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随感

12690浏览    12759参与
沄晓璎Yuki
满庭芳·秋院 晓...

满庭芳·秋院

晓璎

枫落清阁,梧残深院,孤鸿别去他乡。花凋叶黯,对镜懒晨妆。空见破帘半卷,门扉闭,阶负余霜。怎惜叹,槛菊不解、秋雨话凄凉。

殷勤昨夜风,应思梦短,却恨宵长。叶摇尽,黄花犹泣诉衷肠。无兴寻人把盏,西风冷,吹尽回廊。春归处,以何而赠?一曲《满庭芳》。


@以诗会友bot 

满庭芳·秋院

晓璎

枫落清阁,梧残深院,孤鸿别去他乡。花凋叶黯,对镜懒晨妆。空见破帘半卷,门扉闭,阶负余霜。怎惜叹,槛菊不解、秋雨话凄凉。

殷勤昨夜风,应思梦短,却恨宵长。叶摇尽,黄花犹泣诉衷肠。无兴寻人把盏,西风冷,吹尽回廊。春归处,以何而赠?一曲《满庭芳》。


@以诗会友bot 

莫如惜
上中学时与一位女同学结交甚好...

        上中学时与一位女同学结交甚好,犹记得她的字写得特别好,不是一般工整的漂亮,而是上过培训班的那种沾染着书法家气息腔圆正规的字体。

        我们那时候还不流行上补习班培训班,也不会有自觉去练字贴的,所以很少有同学的字写得特别好看,最多也就是个别女同学字写得工整秀丽些,如此她倒成了一个特别的存在。

        我很喜欢看她写字,恣意...

        上中学时与一位女同学结交甚好,犹记得她的字写得特别好,不是一般工整的漂亮,而是上过培训班的那种沾染着书法家气息腔圆正规的字体。

        我们那时候还不流行上补习班培训班,也不会有自觉去练字贴的,所以很少有同学的字写得特别好看,最多也就是个别女同学字写得工整秀丽些,如此她倒成了一个特别的存在。

        我很喜欢看她写字,恣意流畅的在本子上纵情挥洒,看她如何落笔,一笔一划到哪个方向如何停顿又再连接哪个位置,看完了就自己回去练习,试着去模仿她的手法,虽说只是半桶水的模仿,但是字倒真的写得比原来的好看了,累积到现在又变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手法,如今想来,那位同学倒成了我写字的启蒙老师,真得感谢她!

        少时还不懂,后来明白,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放弃可以学习的机会,有时候只是积累经验也会是进步的契机,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路的尽头是什么,要走过才知道对还是不对,尽管最后发现错了,也没关系,失败的经验也能指引你走向成功的,淬炼虽苦,但能锻造出坚忍不屈的身心。

嗜睡

给公/众/号投稿的我后来怎么样了

2021上半年我学会了:不要低估别人;下半年我学会了:不要高估自己。

故事背景:因为已经大学了,所以特别希望可以自己搞钱。

之前当过一对一家教,只当了八天,挣了640。

这个价位其实还算可以,但是太累了,再加上我本身比较社恐,不太想找接触人的兼职,于是就想着怎么来钱舒服。

后来啊,我就发现一个生财之路——给公/众/号投稿。(本人一分钱也没赚到T_T)

下面会涉及一些公/众/号的名字,所以我提前声明:此文章不包含任何推广。

我是从某站上刷到的一些视频,up主们说给这些公/众/号投稿可以赚钱(ta们有没有接推广我就不知道了),我就心动了,躺着把钱赚了谁不乐意啊(✧∇✧)。

其中包括以...

2021上半年我学会了:不要低估别人;下半年我学会了:不要高估自己。

故事背景:因为已经大学了,所以特别希望可以自己搞钱。

之前当过一对一家教,只当了八天,挣了640。

这个价位其实还算可以,但是太累了,再加上我本身比较社恐,不太想找接触人的兼职,于是就想着怎么来钱舒服。

后来啊,我就发现一个生财之路——给公/众/号投稿。(本人一分钱也没赚到T_T)

