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隆米

42576浏览    2039参与
TT

更新看起来超贫穷的假游戏的多几页~

后2p是全部立绘差分

更新看起来超贫穷的假游戏的多几页~

后2p是全部立绘差分

TT

一堆涂鸦……

p2 是p1差分 都是赏金猎人x幽冥之牙

p3 隆单人

p4 常服亲热的线稿

p5 常服亲热的上色因为太丑了所以如果您觉得线稿比较ok就别往后滑了

嘬胸车(不好看慎入)

一堆涂鸦……

p2 是p1差分 都是赏金猎人x幽冥之牙

p3 隆单人

p4 常服亲热的线稿

p5 常服亲热的上色因为太丑了所以如果您觉得线稿比较ok就别往后滑了

嘬胸车(不好看慎入)

TT

网飞这个米罗……哈哈哈靠不知道怎么吐槽才能显得我不是黑←

不光嘴贱情商也下线(低) 把里亚说的咬牙切齿无法反驳

看着很幼而且肯定没有84公斤(一点都不敦实)我这些图还给他加了肌肉 只有脸还是可爱的……

不过还是我家贱萌的小男友的XDDD

网飞这个米罗……哈哈哈靠不知道怎么吐槽才能显得我不是黑←

不光嘴贱情商也下线(低) 把里亚说的咬牙切齿无法反驳

看着很幼而且肯定没有84公斤(一点都不敦实)我这些图还给他加了肌肉 只有脸还是可爱的……

不过还是我家贱萌的小男友的XDDD

TT

除夕&新年快乐哦~试了试中元素~

希望大家过个好年 吃饱饱睡的香~~~!!

今年也请多指教!

————————————

p2是之前摸的吃蛋糕的鱼忘了发了……

除夕&新年快乐哦~试了试中元素~

希望大家过个好年 吃饱饱睡的香~~~!!

今年也请多指教!

————————————

p2是之前摸的吃蛋糕的鱼忘了发了……

蒸蛋蛋蛋蛋蛋
一位文手太太的医患梗,估计他不...

一位文手太太的医患梗,估计他不会码出来我就直接发啦,BGM心拍数


大家新年快乐呀!

一位文手太太的医患梗,估计他不会码出来我就直接发啦,BGM心拍数


大家新年快乐呀!

TT

随便画画……!


最近大家注意保暖 不要感冒了!

随便画画……!


最近大家注意保暖 不要感冒了!

scorpions venom

【隆米同人】魔都爱情故事

现代背景下的圣斗土同人。

Cp:隆米

全文各种骚操作,以及老大有情场高手设定。会打擦边球,但不会开车。

请诸位姐妹注意避雷,谢谢~

第一回

懵懂大学生遭遇情场老流氓魔都好市民智斗醉酒小毛团

“晚上好,请问我可以为您做些什么?"

“啊,对,啤酒有什么推荐的呢?”

“喜力,科罗娜,这两个牌子最受欢迎。”

“那....科罗娜,米罗,你要什么?"

“我喝茶就好。”

“那....加隆的手指在酒水单上划着,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长岛冰茶怎么样?"

“都听你的。”

“劳驾一瓶科罗娜,一杯长岛冰茶。”

“好的,请稍等。

收到点单的酒保熟练地自架子上...

现代背景下的圣斗土同人。

Cp:隆米

全文各种骚操作,以及老大有情场高手设定。会打擦边球,但不会开车。

请诸位姐妹注意避雷,谢谢~

第一回

懵懂大学生遭遇情场老流氓魔都好市民智斗醉酒小毛团

“晚上好,请问我可以为您做些什么?"

“啊,对,啤酒有什么推荐的呢?”

“喜力,科罗娜,这两个牌子最受欢迎。”

“那....科罗娜,米罗,你要什么?"

“我喝茶就好。”

“那....加隆的手指在酒水单上划着,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长岛冰茶怎么样?"

“都听你的。”

“劳驾一瓶科罗娜,一杯长岛冰茶。”

“好的,请稍等。

收到点单的酒保熟练地自架子上取下几瓶陈酿一一都贴着外文标签,两指尖稳量杯,斟酌出各自的配比后便将其倒入盛满冰块的玻璃杯。接着他便开始熟练地搅动茶匙,冰块与杯壁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米罗看着吧台里的人行云流水的动作,愣了愣:“加隆,我只要喝茶....."

