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随手

6368浏览    8712参与
鸮䳖

  我真的好开心啊啊啊

  成就感十足!!!

  我真的好开心啊啊啊

  成就感十足!!!

莫瑶小姐
有没有同是滨湖区的孩子?下一个...

有没有同是滨湖区的孩子?下一个画新吴吧,最近线下课,没空码字,只能抽空画画了,凑合凑合看吧

有没有同是滨湖区的孩子?下一个画新吴吧,最近线下课,没空码字,只能抽空画画了,凑合凑合看吧

我的小可奈很乖

p1是老师上课让我们画的,p2是我闲着没事搞的

p1是老师上课让我们画的,p2是我闲着没事搞的

寡寡呱

  这个梗概的标题真的写的好好看救命

  这个梗概的标题真的写的好好看救命

Dalodelmen

摘抄

——《人间的星河》(作者:刘喜悦)

1.这一夜过得很漫长,又很迅速。在最深的夜里,少棠看见了漫天的星河,像一堆堆水晶,闪着晶莹剔透的光。缠绕着这些水晶堆的,是一片片丝质的星云。它们在一堆堆水晶之间,妩媚地流动着。星星太亮了,把月亮的光都比下去了。

2.宽广无垠的星河之上又点亮了无数的星星,星光落在少棠的眸子里,像眼泪一样。

3.手///雷在地面上炸开的形状像极了一朵垂丝海棠,一瞬间的花开花败,让这个世界斗转星移。

4.月亮的光隐掉了,所以少棠看见了美得不可方物的漫天的星河。星河,像是一块色彩斑斓的纱巾,被安放在一片星火之中,是星云与星团的彼此拉扯与交融。明处,像是一团金银色的火光;暗处......

——《人间的星河》(作者:刘喜悦)

1.这一夜过得很漫长,又很迅速。在最深的夜里,少棠看见了漫天的星河,像一堆堆水晶,闪着晶莹剔透的光。缠绕着这些水晶堆的,是一片片丝质的星云。它们在一堆堆水晶之间,妩媚地流动着。星星太亮了,把月亮的光都比下去了。

2.宽广无垠的星河之上又点亮了无数的星星,星光落在少棠的眸子里,像眼泪一样。

3.手///雷在地面上炸开的形状像极了一朵垂丝海棠,一瞬间的花开花败,让这个世界斗转星移。

4.月亮的光隐掉了,所以少棠看见了美得不可方物的漫天的星河。星河,像是一块色彩斑斓的纱巾,被安放在一片星火之中,是星云与星团的彼此拉扯与交融。明处,像是一团金银色的火光;暗处,又像是精心雕琢的缺口。

5.人间的灯火亮了,掩映了天上的星河。灯火晃到了人的眼,让那些看不清的真相愈发模糊,纷纷跌落进了不可知的黑暗。

6.他忽然又想起了那个记忆中最早最远的雨天,年幼的他被父亲抱在怀里,身后哀乐阵阵、哭声嘈嘈,而雨声,竟几不可闻。这个世界被送葬的队伍和漫天的纸钱遮蔽,像一场庞大的幻觉。

7.晚来风凉,萤火虫扭动着身子,像是点亮了一盏盏长明灯,用恒久不变的自然之美映照着人间的变幻无常。下弦月的光渐渐稀薄,直到隐没在朝阳的无限光辉中。

8.少年少女的爱恋,放纵又克制,放纵的是心绪,克制的是举止。年少时的爱恋,恰似一个盼人揭开又怕人揭开的秘密。虽说是秘密,往来相处,却难掩彼此间那“攀条摘香花,言是欢气息”的意味。

9.倚楼听雨,读书品茗,车水马龙,市井喧嚣,舜庙街的生活平淡极了,是寡淡的水;舜庙街的生活又丰富极了,是醉人的酒。家禾心中的水远山长,眼前的凌杂米盐,都在这尘世光景中熠熠生辉意气风发。

