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隐忍

1154浏览    44参与
墨书年

命运难改

执着轮回

死局难改

一步一步

无法衡

              ——王紫峰

命运难改

执着轮回

死局难改

一步一步

无法衡

              ——王紫峰

墨书年

我明白了

一切都是一场梦

每段故事

原来结尾都相似。

我明白了

一切都是一场梦

每段故事

原来结尾都相似。

墨书年

我想我终于找到了

我的救赎

我想我终于找到了

我的救赎

刘奶奶爱喝牛奶
【忍耐与表达】 *忍耐和不抱怨...

【忍耐与表达】

*忍耐和不抱怨也不见得是好事

*公开表达诉求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会出现趁火打劫的情况

——《巨浪下的小学》

【忍耐与表达】

*忍耐和不抱怨也不见得是好事

*公开表达诉求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会出现趁火打劫的情况

——《巨浪下的小学》

墨书年

或许,

他从来

没有存在过。

或许,

他从来

没有存在过。

南风有幸

一步之瑶

(十一)

九重天。

既是参加如此重要的盛典,自应庄重以待。瑶光一身玄黑卷云纹长裙配着暗色金缕绣、玄明黄的薄纱裙,温婉优雅,端庄持重,活了这许多年月将自己的心思暂时安排妥当的能力还是有的,起码外人一眼望去自是无可挑剔。

瑶光上神气度非凡,不愧是这四海八荒唯一一位女战神。各路仙家看见瑶光时,也只会有如此感叹。至于某人之前的内心有多崩溃……嗯,自是不会让任何人发现的。

大殿上,瑶光站在前排的位置上。大典尚未正式开始,瑶光神色淡然,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人群。折颜也是早早就到了,此刻看见了瑶光,虽碍于场合没有直接走上来,但也蓦地转过脸来笑得风情万种,瑶光一番努力才压制下了想冲他翻白眼的冲动;白止帝...

(十一)

九重天。

既是参加如此重要的盛典,自应庄重以待。瑶光一身玄黑卷云纹长裙配着暗色金缕绣、玄明黄的薄纱裙,温婉优雅,端庄持重,活了这许多年月将自己的心思暂时安排妥当的能力还是有的,起码外人一眼望去自是无可挑剔。

瑶光上神气度非凡,不愧是这四海八荒唯一一位女战神。各路仙家看见瑶光时,也只会有如此感叹。至于某人之前的内心有多崩溃……嗯,自是不会让任何人发现的。

大殿上,瑶光站在前排的位置上。大典尚未正式开始,瑶光神色淡然,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人群。折颜也是早早就到了,此刻看见了瑶光,虽碍于场合没有直接走上来,但也蓦地转过脸来笑得风情万种,瑶光一番努力才压制下了想冲他翻白眼的冲动;白止帝君风范十足,稳重端严,望到瑶光时沉稳的神色却有些松动,微笑中含着一丝丝尴尬;而他一旁的姒灵,那可真是……一脸期许加鼓励,还冲着某个方向轻轻地示意了下。瑶光一愣,望向那个方向,旋即眼皮一抽,还没来得及看清重明是什么表情就飞快地转过头来。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瑶光在心中反复默念着。食色性也,莫失莫忘。

天钟响起,众仙家神情肃穆起来。一道紫色身影和白色身影渐渐走近,身后跟着的就是北斗司的星将们。哦,她倒是忘了,北斗司本来就是在主阵的同时兼修法仪,法仪也是当年他们几个最讨厌却又不得不上的一门课,互帮逃课这些事他们可没少干。只是……瑶光神色微动,虽自己这星君也不过是个闲职,但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下,兄长竟没有通知自己帮忙?估摸着是估计自己要处理碧游的事情才如此的吧,瑶光瞥了一眼身边的碧游。兄长对自己的好真的是没话说,但是她怎么能真的这样心安理得的只顾着自己躲清闲呢?就为了那些似是而非的纷乱情事,重生后的种种思虑。瑶光很是自责。

