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随笔

303.6万浏览    73.2万参与
CJL

夏末秋初

  一年盛夏。

山林葱绿,透亮的湖水被阳光贯穿。正是正午,烈阳笼罩整个绿林。石板路之间长满青绿苔藓,摇曳的树飘下几片绿叶,静静躺在面前。错综光影落于眼前,脚底清澈的湖水驱使我前进。

落日余晖下,来回踱步等待车辆的到来。风拂过树梢,带走夏日的一份暑气。太阳收起锋芒,正午刺眼的光蜕变为温热的黄昏。劲风吹过,落叶又飘落于眼前。

无意觉察到,秋日正在走来。突然意识到,接下来的日子少了些夺目的日出。我又重新拾起扔在地上的笔,用文字一笔一划勾勒出东方初升太阳的美。我摁住不停跳动的心脏,敲了敲有些缺氧的大脑。

接下来还有很多个秋天。我还要不停迎接我所厌恶的枯败生命,不停寻找流逝的光阴居在何方。

不......

  一年盛夏。

山林葱绿,透亮的湖水被阳光贯穿。正是正午,烈阳笼罩整个绿林。石板路之间长满青绿苔藓,摇曳的树飘下几片绿叶,静静躺在面前。错综光影落于眼前,脚底清澈的湖水驱使我前进。

落日余晖下,来回踱步等待车辆的到来。风拂过树梢,带走夏日的一份暑气。太阳收起锋芒,正午刺眼的光蜕变为温热的黄昏。劲风吹过,落叶又飘落于眼前。

无意觉察到,秋日正在走来。突然意识到,接下来的日子少了些夺目的日出。我又重新拾起扔在地上的笔,用文字一笔一划勾勒出东方初升太阳的美。我摁住不停跳动的心脏,敲了敲有些缺氧的大脑。

接下来还有很多个秋天。我还要不停迎接我所厌恶的枯败生命,不停寻找流逝的光阴居在何方。

不必贪恋眼前美好,收拾收拾行囊,我还要赶往下一个秋天。

🌲:。

我的青春

  最角落的那个校服那个承载了我一接个青春的校服

或许它于我而言不仅仅是穿着的衣服也不仅是上学的必需品于我而言它是青春校服上而有我青春的印记和温暖还记得初三些业前夕班里人人部拿着洗的于干净净的校服国着班级转让大家一个个把自己的名字签上去我也不例外几乎班里的人都找遍了可我心里却还是空了一个角落是他我当时真的很想很想去他们班门口或他出来给我签个名或许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可是我好像真的是胆小鬼

我不政我从我们班快步踱到他们班在外而站了半天可是我始终没有勇气迈出那步最后我又怯快地回了班

看着校服上一个个签名的字迹仿佛我又口到了那年夏天花开的时候每看到一个名字仿佛又重走了一遍我们之间的故事

看着手中......

  最角落的那个校服那个承载了我一接个青春的校服

或许它于我而言不仅仅是穿着的衣服也不仅是上学的必需品于我而言它是青春校服上而有我青春的印记和温暖还记得初三些业前夕班里人人部拿着洗的于干净净的校服国着班级转让大家一个个把自己的名字签上去我也不例外几乎班里的人都找遍了可我心里却还是空了一个角落是他我当时真的很想很想去他们班门口或他出来给我签个名或许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可是我好像真的是胆小鬼

我不政我从我们班快步踱到他们班在外而站了半天可是我始终没有勇气迈出那步最后我又怯快地回了班

看着校服上一个个签名的字迹仿佛我又口到了那年夏天花开的时候每看到一个名字仿佛又重走了一遍我们之间的故事

看着手中泛旧的校服一切都还历历在日仿佛都在昨天一服可事实上已经过去太久太久了久到于观在的我而言仿佛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

其实青春的意义或许不是遗憾也不是怀念而是让我们在每一个失意的瞬间回过头来想起时才发现原来我们也是那么超眼和散发着光的人

我们依旧要带着年少时的梦想和希望奔向远方去看更关更好的风景.

月熙 副号

无题

 校园里有一朵曼珠沙华。

那朵曼珠沙华是我们在上信息课时路过紧贴2号楼的小路上发现的。

她的茎很长,远高过了一旁的小花和灌木丛,从中伸出来。又直又粗的浅绿的茎在一旁又矮又低的深色的灌木丛的衬托下格外显眼,从中透出一股活力。我和一些女同学们很兴奋,因为我们只在各种照片里看见过曼珠沙华,从未看见甚至连想都没想过会遇见她。的确,像曼珠沙华这种比较冷门甚至被人带点偏见的花,在生活中很难遇见,跟别提像上海这种繁华的大城市了。

曼珠沙华是属于石蒜类的植物,不同颜色有不同的名称。唯有红色的被称为曼珠沙华,或彼岸花,也唯独她被世人认为是不吉利的花——在黄泉路上绽放出如血一样绚烂鲜红的花瓣,铺满通向地狱的......