“哪有人来酒吧喝茶?又不是女生。"加隆从侍应手中接过啤酒瓶,把卡在瓶口的一瓣青柠按进去,一口气喝掉半瓶,“呼!进口的就是不一样,倒是你,能不能别这么死板啊....谢谢,先给我吧。

“明天一早还有课呢......米罗嘟囔着,不情不愿地从加隆手中接过饮料--那是杯琥珀色的鸡尾酒,以伏特加、朗姆、龙舌兰、金酒为基底,以橘橙酒和少许糖浆为配料,再辅以大量的冰块,又在杯口卡了片柠檬作为点缀。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现在.... ?"加隆还未把后半句话

说出口,有人便搭上了他的肩膀,说道:“嘿,要加入我们吗?"

卷发的大学生并未觉得不妥,反而大方地接受了邀请,刚想问米罗要不要一起,就看到友人不怎么好看的脸色。

“他怎么了?"打着唇钉的人问道。

“啊....不好意思,我朋友喝得有点多了,就让他在这休息会儿吧。”

“算你有良心.....米罗腹诽着,目送着撒加跟着几个人勾肩搭背地进了舞池中央,他把玻璃杯捏得更紧了。

暗紫色的灯光,嘈杂的电子乐,还有狂欢的人群,这一切都让米罗感到不适。他又盯着起起伏伏的气泡看了一会儿,如果没有那冲鼻的酒精味,他真会以为这不过是杯加冰的可乐。他试探地抿了一口之后,便默默地从双肩包里翻出了kindle。

米罗把下巴枕在包上,顺着标注过的地方读下去,不过看了四五行,又感到有生人的气息接近他。他不悦地抬起头,只见一位蓝色头发的青年正单手撑着吧台,食指的戒指在灯光下格外晃眼。

“请问你是一个人吗?"

“不,我和朋友一道来的,他在那。"米罗朝舞池的方向努了努嘴,并没有停止阅读的意思。

加隆向米罗指示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卷发青年正在中心,跟着节奏感极强的音乐尽情摇摆,大汗淋漓。

“真巧,我也是陪别人来的。"

“是吗?"

“喏你看,他就在那儿....真是,一嗨起来能把什么都忘了,待会儿我还得想办法把他拖回去。

加隆的话突然提醒了米罗,拜他大大咧咧的友人所

赐,他的三篇小论文一篇都没来得及写。那位仁兄事后还会像没事人一样说着:“米罗老师,作业借我参考下吧!”每次!每次都是这样!米罗越想越憋屈,拿起杯子就把冰茶一饮而尽。“咳... ..

“嚯,厉害。"加隆的语气像是在感慨,“我以前也能一口闷,现在嘛....。”

“唔......您看上去还很年轻。"酒精直冲脑门,很快便把米罗的脸颊染成绯红。

“是吗,你这么说我很高兴。比起待在这儿,我更想去听一场音乐会,或者干脆跑到公园放空自己.....

加隆把喝剩的科罗娜推到一旁,仿佛是顺理成章地坐上米罗旁边的高脚凳--那原本是卡路迪亚的位子。

虽然搭讪者的话语确实说到了他心里,但米罗依旧不习惯陌生人的靠近。他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身体又往墙边挪了挪。

“这么说可能有些冒犯,其实我留意你很久了。"

“对不起, 我不认为我有多引人注目。”

“别的地方可能不会,但,这里毕竟是酒吧,更何况...加隆单手托腮,对着米罗玩味地笑,“这位长头发,打扮得一丝不苟,学生气很重的小朋友,还在读哲学。”

米罗合上壳子,刚想出口反驳,就迎上了酒保微妙的眼神。他再回头一看,几个浓妆艳抹的正对着他指指点点,还不忘交流几句。

不用想也知道他们讨论的是谁.....意识到自己处在流言中心的米罗的脸更红了,只想找个缝隙钻进去。

“看吧,被我说中了...我知道--家不错的咖啡馆,不如我们去那接着聊。‘

加隆拉着米罗起身,亲昵地揽着他的肩,又凑到他耳边轻轻地说,“不要那么僵硬,自然点。

卷发的大学生就维持抱着双肩包的姿势,在一众侍应的注视下被人拥着,跌跌撞撞地走出了酒吧。

初秋的夜异常澄净,只有一轮白色的月悬在高空。不知是否是由于酒精的缘故,他只觉周遭的一切都被温柔地笼上薄纱,连大红大绿的庸俗灯牌看着也顺眼了许多。凉风钻进他的领口,让他打了个寒噤。

手心感受到对方肩膀的颤抖,加隆问:“你冷吗?"

