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雁王

36.4万浏览    5333参与
鹤眠

  《羽国志异》同人剪辑预计明年出💨视频预告见p3 安利歌曲《雁归》-伦桑,适合雁。


  准备开新坑,封面先放这儿(拉郎来一口?)

  

  ps:新买的笔刷还不如软件自带的好看😷

  

底图来自wb@观音奴

  《羽国志异》同人剪辑预计明年出💨视频预告见p3 安利歌曲《雁归》-伦桑,适合雁。


  准备开新坑,封面先放这儿(拉郎来一口?)

  

  ps:新买的笔刷还不如软件自带的好看😷

  

底图来自wb@观音奴

江沅

「雁凰」交锋

原剧雁凰当然也能搞,迷人危险的张力关系。

你看大雁多虚无,无所谓、不在意、死了两次。谁为了探底深坑亲身去试?我不介意,她说,蛊惑人心的笑容。

然后两个人情潮中也要交锋、试探,在无法抑制的疯狂中,产生一点爱的错觉。

你落地了吗?他问。

只知道情欲的漩涡后凰后得到滋养,她越发娇娆丰美,媚眼如丝。在看向雁王的目光里,有惯常的理解、好奇和玩味,还有些许难以分辨的、自己都不愿承认的真情。

至于雁王上官鸿信,也许更加虚无,也许有短暂的回魂,只是也许。心死了,身体还没死,是该庆幸还是在心里放肆嘲笑?

相处时间太长,陪伴就像鹤顶红,居然也会选择饮鸩止渴。两个人就这样习惯黑暗里无声的陪伴,习惯等待对...

原剧雁凰当然也能搞,迷人危险的张力关系。

你看大雁多虚无,无所谓、不在意、死了两次。谁为了探底深坑亲身去试?我不介意,她说,蛊惑人心的笑容。

然后两个人情潮中也要交锋、试探,在无法抑制的疯狂中,产生一点爱的错觉。

你落地了吗?他问。

只知道情欲的漩涡后凰后得到滋养,她越发娇娆丰美,媚眼如丝。在看向雁王的目光里,有惯常的理解、好奇和玩味,还有些许难以分辨的、自己都不愿承认的真情。

至于雁王上官鸿信,也许更加虚无,也许有短暂的回魂,只是也许。心死了,身体还没死,是该庆幸还是在心里放肆嘲笑?

相处时间太长,陪伴就像鹤顶红,居然也会选择饮鸩止渴。两个人就这样习惯黑暗里无声的陪伴,习惯等待对方与交换讯息,猜测彼此的心理,排遣无聊与寂寞——这一切成为上官鸿信的趣味游戏。

未来的一天,无可避免的对立,他单手扼住她的脖颈。如果不是剑拔弩张的气氛,还会以为是在尚贤宫床榻上的调情。天地无声,雁凰二人在对方的双眼里看见自己,谁的狼狈,谁的紧逼,硝烟里竟也有落寞。

凰后撩开额前汗湿的发丝,朱唇轻扬:“哈~怎么不继续呢?”

“用思考代替发问。”他说。手下卸力。

心跳声忽远忽近。  

黄绿激推
[吾噶意,失败的第一步。] —...

[吾噶意,失败的第一步。]

————————————————

该死,掉进了雁王的爱情陷阱里🥺

那我激情修一张(躺

[吾噶意,失败的第一步。]

————————————————

该死,掉进了雁王的爱情陷阱里🥺

那我激情修一张(躺

十纸鸢

雁俏/《折羽》一百三十一

      月华如练,天淡银河垂地。

      鬼方以东与羽国交界之地,群山万壑绵延千里。此处关山对峙,峡口逼仄,千崖竞秀,奇峰高耸。坐落于群山之巅的须弥山,在夜幕星河的衬托下显得愈发静穆。

      山道非但崎岖且多残岩碎石,马匹跋涉则更为艰难,因而纵是疲乏不堪,趁夜赶路的两人也不得不弃马,选择徒步行进。

      目之所及,漫山苍莽,杳无...


      月华如练,天淡银河垂地。

      鬼方以东与羽国交界之地,群山万壑绵延千里。此处关山对峙,峡口逼仄,千崖竞秀,奇峰高耸。坐落于群山之巅的须弥山,在夜幕星河的衬托下显得愈发静穆。

      山道非但崎岖且多残岩碎石,马匹跋涉则更为艰难,因而纵是疲乏不堪,趁夜赶路的两人也不得不弃马,选择徒步行进。

      目之所及,漫山苍莽,杳无人烟。入夜之后,林中雾瘴渐浓,地势险恶,可谓寸步难行,所以每隔一段路程,便需攀上树梢借助北辰星来确认方位。

      对习武之人而言,听来倒也简单,实则不然。原因有二,一是此地山貌非同寻常,山林多为参天古木,树高百尺有余。二是此地不明毒瘴四处弥漫,即便服用了清心丹,也不宜妄动真气,否则瘴毒入体引发癔症,人就会彻底迷失在这片山林里。

