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陵光

51.6万浏览    8501参与
烟络枫林

就填完了光裘和孟凌,剩下的不想填了……


有想要填双白,执煜,奕元,埥枭,骁艮,乾坤,黎煦的自取。

就填完了光裘和孟凌,剩下的不想填了……


有想要填双白,执煜,奕元,埥枭,骁艮,乾坤,黎煦的自取。

无侫夜

对局

钤光,钤离,隐执离。

慕容离从未想过公孙钤还活着,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和他走向宿敌相杀。

他一次次算计自己,自己也一次次的回击。

在这种算计与被算计,反击与敌对中,渐渐地,他们产生了一种彼此也不明不白的东西。


黄昏的凉亭,他们已下过无数棋局。

“怎么?在想他吗?”慕容离手中的茶已凉。

“是的。”公孙钤毫不避讳。

慕容离有些失望。“我以为,你与我下棋如此认真,应当心无旁人才对。”

“那可做不到。”

过了良久,慕容离又说:“我与他,你选择谁?”

公孙钤说:“明知故问。”

“活着的我和活着的他,你选择他,但如果一死一活呢?”

公孙钤不解,慕容离说“公孙兄,我没带...

钤光,钤离,隐执离。

慕容离从未想过公孙钤还活着,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和他走向宿敌相杀。

他一次次算计自己,自己也一次次的回击。

在这种算计与被算计,反击与敌对中,渐渐地,他们产生了一种彼此也不明不白的东西。

 

黄昏的凉亭,他们已下过无数棋局。

“怎么?在想他吗?”慕容离手中的茶已凉。

“是的。”公孙钤毫不避讳。

慕容离有些失望。“我以为,你与我下棋如此认真,应当心无旁人才对。”

“那可做不到。”

过了良久,慕容离又说:“我与他,你选择谁?”

公孙钤说:“明知故问。”

“活着的我和活着的他,你选择他,但如果一死一活呢?”

公孙钤不解,慕容离说“公孙兄,我没带任何护卫。”

 

公孙钤愣了一下,“如果你说的是事实,我会杀了你。”

“现在杀我,是最好的机会,不过我已派人去暗杀陵光,救他,或杀我,你自己选择。”

要了结仇恨,还是为爱奔赴。

 

公孙钤知道就算杀了他,也未必不能回宫救驾,但他不愿赌,不愿拼命运。

“慕容离,你还是这样子。”

他抛下这句后离开。

慕容离饮着杯中酒,公孙钤抱过他,仅仅一次,便是那个怀抱,使他一时失了意。

 

公孙钤对陵光太好,好到让人羡慕的地步。

而他,不过一个横插在他们中间的掠夺者。

慕容离又饮尽杯中的酒,酒若不苦便是人自苦。

 

最终,公孙钤又找他。“慕容离,这是你搞的吧?”

“是的。”慕容离说:“这天下已乱,由不得你我。”

公孙钤:“别太过份。”

“我向来如此无理。”慕容离横蛮的说:“从不管旁人。”

公孙钤对他那点点的动心慢慢消失。

“好,那我便和你再对手一局。”

 

棋下至一半,公孙钤突然说:“慕容公子,你真可怜。”

“怎么可怜?”

“你明知道有些底线不可碰,却总想逼别人把你捧在那个你想要的位置。那么喜欢当第三者吗?”

“哈哈哈……”慕容离笑得有些颠狂。

“还是你在寻找什么?想透过我看到什么?”公孙钤一子落到他面前:“我不是他,永远也不像他,他有的我没有,我有的他没有。”

慕容离停住了。

“清醒吧,慕容离,你只是在想他而已。”公孙钤又落一子:“你不该与他翻脸,该回去找他,他于你,终究不同,他能给你的我也不能。”

慕容离拿起棋子。“公孙兄还是这般聪明。”

拿起棋盘旁的茶一口喝完,“也许,我们该平了,这棋,不用下了。”

“不,你输了。”

 

慕容离的胸口突然一疼,捂着胸膛,脸色微变,“你……下毒了。”

公孙钤起身:“这条命,是你还我的。”

“哈哈哈……还命……”慕容离笑得有些疯狂。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今生,我不欠你,下辈子,但愿别再遇见。”

 

别再遇见了,生生世世都不要。

 

“慕容,下辈子做个好人吧,别再这样了。”

 

最后的最后,公孙钤绝尘而去,慕容离的呼吸慢慢停止了,最后的画面的是他与那人一生的爱恨纠缠。


红笺小字
  元宵节快乐,请大家吃汤圆(...

