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隋唐

25515浏览    423参与
燕歌不行
2023先秦两汉三国两晋南北朝...

2023先秦两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春节联欢晚会将于除夕之夜32:02梦里频道准时播出,感谢■氏乳业对本节目的大力支持!

2023先秦两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春节联欢晚会将于除夕之夜32:02梦里频道准时播出,感谢■氏乳业对本节目的大力支持!

温韶是个屑

蓝星学院【校园论坛】

  就是关于话剧后来的一小篇番外。

  

——————————————————————正文:

  

【楼主】你们去看昨天学校晚上搞得那个话剧表演了吗?孩子昨天生病了没法儿看💔


L1

这样啊,那楼主可真是错过了一场好戏!


L2

啊对对对,昨天晚上那场话剧真的笑死我了哈哈哈


L3

沙俄老师:我管你剧本是怎么演的,反正我家普鲁士最好看。(一脸淡漠,抽烟,抱普鲁士)


L4

楼上的怎么可以放视频!(但是真的很好笑哈哈哈)


L5

沙普实锤了


L6

我就说我家沙普一定是真的!


L7

虽然但是,隋唐也很甜的好吧


L8

没错没错!昨天我偷...

  就是关于话剧后来的一小篇番外。

  

——————————————————————正文:

  

【楼主】你们去看昨天学校晚上搞得那个话剧表演了吗?孩子昨天生病了没法儿看💔


L1

这样啊,那楼主可真是错过了一场好戏!


L2

啊对对对,昨天晚上那场话剧真的笑死我了哈哈哈


L3

沙俄老师:我管你剧本是怎么演的,反正我家普鲁士最好看。(一脸淡漠,抽烟,抱普鲁士)


L4

楼上的怎么可以放视频!(但是真的很好笑哈哈哈)


L5

沙普实锤了


L6

我就说我家沙普一定是真的!


L7

虽然但是,隋唐也很甜的好吧


L8

没错没错!昨天我偷偷到后台去看了,隋老师还和唐老师抢剧本来着!最重要的是...


L9

是什么?楼上别讲到一半啊!!!


L10

最重要的是,隋老师没拿到剧本,直接强吻了唐老师啊啊啊啊!!!


L11

啊啊啊啊!隋唐是真的!!!我直接哭死


L12

他们居然还亲了呜呜呜


L13

这楼是不是歪了?


L14

+1


L15

楼主呢?


L16【楼主】

我在,但其实人家磕苏德...


L17

姐妹!!!我也是!!!


L18【楼主】

那他俩是演的什么啊?(好奇)


L19

好像分别是王子和公主


L20

hhh说起这个我就想笑


L21【楼主】

《德三公主》《苏王子》


L22

hhh我现在又想起来苏俄老师在台上讲过的一句话了


L23

《就是不怎么高》


L24

苏俄老师是不是忘了他还带着扩音器哈哈哈


L25

苏俄: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L26

我还看见苏俄老师说这句话的时候还偷偷和魏玛老师牵手!


L27【楼主】

德三:你们够了(〝▼皿▼)


L28

哈哈哈德三老师不仅被嘲讽身高,还被撒狗粮


L29

不不不你们还记得前一段吗?

德二:儿子,下一段是什么?

德三:您是不是该放我走了,父亲?


L30

然后德三老师都不用德二老师给他解绳子,直接自己就解开了哈哈哈


L31

So?白雪公主能自己解开绳子,为什么还会被抓住?


L32

不到啊


L33

最主要的是,到了后面,普老师看见苏老师和德三老师在一起后提着大砍刀仿佛要弄死苏老师的样子真的是恶毒王后吗?不应该是想要弄死德三老师吗?(手动狗头)


L34

我看到这一段的时候真的要被笑死了,原著里恶毒王后最后被气死了,原来是因为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啊(智慧)


L35【楼主】

hhh别光讨论这个,还有一场话剧呢?


L36

这个就更搞笑了哈哈哈


L37

《路上别摔死了》这真的是小红帽妈妈能说出来的话?


L38

啊对对对,美直接问出了精髓:他生病了,为什么你不去,非要我去?


L39

就是说啊,外婆生病了为什么妈妈不去看?(手动狗头)


L40

哈哈哈屏幕前的我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室友问我是不是有病


L41

哈哈哈


L42

很好,已经忘记原著内容了(手动狗头)


L43

《论我跟我妈说小红帽可以和大灰狼打起来的时候我妈问我需不需要去看医生》


L44

言外之意:你是不是有病


L45

《文明妈妈》


L46

瓷: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救场了(死鱼眼)


L47

后来直接给美塞了剧本,强行让他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被口水呛到了焯


L48

最主要的是美还乖乖听话了hhh(虽然演的还是很烂就对了)


L49

瓷:我真是服了你们


L50【楼主】

我听他们讲小红帽后来还从床底下钻了出来?(狗头


L51

没错没错!本来应该是大灰狼把外婆和小红帽吞进肚子里的剧情了,结果谁能想到美直接从床底钻了出来


L52

英:6


L53

就没人关心一下剧本吗?


L54【楼主】

剧本?是个什么东西?能吃吗?(狗头


L55

别说,这剧本也不靠谱,隋老师念剧本的时候还出现了错词


L56

问:为什么剧本出现了错词隋老师却是在表演的时候才发现了问题?


L57【楼主】

盲生你发现了华点(狗头)


L58

一看就知道演戏前根本就没看过剧本


L59

全场最佳:剧本


L60

还有劣质道具


L61

hhh笑得我肚子痛


L62

+1


L63

+1


L64

+10086



————此贴已封————









  

  

  

温韶是个屑

蓝星学院 5【话剧表演】

  经过了联校长漫长的演讲,话剧终于开始。几位教师纷纷上台。

  

  “从前,有一个王后生下了一个小公主,她的皮肤像雪一样,人们都叫他‘白雪公主’”开头的是作为旁白的隋。

  

  “不久,王后死了,国王又娶了一位十分漂亮的王后,新王后有一面会说话的魔镜。”唐很快就接上了话。

  

  接着普鲁士和沙俄便上台了。

  

  “魔镜啊魔镜,快告诉我,谁是这世界上最漂亮的人。”普鲁士面无表情的说。

  

  “当然是你呀,我的美人~在我眼里,你绝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沙俄说着还想靠近普鲁士。

  

  “你要演就好好演,滚开。”普鲁士一把推开了沙俄。

  

  “美...