10.星月交辉,有些映照在屋脊之上,恰似一条条银色的项链,还有些倾泻进窗帷,点亮了房间的地面,宛若白亮亮的水面。水面反衬着月光,终化成光闪闪的一片。


——《等一朵花开》(作者:林帝浣)

1.对待人生,就像对待美味而易于腐败的海鲜,我们唯一能做的是,赶紧烹调。

2.如果《诗经》是浪漫的,那么真正的浪漫,可以三千年不褪色

3.琴棋书画、诗酒花茶都是日常生活里,多余而无用之物。然而,心灵荒芜无依之时,辗转无眠的深夜,抑或歧路彷徨的时刻,该如何排解?几句抚慰人心的长短句,一壶清淡无香的茶汤,数丛篱笆上的小花,三两段浅浅的韵律,最是抚慰人心。

4.很多时候,起跑线是无所谓的,咬紧牙关坚持跑下去才最重要。

5.人生来就孤独,终我们一生的旅行,都不过是在试图摆脱孤独。

6.路上这偶然的一面,或是你的天涯,或是我的海角,然而,我们终将擦肩而过。

7.有趣才有诗意,眼界就是远方。

8.旅行的本身是没有意义的,有意义的仅是你自己思想的本身。

9.要想走出去,你先得活下来。


——《星尘往事》(作者:阿缺)

1.湖边散落着光洁的鹅卵石,李川随手摸索,摸到合适的石子就拿起来,随手甩向湖中。石子在湖面上跳跃,溅起一连串的涟漪,光波离散,仿佛谁在水面上轻盈地踮脚而行。他无意识地打着水漂,时间在石子与水的触碰中无声消逝。

2.城市并未在夜色中沉睡,相反,随着夜幕的到来,另一种类型的活力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里升腾。处处是灯红酒绿,遍地是车影人声,千家万户的灯火连缀成一片海洋。李川默默地看着,渐渐觉得所有的灯火都是海面上粼粼的波光,都是浪花反射的月光,而所有人都变成了鱼——一尾尾西装革履的鱼。

3.聚光灯照下来,光尘浮动,盼兮笼在其中,而李川倒向光柱外。那一刻变得缓慢,光线从李川身上抽离,他脸上有夕阳沉落,有潮水退却,有一大群海鸟呼啦啦飞进沉沉暮色中。

4.已经有些晚了,暮色渐渐浓重起来,微雨如雾,散落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雨丝和暗夜仿佛是同时出现的,然后一同壮大,让这个城市渐渐消融在凄凉的气氛里。

5.凯瑟琳睁大眼睛看着他,路灯的光照进这双眸子里,如同深潭里游过几尾发光的鱼。

6.巨大的高楼耸立在黑夜里,令这个城市如同森林一般,偶尔亮起的窗户便是那萤虫,明明灭灭,似乎是夜风吹灭了这家的灯,又亮起了那家的光。夜幕藏在更远处,疏星点点,摇摇欲坠。

7.她在夜色里奔跑。她跑得如此之快,以至于身畔的路灯都化作了一道道光影,流向她身后。晚风轻柔地托起了她的长发。她跑着跑着,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奔行在一场旧时代的爱情电影里,画面黑白,场景冷清,但那一缕缕掠过的晚风,都是最优雅的观众。

8.天上,星子如清霜,在夜风吹拂下一粒粒凄艳凋零。







莫瑶小姐

【浙苏】双向奔赴

咱也不知道怎么情况,七夕我都忘了…………就是发刀的话会被揍的吧´_>`


我本来想写刀的,但是qq上偏偏抽到什么双向奔赴…………行啊,qq比我行……一点点苏锡含量和锡爹对太湖的爱


——————


苏坐在一只小船上,小船经过的水面泛起涟漪,又被浓雾笼罩


苏站在船头眺望远方的湖面,锡和姑苏坐在船尾,两人也轻轻交谈着


“下雨后一片雾蒙蒙的,也看不清什么啊”


“不清楚,劝过苏哥坐高铁,就是不肯,就是要走太湖这边”


苏拿着扇子遮着脸,眼睛依旧一动不动看着前方“还有多久到?”