"不,还好.....谢谢您替我解围。"米罗低低地说道,语气已然不生硬。

“举手之劳。 "加隆嘴上客套着,却有 意地缩短着他们之间的距离,“包重不重,需要我帮你拿吗?"

“不必....那个,您离我太近了。"话是这么说,但他的

脚步虚浮,他只能靠倚着撒加来保持平衡。

“你确定吗?"

米罗往外挪了挪,摇晃着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两个月亮逐渐重合,但没过多久又再次分裂。米罗选择了妥协:"那....麻烦您了....

他们沿着主路走了一段,来到一片开阔地-一那是一个广场,夜深了,营养过剩的信鸽已然睡下,热恋的男男女女代替它们活跃在草坪上。加隆领着米罗走到喷水池旁,用空余的手摸出张餐巾纸擦了擦大理石台面,便搀扶着他慢慢坐下。

米罗盯着远处城楼一样的建筑看了一会儿,喘了口气,对加隆说道:“谢谢,我感觉好多了。”

“客气了....说起来,你刚刚在看《查拉图斯特拉如是

说》?”

“是的。

“我并不推荐年轻人读尼采,你要知道,他过于一-”

“自恋,"米罗接着撒加的话说下去,“而且极端地厌恶女性。

“是的,抛开这些,他的短句格言确实不错。就比如:对待生命你不妨大胆冒险一点,因为好歹你要失去它,”

“--如果这世界上真有奇迹,那只是努力的另一个名

“生命中最难的阶段不是没有人懂你,而是你不懂你自己....加隆轻轻托起青年的右手,略一俯首,紧闭的嘴唇在手背上象征性地留下一吻,“看得出来,你刚刚走出第一步,这很不容易.....

他满意地看着青年的脸再次变得通红,但对方的下一步动作却是他始料未及的--米罗像触电-样倏地收回手,并且用那只手,给他的左脸来了清脆的一巴

“请您自重,我并不是,

“是我僭越了。"米罗的脸红了半边,他并没有发作,反而起身行礼。远处的街头艺人吹起了萨克斯风,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吻应放在离别时,而不是现在.....

我为我的急躁向你道歉。

“抱歉,我必须走了,我的朋友还在等我。"米罗刚准备把背带挂在肩上,便被对方大力拉起, 他一个重心不稳,便栽进加隆怀里。

“可否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那双翡翠色的眼眸就这么直直地看着他,说来也怪,被这么一望,他的百来句表拒绝的话语,全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他任由对方握住自己的左手,仿佛自然而然地,他把右手搭在加隆的手臂上。

加隆重心下沉,向后退了一步,右脚略一使力,推开了米罗并拢的双足。伴着着萨克斯风悠扬的旋律,两人进入了临时舞池。

“不用担心,这是慢三.....你不会踩到我的脚。

加隆的右手轻轻向上一提,引导着米罗拉伸自己的上身向前。

“靠近一点。"男人说道,伴随着温和却居心叵测的笑容。被那个眼神盯着,比肌肤相亲更灼人。

一曲终了,他挑起舞伴一缕发丝,献上一吻。

本来还在自己怀里的美丽青年猛喘了一口,松开他的手后退一步。他玩味着青年满脸羞赧的神色,不自觉地将他与自己遇到过的其他人比较一-真是无耻。他仿佛在脂粉堆里看到了一个白玉盘子,这个人和他以往的情场经历格格不入,却扎眼得很。

但也只是比那些人更会演而已。他们没有注意到,有辆黑色的车已经停在那很久了。越来越深的夜色中,一缕烟雾伴着红亮的火星飘散,抽烟的人左臂挎在窗外,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饶是戴着一副墨镜看不清脸,与进来一模一样的轮廓也暴露了这位观众的特殊身份。撒加,情场高手加隆的弟弟,一位五讲四美好青年,此刻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弟拽着一个长发男青年跳舞,不禁在心里笑骂了几句。

可是接下来,他便不能看得安逸了:这场闹剧好像更闹了些,有个年轻人气势汹汹地走向正在跳舞的两人,并打破了暧昧的氛围:“你!你离他远点!"加隆“啧”了一声,向声音的来源看去一-一是个宝蓝色卷发的男青年,身上穿的是一套黑色皮衣,看上去和他的舞伴差不多大。

“小子,稍微识相点,他现在是我的伴儿。"加隆一边说,一边又向米罗走进了一步--并顺势把他揽回怀里,挑衅地看着卡路迪亚。

此时的卡路迪亚脑子一片空白,想都没想,又是一巴掌扇

了上去,这回是右脸。

“啪!”