 校园里有一朵曼珠沙华。

那朵曼珠沙华是我们在上信息课时路过紧贴2号楼的小路上发现的。

她的茎很长,远高过了一旁的小花和灌木丛,从中伸出来。又直又粗的浅绿的茎在一旁又矮又低的深色的灌木丛的衬托下格外显眼,从中透出一股活力。我和一些女同学们很兴奋,因为我们只在各种照片里看见过曼珠沙华,从未看见甚至连想都没想过会遇见她。的确,像曼珠沙华这种比较冷门甚至被人带点偏见的花,在生活中很难遇见,跟别提像上海这种繁华的大城市了。

曼珠沙华是属于石蒜类的植物,不同颜色有不同的名称。唯有红色的被称为曼珠沙华,或彼岸花,也唯独她被世人认为是不吉利的花——在黄泉路上绽放出如血一样绚烂鲜红的花瓣,铺满通向地狱的路。且曼珠沙华有花无叶,有叶无花。花叶相替,永世无法相见。不仅如此,曼珠沙华据说还是冥界唯一的花,传说花香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在黄泉路上大批大批地开着这花,远远看去因红得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当灵魂渡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往生者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但其实在这传说背后还有一个附加的鲜为人知的故事。

传说几千年前,冥界的神希望人间有一种花能来装饰一下黑暗且压抑的冥界,也让来自人间的亡魂记起生前的点点滴滴,心里能有一丝慰藉。但问遍所有的花种,没有一种是愿意去阴暗潮湿的冥界的。但同时,神也不愿意一无所获,于是又召开了一次大会,再次要求一种花去冥界。却仍没有一种花应声。就当神要迁怒与众花之时,曼珠沙华主动站出来请求去冥界为亡魂引路。神怜她勇敢无畏,便安排她开在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

而眼前,这朵被世人认为不吉利的花,正在我们的眼前绽放出那细长的花瓣,露出那镂空似的花蕊,唯美至极……

布衣良谷

北风呼啸而过

无声的草萧条着

热泪从风中滚落

冰冷的你在草下睡着

北风呼啸而过

无声的草萧条着

热泪从风中滚落

冰冷的你在草下睡着

随便吧

简单记录一下最近写的 2k 随笔

  “城里的人想逃出去,城外的人想冲进来。                         ——钱锺书《围城》

  凌晨四点,我又从被子的簇攘中爬起,拍掉吵闹不停的闹钟,满肚子怨气爬到书桌前,继续完成我遗留下的课业。

  该说时运不济还是天赐良机呢?窗外下着雨,雨把城市的夜景模糊了,黎明之前的夜有着化不开的墨色。好巧遇上这场雨,冲淡了无尽的夜,......

  “城里的人想逃出去,城外的人想冲进来。                         ——钱锺书《围城》

  凌晨四点,我又从被子的簇攘中爬起,拍掉吵闹不停的闹钟,满肚子怨气爬到书桌前,继续完成我遗留下的课业。

  该说时运不济还是天赐良机呢?窗外下着雨,雨把城市的夜景模糊了,黎明之前的夜有着化不开的墨色。好巧遇上这场雨,冲淡了无尽的夜,也晕开了街灯暖黄色的光,光线被雨线漾开涟漪,阴郁的夜色也柔下来。

  就这样一场雨啊!深夜、秋雨、灯光、独案,这几个词摆在一起,就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心中滋生,抚平了我被闹钟吵醒的怨气。于是我毅然决然放弃了手上的作业,拿起笔打算随便写两句,在书桌上翻找稿纸的时候,无疑翻到被我搁置许久的一本《边城》。

  他已然落了灰,可是再次拿起他,仍如初见一般,惊艳不输从前。

  沈从文的文章是我一见倾心的,他的笔下没有太多的大喜大悲,有的只是水流潺潺、平常人家的袅袅炊烟。而于他的其他文章,诸如《湘行散记》《长河》等,于我而言,没有一篇胜过《边城》,曹禺的《雷雨》次之。这是一首悲剧的小词,明明每个人都是善良的,可是每个人却都被引向了一个悲剧的结局,明明每个人的心都美得像画,可偏偏是每个人一齐酿出了这童话的结尾。是什么将他们推向了这个结局?恐怕只能说是命运使然罢。

  可我素然是不相信“命运”这种说法的,一个人的一生必然是艰苦的,若将不幸轻描淡写地归根于“命运”,也意味着放弃了自我选择的能力。就算结果殊途同归,可感受依然有天壤之别。人们现在口中的所谓命运,也许就是在冥冥之中自我选择的结果。沈从文若是许给《边城》一个美好的结局,我想必然是没有现在的他美得浓郁、美得惨凄、美得彻底、美得颤人心魂。或许一个饱满的作品就是要接受这样的选择的,或许这就是他们令人难以释怀的原因,或许生命也是这样,经历选择、才足够饱满。

  写到这里,我的心中又生疑惑。为什么书中的他们所选择的,大多数都是悲剧,都是不够美满的结局或是饱受苦痛的经过。这是一种文学色彩的悲剧美的体现吗, 还是说,作者们都不约而同选择替他们选择了悲剧。

  诚然,不着眼去描写生命的苦痛与人性的卑劣的作品仍然存在。但当我一时兴起去阅读这种作品时,发现这样的好作品少之又少,能写出这样的好作品的作家更是几乎屈指可数。

我不明白,为什么生活中那么多的美好,而大部分写作的人却把眼光聚焦在了苦痛之上(我不能否认这样的就是不好的作品,如我之前所说,我确实对这种作品更为情有独钟——如果文字更有烟火气就好了)。也许我们的选择已经被“选择”过了,我们看似无限的选择都已经被囚于桎梏之中。像那些游戏一样,明明给予了你选择故事的余地,可是终究像大树上的一条枝丫一样,能分散出的空间仍然狭小。

