们自己害羞去,我扛起小少主就是一个千米冲刺!

Frightia
新年贺图丫 老鼠大美女!

新年贺图丫

老鼠大美女!

新年贺图丫

老鼠大美女!

人间烟火起

除夕快乐

世间阴阳两面,

在未来,

你们可以看到黑暗,

但请别忘了,

也要看看光。

新年快乐!!!!
[图片]

世间阴阳两面,

在未来,

你们可以看到黑暗,

但请别忘了,

也要看看光。

新年快乐!!!!

Dr.语诺的雨

【瑟基】新年快乐

瑟兰迪尔x洛基

 除夕赶出来的小甜饼 

大家新年快乐!


除夕,Loki窝在沙发里闷闷地看着手机


什么破春节啊,因为害怕被感染,不敢出门,所有想看的电影全部撤档


唉……他长叹一口气,本来的计划全部因为这个给毁了


愿大家身体健康吧………


他把手机扔在茶几上,斜着身子躺进了沙发里


他把脑袋埋进抱枕中,想着什么


没有人陪,连春晚也变无聊了


想到这,他愤愤拿起手机,写下了以下朋友圈:


除夕,你们都有人陪,而我连个红包都没有!


发出去之后,Loki就后悔了


自己是谁?Loki啊!


火神,恶作剧之神,诡计之神...

瑟兰迪尔x洛基

 除夕赶出来的小甜饼 

大家新年快乐!



除夕,Loki窝在沙发里闷闷地看着手机


什么破春节啊,因为害怕被感染,不敢出门,所有想看的电影全部撤档


唉……他长叹一口气,本来的计划全部因为这个给毁了


愿大家身体健康吧………


他把手机扔在茶几上,斜着身子躺进了沙发里


他把脑袋埋进抱枕中,想着什么


没有人陪,连春晚也变无聊了


想到这,他愤愤拿起手机,写下了以下朋友圈:


除夕,你们都有人陪,而我连个红包都没有!


发出去之后,Loki就后悔了


自己是谁?Loki啊!


火神,恶作剧之神,诡计之神啊!


还好,朋友圈可以删除,就发出去了一分钟不到,没有人会发现的


不过,Loki可还是在为了没人陪自己而生气,委屈,从沙发背上摸出遥控板,气愤地关掉了电视


突然,Loki的手机“叮”地一声响了


瑟兰迪尔


│小鹿除夕没有人陪吗?


呵,他来捣什么乱


/谁告诉你的?我有人陪!可多人了!特别热闹


没想到,瑟兰的消息下一秒就过来了


│你刚刚的朋友圈可不是这么说的哦~


他怎么看见了???我马上就删除了啊!


/你这么注意我的朋友圈干嘛?


│诡计之神不缺钱吧?还要红包?


Loki差点爆发了,要红包又不是要钱,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人在除夕还记得祝福自己嘛!


他的消息还没发出去,瑟兰又发过来了


│不过,我是黑森林之王,也不缺钱


│[微信红包]除夕快乐


Loki脸一红,这个混蛋,搞什么呢?


不过他还是领了


“200!这家伙还是真的舍得”


│这样的话,你就剩下没人陪了?


Loki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个不需要你管


│开下门


/不开!


/我不想见到你在门外面!


│就知道你不会开


Loki似乎已经听见对方的冷笑声了


“除夕快乐,我的小鹿”


“你为什么在我家窗台上啊!!!!而且我不是你!的!小!鹿!”Loki大吼到,一把抓起抱枕扔向正在开落地窗的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笑着,准确地接住了抱枕:“小鹿,我是来陪你的,又不是来杀你的。”


Loki把头埋在沙发里(因为抱枕被丢出去了),闷闷地不说话了


瑟兰走过来,蹲下身子:“生气了?”


“嗯!”Loki响亮地哼了一声


“那你为什么脸红了?”瑟兰挑眉笑了


Loki气的坐了起来,满沙发找抱枕准备扔过去


瑟兰笑眯眯地站起来,退了两步,把抱枕高高举起


其实瑟兰也没有比Loki高多少,但是Loki还是需要掂一下脚才能够到


Loki气呼呼地踮起了脚,往瑟兰那里靠


结果瑟兰也不躲,Loki很轻松的就拿到了


就在Loki心里奇怪的时候,瑟兰的唇就贴了上来


“!!!”Loki往后猛退几步,一不小心摔在了沙发上


没等他反应过来,瑟兰就压住了他,Loki只能感受到他呼出的热气拂过耳朵


“新年快乐,我的小鹿~”



