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陨星

27518浏览    246参与
脆儿八骨
放下 才得到更好啊别怕 别怕...

放下 才得到更好啊
别怕 别怕

摸鱼有空细化_(:3」∠❀)_
北极圈大概没人看得到吧_(:::з」∠)_
很喜欢这句歌词 觉得很适合她们

放下 才得到更好啊
别怕 别怕

摸鱼有空细化_(:3」∠❀)_
北极圈大概没人看得到吧_(:::з」∠)_
很喜欢这句歌词 觉得很适合她们

饮鸩止渴.
用画世界上了个色

用画世界上了个色

用画世界上了个色

一隻滷蛋
常用的狙击来着 猫猫头我老婆?...

常用的狙击来着

猫猫头我老婆👌

常用的狙击来着

猫猫头我老婆👌

Scany

关于干员信物的小涂鸦(3/114)
陨星的信物一一 从营救过的萨卡兹孩子那里收到的信。乱七八糟地写着对罗德岛的感谢。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俺永远喜欢陨星大姐姐

关于干员信物的小涂鸦(3/114)
陨星的信物一一 从营救过的萨卡兹孩子那里收到的信。乱七八糟地写着对罗德岛的感谢。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俺永远喜欢陨星大姐姐

洛拾忆
我——截——到——了——!!...

我——截——到——了——!!


我老婆坐姿真帅(恰桃)

我——截——到——了——!!


我老婆坐姿真帅(恰桃)

Taking flight
。。。守林人×陨星...

。。。守林人×陨星。。没有。。

。。。守林人×陨星。。没有。。

干子-dry

炸号补档-舟游相关的单人图

顺序上是由旧图到新图

炸号补档-舟游相关的单人图

顺序上是由旧图到新图

全能之MAO—山月

【陨林】请适量饮酒

依旧的ooc

依旧的小学生文笔

依旧的设定捏造

希望您能看的喜欢(大概不太可能

———————————————————

守林人在此前从未碰过酒这种东西,

只听陨星曾提起过。

距离那个萨卡兹人提起那种奇妙液体的日子

又已经过了多久呢?


——罗德岛食堂——


“守林人小姐你怎么了,请不要这…”一支箭穿过一名试图让守林人从桌子上下来的医疗干员的发丝。

“为什么!”明显喝醉了的守林人醉醺醺地喊着

“你们这些,叛徒,为什么要!”一发箭射进了地面。“作出这种!事情!”

埃拉菲亚人的语气越发愤怒。

一支箭又刺碎了一盏壁灯。


人们惶惶恐恐,想要阻止这位少女,却又不知应该...

依旧的ooc

依旧的小学生文笔

依旧的设定捏造

希望您能看的喜欢(大概不太可能

———————————————————

守林人在此前从未碰过酒这种东西,

只听陨星曾提起过。

距离那个萨卡兹人提起那种奇妙液体的日子

又已经过了多久呢?


——罗德岛食堂——


“守林人小姐你怎么了,请不要这…”一支箭穿过一名试图让守林人从桌子上下来的医疗干员的发丝。

“为什么!”明显喝醉了的守林人醉醺醺地喊着

“你们这些,叛徒,为什么要!”一发箭射进了地面。“作出这种!事情!”

埃拉菲亚人的语气越发愤怒。

一支箭又刺碎了一盏壁灯。


人们惶惶恐恐,想要阻止这位少女,却又不知应该怎么做。


守林人似是问到了什么味道,停下手中的活计,朝着门口的方向望去。


金色的碎影投射在地上。


萨卡兹人一跃而起,抱住了愣在桌子上的守林人。


两人双双摔了下来。


眼泪渗进了护住埃拉菲亚人头部的,萨卡兹人大臂部分的毛衣。


“陨星……守……守林人……”守林人抽噎着在陨星的胸口喃喃着。“好大的火,我……叛徒……他们说……你……”语无伦次的胡言乱语随着萨卡兹的唇落在埃拉菲亚的额头上而不再断断续续地被说着。


“没关系了……已经没关系了……”陨星抚摸着守林人的头。

“我就在这里啊”


