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隆庆

4447浏览    36参与
德音

史载:隆庆三年四月,穆宗谕令支取户部三十万两银子,户部劝不动,于是内阁张居正联名李春芳、陈以勤上书(此时高拱尚未起复用),再次苦口婆心地劝穆宗收回成命。

于是就有了下面这一幕:

太岳:皇上,我劝宁别取银子了,俺们这些老臣都搁这看着呢。咱大明,祖宗朝时各部尚有盈余,到了宁老爹嘉靖,就开始添兵马、修城堡、各处救灾补漏,欠了一屁股债,这宁也知道。如今国朝,每年财政收入折合现银只有250万两,财政支出有400万两!这赤字未免忒大了,宁叫我们怎么做人呐?

(插播一句太岳的台词😍“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如果还像去年那样不按预算开支,寅吃卯粮,则卯粮吃完以后,真不知我大明朝还有什么可吃!”)

朱载......

史载:隆庆三年四月,穆宗谕令支取户部三十万两银子,户部劝不动,于是内阁张居正联名李春芳、陈以勤上书(此时高拱尚未起复用),再次苦口婆心地劝穆宗收回成命。

于是就有了下面这一幕:

太岳:皇上,我劝宁别取银子了,俺们这些老臣都搁这看着呢。咱大明,祖宗朝时各部尚有盈余,到了宁老爹嘉靖,就开始添兵马、修城堡、各处救灾补漏,欠了一屁股债,这宁也知道。如今国朝,每年财政收入折合现银只有250万两,财政支出有400万两!这赤字未免忒大了,宁叫我们怎么做人呐?

(插播一句太岳的台词😍“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如果还像去年那样不按预算开支,寅吃卯粮,则卯粮吃完以后,真不知我大明朝还有什么可吃!”)

朱载坖:朕知道你们没钱,那我也没钱啊!我堂堂一个大明天子,钱不够花了啦!

太岳:皇上,我记得宁说要做个好皇帝……

朱载坖:好了好了憋说了!给我取十万两来,不许再推!

太岳:皇上……

朱载坖:快点去啊!张居正!你你你,你去传示户部,别再来烦我了!

………

太岳真是为大明朝省钱操碎了心😶


铁板魔法小笤帚

爹——————


表情包已上架!详情看我主页置顶!😎

爹——————


表情包已上架!详情看我主页置顶!😎

失踪了就是在玩马娘
很喜欢笨笨的庸人,好喜欢笨蛋,...

很喜欢笨笨的庸人,好喜欢笨蛋,脾气好的笨蛋是喜欢的平方

很喜欢笨笨的庸人,好喜欢笨蛋,脾气好的笨蛋是喜欢的平方

雾芽娉婷

我愿称之为隆庆与他的老父亲们

胡咧咧,主《明史》,所以不考据,没什么营养,tag适当打了下,如果不合适我改。


看多了熜哥和内阁互相伤害,发现隆庆的内阁是什么人间温馨。


当然,这是相对熜哥来说,并且总体不牵连隆庆的情况下。高拱乱杀和隆庆有什么关系(滑稽gif)


首先让我们排除少湖和郭老师(?)他们都是嘉靖年间入阁的,而且时间短,不算。


(少湖拿出了砍腿斧)


高拱是有名的护犊子,当着裕王府家事的感觉,《病榻遗言》实属嗑到真的了。我这里就不多说了。


陈以勤老透明人了,但对裕王也很护犊子(专门把他怼严世蕃,护裕王的事写上百科,可见他的事迹有多少了……)


然世蕃常自疑,一日屏人语以勤及高拱曰...

胡咧咧,主《明史》,所以不考据,没什么营养,tag适当打了下,如果不合适我改。


看多了熜哥和内阁互相伤害,发现隆庆的内阁是什么人间温馨。


当然,这是相对熜哥来说,并且总体不牵连隆庆的情况下。高拱乱杀和隆庆有什么关系(滑稽gif)


首先让我们排除少湖和郭老师(?)他们都是嘉靖年间入阁的,而且时间短,不算。


(少湖拿出了砍腿斧)


高拱是有名的护犊子,当着裕王府家事的感觉,《病榻遗言》实属嗑到真的了。我这里就不多说了。


陈以勤老透明人了,但对裕王也很护犊子(专门把他怼严世蕃,护裕王的事写上百科,可见他的事迹有多少了……)


然世蕃常自疑,一日屏人语以勤及高拱曰:“闻殿下近有惑志,谓家大人何?”拱故为谑语,以勤正色曰:“国本默定久矣。生而命名,从后从土,首出九域,此君意也。


PS:这是明史的说法,“从后从土”明显是把隆庆的名字当成“垕”在解读,现在看来是错的。



殷士儋,山东拳王(噗 


以上三人都是潜邸旧臣,算是带着裕王,一手奶大的。我发现隆庆的偏好挺极端的(没有恶意)要么是高拱这种暴脾气,要么就是陈以勤这种文静外柔内刚的,这俩在后面都有“菀菀类卿”(打死)


菀菀类拱的自然是赵贞吉了,俩炮筒子碰一块,互相伤害的那叫一个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及考察,拱欲去贞吉所厚者,贞吉亦持拱所厚以解。于是斥者二十七人


二十七人表示:???


菀菀类勤的大概是高仪,虽然李春芳也是这挂的,在内阁时间也比高仪久,但我感觉李春芳还是太软了。


仪性简静,寡嗜欲,室无妾媵。旧庐毁于火,终身假馆于人。及没,几无以殓。


而明史对陈以勤的评价是:为讲官九年,有羽翼功,而深自晦匿,王尝书“忠贞”二字赐之。


深自晦匿,是个善于藏拙保身的性格,高拱后来也感叹“南充,哲人也。”


说到这里是不是有人在找张居正了?


