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陶渊明

8443浏览    463参与
m13070529676

陶渊明《桃花源记》楷书

作者:m13070529676

《桃花源记》是东晋文学家陶渊明的代表作之一,是《桃花源诗》的序言,选自《陶渊明集》。此文借武陵渔人行踪这一线索,把现实和理想境界联系起来,通过对桃花源的安宁和乐、自由平等生活的描绘,表现了作者追求美好生活的理想和对当时的现实生活不满。 

陆远
[2020 0334] 停云霭...

[2020  0334]

停云霭霭,时雨濛濛。

八表同昏,平陆成江。

/ 《破云》引自陶渊明《停云》

底图自制。

最近在忙着练琴,写字少了些。以后还是计划坚持每天产出一些。

后附原诗:

停   云

       陶渊明

停云,思亲友也。

罇湛新醪,园列初荣,愿言不从,

叹息弥襟。

霭霭停云,濛濛时雨。

八表同昏,平路伊阻。

静寄东轩,春醪独抚。

良朋悠邈,搔首延伫。

停云霭霭,时雨濛濛。

八表同昏,平陆成江。

有酒有酒,闲饮东窗。...

[2020  0334]

停云霭霭,时雨濛濛。

八表同昏,平陆成江。

/ 《破云》引自陶渊明《停云》

底图自制。

最近在忙着练琴,写字少了些。以后还是计划坚持每天产出一些。

后附原诗:

停   云

       陶渊明

停云,思亲友也。

罇湛新醪,园列初荣,愿言不从,

叹息弥襟。

霭霭停云,濛濛时雨。

八表同昏,平路伊阻。

静寄东轩,春醪独抚。

良朋悠邈,搔首延伫。

停云霭霭,时雨濛濛。

八表同昏,平陆成江。

有酒有酒,闲饮东窗。

愿言怀人,舟车靡从。

东园之树,枝条载荣。

竞用新好,以怡余情。

人亦有言:

日月于征。

安得促席,说彼平生。

翩翩飞鸟,息我庭柯。

敛翮闲止,好声相和。

岂无他人,念子实多。

愿言不获,抱恨如何!

huamo

今天听老师说陶渊明,我第一印象就是


官差:老爷说你不能当官,滚回家种田去吧!

陶渊明:什么?还有这等好事?!

今天听老师说陶渊明,我第一印象就是


官差:老爷说你不能当官,滚回家种田去吧!

陶渊明:什么?还有这等好事?!

潇訸訸

上课摸鱼……

祝大家语文考试不要默成停云漠漠向昏黑(狗头)

上课摸鱼……

祝大家语文考试不要默成停云漠漠向昏黑(狗头)

燕倾青

图源网,侵删

私心加了李杜tag 

图源网,侵删

私心加了李杜tag 

否弗

醉的世界

    浮一大白,为何我想要醉里痛哭时,却无比清醒。花是花,月是月,脸色一片酡红,却任然把我锁在现实中。让我去吧,我已经看见了另一个自己。

    假如我是陶潜,也不会为五斗米折腰。性嗜酒,便带着酒意赏东篱菊花。黄花下酒,喝得心满意足再去想想怎么耕地。清贫一生也愿归去,那些自诩风流的贵族名士,又有几人比我逍遥。

    假如我是李白,我一定要去摘下古道的月光,尝遍长安街所有酒家。无酒?无酒便无诗。洋洋洒洒写出自己的愤懑喜悦,让那些人替我去哭,看着千百年来的人们如信徒般拜读。我就是...

    浮一大白,为何我想要醉里痛哭时,却无比清醒。花是花,月是月,脸色一片酡红,却任然把我锁在现实中。让我去吧,我已经看见了另一个自己。

    假如我是陶潜,也不会为五斗米折腰。性嗜酒,便带着酒意赏东篱菊花。黄花下酒,喝得心满意足再去想想怎么耕地。清贫一生也愿归去,那些自诩风流的贵族名士,又有几人比我逍遥。

    假如我是李白,我一定要去摘下古道的月光,尝遍长安街所有酒家。无酒?无酒便无诗。洋洋洒洒写出自己的愤懑喜悦,让那些人替我去哭,看着千百年来的人们如信徒般拜读。我就是半个盛唐,天子呼来不上船。高力士、杨贵妃?又算甚?似青莲不染纤尘,在尘世独忘机。

