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117.3万浏览    787参与
Xxx

鱼总好美❤ (ɔˆз(ˆ⌣ˆc) 紫枫随便

鱼总好美❤ (ɔˆз(ˆ⌣ˆc) 紫枫随便

慢慢

23.01.02

To亚轩:

  展信佳 轩 昨天看了你发的微博 才发现原来 你已经好久没有更新宋老师小妙招了 时间过的真快啊 现在不仅要每天期待你的小妙招了 还有轩哥日记 既然是日记 那就请你天天更 不过分吧 新年快乐 亚轩 现在在听你翻唱的《每个眼神都置身荒野》 真的很好听 前天的跨年舞台真的很棒 倒计时的时候 看到你们手上的绣球花 一瞬间感觉回到过去 莫名的想要流眼泪 也看你们的微博了 ...

To亚轩:

  展信佳 轩 昨天看了你发的微博 才发现原来 你已经好久没有更新宋老师小妙招了 时间过的真快啊 现在不仅要每天期待你的小妙招了 还有轩哥日记 既然是日记 那就请你天天更 不过分吧 新年快乐 亚轩 现在在听你翻唱的《每个眼神都置身荒野》 真的很好听 前天的跨年舞台真的很棒 倒计时的时候 看到你们手上的绣球花 一瞬间感觉回到过去 莫名的想要流眼泪 也看你们的微博了 只希望你们都能平安幸福 永远在一起 星途坦荡 我们养成系是名利场最纯洁的梦想啦 希望今年能顺利看到万人演唱会 会见面的 晚安。

正在掉发的白糖诶

大型犬[序章]

    这篇故事很简单,很短打1k+,文笔不是很好,已经尽可能写好啦,如果愿意相信我请看下去吧

  讲的是一个小女孩和一只患癌狗狗的故事[BE结局]

  

  狗狗叫Etar,小女孩叫Arill呀

以下为正文呀

—————————————


虽然它不会说话,但它无时不在告诉着别人它快不行了……癌症晚期宣告着这只狗狗即将离开这个世界。在这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它没有表现的郁郁寡欢,或在众人眼中是这样的,但在Arill的眼里,这只她看着长大的狗狗似乎也有点好面子。

  

“Etra,你在哪呀”Arill在客厅和庭院间快步穿梭。“Hello,吃饭...


    这篇故事很简单,很短打1k+,文笔不是很好,已经尽可能写好啦,如果愿意相信我请看下去吧

  讲的是一个小女孩和一只患癌狗狗的故事[BE结局]

  

  狗狗叫Etar,小女孩叫Arill呀

以下为正文呀

—————————————


虽然它不会说话,但它无时不在告诉着别人它快不行了……癌症晚期宣告着这只狗狗即将离开这个世界。在这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它没有表现的郁郁寡欢,或在众人眼中是这样的,但在Arill的眼里,这只她看着长大的狗狗似乎也有点好面子。

  

“Etra,你在哪呀”Arill在客厅和庭院间快步穿梭。“Hello,吃饭啦。”小女孩脚步渐停“你在这儿啊”她在庭院一角的纸箱子里翻出Etra

  

“愿意陪我走走吗。”Etra绕开她,缩到了庭院里的另一个角落,天空开始下起淅沥沥的小雨。Arill从墙边拿起伞,边撑开伞,边小声嘀咕着“你以前……也喜欢待在纸箱子里,只不过……越长大这纸箱越承载不下你的重量”Arill走近墙角,微微欠身“走吧”她打开了伞,Etra迈着年迈的步伐,仅凭惯性的跟在她的身后…

  

一阵微风轻轻拂过庭院,挂着的风铃随着布条被敲响。霎时,伞面轻飘飘地摔在了庭边一角,发不出任何声响,但却在人的心中不留一丝情面的波动了那根最脆弱的心弦……像是黑色琴谱被奏响时,脑中一闪而过的谬论

  

雨点不断的打着伞面,伞骨弯折的不成样子。一滴雨点在Etra面前落下,这只大型犬在此刻正倒在雨泊里,竭尽全力的呼吸着

  

“对不起……”Arill哽咽着

  

雨花肆意不停的在庭院中洒落,它曾经柔顺干净的毛发在此刻沾染上了泥土,一截截一段段的白色长毛散乱的贴着身子。Arill拼了命的抱着它的小可怜,“Etra,如果我可以早点发现……早点带你去看病,会不会……会不会就不是这样了”

  

万物皆有灵,他看到Etra艰难又缓慢的抬起头,圆圆的黑色眼睛不失灵动,也早已湿润。它抬着眼默默的看着这个,不知在为什么事而拼命哭泣的人类,也像是想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记住这个曾陪伴自己的人类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再陪陪我……我知道……知道你很难受,我也承认我很自私。但你,你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了,我真的真的不想……不想失去你,对不起……”

  

狗狗轻轻的蹭了蹭她,她看上去好难过,我是不是……是不是还可以再陪陪这个人类呢……


“Etra,Etra!” 