  元宵节快乐,请大家吃汤圆(*σ´∀`)σ

    

  元宵节快乐,请大家吃汤圆(*σ´∀`)σ

    

普罗因海

桎梏

  这一日,南方天空,离火尽明,红透了半边天空,伴着几声清脆的鸟唳声,四象神四灵之一的朱雀归位了。

  “神君”殿前那裹着火焰的身影渐渐明朗,随着火焰被收了起来,陵光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人,陵光忽然有些感慨,倒真是,恍若隔世啊,

       “神君?”侍者的唤声唤回了陵光的思绪,陵光甩袖将手背到身后,

  “走吧”说着陵光便抬脚离去,回他的神宫去了,在这二人离去后,不远处一道清蓝色身影也缓缓没去。

  “乾,莫不是放不下你的小王上”

  乾听到声音,抬头望去,只见地坤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处所。

  “天上一日,...

  这一日,南方天空,离火尽明,红透了半边天空,伴着几声清脆的鸟唳声,四象神四灵之一的朱雀归位了。

  “神君”殿前那裹着火焰的身影渐渐明朗,随着火焰被收了起来,陵光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人,陵光忽然有些感慨,倒真是,恍若隔世啊,

       “神君?”侍者的唤声唤回了陵光的思绪,陵光甩袖将手背到身后,

  “走吧”说着陵光便抬脚离去,回他的神宫去了,在这二人离去后,不远处一道清蓝色身影也缓缓没去。

  “乾,莫不是放不下你的小王上”

  乾听到声音,抬头望去,只见地坤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处所。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不过是人间短短几十载,过去的就过去了”乾

  “如果真是你自己说的这么简单就好了,所以,你刚才为什么去见他”说着地坤探头靠近乾,眼睛直视着天乾的双眼,“乾,别骗自己了”说完地坤自斟了一杯茶饮,接着一本册子出现在他的手中抵向天乾,

  “司命的命簿,你又去霍霍司命”

  “你就说看不看吧”地坤

  乾只好翻开了命簿,这是陵光的命簿,看着乾惊讶的眼神,地坤笑着喝完了杯中的茶,摆摆手,“我还有事,”便消了人影,尽管天乾没有回答,

朱雀神宫

  朱雀神君下凡归来,自是有好些事要处理,只不过眼下神君归来只是换下一身衣服,就缩到后方的银杏树林中了,且说这一黄一紫,竟难得的契合。

  “我觉你不会来此的”陵光坐在最大的银杏树下,面前的一方桌,却是摆满了黑白棋子,陵光背对着的身后,一人静静站在那里,如松如立,

  “除却凡间的时间,你我倒是很少交集”说着陵光起身面向那人,光风霁月,人间天上的,天乾神君,

  “你来找我,有事?”陵光

  天乾没有说话,目光下移至方桌上棋盘处,那是他与,不,是公孙钤与王上未下完的那场手谈,

  “不过是未下完的棋,有些遗憾罢了”陵光

  “那,不如我们接着下完”乾

  陵光闻言默默点头,接着二人静坐下来下完那场棋局,倒是平平淡淡,

  只是这棋下完,属于公孙钤与陵光的故事也就结束了,就让那一场副相王上葬送于人间的朝堂更替,历史尘埃中吧。

  剩下的只有拥有这段记忆的,陵光神君,与那天乾神君了。

  “我输了”陵光脸上露出微笑,有些苦涩,释然,也有不甘

  “陵光”乾

  “陵光,这个名字每时每刻都在提醒我是那朱雀,陵光啊,天乾神君,请回吧”陵光说完就消失在原地,诺大的银杏树下只剩下天乾神君和那赢了半子的棋局。

  若你不是朱雀,我不是天乾,结局又会怎样,是不是在哪凡间的寝殿中,

  那人跪在地上向他的王上作揖,“王上,微臣回来了”,是哪人惊喜的眼神和那熟悉的一声“公孙”

  

梦时

人人都爱执明明(5)

CP乱炖

陵光找公孙钤,一脸苦瓜的哭:副相我错了,我不该和小顾死一起。

公孙钤:烦死了,你上一辈子已经天天哭,这辈子还要哭?

陵光:……


慕容离:陵光失败了,看来还得我出马。

慕容离约公孙钤到浮玉山,并为他撑伞,回忆他们美好的过去。

慕容离:前世你为我撑伞,这辈子让我来吧。

公孙钤:你这个中二,不会是想踢我下去吧。

慕容离:不是,我只是想到欠你的一命,想好好补偿。

公孙钤:简单,你从这里跳下去就能还了。

慕容离:……


CP乱炖

陵光找公孙钤,一脸苦瓜的哭:副相我错了,我不该和小顾死一起。

公孙钤:烦死了,你上一辈子已经天天哭,这辈子还要哭?