下面会涉及一些公/众/号的名字,所以我提前声明:此文章不包含任何推广。

我是从某站上刷到的一些视频,up主们说给这些公/众/号投稿可以赚钱(ta们有没有接推广我就不知道了),我就心动了,躺着把钱赚了谁不乐意啊(✧∇✧)。

其中包括以下公/众/号:茶话南山下、罐装橘子、我的奶油姐妹、橘月十七、与你约稿、地球琐事……

一般每篇文章30~50r,字数要求是1000~3000字,每个公/众/号的主打内容也不太一样。

我一共投过两次稿,两次都没过,没错,你没看错,两次都没过……

为了证明我很拉,给你们贴张图

这是第一次投稿,给“罐装橘子”投的,审了两天,连初审都没过,给我打回来了。

我当时确实很沮丧,因为我看了这个公/众/号的往期文章,觉得难度不大,所以才莽了一把……

后来再看我写的那篇文——这都什么玩意儿!我怎么这么不要脸去给人投稿⊙﹏⊙∥我以后再也不投了!

但是人就是言而无信的动物,我再一次下手了,给“我的奶油姐妹”投的稿,结果:

审了六天,初审过了,终审没过。(当然,我也知道,这就是人家编辑的模板,人家就是不想打击我,所以说这些安慰我……)

我的心咔咔就碎了,搞钱不易啊!

于是我就琢磨,问题出哪了呢?

我想明白了一件事——想火想搞钱不仅要用心,还要用脑。

就拿我投稿的第二篇文章举例,这是我在理发之后emo了,有感而发的一篇文章。它是极其自我且情绪化的,是悦己而非悦人的。我走心了,却没过脑,不是所有人都吃贩卖情绪这一套的。

那怎么过脑呢——有目的性的研究。研究热点是什么,研究大火文或者公/众/号的风格是什么,研究流行趋势和风向,研究一下流量……

研究这些,写这种类型的文章或许不会使你感到快乐,可能你并不喜欢写这样的东西,但没有办法,大众喜欢看。

好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

有些公/众/号偏向情感和成长类,你可以没有经历,但你可以编,毕竟人生也是故事,只要不离谱且写得好,就会过稿。

用心又用脑,才有好回报!

▲在这里要提醒大家一句:关于版权问题,一般会在投稿要求里标明,有的公/众/号过稿之后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但有的是归公/众/号所有的。所以,介意版权问题的朋友们一定要仔细看清楚再决定是否投稿!

搞钱不易,且行且珍惜。

纵有疾风起,人生不言弃。

我还会再回来的!

总有一天我会靠自己的文字挣到钱!

舒写人生
夫妻吵架影响幸福感吗? ​陪了...

夫妻吵架影响幸福感吗?

​陪了父母一整天,到晚上约9点时,父亲还是放心不下孙子孙女,我骑车4单边把他们送过去住了。

​回家时已是晚上10:40多。靠床背时回想起了父母的种种生活片断。他们可以说是两个完全不同型的结合。母亲大方,父亲小气;母亲美丽,父亲貌平;一个好热闹,一个好冷清。

​如此性情相远的人,生活里自然少不了矛盾,难免会经常吵架拌嘴,但他们却依旧不离不弃。

不禁让我发问:“他们幸福吗?”

为了探其幸福不幸福。曾几何时我打着学校调查的幌子问过母亲。母亲很直接地说:“幸福。现在有吃有穿了,崽女又活得“平整”。

对于他们来说,吵架已经不足为奇,是一种生活里的习惯了。所以何谈...

夫妻吵架影响幸福感吗?

​陪了父母一整天,到晚上约9点时,父亲还是放心不下孙子孙女,我骑车4单边把他们送过去住了。

​回家时已是晚上10:40多。靠床背时回想起了父母的种种生活片断。他们可以说是两个完全不同型的结合。母亲大方,父亲小气;母亲美丽,父亲貌平;一个好热闹,一个好冷清。

​如此性情相远的人,生活里自然少不了矛盾,难免会经常吵架拌嘴,但他们却依旧不离不弃。

不禁让我发问:“他们幸福吗?”

为了探其幸福不幸福。曾几何时我打着学校调查的幌子问过母亲。母亲很直接地说:“幸福。现在有吃有穿了,崽女又活得“平整”。

对于他们来说,吵架已经不足为奇,是一种生活里的习惯了。所以何谈影响幸福?!

昨晚小孩子也问过我类似的问题:“我从没见过你和我爸吵架,不管有理没理,你总是牵让着爸,你委屈吗?”

如果说不委屈那是圣人,但委屈过后那是“和平”,所以我愿意牵让。

现在的小夫妻吵着吵着俩人就走散了,而我的父母亲吵着吵着俩人就老了。谁能说走散的人就幸福了?谁能说将就的人就不幸福呢?