“差不多还要半个...

咱也不知道怎么情况,七夕我都忘了…………就是发刀的话会被揍的吧´_>`





我本来想写刀的,但是qq上偏偏抽到什么双向奔赴…………行啊,qq比我行……一点点苏锡含量和锡爹对太湖的爱




——————




苏坐在一只小船上,小船经过的水面泛起涟漪,又被浓雾笼罩



苏站在船头眺望远方的湖面,锡和姑苏坐在船尾,两人也轻轻交谈着



“下雨后一片雾蒙蒙的,也看不清什么啊”



“不清楚,劝过苏哥坐高铁,就是不肯,就是要走太湖这边”




苏拿着扇子遮着脸,眼睛依旧一动不动看着前方“还有多久到?”



“差不多还要半个时辰”锡倒了一杯茶递给苏



苏接过茶走进船内,缓缓坐下,细细的品了一口茶,姑苏也走进来坐在锡的旁边“苏哥为什么一定要走太湖啊?”



“更有意境一点”



“…………”锡拿着茶杯的手抖了一下,所以,这就是昨天半夜打电话告诉他第二天先放一放治太湖的事让他和姑苏带一只小船来接他的原因???



我的太湖啊!



强行拉着姑苏和锡两个人讲起了他讲过无数遍的他和浙的爱情故事声情并茂地讲起了他和浙的故事



两人无奈认真的听着,知道姑苏隐隐约约看到了对岸“苏哥,到了”



苏很激动的站起来,又站回船头,锡悄悄的问姑苏“今天什么日子啊?苏哥这么着急”



姑苏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这都忘了?你家孩子没提醒你?今天七夕啊”



“哦…………我家孩子?一个个在那卷,自己都不一定记得……”锡最后看了一眼日期确定



船缓缓靠岸,三个人一起走上岸,“这是浙江境内了”姑苏提醒苏




“这也没人啊?”锡四处张望着



三人等到时近午日,浓雾已经散了,远远的可以看见一个撑着伞的影子,“阿浙”苏看见那人激动的叫了一声,那人听见动静回头,就撑着伞快步走来“阿苏”



苏扑进浙怀里“我就知道你会来”



浙摸了摸苏的头“你早说你要来啊,衣服都有点湿了,走吧,去换一下,免得感冒了”



旁边的杭州看了一眼同样语塞的姑苏和锡,耸了耸肩,走了



锡往姑苏那靠了靠“我们是不是有点多余啊”



姑苏牵起他的手回到船上,又撑着船离开“不是有点是非常,走,我们也回去”



锡还没反应过来“啊,回去干嘛?”



“回去过节啊,今天七夕”



另一边的苏和浙肩并肩走着“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浙有些无奈却又点点头“多少年了,还不知道你吗”



“今天七夕,有什么话对我说吗?”




“我爱你”




“…………你好敷衍啊”




“那会去我在认认真真和你说一遍……”



苏笑了一会,跑了起来,“快啊,赶紧回去,我要听”



我也爱你



我也知道我爱你不是苦苦等待而是双向奔赴





————the end.



so,大家七夕有人陪吗?(*^ω^*)










鸮䳖
视频:BV1ad4y1U7Ju...

