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随手打

80浏览    6参与
暗涌

【邵蓝】wake up上。emm上?


(神智不清了,我好爱……

为什么每次看白古我都好快落!


01


四下蔓延的血跡,妹記昏黃的燈光,玻璃渣和破損的木質桌椅,還有一隻他想握緊卻因為血液濕滑,怎麼也握不緊的手。


邵志朗被闹钟惊醒的下一秒,脑子里就只剩下这么些模糊零散的画面。


“丢。”他低低地骂道,闭着眼皱着眉摸到床边的闹钟向墙边砸去。


“诶!”闷声闷气地声音带着困意在床边响起,“大佬你干嘛啊!”接着是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在床边冒出来。


邵志朗愣了两秒,下意识地把被子往身边扯了扯,这才慢慢想起来这是他前几天在外头领回来的,噢,阿蓝。


晚秋时节的海风夹杂上了些许凉意,萝卜糕端上来时就只剩下了...


(神智不清了,我好爱……

为什么每次看白古我都好快落!







01


四下蔓延的血跡,妹記昏黃的燈光,玻璃渣和破損的木質桌椅,還有一隻他想握緊卻因為血液濕滑,怎麼也握不緊的手。


邵志朗被闹钟惊醒的下一秒,脑子里就只剩下这么些模糊零散的画面。


“丢。”他低低地骂道,闭着眼皱着眉摸到床边的闹钟向墙边砸去。


“诶!”闷声闷气地声音带着困意在床边响起,“大佬你干嘛啊!”接着是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在床边冒出来。


邵志朗愣了两秒,下意识地把被子往身边扯了扯,这才慢慢想起来这是他前几天在外头领回来的,噢,阿蓝。



晚秋时节的海风夹杂上了些许凉意,萝卜糕端上来时就只剩下了几缕垂死挣扎的热气。不过没关系,邵志朗拿起桌边的豉油汁倒了下去,吃得照样香。


有小姑娘从他身边走过,又转头看他,有意无意地撩了撩头发,露出细白的脖颈儿。邵志朗也笑眯眯地歪着头看回去,看着小姑娘脸红起来,心情甚好。


接着喧嚣声从不远处的路口不合时宜地传来,他皱眉,探出头,视线里有人顶着一头血踉踉跄跄地跑过来。


眨眼之间,那人就冲到了茶餐厅的门口,停下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打量他的邵志朗,想了不到半秒,就朝后厨冲过去。心念一动,邵志朗突然伸出手拽住了他,神色轻松如常,“呐,你这样跑是不对的。”顺带塞到他手里的还有一把尚未用过的餐叉。


呐,你这样跑是不行的。

别人打你,你就跑,这样是跑不到边的,别人打你,你就得打回去。


邵志朗清楚自己不走特别能打的铁血硬汉史泰龙那一挂的,之所以愿意插一手,完全是因为利大于弊。

那双漂亮眨一眨,很多事情就如同一本摊开的书。


这条街虽然偏,但他常来的这个茶餐厅味道地道,旁边还有十里飘香的恒记,很多游客七拐八拐地也找过来,有游客就证明有差佬。至于那个人,从外头的档口被追到这小巷中的茶餐厅都没人出来帮他,说明他也没什么帮手,而他邵志朗不过是递了一把反光的餐叉,兴许会收获他第一个马仔,最次也有一份他日好相见的恩情。


不过实话实话,这个人把餐叉用力地插入那个黄毛的大腿后,冲过来拽着他就跑,这是邵志朗没想到的,一口柠茶在嘴里都还没来得及咽下去




“你个痴线,你拽着我跑干嘛!”

深夜的海风更是毫不留情面地钻进邵志朗的衣领里,他打了一个寒噤,不知道跑了多久又喘了多久,他总算回过神来,看着面前一脸关切的那个人,像是自己才是下午被人追着打的那个。


那个人听这话倒还有些不可置信了?,“大佬啊,我不拽着你跑,你帮了我,他们一早就找你算账了,他们一冲进来,整个妹记都被吓跑了,就你还在吃东西,你以为他们都是傻的嘛?。”


这倒是。

邵志朗吃瘪,不出声了。


“你叫什么名字?”转移话题的毫无痕迹,邵志朗拍拍他的肩膀,这个人比他略矮一点,稍稍抬起头看他时,眼里映着天生零散但却明亮的星星,写满了令人心软的故事。


他是看谁都这样,还是看我才这样?

