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隐秘而伟大

17.7万浏览    1824参与
Hihyunwoo_

快来康康我又发现了什么好东西!!

这是同一顶帽子吧?是吧是吧是吧???


快来康康我又发现了什么好东西!!

这是同一顶帽子吧?是吧是吧是吧???



西兰花炒肉呀

“我只是想再靠近一点,靠近我的梦想,我的恩人。”

“我只是想再靠近一点,靠近我的梦想,我的恩人。”

珞儿

无馀情47

    “中宫已经去拜见大妃,之后会一同去检视国葬队伍。”平尹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大王怎么就知道,大妃一定会答应中宫的请求呢。”

    “我不知道。”李玹雨摇摇头,望着居庐厅檐上摇曳的茅草,“我不过信他而已。”

    平尹微微低头,李玹雨问道:“领议政进宫了吗?”

    “已经到阙内,小人已命宫人带他过来。”

    “好。”李玹雨点点头,“你去叫金提学……算了,他这时候不该来。”...

    “中宫已经去拜见大妃,之后会一同去检视国葬队伍。”平尹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大王怎么就知道,大妃一定会答应中宫的请求呢。”

    “我不知道。”李玹雨摇摇头,望着居庐厅檐上摇曳的茅草,“我不过信他而已。”

    平尹微微低头,李玹雨问道:“领议政进宫了吗?”

    “已经到阙内,小人已命宫人带他过来。”

    “好。”李玹雨点点头,“你去叫金提学……算了,他这时候不该来。”

    平尹答应着,正准备退下,又被李玹雨叫住:“还是着一个小内侍告诉他吧,过后再让他入宫来。”

    “是。”

    平尹离开后,大殿之内只有空荡荡的风声,其中隐隐夹杂丝竹之声,李玹雨静静听着,心里升起一种无法压抑的快乐。

    那种微微发痒的快活甚至传到指尖上,让他不自觉握紧了拳。

    如果将来每一天里,也都只是这样的话,那也不算多么难捱了……

    大妃与中宫两人在簇拥下经过后苑,见到迎面而来的领议政尹德元,不敢受这位三朝老臣的大礼,忙命人将他扶起。

    “听说大人前几天染了风寒,现在好些了吗?”大妃含笑问道。

    尹德元谦恭答道:“多谢大妃关照,已经好多了。”

    “虽然如此,大人毕竟年纪大了,不该太过劳累的。主上毕竟年轻,不懂得体谅下情。”

    听大妃这么说,中宫下意识要辩解:“主上他……”

    大妃不理会她,只对尹德元说:“前几日我哥哥进贡了几支山参,大人忙完了事情,便去大妃殿领吧,也是我的一番心意。”

    “多谢大妃。”尹德元应下,便欲告辞。

    忽然一阵风来,将未关紧的院门吹开,现出里面花枝招展,合乐舞蹈的艺伎们。

    尹德元神色一厉,大步入内,呵斥道:“是谁让你们进来的!国葬期间,竟敢在宫廷内寻欢作乐,还要不要脑袋了!”

    中宫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一头雾水地看向大妃,大妃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隐隐觉得有些不好。

    果然,她立刻就看到从屋子里慌忙跑出来的朴延庆,也顾不得多想便抬脚上前。

    “你是谁?”尹德元厉声问道。

    “小人内需司别坐朴延庆。”朴延庆趴在地上颤声回答。

    “为什么……”尹德元话没说完就被大妃打断。

    “国葬期间听此靡靡之音,表叔你好大的胆子!”

    听到“表叔”,尹德元眼中微闪。

    大妃又急急呵斥:“之前主上就和我说你不堪大用,我还一力保你,如今这样子,真是丢进我们朴氏的脸。”说着她冲内人喊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这厮乱棍打出去!”

    “请等一下!”尹德元抬手制止众人,“既然是大妃的亲属,不该是那么没规矩的人才对,朴别坐,看你也不像是流连酒色的人,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把人带到宫里来了呢?”