幸福,当来自于吵架后的反思;

幸福,当来自于平常里的牵让。

[注:不宁静的环境下初稿]

梦中山林道

梦总该醒

今天又被fqy骂醒 还能怎么办 不可挖墙脚

今天又被fqy骂醒 还能怎么办 不可挖墙脚

金色_原野上的猫

静夜,我已度过几千,你未光临

夜为何如此安静,窗外天空还留残光

灯暗下去的几秒,为何落寞光顾


寂寞的渔夫遇上了条寂寞的鱼

百无聊赖的灯芯为寂寥火柴点亮

夜在沉睡中发酵,在落寞中生根


少女在无瑕雪地中欢快走过,

脚步中都带着清新的欢喜

脚印却使雪地更显可爱


暗下来了,雪暗下来了

天空的白幕上看见雪花黑影

躲避着寒风,却被雪花迷了眼


静夜,我已度过几千,你未光临

夜为何如此安静,窗外天空还留残光

灯暗下去的几秒,为何落寞光顾


寂寞的渔夫遇上了条寂寞的鱼

百无聊赖的灯芯为寂寥火柴点亮

夜在沉睡中发酵,在落寞中生根


少女在无瑕雪地中欢快走过,

脚步中都带着清新的欢喜

脚印却使雪地更显可爱


暗下来了,雪暗下来了

天空的白幕上看见雪花黑影

躲避着寒风,却被雪花迷了眼





zzzzr,

  个人随笔

  不明确预警⚠


“或许是老天爷铁了心要让她长大吧”

  她望向窗外,这大雪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玻璃上映着她房间里的光,虽是暖光,却依然掩不住的冷清。


  “妈妈应该会回来的。”她自顾自想道,绕是刚刚和妈妈吵了一架,是的,她后悔了,不该对妈妈说那么重的话。今天本就是她的17岁生日,妈妈答应她会给她准备一顿大餐,但她从来没有寄希望于妈妈。


  因为妈妈爱打麻将,她实在是搞不懂一大堆人在连灯都泛着油光的小屋子里,耳边都是妇女的聒噪,油腻秃顶大叔的吆喝,摸着到处都藏...

  个人随笔

  不明确预警⚠


“或许是老天爷铁了心要让她长大吧”

  她望向窗外,这大雪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玻璃上映着她房间里的光,虽是暖光,却依然掩不住的冷清。


  “妈妈应该会回来的。”她自顾自想道,绕是刚刚和妈妈吵了一架,是的,她后悔了,不该对妈妈说那么重的话。今天本就是她的17岁生日,妈妈答应她会给她准备一顿大餐,但她从来没有寄希望于妈妈。


  因为妈妈爱打麻将,她实在是搞不懂一大堆人在连灯都泛着油光的小屋子里,耳边都是妇女的聒噪,油腻秃顶大叔的吆喝,摸着到处都藏着污垢的麻将有什么值得妈妈每天按时去。

  

  即便做好了妈妈不会兑现诺言的心理准备,却仍然在推开自己房间的门看到空荡荡的客厅那一刻心里止不住的失落。


  是了,17岁的生日,爸爸妈妈都不在,或许是老天爷铁了心要让她学会长大吧。


  妈妈回来时她已经准备睡觉了,却在听到妈妈打电话时不住的笑声时没忍住,“砰”的一声,妈妈的笑容定住了,或许是不明白女儿为什么突然冲出来,还这么野蛮。


   “回来的晚就不要打扰别人了。”“你这么大的人了脸皮就这么厚。”她对妈妈大声嚷嚷着。然后,又是“砰”的一声,她关上了房门。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了钥匙转动的声音。


   是的,妈妈走了,没有和她说一声地走了。


第一次写文,不好处请多多见谅,多多支持哈哈感谢


  

  

沄晓璎Yuki
水仙子·春水 晓...