邵志朗微微愣神。


肯定是看我,毕竟少爷我刚刚救了他,而且少爷我这么前无古人的靓仔。(夹带白古私货了吼)


“蓝博文,叫我阿蓝就行。”

那个人笑起来,“既然你救了我,我一定不会让你白救的。”

暗涌

【邵蓝】wakeup序

(🌝🌝神智不清发言: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古天乐年轻的时候面如冠玉人间绝色之巅,却不知道黑古如今刀削斧劈气场爆表,彩虹屁是没有办法吹得尽的。我是不该为了学粤语点开古天乐的视频的…)


#激情开文,手机打字

#emmmmm年老少爷向,(年老少爷是不是该叫老爷了哈哈🙊🙊🙊

#其实也没啥剧情,就有那么一丢丢想看自己困死自己这样的设定🙊🙊🙊

#因为懒癌就emmm暂定短篇吧#




右逆上顺前逆上逆


邵志朗记得第一次拿到魔方的时候,上网搜了搜,就弹出了这样的口诀。其实没这个必要,魔方这种东西,在很多人眼里是顾此失彼的头疼玩具,在...








(🌝🌝神智不清发言: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古天乐年轻的时候面如冠玉人间绝色之巅,却不知道黑古如今刀削斧劈气场爆表,彩虹屁是没有办法吹得尽的。我是不该为了学粤语点开古天乐的视频的…)



#激情开文,手机打字

#emmmmm年老少爷向,(年老少爷是不是该叫老爷了哈哈🙊🙊🙊

#其实也没啥剧情,就有那么一丢丢想看自己困死自己这样的设定🙊🙊🙊

#因为懒癌就emmm暂定短篇吧#











右逆上顺前逆上逆


邵志朗记得第一次拿到魔方的时候,上网搜了搜,就弹出了这样的口诀。其实没这个必要,魔方这种东西,在很多人眼里是顾此失彼的头疼玩具,在邵志朗眼里不过也只是铺开的彩色方块。


但少爷之所以是少爷,就在于他从来不会按部就班的做事情,比起转来转去的拼成一个颜色,他更钟意将它拆开直接装好,省时省力。




上手前被摁住了,是干燥温暖又熟悉的触感。




邵志朗头也不回,“怎么?我快过你不开心了?”


“谁说要和你比赛了?”蓝博文拿过魔方,坐在他对面,妹记的灯光照得眼睛亮亮的,“呐,魔方这个东西呢,可以做的事有好多的,不只是拼成一个色那么简单啦。”


“那你说还有什么?”邵志朗笑着说。


“你看,”蓝博文单手动起来,像魔术师的手指让人眼花缭乱,“你看下我现在在说什么。”




摩斯密码,他这时才想到实在是够痴线了。




Wake up




“Wake up?”邵志朗抬头看他,“我要wake up?我什么时候睡了?”

蓝博文突然丢掉手里的魔方,冲过来死命地揪着他的衣领,实打实地打了他一拳

“你干嘛?抽风啊你!”

丝毫不理他,蓝博文一脚踹倒邵志朗,又上去补了两拳。

“你…”邵志朗这打挨得莫名其妙,心中火起,刚顶起膝盖想反击,发现蓝博文身上见了血。

他清楚不是自己的。


(持续叨:补港片除了收获靓仔,还有就是收获张家辉这样的宝藏。一直以来我都很不明白那种连皱纹都是戏描绘的是什么状态,看到张家辉也就终于明白了。看电影啥的,我一直都要求很不高,演员不让我出戏,我都觉得好,我真是头一次看见张家辉这样演戏的,没有任何一分钟我意识到这是张家辉在演戏,每时每刻我都觉得这是蓝博文。)



















先生你的小括弧卡粉了

  斑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只威风的大脑斧,看他这绚丽的毛色,这闪亮犀利的大眼,这强壮有力【?】的爪子……

