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陈情笛

412浏览    9参与
沫默陌

魔道武器灵器拟人文 腹黑忘机琴x陈情笛

假设灵器变成了人。

Ooc预警


忘机琴#陈情


某天早上(这什么烂开头),魏无羡揉着腰从床上爬起,蓝忘机端着粥从门外走进来,刚要开口,就听见一道咋咋呼呼的男声:“我艹,这什么地方?嗯?主人?”


蓝忘机看见被子里爬出来一个双眸血红,声音却软软糯糯的男子立马吃醋了,大步上前将我们的羡羡(蓝忘机:谁的?我:您,您的,先把避尘放下,有话好好说。)拢到自己怀里。魏无羡也很懵,怎么睡一觉被子里还跑出来个美男?


这时那个男子说话了:“哦,我是陈情,就是整天被迫观看活春宫的笛子。”说完还翻了个白眼,好像是很嫌弃魏无羡。


能不嫌弃吗?好歹是自己的主人,昨晚被蓝忘机**的惨叫,一个受...

假设灵器变成了人。

Ooc预警


忘机琴#陈情


某天早上(这什么烂开头),魏无羡揉着腰从床上爬起,蓝忘机端着粥从门外走进来,刚要开口,就听见一道咋咋呼呼的男声:“我艹,这什么地方?嗯?主人?”


蓝忘机看见被子里爬出来一个双眸血红,声音却软软糯糯的男子立马吃醋了,大步上前将我们的羡羡(蓝忘机:谁的?我:您,您的,先把避尘放下,有话好好说。)拢到自己怀里。魏无羡也很懵,怎么睡一觉被子里还跑出来个美男?


这时那个男子说话了:“哦,我是陈情,就是整天被迫观看活春宫的笛子。”说完还翻了个白眼,好像是很嫌弃魏无羡。


能不嫌弃吗?好歹是自己的主人,昨晚被蓝忘机**的惨叫,一个受!!


魏无羡见自家笛子变成了人,那肯定是十分高兴(以后工具又少一个)。蓝忘机脸都黑成锅底了,哼,多了一个情敌。


这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主人,我是忘机琴。”魏无羡和蓝忘机看去,只见一个湛蓝色眼瞳的男子,比陈情略高,气质儒雅,一头白发显得十分亲和。


此时魏无羡那是特别高兴说道:“我的陈情变成人了,忘机琴也变成人了,长的还挺俊,不过比本老祖当年还是略逊一筹,嘶――蓝忘机你捏我腰干嘛?”


这时的蓝忘机心情是十分的不美好,自家老婆夸别人俊而且还是两个人,不高兴,要天天。忘机琴见自家主人黑着脸,立马就猜出主人这是吃醋,看来主人要和主人的小娇妻“玩游戏”了。便拉着在一旁嫌弃自家主人的陈情出了静室,对主人点点头,示意你们继续。


然后静室内就传出了各种“蓝二哥哥我错了”“蓝二哥哥轻点”“蓝二哥哥,以后我只夸你”“嗯~~~”以及各种不可描述的声音。


静室外的陈情原本还在抱怨自家主人无用,但是一听见魏无羡求饶的声音,便立马要闯进去救自家主人,但是被忘机琴拦住了,开口大声道:“你给老子放开,你家蓝忘机在欺负我家魏无羡,你要再拦我,老子废了你!”


忘机琴看到陈情这一副样子,宠溺的看着自家老婆(???),温和的说:“陈情,不要闹了,主人们正在玩游戏,不会伤到人。”


陈情一幅不信的样子,说道:“玩游戏?玩什么游戏会叫这么惨?”


忘机琴一副得逞的样子,对陈情说:“这样,我来教你怎么玩。”说完,就抱着(注意,是公主抱)陈情到了附近一个房间内(不要问我哪来的房子?),开始“玩游戏”。


之后房间里就传出了各种声音“停停停”“我不玩了,忘机琴你把我放开”“不可以哦,玩游戏就要玩完”“我艹,老子以后再也不信你了!!”然后就是各种不可描述的声音






第二天


陈情扶着腰从床上爬起来,大声嚎叫着:“臭忘机琴,老子再也不和你玩游戏了。”一旁的忘机琴一边帮自家老婆揉着腰,一边安慰着自家老婆。心里还在想:以后该怎么把陈情骗上床呢?