不好意思,我这次不打算带他玩hhhh看看标题,张居正进入裕王府时间相对高拱陈以勤殷士儋都算晚的,他更多的时候在内阁,与“裕王”没有太多往来。


还是来说说和肃卿当朝打架的拳王吧(你一直在笑都没停过.gif)



士儋面诘楫曰:“闻君有憾于我,憾自可耳,毋为他人使。”拱曰:“非体也。”士儋勃然起,诟拱曰:“若逐陈公,逐赵公,复逐李公,今又为四维逐我,若能常有此座耶?”奋臂欲殴之。居正从旁解,亦谇而对。


张居正表示劝架都有错?


你们别打啦,是真的会打死人的(看向于谦)


久之,充裕王讲官。凡关君德治道,辄危言激论,王为动色。


王 为 动 色。


唉,隆庆曾经也是个有良心的皇帝啊。


看高拱陈以勤的传记,就算只是明史,还是能看出早年裕王的优柔和这一班老师对裕王有多护犊子。


世宗于父子素薄,王岁时不得燕见。常禄外,例有给赐,王亦不敢请。积三岁,邸中窘甚。


嘉靖,屑。亲儿子都能穷成这样。


王左右以千金贿严世蕃,世蕃喜,以属户部,得并给三岁资。


注意,这里是“王左右”。裕王自己的小金库大概是拿不出这么多钱的。这段又出现在陈以勤的传记里(而明史的高拱传里没有类似内容,哎嘿……)


这老师当的,难呐。


好不容易等到储君真的成了君父,谁知道刚刚五年多六年就没了。


高拱真的……唉。


内曰:“朕嗣祖宗大统,今方六年,偶得此疾,遽不能起,有负先皇付托。东宫幼小,朕今付之卿等三臣同司礼监协心辅佐,遵守祖制,保固皇图。卿等功在社稷,万世不泯。”拱读既恸不能胜,即哭奏曰:“臣受皇上厚恩,誓以死报。东宫虽幼,祖宗法度有在,臣务竭尽忠力辅佐东宫,如有不得行者,臣不敢爱其死,望皇上无以后事为忧。”且奏且哭,已大恸长号不能止。



高拱从小到大都宠着隆庆,没点中年丧子的感觉我是不信的。


谁哭了,哦,原来是我。


赵贞吉此时已经退休在家,本来该和陈以勤殷士儋一样再无记录了,但胡直你坏事做尽啊啊啊啊


穆宗大渐,公哭临至水浆不入,哀毁成疾。


从此以后赵贞吉就落下了病根,没几年也走了。


隆庆这一批阁老斗得有嘉靖朝阁老的风范,但结局都还不错,张璁夏言大概看了都想哭(喂)


老父亲们辛苦了,隆庆小透明一辈子总比土木战神万历宅男之类的名声强啊。













雾芽娉婷

我是要跳赵贞吉的坑了吗😱

一点点考据,我怎么这么背JPG


赵贞吉对嘉靖隆庆爱得好深,我的天。


最近有点回大明坑的想法(南宋太伤了,我还不想被虐死……)翻孟静百科发现了点生草的东西。


[图片]

等一下,孟静?你不至于吧??


隔壁肃卿虽说《病榻遗言》写得极其rio,但也没说哭成这样(以天下累先生.jpg)


你老朱家果然是有点东西的,偷人心一绝(喂)


可怕的是,赵贞吉这个梗居然和隆庆啃张居正胳膊一样,是 有 来 源 的。


穆宗大渐,公哭临至水浆不入,哀毁成疾。

——胡直《衡庐精舍藏稿


更可怕的是胡直还不像那个黑料叠出的《万历野获...


一点点考据,我怎么这么背JPG


赵贞吉对嘉靖隆庆爱得好深,我的天。


最近有点回大明坑的想法(南宋太伤了,我还不想被虐死……)翻孟静百科发现了点生草的东西。


等一下,孟静?你不至于吧??


隔壁肃卿虽说《病榻遗言》写得极其rio,但也没说哭成这样(以天下累先生.jpg)


你老朱家果然是有点东西的,偷人心一绝(喂)


可怕的是,赵贞吉这个梗居然和隆庆啃张居正胳膊一样,是 有 来 源 的。


穆宗大渐,公哭临至水浆不入,哀毁成疾。

——胡直《衡庐精舍藏稿


更可怕的是胡直还不像那个黑料叠出的《万历野获编》,不是后人写的……胡直就比赵贞吉小了十岁,也是嘉靖朝的进士。


肃卿!有人挖你墙角!!(不是)


意外觉得孟静和隆庆也挺rio的……有点1566最后海瑞哭嘉靖的内味。


不过和嘉靖不同,孟静哭隆庆大概是因为他真的觉得隆庆是个好人……给孟静一路加官进爵的,也听得进去意见。


哎,隆庆他真的好温柔。


虽说我自从知道他啃胳膊那事之后就有点没法直视他了,但正经史料里的他真的好好啊。


————————

补充一点东西。


隆庆的料大家也都有扒 ,高拱张居正张四维陈以勤……总之隆庆爱着一大堆人。


赵贞吉大概是除了高拱那种全方位护着的老父亲,少数对隆庆的善意,表达出强烈回应的。


想赵贞吉被严嵩怼到苦的不行,和张居正高拱互相伤害,但他居然会因为隆庆的去世而哭得“哀毁成疾”。


赵贞吉当时可不小了,他比高拱都还要大几岁,是隆庆父亲辈的人了。


赵朱好真啊……突然嗑到。


“知遇之恩”,大概就是这么神奇吧。


贞吉年逾六十,而议论侃直,进止有仪,帝深注意焉。寻迁南京礼部尚书。既行,帝念之,仍留直讲。


赵贞吉好好嗑,呜呜呜。


————————


再补一下(我保证不会再加了)


