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陪玩高手

65浏览    2参与
周同学

【叶all】陪玩高手.1

遥远的网线的另一端,一个青年坐在电脑桌前,他漂亮的双手正在键盘上面摆弄着。


他登陆上了一个ID叫做“忧郁小猫猫”的账号,才在客户端的加载界面,便听到嗡地好几声响。


待客户端加载完全,便看到很多好友刚刚才发来的信息,大部分都是问他要不要一起玩的,还有询问他是否又在接单的。


纤长的手指飞舞,叶修把这些个信息飞快地处理了,全都简洁明了地回了个“不”或者“嗯”过去。


最后只留下一个聊天窗口,是刚刚发过来的一句寻常的:“可以当场点单吗?”


对方的ID叫做王不留行。


啊,忘记说了,王不留行是忧郁小猫猫的常客。


叶修微笑着打字回:“可以。”


他现在正属于接单期...

遥远的网线的另一端,一个青年坐在电脑桌前,他漂亮的双手正在键盘上面摆弄着。


他登陆上了一个ID叫做“忧郁小猫猫”的账号,才在客户端的加载界面,便听到嗡地好几声响。


待客户端加载完全,便看到很多好友刚刚才发来的信息,大部分都是问他要不要一起玩的,还有询问他是否又在接单的。


纤长的手指飞舞,叶修把这些个信息飞快地处理了,全都简洁明了地回了个“不”或者“嗯”过去。


最后只留下一个聊天窗口,是刚刚发过来的一句寻常的:“可以当场点单吗?”


对方的ID叫做王不留行。


啊,忘记说了,王不留行是忧郁小猫猫的常客。



叶修微笑着打字回:“可以。”


他现在正属于接单期间,然而这单的任务清奇,只要求他“折磨”王杰希,但是王杰希又点单的话,陪玩价格三十软妹币每小时,加上黄少天那边给的价格,总计收入是一百三十软妹币每小时。


啧啧。叶修心里小算盘打得可好,眼看着白花花的银子轻易进账,他都忍不住弯着眼睛微笑。


不过黄少天那边暂时要求是一天两个小时,唔,酌情加时不知道还有没有钱拿。


这笔买卖倒是划算,又不影响他接其他的单,顶多换个马甲就是了。


啊,又忘记说了。黄少天在陪玩APP上的账号叫做“天下第一剑客”。


而叶修除了陪玩之外,还做代练。





叶修检查了一下变声器,才点击接受了王杰希的组队邀请。


一进到组队房间立马自动加入了游戏组队语音,除了队长王不留行之外,还有一个妹子和两个汉子在队伍里。


分别叫做叶下红、独活和杀天下。


前两个ID倒是比较眼熟,大概是经常跟王杰希一起玩的。后面那个就不太认识了。


“打战队赛吗?”王杰希询问叶修的意见。


“随便。”叶修正思考着要如何从陪玩晋升为王不留行的暧昧对象,随口答道。


他作为陪玩的态度实在是很敷衍,连撩我都不会。王杰希暗想。


“哇,队长,这是谁啊?”杀天下大大咧咧地开口了,他听到小猫猫用柔软的声音说出了冷淡的语调,反倒有种被反差击中心脏的感觉。他顶着个霸气侧漏的名字,说话也是不一般地粗犷豪迈。


“……啊,是队长的好友。”叶下红懊悔没跟杀天下提前支会,哪里想到今天小猫猫这尊大佛又突然有空来哄队长了,估计等会他们又得匿掉……


独活显然也是想得清白,干脆就开始不做声了。


“那先开一把组排练下手感吧。”王杰希说,他没理会其他人的对话,却是在照顾小猫猫。毕竟名义上,忧郁小猫猫头顶还顶着“嘉王朝”的战队名称。


“欸?队长的好友啊,那应该挺厉害吧!小姐姐声音真好听啊,加个好友呗。”杀天下笑嘻嘻地开口道。


下一秒没等叶修回应,他却突然消失在了房间里。


看着右下角“杀天下”前那个小小的×,叶修疑惑这人怎么说消失就消失了:“怎么突然就走了?”