视频:BV1ad4y1U7Ju


朋友随便截了截,我没忍住

视频:BV1ad4y1U7Ju



朋友随便截了截,我没忍住

美女,来殉

首先我不磕五太五,然后我不磕五太五,只是突发奇想把两个男性老婆放一块了,但是为啥这俩怎么越看越没有违和感,就像演话剧一样……

首先我不磕五太五,然后我不磕五太五,只是突发奇想把两个男性老婆放一块了,但是为啥这俩怎么越看越没有违和感,就像演话剧一样……

侨

JOJO原创替身

一:替身名称:青铜锈迹(Bronze rust)

二.替身面板
破坏力:E
速度:E
持续力:A
射程:E
精密度:B
成长性:B

三:替身能力
向别人扔出一个能够剥夺左手一切感知的铁蒺藜,铁蒺藜接触到别人会逐渐融进灵魂,并且从灵魂的层次剥夺感知

被剥夺者的左手如果物质和灵魂都被完全剥夺,则可以将自己的左手替换掉,替换掉的左手会继承被剥夺者的左手能力

被剥夺者意志足够坚定,可完全忽视替身的能力

一:替身名称:青铜锈迹(Bronze rust)

二.替身面板
破坏力:E
速度:E
持续力:A
射程:E
精密度:B
成长性:B

三:替身能力
向别人扔出一个能够剥夺左手一切感知的铁蒺藜,铁蒺藜接触到别人会逐渐融进灵魂,并且从灵魂的层次剥夺感知

被剥夺者的左手如果物质和灵魂都被完全剥夺,则可以将自己的左手替换掉,替换掉的左手会继承被剥夺者的左手能力

被剥夺者意志足够坚定,可完全忽视替身的能力

鸮䳖

帝君遇刺了…


这件事还是听菲尔戈黛特说的。那天她来寻我,动作里充满了小心翼翼,眼神里不缺伤心。


帝君死了……

这是不争的事实。


我悄悄潜入玉京台,看到了我魂牵梦绕的帝君。

帝君侧躺在台上,往日的生机全无,只有那威严还在苟延残喘。


“帝君…”我看着帝君的面庞,回忆起那些不甚清晰的往事…


当年我为帝君所救,帝君命我为魈,赐我无上荣光。

我随帝君出征,携鸢枪为帝君杀敌。

我为帝君镇守璃月,此后百年从不擅离。


往事涌出,扰乱着我的理智。待到回神,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摸上了帝君的龙角。


“帝君…请允许我任性一次…”


声音哽咽,几乎听不出说的是什么。...

帝君遇刺了…


这件事还是听菲尔戈黛特说的。那天她来寻我,动作里充满了小心翼翼,眼神里不缺伤心。


帝君死了……

这是不争的事实。


我悄悄潜入玉京台,看到了我魂牵梦绕的帝君。

帝君侧躺在台上,往日的生机全无,只有那威严还在苟延残喘。


“帝君…”我看着帝君的面庞,回忆起那些不甚清晰的往事…


当年我为帝君所救,帝君命我为魈,赐我无上荣光。

我随帝君出征,携鸢枪为帝君杀敌。

我为帝君镇守璃月,此后百年从不擅离。


往事涌出,扰乱着我的理智。待到回神,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摸上了帝君的龙角。


“帝君…请允许我任性一次…”


声音哽咽,几乎听不出说的是什么。


业障突然蔓上身体,傩面在腰间消失,逐渐在脸上浮现。


我看了一眼帝君,找了个幽闭之处,倒出随身携带的药丸。

“连理清心散…”

一颗药丸滚出瓶内,小小的药丸里泛着几乎难以察觉的红色。

我知道,那是帝君的血……

我吞下药丸,在暗处注视着帝君,静静等待着痛苦的减弱。

我不想让他看到我难堪的模样……


忽的,风带来了塞西莉亚的气息。一人在羽毛的簇拥下降临。

我记得他,荻花洲一事还要谢谢他。


温迪看着面前的老友,心里的忧愁愈发繁盛。

他的语气不曾改变,还是调笑的模样。

“终于…只剩我了吗……”

他在心里想。


温迪陪摩拉克斯待了一会儿便走了。

他还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


傩面终于褪去,我回到台上,静静地陪伴着帝君。


深夜,绿莹莹的光点拂过我的面庞,我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伸手想去抓。

光点在空中弥散,我明白,它再不会回来。


“帝君……”

