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雁切真砂人

3239浏览    23参与
贰禾

四手+四眼+颜艺    ♥了

四手+四眼+颜艺    ♥了

梦中情人樱井考宏

把蛏子弄没了,外加描了一遍线条(看起来更清楚一点)

然后把对话框弄没了但是我没有网格纸的笔刷所以痕迹有亿点点明显(腰那里黑黑的是因为我画了奇怪的东西但是审核过不了就擦掉了)

把蛏子弄没了,外加描了一遍线条(看起来更清楚一点)

然后把对话框弄没了但是我没有网格纸的笔刷所以痕迹有亿点点明显(腰那里黑黑的是因为我画了奇怪的东西但是审核过不了就擦掉了)

Iyoli
p了怪图,文案来自群友提供 这...

p了怪图,文案来自群友提供

这种表情包怎么能没有我们的反派大魔王呢!!!

p了怪图,文案来自群友提供

这种表情包怎么能没有我们的反派大魔王呢!!!

梦中情人樱井考宏

我可以做真砂人的显示屏壁纸, 这样真砂人就可以随便设我比例了

我可以做真砂人的显示屏壁纸, 这样真砂人就可以随便设我比例了

梦中情人樱井考宏

我要把裤子放冰箱,从此变成冷裤的人。  

我要把裤子剪碎,从此变成残裤的人。  

我要把裤子炫了,从此变成炫裤的人。 

我要把裤子扔了,从此变成纸垂彦的人。

我要把裤子放冰箱,从此变成冷裤的人。  

我要把裤子剪碎,从此变成残裤的人。  

我要把裤子炫了,从此变成炫裤的人。 

我要把裤子扔了,从此变成纸垂彦的人。

梦中情人樱井考宏

嘿嘿,老公我的老公,我要为了你变成你的形状

嘿嘿,老公我的老公,我要为了你变成你的形状

梦中情人樱井考宏

大家都填好志愿了吗?我的第一志愿是北大,但是我感觉我的分数可能不够,清华的话,可以冲一冲,最后一个保底的我选了夏彦的床,这个我应该是稳上的

大家都填好志愿了吗?我的第一志愿是北大,但是我感觉我的分数可能不够,清华的话,可以冲一冲,最后一个保底的我选了夏彦的床,这个我应该是稳上的

梦中情人樱井考宏

我家有一件三国时期的文物,真砂人有空来看看好吗?好像是曹操握的笔

我家有一件三国时期的文物,真砂人有空来看看好吗?好像是曹操握的笔

X.E.
一些粗制滥造的眨眼小动画

一些粗制滥造的眨眼小动画

一些粗制滥造的眨眼小动画

Iyoli
建了一个雁(zhi)切(chu...

建了一个雁(zhi)切(chui)厨群!!看看这边能不能捞到同好嘿嘿,没什么要求只要你嗑雁切你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占tag致歉!

建了一个雁(zhi)切(chui)厨群!!看看这边能不能捞到同好嘿嘿,没什么要求只要你嗑雁切你就是我们的好朋友!!占tag致歉!

Iyoli

存一点关于雁切(纸垂)的猜想和分析(含纸稻)

其实微博上陆陆续续有自己发过,但还是想在这边存一下诶嘿,还是那句话欢迎同好讨论!


1.关于纸垂和波稻的相处模式,仔细想想其实很有意思:波稻和日鹤交朋友的时候说“被警告过不能这样来见你”,是纸垂警告的;在最终决战的常夜里,善波稻从潮身上分裂出来帮助主角团,纸垂说“你变了,应该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两个地方能看出来纸垂对波稻应该是带有“管教”形式的父女相处模式;


2.接上,我个人无依据猜测一下纸垂对波稻态度的转变应该是在波稻分裂之后,换句话说就是他本篇里面大魔王模样应该是没有在分裂前的波稻面前表现出来,在分裂之后只剩下蛭子人格的时候才展露本性——是不是其实他也不想波稻知道自己原本是这样的......

其实微博上陆陆续续有自己发过,但还是想在这边存一下诶嘿,还是那句话欢迎同好讨论!