水仙子·春水

晓璎

涟漪乍起缥碧痕,双桨行舟欸乃声。停艄聊请春风问。问君闲可乘?去舟千里逐云。寻香去,芳华随,船借花魂。


@以诗会友bot 

水仙子·春水

晓璎

涟漪乍起缥碧痕,双桨行舟欸乃声。停艄聊请春风问。问君闲可乘?去舟千里逐云。寻香去,芳华随,船借花魂。


@以诗会友bot 

南望纪

我发现,生活的意义,就是用两个小时,做一顿十分钟吃完的饭

我发现,生活的意义,就是用两个小时,做一顿十分钟吃完的饭

金色_原野上的猫

忍住躁动,试图把心儿的小船划向平和

忍住好奇,把好的故事留在最好的部分

忍得心里痒痒,忍得无法控制

但留下的是回忆,忘却的是憋屈


花草芳香扑鼻,忍不住折下一朵

几天后枯萎在花瓶里,后悔

而街旁仍是香满溢,朵朵亭立


雪花飘落,积满草木,堆满屋檐

孩子们快活地打着雪仗,他们不懂雪景

然而他们的笑声满堂,多么快活


忍到底也只是一种生活态度

不是什么都要忍,也非谁都得忍

忍下来了不必暗自苦闷,

开心过了何必后悔。


忍住躁动,试图把心儿的小船划向平和

忍住好奇,把好的故事留在最好的部分

忍得心里痒痒,忍得无法控制

但留下的是回忆,忘却的是憋屈


花草芳香扑鼻,忍不住折下一朵

几天后枯萎在花瓶里,后悔

而街旁仍是香满溢,朵朵亭立


雪花飘落,积满草木,堆满屋檐

孩子们快活地打着雪仗,他们不懂雪景

然而他们的笑声满堂,多么快活


忍到底也只是一种生活态度

不是什么都要忍,也非谁都得忍

忍下来了不必暗自苦闷,

开心过了何必后悔。



Vodka

四下皆白气,只见曦月,夜晚不经觉。城市的巨大钢筋脊梁终于停止奔涌,跳下车,如游鱼被浪潮裹挟。理应用三分钟,重回我的故乡破冰,给我赖以裹腹的屈侮以宣泄。离睡近一步,总是这些哺育我,厌食,寒冷和不被理解,一轮满月。


四下皆白气,只见曦月,夜晚不经觉。城市的巨大钢筋脊梁终于停止奔涌,跳下车,如游鱼被浪潮裹挟。理应用三分钟,重回我的故乡破冰,给我赖以裹腹的屈侮以宣泄。离睡近一步,总是这些哺育我,厌食,寒冷和不被理解,一轮满月。


凝凌

关于《昭奚旧草》—执念

关于《昭奚旧草》


人死了,所见之物便不再是人了。

若是该死,没死成,得见人神妖鬼。

但不论什么,执念太深,入不了轮回;若是入了轮回,把执念带到下一世,倒也成了旁人的执念,永世无尽。

谁曾想,最快乐的日子是四个明知彼此都心怀鬼胎的年轻人,被眼下短暂虚无的快乐和简单冲昏头脑,读书下棋,以同窗情谊虚度光阴。

有人想改命,可改了的命还不如之前;有人看透生死,却看不懂情和执念。

可你本就不该期望一块暖玉放弃护主永远想着夫君,不能奢求一枚棋子违背本心对公主动情。


对于《昭奚旧草》,很惨,惨到没一个人如愿,没一个人善终。

前面有回忆,有现实,有梦境。看的糊涂,不知谁是...

关于《昭奚旧草》


人死了,所见之物便不再是人了。

若是该死,没死成,得见人神妖鬼。

但不论什么,执念太深,入不了轮回;若是入了轮回,把执念带到下一世,倒也成了旁人的执念,永世无尽。

谁曾想,最快乐的日子是四个明知彼此都心怀鬼胎的年轻人,被眼下短暂虚无的快乐和简单冲昏头脑,读书下棋,以同窗情谊虚度光阴。

有人想改命,可改了的命还不如之前;有人看透生死,却看不懂情和执念。

可你本就不该期望一块暖玉放弃护主永远想着夫君,不能奢求一枚棋子违背本心对公主动情。


 