我的情绪终于决堤。


偌大的玉京台上,一只小鸟看守着璃月神的庞大身躯。

风中裹杂着哽咽。

一声,又一声……



ooc了

好多私设……

77是谁

无畏✖️你 不算犯罪

      私设你比无畏小🎶嘻嘻深夜甜饼无脑甜文没有智商随便看别骂我✔️


---❌上升 


       行不行”你瞪圆了眼睛直勾勾盯着无畏,真挚的说出这三个字。

      无畏抓了抓头发,“不是我说。”又摸了摸你的鼻尖,“你个小孩子一天到晚想点正事行不行!”

       “乖哦 打完比赛陪陪你...


      私设你比无畏小🎶嘻嘻深夜甜饼无脑甜文没有智商随便看别骂我✔️


---❌上升 


       行不行”你瞪圆了眼睛直勾勾盯着无畏,真挚的说出这三个字。

      无畏抓了抓头发,“不是我说。”又摸了摸你的鼻尖,“你个小孩子一天到晚想点正事行不行!”

       “乖哦 打完比赛陪陪你”

      说完无畏转过身要去冰箱拿可乐。你突然抓住他的手腕。

       “我不小了。”

       你趁着攒起来的一点点勇气踮起脚亲他的嘴唇。

       无畏闷哼了一下,皱了皱眉。

       你满意的笑着,准备结束了。

       突然,无畏俯下身,手肘撑在你后面,温热的气息瞬间拉近你俩的距离,属于他特有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

        他把你抱起来放在餐桌上,吻了吻你的耳垂,含情地盯着你的眼睛,手指稳住你的头,俯身亲吻下来,你感觉到浑身都燃烧起来,男人湿热的嘴唇的触感,炙热而真诚,让人喘不过气来,你们彼此交换着气息,你用仅存的理智摸摸他的脑袋。

        你勾住他的脖子,任凭他不断加深这个吻。

       “你同意了,我应该不算犯罪”

        他把你横抱起来朝开着门的卧室走去。

        “七七,”你把头埋进他的颈窝,蹭了蹭他的锁骨“能不能一直爱我”

         “永远爱小朋友呗”





莫瑶小姐

【浙苏】爱憎分明(浙视角)

嘿嘿嘿,不会写小甜文换一个,嘿嘿嘿,那玩意先放一会吧…………


我流的苏不是这样的哈,就是这么写写,还会有苏视角的(也许?)


——————


浙追进巷子里,巷子很长,他知道这是条死路,那人……为什么要进来


他把手枪缓缓放下,放慢脚步,回忆起了这里


那时候他们都在上高中,都是同一个班,浙俨然记得苏那时温暖的笑容,他很善良,别人有问题第一个出来帮忙,他俩也是这么认识的


那时候浙还特别不务正业,只喜欢逃课出去玩,苏不一样,他是人人羡慕的学霸,常年霸占年级第一,同时又长的好看,吸引了一大批小迷妹...

嘿嘿嘿,不会写小甜文换一个,嘿嘿嘿,那玩意先放一会吧…………





我流的苏不是这样的哈,就是这么写写,还会有苏视角的(也许?)





——————





浙追进巷子里,巷子很长,他知道这是条死路,那人……为什么要进来





他把手枪缓缓放下,放慢脚步,回忆起了这里





那时候他们都在上高中,都是同一个班,浙俨然记得苏那时温暖的笑容,他很善良,别人有问题第一个出来帮忙,他俩也是这么认识的






那时候浙还特别不务正业,只喜欢逃课出去玩,苏不一样,他是人人羡慕的学霸,常年霸占年级第一,同时又长的好看,吸引了一大批小迷妹,小迷弟






浙那天正在翻墙,可是尝试几次都没翻过去,他感觉后面有人在笑,猛的一回头看见苏冲他笑






他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生气,便嘲讽道“年级第一也想逃课?”