刚刚把自家队友毫不留情踢出队伍的王杰希面不改色地笑了笑:“哦,他发信息说突然断电了。”


叶修不置可否地随便回了句:“是吗。”


王杰希倒是认真回他:“是啊。”


叶下红盯着电脑,突然作声:“啊,家里来客人辣。抱歉啊猫猫,我先闭一下麦哈。”


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跟他说的叶修道:“哦,没事。”


叶下红和独活一前一后地关了麦克风,不说话了。


这时王杰希又拉了个人进来,正好补上刚刚杀天下的空档。


ID叫做木恩的人刚进队伍就退出了队伍语音。


高英杰疑惑地转头问坐在他身边的王杰希:“师傅,你不是说交流很重要吗?为什么让我退语音啊?”


上次也是这样,每次师傅在点这位“忧郁小猫猫”陪玩的单的时候,前辈们就都不在队伍里作声了。但是高英杰的待遇还要更惨,他不被允许进入组队语音。听听都不行。


王杰希目不斜视,将队伍麦克风暂时屏蔽,对高英杰说:“有时候队友的迷惑性是很强的,尤其是——女队友,我怕你被她影响。”


深感被寄予厚望的高英杰重重点头:“我明白了,师傅!”


忧郁小猫猫此时提出了她的疑惑,软萌的少女音色:“你的队友都不怎么说话的吗?”


“嗯,他们都不怎么用语音的,他们喜欢上YY。”王杰希面不改色地胡诌。


当着队伍语音里还存活着的叶下红和独活,叶修眼睛都不眨一下地说:“哦,真麻烦啊。”游戏语音他不香吗,叶修想。


纵使叶下红已经习惯了这位少女——这位与众不同的陪玩的口出狂言,还是被她直白的嫌弃扎了一口的血:“……”幸好她现在诚恳地扮演着哑巴的角色,不用拉着脸皮哈哈干笑两声。


叶修说完,又是想起自己现在是身负使命了,而且还收着别人的钱,不好这么——这么坦诚。于是就听见小猫猫顿了顿,补充道:“嗯……也不麻烦,反正我们也不需要跟他们沟通战术。”


他这话是实实在在的心里话,意思其实是王杰希战队里的这几个常驻队员水平都挺高,不需要怎么指挥都能懂。


战队赛除了遇到那几支难缠的,倒是都挺好对付。


然而这话听上去可就着实不是那个味儿了,饶是叶下红和独活心里门清,也不由自主在内心吐槽了两句。


王杰希也是看了一眼身边的高英杰,之前随口扯来半面旗子真假参半的理由,在小猫猫无限的配合之下仿佛成了真。


不过,说实话。刺人归刺人,小猫猫作为一个不怎么合格的,不,应该说是完全不太对劲的软妹型陪玩,确实是拥有一手其它陪玩比不了的实力。


嗯,这可能就是忧郁小猫猫没有别的妹子能撩会笑,但却稳稳占据人气榜单top的原因吧。


啊,还有可能是因为有些人就喜欢这种调调呢。



——她必须要收回之前夸赞忧郁小猫猫游戏水平的前言。


叶下红看着电脑屏幕,忧郁小猫猫“一个不小心”“哎呀”一下用技能把队长刚刚打成残血的第一只蓝buff收入囊中,不知道怎么的,流下了一滴颤巍巍的冷汗。


小猫猫在组队语音里悠闲地说:“抱歉啊,手抖了一下。”


第一只野怪对打野位的发育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在丢失第一只怪的情况下,王杰希需要花费更多时间来一个人刷怪升级。


总而言之就是比较麻烦,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十分难受。水平低、心态差的打野可能此时就崩了。


然而王杰希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没事,你用蓝在线上多消耗。待会我抓下。”


听到这句话,叶下红简直要泪了。


女人和女人的差距,原来可以这么大的吗?