    大妃见尹德元帮他说话,心中纳罕,又听朴延庆连连叫冤:“大人明鉴,小人绝不是在寻花问柳,这些艺伎……都是为明朝使臣准备的!”

    大妃面色大变:“胡……”

    “放肆!”尹德元抢先一步喝道,“明朝几次三番前来告诫,不许使用女乐接待使臣,你若真是自己糊涂也就罢了,怎可为了脱罪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几句话吓得朴延庆汗如雨下,连连磕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mumu.

好想李玹雨啊昨天还梦到他了  梦见他光着脚踩在地板上  还梦见他半蹲下来笑着摸了摸我的头…

这是什么小狗视角啊(不过我好喜欢就是了

好想李玹雨啊昨天还梦到他了  梦见他光着脚踩在地板上  还梦见他半蹲下来笑着摸了摸我的头…

这是什么小狗视角啊(不过我好喜欢就是了

珞儿

无馀情46

  “主上殿下,朴别坐到了。”平尹站在居庐厅的门前,微微躬身说道。

  “拜见主上殿下。”内需司别坐朴延庆随即跪下。

  “起来。”李玹雨望着殿内的櫕宫说道,“找你过来,是为了明朝使臣的事,虽然有礼曹负责,可内需司也不好不出力,这几天你要监管宫女内人,不要惹出乱子来。”

  朴延庆拉长了调子:“可是大妃命臣负责大妃殿的衣服赶制,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李玹雨冷笑一声:“原来只这一件事就叫你应付不暇了,寡人已和大妃商议过,大妃也说此事内需司应当参与,没想到朴别坐却有心无力。平尹,你去告诉大妃,说朴别坐不堪大任,咱们还是另选贤能为好!”

  朴延庆吓得说不出话,连忙拉住平尹的衣角:“......

  “主上殿下,朴别坐到了。”平尹站在居庐厅的门前,微微躬身说道。

  “拜见主上殿下。”内需司别坐朴延庆随即跪下。

  “起来。”李玹雨望着殿内的櫕宫说道,“找你过来,是为了明朝使臣的事,虽然有礼曹负责,可内需司也不好不出力,这几天你要监管宫女内人,不要惹出乱子来。”

  朴延庆拉长了调子:“可是大妃命臣负责大妃殿的衣服赶制,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李玹雨冷笑一声:“原来只这一件事就叫你应付不暇了,寡人已和大妃商议过,大妃也说此事内需司应当参与,没想到朴别坐却有心无力。平尹,你去告诉大妃,说朴别坐不堪大任,咱们还是另选贤能为好!”

  朴延庆吓得说不出话,连忙拉住平尹的衣角:“殿、殿、殿下,臣刚才是开玩笑的,臣这就回去准备。”

  “寡人可不是和你开玩笑,也容不得别人开玩笑。”李玹雨一摆手,平尹倒退而去。

  朴延庆趴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是是是。”

  见他一力求饶,李玹雨才松口:“要准备得隆重些,才不丢王室的脸面。”

  朴延庆满口答应着,惊惶退去。

  李玹雨瞥着他的背影,又看向殿上櫕宫,默默行了一礼。

  在父王的灵前做这种事,真是太不孝了……

  朴延庆离开思政殿,快步穿过许多条走廊才停下脚,额头上满是汗珠,一半是累的,一半是吓的,回过神来想擦擦汗才发现根本没带帕子。

  “大人。”一方手帕忽然递了过来,恰如久旱逢甘霖,朴延庆连忙扯过来在头上抹着,擦完汗才想起来打量眼前的人。

  这是个面貌清秀的小宦官,低眉顺眼地弓着身子。

  朴延庆一看就放下心来,拉长调子说道:“你这孩子挺有眼色。”

  “这不过是小见识,奴才刚才依稀听到,主上要大人准备迎接明朝使臣的礼节。”

  说到这个事情,朴延庆又耷拉下脸:“主上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不过本大人有大妃撑腰,他也不敢怎么对我。就是怕他挑刺,让大妃觉得我办事不力呀。”

  “确实是这么个理儿。”小宦官殷勤道,“庆礼也无非是那么几样,无非是按照老规矩办,主上有心要找茬,总能挑出错来。可要是让明朝使臣满意了,只怕大王也不好挑错。”

  朴延庆听到他的话,倚柱抽出扇子,若有所思地摇着:“那你说明朝使臣喜欢什么呢?”