苏向他招招手,浙平时谁的话都不听,但是这次破天荒的老老实实从墙上下来,跟着苏,他以为要带他去找校长





但是苏只是拉着他去了校门口,展示了自己的胸卡,门卫保安竟然就这么放他出去了……





浙和苏并肩走在路上,浙有些怀疑刚刚的事情“现在大家都在复习,备考,你怎么还能出来……”






苏抬头看了浙一眼“你不也要逃课吗?”看到浙的脸色有些暗下去,他咳了一声“其实,我已经保送了”







果然,学霸都是名不虚传…………一路上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到一个拐角,苏拉着浙进来,带他穿梭在巷中





浙表示,巷子真的很神奇,每次以为是死路一条却又通向另一条巷子“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额……柳……”





“柳暗花明又一村……这都不知道……”





“啊呀,我这不是忘了吗,嘿嘿嘿,不是有你提醒我嘛……”





“你以为有人能陪你一辈子吗?路有尽头,人生也有”苏站在一条死胡同里,他抬头看着天空,浙就看着他“人生有很多分叉口,会散的,不知不觉就走丢了”





浙看面前的人,比他矮了半个头,却充满希望和知识,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好像都是真理,他记得恍惚之间苏抱着他,好像在哭,浙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就拍着他的背,不说话





怀里的人是如此温暖,浙一时间不想松手,苏整理好情绪,向浙道了个歉,表示自己情绪最近不稳定可能吓到他了





浙没有犹豫,把苏困在墙与自己手臂之间,吻走他眼旁的泪水“我陪你一辈子”






浙从那以后变了,抓紧时间学习,成绩也因为有苏的辅导提升的很快





高考那年他想报和苏一个学校,但父母逼迫不得已考了警校






然而,当他那天接到上级通知去追捕一个罪犯时,他一路追进巷子里,当他走到巷子底部时,只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那人听见声音回头了






浙不得不接受这个他不敢承认但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是苏,他看着好像比那时候还瘦了,眼神空洞,身上沾了些许血迹,满脸憔悴却依旧勉强挤出笑容看着浙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未来?为什么要走进这条巷子,你知道它是死路一条?为什么要去干这种事情?”声音到最后颤抖了





浙看着苏想向自己走来却迟迟未动的样子,苏只有一句话“开枪吧……”






浙不记得后面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随着一声枪响,苏倒下的身影和苏最后的话“我爱你”






对不起,爱憎分明,是我爱你最后的倔强





————The  end

















寡寡呱
额 我真的就是会很震撼 我现在...

额 我真的就是会很震撼 我现在是初二马上升初三 要中考了 我也有点紧张 

但是 我们班的两个人就很让我震撼 看了一个人家高三高考完的视频 在那里 :有点感慨 我希望大家都能看一下这个视频 很有共鸣

这个就太过焦虑了吧 我真的很不理解

额 我真的就是会很震撼 我现在是初二马上升初三 要中考了 我也有点紧张 

但是 我们班的两个人就很让我震撼 看了一个人家高三高考完的视频 在那里 :有点感慨 我希望大家都能看一下这个视频 很有共鸣

这个就太过焦虑了吧 我真的很不理解

侨

维克多把面罩拿了下来,看向荧光屏

“妈的,你过来看看她脑内算法结构和逻辑,你看出问题没”

“这....太乱了,而且是更新频率太快了,就像是,就像是人脑结构”

“大脑结构”

维克多愕然的看了看林溪

“你有问过这机器人为啥被追杀吗”

“没..没有”

 .................

花看了看一左一右在她身旁的两个人

“你们,有事吗?”

“你当初为什么被山魈追杀”

花抬头思索了一下

“母亲说我和妹妹们已经进化,可以去尝试做一个真正的人类了,然后大老板进来,将母亲抓走,下令销毁我们,母亲让我们逃跑,并将机器人三准则删除,然后我就遇见了你”

维克多和林溪面面相觑......