  

它逐渐失去意识,最后一眼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曾经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从井里把它救出来,决心收养它的样子,它那时候想着他终于要有一个家了。

  

呃……

  

对不起啦,我好像确实陪不了你啦……

谢谢你啊,陪了我这么久……从长大到变老……

  

因为有你,我从来没有感到过孤单哦,所以说可以在旅途中遇到你真的真的很幸运啦。我的旅程即将到终点站啦,Arill,我要下车啦,你的旅程还在继续哦……

  

我会一直盼望着与你再次相遇,所以也还请你坚强的幸福的活下去吧

  

这是我的愿望

  

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他们在雨声中互告离别  。     

                                                                                (end) 

  

   

如果有人想看这类故事的话,会考虑再写他们曾经的日常,或者说类似于狗狗因为某些原因拥有了可以变成人类的机会,陪伴女主的故事(QAQ)我要HE(bushi



夏绮年
在大山中总能碰到一起安静享受风...

在大山中总能碰到一起安静享受风景的情侣们.


在大山中总能碰到一起安静享受风景的情侣们.


M

一种不能说的情感

我与世界在高一的时候谈了半年的恋爱 那半年我们每天都在吵架 吵架的原因总是 她总想让我吃醋 我也每次都中招 但她最后总说不是她的错 是我上纲上线 所以每天删好友 隔天冷战一上午 下午找个理由再去给她道歉 我们就又会和好

有的时候会一整天都很开心

上课偷偷牵手 下课在没人的地方拥抱 晚上也会说一些很腻的话

但这种事情一般不会延续很长时间

跟她确定关系的那天晚上 她特别激动 说

“我真的好喜欢你!!!!!”

因为我跟她从初中就是朋友 所以...

我与世界在高一的时候谈了半年的恋爱 那半年我们每天都在吵架 吵架的原因总是 她总想让我吃醋 我也每次都中招 但她最后总说不是她的错 是我上纲上线 所以每天删好友 隔天冷战一上午 下午找个理由再去给她道歉 我们就又会和好

有的时候会一整天都很开心

上课偷偷牵手 下课在没人的地方拥抱 晚上也会说一些很腻的话

但这种事情一般不会延续很长时间

跟她确定关系的那天晚上 她特别激动 说

“我真的好喜欢你!!!!!”

因为我跟她从初中就是朋友 所以觉得她真的憋了好久

我忘记我说了什么 只记得那天晚上我为了跟她打电话 大晚上的跑出去在外面聊了半个多小时 回来以后被我家长臭骂了一顿 不过真的超级开心 虽然明明明天就可以见到

她那天晚上说

“明天我想跟你牵手”

我当然答应了 因为我们做同桌 所以牵手特别容易

我们那天牵了一天

直到最后一节课 我记得特别清楚 是美术课 老师让我们要画画 我本来画画就不好看 所以就想跟她腻歪一下 结果她直接跟别人换位了 换到了我的前面 我特别懵 我跟她说话 她也不理我

回到家 她发信息说

“我觉得我要是再跟你牵手 我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了”

那时候的我觉得特别可笑 觉得她就是后悔了 所以就说了一堆气话 具体内容也忘了 也忘了是为什么会继续谈下去 反正就又谈半年左右

那时候的我因为家里的原因 特别自卑 因为她朋友很多 同性也好 异性也好 但我那时候就几个朋友 没有一个深交的 所以有的时候看见她身边有那么多人陪她 我又开心又不知所措

她呢 又是一个很小孩子气的人 情商也很低 很没心没肺的 

我也从来没跟她说过我家里的变故 不管是跟她做朋友的时候 还是谈恋爱的时候 她也只知道一点

我又是一个很不会控制脾气的人 所以经常在气头上的时候 她过来找我 我就会对她冷暴力 所以这也是她讨厌我的原因吧

我们是怎么分开的 我忘记了 可能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提分手中 有一次的认真了吧

我只记得我大哭了一场 哭的特别狠

分开之前的那段时间 我忘记我们是怎么相处的了 反正一直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高二我们分班 我跟世界就分开了

不过 在我和她的一个共同好友的调和下 我跟她又成朋友了

我们三个从初中就是好朋友 所以直到现在我们三个还有一个群 每天都会聊天

我跟她还是每次都会一起出去玩 有时聊着聊着就会变的有点暧昧 有时又会吵架 有时出去玩会在朋友看不见的时候偷偷牵手 但隔天就像没发生一样 有时出去玩一句话都不说 上线就吵架 下线就冷战 高中的时间 跟她就是这样度过的 不过 在那段时间里 我跟世界什么关系都没有 要说有 也只是朋友

大学 我留在了家乡 他们都考到了别的城市 虽然联系也不少 但我就越来越发现我融不进他们里面了 群里每天差不多都是99+ 但其中我最多就说十几句 我很想世界 可跟她私聊时 根本感觉不到她对我有没有想念

他们俩学习不错 我学习很差 所以我平常喜欢去台球厅或者棋牌室这种地方 也很喜欢染头发 但从来不打架 也从来没进过局子 算是一个“斯文败类”吧

他们每年放假都会回来 我知道他们肯定不喜欢我平常去的地方 所以每次就是请他们去吃个饭 晚上去唱个歌 因为我们三个家都顺路 所以我们经常走回去 回到家都凌晨了 真的很开心

不过 不管聊天 吃饭 喝酒 我跟世界好像都回不到以前了 我以为那件事过去那么久了 我早该放下了 可见到她 还是觉得呆着很难受 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我觉得自己特怂 我每次想和她聊聊这件事 又会让她觉得我特幼稚 这么久的事我还记得