  “小人哪里知道,不过常听人家读书人说,食色性也,明朝使臣也是人啊,大约不是喜欢美食,就是喜欢美女吧。”

  朴延庆听他这么说,相当满意地点点头:“你还真是人小鬼大。”

  小宦官低头笑道:“小人这点小聪明不算什么,承蒙大人看得上,在大妃面前为小人美言几句。”

  “你有心了,叫什么名字?”朴延庆笑嘻嘻问道。

  “小人是外殿侍奉的,叫休宁,如果这事办好了,大人可否替小人在大妃面前美言几句,把小人调到寿进宫去?” 

  “好说好说。”朴延庆大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摇着扇子离开。


珞儿

无馀情45

    然而李玹雨并不在康宁殿,已经换好丧服去了思政殿的居庐厅。

    这座大殿平日里冷清,唯有在这个时候,才有成群结队的宫女别监往来穿梭。

    李玹雨带着一顶麻冠,尺寸对他来说有些太大了,连耳朵都要盖住,他也没有去纠正,遥遥望着停在殿上的櫕宫,眼睛很红,但留不下泪来。

    “主上。”金秀贤叫了一声,他才回过神来。

    “怎么又来了?”......


    然而李玹雨并不在康宁殿,已经换好丧服去了思政殿的居庐厅。

    这座大殿平日里冷清,唯有在这个时候,才有成群结队的宫女别监往来穿梭。

    李玹雨带着一顶麻冠,尺寸对他来说有些太大了,连耳朵都要盖住,他也没有去纠正,遥遥望着停在殿上的櫕宫,眼睛很红,但留不下泪来。

    “主上。”金秀贤叫了一声,他才回过神来。

    “怎么又来了?”

    “方才大妃嘱咐,要臣调停朴大人和宗室之间的关系,臣去找了朴基雄。”

    李玹雨哦了一声,继而才反应过来:“她怀疑你了吗?”

    “这倒也难说,不过朴基雄说这些事情,也该原原本本向主上殿下说明才对。”

    “他会这么说?”李玹雨不大信。

    “这也是……长久磨砺出来的智慧。”金秀贤斟酌着尽量不要说得太可笑。

    李玹雨抿了抿嘴,显然想笑而没有笑:“他太多虑了,你也是。我……寡人不会忘记说过的话,也不会随便怀疑自己的盟友。”

    金秀贤正要告退,忽然想起在朴基雄那里看到的名单,问道:“先王王陵选在安山,周围有几百户人口,强行迁移只怕会引起不满,大王何不去与大妃商议,从内需司拨款安抚这些百姓,也好让人知道王室之爱民如子。”

    内需司是大妃表叔把持的,从前还有先王压着,他们不敢做得太明显,如今先王走了,他们便肆无忌惮起来。金秀贤来时,便听到一个康宁殿的宫人抱怨,说还没出国葬就这样作威作福起来,将来还不知怎么样呢。

    既然如此,不让他们出一点血,也对不住日后将要受的暗气。

    李玹雨立刻就明白他的意思,笑了出来:“我会说的,不过私下里提的话,恐怕没有效果,你来创造一个机会吧。”

    金秀贤领命而退。

    他并没有理解出宫,而是顺路去看望妹妹。

    宫里人人都揣着好几个心思,唯独他这个妹妹,从世子嫔升为中宫,也依旧对周围的变化懵懂无觉,只为她视如亲父的先王之死而悲伤。

    这会吃亏的。

    “这段时间一定要谨慎,伺候大妃时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要随时随地带着明霞。”

    金秀贤叮嘱了许多话,让中宫有些头皮发麻:“需要这么谨慎吗?”