    假如我是苏轼,有好酒当然要来下菜呀!东坡肘子、东坡肉、荔枝与生蚝肉,一生功业在于黄州、惠州、儋州,也当了一路的老饕。一路风霜夹雨,却留下“一蓑烟雨任平生”“大江东去浪淘尽”。他们羡慕不来的,日日无病呻吟之徒羡慕不来的。诗坛虚名留不得,不如口中余至味。

    假如我是李清照,那我便要留在少女时期。永远当个无忧无虑的才女,当千古诗坛的一朵永恒的海棠。虽为女儿身,却爱舟中宿醉。不只有“寻寻觅觅”,更有“死亦为鬼雄”。只见我愁眉不展,却不见我曾烈酒洗剑。

    曲水流觞,煮酒论英雄,山水之乐,醉里挑灯……盏落诗成,酒尽削寇首。那是我要的酒,若是醉里还要自怨自艾、杞人忧天,岂不白白浪费了酒水与良辰。诸位先贤不愿,我更不愿。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也罢,豪情壮志也罢。请带我飘浮起来。

    我想去梦里见见那个由我构建的世界;我想待在自己的酒意里;我想在这个车水马龙的城市里找古时亭台楼阁;我想在一片闲言碎语中获得一刻解脱;我想在遍地狼藉中寻个真切。一口饮尽,虽不是琼浆玉露,却也是片刻的安宁。不喜喝酒的人再多,却也知道酒释放魅力。

    我似乎看见诗人们精神的岛屿了,奈何无舟渡我,我也只能在酒中妄想。

Miracle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宜自勉,岁月不待人。——陶渊明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宜自勉,岁月不待人。——陶渊明

精神小周

“晋陶渊明独爱菊……菊之爱,陶后鲜又闻……”


我:??????


奇怪的CP又增加了?????


本田菊和陶渊明?????


CP名?


赏菊组???


风吹菊花向两岸组????


???????


(日常迷惑)


(只是个人认为,或者是突然想到,并无他意,勿喷感谢)

“晋陶渊明独爱菊……菊之爱,陶后鲜又闻……”


我:??????


奇怪的CP又增加了?????


本田菊和陶渊明?????


CP名?


赏菊组???


风吹菊花向两岸组????


???????


(日常迷惑)


(只是个人认为,或者是突然想到,并无他意,勿喷感谢)

是兰兮呀

假如陶渊明来了墨痕斋2

主陶渊明与苏轼(非cp),微李杜(cp向)

墨痕斋里的日常,中秋节的快乐时光

墨魂是文豪们的,ooc是我的

会有后续吧(虽然会咕)

正文↓


     这是墨痕斋重启之后的第一个中秋节,斋里的气氛像桂花的香气一样热烈。

    陶渊明来到斋里也有些日子,与兰台相处期间了解了不少现世事物,这一回中秋,他决定给下厨晚辈们做一些桂花糕。

    苏轼自告奋勇前来帮忙,并把同样想来帮忙的辛弃疾推到厨房门外,一副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样子。...


主陶渊明与苏轼(非cp),微李杜(cp向)

墨痕斋里的日常,中秋节的快乐时光

墨魂是文豪们的,ooc是我的

会有后续吧(虽然会咕)

正文↓


     这是墨痕斋重启之后的第一个中秋节,斋里的气氛像桂花的香气一样热烈。

    陶渊明来到斋里也有些日子,与兰台相处期间了解了不少现世事物,这一回中秋,他决定给下厨晚辈们做一些桂花糕。

    苏轼自告奋勇前来帮忙,并把同样想来帮忙的辛弃疾推到厨房门外,一副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样子。

    得到了与先生独处的机会,苏东坡当然不肯浪费时间,一会儿与先生讨论桂花糕的做法,转身又谈论起斋里墨魂的喜好,陶渊明一直都很喜欢苏轼的热情直爽,并且想更加了解一下兰台和墨魂们,于是两人相谈甚欢,倒也不觉得这桂花糕做起来繁琐。终于,苏轼把话题引到了先生的作品上。“我觉得先生的《闲情赋》可比屈、宋之文,可萧统这小子竟然以此讥笑您,真是没有眼光”苏轼忿忿地说道,揉面的力度都大了不少,面团惨兮兮得被拉长揉扁。