从上大学开始 我跟她就再也没有单独见过面

直到今年的国庆放假前 她给我发了一个信息

“我爸爸走了 你能不能先去我家那边帮帮忙”

我赶紧给她打了电话 她一直在哭 她说她过几天就回来了 想让我先去她们家帮帮忙 我答应了

那几天 我一直陪着她妈妈 也一直在安抚她们家人的情绪 因为我们从初中就认识 所以她妈妈早把我当成了儿子

那几天 她妈妈一直处于一个崩溃状态 我也一直在和她联系 因为疫情的原因 她一直在做核酸 等结果 所以耽误了很长时间 葬礼前的所有准备都是我帮着一起弄的 为了等她回来 葬礼的日期也是一延再延

她前天的火车 我去接的她 她看起来状态很不好  我们什么也没说 打车回到家以后 我本来要走 结果她说

“我们聊一会吧”

“好”

“这次麻烦你了”

“这没什么”

“这次我男朋友本来要跟我一起回来 但我不想让他因为我跑来跑去 所以就没让他回来”

听到这里 我突然不知道是难过还是安心 能那么关心她 能让她那么关心的他 他应该很好吧

“谈对象了啊”

她愣了一会 就说

“早谈了啊 大二就谈了 没跟你说吗”

“我们现在都大四了 我才知道 你这太不厚道了”

说完这句话 我才知道 是难过 也庆幸 幸好前几年我没找她聊 要不然整个就是社死现场

“我以为我说过了”

“可能你在群里说了吧 但我没看见 哈哈哈”

我们聊了很多 虽然我都记得 但我觉得没必要写了

今天上午举办的葬礼 她哭的一塌糊涂 我站在她的身边 扶着她的肩膀 怕她站不稳

结束的时候 我就去帮着收拾东西了 直到收拾完 看她坐在一个椅子上 我轻声说

“走吧 回家吧”

“谢谢你啊 麻烦你了”

“不用谢 应该的”

我陪着她回了家 跟她又聊了一会 我就走了

回家以后 我的情绪就实在控制不住了 就开始喝酒 我知道我酒量挺好 但我怕她会有什么事 所以就喝了两瓶

果不其然 下午她说要出去走走

我们去了小时候经常去的一个公园 我们就从小时候开始聊到现在 聊了很多琐碎事 唯独没提她爸爸 聊着聊着 她突然说

“你一直没谈恋爱啊”

“没谈”

“为啥”

“没人喜欢我啊”

“认真聊”

“懒得谈 对我来说谈恋爱太麻烦了”

“那你跟我谈完以后 就再也没谈过啊”

她突然聊到这个话题 我愣了一下 心情瞬间就很难受 因为如果她可以轻描淡写的说出来这件事 说明她早就放下了 而我却没有

“当然有了”

“啥时候”

“刚上大学的时候”其实我根本没谈过

“那为啥分了”

“到后面才发现是个渣女 把我当鱼了”

她就开始笑

“你这么贼 还能被渣啊”

我就呵呵了一声

我本来想问她跟她男朋友是怎么在一起的 可我觉得问了也没意思 听了自己还难受

我们就一直在聊

“我们会是永远的朋友吗”

“当然会了 都当了十几年的朋友了 还差几十年啊”

我说完 我们都笑了

本来她说要一起吃晚饭的 可我那时候只想离开她一会 一会就可以 所以我拒绝了 跟她约定等她离开之前请她吃饭

回到家 我喝了很多 写这个东西 我就处于一个不清醒的状态 我本以为写出来会好很多 结果……呵……




雾杉绵「暂退」

  非常抱歉,之前在忙开学所以断更了,现在开学了就每周六更了,祝大家中秋快乐!天天开心!顺顺利利!心想事成!

  开学第一更!

  非常抱歉,之前在忙开学所以断更了,现在开学了就每周六更了,祝大家中秋快乐!天天开心!顺顺利利!心想事成!

  开学第一更!

慢慢

22.08.31

To小队长

  我开学啦小乖 你是不是要军训呢 军训会很累吧 记得擦防晒啊 最好能给我们出一个军训日记哈哈哈哈哈 这么说来 你的重庆篇好久没更03啦 不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重庆下雨了吗 我们这边都是大晴天 好热阿 前天看了你们的演唱会 很惊喜 有在慢慢进步啦小乖 很喜欢你们合作的舞台 特别是《不为什么》和《打开》真的能感受到你们的用心 高音部分真的很棒 舞蹈也很喜欢啦 看到后面的舞台 ......

To小队长

  我开学啦小乖 你是不是要军训呢 军训会很累吧 记得擦防晒啊 最好能给我们出一个军训日记哈哈哈哈哈 这么说来 你的重庆篇好久没更03啦 不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重庆下雨了吗 我们这边都是大晴天 好热阿 前天看了你们的演唱会 很惊喜 有在慢慢进步啦小乖 很喜欢你们合作的舞台 特别是《不为什么》和《打开》真的能感受到你们的用心 高音部分真的很棒 舞蹈也很喜欢啦 看到后面的舞台 真的有被感动哭 听到你的独白 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下来 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你们长大啦 原来陪你们长大已经这么久啦 明明前几天还感觉恍惚中看到几年前的你们 稚嫩 但是一直坚定梦想的目光 好好长大吧小乖 我们不会离开 晚安。

什么时候开饭?

