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随笔随记

4576浏览    1545参与
炸毛的豆子丁

人生建议:

1、少和生命无关的人和事耗着,及时止损。

2、对他人减少依赖并降低期待,并爱自己。

[图片]

1、少和生命无关的人和事耗着,及时止损。

2、对他人减少依赖并降低期待,并爱自己。



炸毛的豆子丁

每个人觉得委屈,或是崩溃的“标准”不一样,不要因为“我觉得这没什么”而去看轻别人的感受。

[图片]

每个人觉得委屈,或是崩溃的“标准”不一样,不要因为“我觉得这没什么”而去看轻别人的感受。



炸毛的豆子丁

后来才渐渐明白,

努力其实是一种生活状态,

也并非是为了超越别人,

而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努力工作,努力生活,努力快乐。 ​​​

后来才渐渐明白,

努力其实是一种生活状态,

也并非是为了超越别人,

而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努力工作,努力生活,努力快乐。 ​​​

jitaocy

  陆


  再去又三年。


  二十四年春末,孟舒又回来了。


  这次不匆忙,能在皇都待到中秋。


  孟舒二十又二了,他父母早亡,与孟府相近的叔伯们便给他说了一门亲,又特地给云兼寻相了一位姑娘。


  彼时云兼已入朝四年,新帝敬重先兄和太傅,又不得为承德太子平反,见云兼对云兼多有关怜,故而官至从四品,模样又生得好,虽身世惨凄,但也有不少人说亲。


  不过他被孟舒给拽了回来。


  他还没气孟舒要成婚,他倒是冷着张脸。


  云兼气得冷笑,又想起自己还没资格气他成婚的事,堵气不语,又气得咳嗽。


  孟舒才慌得认错。


  说是认错,可脸色...



  陆


  再去又三年。


  二十四年春末,孟舒又回来了。


  这次不匆忙,能在皇都待到中秋。


  孟舒二十又二了,他父母早亡,与孟府相近的叔伯们便给他说了一门亲,又特地给云兼寻相了一位姑娘。


  彼时云兼已入朝四年,新帝敬重先兄和太傅,又不得为承德太子平反,见云兼对云兼多有关怜,故而官至从四品,模样又生得好,虽身世惨凄,但也有不少人说亲。


  不过他被孟舒给拽了回来。


  他还没气孟舒要成婚,他倒是冷着张脸。


  云兼气得冷笑,又想起自己还没资格气他成婚的事,堵气不语,又气得咳嗽。


  孟舒才慌得认错。


  说是认错,可脸色半点不回暖。


  云兼叫人温酒。


  孟舒酒量不好。


  佣人将酒连带着炉端上来,热气腾腾,洇湿了眼前人。


  云兼没来由的一股心酸来。


  本打着灌醉他的心思。


  可自己酒还未沾唇,心却苦了。


  云兼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久,喝多了便叫孟舒的名字,他叫一声,孟舒应一声。


  孟舒问他晓不晓他的心意。


  他回说:“你么,无非不负孟家先祖,不负皇恩浩荡。”说给他听,也说给自己听。


  孟舒又问“其它呢?”


  “其它的不晓。”他答。


  孟舒又靠得近了点,眼眉紧紧锁着他:“云兼,你不晓,还是不想晓。”


  云兼抬起眼,想的却是:原来他身量已经那么高了。


  孟舒在等他答话。


  可他已经不想再说了。


  他低头又喝了一杯酒。


  春来的风还有些冷,他拢了拢衣袖,酒在炉上翻腾,胧胧的水雾罩着人,隔断了月。脑子越发迷糊了。他抬起头,才发现他俩得很近,很近。


  偏头就能吻上。


  柒


  他又咳起来。


  孟舒退开了。


  他撑着起身,脚步虚浮地往屋里去,他说:“白姑娘秀外慧中,观叔伯之意,应当会在夏末提亲。”


  “那你呢?”


