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随想

34923浏览    27752参与
空丘

随想及摘录《局外人》

''刚来养老院的那段时间,她经常哭,但那是因为不习惯。过了几个月,如果要把她接出养老院,她又会哭的,同样也是因为不习惯''


''我想对她说这不是我的过错,但我没有说出口……其实这毫无意义,反正,人总得有点什么错''


''妈妈已经下葬入土,而我明天又该上班了,生活仍是老样子,没有任何变化''


''人们永远也无法改变生活,什么样的生活都差不多''


''她瞧着我说:'你就不想知道我有什么事吗?'我到很想知道,但我没想去问她''


''我们的午饭吃得太早了,不过,这也很自然,肚子饿的时候也就是该吃饭的时候''


''雷蒙紧盯着对手的眼睛,问我:'我要不要把他崩了?' ...

''刚来养老院的那段时间,她经常哭,但那是因为不习惯。过了几个月,如果要把她接出养老院,她又会哭的,同样也是因为不习惯''


''我想对她说这不是我的过错,但我没有说出口……其实这毫无意义,反正,人总得有点什么错''


''妈妈已经下葬入土,而我明天又该上班了,生活仍是老样子,没有任何变化''


''人们永远也无法改变生活,什么样的生活都差不多''


''她瞧着我说:'你就不想知道我有什么事吗?'我到很想知道,但我没想去问她''


''我们的午饭吃得太早了,不过,这也很自然,肚子饿的时候也就是该吃饭的时候''


''雷蒙紧盯着对手的眼睛,问我:'我要不要把他崩了?' 我想如果我说不,他反而会恼火,非开枪不可''


''我却回答说,我已经不习惯对过去进行回忆了,因此很难向他提供情况。毫无疑问,我很爱妈妈,但这并不说明什么。所有身心健康的人,都或多或少设想期待过自己所爱的人的死亡''


''我对他说:'不,因为这是假话' ''


''我挺想向他说明,我和大家一样,绝对和大家一样。但是,说这些话,实际上没有多大用处,而且,我也懒得去费口舌''

(我觉得说这些废话是有用的,说了就和大家一样了,呵呵)


''他首先说人家把我描绘成一个性格孤僻、沉默寡言的人,他想知道我对此有何看法。我回答说:'这是因为我从来没有什么值得一说的,于是我就不说'。''


''他直截了当问我爱不爱妈妈。我说:'爱,跟常人一样。' ''


''他打断了我,挺直了身子,又一次对我进行说教,问我是否信仰上帝。我回答说不相信,他愤怒地坐下。他反驳我说这是不可能的,所有人都信仰上帝,甚至那些背叛了上帝的人也信仰。这就是他的信念,如果他对此也持怀疑态度的话,那么他的生活也就失去意义了。他嚷道:'您难道要使我的生活失去意义吗?'在我看来,这是他自己的事,与我无关。''


''人生在世,永远也不该演戏作假''


''既然我连这个社会的基本法则都不承认,当然已与这个社会一刀两断;既然我对人类良心的基本反应麻木不仁,当然不能对它再有所指望''


''我看见她那略显忧伤的脸上泛出了一丝笑容,但我感到自己的心已经对外封闭,甚至无法回答她的微笑''


''当然,谁也不可能做到永远理智''


''既然都要死,怎么去死、什么时间去死,就无关紧要了,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


''因为我很清楚,我死后,人们一定就会忘了我。他们本来跟我就没有关系。我甚至不能说这样想是无情无义的。''


''有的人总自认为有把握,实际上他并没有把握''


''这时,不知是为什么,好像我身上有什么东西爆裂开来,我扯着嗓子直嚷,我叫他不要为我祈祷,我抓住他长袍的领子,把我内心深处的喜怒哀乐猛地一股脑儿倾倒在他头上。他的神气不是那么确信有把握吗?但他的确信不值女人的一根头发,他甚至连自己是否活着都没有把握,因为他干脆就像行尸走肉。而我,我好像是两手空空,一无所有,但我对自己很有把握,对我所有的一切都有把握,比他有把握得多,对我的生命,对我即将来到的死亡,都有把握。是的,我只有这份把握,但至少我掌握了这个真理,正如这个真理抓住了我一样。我以前有理,现在有理,将来永远有理。我以这种方式生活过,我也可能以另外一种方式生活。我干过这,没有干过那;我做过这样的事,而没有做过那样的事。而以后呢?似乎我过去一直等待的就是这一分钟,就是我也许会被判无罪的黎明。没有任何东西,没有任何东西是有重要性的,我很明白是为什么。他也知道是为什么。在我所度过的整个那段荒诞生活期间,一种阴暗的气息从我未来前途的深处向我扑面而来,它穿越了尚未来到的岁月,所到之处,使人们曾经向我建议的所有一切彼此之间不再有高下优劣的差别了,未来的生活也并不比我以往的生活更真切实在。其他人的死,母亲的爱,对我有什么重要?既然注定只有一种命运选中了我,而成千上万的生活幸运儿都像他这位神甫一样跟我称兄道弟,那么他们所选择的生活,他们所确定的命运,他们所尊奉的上帝,对我又有什么重要?''



