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雅安

4865浏览    3935参与
Better.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少说话,多做实事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少说话,多做实事

甜~

万能小姨熬的糖水……

万能小姨熬的糖水……

繁花残落
很好看的墨色,就是无处可卖

很好看的墨色,就是无处可卖

很好看的墨色,就是无处可卖

甜~
春 小白菜长出来了……

小白菜长出来了……

小白菜长出来了……

甜~

心之所向,原疫情结束,我们都能向着自己的心活着……

心之所向,原疫情结束,我们都能向着自己的心活着……

老特拉福德的角旗杆

猜 猜 我 是 谁

本节目由大家的关注 红心 小蓝手 评论 赞助播出

纯玩梗,ooc注意

原梗指路b站av83701473    


雅儿贝德:安兹大人在干嘛呢? (偷看)


安兹:(脑内排练ing)


雅儿贝德:去吓吓他吧!(蒙眼)猜猜我是谁?


安兹:阿西吧是谁呢(摸手)手上有戒指的话,原来是马雷啊!


雅儿贝德:不是开玩笑的话我把你脖子折断


安兹:当,当然是开玩笑的!


雅儿贝德:那么现在来猜猜看吧


安兹:(沉默)


雅儿贝德:呀你睡着了吗?


安兹:噢稍微打...

本节目由大家的关注 红心 小蓝手 评论 赞助播出

纯玩梗,ooc注意

原梗指路b站av83701473    





雅儿贝德:安兹大人在干嘛呢? (偷看)


安兹:(脑内排练ing)


雅儿贝德:去吓吓他吧!(蒙眼)猜猜我是谁?


安兹:阿西吧是谁呢(摸手)手上有戒指的话,原来是马雷啊!


雅儿贝德:不是开玩笑的话我把你脖子折断


安兹:当,当然是开玩笑的!


雅儿贝德:那么现在来猜猜看吧


安兹:(沉默)


雅儿贝德:呀你睡着了吗?


安兹:噢稍微打了个盹,可能是我最近太累了


雅儿贝德:那么现在回答吧


安兹:问题是什么来着?


雅儿贝德:还能是什么啊,我是谁


安兹: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的守护者


雅儿贝德:看这家伙动脑筋的样子


安兹:先放手吧,感觉眼眶要被扣裂了


雅儿贝德:是哪个守护者呢?


安兹:这是什么拷问官一样的话,守护者还能有谁啊


雅儿贝德:闭嘴给我说名字


安兹:(故技重施)


安兹:用Message【信息】场外求助


雅儿贝德:没有那种东西


安兹:你真的觉得我不知道吗


雅儿贝德:别耍花招了你这家伙


安兹:你现在是在怀疑我是吗


雅儿贝德:说个名字有那么难吗


安兹:这不是名字的问题,是我们信赖的问题


雅儿贝德:什么啊,那就玩点厉害的吧,我用一位至尊大人的性命赌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你赌什么


安兹:……一定要见血才行吗


雅儿贝德:怂了吗


安兹:怂的不是我是你才对吧


雅儿贝德:哈哈哈哈哈看看这家伙故作坚强的样子


安兹: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手!


雅儿贝德:最后的机会应该是我给你的吧!


安兹:这样就再也无法回头了!那样也没关系吗!


雅儿贝德:好呀这就是我想要的,今天我和某一位至尊总要没一个


安兹:数到三我们同时说出你的职位


雅儿贝德:哈哈哈哈哈能想到的只有那个吗,可爱的家伙


安兹:怂的话就放弃啊


雅儿贝德:不要耍嘴皮子了开始吧


安兹:1


雅儿贝德:2


安兹:(第三次沉默)


雅儿贝德:你在祈祷吗?


安兹:……在你去杀他们之前,再让我说一句吧


雅儿贝德:说


安兹:长高了呢,亚乌菈


雅儿贝德:……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是哪位至尊被雅儿贝德下了黑手)



FIN

甜~

算硬光作业了,趁太阳……一个个和小爪子一样,太可爱了……茶味太原始……醉了醉了……

算硬光作业了,趁太阳……一个个和小爪子一样,太可爱了……茶味太原始……醉了醉了……

¥LION

突然翻到了16年画的画了,好像还不错??hhhh

那时候比较沉迷于黑白勾线(所以我的水彩才这么烂的吗hhhh)

突然翻到了16年画的画了,好像还不错??hhhh

那时候比较沉迷于黑白勾线(所以我的水彩才这么烂的吗hhhh)

云若

ABO 你说你的十月是冬天

   冷血Alpha/阴郁Omega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忘记了程秋衍的脸,可能是在某个深夜被某个人抱在怀里沉睡的时候,也可能是某一次在医疗舱内醒来发现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我没想过“以后可能会相遇”这个奇妙的问题,我希望他可以死在某个因我而起的战场上,血肉横飞,粉身碎骨,残躯飘荡在宇宙再被紫外线腐蚀得一干二净。死得不冤枉,我也不会有太多负担。

    可当他安安静静站在我面前,安安静静地说他是程秋衍的这个夜晚,关于他的所有顺着腺体涌入脑海。那条深灰色...