    陶渊明从兰台那里得知苏子瞻素来不喜昭明,故也不觉得意外,倒是昭明并非如他所说的那般过分。

  “不过是年少气盛时的作品,不值一提。”

  “先生谦虚了。不过我倒是很想结识一下年轻时的先生。”

    年少时吗?陶渊明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时竟忘了手上的动作。

    曾几何时,他也不拿镐锄握利剑,不架牛车乘瘦马,古道西风,残阳斜影,他心中却是万里山河,不觉孤寂。而老来梦回桃源,听鸡犬相闻,却恍若孑然一身。

  “先生,先生……糖好像加多了。”苏轼发现陶渊明发起了呆,竟在面里多加了好几羹匙的糖,不由出声提醒。

    陶渊明这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刚刚想到一些事,惭愧。”

  “哈哈,我竟不小心抢了兰台的活计,帮先生回忆起过去来了。”苏轼看出陶渊明心情有些低落,赶忙打趣道。

  “想起一些事也没什么不好……”苏轼还想继续宽慰几句,只是文章憎命达,哪个文人墨客没有不如意的往事。他自己也躲不过。

   而陶渊明竟释然一笑:“是啊,没什么不好。往日或是今时,我们都是我们。”

  “谢谢你呀,子瞻。”

  “诶?”不知为何突然被先生夸奖,苏轼受宠若惊,手中的面团再次惨遭蹂躏。

   旁边的蒸笼里冒出热气,一锅桂花糕已然蒸熟。尽管经过了重重加工,佐料却没能完全掩盖住桂花的香气,只是这香气不再浓烈,而是多了几分淡雅。

   有些事,有些人,不管经历了多少,改变了多少,心底总有一份净土,开着向阳的花。


   夜晚,月下,黄庭坚燃起特意制的熏香,烟雾缭绕,却不扰月色。兰台与大家赏月饮酒,而此时墨痕斋里众墨魂齐聚一堂,更是世间难寻的盛景。

  “子美,你去把兰台酿的酒都搬出来吧。”李白打了个酒嗝,伸手环住杜甫的肩膀,后者清晰地闻到了身上似乎从未散去过的酒气和隐约的墨香。

  “你把酒拿来,我,我把月亮送给你。”李白用空着的那只手指了指月亮,又指了指被他搂住的杜子美,绽开一个大大的笑脸。

   杜甫的脸腾地红了。一定是喝多了,嗯,一定是,一会儿告诉兰台赶紧把剩下的酒藏好。杜甫如是想到,却抑制不住心跳加快。

   花香酒气间忽然传来一阵琴声,一时间大家都安静下来,侧耳倾听,这琴声虽不能绕梁三日,却也独特,鸣声铮铮,闻者仿佛见到一位狂傲不羁的文人,或许那正是曾经的自己。一曲终了,只见桂花树下陶渊明正在熟练地调着琴弦。

  “先生会弹琴!?”众墨魂目瞪口呆,一齐望向兰台,却见兰台也是一脸惊讶。

   陶渊明起身将琴还给王维,悠然开口:“诸位莫忘了,我也是晋时文人。”



——————————————

·苏轼终于和自家爱豆互动了!

·关于《闲情赋》后世褒贬不一,萧统(昭明)觉得这是“白璧微瑕”,苏轼则认为“与屈、宋所陈何异”,而且苏不喜欢萧(的作品)。(贵圈很乱)

·陶渊明会不会弹琴也被后世争论,毕竟他的琴 没!有!弦!我觉得他是会弹的,而且弹得很好。


聂花生(置顶抽奖来康康吧来康康吧)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陶渊明《归园田居(其一)》

底图@塍池 劳斯我喜欢你的染卡!(眼睛亮闪闪)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陶渊明《归园田居(其一)》

底图@塍池 劳斯我喜欢你的染卡!(眼睛亮闪闪)

Tardis里的小笼包
本周的归去来兮辞👀 连笔真是...

本周的归去来兮辞👀

连笔真是灾难🙈

本周的归去来兮辞👀

连笔真是灾难🙈

核桃蛋的博物馆
张风渊明嗅菊图轴 清顺治十七年...