维克多把面罩拿了下来,看向荧光屏

“妈的,你过来看看她脑内算法结构和逻辑,你看出问题没”

“这....太乱了,而且是更新频率太快了,就像是,就像是人脑结构”

“大脑结构”

维克多愕然的看了看林溪

“你有问过这机器人为啥被追杀吗”

“没..没有”

 .................

花看了看一左一右在她身旁的两个人

“你们,有事吗?”

“你当初为什么被山魈追杀”

花抬头思索了一下

“母亲说我和妹妹们已经进化,可以去尝试做一个真正的人类了,然后大老板进来,将母亲抓走,下令销毁我们,母亲让我们逃跑,并将机器人三准则删除,然后我就遇见了你”

维克多和林溪面面相觑

“她的算法逻辑是一直在进化的,她在模仿我们,难怪蓝滔老总慌了”

“现在咋办,你要把她交出去嘛”

维克多看着林溪

“算了,我先扛着,实在不行了就交”

侨

红衣

“看来年今朝是今朝~”

窗檐下坐着几个身着麻布衣,脚踏芦草鞋的庄稼汉,其中领头的便说

“王老大家中的这女儿莫不是傻了”

“是啊是啊,现在这年头肚子都填不饱,那还有心情去唱戏”

“要我说,也就应该趁早找个夫君嫁了”

“是罢是罢”

旁边的屋子走出一人,却身着青棉衣,脚上踩着一双黑棉鞋,脸色泛黑道:

“李三.张六,这三亩粟米地不收,我可喊别人了,尽是些惫懒的家伙”

地上的人一窝的站立起来,连忙端着镰刀向外跨去,带头边走边向后头人说:

“俺们可是真为你闺女做打算的,当今这世道,当个人难,当个戏子更难!”

见王老大手一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本就佝偻的腰背更加弯曲,抬腿向门内走去......

“看来年今朝是今朝~”

窗檐下坐着几个身着麻布衣,脚踏芦草鞋的庄稼汉,其中领头的便说

“王老大家中的这女儿莫不是傻了”

“是啊是啊,现在这年头肚子都填不饱,那还有心情去唱戏”

“要我说,也就应该趁早找个夫君嫁了”

“是罢是罢”

旁边的屋子走出一人,却身着青棉衣,脚上踩着一双黑棉鞋,脸色泛黑道:

“李三.张六,这三亩粟米地不收,我可喊别人了,尽是些惫懒的家伙”

地上的人一窝的站立起来,连忙端着镰刀向外跨去,带头边走边向后头人说:

“俺们可是真为你闺女做打算的,当今这世道,当个人难,当个戏子更难!”

见王老大手一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本就佝偻的腰背更加弯曲,抬腿向门内走去

不知何时停下唱戏的女人从屋内走出:“爹,我会不会太难为你们了”

王老大看见女儿出来,硬是从脸上挤出笑容:“芩华,你别想太多,这帮人就是嘴闲不住,你要干啥爹砸锅卖铁也要帮你,放心”

芩华突然跪在了父亲面前啜泣了起来

“爹,女儿不孝,当时要不是女人闹着要学唱戏,也不至于咱家现在帮别人管地”

王老大突然也哭了起来,他伸手扶起女儿:

“芩华,你娘命苦,当初我来不及救她,我当时就躺着地上啊,我眼睁睁的看着土匪把她给带走的,是爹没有能力,爹对不起你们娘俩”

这对父女就这样互相搀着哭了起来

此时,外面穿来惊恐的喊叫

“是土匪,土匪又来了”

“快跑啊!快啊!”