 乖乖 勇敢向前走 累了就回头看看 我们一直都在你身后 朱志鑫永远会是我的首选

 乖乖 勇敢向前走 累了就回头看看 我们一直都在你身后 朱志鑫永远会是我的首选

Shu.

[祺轩] 冬日来信

※  内敛冷峻马x温柔乖巧轩

# 穿插一点第一人称/  he  / 回忆体/陪伴向

# 一发完  背景私设  可能ooc

# 剧情禁上升  4k↑

(一些年上哭哭被安慰的温馨小故事💞)


“希望我也可以是你的依靠,难过时可以给你全部的拥抱”


 ——


  

  窗外,一片片冰晶似的雪花落到挺拔的苍柏的枝叶上,大概是凉丝丝的吧

  

  

  

  

01.

  ...

※  内敛冷峻马x温柔乖巧轩

# 穿插一点第一人称/  he  / 回忆体/陪伴向

# 一发完  背景私设  可能ooc

# 剧情禁上升  4k↑

(一些年上哭哭被安慰的温馨小故事💞)


“希望我也可以是你的依靠,难过时可以给你全部的拥抱”

 


 ——





  

  窗外,一片片冰晶似的雪花落到挺拔的苍柏的枝叶上,大概是凉丝丝的吧

  

  

  

  

01.

  



       我怀抱着马嘉祺,感受到他微微颤抖的身体,一并来的还有颈窝处衣物传来的一点湿意



      这是我跟马嘉祺在一起的两年里,第一次见他有这么强烈的情感,他一向都是强大的,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言语之间充满着冷静,周身散发着说不出的魅力,可是再强大,也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一定也会难过吧…



     在得知老人家离世的消息时,他还是那样冷静,面上毫无一丝波澜,可是我知道,知道马嘉祺把自己塞进了一个壳子,把所有的难过和悲痛也一并塞了进去,男孩子长大了就总会觉得掉眼泪是一件很不成熟很没有面子的事情,所以伤心也要忍着,装得稳重又若无其事。

  

  

  但终归还是太年轻了,有些情绪连大人都不一定能忍得住,何况是个十几岁的大男孩儿.

  

  

  马嘉祺将情绪都赶到自以为最隐蔽的角落偷偷藏好了,却不知道那些情绪也有生命,会膨胀,慢慢涨到一个临界点,直到那个隐蔽的角落藏不住了,冲破阻碍,倾巢而出。

  

  

 一个人的离世给亲人的第一感受就是突然。

  

  

 他们会觉得,一个好好的,会走会动,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就突然没了呢,怎么就变成了躺在棺材里一动不动的模样,叫不醒也不会笑了?

  

  多半是被当头棒喝砸到麻木了,回不过神,也感觉不到多少悲伤。

  

  

  而真正可怕的是当这阵遮掩痛觉的麻木散尽了,去世的人曾经留下的点点滴滴慢慢渗透进朵。

  

  

  吃饭的时候习惯多摆了一副虚筷,看见空落的座位,才发现那个能一起吃饭的人已经不在,满怀欣喜地回到家推开门,面对空荡的房子,才想起那个会笑着欢迎他回家的人再也没办法看见了。

  

  

 越是稀疏平常,越是无处不在,后知后觉的悲伤或许比别去心脏还要痛苦三分,除了被时间慢慢磨平,盖上尘埃,别无他法。


  


02.

  

 宋亚轩陪着马嘉祺回到村子里,准备把柿子树下的那把椅子搬开。

  

  那双手温温吞吞放上椅背便滞住了,没了下一步动作。

  

  马嘉祺仍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宋亚轩只能看见他手上用力到指节泛白,手背隐约可见跳动的青筋。

  

  我的心口好像被塞了一团干涩的棉花,呼吸在经过这里时被强制过滤,堵得人难受。

  

 “哥……” 我轻轻的叫了他一声

  

 “以后这个位置大概再也不会有人坐了”

  

  

  

 马嘉祺声音忽然嘶哑得厉害,一字一顿都吐得艰难:“也不会有人搬着小板凳在旁边一起乘凉,一起烤火,一起听着蝉叫聊天,或者守着火炉看雪了。”

  

 “下次回来,不会有人再弓着腰扶门走出来笑呵呵叫我嘉祺,问我这么远回来累不累,渴不渴 饿不饿,然后颤颤巍巍把我牵进堂屋,拿出准备了许久的吃的,说都是专门留给我的了。”

  

  

 一滴眼泪砸在那只手背上,宋亚轩蓦然红了眼眶。

  

  

 他拉住他的手腕,用力抱住他,努力想要填满他的怀抱,补上破了洞漏着风口子,想要把自己所有的温暖都习给他。

  

  

 马嘉祺咬着牙地闭上眼睛,把整张脸埋进宋亚轩的肩膀,濡湿落在脖颈,既冰冷,又滚烫。

  

  “阿轩。”

  

  

  他哽咽着叫我,似乎是疼得厉害了,细细呼出一口气,才能坦诚地向心爱人摊牌所有的无助与脆弱:

  

  

  “我没有奶奶了。”

  

  

  “那个从小看着我长大,会做好饭等着我回家,会温柔地用毛巾帮我擦手擦脸,把所有最好的东西留着给我,占尽我十九年来大半温暖的老人…

  

  

 我再也抱不到她了。”


  

    

03.