清脆无比。撒加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浮现出通红的手印,隐约也感觉腮上生疼。生疼之外他还感到有些奇怪,从来都是别人向他的混账老弟投怀送抱,这次简直是把"流氓"两个字印到了那位情场高手脸上。见那年轻人还有乘胜追击之意,撒加便立马掐灭烟,拉开车门跟了过去。

趁卡路迪亚跑到那位蓝色头发的小同学那里的功夫,撒加连忙把自家混账老弟拉到一边,把车钥匙塞给他,顺带摘下墨镜,用幸灾乐祸的眼神观察了一下一那手印一左一右倒是对称得很。

“车上有湿巾你先敷一敷脸,这里我处理。”

那双与他一模一样的眼睛原先还愣着,此刻看他的目光仿佛他做出了什么烈士就义般悲壮的行为。撒加冲他点了点头,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保重"二字。

这边厢刚惊险地偷梁换柱,撒加便后悔了-一那位宝蓝色卷发的同学,分明一身酒气。

二十来岁的小愤青有了酒精的加持,闹起来可不是他能受得住的。

那边厢的卡路迪亚左手搀着室友一-虽然更像是室友搀着他,右手直直地伸出去,食指指向撒加:“我靠你就

是那个对米罗动手动脚的那个个......

撒加用手背挡了挡鼻子,仿佛再多闻到一点都会被查醉驾一样:“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那是我弟! '

卡路迪亚却不依不饶:“肯定是你!那个人和你长得

"他伸出食指在空气中有节奏地点着,拖长了声音一字一句地说,“一!模!一!样!”

撒加扶着额头: "...先上车吧,作为补偿,我送你们....回.学校?”

虽然不想和加隆在同一个密闭空间里再多待哪怕--秒钟,但卡路迪亚闹腾起来可不是他能招架得住的。米罗想到这里, 拽了一把卡路迪亚:"....有劳了。'

“真不好意思啊小同学,他可能以为.....你们是去玩的。”

卡路迪亚郑重其事地"嗯"了一声:“我们就是去玩的啊。”

“....撒加拉开车门,“两码事。

卡路迪亚被米罗扶着坐在了后排,愣愣地看着撒加关上驾驶室的门,小声嘟囔: ".....两个一样的人。”他的同伴咳了一下,抿紧嘴唇,没有笑出声。

撒加问道:“是去A大吗?"

米罗刚想回答,-旁的卡路迪亚就十分认真地点了个头:“对!.....就是A大!你说得太对了!”

进来把脸扭向右边,额发几乎贴到了车窗上。

米罗压低声音问他的室友,语气中不乏责备:“你这是喝了多少....

卡路迪亚伸出两根手指,在空中晃了一下:“一罐。"坐在

副驾驶的男人低声自言自语: "Fourlock."撒加:“咋这么懂呢你。

“开你的车......嘶....不知牵扯到了哪块面部肌肉,所有人都清晰地听到了加隆倒吸一口凉气。

撒加快活地踩了油门: "In your face !”

车载音响里响着音乐,开车的男人看起来心情不错,顺口哼了两句:“You come over and start up a conversatio

n with jus....

后座的卡路迪亚显然听过这首歌,也跟着哼了起来: "And trust me I'll give it a chance noW....

米罗抬手想要按住室友挥动的胳膊,却猛地被一句"And then we start to dance' 激得脊背发麻,手停在了半空中。

加隆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那位小朋友一把将卡路迪亚的胳膊拽下来,手背挡着嘴看向窗外。他微微挑起嘴

角,忍住了按下单曲循环键的冲动。

米罗终于理解了“一 首歌的时间”有多漫长,此前他可从不知道四分钟有这么难熬。经过刚才这一出,他酒醒了大半,车窗外的景物越来越熟悉,看起来是快到了。

这位驾驶倒是熟路得很,既没开导航也没问他们两个,熟练地拐了个弯,直接从学校正门开进去了。

听到“欢迎光临"米罗才反应过来:“不用麻烦了,停在门口就好,我们自己走回去... .."