      “由此可见,攀爬古木,靠得是稳扎稳打的硬实力。”上官鸿信说着拍了拍对方的肩头,语气笃定,“而这样的实力,萦空,我相信你足以胜任。”

      见他神色认真且言辞恳切,上官萦空顿觉浑身热血沸腾,气劲充足,刺溜一声就蹿上了树。

      上官鸿信抬眼望去,只见上官萦空四肢并用,活像一只奋力爬行的长尾壁虎,着实有碍观瞻。好在他动作虽不雅观但手脚还算迅速,不一会儿就穿过重重雾瘴,顺利到达了古树顶端。

      满天星斗,璀璨生辉,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遥望明朗的星空,上官萦空不禁思绪翩飞,直到听见上官鸿信的询问才回过神来,锐目转而往西一扫,眉眼间立时多了几分凝重。

      “堂兄,你真的确定再往西走,就能寻得俏如来吗?”上官萦空放开喉咙朝树下喊道。

      静候了片刻,上官鸿信才沉声问了一句,“萦空,此地离须弥山还有多少里路?”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过后,上官萦空再次从浓瘴中钻了出来,顺着树干滑落着地。他拍了拍满身的枯枝碎叶,正色答道:“不出三十里。”

      “那继续走吧。”上官鸿信用眼神示意道。

      上官萦空却定在原地,摇头道:“堂兄,翻过须弥山,那就进入鬼方国的地界了。”

      “那又如何?”上官鸿信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鬼方国主神觋无方可以易容私访羽国,难道羽国太子赴他鬼方一游,还要事先差人通报不成?”

      上官萦空一听,忍不住哀叹一声,索性两腿一扔,一屁股瘫坐在地。

      “此一时彼一时,你明知现今两国局势严峻——”满腹规劝之语尚未道完,上官萦空便倏然止声。

      再一观上官鸿信,已是满目憯悴,黯然神伤。甫一开口,便闻一地心碎之音。

      “自始至终,我都比俏如来更加不能容忍醉墨仙毫的存在。我也从未怀疑,以他那样坚若磐石的心志,必然可以对抗一切邪祟之物。但这份超脱常人的坚韧,已经成为他身上最难解的枷锁。他每往前一步,这道枷锁便要削去他几分血肉。若我能为他卸去几分沉重,或许这条路他便能走得轻松一些。以血饲蛊又如何,触犯禁忌又如何,不得善终又如何?除此以外,我竟想不到自己还能为他做些什么。”

      此一席话,将上官鸿信久藏的胆惧袒露无疑,上官萦空也因此沉默许久,只是任他再如何动容,心中也仍存有按捺不住的怨忿,遂赌气似的问道:“堂兄身为羽国太子,理应以社稷为重,竟然从未考虑过,你也有自己的路要走吗?如今囿于一个情字,竟甘心困守一人,又何以至此?”

      上官鸿信不由粲然一笑,只是那笑意转瞬而起,又转瞬就随着语气冷了下来。

      “你大概有所不知,放眼整个天下,最期望我成为羽国圣君的人,就是俏如来了。为了将我推上万人景仰的圣君宝座,俏如来…他甚至可以无所不能……”话到此处,他言辞之间不慎抖落的莫名恨意已然叫人惊心。

      上官萦空只觉头皮发麻,忙不迭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抬手朝西一指,“这边,往这边走。”

      上官鸿信垂下眼睫,提脚跟了上去。

      于是两人继续西行,愈往群山深处,山道也愈发陡峭,断崖密林,深沟险壑,再加上眼前始终无法拨开的雾瘴迷烟,实在令人疲累无言。

      穿过一片山林,横亘在两人面前的是一道深不可测的断崖。

      上官萦空气喘如牛,拖着两条腿颤颤巍巍地摸到了崖边立着的石刻,只三字,断云崖。顾名思义,是说此崖高数千丈,直耸入天,可断云海。

      横跨断云崖之上的,只有一道破败腐朽的藤竹吊桥。上官萦空只瞄了一眼,顿觉胆寒,心里面直打退堂鼓。

      眼看上官鸿信已经一只脚踏上吊桥,上官萦空又急又惊,连忙一把将人拦了下来,试探说道:“堂兄,此桥年久失修早已不堪受用,我看还是绕道走吧!”

      “若是绕行,恐怕又要耽误不少脚程。”上官鸿信眉头一锁,显然并不赞同。

      心知阻拦无望,上官萦空不由气恼,破口骂道:“宓星霜这个鳖孙,究竟长的什么脑子?明知俏如来腿脚不便,他放着好好的阳关道不走,偏偏要往这深山老林里钻。这一路上跋山涉水,险象环生,岂是常人能可堪受?!他到底是怎么把俏如来带到这种地方来的?难不成一路抱上来的?!”

