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随手

2885浏览    8326参与
梁梁吆
发情期……吗?

发情期……吗?

发情期……吗?

愚鸠.

:-C

文笔不好,轻喷。

祝各位新年快乐噢w 

1

钢千翅是小镇里唯一的摄像师,经营着小镇唯一一家照相馆。


钢千翅也是一个相当不正经的摄影师。


这昨天还能看见他在镇子里闲逛,今天可能就听到他又到哪哪哪​游手好闲了。虽说​这相馆的头儿是钢千翅,可连上几天都看不到钢千翅本人的影儿,所以弟弟钢甲炮,闲着的时候便会跑到相馆打理被哥哥弄乱的照片。


这弟弟可不是什么大闲人,手下还管理着鼎鼎大名的狮鹫茶庄。狮鹫茶庄在钢家夫妇过世以后,本应是哥哥钢千翅继承,可这哥哥生性涣散,喜自由自在游山玩水,三番五次推脱职责。倒也只是弟弟掌握着全局,这狮鹫茶庄才得以更加强盛。时间一久了,茶庄里的大...

文笔不好,轻喷。

祝各位新年快乐噢w 

1

钢千翅是小镇里唯一的摄像师,经营着小镇唯一一家照相馆。


钢千翅也是一个相当不正经的摄影师。


这昨天还能看见他在镇子里闲逛,今天可能就听到他又到哪哪哪​游手好闲了。虽说​这相馆的头儿是钢千翅,可连上几天都看不到钢千翅本人的影儿,所以弟弟钢甲炮,闲着的时候便会跑到相馆打理被哥哥弄乱的照片。


这弟弟可不是什么大闲人,手下还管理着鼎鼎大名的狮鹫茶庄。狮鹫茶庄在钢家夫妇过世以后,本应是哥哥钢千翅继承,可这哥哥生性涣散,喜自由自在游山玩水,三番五次推脱职责。倒也只是弟弟掌握着全局,这狮鹫茶庄才得以更加强盛。时间一久了,茶庄里的大伙儿也都默认弟弟的主要地位。



这哥哥也是不够争气。把家里的一地鸡毛扔给弟弟以后,却还固执地开了一家相馆,这倒好,哥哥心情愉快的时候就独自在相馆里待着。也不待人,只是静静坐着,自个儿整理他外出的照片或是望着照片发呆。这哥哥在镇上也算是精致一些的人了。​端正的五官再加上那如钻石般深邃的眼,仿佛能看穿一切。一头如流水般柔软的黑发,头发很是随意的在发梢处打个很可爱的卷或是不安分的翘起。嘴角总是痞里痞气的勾起。也不知道是为了耍帅还是真的喜欢得原因,钢千翅喜欢在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


就连亲弟弟钢甲炮有时候还真不懂这哥哥的心思,也就仍由着哥哥的性子做事。名门世家都曾来狮鹫茶庄献过殷勤,还不是钢千翅的貌美在豪门里也是出了名。有些见过钢千翅真面目的小姐沉醉于对钢千翅的惊鸿一瞥,也有些没见过真面目的小姐沉溺在美好幻想中。



但这如花花公子般的钢千翅习惯一个人的逍遥自在。哈哈大笑着让弟弟和管家去打发那些名门。



这大少爷,也不知在想什么。

管家二尚摸不着头脑。却也只是嘀咕着,继续和钢甲炮打发那些有钱的名门。

2


白虎堂是狮鹫茶庄最强对手。



听闻这白虎堂堂主也是小有来头,是铠家的独苗。这铠家夫妇英年早逝,那时铠家独苗铠甲神也就不过5岁的小屁孩。可这管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卷起铺盖拿起铠家所有财产和后厨房的一个姑娘跑了。伙计们见铠家衰落,便也相继离开。仅剩下几个还算忠诚的仆人,拉扯着铠甲神长大。


铠甲神也还算懂事,在不到13岁时就以铠家的名义重新开起白虎堂。虽铠甲神还小,可这心智倒也比同龄人成熟不少,凭借着几个仆人和他自己撑起铠家的事业。后来白虎堂越开越大,从原先的连地租都交不起的茶馆到现在的占地一整座山头。



铠甲神也算是个风云人物了。可除了管家和仆人,没人见过铠甲神的真正面貌。


小镇消息向来传得快,有人吹嘘着见过铠甲神,不过相貌平平毫无起色之处。也有人惊叹道铠甲神气质惊人,冷静沉稳。



谁知道呢。



偶然有天钢千翅在家整理行李准备去下一个山头。常客赤焰七星也在茶庄。他和钢甲炮东拉西扯着。钢千翅路过他时,赤焰打趣说这白虎堂堂主也和钢家大少爷一样很少露面呢。



钢千翅却笑了一声。


『怎么会呢。铠甲神可没有我这么花天酒地。那个家伙,能在屋里待上一天读书呢。』

他的声音听出了欢快。


不对啊,哥哥是怎么知道白虎堂堂主叫铠甲神的?