  他再答“不晓。”


  孟舒扣着他的手把他推到合住的门扉上,又问:“云兼,你不晓,还是不想晓。”


  他没答,也不能答,因为孟舒偏头堵住了他唇。


  他站在原地,背后还有孟舒给他顺气的手。


  像年幼时那样。


  他突然就委屈了,他刚出生不久,母亲去了,三岁时,陪他时间最长的嬷嬷也去了。五岁满门抄斩,女眷流放。他靠着许多大人跪在宫门请愿才捡回一条命。被孟将军抱回来,孟府待他极好,可少不了风言风语,他索性不出门,后来兵荒马乱,总也就一个这么心尖上的人,凭什么就让给别人了。


  “孟舒,”他含糊着声音道:“我们都是男人。”


  “嗯,”孟舒放开云兼.昏暗中盯着他眉眼.云兼侧头,露出一段玉白的脖颈来。


  像一句无言的邀请。


  孟舒垂下眼神,不再看。


  云接着问道:“那孟家呢?”


  “我拒了婚,从旁氏挑了一个孩子来。”


  明明还很多顾虑,可云兼不想问了,他从年幼时谨言慎行,云岁安,字岁安,却是岁岁不得安。


  他闭了闭眼,重新看向孟舒,看似沉稳了不少,实际上……


  连耳朵都红了。


  他咳了一声,盯着孟舒瞧,良久用手环上他脖颈,另一只手勾下了自己的腰带。


  孟舒顿了一下,脸熟透了。


  “孟…孟元郎,你个…混账…”云兼抓了一下,


  青色的慢帐落下。


  “嗯,混账。”孟舒俯身到他耳边,擦了他眼泪。


  捌


  接下来的事我就知道了。 

 

  皇朝二十四年冬初,孟舒再次北征,路过成纪以北的时候救了我,然后给了我银钱,叫我来给云兼治病。


  只不过这病药石难医。


  皇朝二十六年春初,孟小将军遭围,一代少年英稚辞世,不过也才二十四岁。


  又是一年春回,只是再无故人归。


  我看他望向竹叶的眼睛。


  像是在看他一样。


  我想起在成纪,孟舒救我那次,腕上绑着一个杏色衣带,看它的眼神温柔的能掐出水似的。


  至少我能感觉出来,他们很相爱。 

 

  我不知道,孟舒死在雪地里时候如何想,或许会遗憾,或许会不甘,也或许只是想着云兼的样子,想着他往后的喜怒哀乐,嗔痴思怒。

 

  但我知道,那杏色的衣带一定从头到尾系在他手腕。


  二十七年夏,我见到了孟舒带来的孩子。


  云兼叫他孟子归,字常安。


  可我知道,但凡姓孟,“常安”就是个奢望了。


  二十八年秋末,漠北一战,通敌的人已经找到,漠北也再次稳定。


  他心愿已了。


  云兼去在二十八年冬初雪时。


  初雪下得急,雪大如席,一夜之间便埋住了过往。


  一如当年云家抄斩,一如孟舒再次北征时。


  只是,这次走得是他了。


  彼时他坐在雕花木窗边,看那漫天的大雪,眼睛里,是明晃晃的笑意。


  或许他看见他来接他了。


  骏马踏起雪花,一路而过。


  无定河边骨,春闺梦里人。 

 

  他走了。 

 

  皇朝二十九年春,我离开了皇都。


  他托我带着骨灰,葬到北军将士为他建的衣冠家旁边,我照做了,带走了他的一块碎了的玉玦。


  玖


  三十六年春末。


  我问小公子叫什么名字,旁边着蓝色滚边描金绣衣的小公子说:“姓云名岁安,未取字。”


  “你呢?”