   尽管他妈捡他回窝的时候,坚定的告诉他,他其实是一只猫,但他不信,趴在微暖的窝里,一眼望去…一只柯基和一只柴犬在哪里嗷嗷嗷的不晓得在吵什么,柯基最闹腾,上蹿下跳特别兴奋,柴犬在一边时不时露出神秘的微笑看着柯基,然后在一边不停吃草的兔子忍不住黑着一张脸,用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摁住了柯基,并且发出了兔子咆哮……emmm…是个破锣嗓……

  再看窝门,一只体型突出的金毛,一脸奇怪的表情,一会儿害怕,一会儿高兴,一会儿难过,似乎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还挺开心,时不时...

  斑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只威风的大脑斧,看他这绚丽的毛色,这闪亮犀利的大眼,这强壮有力【?】的爪子……

   尽管他妈捡他回窝的时候,坚定的告诉他,他其实是一只猫,但他不信,趴在微暖的窝里,一眼望去…一只柯基和一只柴犬在哪里嗷嗷嗷的不晓得在吵什么,柯基最闹腾,上蹿下跳特别兴奋,柴犬在一边时不时露出神秘的微笑看着柯基,然后在一边不停吃草的兔子忍不住黑着一张脸,用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摁住了柯基,并且发出了兔子咆哮……emmm…是个破锣嗓……

  再看窝门,一只体型突出的金毛,一脸奇怪的表情,一会儿害怕,一会儿高兴,一会儿难过,似乎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还挺开心,时不时还发出一两声不符合体型的奶呼呼的叫声。

  再看看睡在窝最里面的橘猫老妈,坚定的认为,他妈就是一个收养爱好者,喜欢收养各种被抛弃的幼崽,但就是没有收养到同类猫,所以才把他当做猫养,但是他是不会忘记自己是一只大脑斧这件事的,以前他还小,没办法去找自己的同类,但现在他长大了【并不】,他要去找自己的同类,明天就踏上寻找家人的旅途!

   毕竟一起生活了那么久,突然要离开,大家都很舍不得,平时闹腾的王柯基也耷拉个眼睛,傻fufu的谦金毛奶音嚎着不要他走,段兔子还在吃草,朴柴犬嫌谦金毛吵按着谦金毛头就是一顿薅,他妈橘猫还在睡觉……

  但斑斑去意已决,丢下一句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各位江湖再见!”然后转身离开,并顺走了王柯基的小肉干……

  斑斑立马发现,寻找同类的道路并不容易,找了好久,什么都没找到,反而搞的他又渴又饿又累,浑身还弄的脏兮兮的,好不容易找到一条小河,正要喝一口水,突然被一声巨响吓到,抬起头看到一只软萌软萌的水獭躺在浅浅的水面上开嗓,斑斑决定去问问路,然后自称崔水獭的水獭说:“河的上游有一只成年大脑斧,正在独居,毛色和你差不多,而且吃的也多,看起来很凶的样子,我在随波逐流的时候差点被一口吞掉脑袋,你最好小心一点。”

  斑斑惊喜的想:毛色一样,吃得多,那不就是他的亲人嘛?!

  斑斑非常开心的感谢崔水獭,他终于找到同类了!崔水獭也替他高兴的哈哈直笑……

  匆匆和崔水獭道谢告别的斑斑赶紧离开,他现在有点耳鸣……

  终于走到上游的斑斑好巧不巧的遇上了正在河边喝水的蹦老虎,斑斑看了看蹦老虎宽阔的肩膀,强壮的四肢,绚丽的毛色……虽然下巴好像有点问题,喝水嘴张的太大了,怪不得崔水獭说他差点被吞头,但这确实是他同类没错了,斑斑立马开心的跑过去,想要和蹦老虎相认,但正在喝水的蹦老虎好像被吓了一跳,一蹦蹦得更远了,警惕的看着眼前的

“入侵者” 。

  斑斑急忙说:“嘿!你不要怕,我是你的同类!”

  蹦老虎看着眼前吓到他的小家伙,虽然一身毛和老虎差不多,但怎么看都是一只猫咪幼崽,自己居然被小猫咪吓到了 ……

  斑斑见蹦老虎愣愣的看着他,于是再一次主动上前,舔舔蹦老虎的毛说:“我们是同类,我终于找到你了!”