  经过了联校长漫长的演讲,话剧终于开始。几位教师纷纷上台。

  

  “从前,有一个王后生下了一个小公主,她的皮肤像雪一样,人们都叫他‘白雪公主’”开头的是作为旁白的隋。

  

  “不久,王后死了,国王又娶了一位十分漂亮的王后,新王后有一面会说话的魔镜。”唐很快就接上了话。

  

  接着普鲁士和沙俄便上台了。

  

  “魔镜啊魔镜,快告诉我,谁是这世界上最漂亮的人。”普鲁士面无表情的说。

  

  “当然是你呀,我的美人~在我眼里,你绝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沙俄说着还想靠近普鲁士。

  

  “你要演就好好演,滚开。”普鲁士一把推开了沙俄。

  

  “美人你怎么能嫌弃我呢~”

  

  “……”普鲁士无语。

  

  “咳咳可当白雪公主长大后,王后再问魔镜同样的问题时。”唐赶紧救场。

  

  “美人你在我眼里永远是最漂亮的,那白雪公主就是个空气。”沙俄一脸真诚地说。

  

  “……剧情是这样的吗?”普鲁士懵了。

  

  而另一边的旁白:

  

  隋:“下一段该我念了,剧本剧本!我忘带了!”

  

  唐:“先等等!让我看一眼!”

  

  隋和唐尽量压低声音的在后面抢剧本。

  

  “哦好吧,那白雪公主居然长得那么好看,绝对不可以让她以后长得比我还漂亮。”见旁白迟迟不说话,普鲁士只好先抢救一下。

  

  “于是王后叫来了一个屠夫。”终于拿到剧本的隋说。

  

  “王后,您有什么吩咐吗?”德二背着手,半跪着说。

  

  “额...我要你去杀了那个叫什么的白雪公主,并把她的心脏带回来给我。还有沙俄你给我撒手!”普鲁士一边说一边推抱着自己的沙俄。

  

  “哦。”德二略显无语的退下了。

  

  唐:“于是,屠夫便把白雪公主抓到了森林里。”

  

  “emmm...儿子,下一段是什么?”德二看着被绑住的德三真诚发问。

  

  “您下一段是不是应该放我走了父亲?”德三双手双脚都被绑着,显得柔弱不能自理。

  

  “好像是吧,那你可以走了。”德二思考了一下最终说道。

  

  “哦。”德三极其熟练的自己解开了绳子把它丢到了一边。

  

  隋刚想说话就被唐抢了台词:“于是乎,屠夫为了完成王后的命令,拿着猪心前去交差。”

  

  “……你确定这是他的心脏?”普鲁士握着那个塑料心脏说。

  

  “道具组准备的,我不知道。”德二呆呆的望着那个普鲁士手中的心脏。

  

  “咳咳好了好了,这些小细节不用在意!下一段下一段。”隋急忙拉上幕布继续下面的剧情。

  

  唐也急忙接上话:“另一边的白雪公主拼命的向森林深处跑去,她跑啊跑,跑到了一座小木屋前。”

  

  德三“轻轻”的踢开了木门。

  

  “这木屋是人住的?咳咳...这面包都发霉了!”德三把放在桌子上的面包往窗外一丢。

  

  “额...有点困,我睡一觉吧。”终于想起剧情的德三略显敷衍的装了一下。

  

  终于拿到台词的隋说:“白雪公主就这样在一张小小的床上睡着了,这座木屋是七个小矮人的家,天黑的时候七个小矮人回到了小木屋。”

  

  “有人把我的面包丢了。”意王看着空空的盘子说。

  

  日帝看着地上摔碎的玻璃杯面无表情道:“有人把我杯子里的水倒了,还把杯子摔碎了。”

  

  奥匈真诚发问:“有人正睡在我的床上你们都没看见吗?”

  

  “注意一下剧情走向。”唯一一个背了剧本的魏玛心累地说。

  

  “这个姑娘真漂亮啊!她好高好白。”意王难免有些别扭的说。

  

  “啊对对对,就是不够高。”苏俄一边说还一边握住了魏玛的手。

  

  “……”正在装睡的德三拳头硬了。

  

  唐再次出现救场:“小矮人们的讨论声把白雪公主吵醒了。”

  

  “不是你几个意思?!我好歹183了好吗?!”终于可以醒来的德三有些恼怒的看着苏俄。

  

  “可是在场的小矮人起码有三个比你高。”苏俄开玩笑似的说。

  

  “呵呵。”

  

  “经过一番交流,小矮人们觉得和白雪公主非常投缘,就把她留了下来。”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我还要再问那个不太聪明的问题吗?”普鲁士望着正在装魔镜的沙俄道。

  

  “哦~我的美人~你不管问多少次我都会回答: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人。”沙俄从背后抱住普鲁士道。

  

  “你闭嘴。”普鲁士习以为常道。

  

  “……于是坏心肠的王后想到了一个办法,她给苹果涂上毒药,然后打扮成老太婆的样子来到森林里。”唐也不知道怎么救场了,最终只能照着剧本念下去。

  

  王后来到了森林里的小屋。

  

  “买苹果吗?又红又香的苹果,先拿一个尝尝吧。”普鲁士手中拿着有些发黑的苹果道。

  

  “吃了会死吧,这边都烂掉了。”德三脸上还有一些被吓出来的冷汗。

  

  “叫你吃你就吃。”

  

  “那行吧。”

  

  德三咬了一口苹果,马上就吐了。

  

  “呸呸呸,我就说有毒,这苹果怎么tm这么涩。”德三吐着舌头一脸生无可恋道。

  

  “随后白雪公主就倒在了地上,小矮人们回来后发现白雪公主死了,非常...非常...激动?不是这剧本谁写的?激动这词是这么用的?”隋往后台喊了一声。

  