  突然发觉我的陈词好像和我之前的相悖了,“明明说着自己不相信所谓命运,可又说我们的选择已经被选择。”可是,有没有这样想过,命运指人的贫富、生死,所指的是一个人无法改变的过去与他无法预知的将来。“命运既定”是一个人的人生轨迹早就已经被敲定,无论做何挣扎仍然只会在原有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一步也不能逾出原本的狭路。而既然拥有了自我选择的选择与能力,相当于被给予了戴着镣铐在囚笼中起舞的权利,被赋予了在到达结局的过程中绘制旅途的自由。

  所以为什么不在这禁锢的方框中活得更自在、更随心所欲些呢? 明明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却还要反复地纠结,将自己困在选择与选择的间隙中,最后纠结出一个不尽人意的选择,让自己既失去了选择的快乐,也失去了欣赏匆匆人生旅途里过往景致的志趣。

  一味地去纠结选择是没有意义的,许多人混乱在自己的纠结中,于是选择依赖掷硬币、掷骰子这种方法来代替自己做出选择,但往往当你掷出硬币的那一刻,其实你已经做出了选择。

  其实这篇文章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关于“选择”的部分我实际上耽搁了好久,迟迟不能续笔,于是我去找了一位我们班上我认为在写作方面有所经验的同学讨论。我认为我的文章如果要选择写“我们的选择被拘束在了条框之中”,会像一个孩子对着人生的问题夸夸其谈,而且写出来有些虚无缥缈,难以理解和接受。我把前一半的文字给他看后,他给出了我答复——他认为我应该选择另一个写作方向,写社会本来就不公,可是我们仍然要奋起反抗命运。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的主题确实比我选择的更明晰、更容易甚至更正确。可是最后我还是继续照着我原本的思路写下来,同样必须承认的是,再次续下下半段的过程中,我感到十分轻松、甚至非常愉悦,很流畅地写完了这下半段。

  我和曾经投骰子、掷硬币的时候心情仍然是相仿的,纠结、惆怅、泄气、不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我在询问的过程中,执意写这个主题的想法愈来愈坚定。所以既然已经有了更倾向、更偏爱的答案,为什么要在选择的关头翻来覆去地纠结,纠结到烦心烦神食不能安夜不能寐辗转难眠?遇到真正左右为难的时候再去思考什么的“三思而后行”吧,如果结果已经命定,为什么不在过程中活得更自由更快乐些?

  请允许我在此曲解一下钱老先生的一句话:“城里的人想逃出去,城外的人想冲进来。”多少人为了冲破自己身边的围城而拼尽一切,可打破围城之后发现围城之外还是围城,打破围城之后发现自己又冲进了另一个围城——但这又有什么关系。既我拥有了在棋盘上编织人生的权利,当然可以选择在选择与选择之中活得更肆意更合以心愿呢。

  把这篇文章投到学校,如果不收录也是不出我所料,词藻、主题、语言,都没有经过太多的雕琢,至于为什么还要写完这篇,可能,因为这是我的选择,所以我才有勇气写下去。

  以我所见,选择不是人生旅途的真正意义,选择之外,和风、霁雨、斜阳、人、事、物,都是生命的一部分,与其将自己困在选择之中,不如用双眼好好地看看这个世界,寻找属于自己的人生意义。

  “我来这个世界,是来看花怎么开,水怎么流。太阳怎么升起,夕阳何时落下。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

  合上书,天亮了。

ZvemiM⁹
新人,文笔极烂,随便写写随便发...

新人,文笔极烂,随便写写随便发发 大家看个乐呵

新人,文笔极烂,随便写写随便发发 大家看个乐呵

Quinn

牢笼

“...我只是在做噩梦,我知道我在梦里...

...然后我醒来了...”

面前的孩子平静地述说着,

我却突然惊出一身冷汗。


我是否也正处于一场噩梦之中而不自觉呢?

又是否能够醒来?

我并未真实的经历那一切,

我并不是一个如此失败的人,

当我醒来的时候,

一切都会好起来,

那些离我而去的,

会回到我的身边。


我没有活着,亦没有死去。

有太多的事情毫无头绪、悬而未决,

未来迷蒙未定、缥缈虚无。


我想要奔跑,却在原地打转,

我想要回头,却找不到归途。


不幸和痛苦纠缠着我,

一遍又一遍扼住我的咽喉,

却不让我轻易死去。

后悔和遗憾萦绕在侧,

一......

“...我只是在做噩梦,我知道我在梦里...

...然后我醒来了...”

面前的孩子平静地述说着,

我却突然惊出一身冷汗。


我是否也正处于一场噩梦之中而不自觉呢?

又是否能够醒来?