对于《昭奚旧草》,很惨,惨到没一个人如愿,没一个人善终。

前面有回忆,有现实,有梦境。看的糊涂,不知谁是谁。


看到谢侯谢良辰和郡主成泠,才开始真的痛心。

因为就差一点,谢侯就能娶到这个往日在书院装作男儿一天跟他打三遍招呼的郡主成泠。

成泠觉得自己过分普通,配不上谢侯的青年才俊,对初见时她涂了太多的粉,懊恼了一辈子。

谢侯在书院时趁郡主醉酒,骗她在婚书上写了“泠”,回去就到齐王府提亲,到死手里还握着这个字。

可是一夜之间齐国没了,旧时的侍卫让成泠死里逃生,人们以为她死了。她在妓院受苦,她找了个机会杀了楚王,她在牢里,她自以为聪明的帮谢侯选了个清白的女子作郡主。

她在谢侯府里做下人,怕的不敢出后厨的门。她觉得自己普通又平凡的可怕,她永远没有想过让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她。所以当她出了侯府与一位农人做了夫妻,领养了孩子,日子过的还好。当她的孙女在出嫁前拿出枕下的琉璃珠对祖母说:山上真的有一位白胡子神仙,我要什么他都会给我,祖母要相信我没有撒谎。

成泠信,可她宁愿信自己有神仙庇护,也不愿相信她所爱之人也爱她。

几十年来人们都觉得谢侯脸盲,认不得郡主,可他不盲,他一直等着心爱的女子主动站出来与自己相认。他在书房待着整晚,因为可以见到来送宵夜的成泠。后来他不想等了,哪怕成泠是个婢女他也要娶她。

可是她很认真的告诉过每个问过她的人,说自己没有家,说就想平凡到去种田。

他让她走了,她嫁于农人那日谢侯坐在院子里喝酒,他见不得她受委屈,她活着的时候他在远处看着。等到她死了他也放不下,连坟带骨的刨了搬到自己府里。

可她做鬼也在躲着他。

她做鬼,对奚山君编了个假故事,奚山君说这只是个迷路的鬼,劝侯爷放了她。

谢侯说“放了她?这一辈子她可曾放过我?”

幻境里的成泠没有擦粉,年轻她对年轻的谢侯说“我喜欢你,已经喜欢够了”

可到底谁也没有放下。


 

季裔惨,他明明什么都不想要,哪怕没人认他,父王也故意把他做养子,他只想替被害的母亲守护自己的亲弟弟。可没人信他,他不反,可每个人都说他要反,所有人连他的弟弟都要他去死。

章咸之惨,将军之女,偏要改命,可她的美貌和命格本就是奚山君给她的,命确实改了,结果还不如不改。

三皇子成葛惨,他化鸟三年,回来后终于明白自己的母亲根本不是父皇最爱的女人,自己也不是他最爱的孩子。当他求旨娶春恒时,春恒心里已有了别人。

只差一点,春恒明明还在找她的鸟,却在途中许是因为晏二的一句话,心里就只有他了。

世子成觉惨,前世没得到的东西,这一世怎么抢夺也得不到,也永远不可能得到了。


世人皆知太子未死,但世人皆不言太子未死。

章咸之作假,同窗三年骗了扶苏三年的爱;成葛数月开棺,开了无数具因瘟疫而死的棺,就是要找偶遇的扶苏。

每个人都要扶苏不得善终。

章咸之走上卖梦者的金船,卖了宝物,换扶苏孤独终老不得善终,因为她要改命,她不想当皇后;成葛卖了他觉得帝王家最不需要的情爱,要扶苏死,然后他再也得不到心上人的爱了。

他们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知道的够多,自己够精明。可他们不知道扶苏的母亲死前用所有的凤气为扶苏换了一条卖梦的金船,然后死了,做回了洛水君,什么都忘了。


 

晏二为地府判官,结拜兄弟四人中第二,他看透生死,可看不透情,他以为扶苏被害,刨了三年的坟,他说“我的愿望就是帮大哥守住这座城”。

他心里有义,一人拦一军,但无情。

他五世为相,这恰是第五世。

 

人物很多,很乱,可这部书中没有一个角色多余,没有一句话是废话。

也从小到大,从人到妖,没有一个无忧,没有一个幸福。

小到质水这样一个普通的、什么也不奢求的平民女子,也因成觉对扶苏的嫉恨,被吊死在树上。她的灵魂化作一颗星星,在奚山君完成任务擦星星的时候哭着说“我叫质水,爱慕过的少年曾说,和濯雪很配。”

大到敏言帝,五月初十的遗憾只有他自己知道,记了一辈子。

万年的猴妖不能飞升,因为他不断坏自己的修为,只为了和妻子厮守。后来奚山大火,妻子舍了丈夫和孩子护主,他参透了,于火光中飞升。奚山也烧完了,什么也不剩。


 

