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雅布

845浏览    7参与
INSOMA
雅布设计|广州瑰丽酒店餐厅,日...

雅布设计|广州瑰丽酒店餐厅,日景室内场景渲染练习


SketchUp×Vray×Photoshop

雅布设计|广州瑰丽酒店餐厅,日景室内场景渲染练习



SketchUp×Vray×Photoshop

Reki21

【温暖原木与柔和色调 纽约四季酒店】室内设计由国际大师——雅布(Yabu Pushelberg)操刀  | 来源:Yabu Pushelberg官网(网络)

【温暖原木与柔和色调 纽约四季酒店】室内设计由国际大师——雅布(Yabu Pushelberg)操刀  | 来源:Yabu Pushelberg官网(网络)

Reki21

【最棒的“经济型”酒店 位于纽约时代广场的Moxy酒店】设计:Yabu Pushelberg | 来源:dezeen(网络)

Moxy是万豪集团旗下一个新的酒店品牌,强调时尚、快速、年轻、简化服务以及经济实惠的房费。酒店保持了可接受的价格,并且从不牺牲时尚或舒适度。

该酒店室内设计由国际大师——雅布(Yabu Pushelberg)操刀。

【最棒的“经济型”酒店 位于纽约时代广场的Moxy酒店】设计:Yabu Pushelberg | 来源:dezeen(网络)

Moxy是万豪集团旗下一个新的酒店品牌,强调时尚、快速、年轻、简化服务以及经济实惠的房费。酒店保持了可接受的价格,并且从不牺牲时尚或舒适度。

该酒店室内设计由国际大师——雅布(Yabu Pushelberg)操刀。

掬水赠月

【雅布】深海人鱼(终章)

补档,前篇自行在归档中查找


身上的伤口到了一周之后才慢慢地收口了,而要等新的鳞片长出来又要很长的时间了。说实话雅帕菲卡认识阿布罗狄之后受的伤比之前多了,但是奇怪的是他并不反感这种充满原始动力的斗争。


他们停歇在一处寂静的海滩,雅帕菲卡靠在凸起的礁石上掰开一个又一个蚌壳进食。一边的阿布罗狄躺在沙滩上,舒展着自己的尾巴,尾鳍在轻盈地划着水。


冬天的大海吹着冷冽的风,有阳光的时候他们尽量都靠近浅海滩来晒晒太阳。


“冬天你都是到哪里去度过?”阿布罗狄偏偏头看着雅帕菲卡,他的脸凑到雅帕菲卡旁边。这距离近的可以看得清阿布罗狄的睫毛。...


补档,前篇自行在归档中查找



身上的伤口到了一周之后才慢慢地收口了,而要等新的鳞片长出来又要很长的时间了。说实话雅帕菲卡认识阿布罗狄之后受的伤比之前多了,但是奇怪的是他并不反感这种充满原始动力的斗争。

 

他们停歇在一处寂静的海滩,雅帕菲卡靠在凸起的礁石上掰开一个又一个蚌壳进食。一边的阿布罗狄躺在沙滩上,舒展着自己的尾巴,尾鳍在轻盈地划着水。

 

冬天的大海吹着冷冽的风,有阳光的时候他们尽量都靠近浅海滩来晒晒太阳。

 

“冬天你都是到哪里去度过?”阿布罗狄偏偏头看着雅帕菲卡,他的脸凑到雅帕菲卡旁边。这距离近的可以看得清阿布罗狄的睫毛。

 

雅帕菲卡突然就觉得口渴,他掩饰性地别开脸。而阿布罗狄没有漏掉他头发里支出来的耳鳍在颤抖,于是他伸出手去拨动了一下那半透明的耳鳍,雅帕菲卡转过来瞪着他。

 

“不要动我的耳鳍。”雅帕菲卡又垂下头去掰开蚌壳,这些都是阿布罗狄从海里挖出来的。他要雅帕菲卡把这些全部吃掉,而他自己却只吃了几只章鱼。

 

被忽略的阿布罗狄伸出指尖拨动着礁石上雅帕菲卡掰开的那些蚌壳,说道:“我不喜欢我在的时候,你无视我。”

 

“那你要怎么样?”雅帕菲卡都有点怕了他,“难道你也想吃这些蚌吗?”说着他把刚掰开的蚌壳递到阿布罗狄面前,里面的蚌肉新鲜粉嫩。

 

阿布罗狄垂下头咬住那块蚌肉,把它全部咬在嘴里。而雅帕菲卡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阿布罗狄将他的下巴扣住,强迫他转过头来。

 

“唔……!”蚌肉被阿布罗狄的舌头顶到了他的嘴里,鲜甜的味道充满了雅帕菲卡的口腔。滑++腻腻的蚌肉被两人的舌尖顶来顶去,辗转了一会儿滑入了雅帕菲卡的咽喉里。

 

阿布罗狄修长的指爪伸进雅帕菲卡的头发里,他有些急切地用尾巴缠住另一条人鱼的尾巴,一边压制住对方继续着浓烈地亲吻吮+++吸一边厮磨着鳞片。

 