“学生公寓那边是不太好调头,”撒加自言自语着踩下了刹车,门锁"啪”一声弹开了,“注意安全啊小同学。”

米罗连拖带拽地把室友弄下了车,可这位个性独立的天蝎座男子并不领情。他甩脱了室友的胳膊,-脚踩

上了绿化带的边沿,居高临下地俯瞰着米罗:“让我走!边!边!"

米罗巴不得这个丢人现眼的年轻男人离他远点,又十分不放心,只好在后面紧跟着以防对方掉下来,顺便观赏了一套大鹏乘风白鹤亮翅凌波微步的组合技。

那位优雅的杂技演员终于还是走到了边沿的尽头,正在思索如何一个大跳迈到对面的绿化带,就被室友一把拽了下来,落地时还自带了一句“耶!十分”。

他那深沉老练的室友破功了。

米罗好不容易折腾到了宿舍,卡路迪亚一蹦一跳推开了门,下- 秒倒地就睡,背上沾着的一片落叶掉了下来,米罗站在他脚边进退维谷。

艾欧里亚扭过头,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秋日气息感到十分诧异,刚想问个明白,却见米罗用口型和手势告诉他:这货刚在树底下滚了一圈。

三人合力将卡路迪亚从地上揭起来扶到了上铺,个中辛苦不消细说,从穆的手机相册和录音录像中可见- -斑。

精明的白羊座自然会利用这些向他的热血室友讨些好处,当然,这是后话了。

学神教的晨功准时把233的寝室成员吵醒,他们默契地同时下床准备去洗漱。自然,卡路迪亚把昨晚的事忘了

个一干二净,若不是穆说要给他“提提神”,然后亲眼看到视频中自己一个鲤鱼打挺从上铺坐起身来,他绝不会相信那个在深夜大喊“月亮不睡我不睡”的人是他。新任校医被由格子衬衫组成的方阵吓得叼反了烟,而心理学教授正从副驾驶位下来,被整齐划一的“伟哉!”惊得一踉跄,正驾驶位的那人笑得拍起了方向盘,无意间按响了喇叭。

“撒加,校区内禁止鸣笛。‘

"切。‘

A大的一.天开始了。





TT
经纪人x歌手现代pa 背景是个...

经纪人x歌手现代pa 背景是个照片

应该是带着出去吃🍔约会的感觉!

不过要出手应该还得再长大三年吧XD

---------------

这衣完全自己设计 品味堪忧

其实我人体结构真的废 这图改了超级久一边上色到后面还在改人体(然后还改不好)౿(།﹏།)૭

下一张再努力吧(你)

经纪人x歌手现代pa 背景是个照片

应该是带着出去吃🍔约会的感觉!

不过要出手应该还得再长大三年吧XD

---------------

这衣完全自己设计 品味堪忧

其实我人体结构真的废 这图改了超级久一边上色到后面还在改人体(然后还改不好)౿(།﹏།)૭

下一张再努力吧(你)

TT

是个现代paro恋爱喜剧~

总裁(?)x男公关 雷的不要看~

p2 是人设图

是个现代paro恋爱喜剧~

总裁(?)x男公关 雷的不要看~

p2 是人设图

TT

一堆涂鸦!

p1 上色超级黑的加隆

p2 因为不想构线所以细节很随便的米罗

p3 q版水tag顺便晒猫!

p4 q版小车(手活)

一堆涂鸦!

p1 上色超级黑的加隆

p2 因为不想构线所以细节很随便的米罗

p3 q版水tag顺便晒猫!

p4 q版小车(手活)

TT

一些杂谈~

p1 艾兄弟

p2 艾撒

p3 隆米

——————

才发现是小年!小年快乐!!!

一些杂谈~

p1 艾兄弟

p2 艾撒

p3 隆米

——————

才发现是小年!小年快乐!!!

TT
涂涂 很喜欢他俩的颜色(///...

涂涂

很喜欢他俩的颜色(///ω///)

涂涂

很喜欢他俩的颜色(///ω///)

共建和谐号
脑洞来自 tt,ooc属于我们...