  蹦老虎这次没躲开,他总算是明白了,这只小猫崽八成是以为自己是大脑斧了, 看着斑猫咪瘦瘦小小还脏兮兮的,蹦老虎还真不忍心赶走他,只好任他跟着自己,等斑猫咪长大了再离开也不迟,但……

  谁能告诉蹦老虎,他都已经把找来的食物分给斑猫咪一半了,他都胖了一圈了,斑猫咪为啥还那么瘦,蹦老虎一度怀疑斑猫咪是专门以瘦瘦小小的可怜模样骗吃骗喝的,但每次看到斑猫咪无辜的大眼睛,他就打消了这种想法……

  还有就是这只斑猫咪也太闹了,有蹬鼻子上头的趋势……虽然已经爬上蹦老虎的脑袋好多次了。可是打不得的骂不得,顶多咬住斑猫咪的后颈皮,斑猫咪才安稳一点……


  斑斑突然惊醒 ,发现自己居然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睡着了,王狗朴狗不知在聊些什么,王杰森大幅度的肢体表达着,朴珍荣发出了没有灵魂的笑声,一边喝排骨汤的马克突然摁住王杰森让他乖一点,因为王杰森差点打翻他的排骨汤,休息室门口金有谦乐此不疲的在进行着他的中二剧,崔水獭在沙发上躺着开嗓,唯独不见里兜,斑斑问他水獭哥,崔水獭说:“可能在卫生间吧……”

  斑斑细细一想,结合梦境,里兜该不会……

斑斑赶紧跑到卫生间,动作之大吓到了正在洗手的林里兜。

  林里兜见斑斑匆忙的样子问:“怎么了?”

  斑斑见里兜只是单纯的洗手,突然放心了,说:“还以为你趴卫生间里喝水呢……没有就好……” 说完就走了……

  林里兜:莫拉古???


随手打文 ,非常不正经


小剧场一

斑猫咪遇到了喝水的蹦老虎,上前舔舔蹦老虎的毛蹭蹭蹦老虎的肚子

蹦老虎:你哪位?

斑猫咪:我也是大脑斧,是你的同类!

蹦老虎:不,你是一只猫。

斑猫咪:我不是我不是,我就是大脑斧!

蹦老虎:你开心就好……


小剧场二

斑斑: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美瞳和社会鞋!


知曉妳心

隨手打打

現PA
寶石之校

「不好了——」

隨著這句呼喊,綠色短髮的孩子推開了教室大門,對著裡頭的同學緊張的大喊,「青、青金石前輩他——」

「他不知道被誰殺了!」

班上所有的人瞬間靜默。

許久,身為班長的翡翠才回過神來,要對方確認真實性,安撫了幾下才成功。

綠色短髮的法斯這時才發現自己太過驚慌,一些該傳達的事情都沒有說。

「其實是,今天早上我去劍道社的時候……」

「等等,不是跟你說最近劍道社在練習比賽,很危險你不要去嗎?」

一旁的同學開口打斷。

「哎呀,我就是想要加入那個社團嘛!」

「你又來了!」

「我們先把青金石前輩的事情問清楚吧?」

一旁的藍柱石開口當和事佬,示意法斯繼續說明...