  “咳咳刚刚出了点小插曲,他们非常伤心,于是把白雪公主放进玻璃棺材里,安放在山坡上。”唐即兴发挥慌忙改了一下剧本。

  

  这时作为王子的苏出场了,他发现了躺在玻璃棺材里的白雪公主。

  

  “就他是白雪公主啊。”苏面无表情的说。

  

  “啊对对对,你媳妇。”苏俄附和道。

  

  “那他长的可真标志,我可以把他带走吗?”苏弯腰贴在玻璃棺材上,隔着玻璃亲吻了一下德三的额头。

  

  “随你便。”奥匈道。

  

  终于解决了用词问题的隋又回来重新念起了台词:“王子让仆人们抬起玻璃棺材往王宫走,在路上一个仆人不小心跌倒了,把棺材摔在了地上。”

  

  唐继续补充道:“没想到,那块毒苹果从白雪公主嘴里掉了出来。恶魔?什么鬼?咳咳...是白雪公主又重新醒了过来。”

  

  “md你怎么又醒了。”苏皱了皱眉。

  

  “你不爽啊?”德三也一脸嫌弃的说。

  

  “呵呵^_^我肯定不爽啊,好不容易让你死一回,结果你又醒了。”

  

  “苏联佬你找死!”德三直接扑向苏,两人就这样扭打在了一起。

  

  唐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念剧本:“于是乎,王子和白雪公主举行了盛大的婚礼,邀请了很多人,其中就有王后。”

  

  “混小子,放开我孙子!”普鲁士手提大刀,上去便想把苏砍了。

  

  沙俄某方面终于善心大发拦着普鲁士:“美人,你等等!冷静一下!那是我儿子!”

  

  苏因为刚刚和德三小打了一架,脸上被德三咬了一口,牙印还十分清晰,此时正躲在德三后面显得十分滑稽。

  

  “德三快拦一下你爷爷啊!”

  

  “自求多福吧苏联佬,你活该!”

  

  就这样,白雪公主和王子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贪慕桃李

灯影绰绰

    “呦~唐大人来啦,今天油饼还有,和馄饨一起上?”

      老板娘见唐泛来,笑得十分热烈,“这几日大人来的晚,就给您留了点。”

    “老样子吧,多谢老板娘了”唐泛寻了个角落坐下。

    “您那几位朋友何时再来啊?”老板娘边捞馄饨边问,也难怪老板娘惦记,薛凌几个食量大,几次来出手又阔绰,这小摊也能小赚一笔。

    “老板!你快来管管,老板娘天天撺掇着我带...

    “呦~唐大人来啦,今天油饼还有,和馄饨一起上?”

      老板娘见唐泛来,笑得十分热烈,“这几日大人来的晚,就给您留了点。”

    “老样子吧,多谢老板娘了”唐泛寻了个角落坐下。

    “您那几位朋友何时再来啊?”老板娘边捞馄饨边问,也难怪老板娘惦记,薛凌几个食量大,几次来出手又阔绰,这小摊也能小赚一笔。

    “老板!你快来管管,老板娘天天撺掇着我带朋友来照顾生意呢~”唐泛笑着打趣。

       老板端了馄饨,放到唐泛面前,“大人莫怪,您来就已经是我们的福气啦!马上是上元节,大人忙累了来歇一歇也是好的。”

       老板是个实诚人,凭着信誉在皇城下站稳了脚跟。

       唐泛摆摆手示意没事,吃起馄饨来。腾腾热气上飘着几点绿,挟着淡淡葱香令人口舌生津。唐泛没由来地思及当年自己还只是顺天府一介小推官,如今时过境迁,这方小馄饨摊依旧慰藉着自己,一时有些感慨,扬声道:“过几日我一定带他们来照顾生意,其实他们都想念得紧您的馄饨呢!”

    “那可不,我的馄饨也可算的京城一绝呢”老板娘闻言笑道,好像手里的不是馄饨,是不可多得的宝物一般。

      大概,这就是盛世吧。唐泛想,盛世下的百姓才会如此,爽朗大方,淳朴热心。

      唐泛又开始想他了——隋广川,你看,这就是我们共同护着的大明,往事纷繁不可追,如今已是海晏河清。

    “广川,马上就是上元灯节了,你会回来吗?广川......”唐泛喃喃。


二、

    转眼就是十三,明帝都的大街小巷早已热热闹闹地燃起了灯,各家都有自己的样子。

    可上元的欢庆还才刚刚走向高潮。

    诸路商旅往来于市,夷夏之物、奇珍骨董,乃至四民动使皆集于此,总是叫人心潮澎湃。

    唐泛照理并不能以官身参与市井集会,可这本就是便民之乐。唐泛此时只着一青直裰,迎头一看,倒像是普通士子一般,只是气韵出人罢了。

    天色渐晚,各色铺子都摆上灯了。灯刚烧珠,布面灯箱又夹画、堆墨,薄纱又有五色,明角有纸、有麦秸,描花绘草则百花、鸟兽、鱼虫、走马诸类。

    唐泛笑呵呵地迎着老板略带苦涩的脸,挑走了最精致的那盏灯笼和一小角香囊,还不忘留下一小块银子。

    “哎哟!没想到今儿碰见一位士子,灯还罢了,那璎珞坠着墨玉,只想做个彩头的,赔大咯!哎?这银子……”

    唐泛听着老板的话,仔细端详了手中璎珞,本只觉这蓝色通透,远看是青,近看才认得是蓝,定是海外之奇物。现一瞧,这墨玉也算不错,海纳百川,内敛锋芒,好像——他。

    隋州啊隋州,究竟是遇见了什么?连你也传不过一封信来,你那里可有灯为你照照回家的路?