雅帕菲卡倒吸一口凉气,他感觉自己要被阿布罗狄通过这亲吻吃掉了。而鳞片彼此的摩擦剐蹭又扩大了快+++感,水面下面的尾鳍互相张开又合拢,尾巴尖端纠缠的难分难舍。

 

“哈啊……”阿布罗狄松开手,看着眼珠都有些隐隐约约充血的雅帕菲卡。

 

他冷静的伸手按在对方的下腹处:“雅帕菲卡,你快要发++++情了。”雄性人鱼身上那股气息已经藏不住,阿布罗狄的指尖轻轻地拨动雅帕菲卡下腹那里的细小鳞片。

 

“住手……”雅帕菲卡喘了一口气,他恼怒地看着阿布罗狄。“现在还是冬季,并没有到应该发+++情的繁殖季。你到底做了什么?”

 

“繁殖季是繁殖季,发+++情和这个可没关系。”阿布罗狄看着他,“海豚都能一年四季不断地发+++情,你觉得人鱼动情的时候不会发++++情吗?”

 

忍受着升腾快感的雅帕菲卡忍不住抓牢阿布罗狄的胳膊:“你是说……你是想要这个吗?”他的腹部和阿布罗狄紧紧地贴在一起。

 

阿布罗狄叹息了一声,用嘴唇回答了他的问题。雅帕菲卡的鱼尾紧紧缠住阿布罗狄的鱼尾,两条像海蛇一样纠缠住的人鱼一个翻身跃进了海里。

 

海水温柔地包裹着他们,长长的头发飘动在身边。彼此的指爪在对方身上摩挲着,尾巴交缠到发痛的地步。

 

雅帕菲卡的嘴唇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阿布罗狄,发++++情的疼痛让他浑身上下的鳞片不断地张合着。而阿布罗狄的下腹不断地蹭着他,鳞片都摩擦到发痛的地步。

 

人鱼的尾巴交缠在一起,下腹的泄殖腔缓缓裂开了。雄性人鱼的生+++殖+++器从泄殖腔里伸了出来,阿布罗狄浑身被雅帕菲卡的气息所笼罩,他喘息着看着雅帕菲卡的指尖描绘着细小鳞片下的泄殖腔。

 

在发+++++情的时候,人鱼和一般的海洋生物没有任何区别。

 

他的泄殖腔裂开了一条缝,指尖探了进去轻轻刮搔着细嫩的肉。阿布罗狄腰身一软,更加用力的用尾巴缠住雅帕菲卡。而进攻的人鱼安抚性的摩挲着对方腰身上的鳞片,嘴唇亲吻着他的耳鳍。

 

双方的泄殖腔都裂开了,鳞片摩擦的快感已经抑制不住,于是雅帕菲卡挺腰将自己送入了阿布罗狄的身体里。当身体连接的那一瞬间,阿布罗狄无声尖叫了起来,近乎撕裂的疼痛让他在雅帕菲卡的背上抓出了血痕。

 

交缠在一起的人鱼沉浮在海中,尾巴尖端剧烈地扇动着海水。剧烈摩擦的快感让被撕裂的疼痛减弱,而快感在不断升腾。阿布罗狄拱起背脊来迎合着雅帕菲卡的动作,亲吻变成了啃咬。

 

疼痛加剧着快+++感。

 

甬道被挤开的疼痛渐渐地被进出的快感所掩盖,阿布罗狄张口咬在雅帕菲卡的肩膀,而被咬的人鱼只是将自己更加用力地埋了进去。被啃咬的疼痛对于雅帕菲卡来说,远远比不上他在阿布罗狄身上获得的快感。

 

他紧紧地盯着阿布罗狄的脸,看着他因为不断交替的感觉而张合的嘴唇。那样子实在是越发引起了雅帕菲卡的施虐+++欲,他渴望着看到更多阿布罗狄的不同一面。

 

迷人的,致命的,凶残的,这就是人鱼……

 

交尾在一起的人鱼在海水中翻腾着,而熬过了最难受的时段,阿布罗狄开始不满足于被压制住了。他咬上雅帕菲卡的嘴唇,将他肩膀牢牢抓住,然后用力用自己去撞击对方。

 

而这样的举动让雅帕菲卡的进出更加用力了起来,两条人鱼不断地在对方身上制造出细小的伤痕。而被轻微的血腥味吸引而来的海生物在靠近交尾的人鱼的时候都被尖锐的指爪掐碎了。

 

血腥味也吸引了一些水母群,一群海月水母漂浮在他们身边。幽蓝的光照亮了海水,而交尾中的捕猎也让人鱼意外兴奋了起来。

 

“真是有趣……”阿布罗狄喘息着,“人鱼的发++++情也会吸引水母吗?”