1.关于纸垂和波稻的相处模式,仔细想想其实很有意思:波稻和日鹤交朋友的时候说“被警告过不能这样来见你”,是纸垂警告的;在最终决战的常夜里,善波稻从潮身上分裂出来帮助主角团,纸垂说“你变了,应该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两个地方能看出来纸垂对波稻应该是带有“管教”形式的父女相处模式;


2.接上,我个人无依据猜测一下纸垂对波稻态度的转变应该是在波稻分裂之后,换句话说就是他本篇里面大魔王模样应该是没有在分裂前的波稻面前表现出来,在分裂之后只剩下蛭子人格的时候才展露本性——是不是其实他也不想波稻知道自己原本是这样的性格呢?


3.和朋友讨论的时候,朋友说纸垂应该就是那种道德感不强的人,基于这一点再去刷漫画,主角团这么多人基本上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吧(甚至和老爷子小时候一起玩过),哪一次循环他没下过狠手x


4.接上,微博有同好说纸垂“在一次次转生中抛弃了道德感和生命观”,哦……更涩了)


5.关于波稻的红色和服,因为波稻一开始是渔民的女儿,不像是会自己穿这类衣服的类型……那我只能猜一下红色和服是纸垂大人为她选的,红色啊……之前蓝鸟有人提过是不是想让波稻更有女人味——哦?你做的好啊纸垂大人(


6.所以善波稻穿白色和服除了和蛭子区分,也可能有一种反抗的精神在里面?


7.纸垂和波稻在一起也有三百年,一开始能接受波稻的话可能原本性格就是很好的吧?后来发生了什么变成了这样(鲸鱼给了我启示.jpg)


8.蓝鸟看到一个很刀的说法:波稻被空袭炸回小孩子身体的时候,纸垂是想让她吃更多因此死去的人恢复力量,但是波稻不愿意,所以她肚子饿了会哭可能还有一点原因就是不想吃岛上死的很惨的人……


暂时先存着,想到了我继续哔哔

Iyoli

存一下纸稻的现代脑洞

因为真的不会写文所以只能存脑洞的屑(指我自己)

是社畜上班路上想出来的,可能会有bug大家看个乐就行)


2026年的波稻身为天才少女十六岁跳级上东大,认识了导师纸垂彦(他智商那么高当导师没问题的吧!)因为和学校大多数人相比年纪小,而且据本人所说有些社恐,所以会被导师格外照顾一些。

纸垂平时在波稻面前就是温柔和蔼的老师,但是因为波稻在社交网站上很有名,有一定的可能性遇到不理智的粉丝,因此产生脑洞→面对对波稻不礼貌或者想伤害她的人时,纸垂会露出和本篇一样的怪表情(其实不怪,我个人真觉得很带感w)并且会私下采取合法方式帮助波稻,总之就是切开黑啦,但波稻不知道他有这一面,只知道“纸垂彦老师对......

因为真的不会写文所以只能存脑洞的屑(指我自己)

是社畜上班路上想出来的,可能会有bug大家看个乐就行)


2026年的波稻身为天才少女十六岁跳级上东大,认识了导师纸垂彦(他智商那么高当导师没问题的吧!)因为和学校大多数人相比年纪小,而且据本人所说有些社恐,所以会被导师格外照顾一些。

纸垂平时在波稻面前就是温柔和蔼的老师,但是因为波稻在社交网站上很有名,有一定的可能性遇到不理智的粉丝,因此产生脑洞→面对对波稻不礼貌或者想伤害她的人时,纸垂会露出和本篇一样的怪表情(其实不怪,我个人真觉得很带感w)并且会私下采取合法方式帮助波稻,总之就是切开黑啦,但波稻不知道他有这一面,只知道“纸垂彦老师对我很照顾,是个温柔的好男人”呢)


随便开的脑洞,真的不会写文不然我就写了👊

Iyoli

碎碎念唠一下纸垂波稻这对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嗑这一对cp!(看完漫画,的确很阴间但是就是戳我xp🤤)于是来唠一唠顺便找找同好。


首先说波稻,我们现在看到的波稻不是真正的人类波稻,而是蛭子被冲上岸之后产生的复制品波稻——有着和原本的波稻一样的外表、性格、情感、记忆。而在人类波稻看到鲸鱼变成自己之后,第一反应是告诉“纸垂大人”,结果就被杀害了。

然后是纸垂,从人类波稻的反应其实可以看出来,三百年前的纸垂和人类波稻关系肯定很好吧!纸垂当时还让波稻 不要靠近、快回来——结果就是目睹波稻被杀了。

那么问题来了——在纸垂眼里,现在的这个波稻到底是什么!