张风渊明嗅菊图轴 清顺治十七年 故宫博物院藏

Yuanming Smelling Chrysanthemum Hanging Scroll by ZHANG Feng/1660/The Palace Museum

绘陶渊明侧身像 线条简劲 无彩无景 自题绝句 采得黄花嗅 唯闻晚节香 须令千载后 相慕有陶张

张风渊明嗅菊图轴 清顺治十七年 故宫博物院藏

Yuanming Smelling Chrysanthemum Hanging Scroll by ZHANG Feng/1660/The Palace Museum

绘陶渊明侧身像 线条简劲 无彩无景 自题绝句 采得黄花嗅 唯闻晚节香 须令千载后 相慕有陶张

黯痕生

《景纪》第五十二章 革新除旧治盐渎 知行合一晒盐法

      张稷就任盐渎长也有一个多月时间了,张大雍一行人进入县城时,发现城内正在大兴土木——拆除破旧的房屋,将砖瓦回收利用,破烂的门窗梁柱则劈了当柴。

  现场有武吏进行指挥,张稷则拉着几个文吏站在城楼上,拿着舆图指指点点。

  “喂,阿稷!”檀道济大声喊到,“公爷和夫人来探望你了!”

  张稷大喜,带着属吏下了城楼,一捧衣袍大礼参拜:“张稷拜见叔父婶母!”

  张大雍将他扶起:“地面脏乱,莫要弄脏了衣袍。”

  张稷就任县长时间不长,但从属吏对他的尊敬来看,分明已经树立起了威望。

  他之前在丹阳尹门下做事,那可不单单...

      张稷就任盐渎长也有一个多月时间了,张大雍一行人进入县城时,发现城内正在大兴土木——拆除破旧的房屋,将砖瓦回收利用,破烂的门窗梁柱则劈了当柴。

  现场有武吏进行指挥,张稷则拉着几个文吏站在城楼上,拿着舆图指指点点。

  “喂,阿稷!”檀道济大声喊到,“公爷和夫人来探望你了!”

  张稷大喜,带着属吏下了城楼,一捧衣袍大礼参拜:“张稷拜见叔父婶母!”

  张大雍将他扶起:“地面脏乱,莫要弄脏了衣袍。”

  张稷就任县长时间不长,但从属吏对他的尊敬来看,分明已经树立起了威望。

  他之前在丹阳尹门下做事,那可不单单是有数万户的大城,更是皇亲国戚、士族高门扎堆之处,人际关系尤为复杂。张稷在那里做事得到丹阳尹的赏识,可见其能力。

  而盐渎只是一个三百余户的小县而已,县城中的人口只怕连一千都没有。

  张大雍指了指一旁的拆除现场,询问张稷:“这是做什么?”

  张稷说:“请叔父随我登城一观。”

  郗道茂牵着继兴跟在后面登上了城楼,看见城中遍布着无人居住的朽坏房屋,已经拆除了一部分,正围绕着县府规划了新的居民区,全城人被动员起来加入其中。

  张稷介绍道:“盐渎县从前也有千户人口,但自从盐场荒废以后,大批居民迁走,街区荒废,房屋失修,犯罪滋生。”

  旁边的属吏接茬道:“县长大人刚一就任,便亲自出手打垮了盘踞在城中的恶党,随后宣布对全城进行整顿。初时居民恋栈,不肯搬离旧屋,但不久之后一家的房屋忽然倒塌,险些将全家活埋。大家知道怕了,便纷纷支持县令大人的决定。”

  张大雍笑着拿起舆图观看:“你在丹阳尹处不也是做的这方面的事情吗?倒是活学活用了。新的住宅分布在县府和新规划的市集附近,是想用未来地价上涨的红利来吸引百姓吗?一城两市,当真是雄心!”

  张稷恭维道:“叔父明鉴,一眼就瞧破了侄儿的谋划。”

  张大雍道:“那你想过没有,一个地方想要发展,百姓操持何种生业十分关键。眼下盐渎只有三百余户,还多集中于县城,论体量只是一个乡的规模。若只是从事农业,因为人少地多,短期内果腹不成问题,但人口一旦繁衍,或者遇上灾害该怎么办?盐渎偏居海滨,既不是水陆要冲,也没有土产,连商业都发展不起来,你打算怎么做?”