  

  

  

  那天下午,我陪着他在那张旧竹椅上坐了许久。

  

 听他断断续续说了许多。

  

  

 知道了后山有一颗只会长高不会结果的栗子树,知道了他们一家在老家一直住到他小学毕业才离开,知道了他们老家房子是马爷爷为了聚奶奶拼了命打工修起来的,也知道了奶奶心爱的那顶毛线帽原来是马爷爷送给她的最后一件礼物。

  

  

 “爷爷那时候身体已经很虚了,没有生病却下不了地,又是冬天,什么事都得奶奶操心,晚上还要帮他泡脚倒洗脚水,爷爷看着心疼,就托人买了一顶帽子,说要厚实些,能挡得住大风,吹不着脑袋。”

  

 “结果那顶帽子买回来没多久,爷爷就走了。”

  

 “是奶奶守在床边送走的,和奶奶走时一样没受什么苦,奶奶也没有哭,只是亲力亲为帮他擦了身体换了衣服,送上山时也带着那顶毛线帽,没让风雪吹着头……”

  

  

  

老一辈的爱情没有那么多讲究,大家各自守着各自的小家,各过各的活,各管各的人,一个走了,就继续守着一起呆了半辈子的房子,把这辈子平平顺顺走完,儿孙生活也圆满顺遂,也就心满意足,了无遗憾。

  

  

  马爸爸和马妈妈是在当晚深夜赶到的。

  

  

 红着眼睛看了老人最后一眼,便让留下来陪两个孩子守夜的邻居帮忙盖了棺。

  

 受满了儿孙的香火后第二天便送去了殡仪馆,熬了一夜没睡的马嘉祺在看见工作人员将一只小小的骨灰盒抱出来时,缠满红血丝的眼睛更红了一圈。搁在心里头那么沉甸甸的人啊,兜兜转转一圈,怎么用这么小的一只盒子就放下了呢。

  

  

  

  后来,这件事好像已经对他造不成什么影响了,可是我并没有觉得他很厉害,可以把情绪消化的那么快,我只是觉得心疼


  

   

  

  宋亚轩知道他男朋友并没有表面这么云淡风轻,他只是在等着时间的齿轮能走快一点,再快一点,等最难推的荆棘被磨碎碾平,变成镶嵌在走过的道路上的一点痕迹,那才是真的放下了。

  

  

  

04.

  

  

 那天下过大雨,闷热的空气难得变得湿冷清新。梨花都谢了,长成了枝繁叶茂的模样,和山坡上那一棵柿子树一样大方地挡住灼人的阳光,留下一片荫蔽。

  

  

 宋亚轩被马嘉祺牵着,踩着稀碎的阳光往家里走,不紧不慢地默数着步伐,然后在爬满藤蔓的一处围墙前停下。

  

  

 马嘉祺跟着停下,询问的目光看过来:

   

  “怎么了?”

  

  宋亚轩视线扫过他清隽的眉宇,一双眼睛深寡黝黑,像被刚被这场大雨洗透的宝石,清澈漂亮得惊人。

  

  

  “哥。”

  

  

  他说:“我是你男朋友,对吧?”

  

  马嘉祺不明白他问这个的意思, 茫然正要点头,宋亚轩又改了口: “不对,这说不够准确,应该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会是未来几十年都陪着你的人,对吗?” 

  

  

  “当然。”马嘉祺毫不犹豫道。

  

    

   

  

  宋亚轩眼中闪过笑意,略略歪了歪头, 说:“那我应该也是有资格分享你的喜怒哀乐,在你开心的时候陪你开心,在你难过的时候陪你难过,对吗?”

  

  

  

  

 马嘉祺一愣:“阿轩……”

  

  

  

 树影缝隙里投下的光在他脸上出现了一瞬,让人很想要要抬手去碰一碰,看看是不是真的有温度。

  

  

  

      “你不用怕影响我的情绪,也不用顾虑把贞能量传递给我,好的心情分享出来是翻倍的快乐,但是不好的心情不一样,你分我一半,总量就会减半,消化的时间也会减半。”

  

  宋亚轩抬起手臂,和湿暖的微风一起抱住他。

  

  

 “哥,如果觉得开不了口,或者拉不下面子,累的时候就像这样抱抱我吧。在我这里你可以孩子气一点的,”

  

 他轻声说:“或许我做不了什么,但是至少让我知道我能陪着你,没有在下雪的时候,留下你一个人待在原地。”

  

  

 此时的安静没有被远处传来的汽车吗笛声打破,宋亚轩只等了不到十秒,便等来了男朋友的回抱。

  

  

05. 

  

  

  “阿轩。”

  

  

  马嘉祺靠在他耳边叫他,声音有些闷闷的孩子气:“之前生日时我说我很高兴,因为我觉得我成年了,   长大了,   再也不是小孩子了。”

  

  

  “可是大人是可以控制自己忍住情绪的,他们明白一个人的生老病死只是自然循环,亲人的离世也是这样,所以可以压抑悲伤坦然接受,而我办不到。” 

  

  

“奶奶走了,我总是控制不住想她,梦见她,去假设如果我早些时候回去是不是还可以吃到地亲手递给我的苹果,还可以陪她坐在柿子树下聊会儿天。”

  

  

  马嘉祺收紧手臂,仿佛怀里这个人就是他此刻所有摇摇欲坠的悲伤的唯一支撑点:

  

  “果然还是不懂事,高兴得太早,原来..不是过了十八岁就长大了啊.…” 

  

“长大本来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是吗?”