(我认为《局外人》的三个关键词:真实,无意义,死亡)

卿知无

第十五个晚安:盲目

最近听朋友说了好多次与她同租发小的事:临近考研男友搬进来同住不给房租、几乎每天晚上都带朋友到房中喝酒玩闹、玩闹后的残局由发小收拾否则还要骂她、几次找工作都嫌辛苦最后进了亲戚开的公司、自己不努力还要骂女朋友……

为什么要在一起呢?为什么还不分开呢?就是因为“是初恋,喜欢了好多年”所以“勾勾手就立马和原来的男朋友分手跟他在一起”,天天酗酒受气吗?

这是爱吗?爱会让人开心、爱也会让人痛苦,可是这样从金钱到身心的付出,真的是爱吗?这样的“初恋”无关爱恋,只是年少时候的滤镜,由时间酝酿发酵,成为求之不得的执着,即使如今侥幸得到却并非“爱”。

只是因为从前“不得”而已。

最近听朋友说了好多次与她同租发小的事:临近考研男友搬进来同住不给房租、几乎每天晚上都带朋友到房中喝酒玩闹、玩闹后的残局由发小收拾否则还要骂她、几次找工作都嫌辛苦最后进了亲戚开的公司、自己不努力还要骂女朋友……

为什么要在一起呢?为什么还不分开呢?就是因为“是初恋,喜欢了好多年”所以“勾勾手就立马和原来的男朋友分手跟他在一起”,天天酗酒受气吗?

这是爱吗?爱会让人开心、爱也会让人痛苦,可是这样从金钱到身心的付出,真的是爱吗?这样的“初恋”无关爱恋,只是年少时候的滤镜,由时间酝酿发酵,成为求之不得的执着,即使如今侥幸得到却并非“爱”。

只是因为从前“不得”而已。

Q1lla_轮下吟

追太阳的许知远老师

说真的,我极度理解许知远,即使我认为我也是他所批判的众多蠢货之一。

我对他是从朦胧含糊的欣赏到强烈的认同感。有这种风骨的人从古至今能有几个?他心里的理想主义和责任意识太难得了,执拗的批判精神太可贵了。

我不理解为什么不会迎合的人不能得到应有的敬仰。如果他选择闭嘴,以他的才能完全可以被很多人仰慕的一位知识分子。

只是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深刻能成为主流。

其实我也是能理解的,他是知识分子,反思、深刻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但是庸庸碌碌的打工人大众,无法要求他们深刻。东奔西走已经很累了,谁还有精力去回顾历史,反思社会?

但我不认为这可以成为浮躁和肤浅可以光明正大杀死精英的理由。这种风气越来越理所应...

说真的,我极度理解许知远,即使我认为我也是他所批判的众多蠢货之一。

我对他是从朦胧含糊的欣赏到强烈的认同感。有这种风骨的人从古至今能有几个?他心里的理想主义和责任意识太难得了,执拗的批判精神太可贵了。

我不理解为什么不会迎合的人不能得到应有的敬仰。如果他选择闭嘴,以他的才能完全可以被很多人仰慕的一位知识分子。

只是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深刻能成为主流。

其实我也是能理解的,他是知识分子,反思、深刻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但是庸庸碌碌的打工人大众,无法要求他们深刻。东奔西走已经很累了,谁还有精力去回顾历史,反思社会?

但我不认为这可以成为浮躁和肤浅可以光明正大杀死精英的理由。这种风气越来越理所应当了哈。自己蠢还不让人家说了?