      上官萦空正寻思着这种危险的可能性,忽然眼前人影一闪,他心里咯噔一下,再一抬眼,上官鸿信已飞身踏过吊桥,到了断云崖对面,只留下一道凌厉的背影。

      上官萦空目瞪口呆,喃喃念道:“俏如来其人,真乃神助攻也。”

      但神助攻,也是分人的。俏如来这三个字,只对上官鸿信一人有奇效而已。等到上官萦空叩拜完各路神仙菩萨,终于鼓足勇气飞过断云崖,再度追上上官鸿信之时,东方天际露出了鱼肚白,天已经快要亮了。

      霞光万道,云岫百重。

      须弥山静若太古,而此时身在山中小筑的俏如来,仍在幽暗的睡梦之中沉浮。




江江sphenoid
“世界上有四种人,死人、失败的...

“世界上有四种人,死人、失败的人、愚蠢的人,以及……我。”

我终于画到布袋戏啦(花纹真的太难画了呜呜呜呜),虽然没有看过金光,但是也稍微查了一下雁王,感觉是挺有魅力的一个角色。

画下来整体效果挺满意的!|・ω・`)

“世界上有四种人,死人、失败的人、愚蠢的人,以及……我。”

我终于画到布袋戏啦(花纹真的太难画了呜呜呜呜),虽然没有看过金光,但是也稍微查了一下雁王,感觉是挺有魅力的一个角色。

画下来整体效果挺满意的!|・ω・`)

無心骨
拉大雁出来做了个练习(摆烂版)...

拉大雁出来做了个练习(摆烂版)有参考

拉大雁出来做了个练习(摆烂版)有参考

平山无墨

【雁俏】你爱这黑夜么?

西幻风,夹带私设。混杂ooc。

————————————————

  

    他又来了。

    白发的精灵掬起水的手在半空中顿了一顿。清凉的泉水从他的指尖落下,在湖上荡出一圈圈涟漪。他略微抬着带水的手,并不运用魔法去烘干它,只静静地跪坐着,看着湖水上出现那个玄色长发的精灵的倒影。

    雁王。

    他在心里默念来者的姓名。

    对方遮住他的眼,挑起他的发,笑了一声:“晚...

西幻风,夹带私设。混杂ooc。

————————————————

  

    他又来了。

    白发的精灵掬起水的手在半空中顿了一顿。清凉的泉水从他的指尖落下,在湖上荡出一圈圈涟漪。他略微抬着带水的手,并不运用魔法去烘干它,只静静地跪坐着,看着湖水上出现那个玄色长发的精灵的倒影。

    雁王。

    他在心里默念来者的姓名。

    对方遮住他的眼,挑起他的发,笑了一声:“晚上好,俏如来。”

    俏如来垂着颈。洁白的一截暴露在月光下,像是东方泛着凉意的上好的白玉石。

    上官鸿信听到一声轻轻的“嗯”。单音节的发音对俏如来来说已经是勉强。上官鸿信感受着从掌心传来的若有似无的痒意,心想俏如来连眨眼都那么慢,而且这样一个精灵,竟然是个哑巴。

    俏如来抬起手在空中聚起暗灵来写字:你不该来。

  

    夜晚是暗精灵的主场,而光精灵和暗精灵不和已久,只是相互粉饰太平。更何况上官鸿信是光之一族的王储。

    俏如来也曾是暗族的继位者。

  

    上官鸿信似乎嗤笑了一声,右手仍旧把玩着那缕白发,左手转而握住俏如来沾着水珠的手。俏如来侧过头,目光落在湖上相缠的倒影上,眼神忧郁又平和。上官鸿信看到俏如来用空着的手在胸前画了个十字。

    一个十字。祈祷的十字。

    他有信仰。上官鸿信再一次轻而易举地得出这个结论,并为这一点感到不愉快。

    于是上官鸿信松了手,吃味地陈述:“你还在信仰你的神明,俏如来。”

    俏如来不做声。

    上官鸿信已习惯了这种静默。他垂睑与俏如来对视几眼,牵了牵唇角,又牵起对方的手,说:“小先生,今夜有一场舞会。”

    俏如来安静地抬头看他,脸上是恰到好处的不解。

    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双眼睛在这样说。

    上官鸿信看着那一弯长长睫毛下的金色湖水里倒映出自己的脸,恶欲在心内翻腾,叫嚣着要捣浑这一汪平和。

    但他忍住了。

    再慢些,再慢些……吓坏了可怎么好。上官鸿信幽幽地吐出一口气,又倏地在心里冷笑。怎么会吓得坏呢?毕竟他们的重逢是那样的混乱啊。

    “光精灵王惦念着你,俏如来。”

     俏如来的眼睫抖了两下。

    “我总是在想,你和精灵王到底有什么纠葛,直到我看到你的弟弟。明明你比他们更像是与我同族的人,偏偏你与我两隔。”

     上官鸿信拢住对方的手,五指张开,顺着指缝轻易把人扣住。与此同时,他垂下头颅,微微露出利牙,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俏如来的颈侧,是要吮血的姿态。

    但他最终只是磨了磨牙:

     “两族的王都会出席。”

     “出席晚会很简单,小先生,你不需要有什么顾虑。”

     上官鸿信垂着眼看着俏如来,他看不清对方的神色,但大略猜出对方心中的动摇。这位在名利场上惯会推波助澜的王储眯了眯眼,轻轻再抛出一个诱饵,笑容有些捉摸不透:“再来你的新王,你也听了他的名声,不想亲眼见见么?”