可叫三娘的不是三娘,只是一块玉,奚山君才是;自以为是敏言的扶苏不是敏言,成觉才是。

或许三百多年前,那个名叫乔荷的少年,因为后世的自己在幻境中化作蟋蟀告诉这一世的乔荷要照顾那个没人疼爱的妹妹。

他答应妹妹把她嫁给世界上最好的儿郎,可未及弱冠的他攻下三十三座城,被人陷害,死在了班师回朝的路上。

乔植没有等来自己心爱的哥哥送自己出嫁,她哭了三十天,死在了长大嫁人的那天,鹦鹉桥上。


令人可惜和遗憾的从来不是本就得不到,是本不该,是就差一点点。

乔荷差一点点就可以送自己的妹妹出嫁,他打了胜仗,只要他回朝,送妹妹嫁给敏言,他就会臣服于敏言,做一辈子臣子。

可是他被害了,才有了后来的奚山,才有了晏二,才有了敏言一辈子的遗憾,才有了后世的恩恩怨怨…


 

书里的每个人都有皇室的血脉,他们很少有悲惨的童年,他们也很少作恶。可是他们在一起,人与人之间,就成了纠葛。

如果有,就是季裔悲惨的前半生,成泠悲惨的后半生。以及乔植,也就是三娘悲惨却短暂的一生。

活着的人痛失所爱,不能算真正活着;死了的人执念不散,也无法安心死去。

可如果不看到最后,又怎么知道开篇的三个愿望是乔荷的,又怎么会知道当初奚山君要挟扶苏的一纸婚书是上一世父亲为复活女儿,人皆觉荒唐的字据。

扶苏自己也疑惑,先祖干嘛要让后代跟一个妖成婚。

所以乔植死后作奚山君,她用尽一切办法,帮乔荷完成了三个愿望。

前世哭了乔荷三十天的她,同扶苏做了三年夫妻,一天不多,一天不少。

奚山君会变,奚山君可以是任何人,任何人也可以是奚山君。

奚山君怕雷,因为她总是撒谎,骗各种人。骗着骗着,帮扶苏集齐了三公和十万军队,还有谢侯的家产。

奚山君骗的都是权贵,可又有多少人,执念更深,奚山君没去骗他们,因为不值得,我们自然也不知。

当奚山君化作木头去穆王府行窃被抓时,成觉看着木头化作一个黄衣少女被雷劈,就冲上去抱住。每次都憎恶自己被骗,每次都冲上去。


 

因为是幻境、梦境与现实相交杂,所以我们所见,人们所见都不为真。

幻境里云琅似乎最后对青城公主动了一点情,可那是幻境,是天上两个神仙打的无伤大雅的赌。

现实中,青城就是白等了七十年,然后独孤终老。

因为晏二五世为相,他只是一颗乔荷死前手中寄托执念的黑色棋子。他对奚山君有些许感情,因为他早年投奔过奚山,名为秀缇,或者乔荷的执念,让他有的这份情感。


 

要说奚山有多空多荒多闲,前世的舌头都能成精。

奚山君大概是再没有执念了,她报了前世哥哥的恩情。也终于在三百多年后彻彻底底的死了。

可这世上的别人,到底还是执念未化,就那么抱着转啊转,直到下一个奚山君出现。

奚山君可以是任何人,任何人也可以是奚山君。

 

 

 

 

 

 

天边一朵云

年终奖

看到wb在刷年终奖,突然发现这个词语对我而言如此陌生。年终奖,那是什么?从没见过的一个神秘存在,哈哈哈哈哈!早该辞职不干了。

看到wb在刷年终奖,突然发现这个词语对我而言如此陌生。年终奖,那是什么?从没见过的一个神秘存在,哈哈哈哈哈!早该辞职不干了。

琴酱罢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句话可以连在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句话可以连在一起

情杀未遂

梦境失重

会思考是好事,在一如既往孱弱的睡眠中,我做着翻来覆去拼凑出来的梦。梦里这样说:会思考是好事。


它同样在我独自踟蹰的路上回响。


会思考是好事,共情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也是好事,前提是自己还没太受到伤害的时候。思考是理性,共情就会温柔——温柔起来总能受人喜欢。


在不可抗拒的长大中我逐渐抛弃了敏感。敏感会让我遍体鳞伤,总之不太喜欢。那些自卑又自负的感情都源于敏感,对自己体察入微时的感官太过清晰,细刺全都入了眼,又密密麻麻扎进去,除非自己长出新肉来将它裹住。在不断自愈的过程中,我反复剥开那些刺,反复懊悔着,鞭挞着,哭泣着,直到层层茧子再度将它裹住。但是学会怎样抛弃是第一次,我在麻木内...