唉。夸父追日起码还能看见个太阳,许知远的无力和无奈谁能懂啊。


他凭什么不能批评我们?就批评。

不缺吃少穿却又没脑子的蠢货在垃圾快乐里淹死吧。(我也随时都有这样的危险。)


所以真正的精英和overthinker到底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又蠢又讨厌蠢货,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样吧?


或许许老师也没有完全通透清晰。

心旷神怡的小木屋
-沉嚣-
来自一个星河璀璨的夜🌃

来自一个星河璀璨的夜🌃

来自一个星河璀璨的夜🌃

篝野行

床是现实的深渊

克服下坠的恐惧后梦会带来飞翔的自由

床是现实的深渊

克服下坠的恐惧后梦会带来飞翔的自由

稻草星星

像风

似一阵风

摇摇晃晃

跌进满是油漆的桶

那一桶是黑色的吗?

那一桶也许

装的是红色。

摇摇晃晃

天太黑了

谁也看不清。


似一阵风

扭扭歪歪

撞上未收起的旗

你说这旗

是蓝杆卷了白旗呢?

亦或是这白杆

捅了这蓝旗呢?

扭扭歪歪

天太黑了

谁也看不清。


似一阵风

不知去了谁的局

不知饮了几两

瓶装还是罐装的酒

天怎么这么黑?

灯也不亮了。

也许是我盲了,

也许是天被我晒黑了

一阵风似的

好像

似一阵风

摇摇晃晃

跌进满是油漆的桶

那一桶是黑色的吗?

那一桶也许

装的是红色。

摇摇晃晃

天太黑了

谁也看不清。


似一阵风

扭扭歪歪

撞上未收起的旗

你说这旗

是蓝杆卷了白旗呢?

亦或是这白杆

捅了这蓝旗呢?

扭扭歪歪

天太黑了

谁也看不清。


似一阵风

不知去了谁的局

不知饮了几两

瓶装还是罐装的酒

天怎么这么黑?

灯也不亮了。

也许是我盲了,

也许是天被我晒黑了

一阵风似的

好像

无瑕公子
第4362天. 微博有个「那年...

第4362天.

微博有个「那年今天」的功能,

那些时候,当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

第4362天.

微博有个「那年今天」的功能,

那些时候,当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

卿知无

第十四个晚安:唯心主义磕学家

今天遇到Alex和她的朋友们直播,恰好讲到安利她的方式是“这对好假”“这对磕不动”。小艾迅速高声:“不是好假!没有假的cp,人们磕cp有好几层,要看你怎样去理解。第一层是磕人设,A的人设和B 的人设就是关系很好,所以你磕,这个是没有假的,因为你只是磕人设;第二层是是磕他们的关系,爱也好恨也好,有些就是磕007和反派,磕的人就是觉得恨得越深关系越真,关系也是没有假的。所以哪里会有假的cp呢?”

磕cp的话题之外其实想到真假的界定问题——我们永远无法得知本质化的东西,我们所看到的只是表象,而真假与对错有时候只是你如何去进行定义的问题,甚至只是符合或违背你的逻辑框架中的观念。

所以什么...

今天遇到Alex和她的朋友们直播,恰好讲到安利她的方式是“这对好假”“这对磕不动”。小艾迅速高声:“不是好假!没有假的cp,人们磕cp有好几层,要看你怎样去理解。第一层是磕人设,A的人设和B 的人设就是关系很好,所以你磕,这个是没有假的,因为你只是磕人设;第二层是是磕他们的关系,爱也好恨也好,有些就是磕007和反派,磕的人就是觉得恨得越深关系越真,关系也是没有假的。所以哪里会有假的cp呢?”

磕cp的话题之外其实想到真假的界定问题——我们永远无法得知本质化的东西,我们所看到的只是表象,而真假与对错有时候只是你如何去进行定义的问题,甚至只是符合或违背你的逻辑框架中的观念。

所以什么都是真的,什么又都是假的。

唯心吗?唯心,但是确实如此。

柏

一点随想

  1.闭上眼,那一片黑暗便是我的家


 2.我只想看着你们的幸福与悲伤,请不要投我以目光


  3.所谓逃离,不过是从一个牢笼回到另一个牢笼


  4.我的爱是不可言说的秘密


  5.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6.耶稣替人受罪,替一切的始作俑者受罪


[图片]


  1.闭上眼,那一片黑暗便是我的家





 2.我只想看着你们的幸福与悲伤,请不要投我以目光





  3.所谓逃离,不过是从一个牢笼回到另一个牢笼





  4.我的爱是不可言说的秘密





  5.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6.耶稣替人受罪,替一切的始作俑者受罪





Q1lla_轮下吟

鹿道森……这么温暖的一个人……凭什么……


为什么不能让每一个温柔善良却又不幸的人被治愈?