  张稷抱拳道:“侄儿打算复兴盐渎县的盐场,此事稍后再与叔父详谈。”

  士校和檀道济听说张稷单枪匹马打垮一个县的恶党,便知道他功力大进,起码也是一流高手,难怪那些属吏如此恭顺服从。

  这三人一同得张大雍传法,如今一个多月过去,张稷进步明显,其他两人也起了争雄之心。一到县府,士檀二人趁着张大雍他们安顿的功夫,拉着张稷切磋武功。

  张稷在偏院里置办了兵器架,场地和器具都是现成的,看来确实有勤加修炼。

  檀道济拎起一柄木刀,挽了一个漂亮的刀花,道:“正之兄专攻箭术,还是先让我来会会你吧!”

  张稷从兵器架上取下一杆去了枪头的长枪,持枪在手:“还请成季兄赐教!”

  枪术精要,只在一个以点破面,取一个锐字,而《伏熊枪诀》最善养精蓄锐。

  而檀道济的《猛虎刀法》脱胎自《转圆法猛虎》,在防御上亦是一流。只见刀光抡圆,将来势凶猛的枪尖打偏。

  檀道济十几岁就在外闯荡,实战经验丰富,见张稷一击不中,立马反客为主,打蛇随棍上,顺着枪杆一路砍上去。

  张稷大喝一声,枪身在手中抡圆,磕开木刀,同时拉开身位,枪尖连点檀道济的眉心、喉结、心脏三魂关。

  檀道济偏头躲过第一击,同时以刀身格挡,再度欺身上前,与之贴身战。二人在枪身上刀掌相争,甚至动起了拳脚。

  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张稷虽然实战经验不及檀道济,但是长兵在手,一旦拉开身位便全力进攻。

  在他的凌厉攻势下,檀道济将转圆二字发挥得淋漓尽致,一化解杀招便顷刻欺身进前,转守为攻。一番缠斗下来,二人对各自的枪诀刀法都有了更多的领悟。

  继兴在不远处看得入了迷,连父亲是何时到来的都不清楚。

  张大雍拍拍儿子的肩膀:“想学吗?”

  继兴点点头。

  “内功才是根本,我回去便教你。”张大雍摸摸他的头,“等你十三了,再教你武术招式,由内而外,循序渐进。”

  继兴眼睛发亮,脸上写满了期待。

  张大雍、陶潜、张稷、士校和檀道济等人坐到一起,讨论起重办盐场之事。

  张大雍问张稷:“且不谈制盐的问题,这产出来的盐你打算销往何处?要知道扬州沿海都有产盐,沿着长江销往荆江二州,可谓是将大江以南的市场都占去了。”

  张稷正色道:“稷想到两条门路,现说与诸君听。扬州沿海出产的食盐,想来诸君都有尝过,大致分两种,一种是直接煮海水得来的粗盐,寻常百姓家多用粗盐;另一种是将粗盐溶于水后取其清液蒸煮得出的雪花盐,专贡上层食用。虽然名为雪花,但色泽依旧偏黄,并不能做到洁白如雪。

  “稷所想到的两条门路,正是针对这两种盐,但归根结底只有一点,即改进工艺。沿海煮盐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这些盐渎县都不具备,唯有仰仗天地之力。”

  张大雍十分好奇:“何为天地之力?”

  张稷道:“稷闻西北盐池,待到夏秋之交,南风大起之时,池边会结出颗盐,想来是风吹日晒之故。因此何不在海边人工修筑几个大而浅的盐池,引海水进来曝晒?”

  众人听得俱是赞叹不已:“君子善假于物,正所谓格物致知也。倘若真能假借天地之力,当可省去人工,此法值得一试!”

  张大雍笑道:“既然是大而浅的池子,那岂不是水田相若?不如就叫盐田呗!”

  张稷笑过之后继续说:“另一条门路却是针对雪花盐的,以往的做法是取粗盐溶于水,待到泥沙沉淀之后取其清液蒸煮,等于是煮了两遍。得出盐的质量虽然好过粗盐,但色泽依旧偏黄,味苦。稷遍访县中年老盐工,听闻加入石灰乳可以去除苦味。”

  张大雍沉吟道:“制作石灰乳需要用到石灰石,你可有门路?”