    思及此,唐泛原本高昂的兴致已变得沉重,一下使热闹的灯市中出现了一道不合时宜的悲戚——罢了,家去也好。

    莫及转身,惊雷乍起,长明塔巍然立于中天,寿带、珠帘缀补两侧,一时丝竹唱喊,无可分辨,光影五色,夺月白露明。

    绚烂过后,不知哪家胡拨弦惊,人潮涌动,唐泛一时失神,磕磕绊绊,竟是将有火烛扑面而来。心下暗道不好,便觉一股外力拉扯,总算是脱了险境,躲入小巷内。

    “润青”

    男人声音一出,唐泛刹那竟有些眼眶湿润。

    “广川,你回来了”

    隋州就着力将唐泛禁锢在怀中,疲倦又轻松的长出了一口气:“我总算,见到了你。”

    唐泛回抱住他:“平安就好,我们回家。”

    他们没说什么,但几乎没有人能明白他们之间的不可言说。隋州这次回来了,那下次呢?

唐泛如今能出来逛灯市,明天会不会出现在言官的奏折上。他们也想灯火长明,人影两双,可他们也是彼此的支柱,是帝国的柱石,他们不能走。

    他们说——

    “奸人皆归法”

    “朝中稳固”

    他们都笑,笑自己生于盛世,长于盛世。

    “放手去做即可,我自为你扫清障碍”

    “放心,定叫你无后顾之忧”

    他们都笑,笑这盛世之盛,亲身参与和维护。

    唐泛将先得的璎珞塞给他,说道:“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他们都笑,笑着盛世,与君同赏,共凭栏。


杨广你坏事做尽
之前的那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封...

之前的那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封了呜呜啊啊啊

如果老师们愿意的话,希望老师们能回来玩ww

占tag致歉ww

之前的那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封了呜呜啊啊啊

如果老师们愿意的话,希望老师们能回来玩ww

占tag致歉ww

杨广你坏事做尽
先放出来吧,最近没时间画哩……

先放出来吧,最近没时间画哩……

先放出来吧,最近没时间画哩……

2023年湾湾会回来吗🤔

  最近不想在平板上画

  寒假吧

  唐:(毫不在意反而很激动地去找宋)帅不帅不(对着宋)

隋:😅

  最近不想在平板上画

  寒假吧

  唐:(毫不在意反而很激动地去找宋)帅不帅不(对着宋)

隋:😅

糖分不限定

【粥饭】抱紧点

/ 关于吃饭睡觉和思念

/ 甜蜜日常

/ 隋大人宠溺文学

————

  近来北镇抚司的事务颇有些繁忙,有众多外派任务需要隋州亲自去解决。唐泛已经约莫十日没有看到他家隋大人了。起初还会派手下来告知一声晚上不回家让他去姐姐那儿,后来仿佛成了约定俗成的事。

  唐泛随意地搅了搅碗中的银耳莲子羹,轻轻叹了叹气。

  姐姐见他没有心思吃饭,心下也了然。

  “隋大人近日怕是要回来了吧?”

  听到姐姐说起隋州,不由怔了怔,到底也没说出什么来。

  “咯吱!”紧促的推门声打断了姐姐刚要说出口的安慰。

  唐泛起身去开门,却看到面露难色的薛凌。

  “广川...

/ 关于吃饭睡觉和思念

/ 甜蜜日常

/ 隋大人宠溺文学

————

  近来北镇抚司的事务颇有些繁忙,有众多外派任务需要隋州亲自去解决。唐泛已经约莫十日没有看到他家隋大人了。起初还会派手下来告知一声晚上不回家让他去姐姐那儿,后来仿佛成了约定俗成的事。

  唐泛随意地搅了搅碗中的银耳莲子羹,轻轻叹了叹气。

  姐姐见他没有心思吃饭,心下也了然。

  “隋大人近日怕是要回来了吧?”

  听到姐姐说起隋州,不由怔了怔,到底也没说出什么来。

  “咯吱!”紧促的推门声打断了姐姐刚要说出口的安慰。

  唐泛起身去开门,却看到面露难色的薛凌。

  “广川出什么事了?”能让薛凌露出如此神情而又急匆匆的样子,唐泛想不到除了隋州出事还会有何种情况。

  “大哥一时没注意被歹人伤到了手臂,现在已经回家等……”

  没等薛凌说完,唐泛已夺门而出。

  看到半躺在榻上闭眼浅眠的隋州时,唐泛不由地心里涌上酸涩。

  “广川……”多日的思念与担忧化作一句柔柔的呼唤。

  唐泛坐到他身边,避开他受伤的手臂轻轻环抱着他。他的隋大人,终于回到自己身边了。

  “……润青?……吃饭了吗?”

  感受到温热的身体靠过来,睁眼第一句,就是问对方没有吃饭。略带沙哑的嗓音透露出疲惫,唐泛心里更加酸疼。

  “……吃过了。”唐泛咽下略带哽咽的声音。

  看到唐泛发红的眼睛快要溢出水光,隋州怎会不知,他的唐大人,定是忧心自己到吃不下饭。他又何尝不思念。

  抬手抚了抚唐泛的眼角,倒是把他快憋回去的眼泪擦了出来。

  “想哭便哭罢。”隋州抬手把唐泛揽进怀里。

  唐泛又抬头盯了盯隋州,眨巴眨巴眼睛,终于落下泪来。当然了,全部蹭到了他家隋大人身上。我们在外刚毅坚强的唐大人此时回到隋州身边,就成了个黏糊可爱的小朋友。

  等唐泛落了几串泪,情绪稍稍平静些许,隋州才开口说明了自己受伤的情况。

  “我知你担忧,所以包扎完立马就回来了。”

  唐泛揉了揉眼睛,瘪瘪嘴不说话。

  “别瞎揉,过会儿给你敷敷,不然明早眼睛疼。”

  隋州抓下他的手放在手心,唐泛又向他怀里靠了靠,恨不得能和他融为一体。

  “在家里好好吃饭了吗?”

  “你明知道……还问我。”唐泛抓着隋州胸前落下的发尾把玩,声音闷闷的。

  隋州当然明了。只是不问,又怎么让唐泛把心里的委屈和想念说出来。

  “我错了,下次定不会离你那么久。就算走,也把你揣在怀中带走。”

  唐泛被他的话语逗笑了,“那怎么能行……我怎能轻易离京。”

  隋州摸了摸他的脸,刚要凑上去就被打断。

  “那你……那都怪你。”

  “……嗯。都怪我。”

  “你不回家,我就不想吃饭。……今日姐姐做了银耳莲子羹,那么好吃我都没有吃,都怪你。”

  “嗯。”隋州可喜欢死了他的润青撒娇耍赖的模样。

  “……那我饿了,你做饭给我吃。”唐泛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

  “好。”隋州要把他放下来去厨房,唐泛却死死抓住他不放。

  隋州失笑。“不吃饭了?”