沿着赵贞吉哭出病这条线索又往上翻了翻……我真是服了你了,赵大洲。


丙寅,肃皇帝崩,公哭最痛曰:“先皇知我。”


先 皇 知 我


好家伙,连严嵩都不一定这么讲吧。


赵大洲,你完啦,你坠入爱河啦JPG


都说海瑞把嘉靖当成了假想的父亲,我觉得赵贞吉也有这倾向。


他对“皇帝”未免也太好了。


我说什么来着,老朱家的就会偷人心(bushi)


要不是他本事够硬,名声怕是还要再低一大截……说不好听的,不知道庚戌之变的人看他大概像在看舔狗……



还有一点,大概是他写给隆庆的退休表(?)+替儿子恩荫入官的谢表吧,我只在一篇论文里看到,没有进一步考证,暂时当个段子看吧。


自愧年景催颓,肝胆徒存。此生已矣,何堪报答。


惟愿后世他生,再为犬马臣,早致方刚之臂力,重输未效之涓埃。


臣瞻天望极,垂老含情,心披愿竭,无任感激戴切,愧悚之至。


赵贞吉,你说你何苦呢,把下辈子都许了。


大半辈子都在当地方官(要么就是被送回老家)他大约没想过会入阁,还会给儿子挣个一官半职吧。


隆庆,你真的好温柔。


可惜赵大洲不是裕王府里出来的,早点遇见该多好啊。


比起君臣相杀互相伤害,我还是更喜欢互相扶持互相信任的……


历史都是be根本没有he呜呜呜呜







鹤昭

【隆庆】坏了我成公主了

[图片]


笑yue了


隆庆:坏了我成公主了



笑yue了


隆庆:坏了我成公主了






HOMO_LUMO

天变(无剧情/乙女向/尝试一下新文体)

(“你”可以代任何人,也许真实存在,也许只是想象)


雪,大雪。 


你懒洋洋的拨着弦,抚琴是假,看雪是真,汤泉地暖,冷热相衔,笼在水雾里的银装素裹,倒是别有格调。
京城少见这般大雪,你竟一时分不清身在东南西北。醉一场挑灯看剑,梦一回吹角连营,手下也变了曲子。

“山之高,月出小,所思在远道。”

“好曲子!”,那人声音识别度极高,你放下琴,瞧见冠戴,先噙了笑,“王爷好气派,怎么换了这身行头?”

亲王皮弁,金簪朱缨、绛袍红裳、蔽膝佩绶,映的白雪都染了亮色,格外晃眼。

“设醮回来,闷得紧,便让人住了轿。”裕王久病消瘦,偏生裹了貂裘厚重,越发衬出人的单薄劲儿。

你扶着裕王坐下...

(“你”可以代任何人,也许真实存在,也许只是想象)


雪,大雪。 


你懒洋洋的拨着弦,抚琴是假,看雪是真,汤泉地暖,冷热相衔,笼在水雾里的银装素裹,倒是别有格调。
京城少见这般大雪,你竟一时分不清身在东南西北。醉一场挑灯看剑,梦一回吹角连营,手下也变了曲子。

“山之高,月出小,所思在远道。”

“好曲子!”,那人声音识别度极高,你放下琴,瞧见冠戴,先噙了笑,“王爷好气派,怎么换了这身行头?”

亲王皮弁,金簪朱缨、绛袍红裳、蔽膝佩绶,映的白雪都染了亮色,格外晃眼。

“设醮回来,闷得紧,便让人住了轿。”裕王久病消瘦,偏生裹了貂裘厚重,越发衬出人的单薄劲儿。

你扶着裕王坐下,递了一盏茶来,他湿了湿唇,就势借着滚水暖手。你轻拍他瘦骨嶙峋的手背,“王爷可是累了?”

城外别院,远处是连绵的山;越过湖去,隐隐可见村庄田舍。这般景致,远非瑞脑金兽、缭绕青烟可比,便是宫中府中最好的画师也难描摹。他若有所思地叨念一句,“明年,是嘉靖四十六年。”①

世间公道唯白发,贵人头上不曾饶。 


曾经的裕王殿下,如今的隆庆皇帝从漫长的黑夜中醒来,变得格外清醒,一片阁臣却跪伏在地大气儿不敢喘。任谁也知道,皇爷的病拖延至今,再无回天之力,不过等着三生溪桥话别罢了。

软榻上的天子目光支离,越过这一地乌纱补子,越过凄风苦雨的紫禁城,直望见大明千里江山,隐约瞧见你执着画笔,青山秀水铺陈其上,钓翁蓑立老叟摇橹,竟将陈年痼疾忘却,也含了笑意……

“皇爷……”,立在榻侧的皇后、储君泪水扑簌而下,哭喊出声。天子方回过神来,想抬一下手,却再无气力,“皇帝你做……”②


夫生之有死,如画之有夜,君去也。



① 嘉靖四十五年十二月,朱厚熜驾崩,所以嘉靖四十六年并不存在。

②隆庆六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大渐。未申间,有命召内阁臣拱暨张居正、高仪亟趋入乾清宫,遂入寝殿东偏室,见上已昏沉不省,皇后、皇贵妃拥于榻,皇太子立榻右,拱等跪榻前......至二十七日,冯保打出一报,内开遗诏与皇太子:“朕不豫,皇帝你做,一应礼仪自有该部题请而行,你要依三阁臣并司礼监辅导。进学修德,用贤使能,无事怠荒,保守帝业。”(明·高拱《病榻遗言》)

寒竹000(会考将近

隆庆挺好看的啊

不愧是第一美男子

隆庆挺好看的啊

不愧是第一美男子

古波罗的中侍奉橡树的神

要来了!要来了!人气最高的那两个那三个家伙要来了!

p1嘉靖p2隆庆p3万历

(因为设定没想好所以会短小一点)

嘉靖真的是狐狸精。生平最大爱好就是修仙还有和正德吵架。比起黑色更喜欢白色。明明很聪明但就是不喜欢管事一直在炼丹。

隆庆可以说是存在感比较低的一个了。爱好和平经常充当正德嘉靖吵架的和事佬。因为周围人都太聪明了怕自己动不动就被骂所以就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尽量不管事。

万历,由于前后性格差异太大所以一直在工作狂和老宅男的身份之间反复横跳。懒得放翅膀。大概就是明明工作可以做得很好但就是不想做的类型。眼镜张先生送的。

星火不要看了,都一样的。

三个人都有羽毛耳坠。

(还差三个就...