    “不谨慎也可以,但你会受辱的。”金秀贤认真地看着她,“哪怕你有这样的准备,哥哥也不忍心看到那一幕。”

    中宫心里一凛,差点感动地哭出来,却被他喝了回去:“不许哭,以后不能这样随随便便为了一句话就哭。”

    眼泪一下子搁在眼眶里,流出来也不是憋回去也不是,中宫哽了好一会儿才哇地一声,把脸埋进手里:“哥你欺负人!”

    金秀贤只能无奈地给她递帕子,心想果然是还是没有用。

    果然人只能走自己的路,哪怕是亲人,都不能替她遮挡一切风雨。

    不光是他天真的妹妹,还有那个早慧的孩子,太聪明了,也会受伤的。

Hihyunwoo_
“他那么傻,会一直等的。”

“他那么傻,会一直等的。”

“他那么傻,会一直等的。”

珞儿

无馀情44

    下了屋顶刚站定,就见到一群穿着麻衣的人浩浩荡荡而来。

    为首的女孩子还不到二十岁,头上没有任何装饰,清而俏的脸上唯有寒意,她定定地望着李玹雨:“时候快到了,大王为何还没有换成服?”

    平尹连忙跪下:“大妃明鉴,大王哀毁过度,一时回不过神来。”

    大妃蹙起眉头,看也不看平尹一眼,只对李玹雨说道:“如今不是从前了,大王也该收敛一下自己的孩子心性,否则如何可做万民之主。”...


    下了屋顶刚站定,就见到一群穿着麻衣的人浩浩荡荡而来。

    为首的女孩子还不到二十岁,头上没有任何装饰,清而俏的脸上唯有寒意,她定定地望着李玹雨:“时候快到了,大王为何还没有换成服?”

    平尹连忙跪下:“大妃明鉴,大王哀毁过度,一时回不过神来。”

    大妃蹙起眉头,看也不看平尹一眼,只对李玹雨说道:“如今不是从前了,大王也该收敛一下自己的孩子心性,否则如何可做万民之主。”

    “是。”李玹雨并不抗辩,低声答应下来。

    “快去换衣服吧。”大妃把目光转到一旁的金秀贤上,目光微动却并没有说话,而是叫住李玹雨,“中殿从前就总是因为大王独断专行忧心,近日大王又这样,岂不是更让他难做。”

    双手猛地攥紧了衣服,李玹雨深深吸一口气:“大妃说的是,儿臣以后不会再任性了。”

    大妃冲他摆摆手,平尹连忙拥着李玹雨离开,金秀贤也要跟着他走,却被大妃叫住:“金提学。”

    他停住脚步,看向李玹雨,李玹雨也看着他,但立刻就收回目光,继续向前。

    金秀贤叹了口气,回转过身来:“大妃有何吩咐。”

    “称不上是吩咐。”大妃脸上露出一丝笑,“只是有件事情,要托金提学帮忙。”

    “大妃请讲。”

    “我哥哥如今在奉常寺,国葬期间难免在宫中出入。金提学知道的,因为往年那桩事,他和宗亲们的关系都不大好,若是因此与宗戚执事们起了争执,在国葬里闹出了笑话,岂不是要让天下人耻笑。为此还要请金提学尽力斡旋,最好是能够让我哥哥与新城尉一家解开心结才好。”

    金提学唯唯应下。

    大妃又笑道:“从前的事情也该放下了,如今大家都是辅佐主上的人,彼此之间应该心无芥蒂才好。”

    金秀贤依旧点头答应,告辞离开。

    出殡前朴基雄来找金秀贤,得知了这件事,不由失笑:“这就开始挑拨离间了?女人果然都沉不住气呀。”

    “她没有韬光养晦的必要。”新的主上还有八年才能冠礼,在那之前,都是这位大妃说一不二的时候。

    朴基雄想想觉得也是,又问:“那你不去和主上殿下解释一下吗?”