我并未真实的经历那一切,

我并不是一个如此失败的人,

当我醒来的时候,

一切都会好起来,

那些离我而去的,

会回到我的身边。


我没有活着,亦没有死去。

有太多的事情毫无头绪、悬而未决,

未来迷蒙未定、缥缈虚无。


我想要奔跑,却在原地打转,

我想要回头,却找不到归途。


不幸和痛苦纠缠着我,

一遍又一遍扼住我的咽喉,

却不让我轻易死去。

后悔和遗憾萦绕在侧,

一遍又一遍揭开我的伤疤,

却不放任我重伤不治。


每一天,我都被困在这一方小小的牢笼里,

我没有时间哭泣抱怨,

没有时间停下来感受阳光的温度,

没有时间去看看花、看看云,

没有时间去见想见的人。


我总觉得,我的青春不该是这样的,

我应该去追逐晚霞,追逐繁星,

和志同道合的人谈天马行空的理想,

谈遥不可及的远方,

而不是被困在这里。


我的灵魂被笨重的躯壳困住了,

我的躯壳被琐碎的生活困住了。


总有人让我等待,

我最讨厌等待。


我在衰老,

我在死去,

可能是下一秒,

又或是明天。


可我还未曾真切的感受过这个世界。


Duz.

12-6

爱是蛋糕胚,喜欢是糖霜、果酱和巧克力片

  

它们之间没有必然的关联

或许蛋糕胚发霉了,但还是可以给它撒上一层糖霜,香甜的果酱,整整齐齐地贴上巧克力片

或许没有糖霜,果酱早也已变质,还有过期的巧克力,但还是可以把它们放在新鲜的蛋糕胚上。

爱是蛋糕胚,喜欢是糖霜、果酱和巧克力片

  

它们之间没有必然的关联

或许蛋糕胚发霉了,但还是可以给它撒上一层糖霜,香甜的果酱,整整齐齐地贴上巧克力片

或许没有糖霜,果酱早也已变质,还有过期的巧克力,但还是可以把它们放在新鲜的蛋糕胚上。

Rrupe-

人生若只如初见

过去的每一刻 我都一直相信感情因果论 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 及时表达自己的观念 大大方方地承认 我总觉得付出与回报一定会成正比 真心一定能换到真心 以及天道好轮回诸如此类的说法 


在真挚的喜欢又猛烈的揪心后我难过 不平 不解 原来是路人的剧本我拿了又拿 我总对自己说 留给时间顺其自然 尝试让时间淡化一切 但事实上我做不到 那场秋雨从未结束 我从未走出 也不愿面对


其实我没有怨 也没有恨 ......

过去的每一刻 我都一直相信感情因果论 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 及时表达自己的观念 大大方方地承认 我总觉得付出与回报一定会成正比 真心一定能换到真心 以及天道好轮回诸如此类的说法 


在真挚的喜欢又猛烈的揪心后我难过 不平 不解 原来是路人的剧本我拿了又拿 我总对自己说 留给时间顺其自然 尝试让时间淡化一切 但事实上我做不到 那场秋雨从未结束 我从未走出 也不愿面对


其实我没有怨 也没有恨 只是时不时在恍惚间想起过往 情绪低落时总是幻想不同的场景 也许是执念 即使是说明白了也还是不甘心 我在想 令我执着的早就不是那个人了 而是那段难以忘却的时光 那段最开心的回忆 算了 可能成为遗憾会记得更久一点吧


大道理早已明白 生活方式有许多种 人的一生都要学会告别 我都明白所以我没哭 只是总是发呆 不甘心占据了我的全身 让我喘不上气


不知道 为何幸福如履薄冰 如果人生只如初见就好了 下辈子别再让我遇见了 

还没有想好

洋葱

我将她比作兔子。

她既是我的爱人也是我的食物。

我并不在意事物的口感,也很少有渴望的时候。

后来,爱走进了我的心里,让新的痛苦住进了这里。

我记得,某天我邀请她去吃晚饭。

那是一家很有年代感的餐厅,装饰着许多古旧的装饰品,我看着她好奇的身影慢慢出神。

这样年轻的她,会为我停留吗?我对自己感到了不确定。

恐惧与爱是并蒂的花朵。

我怕是要捉不住这朵花了。

可是她向我转回了头,她带着粉红的面颊在温暖的灯光下显得圣洁而美丽——我更害怕了。

我向她伸出手想要抓住她,却偏偏拐了个弯,扶了下并没有异常的眼镜。

该向设计师们提出新的方案,让他们设计一种能够掩饰情绪的眼镜。

虽然对我并没......