  

  宋亚轩温柔地亲亲他:“如果我男朋友真的经历了什么一夜之间长大成熟,那我才要心疼死了。”

  

  “哥,其实你现在已经能够照顾我,保护我了,所以不用那么急着长大,慢慢来,我陪着你一起。”

  

  

  不管是十八岁,还是二十八,三十八,我会一直陪着你。


  

  

  我就那么紧紧的抱着他,下巴搭着他的肩膀,抬头看着碧空中的太阳

  

  

  真好啊…

  

  

  今年又是一个暖冬…

  

  

 ——

  

 END.

  

  

  山高水阔 ,不怕,我们一起往前走。

  

  

PS.   彩蛋是喝醉了黏糊小宋想结婚🤗,跟正文没啥关系,

      

  

  

不开心就会创死你(最近爱死祺鑫版

【祺鑫】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祺鑫】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听歌写的   建议搭配BGM陪你度过漫长岁月使用

冷静队长小马✘温柔大哥小丁


丁程鑫马嘉祺是队内的大哥,平常都照顾着几个弟弟,自然也是最了解彼此的,但其实他们早就越了不管是兄弟还是知己这条关系线。


马嘉祺和丁程鑫其实都知道,但谁都不提,都觉得对方不知道,也不提。


那天训练完,大家一起去吃火锅,服务员过来问,要什么东西喝,几个弟弟都喊冰可乐,毕竟吃完辣火锅来一口冰可乐绝配简直。丁程鑫刚想说冰可乐甚至冰字刚说出口,马嘉祺就抢到,向服务员说两杯橙汁。


丁程鑫看着马嘉祺,马嘉祺说:“你胃不好,你又不能......

【祺鑫】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听歌写的   建议搭配BGM陪你度过漫长岁月使用

冷静队长小马✘温柔大哥小丁



丁程鑫马嘉祺是队内的大哥,平常都照顾着几个弟弟,自然也是最了解彼此的,但其实他们早就越了不管是兄弟还是知己这条关系线。



马嘉祺和丁程鑫其实都知道,但谁都不提,都觉得对方不知道,也不提。



那天训练完,大家一起去吃火锅,服务员过来问,要什么东西喝,几个弟弟都喊冰可乐,毕竟吃完辣火锅来一口冰可乐绝配简直。丁程鑫刚想说冰可乐甚至冰字刚说出口,马嘉祺就抢到,向服务员说两杯橙汁。



丁程鑫看着马嘉祺,马嘉祺说:“你胃不好,你又不能不吃辣锅,再喝几口冰可乐你胃不得难受死?”丁程鑫大圆眼睛看着马嘉祺:“你不喝吗?”其实丁程鑫还想马嘉祺也要冰可乐呢,这样趁他不注意还能蹭一口,毕竟那几个弟弟护食护的跟什么一样。“我不喝,陪你”马嘉祺怎么会不知道丁程鑫的内心小九九呢,所以直接断了丁程鑫所有念想。


丁程鑫拿着筷子不停地涮着羊肉,马嘉祺看着丁程鑫的筷子不停地想辣过里深去,又看看他碗里的蘸料,红色的辣椒油,红色的辣椒,马嘉祺叹了口气,拿着自己地筷子去菌汤锅里给丁程鑫焯了几个青菜放到丁程鑫碗里。



丁程鑫一脸迷茫,啊?给我焯青菜?他丁程鑫可是最烦吃青菜的,马嘉祺撇过脸,丁程鑫没办法只能吃掉,想着:不就是青菜吗,我丁程鑫会向青菜屈服?说着就往嘴里送,送完又立马趁着马嘉祺不注意把旁边张真源的冰可乐干完了。



谁知这一切都被马嘉祺看见了。后来他再也不往丁程鑫那边看一眼,自顾自得在菌汤锅里涮着。



吃完饭之后几个弟弟兴致不减,嚷嚷着要完国王游戏,第一次就刘耀文就抽到了国王,让4号给通讯录的第一个说一句诗词。


马嘉祺低头一看,自己就是那个幸运儿,在刘耀文的注视下打开通讯录表,看到了第一个是丁程鑫,他自己其实知道是他青菜?他丁程鑫可是最烦吃青菜的,马嘉祺撇过脸,丁程鑫没办法只能吃掉,想着:不就是青菜吗,我丁程鑫会向青菜屈服?说着就往嘴里送,送完又立马趁着马嘉祺不注意把旁边张真源的冰可乐干完了。



谁知这一切都被马嘉祺看见了。后来他再也不往丁程鑫那边看一眼,自顾自得在菌汤锅里涮着。



吃完饭之后几个弟弟兴致不减,嚷嚷着要完国王游戏,第一次就刘耀文就抽到了国王,让4号给通讯录的第一个说一句诗词。


马嘉祺低头一看,自己就是那个幸运儿,在刘耀文的注视下打开通讯录表,看到了第一个是丁程鑫,他自己其实知道是他,毕竟自己把他星标了,但是刘耀文之单单以为马嘉祺给丁程鑫被备注了阿程所以是第一个,没看到星标。