漫画里,慎平和纸垂的谈话有说到《沼男》,慎平问他 ......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嗑这一对cp!(看完漫画,的确很阴间但是就是戳我xp🤤)于是来唠一唠顺便找找同好。


首先说波稻,我们现在看到的波稻不是真正的人类波稻,而是蛭子被冲上岸之后产生的复制品波稻——有着和原本的波稻一样的外表、性格、情感、记忆。而在人类波稻看到鲸鱼变成自己之后,第一反应是告诉“纸垂大人”,结果就被杀害了。

然后是纸垂,从人类波稻的反应其实可以看出来,三百年前的纸垂和人类波稻关系肯定很好吧!纸垂当时还让波稻 不要靠近、快回来——结果就是目睹波稻被杀了。

那么问题来了——在纸垂眼里,现在的这个波稻到底是什么!


漫画里,慎平和纸垂的谈话有说到《沼男》,慎平问他 完美的复制品和原型是不是一样的。纸垂则认为“是”,这个地方我个人认为有三个解读——一个是说纸垂认为自己的克隆体就是原本的自己;二一个则是认为这个波稻就是原本的波稻;三就是以上二者皆有……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不好说他到底是怎么看的,我只能确定第一点肯定是有,不确定第二点嗯……欢迎讨论(T ^ T)


我先假设有第二点——因为最终决战波稻的回忆里有纸垂与成年波稻牵手站在海边的画面,并且菱形医生也说纸垂是在发现波稻生下第一个孩子是自己的克隆体之后才有的永生的想法。那么在这之前,我认为他和波稻是有感情的。

之后的时间里,纸垂把波稻当做延续自己青春的工具,但是吧,三百年诶,养个小猫小狗都能养出感情吧!!我真的不信他一点感情都没有哇😭我真的好想知道纸垂这个人的心理活动,到底在想什么啊纸垂彦!!你知不知道你后期说变成胚胎的蛭子“已经没用了”我多心痛啊!


波稻我觉得不用说,毕竟蛭子复制了波稻的感情,对纸垂的感情一定很深,在善波稻分裂出来以前,波稻对纸垂肯定是一种很纠结很矛盾的心态吧……和丈夫结合再生下丈夫什么的……我猜纸垂肯定是无所谓的类型,毕竟这就是他的目的,但是波稻肯定会无从适应吧……无论是少女时期还是成年体……

代入一下我自己的儿子有一天突然就变成我的丈夫并且是有肌肤之亲的那种,这种感觉嗯……


真想知道他俩平常到底怎么相处的啊……(开始五六七八刷漫画)


以上是我碎碎念哇,毫无逻辑想到哪说到哪了,欢迎同好讨论哇😭这对西皮太冷了但是我好嗑呜呜


隔壁的火星人

谁能拒绝有四只手还活了三百年的成熟男人

谁能拒绝有四只手还活了三百年的成熟男人

壹捌肆贰
但是他真的很涩诶 知道如何切断...

但是他真的很涩诶

知道如何切断电源的魔王我一整个爱住

想看到人类的终结……!

但是他真的很涩诶

知道如何切断电源的魔王我一整个爱住

想看到人类的终结……!

请问有内脏吗

胡乱拼了点雁切先生(反正是拼了!)眼镜+眯眯眼+微笑,好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有多辣🥵。。个子很高身材看起来也好好.......

宫司版的话像是一款人妻,啊啊感觉是我温柔贤惠的妻子,不是我想泥你但真的好母噢......称呼别人都会加上前缀后缀,可爱。。居然还会用“哎呀呀~~”(日语念起来应该是阿拉阿拉)这样的语气?!(p9真的好像老阿姨啊。。)


纸垂的话那就单纯的色了🥺🤤……四手....可是有四只手诶!??!!!

胡乱拼了点雁切先生(反正是拼了!)眼镜+眯眯眼+微笑,好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有多辣🥵。。个子很高身材看起来也好好.......

宫司版的话像是一款人妻,啊啊感觉是我温柔贤惠的妻子,不是我想泥你但真的好母噢......称呼别人都会加上前缀后缀,可爱。。居然还会用“哎呀呀~~”(日语念起来应该是阿拉阿拉)这样的语气?!(p9真的好像老阿姨啊。。)


纸垂的话那就单纯的色了🥺🤤……四手....可是有四只手诶!??!!!