     新任的暗精灵王,是戮世摩罗。

     俏如来抬起眼帘,隔着水注视倒影中的上官鸿信的眼睛,上官鸿信也以同样的方式回看他。

    “最后,我也很期待你的到来呢,俏如来。”

     随着尾音的落下,上官鸿信把一片琉璃树叶塞入他手心。俏如来感知到身边气息的离去,并不挽留,也不多看一眼,只在对方的身影将要消失时,伸出手指在水中一点。

     那位置正是上官鸿信衣尾消失的地方。

  

     这是一场盛大的舞会,光精灵和暗精灵们齐聚一堂。他们混作一团,似乎从来毫无芥蒂,但种种交流的细节处仍透露出彼此泾渭分明的事实。

     他们微笑着谈话,客套着进行交锋,不多时又各自分侧站立。

  

     虚伪,傲慢,自以为是的礼貌。

     温和,亲切,空有表相的关怀。

  

     上官鸿信站在二楼的阳台上往下看,将种种情态收入眼底。这些精灵只在共同的利益下才有一致对外的团结。他厌倦地撇开搜寻的目光,在心里算了算时间。晚会还没开始。

     “你能等到吗,雁王?”凰后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他斜眼望了对方一眼:“呵。”

     “千方百计谋划这样一场宴会,不怕白费心思?”凰后摇着手中杯内的红葡萄酒,笑盈盈地站在几步远的地方。

      “天人族有人找你。”

       凰后摇杯的手微微一滞,雁王瞥了她一眼。               

      “你等的人到了。”凰后笑了一声,转过身,紫黑色的裙摆随步子摇开,声音像是裹着刀片的蜜霜:“那就让他找吧。”言外之意,不外乎是让太叔雨无功而返。  

      “我送你一份礼。”她这样做回报,在走出拐角前举了举杯,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净。

  

      俏如来被凰后的人接引来到小阁楼。那些女仆为他梳妆打扮,把他的长发拢了几股编成辫子,为他套上精致又不显累赘的衣裙。裙子是时兴的样式,半身长,拖曳着长长的尾巴,上边的花纹和布料的制法又用了很古典的手法。

      他任她们动作,看着镜中的“小姐”,很安静地垂下眼睫,依言去含了一口那自东方传来的叫胭脂的物什。

      堪堪月神般的造物。女仆们彼此交流过眼神,抿嘴笑起来。似乎还差点什么。一枝缀着露珠的白百合被摘下,在女仆手中传来传去。最后这枝花由女仆长拿定,为他在耳畔的发间别下。

     “去吧,阁下,祝您有一个美妙的夜晚。”

  

     白华倾泻,“她”踏着月色走来。上官鸿信刚刚几言敷衍走一个贵族,也刺走一个意欲共舞的女士。俏如来来得刚好,也来得太巧。

      前后结合一下就知道这是凰后所谓的礼。他倒是没想过让对方身着女装的,只是向来觉得,对方堪是黑夜歇去后一捧皎洁的云光、坠入湖中又折翼再起的白鸟。

      于是他伸手抓住这白鸟的羽,要把光囚在今夜。很奇怪,戮世摩罗当了新王却未曾来见自己的长兄。上官鸿信心里一下想了很多,脚步没有丝毫踏错。他牵着俏如来的手,拉进,举高,看着对方旋转了几圈,再次牵来,举起。他们像是很契合,又像是隔着雾。

      俏如来在下一拍握手时,使了点劲捏了捏上官鸿信的手心——走神什么呢?

      舞会是会结束的。上官鸿信没有回答,专心跳完了后半程。

      前进,后退,左两步,右三步……

      他执起俏如来的手,在送对方回另一侧时顿了顿步子,在那手背上落下一吻。俏如来没有拒绝,只是发现那是走往两王的方向时,主动回握了一下,在上官鸿信的注视下摇头——

      总会再见的,不必在现在。

      俏如来来这里,只是应一个邀约,无需应那几个额外的筹码。

      上官鸿信看懂了,便转了方向。

      在满庭花间,上官鸿信迎着夜色,欠了欠身,绅士地邀请他唯一的舞伴。

      俏如来把手交给他。

     “你爱这黑夜么,俏如来?”