  张稷道:“盐渎县境内就有一处石灰石矿,却是寻找建筑材料的过程中发现的,另外海中的牡蛎贝壳也可以拿来烧石灰。”

  张大雍合掌而笑:“这当真是天时地利人和,不做都不行。你准备得如此充分,想来手头便有材料,不如演示一二。”

  张稷笑道:“此法需要几个时辰,若诸君有兴致,稷便演示给各位看。”

  他领着众人来到院子里,往木桶中放入一块粗盐,加入清水化开,待到桶中泥沙沉淀之后,再倒入事先准备好的石灰乳,搅拌均匀,同时让人架好炉子,堆好木材。

  阵仗弄得颇大,连郗道茂和继兴都给吸引了过来。张大雍便招手让他们坐到自己身边,一家人饶有兴味地观看起来。

  张大雍问郗道茂:“葳葳,眼下盐价如何,与粮价相比呢?”

  郗道茂主持府上中馈,对这些物价最是熟悉不过:“眼下还是太平时节,盐价约是粮价的二十来倍。如今一斗米是八钱,一斤盐起码得要十几钱,这还是寻常人家吃的粗盐。像我们家吃的上等雪花盐,一斤要五六十钱往上呢!”

  “当真是不当家不知盐贵。”张大雍笑着指着底下忙活的人,“阿稷有大规模产盐和提纯粗盐的方法。”

  郗道茂又惊又喜,赶紧说:“夫君,此法实数机密,断不可以让太多人知晓。”

  陶潜笑道:“夫人言之有理,但眼下盐渎县有几桩利好是别处比不上的。一则盐渎县地多人少,实行盐田法很占地方,像扬州沿海就不具备此等条件。二则提纯粗盐要用到石灰石,扬州即便有,也不见得离海近。三则盐渎县制盐鼎盛时曾有盐亭一百多处,居民世代制盐为业,经验丰富,而扬州沿海的盐业则是在移民到来以后才成规模地展开的。因此即便是将来此法传扬开来,盐渎县也会保持很长一段时间的优势。”

  张大雍道:“元亮见多识广,将来若是制出来盐,该销往何处?”

  陶潜笑道:“乍看之下,这提纯出来的盐价是普通盐的数倍。但仔细计较起来,能消费得起的达官贵人又能有多少?没有那么多的买家,提纯的规模便不可能大,规模不大,开采石灰石,煅烧制石灰乳,烧火用的柴,成本就高了出来。而晒海为盐几乎是没有成本的,得出的粗盐应可与池盐相比,已经可以直接来拿售卖了,只要再煮一回,便可以胜过上好的雪花盐。因此还是宜以盐田法大规模产盐为主,用低成本高质量的粗盐来打开寻常百姓的钱袋。至于销往何处,从前销往何处,我们还销往何处,短期内不与扬州沿海的盐场争夺江南市场。”

  郗道茂的眼睛忽然亮了:“元亮先生的意思,是销往江淮乃至中原?”销往江淮还好,中原沦陷,基本上属于走私了。

  陶潜点头:“正是如此,盐渎盐渎,便是得名于当年开通的此处到淮水之间的运盐河。将来产出来的盐可以通过淮河运达江北五郡,也可以通过汝颖等水运到中原,项县的边荒集就是一个很好的销货地!”

  “若是夫君控制了江北五郡的食盐,将来控制江北五郡岂不是如套囊取物?”郗道茂道,“朝廷在此侨置西平郡为夫君封国,本有敷衍之意。夫君不妨趁热打铁,上书言明盐渎县人口凋零、县官经用不足、收不上租的现状,请求朝廷允许自煮海盐。夫君本来是取三千户食租的九分之一,而眼下县中只有三百余户。夫君可以用代缴赋税、进献贡盐的方式,请求全食煮海所得。这样夫君获利也只是经营有方,不是非法所得。”

  陶潜当真是拜服:“夫人之计当真是巧妙,元亮佩服得五体投地!”

  张大雍大笑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随后趁着郗道茂带继兴去看煮盐的功夫,和陶潜达成了共识,挡在盐渎和广陵之间的拦路虎陈茂先一定不能留!