思量间典礼已进行了大半,碧游轻轻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她专注些,一会儿要有群臣同贺的场面。瑶光略敛了敛心神,目光一转便看见了北斗司的这群人,现下里可都是一副庄重的不能再庄重的样子了,她眉心一跳。

呵呵,他们北斗司出来的人演戏功夫可倒都是一脉相承的强悍。瑶光刚心下暗笑,这便瞥见了开阳不着痕迹地向她挑了挑眉,嘴角一抽。

“本君执掌天地多年,天地宁久,当更新气象,另立新君。天族宣德神君,披昭仁善,敬慎持恭,自即日起立为新一代天君。本君卸任天地共主一位,即命帝君,如此甚好。”

“参见帝君,天君。愿天地岁岁安宁,代代长新。”众仙俯首,自此天地间自换了一个新纪元。

 

“瑶光,你干嘛呢。”折颜从后面追了上来,淡淡笑问道。

“我找碧游啊,这怎么一个转身就不见了。”瑶光此刻并不是很想见到折颜,只推脱着自己在找碧游就想先行离去。

“哎呀你放心吧,这是九重天,引路仙娥多得很,她走不丢的。”折颜折扇轻敲了敲手,“不过,我倒是一直有一事想要来问问你啊。”

就知道!瑶光内心长叹一口气,所幸现在身处的位置也是僻静,谈起这些私事也不用担心旁人能听到。

“旁的没看出来,你北斗司之人的酒量酒品倒是上下一致的差。”折颜微挑了眉先调笑了一句。本以为瑶光算是他们当中极克制自律的了,前日一看也不尽然。这借着“酒后吐真言”来表白的乳臭未干小神仙戏码竟也让她这大龄女战神拿来用,用的还这么自然!

“你管我!”听了这熟悉的调侃,瑶光倒是恢复了几分硬气。他当自己听不出来他是在讥讽她酒后表白么,表白又怎样,你情我愿就在一处。重明也的确是极优秀的青年才俊,可难道她还配不上他了么?更何况……更何况她也没说什么露骨之话吧,不就是一时兴起起了个诨名么。瑶光完全忘记了她这一世十七万年里哪曾对第二个人如此温柔怜惜又做了那种种“挑逗”行为!

“是是是,我哪管得了你啊。可是有一点你知道么。”折颜突然正色起来,瑶光心也一颤。“哪怕别人不知道,与你相处了这十几万年的我们如何看不出来。你二人才见了三面,便都是有那一见如故之意。你扪心自问,你当时所作所为,从神情态度到言语,可有对另一人做过!”

“的确说了些轻浮之语,可也没什么……”瑶光的声音越来越低,说话底气愈显不足。

“瑶光,你可知,这十几万年来,我是拿你当妹妹的。事实上,我、东华和白止都是一样的。”沉默良久,折颜突然长叹一口气,眉宇间竟有了惆怅之意。“所以我实在是知道你这别扭性子。平叛之战,我们都以为你对墨渊有意。虽然我和东华都并不觉得墨渊那性子与你相配,可你若喜欢,我们也愿意撮合。可最后,竟不知是我们误判还是你改了主意。”

折颜又转过头来望着那低头不语的人儿,轻轻笑着。“直到两万年前遇到了重明,我真没曾想到,你竟像改了性子般。”折颜唇边又划上了些似笑非笑的调侃弧度来,“之前我和东华还商议过,咱们的妹妹是不是个伪女子。女神仙那些琴萧风月之事没见你如何干过,倒是对这战场之事情有独钟,让男子都是自愧不如。”

望着面前脸颊微红染上了丝丝羞恼之意的瑶光,折颜带着三分坏笑,似感叹又似欣喜。“你二人我瞧着竟是般配极了,重明虽小你七万岁,却是少时早熟,说不定思虑比你还要周全些,又不像墨渊那样冷肃寡趣,是个翩翩君子;你也是个实心肠的,虽然战场上着实骁勇了些,私下温柔细腻起来也很体贴人,若顺了你心意你也自会一心一意。可你这别扭性子,遇见这种情事第一反应定是想要避得远远的,我说的对不对?”