会思考是好事,在一如既往孱弱的睡眠中,我做着翻来覆去拼凑出来的梦。梦里这样说:会思考是好事。


它同样在我独自踟蹰的路上回响。


会思考是好事,共情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也是好事,前提是自己还没太受到伤害的时候。思考是理性,共情就会温柔——温柔起来总能受人喜欢。


在不可抗拒的长大中我逐渐抛弃了敏感。敏感会让我遍体鳞伤,总之不太喜欢。那些自卑又自负的感情都源于敏感,对自己体察入微时的感官太过清晰,细刺全都入了眼,又密密麻麻扎进去,除非自己长出新肉来将它裹住。在不断自愈的过程中,我反复剥开那些刺,反复懊悔着,鞭挞着,哭泣着,直到层层茧子再度将它裹住。但是学会怎样抛弃是第一次,我在麻木内心时也同样不小心丢下了共情。


在回味自己的某次答复时,我才惊奇地发现共情不知何时离我远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公式般的同情。虚情假意,对喜欢的人嘘寒问暖有时也是假意。倒不是喜欢假,只是早就缺了炙热的感情。动漫尤甚,但我从来不敢说。


不考虑言行会做错事,考虑多了也有无法挽回的时候,我在这两个选择中焦虑,像对待让我发烧的薯片一样焦虑。


我很少再剖析自己了,哪怕对错,就只是责怪。


太差劲太差劲了太差劲了烂透了烂透了烂透了。只剩抨击。偶尔的自我满足也很快会被取代。到底是什么时候呢?出现这种情感。


反正不是17岁。


17岁的前后我依然每天都红着眼圈。垃圾场里翻出来的青春,劣迹斑斑一塌糊涂可怜的青春,我最喜欢的17岁。


反正不是17岁,那时我还在日记里写着,希望17岁不要再讨厌自己了。


许愿的效果没能持续太久。


虚伪虚伪虚伪讨厌讨厌讨厌糟糕透了。那时的我即使这样咒骂,起码还会共情。抹掉眼泪露出个笑脸来,卑微变成温柔。


18岁的我随便找个地方躺下了,不分梦里现实变成一块腐木,借地球引力沉下去后随即褪成一层皮,内里早就被虫荡空了。我沉睡着,消极避世、自欺欺人地沉睡着。梦里拼凑一个又一个梦,最近总是灰色。


总归是灰色,这种状态。


我从一个牢笼跳出来,又踏入另一个牢笼,麻木着就当做自我满足。


会思考是好事,在浅睡时我的大脑告诫我,我翻着身,昏昏沉沉睡着了。梦境失重,我的我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的翅膀消失了。

金色_原野上的猫

睡前诗鸭

心静如水的人,正坐在书房

只是看落日余晖,也比深林更平和


平和是情绪化的反义词

情绪并非恼人的东西,

但不让它失控却很难。


人不是每一秒都能身处深谷幽林

与娟娟溪水为伴,傍清风鸟鸣而居

现代人的平和,存于呼吸节律中


呼吸张驰,牵一发而动全身

与天地相连,也与尘世相通


心向美景,更该着眼观察凡间

向往宁静的人,并非必须归园田居

文字在张扬时可以挥毫洒墨

而骨子里的宁静亦难以隐藏

心静如水的人,正坐在书房

只是看落日余晖,也比深林更平和


平和是情绪化的反义词

情绪并非恼人的东西,

但不让它失控却很难。


人不是每一秒都能身处深谷幽林

与娟娟溪水为伴,傍清风鸟鸣而居

现代人的平和,存于呼吸节律中


呼吸张驰,牵一发而动全身

与天地相连,也与尘世相通


心向美景,更该着眼观察凡间

向往宁静的人,并非必须归园田居

文字在张扬时可以挥毫洒墨

而骨子里的宁静亦难以隐藏

金色_原野上的猫

平衡

热烘烘的,皮肤都开始发痒。他走在针叶林间,树影也没带来清凉。视线被遮挡,只看得见脚下的杂草丛生,臭烘烘的草腥味,被热浪推涌上来,翻滚...