  “嗯……要吃……”

  “那还不放手?”隋州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你受伤了。”唐泛仰头看他。

  “无妨。”

  “那我不吃了……”唐泛狠了狠心,“要抱着……”

  隋州被他这可爱的模样击中了,不知道要怎样疼惜他才够。

  “哟看来我真是来的不是时候。抱歉啊!”汪植嘴上说着抱歉,却笑容满面径直往里走。

  “你最好是真的抱歉。下次再让广川出如此危险的任务我跟你没完!”

  唐泛刚刚得知此次任务是汪植和隋州的秘密行动。虽然他心里的小情绪被隋州一哄早好了。如今又见好友,开始耍起唐大人那不为人知的小脾气。

  汪植当然也知他不是真的跟自己生气,面上却要哄着来,否则隋大人的眼神就要冻死自己了。

  “看看我这不是赔罪来了吗,没吃饭吧?给你们带了仙客楼的好菜。”

  现下唐泛是真的饿了,看到满桌的珍馐眼睛都亮了。隋州一个眼神暗示,汪植表示自己赔完罪了该走了,赶忙抚抚手离开了。他可不想留在这被闪瞎眼睛。

  “来!”隋州一把捞起唐泛,坐到饭桌前,又把唐泛放到腿上,夹起菜就要喂他。

  唐泛被他这突然一抱一喂惊到了。

  “干嘛……现在是你受伤了,又不是我。”

  唐泛双颊通红赶忙从隋州身上下来,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怎么?你之前生病了受伤了不开心了哪次不是我喂你?”

  “那……那这次不一样嘛,你胳膊受伤了。”

  隋州眼含笑意看了看他,知道他是刚刚那一通闹腾后,现在回想起来害羞了。便不再逗他。

  唐泛心里羞得很,只顾埋头吃饭。

  在唐泛将要吃到第三碗饭的时候,隋州按住了他盛饭的手。

  “晚上少吃点,夜里睡不着又要闹我。”

  唐泛此时此刻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吃多了,嘴上却不饶人。

  “……我不会的!!!”

  “好。”隋州冲他挑了挑眉。

  “你不许笑!”唐大人“气急败坏”。

  沐浴后躺到床上,唐泛才是真的安心,有一种这个人会一直在自己身边的实感。

  隋州略有些疲惫,把唐泛塞到怀里便闭上了眼睛。唐泛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好像有点……吃撑了睡不着。

  独自思索许久的唐大人决定把隋州喊起来陪自己聊聊天。

  “广川……广川……广川!隋广川……”

  “……嗯?”一向浅眠的隋大人早就听到了,故意逗逗他。

  “广川……我睡不着。”唐泛委屈巴巴看着他。

  “晚间吃饭时我说什么来着?”

  “嗯……我不记得了。”

  隋州把手覆上他的脸,轻轻揪住了唐泛脸上的软肉。

  “哎呀……你干嘛闹我……”

  “谁闹谁?”

  “你闹我。”

  唐泛拿下他的手在手中把玩,摸了摸他手上的茧子,发现隋州不出声了。仰眼一看,那人正盯着自己目光灼灼。

  “……我闹你。”

  唐泛屈服于隋大人的眼光。

  “啊……广川,你给我讲故事。”

  “三青先生文采绝妙,还要听我说故事?”

  “广川,你跟我说说你这次去的那个地方好不好看吧,有没有好吃的?”

  “好看,有,下次带你去。”

  “广川你……”

  …………

  唐大人也不是真的特别想知道,只是想多听听隋州的声音罢了。

  “广川!你抱我!”唐泛双手攀上他的肩膀。

  “抱了。”

  “我要抱紧点。”

  “太紧不好透气,会睡不着。”

  唐泛一整颗毛绒绒的脑袋去隋州颈窝里乱蹭。

  “我不管……你不抱紧我我不睡了。”

  隋州知他此刻最需要安全感,便把他紧紧箍在怀里。

  良久,唐泛出声发问。

  “广川,你会否嫌我如今太粘人。”

  “自然不会。”

  “可我以前不这样。我现在就是,就是……感觉变得很矫情……我不想这样,但是一想到见不到你我就会难过。想到你出任务会受伤我就会更难过。我知你是锦衣卫,受伤乃之常情,但我还是想要你少受点伤。我……”

  “不是矫情,是你太……太爱我。”隋州听到他这话,心里软得不行。

  “嗯……我太爱你了。广川……那你……”

  “我心同你心。”隋州低头碰了碰他的额头。

  “出门在外我也会想,我们润青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好好睡觉。我不在会不会睡不着,会不会偷偷掉眼泪。”

  “才不会哭。”唐泛吸了吸鼻子。

  “嗯,我们润青只有在我这里才会哭。在我这里的唐大人啊,才是最可爱的。”

  隋州在他唇上郑重落下印记。

  唐泛迎上去。

  此夜。便是安眠。

————

爱与被爱才会矫情又伤情。

  

  

  

  


誉子郭白

  本视频由网络乞丐及其团队制作。本期要素:隋朝、唐朝、隋文帝杨坚、隋炀帝杨广、唐太宗李世民、玄奘西行、西游记、猴哥、贞观之治……

  本视频由网络乞丐及其团队制作。本期要素:隋朝、唐朝、隋文帝杨坚、隋炀帝杨广、唐太宗李世民、玄奘西行、西游记、猴哥、贞观之治……

Hyolin

本来为了了解一下初唐史,就把大隋四十年重新温习起来,结果看着隋前的北周武帝有意思,往前看又发现了西魏战神韦孝宽,玉壁之战真的是太牛逼的以少胜多的古代战争案例了。金木水火土全上齐了!

南北朝和隋唐真的是乱世出枭雄!好精彩!