为什么那么多恶毒冷漠自私又愚蠢的东西还要在这个世界上寄生?


多一点共情和善良好不好啊。

最爱的人永远应该是自己,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对其他人或动物冷漠,不意味着我们一点也不肯为别人付出。

鹿道森……这么温暖的一个人……凭什么……


为什么不能让每一个温柔善良却又不幸的人被治愈?

为什么那么多恶毒冷漠自私又愚蠢的东西还要在这个世界上寄生?


多一点共情和善良好不好啊。

最爱的人永远应该是自己,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对其他人或动物冷漠,不意味着我们一点也不肯为别人付出。

心旷神怡的小木屋
十二金鱼

黄色的花

又是这种感觉,好痛,好痛。

快点情醒过来。

不行,没办法,动不了,哪里都动不了。

好痛。

随便,痛得更彻底好了。

不行,好痛。

随便。不行。随便。不行。

集中注意力,快想,快想。

拥抱,这是拥抱。

没那么痛了。好痛。拥抱,拥抱。不要想别的。

拥抱,拥抱。


忽然,所有的感觉都退散了。

她坐了起来,下午的入睡失败了。

又是这样,连所谓的启示也算不上,连痛感都回忆不起来。不过,能够确定的是,这种痛感是现实生活中不曾遭受的,人类的感知真的可以依靠凭空想象吗?

不对,有什么不一样了。

她掀开被子,撩起睡衣,看着自己的肚皮。

原本小巧的肚脐眼现在有一个鸡蛋那么大。

鸡...

又是这种感觉,好痛,好痛。

快点情醒过来。

不行,没办法,动不了,哪里都动不了。

好痛。

随便,痛得更彻底好了。

不行,好痛。

随便。不行。随便。不行。

集中注意力,快想,快想。

拥抱,这是拥抱。

没那么痛了。好痛。拥抱,拥抱。不要想别的。

拥抱,拥抱。


忽然,所有的感觉都退散了。

她坐了起来,下午的入睡失败了。

又是这样,连所谓的启示也算不上,连痛感都回忆不起来。不过,能够确定的是,这种痛感是现实生活中不曾遭受的,人类的感知真的可以依靠凭空想象吗?

不对,有什么不一样了。

她掀开被子,撩起睡衣,看着自己的肚皮。

原本小巧的肚脐眼现在有一个鸡蛋那么大。

鸡蛋,一个鸡蛋重五十克。初中教科书上写着。

肚脐眼的旁边,有一个小洞。她觉得有什么在指引着自己,她用手指戳进那个小洞里。

食指,大拇指。两只手指撑开,没有痛感,原来那不是小洞,只是不至于通往身体,也是,那样会漏出什么,至少会漏出什么。

洞变成了一个肉做的碗,或者用花盆来形容更加准确,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最凹处吐露出绿色的根茎,垂挂的根茎,大概有二十厘米长,最顶端是郁郁的绿色,长势很好,人类是合格的养分吗?

有花,不止一朵,好几朵。花很小,拇指大,白色的花瓣。她碰到一朵花,触感是单方面的。她扯开白色的花瓣,里面是一团黄色的花蕊。


她出了房间,来到书房。

妈妈在这里,妈妈为什么在这里?

妈妈在这里。黄色的花说妈妈在这里。

妈妈说是黄色的花。不是白色的吗?花的颜色是关乎花瓣还是花蕊呢?

妈妈说,我不是你的妈妈。不是你的亲生妈妈。你本来永远不会知道这件事。但是,你也开出了黄色的花,和我一样。

她听不懂,又好像听懂了。听懂了,妈妈不是亲生的妈妈。那有什么关系?决定父母的血缘还是责任?决定道德的是生恩还是养恩?