脑洞来自 tt,ooc属于我们

是黑帮二把手加隆和雇佣兵米罗的设定。

前情请戳合集,雷点均已在开头告知。

本章全程剧院魅影梗,没有颜色,没有神秘链接。

写手1:嘿嘿嘿,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咱还没发力呢。

写手2:我……我就一文青,特老实的那种。

没啥问题请继续。


快跑吧,不停地向前跑,不要停下来,否则会被黑暗吞噬。

很痛,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的,即便如此,也请继续向前,这样你就能把痛苦远远地甩在身后。

耳边似有呼啸的风,有人在尽头远远地呼唤着他,这促使着他不断向前奔跑,他相信那声音会引导他到该去的地方。

打湿的卷发贴着青年的脸颊,水珠顺着发丝啪嗒啪嗒得往下掉。...

脑洞来自 tt,ooc属于我们

是黑帮二把手加隆和雇佣兵米罗的设定。

前情请戳合集,雷点均已在开头告知。

本章全程剧院魅影梗,没有颜色,没有神秘链接。

写手1:嘿嘿嘿,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咱还没发力呢。

写手2:我……我就一文青,特老实的那种。

没啥问题请继续。


快跑吧,不停地向前跑,不要停下来,否则会被黑暗吞噬。

很痛,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的,即便如此,也请继续向前,这样你就能把痛苦远远地甩在身后。

耳边似有呼啸的风,有人在尽头远远地呼唤着他,这促使着他不断向前奔跑,他相信那声音会引导他到该去的地方。

打湿的卷发贴着青年的脸颊,水珠顺着发丝啪嗒啪嗒得往下掉。加隆摸了摸他的脸颊——是柔软的,温热的,富有生命力的……

“依照圣经,自杀便是谋杀,是错误的。你不能死的,你怎么能死呢……?”他对着已然昏迷的青年喃喃自语。

——

“卡尔先生,您可以开始了。”

“我们一直都是盲目的,答案一直在我们的眼前。先生们,这将是抓住我们狡猾朋友的好机会。”米罗身着黑色的燕尾礼服,里面是金色的暗纹马甲,西裤衬得他的双腿格外修长,他松了松领巾,熟练地背诵着台词,又往下走了几级,站在休息平台之上。

“我们在聆听,请您继续,子爵。”饰演剧场经营者的男伶背着双手,立在两侧。

“我们将会奉陪到底,表演他的歌剧,不过请记住一件事——”

“我们的手中尚且留有王牌。”加隆抱着双臂自后台走出,慢悠悠地晃到舞台中心,“语速略快了些,勉强合格。至于是否能通过,还得看你接下来的表现。”

“好的,吉米尼先生。”

“在这里请叫我经理,算了,这不重要。现在,请你站直,注意调整你的气息。”

说罢,加隆便把碎发捋到耳后,这动作使他暴露出脸上的伤疤,米罗心下一沉,手微微地捏紧扶手。

加隆满意地看着对方微微颤抖的指尖,嗤笑了一声后便接过助手递来的绳索,一步一步地走上台阶,“先生,欢迎您的大驾光临。您难道认为,我真的会伤害她?你们犯的错误,为何要叫她承担呢?”

加隆把套索虚虚地挂在米罗脖子上,没有用力,却让他感受到强烈的压迫感。

“备好你的良驹,把你的手举至齐眼高?现在,任何人都救不了你了……”原始的恐惧笼上心头,仿佛挂在他脖子上的不是道具绳索,而是条吐着信子的蟒蛇。

“这不过是戏剧,是的,不过是戏剧……”好在管乐让米罗及时回过神,他平复了呼吸,作出视死如归的表情——现在,他是舞台上的夏尼子爵。

“也许,除了克里斯汀。”加隆接着对女伶唱道:“用你的爱换取他的命,拒绝我等于亲自送他下黄泉,这就是选择——这!就是不归点!”

“克里斯汀……请原谅我,请原谅我……我为你付出了一切,但全是徒劳无功……”

“你抢白了,卡尔先生。”加隆取下套索,又替他束紧了领巾。“是太紧张了吗?”

“非常抱歉。”

“虽说还有些瑕疵,但你的情感非常到位。”

“您的意思是……?”

加隆略微地向后退了退,向青年伸出手:“欢迎加入我的团队,卡尔先生。”

TT
是找太太约的稿!!太可爱惹!放...

是找太太约的稿!!太可爱惹!放上来分享!

是找太太约的稿!!太可爱惹!放上来分享!

共建和谐号
脑洞来自tt,ooc属于我们。...