周遭一点声音都没有,安静得反常,连神经都大条起来。


外界安静的时候,人就会听见心里的声响,反而比杂声更扰人心烦,如此一来精神反而涣散。而时间像是被挖去一块,回过神已经站在悬崖边。

终于传来声响,来自下面

是一声惨叫,贯穿空气,他意识到那是他自己

刚刚从悬崖上掉落的一瞬间,他从自己身上抽离出来了


他是来干什么的?不记得了;他是谁?还想也不大记得清楚了。

精神在变淡,记忆也在变模糊,但他有种感觉:

身体轻盈,没有重量,他似乎可以到达任何...

热烘烘的,皮肤都开始发痒。他走在针叶林间,树影也没带来清凉。视线被遮挡,只看得见脚下的杂草丛生,臭烘烘的草腥味,被热浪推涌上来,翻滚...

周遭一点声音都没有,安静得反常,连神经都大条起来。


外界安静的时候,人就会听见心里的声响,反而比杂声更扰人心烦,如此一来精神反而涣散。而时间像是被挖去一块,回过神已经站在悬崖边。

终于传来声响,来自下面

是一声惨叫,贯穿空气,他意识到那是他自己

刚刚从悬崖上掉落的一瞬间,他从自己身上抽离出来了


他是来干什么的?不记得了;他是谁?还想也不大记得清楚了。

精神在变淡,记忆也在变模糊,但他有种感觉:

身体轻盈,没有重量,他似乎可以到达任何地方。


这样想着,就到了,他看见自己穿过森林,穿过他住的小屋,穿过湖

他看见自己穿过了他本以为永远无法跨过的高山,他看见了一个洞

那是一个很不起眼的洞,但他好像就是知道它在那

山的另一边,明明是他从来没有到达过的地方

但他好像已经忘记了奇怪

因为意识在逐渐稀薄

然后,撞到了什么东西



他从墙边站起身来——那里什么也没有,那里是一个空洞

拍拍身上的土,记忆又慢慢出现了:但他有种奇怪的感觉

——好像是在身体里有另一个灵魂在奇怪

没有对象的,对一切事物表示奇怪

但这种感觉很快消失了

他从那座荒凉的烂尾楼里出来

重新回到他无聊的都市生活里去了



lusem
迷霧,看不清卻又在眼前。

迷霧,看不清卻又在眼前。

迷霧,看不清卻又在眼前。

香蕉苹果大鸭梨

被过度贩卖的三十岁

独自凝望 无垠的深渊

凝望,直到黎明降临

体味到异常的失落,然后是

异常的欣喜,当我从梦中醒来

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

拨开窗帘,浓厚的雾霾

笼罩着整座城市,看不清他的模样

唯有汽笛声,过分的真实


假如

我能活到九十岁

仅剩的三分之二

即使踉跄,又能怎样?

我们赤裸裸的

独自来到这个世界,终将

一个人孤独的离开,不卑不亢


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仍会这么选择

再次回到这里,

凝望那无垠的深渊

瓶子般坠落,也要

透明且锋利的破碎。

[图片]



独自凝望 无垠的深渊

凝望,直到黎明降临

体味到异常的失落,然后是

异常的欣喜,当我从梦中醒来

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

拨开窗帘,浓厚的雾霾

笼罩着整座城市,看不清他的模样

唯有汽笛声,过分的真实


假如

我能活到九十岁

仅剩的三分之二

即使踉跄,又能怎样?

我们赤裸裸的

独自来到这个世界,终将

一个人孤独的离开,不卑不亢


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仍会这么选择

再次回到这里,

凝望那无垠的深渊

瓶子般坠落,也要

透明且锋利的破碎。





亡目立日

纳西索斯

“我好痛苦。”


但那人只是一脸愁苦地看着他。


“你是唯一懂我的人。”


他的嘴唇颤抖着。


“但你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呆在那里,和我感到同样地悲伤吗?”


他的眼泪落进了他的口中。


“抱抱我、抱抱我。”


他像溺水之人抱紧浮木一样靠近他。


那天湖中溺死了一个青年。


他到死也没得到那个拥抱。



“我好痛苦。”


但那人只是一脸愁苦地看着他。


“你是唯一懂我的人。”


他的嘴唇颤抖着。


“但你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呆在那里,和我感到同样地悲伤吗?”


他的眼泪落进了他的口中。


“抱抱我、抱抱我。”


他像溺水之人抱紧浮木一样靠近他。




那天湖中溺死了一个青年。




他到死也没得到那个拥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