栗舒

🐭年夜饭

羊肉胡萝卜水饺.糖醋排骨.菌菇肉丝.红焖羊肉.自制肉冻.蚝油芥蓝.蛋饺肉丸汤.粉丝羊肉汤.八宝甜饭.芋头烧排骨. 和无数水果和点心……


排骨和羊肉太多. 吃着做着. 好像吃了一天

大家除夕快乐!!新的一年也要顺顺利利. 在外值班的爸爸辛苦了.明天回来吃早饭呀


🐭年夜饭

羊肉胡萝卜水饺.糖醋排骨.菌菇肉丝.红焖羊肉.自制肉冻.蚝油芥蓝.蛋饺肉丸汤.粉丝羊肉汤.八宝甜饭.芋头烧排骨. 和无数水果和点心……


排骨和羊肉太多. 吃着做着. 好像吃了一天

大家除夕快乐!!新的一年也要顺顺利利. 在外值班的爸爸辛苦了.明天回来吃早饭呀



Aug.鲱鲱遇

【嘉金】欲擒故纵(1)

*娱乐圈

*苏雷不爽

*文笔=0

鞠躬,感谢阅读


嘉德罗斯揽过怀中人,手随意搭在金的腰上。宽大的长袍松松垮垮,轻轻一收,便勾勒出金盈细的腰。 


金不适地想要后退,这极近的距离让他甚至能闻到嘉德罗斯颈间的淡淡男香,还是一如既往的锋锐刺鼻。但往后靠时,那只在腰上的手开始加力,把金死死锢在长臂里。 


“放手。”金蹙眉。 


“为什么去教会?”冷冷的质问声响起,冻得金打了个哆嗦。 


他垂眸,嘴唇微微扇动,却终究什么也没说。他该说什么?告诉眼前恶魔一切真相,告诉他自己的真实想法?没有必要啊。现在步步维艰的处境,一贯相信希望的他...

*娱乐圈

*苏雷不爽

*文笔=0

鞠躬,感谢阅读



嘉德罗斯揽过怀中人,手随意搭在金的腰上。宽大的长袍松松垮垮,轻轻一收,便勾勒出金盈细的腰。 


金不适地想要后退,这极近的距离让他甚至能闻到嘉德罗斯颈间的淡淡男香,还是一如既往的锋锐刺鼻。但往后靠时,那只在腰上的手开始加力,把金死死锢在长臂里。 


“放手。”金蹙眉。 


“为什么去教会?”冷冷的质问声响起,冻得金打了个哆嗦。 


他垂眸,嘴唇微微扇动,却终究什么也没说。他该说什么?告诉眼前恶魔一切真相,告诉他自己的真实想法?没有必要啊。现在步步维艰的处境,一贯相信希望的他都不想挣扎了。 


巨大的力量扼住了金的下巴,指甲嵌入皮肤的疼痛激得金紧紧抿起唇。他抬眸,清凌凌的眼睛里燃着倔强,不甘地被迫和嘉德罗斯对视。 


看清了小个子神父眼中的不满,嘉德罗斯却扬起一个恶劣的笑:“什么理由我都无所谓了。别忘记你的承诺就好。”他再次逼近,两人相织的心跳声也贴在一起,咚,咚咚,这声音回荡在他们的脑海里。接着,压在腰部的力气消失了,转而慢慢移到了后脑,嘉德罗斯呼出的热气扑在金的鼻翼间,眼眸翻涌得深沉。 


柔软,即将触碰。 


忽地,金猛得推开嘉德罗斯,两人的距离顿时恢复正常,笼在金心头的压抑也随之消散了。他歉意地望向黑脸的嘉德罗斯的片场众人,鞠了一躬:“对不起,我没忍住。” 


化妆师立刻奔上前,给两人扑扑粉粉。金眼角的妆都因点点泪水晕开了,濡得亮晶晶的。 


“哎,这第9次了!又不是新人,床戏都一条过,这有什么不好接受的。”导演恨铁不成钢。 


方才还凶狠的嘉德罗斯已经收起了气场,不悦地环胸站在一边,任由化妆师在摆弄。 


提起床戏,金便忆起那天结束后发生了什;么荒谬事情,也莫名地尴尬和烦躁,耳尖稍稍泛红。他望向面前的人,处于一片单调荧绿背景里,这么孤零零站着理应有些滑稽,却硬生被气质中的凌厉抹去。一件纯黑色的披肩礼服,碎碎洒了些金色亮片。虽被无边无际的漆黑吞噬得一干二净,但只要有光落下,便会像星河中的璀璨明星一样,熠熠闪烁。 


而他嘉德罗斯,生来就是被光追随的。 


“抱歉啊,也耽误你了,你今晚还要回家吧....”金小声道。 


只见嘉德罗斯瞪了他一眼,似乎是极不情愿,咬牙切齿道:“干脆借位吧,不然,这家伙一辈子都过不了。” 


金感激地看了嘉德罗斯一眼,却得到一个鄙视目光的回礼。 


导演有些惊讶,自出道以来,这位敬业优秀的演员从没提过这种要求,或者说,从不屑于。不说人品,口碑和敬业精神绝对一流,连复杂高难度的动作戏都亲力亲为。导演没说什么,立刻指挥起场上众人,顿时微妙的宁静被打破,嘈杂四起。 