脑洞来自tt,ooc属于我们。

前排预警,本文有颜色元素,有刘雪元素,有qiang制元素,请自行避雷,谨慎观看。

心理年龄不够的请自行退出,如果都可请继续。

前情请戳合集。


温暖的水接住了他,有人贴着他的后背,他被人圈在怀里。这感觉真是久违了啊……米罗迷迷糊糊地想着,上一次被这么抱着是在什么时候呢?他的脑袋向后蹭了蹭,以为又能闻到熟悉的栀子和肥皂的香气。

那人轻轻抚过他的脸,替他拭掉眼角的泪。

“米罗……对吗?真是可爱的名字……我是这里的院长,你可唤我为修女,也可像你的弟兄姊妹那般,唤我为特丽莎嬷嬷,”身着黑裙的年迈女性蹲下,与孩子的视线平齐。“从今往后,这里便是你的家。尽管贫...

脑洞来自tt,ooc属于我们。

前排预警,本文有颜色元素,有刘雪元素,有qiang制元素,请自行避雷,谨慎观看。

心理年龄不够的请自行退出,如果都可请继续。

前情请戳合集。


温暖的水接住了他,有人贴着他的后背,他被人圈在怀里。这感觉真是久违了啊……米罗迷迷糊糊地想着,上一次被这么抱着是在什么时候呢?他的脑袋向后蹭了蹭,以为又能闻到熟悉的栀子和肥皂的香气。

那人轻轻抚过他的脸,替他拭掉眼角的泪。

“米罗……对吗?真是可爱的名字……我是这里的院长,你可唤我为修女,也可像你的弟兄姊妹那般,唤我为特丽莎嬷嬷,”身着黑裙的年迈女性蹲下,与孩子的视线平齐。“从今往后,这里便是你的家。尽管贫穷简陋,但是天父的爱满溢其间。”

“特里莎……mama,”孩子的发音还不标准,他努力地捋直舌头,不过收效甚微。

“好孩子。”小小的他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他感到安心。

浴缸里的热水轻轻晃动,包裹住他。却让他的下 shen 更加灼痛,贴近耳边的是陌生的声音:“醒了吗?”

他努力地睁开眼,发现他正坐在一片热水里,刚好到他的胸口。米罗心下一惊,眼睛迅速地打量了下四周,发现自己正处在浴缸的一角,而那个男人,正贴着他的后背,把他禁锢在怀里。

蒸腾的水蒸气让米罗看不清周围,但他是能隐隐约约地推断出,这浴缸的尺寸非常的大,大到能容纳好几个孩子在里面戏水——他小的时候常常这么做,只是不是在浴池里,而是在后院的一小片池塘。顽皮的孩子们会趁修女们做弥撒时溜进去,尽情玩耍的同时不忘竖起耳朵,待那圣歌响起,他们便会安静地上岸,再找个隐蔽的地方拧干衣服。

偶尔,也会被院长抓个正着,但特丽莎并不会过多的苛责孩子,只是会叫他们排好队,用戒尺轻轻地敲过他们的手心。

“米罗,请到这来。”院长总会留下他,接着他便会乖顺地坐在小板凳上,等着梳齿疏通他打结的卷发。当然更多的时候,他会直接依偎在她身旁,看着她处理手上的活计。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特丽莎嬷嬷,我不明白。”

这回,修女拿着小刀给苹果削皮,小小的米罗捏着她黑裙的一角,百无聊赖地摩挲着。 

“也是,你还太小……等你再大点,我再细细地将天父的福音传给你,去吧,把这些分给你的弟兄姊妹。”她把小刀收回刀鞘,爱怜地摸了摸他的头,再将果盘递给孩子。

水果在这里是稀罕玩意儿,一小片果肉能让孤儿院的孩子高兴半天。无知的天使们不明白窘迫为何物,对他们来说,只要有爱便足够了。

特丽莎对送来的,或者是偷偷遗弃在门口的孩子来者不拒。需要吃饭的嘴越来越多,但粥却永远只有那么一点。米罗常常看到修女对着木匣子叹息,好奇心驱使着他偷偷地朝里面张望——除了一串黑檀木念珠,就再没别的了。

“您的祖母绿胸针呢?”话语刚到嘴边又被咽下,因为他看到了她紧锁的眉头。

米罗在那一刻明白了一切,他想为她做些什么,就算为此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后续:

https://postimg.cc/8JmqTQG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