不知道什么时候,书桌前摆了三张照片,妈妈拿起一张,端正地放到她面前,这是你妈妈。

妈妈继续说,五年,你爸爸在内蒙的五年,有了你,我讨厌内蒙。

那张照片是一个朋友圈的截图,上面的文字裹满了初为人母的喜悦。一个女人,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女人,妈妈说这个女人才是真正的妈妈。真正的妈妈,不美,也不丑,高高的颧骨,长长的脸,黄黄的皮肤。

照片上还有另一个男人,应该是爸爸。黄色的花说这是爸爸。

不对,这不是爸爸。她在心里喊出声。她认识爸爸,但不认识照片上的人。这不是爸爸。


她挣扎着。

忽然,所有的感觉都退散了。

她坐了起来,原来是睡着了啊。

她掀开被子,撩起睡衣,看着自己的肚皮。

小巧的肚脐眼。

心旷神怡的小木屋
吕其明 / 红旗颂 - 中国爱乐乐团

        一首老乐曲所想起的

        一个偶然的机会,午休闲的无聊,在给PPT配一段音乐,因为是红色的,选择再三还是选用了我年轻时最喜爱的吕启明作曲的《红旗颂》管弦乐序曲。

        那个年代,才十几岁的时候,刚开始接触社会,接受一切喜欢的新鲜东西。可哪个年代,是啥都匮乏的年代,不仅仅是物质上,精神上的也是匮乏和空虚的,尤其是音乐,一...

        一首老乐曲所想起的

        一个偶然的机会,午休闲的无聊,在给PPT配一段音乐,因为是红色的,选择再三还是选用了我年轻时最喜爱的吕启明作曲的《红旗颂》管弦乐序曲。

        那个年代,才十几岁的时候,刚开始接触社会,接受一切喜欢的新鲜东西。可哪个年代,是啥都匮乏的年代,不仅仅是物质上,精神上的也是匮乏和空虚的,尤其是音乐,一天到晚灌入耳中的都是反复播放的八个样板戏和语录歌,或者整天背诵“laosanpian”,感觉好无聊好空虚。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踏上工作岗位,因单位在郊区只能住宿。我们三位小艺徒住在宿舍里,志趣相投,空余时间经常一起聊天,清晨一起在龙吴路上长跑,就连嘴上哼的乐曲也都差不离,最多的自然是管弦乐“红旗颂”与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中的插曲“黎族舞曲”,其中的一位口哨吹得特别的溜,惟妙惟肖非常的好听。

        一起相处没多久,我们三位都各奔东西,一位到米国定居,一位后来参加高考后又到米国留学,失去联系都没能联系上,不知现在他俩都好吗?一曲《红旗颂》,又勾起了我年轻时的回忆,思念我的好友。

~

有 约

    推开门,午后融融的阳光洒在我的眼睛上,让原木色的室内显得更加温暖。噢,她已经到了。

    “我来了。”我扬起一个笑容。因为无数次做过这个动作,因而知道怎样才能显的更明媚。放好提包、帽子和手套,我回头向侍者:“干马提尼,加冰,谢谢。”

    她不易觉察地蹙了蹙眉,将目光转向身前的咖啡。咖啡勺撞击杯壁发出轻微的脆响,悦耳动听。我这时才有机会细细打量她:化着淡妆,头发梳成一丝不苟的形状,黑框镜下星目含威;坐姿挺拔,米色棉质长裙柔顺地贴着她的身体;除了一块手表的一...


    推开门,午后融融的阳光洒在我的眼睛上,让原木色的室内显得更加温暖。噢,她已经到了。

    “我来了。”我扬起一个笑容。因为无数次做过这个动作,因而知道怎样才能显的更明媚。放好提包、帽子和手套,我回头向侍者:“干马提尼,加冰,谢谢。”

    她不易觉察地蹙了蹙眉,将目光转向身前的咖啡。咖啡勺撞击杯壁发出轻微的脆响,悦耳动听。我这时才有机会细细打量她:化着淡妆,头发梳成一丝不苟的形状,黑框镜下星目含威;坐姿挺拔,米色棉质长裙柔顺地贴着她的身体;除了一块手表的一条银链,没有多余的饰品。和我一样的银链。

    她抬起头来,微笑看着我的眼睛,道:“你,过得怎么样?”