要来了!要来了!人气最高的那两个那三个家伙要来了!

p1嘉靖p2隆庆p3万历

(因为设定没想好所以会短小一点)

嘉靖真的是狐狸精。生平最大爱好就是修仙还有和正德吵架。比起黑色更喜欢白色。明明很聪明但就是不喜欢管事一直在炼丹。

隆庆可以说是存在感比较低的一个了。爱好和平经常充当正德嘉靖吵架的和事佬。因为周围人都太聪明了怕自己动不动就被骂所以就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尽量不管事。

万历,由于前后性格差异太大所以一直在工作狂和老宅男的身份之间反复横跳。懒得放翅膀。大概就是明明工作可以做得很好但就是不想做的类型。眼镜张先生送的。

星火不要看了,都一样的。

三个人都有羽毛耳坠。

(还差三个就搞完了)

元曦

还是一些嘉隆万摸鱼

贵溪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

禁曲妈咪嘉隆万画的好神

ooc慎入


还是一些嘉隆万摸鱼

贵溪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

禁曲妈咪嘉隆万画的好神

ooc慎入


爱嗑cb的小明

有着乙女游戏主角设定却一心想走事业线的张阁老

*非常雷的怪东西请注意

*沙雕向,ooc警告

*时间线大混乱

*最近看明史张居正传突发奇想的奇怪产物,括号里是明史中对应的原文。对比之下发现我根本没明史会写

*仅为娱乐,如有不妥之处欢迎指正


【主人公】

   张居正

【可攻略角色】

   朱载坖

   严嵩

   徐阶

   高拱

【友情出演】

   李士翱

   顾璘

 【未知角色】...


*非常雷的怪东西请注意

*沙雕向,ooc警告

*时间线大混乱

*最近看明史张居正传突发奇想的奇怪产物,括号里是明史中对应的原文。对比之下发现我根本没明史会写

*仅为娱乐,如有不妥之处欢迎指正


【主人公】

   张居正

【可攻略角色】

   朱载坖

   严嵩

   徐阶

   高拱

【友情出演】

   李士翱

   顾璘

 【未知角色】

   xxx

  

【脑补游戏宣传pv效果更佳】                            

        才貌双全的主角,(少颖敏绝伦)(颀而秀眉目)从小便被各位大人物寄予厚望。荆州知府李士翱给他改名“居正”,湖广巡抚顾璘也对他赞赏有加,(巡抚顾璘奇其文,曰:“国器也。”)并且获得巡抚大人赠送的穿不上但是珍贵的犀带一条。(璘解犀带以赠,且曰:“君异日当腰玉,犀不足溷子。”)二十三岁成功考中进士,任庶吉士,作为初入官场的新人,没想到竟有不少人对他表示好感!

        内阁重臣徐阶前辈对他十分照顾(徐阶辈皆器重之。):

“这个工作我就放心的交给你了。”(阶代嵩首辅,倾心委居正。世宗崩,阶草遗诏,引与共谋。)

      

        同事高拱也与他相处融洽。【前期】(始拱为祭酒,居正为司业,相友善,拱亟称居正才。):

“我只相信你。”(拱至,益与居正善。春芳寻引去,以勤亦自引,而贞吉、殷士儋皆为所构罢,独居正与拱在,两人益相密。)

          

        担任裕王府侍讲侍读,还获得了王爷,之后的皇帝朱载坖的青睐。(王甚贤之,邸中中官亦无不善居正者。)

“国家大事麻烦你了。”(寻充《世宗实录》总裁,进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加少保兼太子太保,去学士五品仅岁余。)

        

        甚至手握重权的大反派严嵩也对他倾心:

“真实不做作,我喜欢。”(严嵩为首辅,忌阶,善阶者皆避匿。居正自如,嵩亦器居正。)


      然而张居正的态度是全员拒绝!

“一切都在计划中,好感刷够了吗?我想进事业线,我要当首辅!”(勇敢任事,豪杰自许。然沉深有城府,莫能测也。)

       

【滴——恭喜解锁事业线,开放未知角色朱翊钧(可攻略)】(帝虚己委居正,居正亦慨然以天下为己任,中外相望丰采。)

年幼的皇帝朱翊钧也十分仰慕张居正:

“元辅张少师先生!”