    “解释什么?”

    “挑拨离间啊。”

    金秀贤一笑:“主上不会连这都看不懂。”

    “看不看的懂是一回事,在不在意是另一回事。我妻子还懂得眠花宿柳是男人本性呢,每次看完从艺妓院回去还不是拉着脸……啊,这事好像不能这么比。不过这才刚开始呢,不解释清楚就难免有疙瘩,每过一天那疙瘩就就大一点儿,最后磨破嘴皮子也说不开了,连房都不让人家进。”

    “好了,我知道你的婚姻不幸了,真是可怜,快喝杯茶出去忙活吧,忙起来就不会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金秀贤虽然给人下了逐客令,但想一想,还是往康宁殿走去。

善藏华年

【元流焕&李海镇】这是什么神仙爱情,少女攻也是攻,这波操作在大气层,对不起,我站小奶狗这边。

【元流焕&李海镇】这是什么神仙爱情,少女攻也是攻,这波操作在大气层,对不起,我站小奶狗这边。

停云
二十 我可以看花,也能享受阳光...

二十

我可以看花,也能享受阳光,能蹦能跳,能过能笑。但过去始终是一道丑陋的疤,好不了,忘不掉。我能做的,不过是尽量把这道疤的负能量转化为我前进的动力之一,我只能往前看。

好了,这章之后就俩人就可以没羞没臊想见就见了

也并不是为了这个目的故意将李善雅的故事弄得这么悲伤,刚开始只是想十七岁的李玹雨会像隐伟电影里那样来到月亮村吗,之后的事情就自己跑到脑子里了,自然而然就成了那样

二十

我可以看花,也能享受阳光,能蹦能跳,能过能笑。但过去始终是一道丑陋的疤,好不了,忘不掉。我能做的,不过是尽量把这道疤的负能量转化为我前进的动力之一,我只能往前看。

好了,这章之后就俩人就可以没羞没臊想见就见了

也并不是为了这个目的故意将李善雅的故事弄得这么悲伤,刚开始只是想十七岁的李玹雨会像隐伟电影里那样来到月亮村吗,之后的事情就自己跑到脑子里了,自然而然就成了那样

mumu.

别问 问就是爱过

(其实李玹雨是很久之前我就喜欢的人 后来断断续续还是会想起他 哪怕忘掉了几个月还是会在某一个时刻再次喜欢他 很有意思 只能说我对李玹雨是真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别问 问就是爱过

(其实李玹雨是很久之前我就喜欢的人 后来断断续续还是会想起他 哪怕忘掉了几个月还是会在某一个时刻再次喜欢他 很有意思 只能说我对李玹雨是真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呆头呆脑的呆头鹅

“你的梦想是什么”

“下辈子成为一个普通人”

“你呢?”

“普通人的邻居”

“你的梦想是什么”

“下辈子成为一个普通人”

“你呢?”

“普通人的邻居”

Hihyunwoo_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之人...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之人的忠诚”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之人的忠诚”



mumu.

又看到《隐秘而伟大》里李玹雨两只手被铐在车上的画面  我不禁又感叹一遍

​寒国人 你们真的有把正剧拍成g那个v的潜质(啊这是可以说的吗

又看到《隐秘而伟大》里李玹雨两只手被铐在车上的画面  我不禁又感叹一遍

​寒国人 你们真的有把正剧拍成g那个v的潜质(啊这是可以说的吗

珞儿

无馀情43

王宾天后五日,便要依礼入殓。在这之前,内侍们拿着王袍,在王宫的屋顶上为死去的大王招魂。

    今天以后,不会再这么做了。

    先王终将被装裹起来埋进土里,新王也将即位,即便是国家的主人,他死去后世界也依然在运转。

    今天的天气并不算好,天色阴沉,但有没有大雨,只是细密的毛毛雨,洒在身上带来若有若无的湿气。

    金秀贤入宫时,宫人们正乱作一团,平尹也急得无头苍蝇一样,见他来了,高兴得像见到救星。...