      俏如来听着耳畔传来的问话,仍旧不做声,目光却含了两分笑,平消去他眼风中常日缭绕的若有似无的忧郁。

  

      第二支舞结束了,第三支舞开始了。



十纸鸢
“云雁寄锦书,字字皆如来。”...

“云雁寄锦书,字字皆如来。”

雁俏雁情人节[2023.2.14]产粮活动招募中!!!

形式:不限,文图影等均可

地点:LOFTER&微博

🐧650544230

“云雁寄锦书,字字皆如来。”

雁俏雁情人节[2023.2.14]产粮活动招募中!!!

形式:不限,文图影等均可

地点:LOFTER&微博

🐧650544230

三千古

揽天水镜(十七)

OOC预警,金光子代

————————————————

当任飘渺下场,红发蜘蛛再怎么狂躁凶残,挥出的一手诡谲难料的长短剑路,也不得不避其锋缨,戮世摩罗操起逆神,心情非常糟糕地打蜘蛛,时不时吐出的飞丝血红的双眸,平时看不出的战力,竟然如此能打。

在妖神将赶到,风间咎配合操纵蛊虫,令杀性大作的红毛蜘蛛身形一滞,妖神将见机用一枚大茧包裹住织执后,战局终于消停。

“留在他体内的蛊,甚至都没有给我反馈!”风间咎脸色难看。

俏如来拾起遗落在地面的水镜,仔细研究半天,“这面镜子……”给他的感觉非常不对劲,是一种难以名状的直觉。

俏如来与神蛊温皇对视一眼,涉猎广泛的温皇瞧了瞧,给出建议:“去找精通...

OOC预警,金光子代

————————————————

当任飘渺下场,红发蜘蛛再怎么狂躁凶残,挥出的一手诡谲难料的长短剑路,也不得不避其锋缨,戮世摩罗操起逆神,心情非常糟糕地打蜘蛛,时不时吐出的飞丝血红的双眸,平时看不出的战力,竟然如此能打。

在妖神将赶到,风间咎配合操纵蛊虫,令杀性大作的红毛蜘蛛身形一滞,妖神将见机用一枚大茧包裹住织执后,战局终于消停。

“留在他体内的蛊,甚至都没有给我反馈!”风间咎脸色难看。

俏如来拾起遗落在地面的水镜,仔细研究半天,“这面镜子……”给他的感觉非常不对劲,是一种难以名状的直觉。

俏如来与神蛊温皇对视一眼,涉猎广泛的温皇瞧了瞧,给出建议:“去找精通阴阳术法的人。”

随即,非常果断鸣金收兵,回还珠楼了。

俏如来若有所思,问在场唯一熟悉鲁珏的风间咎,“她为什么会抛下这面水镜呢?”

——如果里头真的关着风间始与鲁玉,甚至风间钰。

风间咎挠了挠头,回了一个自己也不太自信的答案,“……或许,她并不在乎她的父母?”

俏如来不置可否。


“你的依仗只有那面水镜?”

怎么可能。“是。”鲁珏低眉顺眼惭愧回道。

“那真是令吾失望。”

“……”鲁珏保持沉默。

“我有点好奇为何会收你为徒了。”

鲁珏的心一沉,屏住呼吸,仔细聆听。

“展现你的价值,”雁王对这个传人很是不满意,“否则余生可以准备在羽国监牢度过了。”

只是监牢?鲁珏有点莫名,坦言,虽然明知是师徒,但现在的雁王与她根本不熟,竟然如此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她本已做好赴死准备,反正她想做的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徒看天命。没成想自己竟还有一线生机。

不过……

她望了望头顶灼灼温暖的阳光,金色温柔的光辉印在她伸出的指尖,跳跃在她的衣角发丝,她轻眯眼眸,满脸放松惬意,不由自主喃喃:“好温暖啊……”

一如幼时她躺在摇椅上沐浴着温暖至极的阳光,听着沙沙落叶与清脆鸟鸣声——她所期盼向往的,仅此而已。

雁王突然感觉自己有些看不懂这个笨拙的徒弟,无端想起自己曾说过的墨家十杰的通病——“自以为奔向光明,却是堕入更大的黑暗”。

那么——自己呢?这个突兀出现的徒儿呢?