恶魔的眼泪与雏鹿的泪混在一起。


从那以后,守林人再也没醉过。


———————————————————


写得太烂了 对8⃣️起

会努力加油的

sairiya

想把所有有的干员都画一遍但是工程量真的好大……

想把所有有的干员都画一遍但是工程量真的好大……

荆棘鸟

一个小片段

流星有时候会在甲板上哼唱起故乡的歌谣。

自然是偏颇的。卡西米尔的广袤森林偏爱她的儿女,当年的“守林人”们,在她们口中,她是温柔的,就像流星吹响叶片吐出单薄漂亮的歌谣;但对于其他人,她则冷酷无情,成为一座绿色的海洋,深处埋葬着尸骨,每一棵树都由敌人的鲜血滋养,茂密地、层层叠叠地、遮天蔽日地构筑起这篇不容侵犯的疆界。

她说到家乡的篝火。

守林人后来提到一次人为的森林大火,最终由雨水熄灭;乌萨斯人和叛徒把她的心一同燃烧殆尽,剩下嘶嘶冒烟的余烬和一腔永不能熄灭的仇恨。

树会冒新芽,但人不会。

逝去的人总不会死而复生。

陨星偶尔提及那场灾难。她说她不是叛徒,但这话要不苟言笑的小鹿说出来才有意...

流星有时候会在甲板上哼唱起故乡的歌谣。

自然是偏颇的。卡西米尔的广袤森林偏爱她的儿女,当年的“守林人”们,在她们口中,她是温柔的,就像流星吹响叶片吐出单薄漂亮的歌谣;但对于其他人,她则冷酷无情,成为一座绿色的海洋,深处埋葬着尸骨,每一棵树都由敌人的鲜血滋养,茂密地、层层叠叠地、遮天蔽日地构筑起这篇不容侵犯的疆界。

她说到家乡的篝火。

守林人后来提到一次人为的森林大火,最终由雨水熄灭;乌萨斯人和叛徒把她的心一同燃烧殆尽,剩下嘶嘶冒烟的余烬和一腔永不能熄灭的仇恨。

树会冒新芽,但人不会。

逝去的人总不会死而复生。

陨星偶尔提及那场灾难。她说她不是叛徒,但这话要不苟言笑的小鹿说出来才有意义;否则萨卡兹在哪里都是萨卡兹。歧视,轻蔑,敌意。卡兹戴尔内战同样毁了她的家园,也带走了她的心,但是那空白再也没被什么填上:没有仇恨,没有爱,有的只是苍白无力的茫然。他们能恨谁呢?他们又能爱谁呢?

守林人深陷在仇恨和误会中难以自拔,但是她的前辈则心如明镜。在看到金发萨卡兹时,库兰塔露出了令人安心的笑容,递给漂泊的佣兵一片干燥的树叶。

她问,那么接下来——要不要吃烤棉花糖?

十方垂曜
b服想求波好友!拔刀专三+专三...

b服想求波好友!拔刀专三+专三真银斩、专二葬哥儿、外加二三技能专二老头子和莫斯提马、专三超度阿能和核爆陨星难道不让人心动吗!
有塞妈和空的请都来加我1151  
其他的也随便加我好友位很多     
欢迎大家都来塞线索玩((

b服想求波好友!拔刀专三+专三真银斩、专二葬哥儿、外加二三技能专二老头子和莫斯提马、专三超度阿能和核爆陨星难道不让人心动吗!
有塞妈和空的请都来加我1151  
其他的也随便加我好友位很多     
欢迎大家都来塞线索玩((

北川-一个流星推
【雷点注意】当她/他将成为母亲...

【雷点注意】当她/他将成为母亲/父亲时(狙击篇)



*骰输产物



*雷点众多请注意



*ooc预警



*没有文笔预警



*第二人称注意



*采用干员仅以本人已精二且满信赖干员



*部分为cp向,具体请自行联系并猜测



*部分博all/all博





—————————————————————————————————————————————————————————...

【雷点注意】当她/他将成为母亲/父亲时(狙击篇)






*骰输产物






*雷点众多请注意






*ooc预警






*没有文笔预警








*第二人称注意








*采用干员仅以本人已精二且满信赖干员








*部分为cp向,具体请自行联系并猜测










*部分博all/all博










—————————————————————————————————————————————————————————








☆☆☆☆☆☆








【能天使】








      你总觉得她头上的光环又亮了一些,事实也告诉你这并不是错觉。












      在她得知有个小家伙在她肚子里的消息时,她直接从诊室的凳子上跳起,而且跳的非常高。
















     这让你严重的怀疑萨科塔身后的翅膀到底是不是摆设,虽然你自己也是个萨科塔。在被医生严重警告不能有激烈运动后,她才明显的镇定了下来,但仅仅是身体而已。
















      你和她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她都非常的兴奋,并掏出手机把这个消息群发给她所有的朋友。
