現PA
寶石之校

「不好了——」

隨著這句呼喊,綠色短髮的孩子推開了教室大門,對著裡頭的同學緊張的大喊,「青、青金石前輩他——」

「他不知道被誰殺了!」

班上所有的人瞬間靜默。

許久,身為班長的翡翠才回過神來,要對方確認真實性,安撫了幾下才成功。

綠色短髮的法斯這時才發現自己太過驚慌,一些該傳達的事情都沒有說。

「其實是,今天早上我去劍道社的時候……」

「等等,不是跟你說最近劍道社在練習比賽,很危險你不要去嗎?」

一旁的同學開口打斷。

「哎呀,我就是想要加入那個社團嘛!」

「你又來了!」

「我們先把青金石前輩的事情問清楚吧?」

一旁的藍柱石開口當和事佬,示意法斯繼續說明。

在這個情況下,班上的同學幾乎沒有一個人想到,接下來的說明,會讓他們捲進麻煩的漩渦當中。

睡在风里

她生出来身上的皮肤就没一块好的

或淤或肿很容易受伤

撞到就很难好的那种

但是她很少会记得住到底撞到了几次

很敏感很容易莫名其妙难过怕麻烦怕到会想死

她需要做好一切计划

不然会不舒服

因为她的怪毛病

她身边没有一个人

周围的人也不喜欢她

一天她碰到路人的手

忽然发现手上那块淤肿消了变得光滑白皙

但路人的手臂却有了像她那样的怪毛病

对她幸运的是 那个人并没发现

她开始不经意时不时地靠近别人

身上的一块一块淤肿也消失得越来越快

她从敏感变得自信

但周围的人都发现自己患上了像她那样的怪病

而她 变得正常

他们还是没对她改变厌恶的眼光

他们痛恨...

她生出来身上的皮肤就没一块好的

或淤或肿很容易受伤

撞到就很难好的那种

但是她很少会记得住到底撞到了几次

很敏感很容易莫名其妙难过怕麻烦怕到会想死

她需要做好一切计划

不然会不舒服

因为她的怪毛病

她身边没有一个人

周围的人也不喜欢她

一天她碰到路人的手

忽然发现手上那块淤肿消了变得光滑白皙

但路人的手臂却有了像她那样的怪毛病

对她幸运的是 那个人并没发现

她开始不经意时不时地靠近别人

身上的一块一块淤肿也消失得越来越快

她从敏感变得自信

但周围的人都发现自己患上了像她那样的怪病

而她 变得正常

他们还是没对她改变厌恶的眼光

他们痛恨她 对她做各种让她难堪的事

在她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回家时

她被众人拖到冷清的小巷里

他们撕开她的衣服

强迫她把浸泡了五六颗安眠药的水吞进肚子里

把她的头发一点一点剪下来

他们看着她惊恐慌张无措的样子

他们看着她因药效发作无法挣扎失望的眼神

她的眼睛闭上了

他们拿出了手术刀和剪刀

将她的皮肤一点一点完整地撕下来

他们还是那么镇静

仿佛只是在做一顿兔子肉

地上的污水夹杂着血水

他们把剪好的皮肤分成了好几块

带着阴冷的笑 把那块渗着嫩血白皙的皮肤铺在了自己淤肿的皮肤上

很快他们发现 一块皮肤只能使一块瘀肿消失

他们开始互相争夺

撕扯着对方刚覆盖上的皮肤

眼睛发红地看着对方

没完没了地互相争抢互相打斗......

巷子终于安静下来了

最后存活的那个人披上了所有能抢回来的白皙皮肤

但令他愤怒的是

能覆盖大面积淤肿的皮肤

被其中一个人含着阴笑张大嘴巴一口一口吞进了肚子

最后存活下来的那个人

还是留下了这个怪病

他像她那样被所有的人厌恶着......

-end-


贯线

晚上他就挨着墙根坐着,磨他那包不知从哪搞来的高档香烟。有时工友们过来搭话,他就从烟盒里小心翼翼地抽出一根,像捧宝贝似的捧到他们面前。别人接过抽完了,他还把烟头要回来,一边把它收进烟盒,一边念叨:“好东西,好东西。”人人都说他脑子有病,自己抽烟从不点火,就在那儿干嘬两口又给它塞进盒里,一包烟硬是现在都没磨完。据说烟是他儿子给他的,他儿子给了烟后就被车撞“死”了。

晚上他就挨着墙根坐着,磨他那包不知从哪搞来的高档香烟。有时工友们过来搭话,他就从烟盒里小心翼翼地抽出一根,像捧宝贝似的捧到他们面前。别人接过抽完了,他还把烟头要回来,一边把它收进烟盒,一边念叨:“好东西,好东西。”人人都说他脑子有病,自己抽烟从不点火,就在那儿干嘬两口又给它塞进盒里,一包烟硬是现在都没磨完。据说烟是他儿子给他的,他儿子给了烟后就被车撞“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