蔚宁

若陈情笛变成人

#可能ooc

#微沙雕

#时间设定在魏婴已离开云梦江氏

#假设蓝湛没有要废魏婴修为


刚刚突然冒出的灵感,想到就赶紧写下来了,猎人乙女向的文可能要再几天后才会更新。


正文👇


一日,魏无羨前往姑苏蓝氏拜访,寻蓝忘机一同叙旧,却不慎将陈情弄丢,两人寻找数时辰,仍旧未找着。

“可恶,都怪我不慎将陈情弄丢!”魏无羨气愤的捶了两下石头。

“魏婴,别慌,笛不会长脚跑走,肯定还在云深不知处内,我这就派姑苏蓝氏门生找去。”蓝湛说完准备下令,可眼前出现了一名男子,阻止了蓝湛。

“用不着下令,我不在这吗?”男子从两人旁走出来,从容的说道。

“何人?为何你能进入...


#可能ooc

#微沙雕

#时间设定在魏婴已离开云梦江氏

#假设蓝湛没有要废魏婴修为


刚刚突然冒出的灵感,想到就赶紧写下来了,猎人乙女向的文可能要再几天后才会更新。





正文👇


一日,魏无羨前往姑苏蓝氏拜访,寻蓝忘机一同叙旧,却不慎将陈情弄丢,两人寻找数时辰,仍旧未找着。

“可恶,都怪我不慎将陈情弄丢!”魏无羨气愤的捶了两下石头。

“魏婴,别慌,笛不会长脚跑走,肯定还在云深不知处内,我这就派姑苏蓝氏门生找去。”蓝湛说完准备下令,可眼前出现了一名男子,阻止了蓝湛。

“用不着下令,我不在这吗?”男子从两人旁走出来,从容的说道。

“何人?为何你能进入这云深不知处?”蓝忘机抽出腰间的避尘,守在魏无羨前方。

“欸?夷陵老祖您不是在找我吗?”男子指了指自己的脸,疑惑的看着魏无羨。

“你什么意思?你究竟为何人?”魏无羨表情严肃的看着男子,站起身子。

“啊对了!一定是我的样貌改变了,所以你才认不出我。”男子说完话,蓝忘机和魏无羨没有放下半分的警惕。

“吾名乃陈情,即为夷陵老祖手上拿着的陈情笛。”陈情指着魏无羨,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说道,可不料,两人完全不信他,反而更加警惕。

“一派胡言,笛子仅在数时辰内化为人身,根本是天方夜谭!”一名陌生男子跑进云深不知处,又在自己眼前说些天方夜谭,蓝忘机对此感到非常气愤。

“我说的是真的!你们要相信我啊!”陈情拼命的说服两人,自己真的是夷陵老祖手上拿的陈情。

“喔?是吗?若你真的是陈情,那你又为何能成人?”魏无羨往陈情走去,边走边问道。

“非常抱歉,我无法回答这问题。”陈情将手臂微弯举至胸前,一脸心虚的将头撇过。

“又是为何无法回答?”魏无羨又往前踩了一步。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当时我从您的腰间滑落,掉落至一旁的树丛,等我有意识时,我已是个人了。”男子将头底下,他知道自己这么说,夷陵老祖和蓝二公子绝对不会轻易相信。

魏无羨听后,转身走向蓝忘机。

“蓝湛,若此人所言属实,那你是否愿意同我一起寻找将陈情变回来的方法。”

“当然。”

谁也没想到,两人竟轻易的相信了?而且还意外的冷静,也是,在这个什么妖魔鬼怪都可能出现的年代,再加上这两人,一位可是夷陵老祖魏无羨,另一位则是姑苏蓝氏家的二公子蓝忘机,如此冷静也是理所当然。

“时候不早了,你俩今日就在我蓝府歇息一晚吧。”随后蓝忘机便带着两人前往可住宿的地方。

隔日早晨,魏无羨走到蓝忘机房门前敲了几下。

“蓝湛,醒了吗?我有事跟你说。”

“魏婴?什么事?”蓝忘机推开门看着站在眼前的魏无羨。

魏无羨从身后拿出已变回笛子的陈情笛,两人对视了一眼。

“看来我们不必寻找让陈情恢复的方法了。”

我是豬

【情妄】陈情笛×忘机琴(下)

不喜欢可以不看,但请不要评论


你语气不好,我又凭什么好!


~~~~~~~~~~~~~~~~~~~~~~~~~~~~~~~


陈情笛忘机琴,终是寻故人归。


“阿情。”


“嗯?”


“没什么,就想见见你。”


“可懂了。”


“懂了啊。”


懂得正非正邪非邪也,懂得恩义两难全。


面对这些,可我只想要你一人。


陈情向前一步走,到忘机(琴)身前,笑道:“谁家的小公子啊?今生的如此俊美。”


“...

不喜欢可以不看,但请不要评论


你语气不好,我又凭什么好!


~~~~~~~~~~~~~~~~~~~~~~~~~~~~~~~




陈情笛忘机琴,终是寻故人归。






















“阿情。”




“嗯?”