  “姓慕,单一个舒字。”


  我给了他们那块镶复的玉玦,上面是孟小将军刻的字:“安舒”。作为回报,我让他们给我三两正盛雪的桃花。


  青衣小公子很聪慧,画了一幅画给我,只是是竹叶乘雪。 

 

  他说他不喜桃花,春末就要凋了,不如竹子长久青翠。 

 

  我无言,带着画走了。                


  此生愿长久,得世世岁安。——舒,敬赠。 

 

   

 

   

 

   

 

  番外: 

 

  “阿舒?” 

 

  “嗯?” 

 

  “阿舒” 

 

  “嗯。” 

 

  “又不说话了。” 

 

  “我爱你。” 

 

  “……哦……哦” 

 

  …… 

 

  “我也爱你。” 

 

  “我知道。” 

 

   

 

   

 

   


          “混、混账…啊…阿舒……” 

 

  “嗯。”


_________________

作者:完(不会写车,文笔不好,凑合看吧(ˊ˘ˋ*)♡)

其实我觉得这可能是个he……

jitaocy

随笔《乘雪》

壹 

   


  今年是我回成纪的第七年。


  七年前我从皇都回成纪,带来了些许物什,其中有一是故人托我往漠北带的。


  成纪靠在江南的边缘,春末多雨。


  我靠在茶楼窗旁,散散慢慢地拨弄着花,附近的孩子打闹着摘桃花。只有两个孩子落在后边,不往桃林去反而停在了茶楼旁的几颗桃树下。


  左边的小公子着青衣,年岁约摸十一二,已经能瞧出清俊来。


  我不禁叹:顶顶好的眉眼。


  像极了一个人。 


  贰 


  

  “柳姑娘?柳姑娘?”


  我猛......

壹 

   

 

  今年是我回成纪的第七年。


  七年前我从皇都回成纪,带来了些许物什,其中有一是故人托我往漠北带的。


  成纪靠在江南的边缘,春末多雨。


  我靠在茶楼窗旁,散散慢慢地拨弄着花,附近的孩子打闹着摘桃花。只有两个孩子落在后边,不往桃林去反而停在了茶楼旁的几颗桃树下。


  左边的小公子着青衣,年岁约摸十一二,已经能瞧出清俊来。


  我不禁叹:顶顶好的眉眼。


  像极了一个人。 

 

 

  贰 

 

  

  “柳姑娘?柳姑娘?”


  我猛然惊醒,赶忙去看煨上的药。


  “小心,”孟伯把我的手挡开“药好着呢,您小心,莫烫着。”


  我瞧了瞧药的成色松了口气道:“没事孟伯,我这皮糙肉厚,烫不着的。”他笑了一下,浑浊的眉眼,盯着药炉。


  我叹了口气——他也不过五旬,两鬓斑白、眼睛浑浊、眼下青黑、死气沉沉。旁人含饴弄孙的年纪,他已经这样苍老了。


  可孟府每个人都是这样。

 

  叁


  前几日孟伯问我,公子还有多少日子,我沉默了许久告诉他心病还需心药医,孟伯便不说话了。


  我唤柳凄风,一个江湖野郎中。


  来孟府做府医一年多,可谓身心俱疲。


  在我印象里,皇朝二十五年夏以来,孟府就开始了如墓地一般死寂的气氛,也许比这更早。


  晚间我照常挑起灯查看医书。


  主间的小厮提着灯笼跑来叩门,我收拾好医箱去了主间。


  这已经成为习惯,不需要多惊慌,只是我没想到这次病得如此之重。


  云兼抬起眉眼看我,脸上血色全无、孟伯给他拍背顺气,地下是又咳出来的、杂着血块的药汤。


  他说:“柳姑娘见笑。”示意人将那药汤扫出去。


  道:“麻烦您了。”


  秋末的风吹来,我打了个寒噤,感觉冷似隆冬。


  肆


  冬月中旬时,漠北大捷,连一向死寂的孟府都赏了银钱,有了些人气。


  我在主间替他施针,血从腕间流下,不一会就流满一碗,我替他包扎好,拿出银针试血色。


  “近来情况稳定多了。”我收起针。


  他拿着书靠在软榻上,墨发披散,笑了笑,坐起身,发丝遮下来,道了声“云兼无状。”