      她突然扑到你身上,你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将她抱起来继续走着。你总是觉得她太轻,现在还会担心她这段时间身体会不会有什么不适。
















      她明显看出了你的担忧,伸出手指轻轻的戳着你的脸颊。












      你马上对她笑了笑,你们慢慢的回到了家中。
















      她兴奋的和你讲着她一路上想到的各种事情,你在旁边听着她的声音,同时心里默默的将她说的全部都记下。












      自从遇到她之后,你改变了很多。只要在她的身边,你就会觉得不管过去有多么黑暗,都能够看到未来发出的光。




















      说她是你的救世主,你绝对不会否定。
















      第二天早上,你看着还在熟睡中睡相不怎么好的她,想着她昨天进行祈祷时说出的愿望。
















      “主啊,请让这个孩子得到整个世界的爱。”












      她还是像以前一样,你还记得以前她对你许下的愿望。












      “第三个愿望是…你要成为我的整个世界。”
















【黑】












      她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回屋去换下了她平时穿着的衣服。从视觉上来看,她明显变的比之前暖和了些,你看着都害怕她会中暑。












      经过你的观察,她只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毕竟从表情上完全看不出她现在有多慌乱。
















      你帮她挑了一件适合现在天气的衣服,然后陪着她学习各种关于这方面的事,毕竟你也是第一次经历这些。












      这么多年以来,她的话一直都很少。每到晚上,她都会爬上屋顶去看着夜空,感受着夜晚的凉风。
















      你在这些年来一直都陪着她,你渐渐的也养成了这个习惯。












      你和她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这片夜空。












      你曾经问过她会不会想起小时候的事,她说,不会。












      你想着她的事发着呆,她的尾巴趁着你发呆轻轻的放在了你的手上。
















☆☆☆☆☆












【守林人】












      你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角,看着她因为怕痒而忍不住笑意的脸。












      在她身体逐渐适应新生命的到来后,她提出想要回到故乡的大森林。你当然不会放心让她一个人回去,于是你和她一起,搭乘着飞机来到距离卡西米尔边境森林最近的城市。












      她明显对这个地方很熟悉,在一切都结束后,她曾回来看过一次。那时,被摧毁的森林渐渐的开始恢复了以往的生机。她相信在不久后,这里一定会恢复成她记忆中的模样。












      她和你的身上都带着一株树苗,你帮她挖着你们将要把树种下的空间。你和她分别将自己的那株树苗下的泥土踩实,在之后,你和她一起朝着这片森林敬了一个礼。












      看着她脸上不经意间被蹭上的泥土,你拿出手帕轻轻地替她擦着脸上的污渍。












      你和她的原计划是在这里栽下三株树苗,但在临行前你们的想法重叠了起来。












      因为你们决定,这第三棵树。












      “等她长大以后亲自来栽。”












      在你们离开前,你学着她以前的样子,坐在森林里吹着口琴。虽然不如她吹的那样好,但在这片森林中,口琴的声音早已和大森林的风融合在了一起。
















【陨星】












      你也是萨卡兹,自然知道她的理想对于她来说有多重要,但这并不会成为你想让她卸卸身上担子的理由。












      你想着将属于她的那份工作一起完成,却没想到她直接把你锁在了房间里。等你把门锁拆下来正打算去找她时,你发现她并没有走多远,她正因为现阶段的反应不停的干呕着。












      虽说她没有像其他情况严重的人一样经常感到恶心,但每当她偶尔出现一次反应,总是会让你感觉想先把自己解决掉。
















      你马上递给了她一块热毛巾,并去厨房为她倒了一杯水。












      这次的情况似乎比起之前要严重不少,她今天的情况严重到完全不可能出门。你把她扶到床上,让她乖乖的休息,工作的事情交给自己。












      虽然你不确定她能不能乖乖的休息,但你还是选择去帮她完成她今天的任务。












      你在帮她进行工作时总是会想,她现在有没有很难受,我是不是该跑回去照顾她?
