“没什么,就想见见你。”




“可懂了。”




“懂了啊。”




懂得正非正邪非邪也,懂得恩义两难全。




面对这些,可我只想要你一人。




陈情向前一步走,到忘机(琴)身前,笑道:“谁家的小公子啊?今生的如此俊美。”




“你……唔……”




还会说完便被堵住嘴舌。








是………………
















































是你家的啊。

我是豬

【情妄】陈情笛×忘机琴(中)

忘机琴,姑苏蓝氏蓝二公子的灵器。


其弟避尘,最近越发的不忍直视。


自从云梦江氏的魏无羡提早结束求学离开,主人和避尘越发冰冷,或者………憔悴???了。


避尘的话应该是那魏公子的剑的缘故。


主人又是何故?


算了,反正也帮不上忙。


忘机琴,可做兵器杀人不眨眼,或者是因为它是灵器吧。...


忘机琴,姑苏蓝氏蓝二公子的灵器。












其弟避尘,最近越发的不忍直视。












自从云梦江氏的魏无羡提早结束求学离开,主人和避尘越发冰冷,或者………憔悴???了。












避尘的话应该是那魏公子的剑的缘故。












主人又是何故?












算了,反正也帮不上忙。












忘机琴,可做兵器杀人不眨眼,或者是因为它是灵器吧。










 


亦可调琴,而问灵则只是基本作用。


 


 


 


 


 


像其主,抹额加身,越发仙气飘然,衣袖飘飞。


 


 


 


 


 


初与阿情相逢,只觉得此人极为轻巧,魏公子也是曾见过一两面的。


 


 


 


 


 


总觉得是不知怎的阴沉了起来,那股子活泼劲也没了。


 


 


 


 


 


后来得知阿情为邪道之物。


 


 


 


 


 


 


阿情的嘴角总是似笑非笑,轻挑且邪肆,劝他归为正道,不成想。


 


 


 


 


 


 


 


却被挑起下颚说我不懂。


 


 


 


 


 


我事事不知这话有何意, 我究竟有何不懂,他那一身黑衣终是印在了眼中,记在了心里。


 


 


 


 


 


 


那时尚不知何为情,何为爱。


 


 


 


 


 


 


只是觉得看见那人的身影都觉得欢喜。


 


 


 


 


 


 


哪怕是偷偷的。


 


 


 


 


 


 


去看。


 


 


 


 


 


 


也是莫大的。


 


 


 


 


 


 


阿情他终是坚持不住倒下的那刻,我才懂得主人和弟避尘的心。


 


 


 


 


 


 


终是一别十三年。


 


 


 


 


 


 


再见时我也学会了成长,懂得了主人和魏公子之间那一曲忘羡的含义。


 


 


 


 


 


 


 


阿情别来无恙啊。

我是豬

【情妄】陈情笛×忘机琴上(上)

周身漆黑与红色箭碎形成鲜明的对比。


名唤陈情,由夷陵老祖所持,周身邪气四溢,世人皆道,其为鬼笛。


陈情迪所化为的器灵,阴邪,苍白俊美且法力强大。一身黑衣加身红色稍作打底,与其主老祖相为媲美。


常伴于夷陵老祖身侧,老祖有一件唤”随便”。


初识,见其灵气淡薄,虚弱无比,面色苍白无光,承诺其会顾好老祖。


避尘厌陈情,应由是随便。...


周身漆黑与红色箭碎形成鲜明的对比。
















名唤陈情,由夷陵老祖所持,周身邪气四溢,世人皆道,其为鬼笛。














陈情迪所化为的器灵,阴邪,苍白俊美且法力强大。一身黑衣加身红色稍作打底,与其主老祖相为媲美。












常伴于夷陵老祖身侧,老祖有一件唤”随便”。












初识,见其灵气淡薄,虚弱无比,面色苍白无光,承诺其会顾好老祖。












避尘厌陈情,应由是随便。












陈情他蛮不在乎,随老祖身侧,遇见其故人。












初识白衣俊美,不苟言笑,似其主。












鬼道?












正道?












呵!












陈情耻笑于忘机(琴)的正道之感,目光却不由追随与其。














夷陵老祖于乱葬岗围剿,神魂俱灭,魂魄碎裂。












随便自锁其身,被敛芳尊藏数十年,陈情为江澄藏笛十三载。














在相逢,风雨已聚变,昔日故人成了仇敌。












仇敌变爱人。












不过啊。












器灵相似其主。












不过陈情亦邪亦强大,诞生于老祖最攻期,其性不可改。

🌸紫夏薰薰🌸

陈情笛到了,开心*罒▽罒*

妈妈我爱你(◍ ´꒳` ◍)

忘羡书包也快到了,下次拍给你们看~

(请忽略像素这个问题)

陈情笛到了,开心*罒▽罒*


妈妈我爱你(◍ ´꒳` ◍)


忘羡书包也快到了,下次拍给你们看~


(请忽略像素这个问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