  慢悠悠地走到窗边,推开了雕花漆木窗,窗外竹叶乘着冬雪,竟也瞧出了点冷意,我不禁拢了拢袖。


  他不在意,去瞧那叶上堆着的雪,稍稍一碰,就像梨花一样飞落。


  总是大梦一场。


  伍


  我虽猜到了是谁,但远没有当事人亲口所述来的震撼。


          新帝有长兄成德太子,为其父昏溃,以巫蛊之罪赐死。


  承德太子的先生,云太傅满门抄斩。罪不及幼子,云兼便被孟将军抱来了孟府。


  后来又顺理成章。


  年少时恋慕期艾,一恍然才惊觉早已放到心上多年。


  云兼少时体弱不愿多出门,孟舒便强行带他玩,上树掏鸟,下湖抓鱼,雨天跑去偷枇杷,晴天又到花园里翻泥虫。


  也是这样一个人,总是活成与云兼全然不同的样子,放肆又骄矜。


  孟舒的年少意气断送在十六岁。


  父亲战死沙场,母亲一病不起,没多久也随夫而去。孟老将军和他在宫门请愿。


  一去三年。


  皇朝二十年冬他回来了一次,三年一述职。


  可云兼自己却不敢再像从前一样同他阴阳怪气。


  总想着疏远了他,也许就会好好的,不至于连最后的窗户纸都捅破了。孟舒只匆匆来了半月,大半都花在路途中了,共也在皇都待了六天。他们依旧会喝茶论棋,只是都不在谈从前对方的事了。


  云兼是不敢,孟舒如何想,他自己也不晓 。






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未完待续(。’▽’。)♡






炸毛的豆子丁

“你给我画饼的时候,我心里跟明镜一样,没拆穿你,是因为不想让你那么早失败,只可惜,这场考试,我帮你作弊,你都没及格。”[图片]

“你给我画饼的时候,我心里跟明镜一样,没拆穿你,是因为不想让你那么早失败,只可惜,这场考试,我帮你作弊,你都没及格。”

炸毛的豆子丁

想要生活过得轻䡆,除了保持该有的善良,还要有一些恰到好处的自私,事不关己的事情没必要太过关心,毕竟大家的生活都一样,难过也难说。

[图片]

想要生活过得轻䡆,除了保持该有的善良,还要有一些恰到好处的自私,事不关己的事情没必要太过关心,毕竟大家的生活都一样,难过也难说。



炸毛的豆子丁

人生在世真的挺不容易的,复杂的社会,看不透的人心,越不过的心酸无奈,躲不过的虚伪,忙不完的今天,想不到的明天。

……

[图片]

人生在世真的挺不容易的,复杂的社会,看不透的人心,越不过的心酸无奈,躲不过的虚伪,忙不完的今天,想不到的明天。

……



炸毛的豆子丁

没必要让所有人知道真实的你

非常喜欢陈丹青老师的这段话:没有必要让所有人知道真实的你,或者是你没有必要不停地向人说其实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因为这是无效的,人们还是只会愿意看到他们希望看到的。

相信你的人自然相信你,而不信你的人,你百口莫辩。我始终觉得一个人的性格因人而异。所以我想去了解一个人的时候,从来不会在另一个人的嘴里去听说,而是以自己相处下来的感受为准。大风刮倒梧桐树,自有旁人论长短。大可不必在意他人言,做自己就好。

[图片]

非常喜欢陈丹青老师的这段话:没有必要让所有人知道真实的你,或者是你没有必要不停地向人说其实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因为这是无效的,人们还是只会愿意看到他们希望看到的。