    “还行吧······”我垂下眼帘,把玩着中指上新进的碧玺戒指,思考着措辞,“生意还算过的去,一个人需要处理那么多事,还是很累的。爸妈年纪又大了,难免需要照顾。”说到这里,一丝疲惫从眼中溢出。我近乎发泄似的一口气喝干手中的酒精饮料,回头又续了两杯。任凭长发随意披散在肩上,九月的阳光在上面胡乱起舞。透过明亮的落地窗,古老的环城河缓缓挪动着它庞大的身躯,悠悠绕着绍兴这座老城漫步,一霎便是十年。见此,原先的阴郁一扫而空,纵使现实中有太多不堪需要面对,但至少这一刻,我是自由的。 举杯,在她的眼神中痛饮,笑的恣意且张狂。她也抬起咖啡杯,应和我的举动。

    “你呢?”我挑眉道。

    “刚带了一个毕业班。总是有很多不得不做的事。”她喝了一口咖啡,眼神也显出几分倦意。我叹了一口气,现实就是如此,不容许任何一双清澈有活力的眼眸存在。“妈妈,哎,越老越像孩子,总是希望我能陪在她身边,就像我们小时候那些,老是想黏在她身边一样。”她说着笑了,我也笑了。时间仿佛倒回了从前。

    待她喝完那一小杯卡布奇诺,我将桌上所余的一杯酒推给她,想再给自己叫上一杯非斯杜松子,却被制止了。“请给这位女士一杯热牛奶,谢谢。”她轻啜一口透明的酒液,“解酒。”我耸耸肩,阳光正好。

    在这之后我便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四周变得朦胧且不真实,所见皆为破碎的色彩和虚幻的光影。唯有眼前那人和阳光耀眼的底色真切地存在。

    我们相拥,消失在彼此之间。


    一切声音都消弭了,唯有机器的余响拖拽着我残存的意识。昏沉的头脑,一时辨不清谁是我而我又是谁。


    “滴——”终章,落幕。

稻草星星

在路上

情侣双双走在夜晚的街道上.....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分手呢?我常常这样想,并不是嫉妒情侣们的恋情,只是觉得这样的爱恋,终究会被现实扭曲吧。也许某一天,他们中某人想起这样的一个夜晚,心中也不免欣慰,曾有那么一天,和一个人,走在城市的街道,互相倾诉,互相幻想,然后被夜间的命运之流,吹的四散,纷飞,各奔东西。

抬头看着夜空,晴朗如黑色的镜,我想起某人了,我不知道那人过得好不好,也许宅在学校里享受着她的生活吧,这样的夜晚她也不会同我一样,看着夜空,想起某个曾经的人。星辰被城市的灯光吞没,斑驳的树影落在脚边层层叠叠的落叶上,那些车啊人啊,急忙忙的穿梭来穿梭去。

路长啊,路短。我一直走,走...

情侣双双走在夜晚的街道上.....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分手呢?我常常这样想,并不是嫉妒情侣们的恋情,只是觉得这样的爱恋,终究会被现实扭曲吧。也许某一天,他们中某人想起这样的一个夜晚,心中也不免欣慰,曾有那么一天,和一个人,走在城市的街道,互相倾诉,互相幻想,然后被夜间的命运之流,吹的四散,纷飞,各奔东西。

抬头看着夜空,晴朗如黑色的镜,我想起某人了,我不知道那人过得好不好,也许宅在学校里享受着她的生活吧,这样的夜晚她也不会同我一样,看着夜空,想起某个曾经的人。星辰被城市的灯光吞没,斑驳的树影落在脚边层层叠叠的落叶上,那些车啊人啊,急忙忙的穿梭来穿梭去。

路长啊,路短。我一直走,走的越来越慢,走的膝盖好痛。一路上的得失,一路上的事,所见,所感,所闻,变成了今日的一个我。

爱不得,恨不得,恨不得去理论个明白,理论什么呢?什么也理论不得。

我傻站在花坛旁边,呆呆的望着那边楼宇上的LED屏,恍然才明白,我原来在另一个城市啊,另一个不属于我的地方。

恍然才明白,那人原来在另一个城市啊,那人到底是谁啊。

来人替代她吧。这样我的文字也不必附着她的影了。

下次写点新东西吧,拜托。

Liz

深夜鸡汤

不要让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不要让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葡萄柚
是弗洛伊德的精神症 是华生的非...

是弗洛伊德的精神症

是华生的非适应性行为

是克苏鲁的黑暗

是夜女神的女儿

是充满氧气的窒息

是沉甸甸的空洞

————————————

是一根带来疼痛又给予清醒的针

是一把招致苦难又赐予新生的刀刃

是弗洛伊德的精神症

是华生的非适应性行为

是克苏鲁的黑暗

是夜女神的女儿

是充满氧气的窒息

是沉甸甸的空洞

————————————

是一根带来疼痛又给予清醒的针

是一把招致苦难又赐予新生的刀刃

心旷神怡的小木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