陵光:……

 

慕容离:陵光失败了,看来还得我出马。

慕容离约公孙钤到浮玉山,并为他撑伞,回忆他们美好的过去。

慕容离:前世你为我撑伞,这辈子让我来吧。

公孙钤:你这个中二,不会是想踢我下去吧。

慕容离:不是,我只是想到欠你的一命,想好好补偿。

公孙钤:简单,你从这里跳下去就能还了。

慕容离:……


卿本佳人

继续整活

 @墓门有梅 来吧!!!这次给方方土加了挑染

继续整活

 @墓门有梅 来吧!!!这次给方方土加了挑染

卿本佳人

玩脱了……


如果被创是我的错


感谢皮医生友情扮演!


p1像不像跳极乐净土?(方方土的挑染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画了)

玩脱了……


如果被创是我的错


感谢皮医生友情扮演!


p1像不像跳极乐净土?(方方土的挑染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画了)

烟络枫林
彩蛋是陵兔兔和裘兔兔的玩偶

彩蛋是陵兔兔和裘兔兔的玩偶

彩蛋是陵兔兔和裘兔兔的玩偶

烟络枫林

一些碎碎念

裘振是具有很多面的,最重要的两面便是天璇裘家的裘振(神性)、陵光/裘家的裘振(人性)这两面。

作为天璇裘家的裘振,他忠君爱国,成熟稳重,谨遵王命。但作为陵光的裘振,他却是与之相反的形象,陵光的裘振是有脾气的,是一个活人,而不是保卫天璇的一段程序。尤其是在他作为被灭族的裘家的裘振和陵光的裘振重合的时候,他可以随意的忽视陵光,随便的使性子,这个时候他对陵光是没有什么好脸看的。

天璇裘家的裘振,是该为天璇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他没有也不需要情绪;但是裘家的裘振,内心是恨的,与其说是他恨陵光,不如说他更恨自己,他恨自己能独活,恨自己无能为力,恨自己……对陵光还有感情,更恨这是他永远没有办法报的仇,因......

裘振是具有很多面的,最重要的两面便是天璇裘家的裘振(神性)、陵光/裘家的裘振(人性)这两面。

作为天璇裘家的裘振,他忠君爱国,成熟稳重,谨遵王命。但作为陵光的裘振,他却是与之相反的形象,陵光的裘振是有脾气的,是一个活人,而不是保卫天璇的一段程序。尤其是在他作为被灭族的裘家的裘振和陵光的裘振重合的时候,他可以随意的忽视陵光,随便的使性子,这个时候他对陵光是没有什么好脸看的。

天璇裘家的裘振,是该为天璇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他没有也不需要情绪;但是裘家的裘振,内心是恨的,与其说是他恨陵光,不如说他更恨自己,他恨自己能独活,恨自己无能为力,恨自己……对陵光还有感情,更恨这是他永远没有办法报的仇,因为他没有报仇对象。

是陵光杀死了裘家吗?不是,是民心杀死了裘家,是百姓杀死了裘家吗?不,是无知杀死了裘家,是无知杀死了裘家吗?不,是陵光的野心杀死了裘家,可是野心能有什么错呢?乱世之中不就是侵吞蚕食嘛,如果肯定了是陵光的野心杀了裘家,那他一生的努力便全错了。所以是命运杀了裘家,所以无论他做什么,都只能是无能为力,或者验证自己是错的。天璇裘家本就是肱骨之臣,本就诞生于君王野心,本就应护卫举国百姓,当他是天璇裘家裘振的时候,和他作为裘家裘振的时候,本就是悖逆的,让他不断在两个身份间挣扎。

而陵光的存在,便成了两个身份倾轧的突破口。

陵光吩咐正事的时候,裘振是顺从的,理所当然的去完成各种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陵光谈私事的时候,裘振就会充满抗拒,各种不配合。雨巷送别,他忽略了陵光的存在一直往前,直到被陵光叫住,但最终也没有回答陵光的问题,而是继续前行;花园下棋,不光拒绝了陵光的提议,甚至不顾内侍在场,直接怼了回去。裘振在陵光面前无疑是任性的,很多人把裘振的任性归结于裘家灭门,但是实际上并非完全如此。他有顺从的一面,便代表着他懂自己身上所背负的责任,作为天璇的裘家,生死便只属于天璇,天璇的裘家是不被允许恨的,便是不消多说,他父亲裘老将军也是不允许他恨的,裘家愿满门为君王顶罪便证明了这一点,天璇裘家的荣辱本就属于天璇。在他人生的前24年,天璇裘家和裘家是一体的,是无法分割的,但是就在这一年,这两样被彻底划分了,因为他成了唯一幸存者,他成为天璇裘家留存下来为天璇鞠躬尽瘁的工具,同时也成为裘家唯一幸存的人,这个时候天璇在他心中已经割裂了,一半是他誓死保护的对象,一半是他的仇恨,而陵光作为天璇王,成了他对天璇发泄的载体。