   冷血Alpha/阴郁Omega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忘记了程秋衍的脸,可能是在某个深夜被某个人抱在怀里沉睡的时候,也可能是某一次在医疗舱内醒来发现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我没想过“以后可能会相遇”这个奇妙的问题,我希望他可以死在某个因我而起的战场上,血肉横飞,粉身碎骨,残躯飘荡在宇宙再被紫外线腐蚀得一干二净。死得不冤枉,我也不会有太多负担。

    可当他安安静静站在我面前,安安静静地说他是程秋衍的这个夜晚,关于他的所有顺着腺体涌入脑海。那条深灰色的围巾,那场洁白无瑕的雪,他替我处理林霭的尸体时麻木深情的瞬间,他的吻,我在太多怀抱里也不能索求到的最炙热的吻。嘴唇很痒,腰腹发软,我知道那是信息素,可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认同信息素的作用呢。我们仅仅隔着两三米的走廊对望,他的武器垂在左手,我的心脏越跳越快。

    我爱他,林霜爱程秋衍。

    爱他是我从过去继承的唯一遗产。



     

     


她的热爱

坐在车上,望着窗外飞逝的风景,一个低音炮的男声在我耳边低沉响起:美女,能帮我充个话费吗,我等下支付宝转给你。

哼,这种撩妹手段我早就从小说上看了几百种了好吗。

转头看见提出诉求的人,一下子就投降乖乖地帮他充话费了,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很帅啊!!

成都遍地美女帅哥,诚不欺我,我一个人去周围的轿顶山都能遇见这种极品!长得好看声音好听!还是学播音的!

然而当时的我,一心只为美景去,不管美人空流泪,一上山就一个人跑去看这层层云雾,近在咫尺的佛光与彩虹,日照金山的震撼,星空银河的痴迷都让人忘了帅哥是何物,嘤嘤嘤爬山的时候所有人都走散了就剩我和帅哥相遇,这么美好的缘分我为什么不珍惜!!

半夜还一大群...

坐在车上,望着窗外飞逝的风景,一个低音炮的男声在我耳边低沉响起:美女,能帮我充个话费吗,我等下支付宝转给你。

哼,这种撩妹手段我早就从小说上看了几百种了好吗。

转头看见提出诉求的人,一下子就投降乖乖地帮他充话费了,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很帅啊!!

成都遍地美女帅哥,诚不欺我,我一个人去周围的轿顶山都能遇见这种极品!长得好看声音好听!还是学播音的!

然而当时的我,一心只为美景去,不管美人空流泪,一上山就一个人跑去看这层层云雾,近在咫尺的佛光与彩虹,日照金山的震撼,星空银河的痴迷都让人忘了帅哥是何物,嘤嘤嘤爬山的时候所有人都走散了就剩我和帅哥相遇,这么美好的缘分我为什么不珍惜!!

半夜还一大群人在屋子里玩狼人杀!我却跑出来和朋友接视频想给他们看看银河多好看!

果然,我单身到现在是有原因的哭唧唧。


汤谷谷
兰迪,练习板绘ing(要是喜欢...

兰迪,练习板绘ing(要是喜欢就点个赞给点动力吧|゚Д゚))))

兰迪,练习板绘ing(要是喜欢就点个赞给点动力吧|゚Д゚))))

碎冰梅子汤

我的玫瑰

总有一天我会遇见一个让我勇敢的人,像是荒芜的野地开出的玫瑰,我对此满怀信心且深信不疑,来日方长。

总有一天我会遇见一个让我勇敢的人,像是荒芜的野地开出的玫瑰,我对此满怀信心且深信不疑,来日方长。

蓁蓁
抗击疫情,有我在!

抗击疫情,有我在!

抗击疫情,有我在!

蓁蓁

时光荏苒,岁月无声。日子不紧不慢的如涓涓溪水静静的流去,而从身边流去的只有时光,沉淀下来的是与你一路相伴的幸福和快乐,温馨和安暖。

时光荏苒,岁月无声。日子不紧不慢的如涓涓溪水静静的流去,而从身边流去的只有时光,沉淀下来的是与你一路相伴的幸福和快乐,温馨和安暖。

甜~

网红小油条,来,动手……

网红小油条,来,动手……

芙蓉客

龙苍沟(七)

——满覆苍苔的怪树。

龙苍沟里,路两边有许多满覆苍苔的古树,枝干盘旋曲折,奇形怪状,在阴森的密林里,极像诡异凶恶的树精,路过时,心里总有点悬吊吊的、

龙苍沟(七)

——满覆苍苔的怪树。

龙苍沟里,路两边有许多满覆苍苔的古树,枝干盘旋曲折,奇形怪状,在阴森的密林里,极像诡异凶恶的树精,路过时,心里总有点悬吊吊的、

芙蓉客

龙苍沟(六)

——峡谷中的清溪,也自成一景。

龙苍沟(六)

——峡谷中的清溪,也自成一景。

芙蓉客

龙苍沟(五)

——峡谷中飞珠溅玉的悬泉瀑布。

龙苍沟(五)

——峡谷中飞珠溅玉的悬泉瀑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