  张稷等到加了石灰乳的粗盐水完全沉淀下来之后,取上层清液放在在瓦罐中蒸煮,便得到了色泽洁如雪、咸味正宗的盐。

  郗道茂尝了一口:“真的好咸,一点也不苦,只怕是世间最上成的盐。若是要卖的话,只怕作价一斗千钱都有人买呢!”

  张稷笑道:“这一罐盐就送给婶婶了,往后府上的盐,也由我包圆了!”

Tardis里的小笼包
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临赵孟頫...

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临赵孟頫行书帖

没写完,大概三分之一

眼睛:看懂了;手:不你没有🌚

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临赵孟頫行书帖

没写完,大概三分之一

眼睛:看懂了;手:不你没有🌚

风断

随随便便的地府(1)

※历史甜饼小段子

※讲的是你我心水的大佬们在地府过的随随便便的快乐日常,设定是相同朝代的大佬住在同一个村,而关系特别好的类似于元白刘柳都是邻居,而某些达不到居住地府的朋友就只能在人间当阿飘

※我随随便便写写你们随随便便看看

※OOC预警!!!私设如山!请不要带脑子看

——————————


随随便便-五柳先生种菊日常

陶潜一直想在地府里自家小院门口种上菊花,毕竟菊花可比满地的红彼岸有生机,而且讨人喜欢多了,只可惜一次一次未果。

往往一丛丛菊花刚刚挤出个尖就无疾而终了,想来是地府的土根本不适合出彼岸花之外的花生长。

但陶潜偏不死心,浪费了一大把一大把千方百计从人间觅得的好种...

※历史甜饼小段子

※讲的是你我心水的大佬们在地府过的随随便便的快乐日常,设定是相同朝代的大佬住在同一个村,而关系特别好的类似于元白刘柳都是邻居,而某些达不到居住地府的朋友就只能在人间当阿飘

※我随随便便写写你们随随便便看看

※OOC预警!!!私设如山!请不要带脑子看

——————————


随随便便-五柳先生种菊日常

陶潜一直想在地府里自家小院门口种上菊花,毕竟菊花可比满地的红彼岸有生机,而且讨人喜欢多了,只可惜一次一次未果。

往往一丛丛菊花刚刚挤出个尖就无疾而终了,想来是地府的土根本不适合出彼岸花之外的花生长。

但陶潜偏不死心,浪费了一大把一大把千方百计从人间觅得的好种子,更是三番五次挖隔壁和尚辛辛苦苦种出的大白菜。

毕竟是自己做错了事,于心有愧的渊明小弟就打算在自己屋后多种点白菜,等成熟后送给和尚当做补偿。

但……却往往只种出一片荒芜和瞎猫碰上死耗子才能长出来的枯黄小菜包……

思来想去也实在不好意思送出手,只能作罢,并在慧远和尚问起他家菜的死因时轻易把话题引到佛法上,半晌都拉不回来那种。

如果……实在绕不过去,就只能装作不经意的看一下菜地旁的猫爪印,反正隔壁山头的菟菟经常到处乱窜,不愁找不到他遗留的痕迹。

哎?我可什么也没说,和尚你兴冲冲直奔隔壁宋村老陆的屋子干什么?嘻嘻……嗨!关我什么事?不管不管!我要干什么来着?哦,记起来了,五柳先生只是想种个菊花,出去逛一逛,说不定会遇到什么机缘呢。

出去一圈回来,费了好大劲的陶渊明终于从林子对面的元稹那里买来了种子,回来却看到隔壁老陆和慧远和尚相谈甚欢。

放下心的陶渊明觉得心中的罪恶好像有点减少了呢,于是……他决定还是去种菊花吧。

诶,等等他们盯着我看干什么?过来了,过来了!!!!

哦豁,完蛋……

(于是,今日随随便便的五柳先生依旧没有成功在地府种出菊花,顺便还一不小心惹怒了隔壁的亲亲邻居们……)


————————————灵感来源——

酒能祛百虑,菊解制颓龄。——陶潜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陶潜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潜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元稹

无柳先生和南山上的东陵寺内的慧远大师关系极好

陆游此生嗜猫

________

作者有话说:只是一个小段子,诸位不要太认真,还想多写一点,你们有什么喜欢的人我可以帮你们想一想

么么,爱你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