他听命于一个天璇,却在心里恨另一个,但他不能恨,所以他只能恨自己,而陵光出现在他面前,就会加剧恨和不能恨两方拉扯,所以他会回怼陵光。

但臣是不能怼王的,所以他怼的也只是陵光,而不是天璇王。他能怼陵光的底气不在于裘家的牺牲,而在于他和陵光的感情,是因为陵光纵容他,所以他才能怼陵光。就像陵光邀他下棋会被拒,陵光吩咐他刺杀啟昆他只会接受一样,陵光在他眼里本就不是一个陵光。这话说起来感觉很绕,总结一下就是,一个陵光是天璇王,所以面对天璇王他只能是天璇裘家的裘振,另一个陵光是陵光,所以他是陵光的裘振,也是裘家的裘振,这个时候他就可以借由他和陵光的感情撒脾气。

很多人总认为是裘家的牺牲才是裘振脾气的来源,但是如果他和陵光没有感情,他会真正的没有脾气完全的顺从陵光的指令。同样,陵光对裘振的纵容也不只是因为裘家的牺牲,更多的是因为他是裘振,因为他是裘振,所以他可以对他的陵光发脾气。吴以畏老将军病重的时候陵光说什么,他说:“他也死了吗?孤王为什么要看他。”后来吴以畏老将军死的时候他去看了吗?我想可能并没有,就像裘家满门覆灭一样,陵光从未言对不起裘老将军,陵光从始至终说的便是孤王对不起裘振,他对不起裘振什么呢?裘振作为裘家唯一的幸存者,陵光对不起他什么呢?是伤心吗?不是,是因为他是裘振,所以陵光才会觉得对不起他。陵光对别人是没有感情的,是空洞麻木的,是居高临下的,那些他都不认为和自己平等的存在,怎么会有对不起呢?他对不起的只有裘振,不是因为他对得起别人,是因为他自认不需要对得起别人。所以他在别人面前称王,和裘振私下相处称我,就像裘振临死前一样,陵光会有意的变换称呼,他当王太久了,他已经习惯王这个身份了,但是无论多久,在裘振面前,他都只想做陵光,这才是裘振任性的底气,因为裘振是唯一一个对陵光来说不一样的人,他是半个自己。

但这同样是残忍的,陵光为天璇而活,所以陵光的半个自己也只能为天璇而活,天璇裘家为天璇而活,天璇裘家的裘振也只能为天璇而活,裘振从一开始就被各种身份绑在天璇这艘船上,便是亡了自己,这艘船都不能沉,他做到了,也失败了。他救活了天璇,也杀了天璇王的半个自己,所以陵光的称呼从本王变成孤王,陵光的野心变成了悲痛,陵光的希望变成了绝望。

陵光和裘振其实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先谈天璇,再言其他的。裘振明知道自己对于陵光的意义,但为堵悠悠之口,不得不自戕,此举不为陵光,而是为了天璇。陵光明知刺杀啟昆危险,但为了防患于未然也不得不派裘振去做,天璇优先于所有基本算两个人的共识,但陵光最后还是崩溃了,因为他亲眼看着裘振回来,亲自安排了所有去安抚民心,他做好了一切,最后等来的是不能接受的结局,因为虽然他们所求相同,但是早已离心。离心才是陵光崩溃的根本。

此处离心并非指感情存在与否,而是角度观点不同。陵光经历过一次民心不定,那时他失去了裘家,也失去了裘振,他一心找补,为重耀裘家,也为了天璇安定,他不得不让裘振经历危险,但是上一次的民心不定已经让他吸取了教训,所以他准备了比开国大典都更为隆重的祭天大典宣扬裘振的事迹,用三年赋税安抚民心,陵光一直在向前看,他眼见裘振回来,眼见他想要的一切都在向他招手。而与之相反的是,裘振在向后看,裘振死在四年多前,死在灭门里,他对于民心不定的唯一看法就是,像裘家人一样,用死堵住悠悠之口,他是裘家人,也只是裘家人,最终也终于成为裘家人。裘振死在了四年前,而陵光不知。或者说陵光已经收拾步伐继续向前,而裘振不知,他留在了原地。维系他们感情的从前是携手共进,之后便是无尽相思。但无尽相思是无意义的,无尽相思只是过去的残影罢了。

天璇裘家的裘振先行一步,他做了自己的选择,陵光的裘振往后退缩,成全了天璇。最终还是裘振,先放弃了陵光,毕竟天璇王从头到尾也比不过天璇。但,裘振从头到尾,也未真正比得过天璇。

他们终将成为滋养天璇的枯骨,因为他们从一开始便是为天璇而生。

烟络枫林
心态逐渐爆炸,所以十二分潦草

心态逐渐爆炸,所以十二分潦草

心态逐渐爆炸,所以十二分潦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