墨梅芜音言司歌雪

【纸垂×波稻】丈夫、儿子和红眼兔子

·排雷且套复活甲,有私设纸垂更喜欢炼铜一点和别的什么,有角色流血表现,不具体说明,看前默认你接受发生的任何剧情。本人对三次炼铜深恶痛绝,并且创作并不是为了赞美歌颂这一行为,仅就角色关系性进行构想展开,以上。

·没有我产品我要死了……妈的,好阴间好死好喜欢……

·可能有剧透吧,感觉cp已经剧透了……

·呵呵呵呵,本年度第三次自己开tag,想死……


波稻的一生大多数都在暗无天日的蛭子洞里,看见的听见的触碰的都只是纸垂一个人。生活暗无天日且毫无乐趣,她便试图用泥去捏造新的影子陪她,然而那些影子终究是低智的生物,唤出几个咿呀的......

·排雷且套复活甲,有私设纸垂更喜欢炼铜一点和别的什么,有角色流血表现,不具体说明,看前默认你接受发生的任何剧情。本人对三次炼铜深恶痛绝,并且创作并不是为了赞美歌颂这一行为,仅就角色关系性进行构想展开,以上。

·没有我产品我要死了……妈的,好阴间好死好喜欢……

·可能有剧透吧,感觉cp已经剧透了……

·呵呵呵呵,本年度第三次自己开tag,想死……




波稻的一生大多数都在暗无天日的蛭子洞里,看见的听见的触碰的都只是纸垂一个人。生活暗无天日且毫无乐趣,她便试图用泥去捏造新的影子陪她,然而那些影子终究是低智的生物,唤出几个咿呀的音节回应已经是好的,更多时候的她只是待在这里,和纸垂做,或者等纸垂回来。

纸垂从外面回来,这次又是新鲜的谁的尸体。黑色的影子爬上那具身体,波稻满足地舔舔舌头。他也会带一些外界的新奇东西,食物或玩具,供波稻打发时间。他曾经带给她一个水晶做的兔子,小小的一只很是可爱。波稻很喜欢,忙不迭复制出来一个,把真的那个藏了起来。纸垂并不关心她的小心思,在他眼里的波稻可能就如同他送的礼物一样,是只兔子,区别在于水晶兔子通体透明,是死物,波稻则是白毛红眼——更像兔子了。

只是,她算活物吗?

“过来。”纸垂伸出手喊波稻,并不唤她的名字。波稻走了过来,宽大的白色和服随着她的动作晃动。他伸手把波稻抱进怀里,在暗无天日的蛭子洞里。波稻的身体并不重,所以他很轻松就能把手伸进她和服的下摆。波稻本可以复制成年女人的身体和他相合,而纸垂却似乎更偏爱她原本的躯体。波稻仰躺在白色的和服上,白色的头发铺散开,显现出一种不同于黑色的鲜艳。纸垂低下头亲吻她小小的嘴唇,她的身子太短了,这样多少是有点吃力。

“你想的话,我可以复制那个女人。”波稻的手软软扣上纸垂的脖颈迎合,并不拒绝,只是提议。即使这具躯体看起来尚未发育,一样拥有正常女人的快感。她只是不能理解,明明人类女子的成年体态才更应该吸引男性的,他为什么独独喜欢这样的躯体?

“不用。”他亲了亲波稻幼嫩的脸颊,些许胡茬刺麻麻扎在脸边,“神之夫自然要喜欢神本来的样子,不是吗?”

波稻拥紧他的身体,试图抓紧点什么来掌握自己的平衡。但她的身躯实在是太轻小,被抱起来像抱起一只兔子一样容易,她很努力地抱住纸垂的脖子,又忽然很无力地垂下手去:她看见蛭子洞的空中炸开了绚烂的白光。

她曾经复制成年女人和纸垂一起走在小岛金沙的海岸上,成年女人的和服繁复艳丽,白色的云松软像一个个梦境,沙砾和贝壳从她赤裸的脚下滑过去。目之所及都是阳光,阳光和海水,海水和沙砾,沙砾和人群。

还有纸垂。

“玩够就回去吧。”他双手抱臂看着波稻,她复制的女人是悄悄死去的,所以暂时不会有人发现异常,然而谨慎的纸垂却还是要避免任何意外。波稻嘟起嘴,显然是心情不爽,在成年女人的脸上做出这个表情多少显得有些幼稚了。但她还是听了纸垂的话,慢慢把脚步挪到岸边。

纸垂更喜欢和波稻的本体做,这不假,但是为了生出“自己”,他还是要和成年女人的躯体做。到底怀的生物有一半的人血,于是母体遭受的痛苦也不比凡人女子少多少。波稻的腹部一日日鼓胀起来,隆起的腹部里,听不见胎心的声音——现在的纸垂未死,于是婴儿也算不得活物。但波稻依然变得慈爱起来,会对着腹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母性,母性改变了很多生物,包括不知算什么生物的波稻。有时候纸垂带她到地面上来,看着她小心翼翼地护着肚子,喃喃说着什么,总觉得荒谬可笑,这样的生物竟然也会有母性,何况——有什么可说的,直接和他说不就行了!他们可是一个人!