瑶光无言以对,折颜猜的的确对。

说话间二人继续向着东华的寝宫行去,折颜依旧轻笑着,“我也只是想稍作提醒,难得你二人都是有些情意在,若因着这种若有似无的东西错过,那你可真是亏大了。”

“我明白。”瑶光微低了头,自己先前也隐隐约约地有着这种感觉,如今再经折颜挑明她倒觉得轻松了不少,她心里也很是感激折颜。她决定下回再遇重明时,哪怕不能把事事都说清,起码要秉承着坦然的态度去面对。

 

“你疯了!这种事情你怎么敢告诉她,那是要遭天谴的!”“你这小丫头竟敢说我疯了,你怎不说你与你那阿姑……”“你闭嘴!这事怎敢告诉主人!”

谈笑间折颜瑶光已经行至太晨宫门前,宫内空无一人,只有内殿大门紧闭,有些嘈杂之语隐隐传来。二人耳力自然都不错,瑶光听出这二人应该就是自己寻的碧游和东华,只是听这言语……怎么像是吵起来了?居然还把她也给扯上了?

“碧游,不得无礼!”瑶光步入殿内,冲着碧游轻斥道。碧游回首见了主人不免一惊,听了主人的斥责小嘴瘪了瘪,有些委屈,不过也未再出声了。

到底还是瑶光的话管用些。东华轻瞥了眼殿中三人,淡淡呼出了一口气。虽然实在是很惊讶,不,连惊讶也无法描述自己的感觉,但身为实质意义上的天地共主多年,掩饰情绪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瑶光,你家这个小剑灵似是迷路绕到我宫里来了,你将她带走吧。”东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冲着瑶光淡淡开口道。紫袍轻舒,原地坐在几案前撑了额,为自己斟了一杯清茶。

迷路能绕到一十三重天的太晨宫?瑶光额头有些黑线,应该说这是某剑认路认得太精准了吧!不过瑶光也能看出,碧游专程绕来找东华又起了矛盾,焦点是在自己身上的,说不定就与那重生又伴着天劫一事有关。事实上瑶光的预感一直很准,这次也不例外。多年之后瑶光回想起今日之景,方才恍然大悟,不过都是后话了。

瑶光并未多说什么,折颜那般聪明自也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仿若未见罢了。

 

那厢重明自将瑶光送回她的瑾虞宫后便有些昏昏沉沉的。不,应该说他自应了瑶光那“阿醉”的诨名后,便有些昏然了。重明呆坐在烛明殿内,周遭一片漆黑,他却并不想掌灯,只觉得现下安安静静的,倒最适合他去想事情了。渐渐地,他闭了眼,唇边的弧度却止不住地扩大,那淡淡的微笑和从容让漆黑的大殿满室流辉。即使他不睁开眼睛,也不难让人想象出那双桃花妙目中有多么堪比月华星辉、堪比人间秋阳斜照的神采。

他重睁了眸,殿内霎时灯火通明。他随意在书案上选了选,便抽了一本心经出来,翻至最后一页,提笔蘸墨,笔尖绕了情丝般游走起来……

 

“折颜,其实你与兄长他们不必太过担心我,我真的没事,何况现下不是还有碧游么。”折颜一路沉默不语,反倒是瑶光觉得其他人都不知自己其实是重生了一世难免担心,便出言安慰道。

“你想太多了,我可没有担心你,你用得着我担心么……”折颜一副傲娇模样。算了,大不了最后真的出了什么岔子,自己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护着她就是了,也希望她傻人有傻福吧。