相信你的人自然相信你,而不信你的人,你百口莫辩。我始终觉得一个人的性格因人而异。所以我想去了解一个人的时候,从来不会在另一个人的嘴里去听说,而是以自己相处下来的感受为准。大风刮倒梧桐树,自有旁人论长短。大可不必在意他人言,做自己就好。



霸道总柴

突然发现的一个随笔

随笔

        少年在阳台上画着画,阳台朝着光,阳光洒在少年脸上,青年站在他身后,阳光为少年镀了一层金边,好像落在人间的天使,青年放慢脚步,嘴上毫不自知的挂上了笑容。

        青年放慢动作轻轻把少年拢入怀中,把头放到少年肩窝,少年被吓了一跳,手上拿着画笔,轻轻推了青年一下。

       “你干嘛,吓我一跳。”少年对着青年埋怨,语气却好像是在撒娇。......

随笔

        少年在阳台上画着画,阳台朝着光,阳光洒在少年脸上,青年站在他身后,阳光为少年镀了一层金边,好像落在人间的天使,青年放慢脚步,嘴上毫不自知的挂上了笑容。

        青年放慢动作轻轻把少年拢入怀中,把头放到少年肩窝,少年被吓了一跳,手上拿着画笔,轻轻推了青年一下。

       “你干嘛,吓我一跳。”少年对着青年埋怨,语气却好像是在撒娇。青年把头蹭了蹭他的肩窝。“不要,我想你了。”少年听了之后轻声笑了出少年在阳台上画着画,阳台朝着光,阳光洒在少年脸上,青年站在他身后,阳光为少年镀了一层金边,好像落在人间的天使,青年放慢脚步,嘴上毫不自知的挂上了笑容。

        青年放慢动作轻轻把少年拢入怀中,把头放到少年肩窝,少年被吓了一跳,手上拿着画笔,轻轻推了青年一下。

       “你干嘛,吓我一跳。”少年对着青年埋怨,语气却好像是在撒娇。青年把头蹭了蹭他的肩窝。“不要,我想你了。”少年听了之后轻声笑了出来,“才出去多长时间,就想我了?那你之前怎么过得呀。”


霸道总柴

另一个随笔

随笔

        乳白色的液体被涂抹到画布上,男人站在少年背后,握住少年的手这个动作甚是暧昧,少年好像意识到了,彤红的脸蛋被男人看去,带着一丝的鼻息打在少年耳朵上,他感到耳朵要烧起来了。

“这一步可不是涂在这里。”男人在他耳边轻轻地笑起来。

[图片]


随笔

        乳白色的液体被涂抹到画布上,男人站在少年背后,握住少年的手这个动作甚是暧昧,少年好像意识到了,彤红的脸蛋被男人看去,带着一丝的鼻息打在少年耳朵上,他感到耳朵要烧起来了。

“这一步可不是涂在这里。”男人在他耳边轻轻地笑起来。


炸毛的豆子丁

"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谁比谁更容易

人真的要在孤独中积蓄力量

熬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艰难岁月

然后就像火车驶出隧道

温柔和光明一下子扑面而来

你发现原来世界

可以如此和颜悦色 

那些难熬的日子终会过去" 

[图片]


"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谁比谁更容易

人真的要在孤独中积蓄力量

熬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艰难岁月

然后就像火车驶出隧道

温柔和光明一下子扑面而来

你发现原来世界

可以如此和颜悦色 

那些难熬的日子终会过去" 




炸毛的豆子丁

人这一生,一定要照顾好自己,除了身体什么都不是你的,少生气,多开心,输了健康赢了世界又怎样?

心情要好,开心就笑,累了睡觉,没心没肺,快乐翻倍。既然上了生活的贼船,那就做快乐的海盗。只要心情好,一切会都好。

人生不经历点烂事,那算什么人生,但凡要不了你命,人生随时可以重启,做个自带阳光,乐观快乐的人!