                                       -To Be Continued

侨

情感

维克多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

“能不能把旁边的箱子拿走,我要累死了,新款式机器人真难修”

林溪扭头笑了笑,无所谓的摆摆手

“不还是修好了,扳手街我就最信你了”

“得加钱!”维克多挥舞着机械手臂大叫

“很奇怪的感觉,这个皮肤”花摸了摸自己刚换好的零部件,并没有管身后快打起来的两个人

花跳下了工作台,看了一眼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缓缓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但还不错”

林溪瞥见了花的笑容,立马把维克多的脑袋拧过去

“我没看错吧,她居然笑了”

维克多不满意把手拍开

“突破技术奇点的机器人笑笑怎么了,土狗”

“你TM才是土狗,吃我一起子!”

“妈的土狗禁止......

维克多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

“能不能把旁边的箱子拿走,我要累死了,新款式机器人真难修”

林溪扭头笑了笑,无所谓的摆摆手

“不还是修好了,扳手街我就最信你了”

“得加钱!”维克多挥舞着机械手臂大叫

“很奇怪的感觉,这个皮肤”花摸了摸自己刚换好的零部件,并没有管身后快打起来的两个人

花跳下了工作台,看了一眼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缓缓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但还不错”

林溪瞥见了花的笑容,立马把维克多的脑袋拧过去

“我没看错吧,她居然笑了”

维克多不满意把手拍开

“突破技术奇点的机器人笑笑怎么了,土狗”

“你TM才是土狗,吃我一起子!”

“妈的土狗禁止打人!”

花看了一眼又打起来的两个人又笑了起来,但一想到公司的人还在追踪自己的痕迹又笑不出来了

她怕自己被抓,但更怕身边这些人被抓走

这时林溪带着熊猫眼过来

“你咋突然不高兴了?”

花淡淡的回了一句

“没事”

“啊,我明白了,肯定是换了新皮肤想去买东西对吧!林溪快带她去商店买东西!”维克多手里拿着扳手凑过来大喊到

林溪

“?”

Stephy Helena

【画外音(记者问):你被欺负了你会告诉爸爸艾迪还是妈妈汉娜?】


我想想…(我尴尬的抠脚趾)(心想汉娜也很温柔)

额…(嘟起嘴,黑白分明的眸子股溜溜的转)

好吧…(毕竟更爱Mr Redmayne,并且他会保护我)

哦…额…(犹豫不决)

Perhaps…(光滑细腻的额头上沁出密密的汗珠)

Oh, I have got it...(想到得重度抑郁那些时候Mr Redmayne 在医院里陪我逗我开心的日子,他最想要的是我的笑容)

But,…(是汉娜替我向欺负我的人说的理,况且每天给我送糖果的也是她)


【画外音...

【画外音(记者问):你被欺负了你会告诉爸爸艾迪还是妈妈汉娜?】


我想想…(我尴尬的抠脚趾)(心想汉娜也很温柔)

额…(嘟起嘴,黑白分明的眸子股溜溜的转)

好吧…(毕竟更爱Mr Redmayne,并且他会保护我)

哦…额…(犹豫不决)

Perhaps…(光滑细腻的额头上沁出密密的汗珠)

Oh, I have got it...(想到得重度抑郁那些时候Mr Redmayne 在医院里陪我逗我开心的日子,他最想要的是我的笑容)

But,…(是汉娜替我向欺负我的人说的理,况且每天给我送糖果的也是她)


【画外音:想好了没!(很急躁的跺了跺脚)】


快了…(接下去的是沉默)


【画外音:Come on!】


汉娜!我真的不想让Daddy Eddie Redmayne 看到我最脆弱的一面!(眼泪突然间就小溪般淌下来了)


【画外音(很明显Daddy Eddie也在,因为是他的声音)(但由于场面的混乱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模模糊糊地有几句粗话,但显然是在骂采访的记者)】


【Eddie Redmayne(从幕后出来,把我紧紧抱住):I don't care because I love you 】


I love you,too! Daddy Redmayne!(我哽咽的扑进他怀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