【角色好感会影响结局请注意】

“好感?不重要。他是一国之君,需要我严厉地教导他。”(帝初政,居正尝纂古治乱事百余条,绘图,以俗语解,使帝易晓。)(“使张先生闻,奈何!”于是帝甚惮居正。及帝渐长,心厌之。)


【滴——恭喜达成结局“权倾朝野的十年”】

(而大柄悉以委居正。居正为政,以尊主权、课吏职、信赏罚、一号令为主。虽万里外,朝下而夕奉行。)

(比至,帝与两宫复赐赉加等,为居正母子,几用家人礼。)

(居正始自力,后惫甚不能遍阅,然尚不使四维等参之。)


【滴——由于朱翊钧好感过低,解锁隐藏内容】

【请问是否使用死后视角查看】

                                   否

孔璋不写檄文

徐老师生气气

据《针灸大成》中太医杨继洲的医案:

隆庆二年,四月初四日,奉旨传与圣济殿,着医去看徐阁老病,钦此。臣等谨钦遵,前至徐阁老私家,诊得六脉数大,积热积痰,脾胃虚弱,饮食减少。宜用清热健脾化痰汤医治,黄芩、白术、贝母、橘红、茯苓、香附、芍药、桔梗、川芎、前胡、槟榔、甘草,水二钟,姜一片,煎至一钟,不拘时服,药对症,即愈。


又据《穆宗实录》卷之十九,隆庆二年四月(七日):

○丙戌 大学士徐阶以疾在告。上遣太医院官胗视,赐猪羊酒米等物。阶疏谢,既而引疾乞休。上曰:“卿德望优隆,练达政体,安攘大计,方赖赞襄,岂可引疾求退?宜慎加调摄,痊可即出辅政,不允辞。”

所以...

据《针灸大成》中太医杨继洲的医案:

隆庆二年,四月初四日,奉旨传与圣济殿,着医去看徐阁老病,钦此。臣等谨钦遵,前至徐阁老私家,诊得六脉数大,积热积痰,脾胃虚弱,饮食减少。宜用清热健脾化痰汤医治,黄芩、白术、贝母、橘红、茯苓、香附、芍药、桔梗、川芎、前胡、槟榔、甘草,水二钟,姜一片,煎至一钟,不拘时服,药对症,即愈。


又据《穆宗实录》卷之十九,隆庆二年四月(七日):

○丙戌 大学士徐阶以疾在告。上遣太医院官胗视,赐猪羊酒米等物。阶疏谢,既而引疾乞休。上曰:“卿德望优隆,练达政体,安攘大计,方赖赞襄,岂可引疾求退?宜慎加调摄,痊可即出辅政,不允辞。”

所以实录上记载的时间和实际日期还是会有点差异。(修书不严谨的锅……不如老张你背了罢




我怀疑导致徐老师气得告病在家的直接原因是不久前殿试开奖时隆庆的胡来和先前隆庆试图绕过内阁直接给户部下中旨要钱。

实录上关于隆庆要钱被顶回去这一段很好笑,户部还给隆庆要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他是要拿内库银买金供边饷(真的吗,我不信),然后举嘉靖朝的例子说明办不到,最后指出皇帝违制了,要他别再作妖:  

○先是  上令内承运库太监崔敏以户部银六万两买金一万两进用。户部尚书马森等言:“皇上知太仓之积不足以供边饷,故出内库银买金,甚盛心也。第黄金产自云南,所出有限,岁额不过二千,尚多逋者。至于商人尤难责办,先帝时曾买金二千,日积月累,仅能足数不能足色,寻诏停,止以此金暂贮太仓。今欲于数日之内即满一万之数,臣等知其不能。请先进见贮太仓者,督云南布政司亟进年例以供。上用又祖宗时御礼(御札?)皆司礼监传之阁臣,转示各部院,无司礼监径传者。更望陛下率由旧章,以示崇重命令之意。”得旨:“银两且不必发,取见在金进用。”


以及《穆宗实录》中四月四日的记载也很有意思,因册立东宫的恩荫,名义上是恩荫太常寺卿徐璠的儿子而不是阁老徐阶的孙子,微妙:

○癸未 升吏部考功司郎中刘一儒为南京太常寺少卿(就是老张的亲家刘一儒,在这个时间点被放到南京去过渡,有没有出于太岳的推动)

○以册立东宫恩荫大学士陈以勤弟以勋、张居正子嗣修、礼部尚书殷士儋子诰、赵贞吉子鼎柱、吏部左侍郎王本固子邦献、户部左侍郎徐养正孙登禧、谭大初子学颜、礼部右侍郎万士和子春、兵部左侍郎曹邦辅子钥、右侍郎谭纶弟彩、曹亨子守中、刑部左侍郎洪朝选子兢、右侍郎郑世威子应晓、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邹应龙子绍芳、何继柏子崇亨、通政使李一元錥、太常寺卿陈绍儒子弘采、顺天府府尹徐贡元子有佩、太常寺卿徐璠子肇荫、光禄寺卿赵锦子淳卿俱国子生。

○升河南布政使司左参议李淑为山西按察司副使。

○荫吏部尚书杨博子俊臣为国子生,以博总督宣大、山西时边功也。

○河南、怀庆、南阳、汝宁等府,狭西、宁夏卫同日地震。




同年七月,徐老师就致仕回家了,实录里说:“上谓阶年高且求退再三,故卒从所请,故宴劳锡予之隆一如杨廷和故事,称优隆云。”他还来一句“称优隆云”,恶意满满!

端信萌主

为了庆祝我终于出关装回了lofter,渣作者决定顺应潮流也写一篇站街文。有兴趣的各位可以在评论区里投票写谁:

首辅篇:徐阶、严嵩、申时行、张四维

帝王篇:隆庆、赵构

另外想看白圭站街可以在评论里贡献灵感⊙ω⊙

如果没人投票我就写赵构了┐(‘~`;)┌


为了庆祝我终于出关装回了lofter,渣作者决定顺应潮流也写一篇站街文。有兴趣的各位可以在评论区里投票写谁:

首辅篇:徐阶、严嵩、申时行、张四维

帝王篇:隆庆、赵构

另外想看白圭站街可以在评论里贡献灵感⊙ω⊙

如果没人投票我就写赵构了┐(‘~`;)┌


裁决司黑衣执事(审核姐姐人美心善)

【清晨|天下三痴】此恨无关风与月

【是之前说过的清晨小刀片,我还是对花痴解解下手了(为什么清晨那么好吃的cp会没有粮啊啊啊啊】


  【依旧弱智+三无,就是单纯想写刀,激情短打,剧版设定,私设甚多,记不得的细节都是瞎编的,人物归老猫ooc归我和编剧,含天下三痴社会主义姐妹情,注意避雷】


  【很短,真的很短】


  1.