更不对了,哥哥什么时候跟铠甲神这么要好了。钢甲炮还没问出口,哥哥已经轻快的跨过门槛,溜出门了。


3

钢千翅这几天来有点反常。



他竟然在相馆独自待了七天。并且没有吃糖。


这对于钢甲炮来说是一件不小的事儿,钢甲炮也挺着急的,给哥哥求医问药,生怕哥哥病了。



当钢甲炮把药放在哥哥面前,钢千翅纳闷的摇了摇头。

『弟弟。』钢千翅小声唤到。

『哥哥你怎么了,好久都没有出去了是不是病了哥哥你别死哥哥你说话啊哥哥……』

看着自家弟弟快哭出来的样子钢千翅却噗嗤笑出了声,他也只是拆开了糖纸,塞进自个儿嘴里,嘴角又像往常一样勾起。

空气中弥漫着橙子味。很是清新。

『弟弟,如果哥真不在了你可怎么办啊』

钢千翅又恢复了往常的活力,开玩笑般的。又好像是在自嘲。



『不准你说死!』钢甲炮对这个哥哥也是又喜又气,半晌才憋出这句话来。

又想了想,加上了句『少吃糖,对牙齿不好。』


钢千翅笑了,塞给弟弟一颗糖果。还是橙子味的。


『想我的时候就吃糖吧。心情就会好一点呢。至少,我留给你的,是我钢千翅一个酸酸甜甜的印象。』

『哥哥你够啦…好恶心』

4

哥哥又出门了。钢甲炮叹气着。


从那以后哥哥很少归家,经常是几个星期也不回来。就算偶尔回来也是风尘仆仆倒头就睡。醒来一声不吭就急匆匆出了门。

并且哥哥把相馆锁了,钢甲炮没有钥匙。他也不准任何人碰他的东西,包括钢甲炮。



有天钢千翅不在,却有一群不明来路的黑衣人不请自来了。


全茶庄上下紧张起来,钢甲炮岁安慰着大伙儿不要太过分紧张,其实自己内心是有多慌张谁也不清楚。

他的手在抖。


哥哥,你在哪里啊。此时此刻钢甲炮十分的想念哥哥。


领头的黑衣人问到

『钢千翅呢。』


钢甲炮强行让自己冷静些,语气略微颤抖。

『他已经很久没回来了。』


黑衣人似乎是瞥了一眼钢甲炮。这一脸倔强的样子,竟然有点神似他的哥哥。


领头黑衣人朝后方挥了挥手,所有的黑衣人都迅速的行动起来。

他们翻箱倒柜。


最后到了钢千翅的房间。是锁着的。

锁落了灰尘。

钢千翅的房间看起来很是萧条。什么东西都落了灰。窗户也紧紧的闭着,压抑着,又似什么都不愿说。


黑衣人的头领看起来打算破门而入。

钢甲炮不让,大声吼着不能让他们进我哥的房间,挣脱其余黑衣人,冲撞着挡到钢千翅房间门前。



黑衣人冷笑道。

『就凭你?』


他让其余黑衣人把家里的仆人都绑起来,唯独钢甲炮,还死死的抓着钢千翅房间的门,不让他们绑住自己。



黑衣人头领跟其中一个黑衣人小声说了什么,另一个黑衣人点了点头。钢甲炮正想着如何挣扎着出门去告诉巡警,四个黑衣人却把他死死的按住,其中一个黑衣人朝他的手臂上注射了一种药液,不过一瞬,钢甲炮整个人酥软起来,身体使不上劲。


他就被黑衣人双手拖着,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锁弄断,进入哥哥的房间。

『你们…怎么这么过分!…不要动…动我哥哥的东西…求求你们…』声音到最后是带着哭腔的。



钢甲炮听到了哥哥的书掉落的声音。

真是无能为力啊。

钢甲炮在一片杂乱的声音中昏了过去。

洛弦霜
手机旧了。略糊致歉。考前换不了...

手机旧了。略糊致歉。考前换不了。
昨天下午拍的花蕾和后面的小亭子。
有冬天的冷和一点清凉的希望。

手机旧了。略糊致歉。考前换不了。
昨天下午拍的花蕾和后面的小亭子。
有冬天的冷和一点清凉的希望。

◈yoru

他和那个人的日常。

       ……

       房间里是他小声的抽泣。

       他看着手机屏幕,眼泪再次弄湿了刚刚擦干的眼镜。

       ……

       手指划来划去,最后一个不怎么细致的角色呈现在屏幕上。...