本来为了了解一下初唐史,就把大隋四十年重新温习起来,结果看着隋前的北周武帝有意思,往前看又发现了西魏战神韦孝宽,玉壁之战真的是太牛逼的以少胜多的古代战争案例了。金木水火土全上齐了!

南北朝和隋唐真的是乱世出枭雄!好精彩!

静哲

吴王妃杨氏墓出土文物(一)

        杨氏是唐太宗李世民第三子吴王李恪的第一任王妃,王妃出身隋朝皇族宗室子枝观王家族一系,与李恪母亲家族渊源颇深厚

   杨王妃生卒年不详,疑似贞观中期去世, 虽已过去一千三百余年,但我们依旧可以通过这些精美的文物领略她当年的风采。

一、水晶珠饰和金发钗  

[图片]

  

二、金宝相花头饰和金发簪

  (部分带有复原图)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三:鸡心形头饰

  

[图片]

四、金小花和金箔花

  

[

        杨氏是唐太宗李世民第三子吴王李恪的第一任王妃,王妃出身隋朝皇族宗室子枝观王家族一系,与李恪母亲家族渊源颇深厚

   杨王妃生卒年不详,疑似贞观中期去世, 虽已过去一千三百余年,但我们依旧可以通过这些精美的文物领略她当年的风采。

一、水晶珠饰和金发钗  

  

二、金宝相花头饰和金发簪

  (部分带有复原图) 


三:鸡心形头饰

  

四、金小花和金箔花

  







柒格格

当朝代拟人化

这完这篇就会写阿宋,

写的北朝这一家子

(北周北齐)

为什么不看隋唐番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首)

----------------------------


“今天天气挺好啊”隋望向一片黑土地,随手拿起一边的水壶

“这片地还挺大的不!是!吗!”唐(像几百年前一样)没脚步声的移过来(又双叒叕)把隋吓了一激灵,水壶里的水涌了出来,隋略微恼怒地“嘭”地把水壶扔在桌子上


“哎呦你看,唉呀…”隋看着被打湿的衣服


“!!!!!!

你怎么几百年了还能被吓那么狠…”唐微微瞪大双眼,轻轻往后踱了几步,身体呈后倾状


“谁像你似的没声飘过来啊”隋拧了拧衣服

“算了,太阳晒...


这完这篇就会写阿宋,

写的北朝这一家子

(北周北齐)

为什么不看隋唐番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首)

----------------------------



“今天天气挺好啊”隋望向一片黑土地,随手拿起一边的水壶

“这片地还挺大的不!是!吗!”唐(像几百年前一样)没脚步声的移过来(又双叒叕)把隋吓了一激灵,水壶里的水涌了出来,隋略微恼怒地“嘭”地把水壶扔在桌子上


“哎呦你看,唉呀…”隋看着被打湿的衣服


“!!!!!!

你怎么几百年了还能被吓那么狠…”唐微微瞪大双眼,轻轻往后踱了几步,身体呈后倾状


“谁像你似的没声飘过来啊”隋拧了拧衣服

“算了,太阳晒晒就能干”隋搓了搓衣服,又拿起水壶,径直走向土地

----------

他们这是在房子后院,阿瓷一开始还会照顾照顾这片地,但有时忙起来就不会去留意这一片肥沃的土地

于是,地里其它不知名的花草就开始疯长起来

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你就会感觉似乎昨天才刚冒出一团鹅黄的芽,今天就窜成几株碧绿的苗,估计明天就会拔成几根粗壮的茎干


“这儿……我什么时候种的东西?”(阿瓷歪头)




唐来的第一天,就注意到了这片地,祂率先撸起袖子进了田地(耶耶耶耶耶!!!),紧跟其上的是汉(我来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宋但另外一篇没写所以先放这儿)就连秦爷看祂们玩那么尽兴,也开始铺一张席子坐在那里喝茶


唐从一开始就知道隋经常隔着窗户瞅这块地,所以祂贴心地缠着隋来种地

昨天晚上隋承诺今天会去,于是出现了刚刚那一幕



嗯……今天的隋不知怎么回事,多半是起床气吧,早上起来胸腔里就闷着一股火,所以唐才会如此狼狈害怕



(“真的是,阿宋来了你就飘了”隋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唐听见)


(作者挺喜欢唐宋的,可甜可甜的那种)



------------



“种的咋样啊”


“还行”隋放下袖子,抹了抹头上的汗


“我就说吧,种地可是人间一大趣事”


“哼,你啃我老还有脸说这种话”隋略微轻蔑的说


“你什么意思啊隋!”唐腾的蹦了起来

“我啃你老?!放你的香香屁吧,你不知道你当初做了什么啊,我当年攻入长安时每个粮仓都是空的,空的!,再说了,你不知道那些粮食是官吏乡绅们从老百姓手里抢过来的啊,那些粮食放发霉了都不愿意发给老百姓,你还有脸说我啃你老?!我踏马讨突厥用的粮草都是从大户借来的,我还啃你老?!”唐跟炸爆米花似的叫道


隋自知理亏,悻悻地斜眼乜着唐


“咕咕咕咕咕!!!”一只鸽子一头撞在了窗户上


“哎哎哎!”唐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这,这玩意儿”唐扒着上锁的窗户,手里劲儿一使,手上的青筋陡然暴起,想把整个窗户掰下来


“你个田舍汉”隋跨到唐旁边,拍开唐的手,把窗户上的锁开开

唐急切地拉开窗户,把小鸽子握在手心

“咕……………”


“有信啊”隋缓慢地把系在鸽子腿上的小纸条取了下来


“我的飞奴儿啊!——谁那么残忍啊——”唐小心翼翼地托着鸽子,鸽子的毛凌乱不堪,绒毛硬毛卷在一起


“???!!!”隋看到信的内容时,心瞬间麻了一下,随后从心脏迅速扩散到全身

四肢都麻木了起来


“我们马上到

                         宇文周”


“谁的啊”唐压着声音说道


“……北周的”隋错愕着


“北周?祂来找你干嘛啊”唐一脸怨恨的捋着鸽子的羽毛


“…不知道”隋把纸条揉在掌心,快步向外走去


“哎哎哎!”