  世人皆知隆庆皇子和月轮国公主陆晨伽早有婚约。

  在隆庆被派往荒原寻找天书前,他和花痴两个人几乎一有空就待在一起,日常闪瞎桃山众人的眼,还成了道痴口中的狗男女。

  那段时间包括道痴在内的桃山众人都绕着这两位走,因为一言不合就会遭到暴击。

  2.

  这段恩爱并没有持续多久,隆庆...

【是之前说过的清晨小刀片,我还是对花痴解解下手了(为什么清晨那么好吃的cp会没有粮啊啊啊啊】


  【依旧弱智+三无,就是单纯想写刀,激情短打,剧版设定,私设甚多,记不得的细节都是瞎编的,人物归老猫ooc归我和编剧,含天下三痴社会主义姐妹情,注意避雷】


  【很短,真的很短】


  1.

  世人皆知隆庆皇子和月轮国公主陆晨伽早有婚约。

  在隆庆被派往荒原寻找天书前,他和花痴两个人几乎一有空就待在一起,日常闪瞎桃山众人的眼,还成了道痴口中的狗男女。

  那段时间包括道痴在内的桃山众人都绕着这两位走,因为一言不合就会遭到暴击。

  2.

  这段恩爱并没有持续多久,隆庆皇子登书院二层楼失败回到西陵后似乎性情大变,而在荒原被宁缺一箭废掉气海雪山后,隆庆皇子完全自暴自弃扔下花痴自己去流浪。

  后来的隆庆在南海遇到了知守观观主陈某,得以前往知守观修行,还收编了被道痴赶下桃山的一群骑兵,给他们起了一个相当中二的名字叫堕落骑士。

  陆晨伽则回了月轮国和姑姑曲妮待在一起,两个人几乎断了往来。

  3.

  有时候陆晨伽会待在桃山上看着当年和隆庆一起待过的地方独自神伤。

  “那家伙不值得你这样,你如果不能忘掉他,那也始终只是个为情所困的蠢女人。”有一次她在桃花林里遇见道痴,后者毫不留情地把她怼了一顿。

  陆晨伽只是站在漫山绯红之间看着道痴冷若冰霜的脸,过了良久才开口:

  “世人说我们是天下三痴,痴于道,痴于书,痴于花。但天下哪一个女子……又不痴于情呢?”

  还没等道痴那句“废柴”说出口,她就又抛出一句:“我很好奇,难道你就没喜欢过谁吗?”

  问完这句话后她扬长而去,也不管道痴怎么站在桃林里呆愣着。

  道痴没少这样怼过她,但是她就是没法忘掉如今不知道身在何方的隆庆。

  4.

  花痴最终还是离开桃山回了月轮。

  期间隆庆皇子也带着堕落骑士到过朝阳城,骑着马在城外看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调转马头离开。

  “大人不见花痴吗?”紫墨见状发问。

  隆庆握缰绳的手停了下来,在原地有些迷茫地停了片刻,最后却是有些答非所问地说了一句:“走吧。”

  兴许在他被宁缺一箭废掉的那一刻,陆晨伽就和他再无缘分了。他转向荒原的方向,喊了一声驾飞马离去。

  堕落骑士们骑着快马远离朝阳城,马蹄扬起地上的尘土。

  5.

  某日陆晨伽推开屋门,花丛中却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隆庆皇子最终还是来了朝阳城。

  两个人在屋内相对无言了很长时间。

  再次见面,两个人都变了很多,隆庆身上已无当年贵为光明之子时的骄傲,花痴的眼神中莫名带上了一丝忧伤。

  “你怎么来了?”花痴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还是率先打破了沉默。

  “只是路过朝阳城,过来看看。”

  7.

  之后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离别,隆庆带着他的手下参与了举世伐唐,花痴又跑到桃山和道痴书痴混在一起。

  “待幽阁开满鲜花,举世无争,便是亲人相聚,恋人重逢之时。”

  她跟着道痴救走书痴后,书痴在分别之际这样说。

  道痴看着书痴平静的面容,沉默片刻道:“后会有期。”

  陆晨伽一直很羡慕道痴和书痴,同为三痴,道书二人却能将感情看得如此通透,只有她一个人始终放不下。

  最终她也答了一句:“后会有期。”

  天下三痴,至此分别。

  6.

  最后一次见面,隆庆向她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随后退出房间。

  隆庆走后花痴独自站在屋内对着他离开的门看了好久,却没有说任何挽留的话语。

  或许他们的感情注定只能是一段无果之恋。

  7.

  在那之后又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

  隆庆皇子和他的一生之敌宁缺展开了决战,却在最后一刻都没能赢过他。道痴再次叛教离山,跟着书痴跑回了大河国。

  花痴则一个人待在月轮国清修,世间再无人见过她。


  (小声bb,3和7是原剧里的迷惑场面,那两段的ooc不关我事)

未见参商

【天地难容】【裕张/万张】-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b站这里 张师傅和他的君上(୨୧•͈ᴗ•͈) ♡我太喜欢看张师傅带娃了,小万历那时候好可爱哦。这么可爱肯定是随爹,康康裕王小天使。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先生表示:荆人!你抢我君父!还抢我君父的鹅子!

【天地难容】【裕张/万张】-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b站这里 张师傅和他的君上(୨୧•͈ᴗ•͈) ♡我太喜欢看张师傅带娃了,小万历那时候好可爱哦。这么可爱肯定是随爹,康康裕王小天使。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先生表示:荆人!你抢我君父!还抢我君父的鹅子!