       ……

       房间里是他小声的抽泣。

       他看着手机屏幕,眼泪再次弄湿了刚刚擦干的眼镜。

       ……

       手指划来划去,最后一个不怎么细致的角色呈现在屏幕上。

       他抹了抹眼角,露出一个满意的笑。他截图发给电话那头的人,有点别扭地说:“就是不能放大,不能旋转……画起来难受死了。”

       他盯着聊天界面,等待着那个人的回应。

       “不错了。”

       啊……是吗,嘿嘿。

       他这么想着,没说什么,鼻子有点酸,嘴巴不自觉地瘪起来。

       摇摇头让自己冷静下来,翻看另外两个相关的群里朋友们的评价,吸了吸鼻子,对自己笑起来:“看,这不是有人觉得好嘛。”

       再切屏到那个游戏,看着好友列表里灰暗的头像,像往常一样点了一下那个没什么用的召回按钮。

       刚想给那人发个消息,叫他上个线,突然想起来:“哦,对,他已经卸了。”

       然后看着QQ语音通话上那人的头像,心想没关系,他这不是在这呢嘛。不就是个游戏吗,他不想玩就不玩了呀。

       一个转头,他看到了已经放在床头柜上很久的饭。

        “……忘了吃了。”

       从昨晚六点一直到今天中午十一点半,还什么都没吃。他不觉得很饿。

       但是想了想,电话那头的人叫他多少吃点东西来着。他端起碗,用筷子拨着已经凉了的米饭。

       “还好……肉和鸡蛋还没有凉透。”

       他蹲在床边吃着饭。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坐在桌子前。他一边往嘴里塞着明明凉了也很美味却使他反胃的饭,一边盯着手机屏幕期待看到那个人的消息。

       没多久,他就等到了。

       一个羊驼的小表情,他笑了笑:果然是这个憨批最近习惯发的表情。

       “我溜了。”

       看着第二条消息,他笑不出来了。

       他有点颤抖地抬起手,发过去一条消息。

       “挂了?”

       ……我现在超——脆弱的,你可别刺激我啊。

       “嗯。”

       看看这边语音通话的悬浮球,他自欺欺人地想着,到底是他卡了还是那个人卡了。

       然后截了个图,发给他。

       “我不是挂了吗?”

       ……

       疼。

       ……你到底是在骗我,开了个玩笑,还是你也觉得是有一方卡了那么一下?

       眼睛又蒙上一层水汽。

       他点开悬浮球,按下挂断按钮,发过去两条消息:“你忙你的。”“没事。”

       放下手机,低着头盯着碗里已经凉透了的饭菜,眼泪顺着脸流下。

       那些食物他难以下咽,但是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他说了,让你吃点东西。”

       顾不得眼泪滴在眼镜上和碗里,顾不得眼泪滑进嘴里咸咸的味道,顾不得自己的反胃,也顾不得左边牙龈的疼痛,他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着那些可能随时都会吐出来的饭。

       咽下嘴里的东西,他再也吃不下一口,无力地把碗往地上一放,擦干净眼镜上的眼泪,想打开游戏放松一会。

       拿过来手机,第一眼看到的是刚刚没有退出去的和那个人的聊天界面,他突然又鼻子一酸,蜷缩在床边,抱着头哭起来。

       房间里只有他小声的抽泣。

       他看着手机屏幕,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下。

       ……

       他对着手机说了一句,“我睡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晚安。

       他转过身,把自己闷在被窝里哭了起来。

       过了一会,也许是听到了哭声,电话里响起了那个人的声音:“你哭了?”

       “你怎么了?”

       “别哭啊……你跟我说你睡了,结果你却偷偷在那里哭?”

       “听得见吗?”

       ……被你听到了……

       别叫我啊……别在这种时候关心我啊……

       他哭的更凶了。

       “哎……我不是在这呢吗……”

       “乖啊,去睡觉,我一直都在的。”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

       他看着连了一晚上,十几个小时的已挂断的电话,又流下了眼泪。

       “你明明说过……

       “你一直都在……

       “你会一直陪着我……

       “你在的……

       “……呜……”

糖夏Tansa
论,年终工作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在...

论,年终工作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在干什么

没画完

论,年终工作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在干什么

没画完

长恩右文

兼濟無成枉自嗟,

眾生難度苦無涯。

賸將心種千紅豆,

醫一人間薄命花。

兼濟無成枉自嗟,

眾生難度苦無涯。

賸將心種千紅豆,

醫一人間薄命花。

沄贰

一些涂鸦练习👀

一些涂鸦练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