我将她比作兔子。

她既是我的爱人也是我的食物。

我并不在意事物的口感,也很少有渴望的时候。

后来,爱走进了我的心里,让新的痛苦住进了这里。

我记得,某天我邀请她去吃晚饭。

那是一家很有年代感的餐厅,装饰着许多古旧的装饰品,我看着她好奇的身影慢慢出神。

这样年轻的她,会为我停留吗?我对自己感到了不确定。

恐惧与爱是并蒂的花朵。

我怕是要捉不住这朵花了。

可是她向我转回了头,她带着粉红的面颊在温暖的灯光下显得圣洁而美丽——我更害怕了。

我向她伸出手想要抓住她,却偏偏拐了个弯,扶了下并没有异常的眼镜。

该向设计师们提出新的方案,让他们设计一种能够掩饰情绪的眼镜。

虽然对我并没有什么用。我已经学会了如何不动声色。

但是这个想法还真是出乎意料的新奇。一定是和她相处久了。

她歪着头看我,皱了皱眉,像是疑问。餐厅的人并不多,安静极了,好像全世界都慢慢停下来了。

我还是伸出了手,点在她的眉心。

她笑了起来。

我们突然亲密得像长者和他的孩子。

于是我把手虚扶上她的肩膀,让她和我一起走向了我们预定的位置。

我本希望包下这个餐厅,和她独处是我一天中最喜欢的时刻。

我却也希望让人看到,我和她,会是般配的爱侣。

我们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能像普通的一对爱人。

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一起共享生命的美好。

可这对现实来说又是可笑的,荒谬的。我的一生是悲哀的。

我的爱也是。

它让我难耐又自卑。

我或许找的出这种情感的缘由,可是这只会让我更悲哀。

看啊,你连爱人都是痛苦的。

我们点了餐。我并不对食物感兴趣但每一次同她吃饭都像是一场盛宴。

我的食欲始终来源于她。

她冲着一道菜皱了皱眉——那是一道充满洋葱辛辣的独特料理,并不是喜爱洋葱就能接受的菜式。

她抬头看着我,我从出神中醒过来,微微发笑。

想叫来服务员撤下这道可以称之为特别的料理。

她止住了我。对我说。

这是她为了体验这家餐厅创新能力,特异点的这道菜。

她所想的事总是我料想不到的。

我点点头,继续望着她。我喜欢看她,她总是会让我感到鲜活的生命力。

她好像深吸了一口气,继而迅速的夹起洋葱料理,放进了嘴里。我听到来自她的一声闷哼,忍不住笑出了声。我连忙叫服务生拿来一杯牛奶。

她双眼朦胧的看着我,我问她。

“刚才吸的一口气没有作用吗?”

可她对我说。

“我刚才吸的这口气叫做勇气!”

“‘勇气’是在空气中存在的吗。”

她缓了缓,带着笑意。

”因为你在这里。在勇敢的人面前,我一样能够勇敢。不过这次我好像失败了,我不能继续尝试了。“

像一只狡猾的兔子,她诱惑着我去尝试。

似乎能看见她雪白中露着红色血管的耳朵下垂,和偷看着我的红色眼睛。

下一刻,出现在我脑海的想法是好奇。

我拿起餐具,也尝试了一下。辛辣得有些怪异的味道在口中蔓延,但是还能忍受的程度。

她又开始盯着我,希望我能和她做出一样举动。她太可爱了。

我轻轻拍了一下她凑过来的脑袋。”看来我呼吸到的‘勇气’奏效了。“

”所以呢,这并不能成为你以后嘲笑我的理由。“

所以我更爱你了。

这份”勇敢“我还能坚持多久,你还能爱我多久。我不知道。

怪异的情感涌上我的心头,这让我感觉我是一个歇斯底里的疯子。她喜欢这份皮囊,我就用它包裹住我疯狂的心。

可每一刻,我都觉得我的心会变成玻璃碎片,扎破我虚伪的一生。

我终于明白了,

恐惧与爱相生。

森椰

眼睛

       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的眼睛好看

  澄澈干净

  直觉告诉我

  我不止想和你做朋友

  

  五年后

  未见其人,不觉得有什么

  再相见

  我还是喜欢那双眼睛

  我还是有那个想法

  

  想把他的眼睛保存起来

  放在只属于我的欣赏台上观看

  只属于我就好了

  

  

       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的眼睛好看

  澄澈干净

  直觉告诉我

  我不止想和你做朋友

  

  五年后

  未见其人,不觉得有什么

  再相见

  我还是喜欢那双眼睛

  我还是有那个想法

  

  想把他的眼睛保存起来

  放在只属于我的欣赏台上观看

  只属于我就好了

  

  

公子欢喜

随笔

又有一个悲伤的太阳落下去了,

不太美好的一天要过去了,

睡吧,

第二天还会有一个新的太阳。


“一觉醒来是早晨”

                            ——沈从文

又有一个悲伤的太阳落下去了,

不太美好的一天要过去了,

睡吧,

第二天还会有一个新的太阳。


“一觉醒来是早晨”

                            ——沈从文

葛子音

楼上邻居已经很久没有嘶吼式地沟通了

可能也许应该有几个礼拜了吧

今天怎么又开始了呢


如果没有结婚生育

独自一个人生活

应该不至于动不动就嘶吼吧

如果独自生活还不断嘶吼

那她的灵魂和肉体的适配度应该是极低的

低到

不适合这个世界


情绪是很难控制的东西

有期望就有失望

楼上邻居已经很久没有嘶吼式地沟通了

可能也许应该有几个礼拜了吧

今天怎么又开始了呢


如果没有结婚生育

独自一个人生活

应该不至于动不动就嘶吼吧

如果独自生活还不断嘶吼

那她的灵魂和肉体的适配度应该是极低的

低到

不适合这个世界


情绪是很难控制的东西

有期望就有失望

为什么昵称不可用啊

12.6|我路过一盏街灯昏黄的生命

  我路过一盏街灯昏黄的生命

  看他银灰色的21克

  在尘与飞蛾的簇拥中

  坠落

  柏油路上生出一潭破碎的星夜

  

  噢

  一晃而过的远光灯

  似乎确实比这迟暮的生命要耀眼许多

  但也无妨

  各人有各人的月亮

  

  

  这是在某个骑车回家的雨夜,隔着一层塑料膜看到柏油路上一地灯光的碎片,像一地碎钻,但无人欣赏,车流永远追逐着前一辆车的尾灯。人与人间只有咫尺之距,却彼此看不清表情,怀着不同的心意往前开啊开,往哪去呢(想起小王子)。好奇妙的感觉,和站在阳台往外看时,世界被分成一个个亮着光的小格子一样。