---------

“你也等等我啊隋”唐绊了一跤扑在隋身上

“祂们来了吗”隋没理会唐

“得了吧,你那么关注祂们干啥

 你不都说了吗,北周当时对你的态度可是极度恶劣啊”

“……你说完了吗”隋一个大步把唐甩了下去



“你什么意思啊隋”唐埋怨着


“我不想再跟你吵一架,唐”隋扭过身子皱了皱眉



“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北周牵着北齐打开了门


“?!”隋回过头愣住了


“你们这门就这么来着也不怕进贼啊”


“你……”唐上前跨了一步


“你说!为什么用我的飞奴儿!你你你怎么找到我的飞奴儿的!”


“哎哎哎唐,这就不对了…你怎么一点都没有对长辈的…尊重呢!”北周笑盈盈地用一只手猛的推开了唐


“哎哎哎别打起来啊”隋接住了向后仰的唐

接着又把唐甩到一边儿


一边的北齐只是低头看着自己,对周围的气氛没有任何感觉


“走吧,高齐”北周拉了拉北齐,北齐木讷地跟着北周,一步一步向前挪着


“隋,帮我找个小房间”


“哎,好嘞”隋走上前去,祂很快地瞅了一眼北齐,随后把目光投向北周


“走吧”北周垂眸说道




——-------------



“吧嗒”


“祂睡着了?”隋靠在墙上

“睡着了”北周将钥匙握在手里


“喝茶去?”

“走”



“最近都没怎么看见你啊”

“长安朝代意识体多的是,不差我这一个,我在邺城挺好”

(●北齐迁都后的都城,邺城)


“再说了,北齐这病”

“几百年了也没好?”隋不悦地打断北周

“……祂发病的几率太大了,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病,我必须跟着祂,你知道的,东西魏不可能看着祂,如果我不保护祂,就没别人保护祂了”


“……”隋把茶递了过去


“我…算了,唐怎么样了”北周吹了吹茶水,抬头问道


“祂没事,放心吧”隋的喉头动了动


“你还记不记得,你灭亡后咱第一次见面”

隋找了个敏感的话题

“?哦!啊,那件事啊…”北周的脸上浮起红晕

“啊……我我我当时”北周胡言乱语起来


“…”隋静静地看着祂紧张的样子



“说实话,咱俩光见面就很尴尬了”北周停止了自己的行为

“嗯”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的,我开始相信你这句话了隋”北周的嘴微微翘起几分



“其实你当时从我身上分裂出去时我就很气愤的,好吧虽然我也是这样弄得西魏”

“嗯”

“然后你杀了…”北周突然打住,眼神惊恐起来

“你听见了吗”北周来不及说完话就迅速起身,手中的茶杯碎了一地,北周手心握着一小块碎片,祂顾及不了手中沁出来的血,三步并作一步爬上二楼


“北齐!!”北周锤着屋门,屋子里面传出哭声与东西的破碎声


“开门啊!”北周颤抖着打开了门冲了进去


尽管几百年来见过无数次,隋赶来时仍被眼前一幕吓了一跳


北齐狂躁地揪着自己披散着的头发,呜咽着,怒吼着,一旁的北周正在尽力想抓住北齐

北齐看到隋时,瞳孔一下子缩紧,向隋扑来



“你给我!停下!”北周扯下衣服,从后勒着北齐的脖子




“隋!帮我摁着祂!”北周一拳狠狠地打在北齐太阳穴




“怎么今天又犯病了,前几天刚犯一次,我以为不会那么快又来一次的”北周看着眼前被揍晕过去的北齐说


“北齐这病好一点了昂,至少没杀人”隋抹了抹汗

“幸亏没让祂拿着板斧”北周心有余悸地踢了下北齐

(北齐有个皇帝喜欢拿斧头上街砍人

好吧北齐皇帝基本都是疯子)

“睡得很死,帮我捆上”

北周和隋把北齐五花大绑扔在房间里

“祂得睡个几天的

 啧,麻烦”北周瘫成一片

“祂没灭亡前就这样,现在至少好了一点”北周摸着自己的肋骨说

“祂没把我的骨头做成琵琶已经很不错了”

“这至少比让你吃加肉的粪好”隋搭茬

“少打太阳穴,会死人的”隋半晌后说

“北齐只会睡几天,不会死的”

(●千万不要模仿北周,打太阳穴真的会死人,会危及生命!)

“我可照顾了祂几百年,你放心吧”北周看出了隋的顾忌


“嗯”

隋扭过头望着屋门,可能下一秒北齐就会冲出来把祂撕成碎片


“走吧,带我看看其祂老祖宗”北周拉起隋大步走开了


“嗯”









-------------------------------

俺在捏脸研究所里捏了个oc,以后会专门讲的





























杏雪

后来雪化在了无雪的六月💔

这个建成的造型和隋英动画可以说是毫无关联了,画了一个傻白甜哥哥,有点像古言男二啊……有参考

后来雪化在了无雪的六月💔

这个建成的造型和隋英动画可以说是毫无关联了,画了一个傻白甜哥哥,有点像古言男二啊……有参考

jessaminf

关于唐高宗李治的后宫管理问题


唐高宗李治的后宫到底由谁掌管?相信很多人看到这个问题后,一定会下意识地回答后宫当然是皇后管——永徽六年前王皇后管,废王立武后就是武后管。然而史书中的各处蛛丝马迹却表明,这个问题的答案并没有这么简单。

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大唐故燕国夫人卢氏墓志铭并序》中有这样一句话:
及皇帝凉闇在辰,六宫务切,事之进退,皆任委焉

燕国夫人卢丛璧,即唐高宗李治的乳母。根据其墓志记载,贞观二十三年五月二十六日唐太宗驾崩后,新帝需要按制以日代月守孝二十七天,在此期间,唐高宗便命卢丛璧接管了后宫事务。

说是“六宫务切”,后宫事务繁重,其实这只是墓志为了彰显卢丛璧担任的职务之紧要的一种说辞而已。因为早在隋朝开皇二年时,隋文......