“所以,你是选择监牢了。”

鲁珏发自内心地微笑,万分诚恳:“无论如何,鲁珏始终感谢能有你这个师尊。”在蒙昧的时候,给予她前行的道标与指引。

“我累了,也倦了,不想再纠缠下去。”此时的她好像明白了一些师尊临终之前的想法,或许在俏如来前辈去世后,师尊终也觉乏味了。

“……”雁王抿紧嘴唇,一言不发,尊重她的选择,鲁珏身上所散发出的疲态根本不像一个正值妙龄的少女,更像一个行将就木的垂垂老者。一种火焰燃烧过后,灰烬中最后弥留的余温。

心死欲亡之人,拷问没有任何意义。

“走吧,师尊。”

少女阖上眼眸,眷恋不舍地享受最后一刻的阳光温度,这会是她人生中最后一次沐浴阳光。

当天下人知道她做了什么,便是她迈向生命终点的那一刻。

——————————————————

要杀织执不难,但想活捉就有点费劲。

鲁珏是一个很复杂,清醒又坚韧的人,至少现在这一世的她是。

他们四个人族外表看着年轻,其实穿过来时的平均年龄都有三十五了。(第二章的时候有透露)

三千古

揽天水镜(十五)

OOC预警,金光子代

—————————————————

随着午时愈发临近,攀爬在头顶的日头慷慨地向人间撒下温暖的光辉,敛去所有暗色阴影。

毫不遮掩的气息近了,高调宣示着来人,所有人凝神静气,提高戒备。

“痛苦是哀悼最好的悲歌……”鲁珏的身影慢慢出现,带着伤感的词句。

她望向对面人群里的父母,语气柔软,“爹亲娘亲,珏儿来接你们了。”

“珏儿……”鲁玉轻唤一声,随即叹息,难过又不解。

“直到你现身的那一刻,我都不相信你真的会应约而来,”风间咎极其警惕,半是挑动情绪半是疑惑,“甚至是孤身一人前来。”

“唉……或许是如今的我还未一无所有吧。”鲁珏亦是十分感慨,望向父母的眼神有悲痛有欣...

OOC预警,金光子代

—————————————————

随着午时愈发临近,攀爬在头顶的日头慷慨地向人间撒下温暖的光辉,敛去所有暗色阴影。

毫不遮掩的气息近了,高调宣示着来人,所有人凝神静气,提高戒备。

“痛苦是哀悼最好的悲歌……”鲁珏的身影慢慢出现,带着伤感的词句。

她望向对面人群里的父母,语气柔软,“爹亲娘亲,珏儿来接你们了。”

“珏儿……”鲁玉轻唤一声,随即叹息,难过又不解。

“直到你现身的那一刻,我都不相信你真的会应约而来,”风间咎极其警惕,半是挑动情绪半是疑惑,“甚至是孤身一人前来。”

“唉……或许是如今的我还未一无所有吧。”鲁珏亦是十分感慨,望向父母的眼神有悲痛有欣喜,更多的是庆幸与温暖。

一句话把风间咎拉回了过去,那时的自己也不是一无所有,有家人有好友有凝霜,美好的过往总是令人不舍,他看了看鲁珏泛着暖意的浅玉色眼眸,竟然有一瞬间觉得鲁珏所言甚是。

“废言!”南宫流云高声一喝,令所有人精神一振!

“收起你的惺惺作态!”流云满脸冷酷,不受所扰。

“流云啊~怎么说我们小时候也算是一起长大的啊。你对我的情谊真就如此狠心吗?”

南宫流云忍无可忍,“我自幼生长在苗疆,与你也不过仅仅数面之缘!哪儿来的深情厚谊?!”

鲁珏露出伤心委屈的模样,“可我还总惦念不忘你这位至交好友,还给你带了礼物。”

南宫流云眉心紧皱,只觉心中一阵烦躁不安,攥紧拳头,忍了又忍。

“风间钰呢?!!”

“别急。”鲁珏显出一面水镜,纤纤玉手轻轻一抚,“先让我最好的朋友献给你一束最美的鲜花。”

水镜光华散去,鲁珏手中漆黑的匕首赫然紧紧抵在红发少年的脖颈上,而少年的手上正握着一束灿金色刚刚采下的鲜花。

“蜘蛛!!”“织执——!”

戮世摩罗看着久久未归,派人寻找无果的儿子被抓住威胁时,面上不怒反笑,或已怒至极致!

“流云……”红发少年安抚唤了一声,接着火急火燎地冲戮世摩罗喊道:“爹爹,父亲被一个红衣红发玩石头的男人缠住了!!”

“哦,那是我师尊——雁王。”鲁珏很好心帮忙解释道,“帝尊要去看看吗,就在往东二十里之处,不远。”

“你——!”织执气得想转头。

“别乱动,刀剑无眼呐。”鲁珏温柔地摸了摸红发少年的头发,“我容易手滑的。”

“对了,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一起说完,我不赶时间。”鲁珏甚至好心询问,如果忽略她紧紧抵在织执咽喉处的匕首。

“你要什么。”戮世摩罗极冷静问道。

“父母而已。”鲁珏欣慰地感觉终于有人谈正题了,也很是果断。

戮世摩罗看了始玉情侣一眼,他们微微点头同意,于是语气暗含警告,“一手交人一手放人!”

“等等,风间钰呢?”剑无极适时提道,“姑娘,二换二才公平吧!”