重新布好一起,灯光仿作月光,冷冷浇在他们身上。嘉德罗斯逆光而立,影子拉长,覆过金的头顶。 


金立刻回想剧情,将感情浸泡在场景里。一睁一闭,他已经切换成那个被恶魔胁持的小神父了。嘉德罗斯环住他的时候,金按剧本所写的那样,望向嘉德罗斯。他们的脸愈发靠近。金注视着面前不断放大的俊脸,英气的剑眉不那双无暇的灿瞳中仅仅倒映他一个人的身影。不管重复多少次,金都无法欺骗自己,当嘉德罗斯靠近时他加速的心跳,是因为心动。 


在两唇即将触碰之际,嘉德罗斯停下了。金悄然吸了口气,又深深叹了口气。之后,他听到低语,宛如一位真正来自深渊的恶魔。 


“这个吻,晚上再补。” 

 

 

 

 

四个月前。 


金懒懒靠在沙发里刷手机,只见经纪人艾比大步流星冲进来,把一沓文件放在金的面前,赤色的眸充满了难以置信。 


“王子殿下,周五的那个综艺,就我们家制作的那个。他们这次请到的嘉宾非常大牌,说要你陪同才肯录制。” 


“谁啊,这么崇拜我。”金不禁笑起,接过文件。 


可是艾比不复从前的活力,坐在金的对面,瓦声瓦气道:“嘉德罗斯。” 

 

金的笑凝在了唇边。



tbc

羊小咩~♡

除夕快乐呀!

汪叽新的一年要继续保护好羡羡噢~啊,还有自己的shen。。。

羡羡新的一年要继续保护好汪叽嗷~啊,还有自己的yao。。。

汪叽新的一年要继续保护好羡羡噢~啊,还有自己的shen。。。

羡羡新的一年要继续保护好汪叽嗷~啊,还有自己的yao。。。

扬灵兮未极

祝大家除夕快乐!!!

朝朝暮暮有小吴

年年岁岁没病毒

除夕快乐!!!

携狗子给大家拜年啦(≧∇≦*)

✌☺️✌

喜欢上吴刚老师是最大的惊喜,在群里遇到的pljm们也都特别好!!!祝姐姐妹妹(老婆)们新年越来越好康!头发不会少!

ps:我家电视看春晚好卡,球球首页好心人发点段子给我康康!谢谢!

祝大家除夕快乐!!!

朝朝暮暮有小吴

年年岁岁没病毒

除夕快乐!!!

携狗子给大家拜年啦(≧∇≦*)

✌☺️✌

喜欢上吴刚老师是最大的惊喜,在群里遇到的pljm们也都特别好!!!祝姐姐妹妹(老婆)们新年越来越好康!头发不会少!

ps:我家电视看春晚好卡,球球首页好心人发点段子给我康康!谢谢!

老汪的零食

春晚梗

裘克:煞笔

杰克:煞笔

红蝶:你们俩不能换位思考一下吗,现在你是杰克 你是裘克,你们还吵架吗

杰克:煞笔

裘克:煞笔

裘克:煞笔

杰克:煞笔

红蝶:你们俩不能换位思考一下吗,现在你是杰克 你是裘克,你们还吵架吗

杰克:煞笔

裘克:煞笔

你有看见我的脑子吗?
除夕快乐!新的一年祝大家百病不...

除夕快乐!新的一年祝大家百病不侵,健健康康,心想事成!

也希望自己新一年能够继续努力!

除夕快乐!新的一年祝大家百病不侵,健健康康,心想事成!

也希望自己新一年能够继续努力!

柒巷

我喜欢中国人的除夕。

年事增长,

再到除夕,

仿佛又回到了那领压岁钱的欢欣。

我至今仍喜欢“压岁钱”这三个字,

那样粗鄙直接,

却说尽了对岁月的惶恐、珍重,

和一点点的撒赖与贿赂。

而这些,

封存在簇新的红纸袋中,

递传到孩童子侄们的手上,

那抽象无情的时间也仿佛有了可以寄托的身份,

有许多期许,

有许多愿望。...




我喜欢中国人的除夕。

年事增长,

再到除夕,

仿佛又回到了那领压岁钱的欢欣。

我至今仍喜欢“压岁钱”这三个字,

那样粗鄙直接,

却说尽了对岁月的惶恐、珍重,

和一点点的撒赖与贿赂。

而这些,

封存在簇新的红纸袋中,

递传到孩童子侄们的手上,

那抽象无情的时间也仿佛有了可以寄托的身份,

有许多期许,

有许多愿望。


                        --蒋勋《无关风月》



祝大家除夕快乐呀!!!


椿湫
隆冬风厉,百卉凋残,晴窗坐对...

  隆冬风厉,百卉凋残,晴窗坐对,眼目增明,是岁朝乐事。

  我们一起迎来新的一年,我们一起长命百岁。

  隆冬风厉,百卉凋残,晴窗坐对,眼目增明,是岁朝乐事。

  我们一起迎来新的一年,我们一起长命百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