“表兄,瑶光。”瑶光正欲多说些什么,一道清朗声音自身后响起。瑶光深吸一口气,既已下决心坦诚相待,虽突然些,倒也不觉得有多尴尬了。这样想着,她缓缓转过身来,唇边勾起的得体微笑不知何时又扩大了三分。

重明望着那温婉笑意和那若隐若现的梨涡,心里不禁紧了紧,心跳也愈发快了。微微见了礼后,眸光便含了几分柔情,温声道:“你们走的倒快,竟也不等我一等。”

瑶光只觉得自己的呼吸也是一滞,这个问题,应该是问两个人的吧。瑶光偷偷向旁边瞥了一眼,结果登时没气炸了肺去。折颜不知何时拉了碧游拐到了几丈远的莲池边上赏花去了,那神情叫一个悠然。

你二人何时这么有共同语言了?瑶光心里咬牙切齿。

开玩笑,你们两个说些情话我们在那儿听什么,当灯泡一个赛一个的亮么?万一重明一激动表了白……噫想想真是不好意思。折颜碧游对视一眼,表情都是分明的很好意思。

若是那墨渊上神可就免了,可这重明上神可是主人的上上之选,千万千万是不能错过的!碧游只觉得自己兴奋极了,他二人若是能这么早就确定心意的话,那于日后可是有着极大的好处的!碧游无比热切地想把自家主人尽早地嫁出去。

无人在侧,瑶光还是有些羞涩,特别是她鼻尖还萦绕上了一股淡淡的好闻的香气,宛如山间松柏一般清新雅致,随后她就飞快地想到了这股香气是哪来的,不禁更低了头。

“你若是觉得那日醉酒,为我起了诨名而感到不好意思的话,那是不必的了。我很喜欢,也巴不得你再多为我取几个。”重明含了笑,在瑶光耳边轻轻说着,瑶光和那本应离得很远背着身子却又都支棱着耳朵的两人同时一哆嗦。

噫,够倒牙的,真是看不出来呀。

“还有,你可能会觉得我这样与你说话有些唐突。你我二人见面不过三次,我却觉得,已经见过三世了。第一面时我就觉得与你甚是熟悉,日后必定会重逢,也必不会缘尽至此。”重明望着连耳根都红了去的某人,心跳更是擂如战鼓。

“那个,今天本是天君的交接大典,这里又是九重天,实在不是个议事的好地方。你我,改日换个地方再聊可好?”瑶光有些不敢抬头,虽然她决定了要坦然相对,可这时机也实在是不太好。若真是说起“心悦”这码事的话……瑶光也觉得在哪也不应该是在九重天上。

“也好。”重明并未显得操之过急,顺了她的意思淡淡笑道。无妨,只是他憋得实在难受了,他只是想让她知道些他的感觉。其他的,来日方长,他有的是耐心。

 

瑶光也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出了九重天,手里还紧攥着一本重明刚赠的心经。只觉得今日他说话的声音简直太好听,那香气也太好闻了些,不然自己怎么就像是那日一般醉了呢。

“咳咳。”折颜假咳几声,决定现在就跟这个满脸痴呆的傻瓜分手。“我就先回十里桃林了。你放心,今日所有的事情我们都什么也没看到。”

“也什么都没听到。”碧游赶紧接道,默契地宛如折颜才是她的主子。

开玩笑!瑶光忍不住冲天翻了个大白眼。他们当她是真没看到他二人那支棱了全程的耳朵么!