“等你出生了,我把这个给你。”波稻捏着那个水晶兔子的影子,依然喃喃自语。她不知道纸垂怎么想,其实她也不懂自己怎么想。腹中的孩子是她面前的人,没有任何书籍和先例可以供她参考此刻应有的心态。只是,只是,她的手摸上自己的肚子——至少这刻,它是自己的孩子。

波稻对生育毫无经验,于是生产时也造成了麻烦,纸垂求助菱形本家帮助生产,而波稻也成功诞下婴儿——婴儿的母亲和父亲在同一个时间一齐死去,波稻的本体抱起重获新生的血淋淋的纸垂,把水晶兔子的影子放进他的手里。

纸垂又一次长大了,按他父亲或者他的意志,他被赋予了新的名字,那由他。波稻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她一直这样喊他,抱着他坐在神社的大树下,和他絮絮说着话,手里依然捏着那只水晶兔子。那由他,那由他,我的孩子。纸垂尚不能说话,只能在心里暗自冷笑,她傻了吗?不管他叫多少个名字,他依然继承的是菱形纸垂彦的记忆,说这些没用的话,有什么用?

波稻并不在乎那由他对她投来的怪异眼神,她似乎很好地代入了母亲这个角色,以至于她看见咿呀学步的他都露出温柔的笑容来。那由他一日日飞快地成长起来,眉眼里逐渐有了旧日纸垂的影子。波稻也越来越恍惚,以至于看着面前的人竟然一时哽住,不知该称呼他什么。直到他彻底发育成熟,以男子而非孩子的身份爬上她的床榻亲吻她,她凝视着面前的男人,手中的水晶兔子无声松开,跌在了地上。她呆呆地看着,眼前再一次浮上熟悉又陌生的绚烂白光。

“碎了……”

“那种东西……再给你买一个就是。”男人不甚在意地拥吻着她,新生的胡茬再一次刺疼她的脸颊。于是波稻明白,她的儿子那由他,她亲眼亲手抚养长大的孩子,在方才新鲜的死去了,而她死去多时的丈夫纸垂彦也再一次复生了——以她的孩子为代价。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鲜红的眸子里滚落出来,她只是哭,哭得喘不上气,从未有过的失落感席卷了她。她明明知道的,明明一切都只是他一个人,可是她还是想哭,失去的疼痛几乎要揉碎她的灵魂。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纸垂已经被她的影子卷到半空,巨大的黑色肢体缠绕着他,而他努力挣扎着,眼见那些黑色就要吞没他的身体,他忽然朝着波稻的方向呼喊起来:妈妈!妈妈!

影子的动作停止了,下一刻,那些黑色的触肢消失不见,波稻跪坐在地上无声嘶吼,流下黑色的眼泪。她想起那由他,或者这个纸垂,他在七八岁的时候拉着成年体的她去了夏日祭,在灯火如织的人潮里,他买下一只纸灯给她,他在人潮里大声喊她妈妈。

纸垂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刚刚经历一番挣扎,他的状态算不得多好。

“妈妈。”他这样喊她,每喊一声她就颤抖一下,直到他走到自己面前。

“我不知道,你竟然这么喜欢这个称呼。”他蹲在她身前,男人高大的身躯将她完全覆盖。“啧,虽然没有区别……但是你喜欢的话,这样喊也没什么。”

“你是纸垂彦,还是那由他?”她开口询问。后者嘲讽般扬起一边眉毛,眯起细长的眼睛,亲昵地拿起她的一缕白发亲吻,“您不是清楚得很吗?我的妈妈?”

8A三号线
这周拿了点剧照做练习,没画一慎...

这周拿了点剧照做练习,没画一慎双潮,但有1000%的雁切真砂人

这周拿了点剧照做练习,没画一慎双潮,但有1000%的雁切真砂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