[图片]

人这一生,一定要照顾好自己,除了身体什么都不是你的,少生气,多开心,输了健康赢了世界又怎样?

心情要好,开心就笑,累了睡觉,没心没肺,快乐翻倍。既然上了生活的贼船,那就做快乐的海盗。只要心情好,一切会都好。

人生不经历点烂事,那算什么人生,但凡要不了你命,人生随时可以重启,做个自带阳光,乐观快乐的人!



炸毛的豆子丁

女人该有的样子

女人,

一定要经济独立,

一定要好好打扮,

一定要多学习多提升,

一定要靠自己好好赚钱。

当你身材好,气质好,又不差钱的时候,你就会恍然大悟,哪有时间患得患失,哪有时间揣摩别人,哪有时间留变过往。

所以无论现在你身处何方,你要试着支做环境的主人,向下生根,向上开花,不负生活,不负自己,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图片]

女人,

一定要经济独立,

一定要好好打扮,

一定要多学习多提升,

一定要靠自己好好赚钱。

当你身材好,气质好,又不差钱的时候,你就会恍然大悟,哪有时间患得患失,哪有时间揣摩别人,哪有时间留变过往。

所以无论现在你身处何方,你要试着支做环境的主人,向下生根,向上开花,不负生活,不负自己,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联的敷敷

【俄瓷】送你一只小熊

      莫斯科   下午5:00

      俄罗斯正躺在办公室的躺椅上,阳光肆意的透过玻璃窗洒在他的脸上。金光给清晰硬朗的轮廓带来少许柔和,修长笔直的腿很自然地搁在办公桌上,尘粒在光线中上下打着转。或许是躺椅太舒服了,不知不觉中俄罗斯就睡着了。

    北京      中午12:00

    瓷正...

      莫斯科   下午5:00

      俄罗斯正躺在办公室的躺椅上,阳光肆意的透过玻璃窗洒在他的脸上。金光给清晰硬朗的轮廓带来少许柔和,修长笔直的腿很自然地搁在办公桌上,尘粒在光线中上下打着转。或许是躺椅太舒服了,不知不觉中俄罗斯就睡着了。

    北京      中午12:00

    瓷正在看文件,右手摁着一沓厚厚的资料,左手拿着一只笔不时勾勾写写,京在一旁显得有些困倦。瓷余光轻瞥了一眼京,“不用硬撑着,要是困了就回去休息吧。”京连忙表示自己不困,还能继续工作,瓷也就不在说话,继续看文件。

    半小时后.

    俄罗斯突然焦躁地坐了起来,梦中的事情使他感到害怕:美利坚与中国签订中美友好条约,并互赠友谊勋章。他突然感到一阵巨大的空虚袭来,他伸手想去抓些什么东西,可迷迷糊糊间什么也抓不到。对,他要去找瓷。“莫斯科,安排航班,去北京。”俄罗斯迅速地抓起躺椅上的外套,连头发也不梳一下,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办公室。留下莫斯科一脸迷茫的从一堆文件中缓缓抬起头。看着俄罗斯凶狠的眼神,莫斯科忙不迭地打电话给航空公司。

     

      五小时后.

      瓷终于处理完了文件,松了松领带,正准备喝上一口还没凉透的枸杞茶,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俄罗斯先生,请稍等下,瓷先生正在处理公务。”京的声音传来。瓷暗叫不好,赶紧喝了两口茶。只听见砰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快速推开,一只一米八九的熊,出现在了瓷的眼前。他的外套皱皱巴巴,还没来得及熨平,头发也卷卷的,一根呆毛很显眼。看见吃的一瞬间,小熊凶巴巴的气势瞬间软了下来,有些委屈和傲娇的挪到瓷的面前。京赶紧拉着莫斯科出去了。瓷包着一口茶,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看见小熊幽怨的眼神在自己身上飘来飘去。是赶紧站起来拉住了小熊的手。显然,小熊并不领情,把瓷的手拍开了。“这位主怎么又闹脾气了…”瓷心里满满的疑惑。“俄罗斯,你怎么了?万尼亚?…”瓷试探性的问着。见对方十分执拗的一声不吭,瓷憋了大招:“我的小熊,你怎么…”话还没说完,小熊就紧紧的抱住了瓷。两只熊爪把瓷搂的紧紧的,瓷只感觉才吞下去的茶都要被挤出来了。瓷继续给小熊顺毛,“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的事啦?”“是美,…”小熊正猛吸着瓷淡淡的茶香,把头埋在瓷的肩上,声音含糊不清的。“美又怎么了?”此努力的把俄的脑袋挪开。小熊不情愿的抬起头,“他在梦里欺负欺负我”,瓷“……”。