文史走马灯

万历年间,张居正和大太监冯保的亲密合作关系,是如何形成的?

张居正,是万历首辅,被誉为“宰相之杰”,这个评价非常的高。在没有被废除宰相的秦朝、汉朝和唐朝,被人称赞一句“有宰相之才”便已经是极高的荣誉了,宰相一职,关系重大,关乎一国之民生,任何决策都须三思而后行,须十分的谨慎,非老成谋国之人不能担当。就像现在话说的一样,“人红是非多”,多少双眼睛盯着宰相的一举一动,可不得慎之又慎吗?所以,能被人称赞一句“有宰相之才”便已经是对其在职期间所作所为的一种认可,就是说你做宰相算还是合格。

  [图片]

  ▲宰相之杰张居正

  而在明朝,朱元璋废除宰相之后,这不具有“正名”的宰相更是不好当,张居正能够被誉为“宰相之杰”,正是对他政绩的一种极高评价,说明他...

张居正,是万历首辅,被誉为“宰相之杰”,这个评价非常的高。在没有被废除宰相的秦朝、汉朝和唐朝,被人称赞一句“有宰相之才”便已经是极高的荣誉了,宰相一职,关系重大,关乎一国之民生,任何决策都须三思而后行,须十分的谨慎,非老成谋国之人不能担当。就像现在话说的一样,“人红是非多”,多少双眼睛盯着宰相的一举一动,可不得慎之又慎吗?所以,能被人称赞一句“有宰相之才”便已经是对其在职期间所作所为的一种认可,就是说你做宰相算还是合格。

  

  ▲宰相之杰张居正

  而在明朝,朱元璋废除宰相之后,这不具有“正名”的宰相更是不好当,张居正能够被誉为“宰相之杰”,正是对他政绩的一种极高评价,说明他在这个位置做出了非凡的业绩,足以得到优秀的评价。但我们依旧不能忘记一点,那就是,张居正虽被誉为“宰相之杰”,但他终究不是“真宰相”,因为,只有当他和另一个人联合在一起的时候,他才是明朝真正的“宰相”,才可以对百官发号施令,进而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而这另一个人,便是万历皇帝的秉笔太监——冯保。

  

  ▲大太监冯保剧照

  此二人休戚与共,实为命运共同体,那么,张居正和“大伴”冯保之间的亲密合作关系是如何形成的呢?

(一)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在隆庆皇帝还在世的时候,当时内阁是高拱作为内阁首辅,他十分讨厌作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兼任提督东昌太监”的冯保,觉得此子太过于精明,如果得权,将来很有可能会干扰朝政。于是多方阻挠冯保升任“司礼监掌印太监”。而冯保也并非等闲,还是得到了这个位置,这让高拱十分恼怒,一度以为这是冯保矫诏得来的,而更让高拱气愤的是,隆庆皇帝临死之时,把他以及司礼监大太监冯、内阁的张居正、高仪共同作为顾命大臣,辅佐年幼的万历皇帝。与内侍同为顾命,这是高拱所不能忍受的,于是他公开攻击,说这个遗诏是冯保和张居正一起矫诏而来,并非隆庆帝本意。

  

  ▲高拱剧照

  由此可见,张居正和冯保的联合,实际上在高拱说出这一番话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要不然,作为内阁首辅的高拱,也不至于公开讨伐“冯保与张居正组合”。而从内阁的局势来看,张居正和高拱虽然没有爆发明面上的斗争,但对于心中有大志向的张居正而言,内阁首辅高拱的确是其主政之路的阻碍,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张居正和冯保的合作也成了一种自然而然的趋势。

  从这一点来看,正是高拱与冯保的敌对,给了张居正夺权的机会,张居正也没有放弃这个机会,在高拱与冯保矛盾加剧的同时,他和冯保之间的联盟关系似乎变得越来越牢靠,因为,虽然他们的目的或许并不相同,但是他们的敌人却是一致的。

(二)第一次扳倒拱的失败,加深了两人的联盟

  盟友的存在,便是为了联合行动,那么张居正和冯保既然有共同的对手,那么联合行动必然会出现。在隆庆皇帝逝世之前,就出现了两人共同联手弹劾内阁首辅高拱的尝试。

  

  ▲张居正画像

  张居正一个任“给事中”的一个门生,在接收到了“张居正和大太监冯保早已联合”的讯息之后,立刻明白了自己的责任,他马上上疏弹劾高拱,列出了高拱“十不忠”的罪名,希望隆庆皇帝严惩。但是很可惜,隆庆当时僵卧病榻,需要的便是稳定,所以十分依仗当时的内阁首辅高拱,看到这个没眼力劲儿的给事中的弹劾,非常愤怒,下旨严加惩处。

  

  ▲隆庆皇帝剧照

  隆庆的行为自然是判定了张、冯二人第一次倒拱的失败,也让他们认清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高拱的威望与信任还没有消失,眼下时机未到,不能着急。同时,二人的隐蔽行动,自然也是逃不过众位官员的耳目,如果说之前二人是相互利用,那么在这种公开化的场景下,两个人真的是牢牢地被绑在了一起,同仇敌忾,甚至生出了一种荣辱与共、生死与共的情谊。

(三)第二次倒拱的成功,开启精诚合作

  可以说,张居正和冯保的这种愈加深刻的联盟是有道理的,因为高拱的反击即将到来,而且来势汹汹,直取要害。隆庆皇帝驾崩之后,万历小皇帝继位,高拱认为剪除冯保刻不容缓,否则容易“主少国疑”,让一些皇帝亲近之人架空了皇权,祸害了朝政。于是他联名内阁众人,上疏弹劾冯保,而因为第一波的弹劾是内阁联名,所以张居正也得知了这个消息,他表面赞许,暗中派人通知冯保,早做准备。