所有人动作一顿,鲁珏歪头认真想了想,耐心对剑无极回答,“有些人不能以数量衡量。”

“要不这样,小蜘蛛与风间钰,你们挑一个怎么样?”鲁珏一副非常好说话的模样。

“你想挑起修罗国度与人族的矛盾。”俏如来开了口,直击关键。

“对啊。”鲁珏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从善如流地对俏如来回道,“所以你该放弃风间钰。”

“想必钜子前辈墨家理论学的应当很好。都已经舍弃过一个自己小弟,应该不差一个未曾相识的徒弟了。”

“……”俏如来袖中捏琉璃串珠的手一紧。

“俏如来。”戮世摩罗饱含警告一声,要不是鲁珏踩着他的雷区蹦迪,他还是挺欣赏鲁珏对俏如来实施的扎心技术的。

俏如来心中无奈苦笑,戮世摩罗不光是在警告他也是提醒他,此地早已布置天罗地网,况且根据推测鲁珏也不会轻易杀死风间钰,“换织执。”他艰涩道。

“对嘛,这才是一个理智的墨家钜子。”鲁珏夸赞一声,又继续说道,“若是我将此事告知风间钰……”

“……他肯定执迷不悟地说‘师尊的做法是正确的’,说不定还满心的‘让师尊难为,甚是惭愧’。”仿佛是瞧见一块美味的糕点,仔细一看里头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蚂蚁,鲁珏顿时感觉头皮发麻恶心极了!

秉烛夜游
快速回坑吃一口 雁,什么时候出...

快速回坑吃一口

雁,什么时候出来

快速回坑吃一口

雁,什么时候出来

乌托邦少女

【金光】你想成为英雄吗

        仙山之后,上官鸿信依然热衷于问:你想成为英雄吗?有一次他甚至问了默苍离。

  默苍离说:你已经死了。

  这时候,上官鸿信就能对他说那句想说很久了的话了:真巧,你也死了,死得比我还早。

  (太搞了,忍不住想发出来)

  

        仙山之后,上官鸿信依然热衷于问:你想成为英雄吗?有一次他甚至问了默苍离。

  默苍离说:你已经死了。

  这时候,上官鸿信就能对他说那句想说很久了的话了:真巧,你也死了,死得比我还早。

  (太搞了,忍不住想发出来)

  

三千古

相杀

俏如来病了,病得很重。

他躺在床上,费劲地喘息,胸口三五息才有一次起伏,仿佛下一刻就会停止,彻底咽下最后这口气。

“嗬——嗬……”

每一次的喘息都伴随着巨大痛楚,每一次的呼气吸气都仿佛要使完全身的气力。

憔悴的面容,瘦到脱相,皱巴的皮肤包裹着嶙峋的白骨,蜷缩在破稻草床上,宛如一棵生命凋尽的枯树枝。

昏暗的房间里,静极了,能听见虫蚁爬行的声音,悉悉索索的鼠群旁若无人地四处翻找寻觅。

可哪有什么食物呢,俏如来连苦笑都做不出。

他太累了,太累了,每一个细胞都在催促着放弃,每一根神经都在蛊惑着——只要轻轻停下,就能摆脱所有的痛苦。

可他,不能。

他不能死。

深深浅浅的呼吸吊着不甘的...

俏如来病了,病得很重。

他躺在床上,费劲地喘息,胸口三五息才有一次起伏,仿佛下一刻就会停止,彻底咽下最后这口气。

“嗬——嗬……”

每一次的喘息都伴随着巨大痛楚,每一次的呼气吸气都仿佛要使完全身的气力。

憔悴的面容,瘦到脱相,皱巴的皮肤包裹着嶙峋的白骨,蜷缩在破稻草床上,宛如一棵生命凋尽的枯树枝。

昏暗的房间里,静极了,能听见虫蚁爬行的声音,悉悉索索的鼠群旁若无人地四处翻找寻觅。

可哪有什么食物呢,俏如来连苦笑都做不出。

他太累了,太累了,每一个细胞都在催促着放弃,每一根神经都在蛊惑着——只要轻轻停下,就能摆脱所有的痛苦。

可他,不能。

他不能死。

深深浅浅的呼吸吊着不甘的这条残破身躯。

他闭上眼睛,却不敢睡去,他忧心这一睡便再也醒不过来。

他在等。

——等一个人。

恍恍惚惚间,极冷的身躯,莫名涌现一股暖流。

他突然觉得热了,但呼吸得更加费劲艰难,有一搭没一搭的断断续续,让人觉得躺在那儿的是具死尸时,又顽强挣扎地喘上一口气。

那人还没来么,俏如来心想。

耳边响起一些若有若无的人声,在刺耳的轰鸣声遮掩下模糊不清。

要死了么,不甘心。

或许死亡才是世间最大的公平与归宿。

蓦地,浑身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他苍白的手指死死扣住床沿,抓到满手鲜血淋漓,他不甘心!