      等到你将手上的事完成,整个天色都暗了下来,你急忙跑回家中想要回去陪着她。












      你担心的事应该没有发生,她睡得很熟,整个人都蜷在被窝里。你也很困了,马上你就倒在了床上。












      第二天早上等你醒来,你发现她早就不见了踪影。你到处找着她的身影,却在茶几上看到了一张字条。
















      “昨天辛苦了。”




















【送葬人】
















      他平时还是像以前那样不善言辞,而且面无表情。虽然这几年来因为你,他改变了很多。你只要看着他,他就不会一直板着脸。
















      还记得通知下来的那天你非常的兴奋,他在一边看着你兴奋的模样。虽然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你隐隐能感觉到他的嘴角微微的动了一下。
















      公证所的工作让他不能长时间的在你身边,你那边则非常体贴的为你放了一个大长假。
















      你一个人无聊的趴在桌子上,却没想到他突然回来了。
















      你记得他最近几次任务完成的周期相对之前要短上不少,而最近的几次任务完成的更是一次比一次快。












      还没等你反应过来,你就看到了来自公证所的一封信,允许他放一段时间的假。












      你看着他回到房间,等他把衣服换好出来时,你不知道为什么非常想睡一觉。












      等你醒来时,你发现一天已经在你熟睡时过去。你还在为昨天什么都没做就这么过去了的事烦恼,转头却看见了他难得的卸下所有防备熟睡的样子。
















      你绝对不会忘记当年的破片地雷爆炸时声音有多响,幸亏没有人受伤。
















      机会难得,你决定对他做一个并不成熟的恶作剧。于是你从旁边的床头柜里拿出了一支笔,打开笔盖悄悄地准备在他的脸上作画。
















      让你没想到的是,他即使熟睡着也像知道身边是你一样。他拉过你拿着笔的那只手,你整个人都撞在了他的身上。




















☆☆☆☆












      她的表现比起你,从容了很多。她本来就是一个温柔的人,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她的手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你能感觉到她在那只手上灌注了多少的爱。你在想,等那个孩子出世,她给予的爱只会比现在多,不会少。
















      能被她爱着是一件幸福的事,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你都这么觉得。
















      你和她回到家中,她激动的将你抱住,一直对你说着谢谢。
















      你觉得,应该说谢谢的是自己,你也担心她之后的日子会不会很难熬。她每次都像会读心一样读懂你心里想了些什么,她握住你的手,你的心马上平静了下来。
















      时间缓缓地流逝着,你也看着她前几个月几乎没有动静的腹部慢慢的隆起。
















      你想起来在当初,在一切都结束后,你们来到卡西米尔定居。她在看到被毁灭的故乡时忍不住落泪,你在她的身边无法替她分担痛苦,只能在一旁陪着她,一起为逝去的人祈祷。
















      这些年来,你和她一直在为重建她的故乡而努力,而当年幸存下来的人也慢慢的回到卡西米尔,为了重建家园共同献出了一份力。
















      这些年来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原本腐败的卡西米尔政府也因为换代重视起了守林人们故乡的重建工作。












      她看着眼前的一切逐渐与记忆中的故乡重合,她的腹中还有着守林人的后代,她终于放下心了。
















      她坐在摇椅上看着外面的景色,你就在旁边看着她沐浴在阳光下的身影。
















      突然,她捂着腹部动了一下,你马上上前去问她怎么了。
















      她渐渐反应过来,让你把耳朵贴在她隆起的小腹上。




















      你隐隐的听到了胎动,抬头发现她的眼角在不经意间挂上了一滴泪珠。












      “谢谢你…让我成为新生命的创造者…”

















全能之MAO—山月

枯黄

几片叶子从树上轻飘飘飞了下来

留下一段枯黄的轨迹

硝烟从那已枯萎的叶脉中生了出来

萨卡兹望着埃拉菲亚

时间一瞬间凝固了

在漫长的永远之后

两人背过身来 朝着相反的方向

越走越远


落叶在火中燃烧殆尽


对她们两人来说

彼此都是对方的落叶

(时间不允许只能写写短句

北极圈实在太冷了

几片叶子从树上轻飘飘飞了下来

留下一段枯黄的轨迹

硝烟从那已枯萎的叶脉中生了出来

萨卡兹望着埃拉菲亚

时间一瞬间凝固了

在漫长的永远之后

两人背过身来 朝着相反的方向

越走越远


落叶在火中燃烧殆尽


对她们两人来说

彼此都是对方的落叶

(时间不允许只能写写短句

北极圈实在太冷了

Amethyst╮°
Comet。 (一个多月没画画...

Comet。


(一个多月没画画了不会画画了(。

Comet。



(一个多月没画画了不会画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