  

  ▲张居正剧照

  在这件事情上,在张居正的谋划之下, 冯保采取了放任的态度,任由高拱以及他众多的门生和朋党攻击,一波又一波的弹劾如潮水般涌来,冯保都接了下来,却没有任何的动作,直到张居正一众人定下计策,抓住了高拱的“失言”之处。这一放一收配合得天衣无缝,可见二人的确交心。

  高拱向来自视甚高,敢于直言,但同时有时候也过于狂妄,高拱在隆庆皇帝死后,面对年幼的万历皇帝,居然说出了“十岁太子,如何治天下”这句话。而张居正和冯保正是借他的这一致命错误,发起了绝地反攻。冯保在皇后和皇贵妃处攻击高拱,将高拱这句话的意思再度夸张,将其意思解读为:“高拱训斥十岁的孩子如何做得了主人”,后妃与神宗听了脸色大变。再加上高拱打算夺取司礼监的权力,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作为顾命大臣的高拱是否想要架空皇室。

  

  于是,在某一天的早朝,满心以为自己即将成功扳倒冯保并同时打压张居正的高拱,却被下旨,让他回老家养老吧,一刻也不许停留。可以想象,高拱当时是多么的震惊,这种结局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当即便瘫软了下去,面如死灰。冯保弹劾问题至此迎刃而解,而树倒猢狲散,参与弹劾的官员们也只能自保,毕竟这已经上升到了皇室底线问题。

(四)总结

  内阁首辅高拱就此退出了政治舞台,他的失败在于他没有认识到,张居正和冯保的确实为一人,他想扳倒冯保,却给了张居正反扑的机会。而张居正也成功成为万历首辅,开始了与司礼监大太监冯保更深层次的精诚合作,开始实现他的政治理想。

  而二人的关系,或许曾经是盟友,但从此之后,便是至交了。而促成他们关系的,正是难以学会妥协的高拱,性格使然啊。

  


小阁老家的傻孩子阿璃

私设:二贞是孟静部糖孩子

其他😂😂😂应该不用多说

私设:二贞是孟静部糖孩子

其他😂😂😂应该不用多说

孔璋不写檄文

隆庆黑料一条

《万历野获编》:

【孝慈录】世以父母忧制中举子为讳,士大夫尤不欲彰闻,虑涉不孝。然太祖作《孝慈录》,序中已为嗣续大事,曲赐矜贷矣。穆宗在裕邸生长子,是为宪怀太子,时去母妃杜氏丧方期,世宗不悦。得少詹事尹台引《孝慈录序》为解,上始释然。南朝宋文帝谅阴中生子,秘之至三年始下诏。其来久矣。


为啥隆庆的黑料都是这种类型的,他是真的很能双修……

又发现了太岳在嘉靖三十三年为杜康妃去世写的词:

皇贵妃发引鼓吹词

灵輀出祖沙河路,夜月韬光霜积素。
彩鸾翔,青鸟御,玉箫声断空烟雾。
行云已飞去,欲挽飙车难住。
天际苍苍陵树,极目伤心处。


《万历野获编》:

【孝慈录】世以父母忧制中举子为讳,士大夫尤不欲彰闻,虑涉不孝。然太祖作《孝慈录》,序中已为嗣续大事,曲赐矜贷矣。穆宗在裕邸生长子,是为宪怀太子,时去母妃杜氏丧方期,世宗不悦。得少詹事尹台引《孝慈录序》为解,上始释然。南朝宋文帝谅阴中生子,秘之至三年始下诏。其来久矣。



为啥隆庆的黑料都是这种类型的,他是真的很能双修……




又发现了太岳在嘉靖三十三年为杜康妃去世写的词:

皇贵妃发引鼓吹词

灵輀出祖沙河路,夜月韬光霜积素。
彩鸾翔,青鸟御,玉箫声断空烟雾。
行云已飞去,欲挽飙车难住。
天际苍苍陵树,极目伤心处。


桃花马上请长缨

关于高拱的小发现

昨天看到屏太 @王家屏的六必居酱瓜 问高拱生日是什么时候,今天就顺手查了下。

郭正域在《太师高文襄公墓志铭》中记载:“公生于正德七年壬申,卒于万历六年,凡得年六十七岁”;太岳记得更具体:“嘉平之十又三日,为公诞辰。”嘉平就是腊月;当时的另外一个官员张一桂也说:“(隆庆)皇帝御极之五年十二月十三日,今少师中玄高公初度之辰,盖春秋六十矣。”

唔,明白了,原来高是【正德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出生的,以前看百度百科上面说的1513年实际上是中西历换算出来的,所以我就被误导了以为他是正德八年出生了2333。

这样一看高是在隆庆五年过的六十大寿,这就对了。以及好像忽然明白了嘉靖四十五年熜熜龙驭上宾的时候...

昨天看到屏太 @王家屏的六必居酱瓜 问高拱生日是什么时候,今天就顺手查了下。

郭正域在《太师高文襄公墓志铭》中记载:“公生于正德七年壬申,卒于万历六年,凡得年六十七岁”;太岳记得更具体:“嘉平之十又三日,为公诞辰。”嘉平就是腊月;当时的另外一个官员张一桂也说:“(隆庆)皇帝御极之五年十二月十三日,今少师中玄高公初度之辰,盖春秋六十矣。”

唔,明白了,原来高是【正德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出生的,以前看百度百科上面说的1513年实际上是中西历换算出来的,所以我就被误导了以为他是正德八年出生了2333。

这样一看高是在隆庆五年过的六十大寿,这就对了。以及好像忽然明白了嘉靖四十五年熜熜龙驭上宾的时候(十二月十四日)徐阶为啥没叫他来拟遗诏。这真的不怪我们徐阁老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