回了瑾虞宫,瑶光也没法入神去修炼或冥思什么的,脑子是热的,脸是红的,思绪是乱的。她将一脸暧昧的碧游早早地撵了出去,又吩咐了不准他人来打扰自己,这才感觉平静了些。呼,既然心这么乱,不如看看重明给自己的心经吧,宁心效果倒的确是极好。这样想着,她随手抽出心经,想着先翻翻看。

她翻到最后一页,突然一愣。眼神如寒冰般瞬间凝固,旋即又化作一汪春水,一点一滴地溢了出来。

洁白的书页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字。那人笔力刚劲而隐忍,望去却一派云淡风轻。翻来覆去也只是一个人的名字。

瑶光。

墨书年

我希望你成为一代帝王。

去正视自己的问题。

而不是一味的逃避。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直面问题才是真理。

我希望你成为一代帝王。

去正视自己的问题。

而不是一味的逃避。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直面问题才是真理。

墨书年

不必沉溺于过去,

只要现在还在,

希望就还在。

不必沉溺于过去,

只要现在还在,

希望就还在。

墨书年

愿有人问你粥可温。

愿有人与你共黄昏。

会有人把你放在心尖上疼。

会有人在乎你守候你陪伴你。

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挡

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愿有人问你粥可温。

愿有人与你共黄昏。

会有人把你放在心尖上疼。

会有人在乎你守候你陪伴你。

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挡

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墨书年

救赎

不要去渴望别人的救赎,

你应该成为自己的救赎。——墨书年

不要去渴望别人的救赎,

你应该成为自己的救赎。——墨书年

墨书年

倘若这条路是一条路走到黑呢?

你也要走下去吗?

                       —— 端木元

倘若这条路是一条路走到黑呢?

你也要走下去吗?

                       —— 端木元

墨书年

不辜负,不亏欠。

于我而言

一生无憾

不辜负,不亏欠。

于我而言

一生无憾

墨书年

你是我的梦中远方,

我会到达你的身旁。

@轩华

你是我的梦中远方,

我会到达你的身旁。

@轩华

墨书年

若是什么都能忘,

那就好了。

                   ——  端木鸿雁

这世上不存在这种事。

趁早舍弃这个想法。

                   ——王幻

若是什么都能忘,

那就好了。

                   ——  端木鸿雁

这世上不存在这种事。

趁早舍弃这个想法。

                   ——王幻

墨书年

既然你可以更努力些,

那为什么不更努力些。

                         ——王紫峰

既然你可以更努力些,

那为什么不更努力些。

                         ——王紫峰

墨书年

可是在他看来,

再好的花

都抵不过你一句话。

可是在他看来,

再好的花

都抵不过你一句话。

墨书年

曾经年少轻狂,无不可行。

才知人终有穷尽。

如今青丝盘落,前尘已忘。

才明白时光难舍。

曾经年少轻狂,无不可行。

才知人终有穷尽。

如今青丝盘落,前尘已忘。

才明白时光难舍。

墨书年

现在不是放弃的时候,

更不是选择自我堕落的时候。

现在是全力以赴的时候。

更是对未来负责的时候。...


现在不是放弃的时候,

更不是选择自我堕落的时候。

现在是全力以赴的时候。

更是对未来负责的时候。

                                           ——王紫峰

墨书年

自悟

记得从前,我总是说:

别人在乎课业,

而我不喜课业。

可到最后自己发现

我才是最在乎课业的那个人。

其实有时候承认自己

不愿面对的地方。

突然发现也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其实有时候没必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自己努力过就行了。

过程与结果

是一道选择题。

在于我们怎么选择,

就掌握在我们手中。

课业繁重学习重压,

那又如何?

我只是顺心而为,

不辜负自己所付出的努力。

不要让自己留下遗憾。

不辜负自己这段岁月。


记得从前,我总是说:

别人在乎课业,

而我不喜课业。

可到最后自己发现

我才是最在乎课业的那个人。

其实有时候承认自己

不愿面对的地方。

突然发现也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其实有时候没必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自己努力过就行了。

过程与结果

是一道选择题。

在于我们怎么选择,

就掌握在我们手中。

课业繁重学习重压,

那又如何?

我只是顺心而为,

不辜负自己所付出的努力。

不要让自己留下遗憾。

不辜负自己这段岁月。



墨书年

如果要想让自己变优秀,

你首先要战胜自己的内心。

如果要想让自己变优秀,

你首先要战胜自己的内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