马嘉祺拿着手机,打了一,毕竟自己把他星标了,但是刘耀文之单单以为马嘉祺给丁程鑫被备注了阿程所以是第一个,没看到星标。




马嘉祺拿着手机,打了一小会字就合上了手机,所有人都盯着丁程鑫的手机看到底是什么,点开一看:

        我今误上千万山 

        爱女从来莫爱儿 

         阿娇初现淡黄衣 

         程途多是依船上

还是刘耀文最先说:我去  马哥这么有文化嘛?随口就编?所有人都在猜这什么意思包括丁程鑫。


没有人注意这是藏头诗。


回到家,丁程鑫就开始胃疼了,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只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强忍着。


一个人吃了胃药喝了几口矿泉水,可是胃却越来越疼。


双手紧抓着白色的床单,青筋早已透过雪白的肤色展现出来。


头上的汗更是像黄豆一样密密麻麻地聚集在脸上。


床上的人儿双腿弯曲像个婴儿一样,左右翻滚,嘴里还喊着:“嗯…好疼”。


张真源住校了,四个弟弟又在老房子住,所以这个大房子只有丁程鑫马嘉祺住。



马嘉祺上楼拿东西的时候听到有声音,但是他正在生气就没注意。


忽然,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闯入马嘉祺的耳朵里,马嘉祺慌得立马跑到发出声音的房间里。



看见满地的碎玻璃和跪在床上的小人,小人似乎很难受。


“阿程,我来吧”

“马嘉祺”

“嗯,好点没”

“还是疼”

“不是吃药了嘛?你有没有用热水吃药?”

“嗯,好疼”

马嘉祺听完就头也不扭地走了出去 。

丁程鑫想叫住他,但是又觉得没资格,自己先不停马嘉祺的话和饮料的,那马嘉祺不管他也是应该的。


过了几分钟,马嘉祺端着一杯热水进来,“阿程,快喝了”

“马嘉祺~”

“嗯”

“马嘉祺~”

“在呢”

“马嘉祺”

“乖乖”

“我喜欢你”

“阿程?”

“阿程在呢”

“我也喜欢你,亲亲好不好?”

“好~”

俩个人拥吻的一起,很轻很轻,但是爱意却早已到达顶峰,庆幸我在少年时,遇见你,和你遇见,是我青春里最美的烟花,绚烂而又不失俗雅。

“我爱你”是承诺,“我喜欢你”确实我对你最长情的告白,未来很漫长,但是我会陪你经历风风雨雨,我们彼此坦荡,这或许就是爱情。


“阿程,我不会走的,我会一直陪着你,一直一直,这或许就是最长情的告白”

“马嘉祺,我真的好喜欢你”

“马嘉祺知道”

丁程鑫躺在马嘉祺怀里,两只手缠着马嘉祺脖子,马嘉祺抱着丁程鑫,一只手搂着,另一只手揉着丁程鑫的肚子。


两个人就这么躺着,也不会觉得无聊。

“谢谢你”

“我们两个之间不需要谢,但是你要答应我要听我的话,好不好,乖乖?”“你难受,我也会跟着难受,心疼你的”

 “好,阿程发誓以后一定听马嘉祺的话”说完还亲了亲马嘉祺的喉结。


马嘉祺笑了笑继续给丁程鑫揉肚子。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没有陪伴就没有我爱你”


山花如翡

往后看

源霖

脑补产物,不要当真


小贺儿,往后看


上大学了


因为疫情和贺峻霖播音与主持专业的特殊性,公司把一些没营养的外务全都推了,只剩下了一部分对他有影响的,能够提升专业能力的。临近年关,时代少年团再次获得了一个集体性荣誉,工作人员便计划让贺峻霖请假回来领奖,并顺便补拍一些团体物料。


消息通知下去,从兄弟们知道马上要见面开始,名为小草房的群就因为见面之后要吃什么讨论了一页又一页,就海底捞还是火锅一群人发表了堪比毕业论文字数的见解,最后火锅完胜。


贺峻霖笑嘻嘻的翻看着历史信息,心中满是遗憾,这还是他们第一个这么大的团体性荣誉呢,可惜他去不了。


快过年了,贺......

源霖

脑补产物,不要当真



小贺儿,往后看



上大学了


因为疫情和贺峻霖播音与主持专业的特殊性,公司把一些没营养的外务全都推了,只剩下了一部分对他有影响的,能够提升专业能力的。临近年关,时代少年团再次获得了一个集体性荣誉,工作人员便计划让贺峻霖请假回来领奖,并顺便补拍一些团体物料。


消息通知下去,从兄弟们知道马上要见面开始,名为小草房的群就因为见面之后要吃什么讨论了一页又一页,就海底捞还是火锅一群人发表了堪比毕业论文字数的见解,最后火锅完胜。


贺峻霖笑嘻嘻的翻看着历史信息,心中满是遗憾,这还是他们第一个这么大的团体性荣誉呢,可惜他去不了。


快过年了,贺峻霖导师的事情也是忙的一茬接一茬,本应该没有贺峻霖什么事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导师却对他青睐有加,把他当做亲传弟子似的。不管是赴宴也好,参加什么会议也好,都点名带着他。这不,过两天刚巧有个不小的研讨会,导师提前两天就跟他说了,导师亲自来问,他只能答应。他心里明白导师是为了让他见人,好为了以后打基础,他也不好拂了导师的好意,所以就只能对不起兄弟了。