这把小猫猫选了个软辅,也就是——软妹常用、手长命脆、能狗能躺的混子辅助。


她打从一开始非常软妹地缩在了叶下红身后约五百码的位置——一个方便支援,更方便逃命的位置。


没错,没错。她顺走了队长的蓝buff,并没有积极进行线上消耗,反倒是悠闲至极地蹲在草丛中跳舞。


看得叶下红又是一阵悲从心起啊。



队长来了!队长来抓下了!


叶下红和小猫猫一起迎上去和王不留行对对面进行包围之势,然而对方退也不退,直愣愣冲上来打架。


王杰希心道不妙,刚想开口让她们注意,小猫猫先他一步喊了出来:“有情况!撤!”随即头也不回地果断转身。


王杰希一怔,他这个位置逃已是不太方便,本来是想要联合两人先从对面下面开刀,在拼杀的时候撕开一个缺口,阻止对方会师反包。


奈何小猫猫一点也不配合,她这一撤,倒是干脆利落得紧,对这半管血的王不留行那是一丝一毫的留恋也没有。


果断地让他傻眼了一瞬,然而就这一瞬的事情吧,身后草丛却是金光一闪,闪出一个光膀子的胡渣大汉,扛着水枪就往他身上戳。


对面下路两个也是调头集中火力,联手将他斩于马下。


叶下红只能是眼睁睁看着,象征性地上去不痛不痒地打对面几枪。


小猫猫:“被蹲了啊,别来下了吧。”


王杰希:“……好。”


目睹了这一切的叶下红掩面而泣,她简直为队长的堕落而痛心疾首。


周同学

【叶all】陪玩高手

不会写荣耀,打的是lol。


“操——啊——!!”伴随着黄少天怒吼的还有他愤怒的锤桌声。

喻文州淡定地刷着手机,连眼皮都没掀起来。

“哎——”李远摘下耳机,用脚蹬着桌子把椅子往后挪了一把。

黄少天的床位跟李远隔着道,他扯着嗓子又愤怒地锤了三下桌子,“王不留行他妈的,老子上分也排到你,带人打战队赛也排到你!可恶啊!!”他前面的电脑屏幕上一个鲜红的“失败”还亮着。

“我tm,王不留行这个畜生带着人五分钟蹲我三次——!啊!!”黄少天气得仰天长啸,在床上滚来滚去。喻文州从兜里掏出耳机慢条斯理地戴上。

队伍语音还开着,除了李远之外的三个人却因为黄少天的积怨爆发而没有作声。

黄少天气鼓...

不会写荣耀,打的是lol。



“操——啊——!!”伴随着黄少天怒吼的还有他愤怒的锤桌声。

喻文州淡定地刷着手机,连眼皮都没掀起来。

“哎——”李远摘下耳机,用脚蹬着桌子把椅子往后挪了一把。

黄少天的床位跟李远隔着道,他扯着嗓子又愤怒地锤了三下桌子,“王不留行他妈的,老子上分也排到你,带人打战队赛也排到你!可恶啊!!”他前面的电脑屏幕上一个鲜红的“失败”还亮着。

“我tm,王不留行这个畜生带着人五分钟蹲我三次——!啊!!”黄少天气得仰天长啸,在床上滚来滚去。喻文州从兜里掏出耳机慢条斯理地戴上。

队伍语音还开着,除了李远之外的三个人却因为黄少天的积怨爆发而没有作声。

黄少天气鼓鼓地回到组队房间,退了语音,打字道:

下次再打!!!!!!

“好的黄少。”

“好。”

“下次一起啊。”

耻辱下游的黄少天“靠”了一句,突然瞪着眼睛看着李远:“……”

“……”李远默了一秒,“黄少他们对面三个人就蹲你我也没办法啊……”

“我知道,”黄少天冲着李远勾起一个扭曲的笑容,“老子一定要报复他。”

“……怎么报复?”