      “不要因为一些小事就大老远的飞过来好吗?你的人民需要你时时刻刻在他们的身旁。”“我也需要你嘛。”瓷明白,小熊这股子醋劲上来了,就很难消下去。鬼知道他是不是梦见自己和美丽卡交换结婚戒指之类的奇葩事件。


      所以为了安慰小熊,文件只好先不改了,下厨给小熊做一顿饺子吧。 

       果然,美食最治愈人心,但小熊觉得最幸福的事情还是瓷放下了工作来陪他吃晚饭。“今天还没亲亲,吃了饭再说吧。瓷一定会答应我的。”“吃了饭赶紧把他送走。”两人同桌异思。

      当然最后,小熊还是粘粘糊糊的和瓷在机场拥吻而别,并且许诺还会来找瓷吃饭的。

     京在一旁看着,“上天的礼物,说到就到,老天爷是看您太累了,就派了一只熊来放松一下你。”瓷“……嗯,送了一只小熊,不错。”

    (小彩蛋)俄在上飞机前疯狂对美一顿输出,炫耀自己在瓷家吃的饭,还附赠了自己和瓷的合照。“额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清高你了不起!!”美气急败坏又深感无语。可是小熊暂时接收不了消息,因为小熊,在飞机上。自己慢慢生气吧莉莉~


炸毛的豆子丁

“事来抗住是本事,事过翻篇是格局”

[图片]

“事来抗住是本事,事过翻篇是格局”



炸毛的豆子丁

人和人不管说的再美,笑的再善,玩的再好,利益面前,是人是鬼一目了然,人性背后都是白云苍狗,愿你我都是生活中的高手。

[图片]

人和人不管说的再美,笑的再善,玩的再好,利益面前,是人是鬼一目了然,人性背后都是白云苍狗,愿你我都是生活中的高手。



炸毛的豆子丁

我们这一生,如果平平安安直到老去,已经是大幸。

错过了飞着飞着就不见的航班,躲过了突然就失控狂奔的车辆,避开了凌晨因为地震崩塌的城市。

如果这一切你都侥幸没有遇到,接下来的日子里,请使劲活着,想做的事要抓紧做,没说出口的话要记得说,无论如何都希望我爱的你们,能平平安安的过!

[图片]
 


我们这一生,如果平平安安直到老去,已经是大幸。

错过了飞着飞着就不见的航班,躲过了突然就失控狂奔的车辆,避开了凌晨因为地震崩塌的城市。

如果这一切你都侥幸没有遇到,接下来的日子里,请使劲活着,想做的事要抓紧做,没说出口的话要记得说,无论如何都希望我爱的你们,能平平安安的过!


 


炸毛的豆子丁

进退两难的年纪皆是生活,我们都不物质,是生活需要,过得力不从心,却又不敢泄气,好像什么都来得及,又好像什么都无能为力,好像什么都有希望,又好像什么都遥不可及。[图片]

进退两难的年纪皆是生活,我们都不物质,是生活需要,过得力不从心,却又不敢泄气,好像什么都来得及,又好像什么都无能为力,好像什么都有希望,又好像什么都遥不可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