  

  

  我路过一盏街灯昏黄的生命

  看他银灰色的21克

  在尘与飞蛾的簇拥中

  坠落

  柏油路上生出一潭破碎的星夜

  

  噢

  一晃而过的远光灯

  似乎确实比这迟暮的生命要耀眼许多

  但也无妨

  各人有各人的月亮

  

  

  这是在某个骑车回家的雨夜,隔着一层塑料膜看到柏油路上一地灯光的碎片,像一地碎钻,但无人欣赏,车流永远追逐着前一辆车的尾灯。人与人间只有咫尺之距,却彼此看不清表情,怀着不同的心意往前开啊开,往哪去呢(想起小王子)。好奇妙的感觉,和站在阳台往外看时,世界被分成一个个亮着光的小格子一样。

  

  

森椰

(づ ●─● )づ

        “另外,我被你的世界拒绝了” 

  “把我拉回你的世界吧”

  

  ps:在原句的基础上改了那么一下下

        “另外,我被你的世界拒绝了” 

  “把我拉回你的世界吧”

  

  ps:在原句的基础上改了那么一下下

猫柚

思念是一种病

我生病了,讲与你们听,不是索求安慰,当然有则更佳。


是一种叫做“思念”的闲病,没有具体的对象,不是对哪位女孩或者亲人,更不是对每周骇见的家的慕恋。


其实是无趣使然,所以说是病,病的不轻。


天气闷热的时候,我希望蜷缩在被窝里,现如今天气冷下来。

我又回过头,想着那夏日绵绵了。倘若有人在意或不满我的行径,那估计巴不得在我脸上狠狠抽一巴子。

我生病了,讲与你们听,不是索求安慰,当然有则更佳。


是一种叫做“思念”的闲病,没有具体的对象,不是对哪位女孩或者亲人,更不是对每周骇见的家的慕恋。


其实是无趣使然,所以说是病,病的不轻。


天气闷热的时候,我希望蜷缩在被窝里,现如今天气冷下来。

我又回过头,想着那夏日绵绵了。倘若有人在意或不满我的行径,那估计巴不得在我脸上狠狠抽一巴子。

程锦

玩具熊

我有一个玩偶熊 小熊很可爱 灰色的毛衣配在它身上衬的它很可爱 它是我在过生日的时候收到的礼物

我很喜欢它

我和它一起吃饭 一起睡觉 在我开心的时候陪我玩幼稚的游戏 在我难过的时候可以陪我哭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在搬家的时候 我却把它弄丢了 我找不到它了 我去过我们一起去过的所有地方都没有找到它

我哭的很伤心 哭的撕心裂肺

我妈妈看不下去了 又给我买了一只玩具熊 但它

已经不是之前的小熊了 我没有和它说过一句

话 没有多久我就把它扔掉了 ......


我有一个玩偶熊 小熊很可爱 灰色的毛衣配在它身上衬的它很可爱 它是我在过生日的时候收到的礼物

我很喜欢它

我和它一起吃饭 一起睡觉 在我开心的时候陪我玩幼稚的游戏 在我难过的时候可以陪我哭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在搬家的时候 我却把它弄丢了 我找不到它了 我去过我们一起去过的所有地方都没有找到它

我哭的很伤心 哭的撕心裂肺

我妈妈看不下去了 又给我买了一只玩具熊 但它

已经不是之前的小熊了 我没有和它说过一句

话 没有多久我就把它扔掉了 我不喜欢它

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买过一只玩具熊

时间兜兜转转的又过了十几年 又是一次生日 我认识了一个男生 他穿了一件灰色的毛衣 和小熊一样 他给我的感觉很熟悉 但我摇了摇头 把这种想法甩了出去 一个人怎么可能像一只玩具熊呢

我和那个男生就认识了 他对我的一切都很了

解 好像是一个陪我从小到大的同伴一样

他是玩具熊

我不禁想起了我那只找不到的玩具熊 但一个人

不可能像一个玩具的 对吧?

之后我们两个就经人撮合 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了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那么的顺利 但也只有我知道 这一切是那么的离奇

我们俩像往常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 突然 我的眼前闪过一辆飞速疾驰的车 我很庆幸那辆车没有撞到我 但他撞到了那个男生

一撮棉花飞到了我的脸上 我疑惑 为什么会有棉花呢 瞬间 我抬起头 看到了他正在消失的身

体 一撮一撮的棉花从他的身体里飞出来 他慢慢

的转过脸来 嘴巴一张一合的在说些什么 我依稀辨认出那是: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这句话......

“小熊,你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我飞奔过去 想要抱住他 可我跑到的时候 他已经散去了

我猛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他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 慢慢睁开眼 说:你记起我了嘛?

“记起来了 我的小熊”

“好了不哭了 都多大的人了还喜欢哭鼻子 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爱哭鬼”


程锦

春天

“我死了 死在了那个安静且寒冷的冬夜”

冬天 午后 温暖的阳光洒在人的身上 照得整个人都很暖和

清风阵阵 好似温暖的春天

我从医院里走了出来 面色发白 毫无生气 手里还拿着一张化验单 上面写着胃癌晚期 在出来之前我问了问医生 医生说可以准备后事了 我倔强的问了问我还能活几天 医生说 最多一个月

但上天好像缺人手 我感觉到我连一个星期都活不了了 或许天命难违吧 我在这最后几天的时光中 我去了世界上最大的......