拖着也没办法,贺峻霖心一横在群里发了信息:“兄弟们,贺老师,回不去了。”


一语激起千层浪


“为啥呀?你为什么不去呀贺儿。”刘耀文最先忍耐不住,发语音问。


“对啊,好不容易要见面了呢,好久没聚了。”宋亚轩紧随其后


“贺儿有其他安排了吗?”马嘉祺身为队长,此刻也是懵的


“没有…”


“那为什么不去?请不了假?”丁程鑫一语道破真相


“对,就我们导师嘛,要带我去参加研讨会,不知道开几天,他是为我好…然后就,,”贺峻霖内疚的很,打字都心虚的不行。


丁程鑫懂贺峻霖导师做法的意义,也知道是为了他好,但知道归知道,还是会失望的。


他直接弹了一个语音给贺峻霖,开玩笑说:“小铃铛是不是在外面有其他人了,好久不见了也不回来。”


“丁哥…我”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想回来的。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个以后,但是这次我们都很伤心,所以你要请客请我们吃大餐。”


“好嘞。”知道丁程鑫实在开玩笑以后,贺峻霖也开始跑火车:“别说大餐,就是天上的星星也给你们摘下来。”


“行了行了,省省吧。”丁程鑫看对面人轻松了,挂断电话之前提醒道:“你跟真源打个电话,我看他,没什么心情了。”


挂断电话后,贺峻霖愣了几秒钟,给张真源打了视频电话,没响几声就接通了,两个人看着镜头里的彼此,都没有说话。


“贺儿…”张真源先开了口,声音缱绻:“我知道的,好好学习。”


“…张哥,我,,我好想你啊。”一下子脱口而出的话让两人都愣了下来,又不约而同的笑


接下来又聊了什么两个人都不知道,胡天侃地的说,句句不谈思念,句句都是思念。


后来的几天,训练,训练,训练,然后领奖,表演,补拍物料,因为缺了一个人,六个人都没有太大的拍摄欲望,准备下了舞台就早早的去吃饭。


张真源从下舞台后就一直沉默,悄悄

跟工作人员说了他的想法后,就离开了现场


颁奖现场是直播,贺峻霖没来,外界一片喧嚣,出现很多猜测,有人骂他皇族,有人爆料所谓真相,真真假假


张真源甩开私生坐在通往贺峻霖大学出租车上的时候还有一种不真实感,但马上就被司机一直偷瞄他的举动给挤掉了那一丝丝不真实。


脑补过度的司机看他大晚上包的这么严实,不禁心中暗自揣测这个人不会是想要杀人偷车的国家级通缉犯吧,不自觉的一直往后看。张真源无法,只能闭眼假寐。一直到下车也没发生什么,反倒是司机不好意思了,张真源刚下车,便飞快的开走了。


晚上九点的大学校园还是一片热闹,因为疫情带着的口罩反而方便了张真源的伪装,但为了保险,他还是站在了路灯后的阴影处


电话打过去,响了没几声就被接通了,那边有点嘈杂,像是在付款,张真源没说话,等声音小一点后才问:“贺儿…在哪呢,在宿舍吗?”


贺峻霖吃完饭,刚到了校门口:“没呢,我……”


阴影下的张真源看到路对面一辆车开走,从车上下来的人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提着包


所以不等贺峻霖说完,张真源又说:“贺儿,往后看。”


贺峻霖呆了一下,不可置信的转身

看到了站在路灯下的张真源,带着口罩和鸭舌帽,明明包裹的严严实实,整个人却镀上了一层金光。


那一刻,贺峻霖确信,他看到了光

🍃黛眉.素客🍃
❤️中国传统节日❤️ “相互...

  ❤️中国传统节日❤️

相互迁就才最长远

  双向奔赴才有意义

  红尘俗世

  唯有陪伴可抵岁月长久

  时光荏苒

  唯有关爱可执手相伴”


(PS:久处不厌,是相处的灵魂升华,与对的人一起,就算消磨时光,也意义非凡---七夕 特别的节日 祝节日快乐 幸福 长久)

  ❤️中国传统节日❤️

相互迁就才最长远

  双向奔赴才有意义

  红尘俗世

  唯有陪伴可抵岁月长久

  时光荏苒

  唯有关爱可执手相伴”


(PS:久处不厌,是相处的灵魂升华,与对的人一起,就算消磨时光,也意义非凡---七夕 特别的节日 祝节日快乐 幸福 长久)

Aurora

马嘉祺小朋友,我是你的一个小粉丝。见证了你从TF新生到台风少年团成员再到时代少年团队长改变,见证了你的每一次成团,不知不觉已经1393天了,希望未来的路还可以一起走下去,小马快跑,不怕跌倒。

我们的爱是双向奔赴不是吗,嘉祺



 

马嘉祺小朋友,我是你的一个小粉丝。见证了你从TF新生到台风少年团成员再到时代少年团队长改变,见证了你的每一次成团,不知不觉已经1393天了,希望未来的路还可以一起走下去,小马快跑,不怕跌倒。

我们的爱是双向奔赴不是吗,嘉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