唐高宗李治的后宫到底由谁掌管?相信很多人看到这个问题后,一定会下意识地回答后宫当然是皇后管——永徽六年前王皇后管,废王立武后就是武后管。然而史书中的各处蛛丝马迹却表明,这个问题的答案并没有这么简单。

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大唐故燕国夫人卢氏墓志铭并序》中有这样一句话:
及皇帝凉闇在辰,六宫务切,事之进退,皆任委焉

燕国夫人卢丛璧,即唐高宗李治的乳母。根据其墓志记载,贞观二十三年五月二十六日唐太宗驾崩后,新帝需要按制以日代月守孝二十七天,在此期间,唐高宗便命卢丛璧接管了后宫事务。

说是“六宫务切”,后宫事务繁重,其实这只是墓志为了彰显卢丛璧担任的职务之紧要的一种说辞而已。因为早在隋朝开皇二年时,隋文帝就依据汉晋之制在后宫设置了六尚、六司、六典等职位,以掌后宫之政。即便六宫无主,后宫事务也完全可以由六尚这些部门有条不紊地自行处理,没必要非得任命一位总的代理人

只不过唐高宗十分信任自己的乳母,更想抬举其地位,所以明知没有必要,却还是让卢丛璧接掌了后宫大权。

而卢丛璧掌管后宫的确切时间,恐怕也远远不止唐高宗守孝的这二十七天。因为新皇后王氏于永徽元年正月六日才得到正式册封,此时距离唐高宗登基为帝已经过去了七个月时间,在这期间一直掌管后宫的,应当便是卢丛璧。

其次,王皇后正式入主长秋之位后,名正言顺地接过了后宫大权——有子、有宠、有资历的萧淑妃,居然被一个连姓氏都不详、无子无宠的女人压了一头,抢了贵妃之位,这明显是王皇后为了打压萧淑妃的气焰而采取的措施。从这一点来看,王皇后显然是这一时期大权在握的后宫之主。然而永徽五年发生的一件事,又在昭示着其实并非如此。

那么永徽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根据《册府元龟》等史书记载,太常乐工宋四通等人因为替宫人私传信物被下令处死,虽然后来唐高宗在萧钧的劝说下改成了流放,但严禁宫人与外臣私自接触的规定从此写进了《唐律》中:

诸犯阑入宫殿,非御在所者,各减一等;无宫人处,又减一等。即虽非阑入,辄私共宫人言语,若亲为通传书信及衣物者,绞

这件事乍一看只是唐高宗与大臣完善《唐律》的一个过程,但仔细思考之下便会发现,宫人与外臣私自接触,这本该在皇后治理后宫的范围之内,可这里的王皇后却如隐身了般全然不见踪影。这是何因?

对此,有人认为王皇后此时已经失宠,所以被唐高宗收回了部分权利。这样解释似乎也能说得通,然而仪凤二年时,后宫又发生了一起类似的事件。

根据《旧唐书》记载,朝中大臣刘祎之有个姐姐在唐高宗后宫为妃,刘祎之便趁她奉命出宫探望荣国夫人时偷偷见了一面。东窗事发后,刘祎之被判流放巂州。

还是外臣与宫人私下接触,还是在皇后职责范围之内,然而还是从头到尾不见皇后的身影。如果说永徽五年是因为王皇后失宠了,无权管理后宫,所以不闻其声、不见其影,那么仪凤二年的武后并没有失宠,又为何同样在事件中无声无息呢?

是因为外臣与宫人往来,牵扯到了外臣,所以不归皇后管吗?那就看看隋朝时候同样的事例吧!

隋炀帝大业年间,宇文皛、萧钜二人仗着隋炀帝的宠爱,经常到后宫与嫔妃、公主淫乱,萧后发现后立即上报了隋炀帝。虽然隋炀帝毫不在意,也没有怪罪宇文皛、萧钜,但由此可知的是,即便事关外臣,皇后作为后宫之主依然有权力、有必要过问此事

尤其是考虑到当时萧后的日子也并不好过——长子英年早逝,次子遭到隋炀帝百般猜忌和疏远,而萧后本人面对丈夫越来越荒唐的举动更是想劝却不敢劝,只能做《述志赋》聊以自慰。

可即便处境艰难如萧后,依然有资格过问宫人与外臣私下接触的事情,而场景换到唐高宗这里,无论是失宠的王皇后还是得宠的武后,都没能过问得了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情,这说明了什么?

其实只要抛开以往那些想当然的想法,综合各处史料记载便可发现,唐高宗李治先后立过两位皇后,但这两位皇后都不曾彻底掌有后宫大权,其中相当一部分权力,始终握在唐高宗本人手里

各位看官也不必对此大吃一惊,因为纵观唐朝历史,将后宫大权握在手中的皇帝远远不止唐高宗一人。

贞观十三年,唐太宗嫌弃后宫妃嫔多是罪籍贱隶出身,想要重选后宫,他是怎么做的呢?直接告诉魏征,自己对后宫现有的妃嫔十分不满意,随后就有八座尚书一级的大臣上书,表示陛下您应该按照旧制选良家子入宫。可见贞观十年长孙皇后逝世后,是唐太宗在亲自处理后宫事务,而不是交给某个妃嫔打理。

唐玄宗宠冠后宫的武惠妃、杨贵妃碍于种种原因不曾封后,不过都得到了皇后般的待遇。可即便如此,唐玄宗也不曾让她们分享管理后宫的权力,以至于“花鸟使”这个搜罗民间美女的职位还是唐玄宗本人亲自设置的。

唐德宗虽然令韦贤妃代管后宫,但六宫事务也只是“多听於妃”,而不是直接由她自行决断。

唐宪宗因为原配郭氏出身显赫——唐代宗的外孙女、郭子仪的孙女、升平公主的女儿,担心她坐上后位会妨碍自己风流猎艳,索性只将其封为贵妃,而管理后宫的权力牢牢握在自己手中。

所以唐高宗先后立过两任皇后却始终没有将后宫的完整管理权放给她们,这样的情况也就不足为奇了。毕竟唐朝皇后握有相当大的实权,对于皇帝来说,除非足够信任自己的妻子,否则是不会放心将这么重要的权力全部放手于人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