“我死了 死在了那个安静且寒冷的冬夜”

冬天 午后 温暖的阳光洒在人的身上 照得整个人都很暖和

清风阵阵 好似温暖的春天

我从医院里走了出来 面色发白 毫无生气 手里还拿着一张化验单 上面写着胃癌晚期 在出来之前我问了问医生 医生说可以准备后事了 我倔强的问了问我还能活几天 医生说 最多一个月

但上天好像缺人手 我感觉到我连一个星期都活不了了 或许天命难违吧 我在这最后几天的时光中 我去了世界上最大的海 看到了我日思夜想的鲸鱼 我和它一起

在无边无际的海洋游玩 像最亲密的朋友一样 临走时 它送了我一条小鱼 非常漂亮


我又去了X城的最高蹦极点 我从上面一跃而下 感

受着生命从我的头发、脸、身体、四肢、脚和我身体的每一颗细胞、每一寸皮肤中逝去 真好啊 我不禁感叹道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我又到了地面上


我又去了C城体验了一下滑翔翼 可能是我的问题吧 我感觉它并不怎么好玩 之后我去了那边的攀岩体验中心玩了玩 是那种熟悉的感觉


三天过去了


我又去了我的母校 见了见我最喜欢的老师 虽然

她还在上课 我就从后门的窗口向她那看去 她看

到了我 向我微微一笑 眼泪瞬间打湿了我的眼

眶 她对我的一幕幕都在我的眼前闪了过去 我不

想死 我想在每年的教师节都去看她 看看那一群

可爱的学弟学妹 看他们在操场上挥洒汗水 在教室里奋笔疾书 感受着那宝贵的青春

但上帝好像生气了 我感到胃里一阵翻滚 我的老师也应该看到我了吧 她走了出来 扶起了瘫在墙上的我 又飞快的和班长交代完事情之后就拉着我向医院狂奔到了医院 又是那个医生 我不喜欢他 老师和他聊完就进来了 一脸同情的看着我 我向她扬起了一个自认为很好看的微笑 可我从她那充满泪水的眼睛里看到了我的表情 那并不怎么好看

老师向我复述了一遍医生说的话 随后她就走

了 我理解她 她不只是我一个人的老师

生命流逝飞快 我感受到了我越来越轻的灵魂 既可悲又可笑

夜晚 北风呼呼 窗外下起了大雪

我看到了死神 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姐姐 和我想象中的死神有很大的出入 我以为死神会是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

她笑我不关心自己的生命竟然关心死神的样貌 我说她窥探人的思想很可耻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吵了好久好久

她说 我的时间到了 该和她走了 我没说话 算是默许了吧 她拉着我的手一步一步地想前面的黑暗走去

又过了好久

我的尸体已经下葬了 没有一个人来看我 只有清洁工阿姨会帮我擦一下落了一层灰的墓碑

我在下面算是一只孤魂野鬼吧 没有鬼认识我

我感到我的灵魂越来越轻 变得透明 我不想消失

在这个世界上 我还有好多事没完成 可谁又能听到呢

有人死在了寒冷黑暗的冬夜 有人却迎来了黎明般的春天


小淼的记事薄໒꒱

[百合向]她说.

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4个月前,我在学校的表白墙里匿名表白了她。

  

  我们是初中同学,从初一就开始在一起玩儿,我是觉得我们关系挺好的。

  

  但我是一个挺古怪的人。

  

  怎么说呢……我吧,是一个喜欢独处又害怕孤独的人。平时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无聊的时候希望有人陪。我跟班里的每个人都挺好的,每天呢,我都会和不同的同学一起聊天,讨论题目,偶尔一起去上个厕所这都是有的。我是觉得这种无拘无束的生活挺好的。可偏偏她不喜欢。

  

  有一天她告诉我,她不高兴了。

  

  我问她:“怎么不高兴啦?”

  

  她皱了皱眉,...

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4个月前,我在学校的表白墙里匿名表白了她。

  

  我们是初中同学,从初一就开始在一起玩儿,我是觉得我们关系挺好的。

  

  但我是一个挺古怪的人。

  

  怎么说呢……我吧,是一个喜欢独处又害怕孤独的人。平时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无聊的时候希望有人陪。我跟班里的每个人都挺好的,每天呢,我都会和不同的同学一起聊天,讨论题目,偶尔一起去上个厕所这都是有的。我是觉得这种无拘无束的生活挺好的。可偏偏她不喜欢。

  

  有一天她告诉我,她不高兴了。

  

  我问她:“怎么不高兴啦?”

  

  她皱了皱眉,像是责怪我:“真讨厌。”

  

  我瞬间就懵了。

  

  是我哪里做错了???

  

  我惊讶极了。

  

  无论我怎么追问,她都不说,只是一个人生闷气。

  

  初二时,有一天,她告诉我,有一个男生喜欢他,一直在追她。

  “那你觉得他怎么样?”我搂着她的胳膊问她。我觉得挺好的,有人喜欢,挺好的,而且我觉得那男生还不错啊……

  

  她没说什么,时不时地看我一眼,我也没再问。

  

  1个月后,他们真的在一起了。

  “他们好配啊!”所有人都这样说。

  

  当然,我也这么觉得。只是总觉得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形容不了更说不出来。

  

  那男生对她挺好的。经常关心她,给她买礼物,陪她聊天,陪她跑步,睡前还给她打语音,一起听歌……

  

  我看到他抱她的时候她下意识似的躲了一下。

  

  我跟她也算得上是知心朋友了,毕竟我的朋友中唯一和我谈过心的就只有她了。

  

  有一天,我悄悄问她:“你真的喜欢她吗?”