“对啊怎么报复?”黄少天真诚提问,“一定要把我的痛苦加倍奉还,这微草嚣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唔,不如找个高分代练去狙王不留行?”

“你什么意思?”

“就是,找个代练专门去排王不留行,跟他排到一队就秒,或者送人头。啊不,跟他排到一起就演他!这个更狠。跟他排成对手就疯狂针对他,把他的分打下去,怎么样?”

“我知道狙他是什么意思!我是说,我像是用这种阴招的人吗?!再说有代练的实力能狙到那个鬼吗?演他一下子不就被看出来了??”

“……呃,不像。”李远怀疑重点好像是在后面两句。

喻文州摘下耳机,插入他们的对话:“不如找个陪玩去狙他?”

李远和黄少天同时看向他:“靠,你开什么玩笑。陪玩的水平能狙到王不留行??而且干嘛不直接找代练啊?”

“这你们就不懂了。”喻文州挑起一抹笑,“当然是——情狙了。”


喻文州解释完之后,李远跟黄少天都变了表情。

李远暗想:操,还是队长歹毒啊。

黄少天愣愣地说:“这,这真是够阴……我喜欢。”

李远看着眼前二人对视而笑,默默滚回电脑前:……我常常因为不够变态而感到与这个战队格格不入。


在喻文州的指示下,黄少天登上了某个罪恶的游戏外APP。

“诶黄少你的手机下了啊,我还以为没下呢。”李远开口道。

黄少天冷然:“闭嘴。”这只是男人的正常爱好罢了。

李远不明所以又憋屈地“哦”了一声。

喻文州在他旁边看着他的手机屏幕,指了一下:“这个怎么样,段位好像还很高,这战绩,啧啧,很厉害的亚子。”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李远挤在黄少天另一边,“……人气好高啊,这个妹子——呃,小猫猫。可御可萝的甜美嗓音……”

黄少天啐了一口:“呸,乔碧萝!”

李远:“……”

喻文州:“……反正是给王杰希点的。”

黄少天:“有道理,就她了。”


黄少天给这位人气很高的陪玩小姐姐“忧郁小猫猫”发信息:“你好,在吗在吗?”

小猫猫几乎秒回:“你好,点单?”

“嗯,有特殊服务吗?”主动要求和小姐姐对话的李远,在发出这句话之后被身边的两人暴打了一顿。

小猫猫:“……”

喻文州连忙补救:你别误会,你的段位很高,我们想让你去游戏里狙人。

小猫猫:“好的,加钱就行。要狙谁?”

喻文州诡异地沉默了一下:这反应怎么不太对的样子,而且这口气……

“不是普通的狙人砍分,就是……唔,潜伏!”黄少天又把手机抢了回来,“小姐姐,你假装偶然排到目标,然后进入他的身体……呸,进入他的生活,跟他玩暧昧,然后狠狠甩掉他!把他狠狠地践踏!再把全过程录给我们就行了。”

小猫猫:“……”

奇奇怪怪的人见多了,她还是第一次接到这种诡异的单子。

喻文州把满嘴跑火车的黄少天拍开:“总而言之就是做卧底,希望小姐姐能答应呢(笑)”

小猫猫那边沉默了很久才回复:“抱歉,这边暂时不接受偷人业务呢。”

“一小时一百可以考虑吗?”

“好的,请问目标人物是谁呢?”


喻文州微笑着打下了“王不留行”这个ID,像在下诅咒一般。

黄少天和李远看着喻文州被手机屏幕照亮的侧脸同时打了个哆嗦。

“少天,”喻文州突然转头。

“啊?啊?”刚刚在心里想着队长真是个深藏不露的变态果然玩战术的心都脏的黄少天心虚地应声。

“你负责给小姐姐付账哦。”

“……哦,哦。”黄少天流着冷汗接下了这比巨款账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