王宾天后五日,便要依礼入殓。在这之前,内侍们拿着王袍,在王宫的屋顶上为死去的大王招魂。

    今天以后,不会再这么做了。

    先王终将被装裹起来埋进土里,新王也将即位,即便是国家的主人,他死去后世界也依然在运转。

    今天的天气并不算好,天色阴沉,但有没有大雨,只是细密的毛毛雨,洒在身上带来若有若无的湿气。

    金秀贤入宫时,宫人们正乱作一团,平尹也急得无头苍蝇一样,见他来了,高兴得像见到救星。

    “金大人,您快上去劝劝大王,早到换成服的时候了!”

    大王?金秀贤有一瞬的迷惘,但随即就回过神来,接过平尹手上的伞,顺着梯子爬上屋顶。

    李玹雨眺望烟雨迷蒙的汉阳城,察觉到雨丝不再落到身上,也并没有回头。

    “四岁的时候,我偷偷爬上来过,那时候看到的汉阳城,好像和现在没有什么区别。”

    金秀贤为他撑着伞,默然不语。

    “你之前送了我一本《法华经》,我看到一副偈子,‘世皆不牢固,如水沫泡焰’,当时觉得很震动,现在想来,又觉得不过如此。虚假或真实根本没什么重要的,我真的会难过,这是真的。”

    李玹雨深深吸了口气:“你倒是和我说几句话呀,你不是来劝我下去的吗?”

    “在穿上丧服之前,臣希望大王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哪怕只是无用处的悲伤。

    李玹雨回过头来:“大王?”

    金秀贤望着他说:“是的,大王,不必为以后担心,即便做了大王,您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不对,我会变的,你也会变。不过世间万物,本来也都在时时刻刻变动。”李玹雨把头转回去,“虽然我看不出差别来,但此时的汉阳,一定和我当年看到的不一样。有些变化,是自己察觉不出来的,可年深日久之后,忽然就发现自己完全不一样了。”

    他闭上眼睛,听着细雨洒落在纸伞上的声音。

    “你现在还把我当孩子看吧,这些话也都当孩子话听……这样也好,以后我不会再和你说这种话了。”李玹雨睁开眼睛,“本来我什么都不相信,连自己都不信。可是你告诉我该相信的,那我也就暂且信了。哪怕将来我们真的变成了和现在不一样的人,只要你还愿意支持我,我也会愿意支持你。”

    金秀贤抿唇,还是说道:“大王不必如此悲观,天下的事情都是相对而言的,变是常理,不变也是常理,大家都只是在变与不变之间,寻求一个安身立命之处而已。臣的安身立命之处,都在大王身上,这是不会变更的。”

    “如果当初不是我活下来了呢,你现在的安身立命之处,就会变成哥哥了。”李玹雨低头说道,“就像闵大人一样,如果不是哥哥去世了,他就不会在意我。如果不是懋宗大王早逝,柳大人也不会把目光转移到我身上。好像我活到现在,没有几个人是把我当做我去看待的。本来我都习惯了,偏偏又冒出个你来。”

    他忽然抬头看向金秀贤:“你是在看着我吗?”

    不是宁昌世子的弟弟,不是懋宗的侄子,不是即将即位的大王,只是他自己。

    “是,也不是。”金秀贤摇摇头,“大王,人是没有办法脱离人世而单独存在的,臣一开始,也不过将您当做世子嫔的丈夫看待而已。即便是现在,也不可能只用那么纯粹的眼光看您的。但是臣可以保证,从今往后,臣的眼里,殿下永远都是殿下。”

    “何苦这么诚恳。”听他这么说,李玹雨反而笑起来,“那么,为了你的诚恳,我也该下去了,是吧。”

    “如果大王愿意的话,再待一会儿也没关系的,将来很难有这样的时光了。”

    “算了吧,任性太过,平尹会被罚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