“师……”

脑中飞快闪过无数细碎画面。

死亡,不因任何,停止它的脚步。

苍白的脸上流下两行清泪。

该怎么办?怎么办。

嘴角开始不断涌出鲜血,咬破的舌尖传来几分微弱的痛楚,让混沌的意识有了片刻清醒。

等啊等,平日里漫不经心的一刻被拉得很长很长,长到令人发指,长到令人绝望。

再多不甘,也只能不甘。

索魂的长链已经系紧,牢牢拴在脖颈。

无力,无用,痛苦,绝望,一齐涌上心头,俏如来再忍受不住,呜咽一声,破碎嘶哑的嗓子里挤出微弱的颤动,“师……师兄……”

浑浊的色彩盖上往日清亮的眼眸,一寸寸灰暗下去,再无半分神采,胸口也再无起伏。

——他死了。

死的令人难以置信,又不得不信。

站立门前良久的雁王推门走入,蹙着眉远远打量。

俏如来,真的死了。

雁王一瞬恍神,没有半点真实感,连带着这个世界都变得虚假万分。

他情不自禁伸出白皙的手指抚摸上苍白失色的脸庞,凑近试探鼻息。

面无表情的死尸错眼间仿若勾起僵硬的唇角,雁王不由低下头颅细看,也笑了。

笑声愈发大,愈发畅快。

他一把抱起尸体,推门离去。


床沿上歪歪曲曲用血写着三个字。

——“你输了”。  









——————————————————

其实,这完完全全是一个俏如来杀雁王的局。

用自己的死亡做局。

雁王一定会确认俏如来的死,他进入房间,哪怕他用内力探查到俏如来已死,他也会为了百分百确认俏如来的死亡,而进一步再探。

进一步再探查,无非就是把脉与试鼻息。

俏如来全身是毒,触之即死,哪怕是鼻息呼出的气都够人死。

雁王虽然在俏如来身死的事实下有些恍惚,但仍下意识选择了最适当保险的做法——不直接接触,而是去探鼻息。

但结果无差,雁王中毒必死无疑。

所以俏如来写着,“你输了”。


俏如来是完完全全想带走雁王的,但其实雁王单箭头俏如来,这也是为啥我没打雁俏tag的原因,因为只有雁王的单箭头。

雁王可以直接去探鼻息,但他下意识摸上了俏如来的脸,这就是情感表露。


那么,俏如来是什么时候确定雁王来了的呢。

是在他开口叫“师兄”的时候。

原剧里,俏如来说,他不想叫雁王师兄,因为叫师兄的时候,就表明他彻底与雁王敌对。

雁王心神紊乱的时候,忽略了这一点,所以在看见“你输了”三个字时,想通一切,畅快地笑了。

擊駿
宝剑三 正位 失意 心碎 离散...

宝剑三 

正位 失意 心碎 离散 对立 试炼

逆位 打击 沉疴 消极 不安 伤人


墨世佛劫22

雁王:一个人若要攀上高峰,就要吃苦,就要流汗。虽然艰难,但当他伫立在高峰之上,他会发现,这一切,都是值得。

温皇:反之,一个人若要向下沉沦,就相对容易多了。人啊,无论从哪里往下跳都很容易,因为坠落时的快感,通常都会伴随着罪恶的愉悦。

雁王:如同过往的温皇一般吗?直到落地之后,才开始后悔。因为发现断崖下,是一处陷人的泥沼,是一个无可复的深渊,甚至是,一座夺人性命的火坑。...


宝剑三 

正位 失意 心碎 离散 对立 试炼

逆位 打击 沉疴 消极 不安 伤人


墨世佛劫22

雁王:一个人若要攀上高峰,就要吃苦,就要流汗。虽然艰难,但当他伫立在高峰之上,他会发现,这一切,都是值得。

温皇:反之,一个人若要向下沉沦,就相对容易多了。人啊,无论从哪里往下跳都很容易,因为坠落时的快感,通常都会伴随着罪恶的愉悦。

雁王:如同过往的温皇一般吗?直到落地之后,才开始后悔。因为发现断崖下,是一处陷人的泥沼,是一个无可复的深渊,甚至是,一座夺人性命的火坑。


铜镜根据工艺不同,也是可能裂开的,雁王也没真掉进火炕(反倒是帮忙把掉进火坑的网中人捞出来了),这多半只是噩梦,象征意义。

宝剑三这张牌太凶险了,本来计划把雁王和默苍离同时安排进命运之轮,但后来觉得那边有默教授和止戈流剑阵就已经挺热闹了……

所以,雁王,不好意思把您安排在暂时轮空的宝剑三了,这点小试炼应该不算啥吧~

(只要俺不说,没人知道这张稿其实是几年前的炒冷饭

蒜味爆辣产品
再看以前的剧还是觉得好有魅力,...

再看以前的剧还是觉得好有魅力,雁你最好别上戏了……

再看以前的剧还是觉得好有魅力,雁你最好别上戏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