  

  “……喜欢。”

  

  “有多喜欢?”

  

  “很…喜欢。”

  

  得到了答案,可我总觉得她在骗我。

  

  直到他们在一起的第5个月,那男生开始变了。变得特别爱吃醋,吃醋还不说,还喜欢冷暴力。这谁受得了,我相信你肯定也不喜欢冷暴力的对吧?

  

  她受不了了,可她还不跟他分手。

  

  我问她:“是不是和别的异性走的有点太近了?”我们关系好,我当然也不会遮遮掩掩的,直接问喽。

  

  她耸耸肩,无所谓地说:“是他爱吃醋。”

  

  直到有一天,她实在受不了了。她给我发了消息,说想分手。我没说什么,只说:“你开心就好。”

  

  她突然说想见我。

  于是,我穿上外套,急匆匆地去了咖啡店——我们约好见面的地方。

  

  清风徐来,微黄的树叶打了个寒颤,傍晚的咖啡店人烟稀少,我手握温热的咖啡,满眼都是担心地向外看去,寻找她的身影。

  

  她是不是分手了不开心?

  

  看到她穿过红绿灯来到人行道上,我心里踏实了不少。

  

  她坐到我对面后,一声不知。

  

  “给你点的咖啡。”我把还温热的咖啡推给她。

  

  她开口问我:“我们是不是上高中就要分开了?”

  

  说实话我挺惊讶的,毕竟我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没事,到时候我天天去你的班级找你。”我安慰道。

  

  “可是……”她的声音开始变得不对劲起来,我听到了些许哭腔,“我考不上那个学校……”

  

  “那我们一起努力,好吗?我相信你可以的,一定能考上的,差的不多,很快就能补上,别担心好吗?我也不想和你分开……”话说到最后,都如鲠在喉。

  我是不是…说多了……?

  

  从咖啡店出来,她突然抓住我的衣领,把我逼到墙角,质问我:“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我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她到底想让我明白什么?

  

  我们都舍不得彼此?我明白的。

  

  “我明……”

  

  “你不明白!”她打断我,“我……我不敢说,我怕你、怕、怕你再也不找我了。”她大哭起来。

  

  我急了。

  “没事的,有心事你就和我说,没事的,我不会走的,你别哭。”我不停地轻拍她的背。

  

  “我喜欢你。”她用极小的声音快速地说完了她所有的心事。

  

  讲真的我当时整个人都麻了。我怔怔地看着她,看着她的泪水如断了的珍珠项链,看着她被泪雨淋湿的脸颊,看着她滚烫的耳垂。

  

  她说她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有人喜欢她是假的,交的男朋友她也不喜欢,她就是想试探我,可没想到我一直顺着她,一直支持她的所有决定。

  

  她说:“我真的喜欢你。”

  

  她说:“我怕你躲着我才不敢告诉你。”

  

  她还说:“这个世界也不会允许的,对吗?”

  

  傻孩子……

  

  我摸摸她的脑袋,终于也找到了心里一直以来那种奇怪的感觉的来源。

  

  “我也喜欢你。”

  

  这回换成她惊讶了。

  我只笑笑,不再说话。

  

  

  ……

  

 很快我们就步入了高中,遗憾的是,她没考上我的学校。

  

  我看到新学校里大家都在玩表白墙,觉得挺新鲜的,就也想玩玩。

  她的影子在我脑袋里一闪而过。

  于是我在表白墙匿名表白了她,想给她个惊喜。

  

  按理说她应该发给我看才对,按理说,她应该给我发微信说:“看!有人表白我!”

  

  可是她没有。

  

  我给她发了微信:“在吗?”

  

  收到的却是一个红色感叹号和一句“对方开启了好友验证……”

  

  我问了初中时我们都比较好的朋友,他告诉我说,她没考上,她不开心了,反正不在一个学校也没机会聊天了,干脆断了吧之类的理由。

  我特别不理解。

  “我喜欢你。”脑袋里还回想着她说过的那句话,眼泪不知不觉地夺眶而出。

  

  原来她一开始就知道会分开,才敢和我说的。

  

  我真后悔,没让她早点知道,我有多喜欢她。

  

  

  

  

  

  

  

满aaaaaa

浪漫的荒诞主义者

何为我?

像神秘的北纬三十度

日月之间起舞的影子

没有尽头的莫比乌斯环

是被蛊惑屠君的麦克白

倾注一切只为一个赌注

却又为杯中的一盏月亮吟诗作赋

决心奔赴自由又在醉梦中下沉

冷冽而疯狂

矛盾而潦草

是我。

何为我?

像神秘的北纬三十度

日月之间起舞的影子

没有尽头的莫比乌斯环

是被蛊惑屠君的麦克白

倾注一切只为一个赌注

却又为杯中的一盏月亮吟诗作赋

决心奔赴自由又在醉梦中下沉

冷冽而疯狂

矛盾而潦草

是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