 

雅帕菲卡的额头抵住阿布罗狄的胸口,低低的笑了起来:“看来我们这些才经历发+++情的人鱼还有很多事情并不了解啊。”

 

阿布罗狄也笑了起来,然后两条人鱼相拥着接吻。连尾巴也放松了下来,连接着身体用尾鳍互相抚摸对方的脊背。

 

人鱼的交尾时间长达一天,他们抱在一起随着水流飘动着。累了就休息一会儿,等力气恢复了继续宛如厮杀一般的交尾。

 

等到漫长的交尾结束之后,阿布罗狄和雅帕菲卡已经没有力气了。他们放松身体漂浮在海水中,但是即便是身体分开了,尾巴却依然缠绕在一起。

 

“好累……”阿布罗狄咂咂嘴,“不过发++++情真不错,那些雌性要是知道你确实能够持续一整天交尾,一定会很后悔之前对你露出獠牙了。”

 

雅帕菲卡伸手拨动阿布罗狄的耳鳍,露出讽刺的笑容:“我怎么敢和那些拿雄性当做繁殖工具的女王大人们交尾,就不怕她们一个不满意就撕开我的肚子吗?”

 

“你不怕我会撕开你的肚子吗?”阿布罗狄拿鼻子蹭蹭他的脸颊,雅帕菲卡的指尖弄得他耳鳍很痒。

 

“你又不是没有撕开过我的肚子。”雅帕菲卡懒洋洋地翻个身,尾巴一甩一甩。

 

阿布罗狄吮吸着他的手指尖:“我是不会道歉的,攻击是本能。但是……交尾也是本能啊。”说着他轻轻啃咬雅帕菲卡的指尖,又那那种让人生不起来气的眼神看着他。

 

雅帕菲卡转过头向前游去,水波里远远传来他的话:“繁殖季也没有多久了,等过了繁殖季我们还是要继续厮杀下去。”

 

阿布罗狄追着雅帕菲卡游了过去,嘴角露出满足的笑容。

 

这就对了,哪怕是交尾,哪怕是情热中的耳鬓厮磨,我们依然是要继续厮杀下去。

 

因爱而生,厮杀而死。

 

这就是……人鱼。

 

—END—


掬水赠月

【雅布】深海人鱼 02

#阿布罗狄##雅帕菲卡#@螃蟹-StarScreamPrime

私设有,OOC有,可能也有肉【

 @StarScream 的图我很喜欢,于是为她写下这个短篇=3=图片我稍微调了下色,加了个滤镜

前篇请点:深海人鱼前篇

人鱼AU

样貌美丽,但是极度危险和凶残的种族。

相爱相杀

雅帕菲卡X阿布罗狄

本章阅读提示:血腥有,真·动物世界无误【


阿布罗狄是出生在月光下的人鱼,当他出生的时候生下他的那条人鱼力竭而死。当满是血污的阿布罗狄被雌性人鱼抱起来的时候,他的脸让所有人鱼震惊。


那张脸和海底神庙里爱神的脸一模一样,如果爱神在人间...

#阿布罗狄##雅帕菲卡#@螃蟹-StarScreamPrime

私设有,OOC有,可能也有肉【

 @StarScream 的图我很喜欢,于是为她写下这个短篇=3=图片我稍微调了下色,加了个滤镜

前篇请点:深海人鱼前篇

人鱼AU

样貌美丽,但是极度危险和凶残的种族。

相爱相杀

雅帕菲卡X阿布罗狄

本章阅读提示:血腥有,真·动物世界无误【


阿布罗狄是出生在月光下的人鱼,当他出生的时候生下他的那条人鱼力竭而死。当满是血污的阿布罗狄被雌性人鱼抱起来的时候,他的脸让所有人鱼震惊。

 

那张脸和海底神庙里爱神的脸一模一样,如果爱神在人间有形象,那么一定就是他了。

 

虽然是雄性人鱼,但是在成年以前所有的幼年人鱼都在族群的保护之下。等到成年的时候,雄性就会被赶出去。但是阿布罗狄不一样,这个用爱神的名字命名的人鱼是族群里的珍宝。

 

雌雄人鱼相信只要等阿布罗狄成年之后和他交尾,就能生下类似于爱神的后代。人鱼对爱神的崇拜更胜于海神,已经到了疯狂的境地。

 

“疯了……”雅帕菲卡一边用手拨动着蚌壳一边喃喃自语。他的指爪上还沾着一些血迹,周围浓郁的血腥味让他有些头晕。

 

阿布罗狄用海草慢条斯理地搓洗着手臂上的血痕,然后抬起指尖吮吸了一下血珠,露出一个厌恶的表情。

 

海面上很快聚集了一大群闻着血腥味而来的捕食者,阿布罗狄和雅帕菲卡都受了伤,决定还是早点离开这片海域比较好。

 

“说实话我真没有料到她居然能追到这里来。”阿布罗狄一边游着一边一边恶狠狠地拽下身上缠绕着的头发,浅金色到近乎透明的发丝并不属于他们两个任何一个。

 

就在阿布罗狄和雅帕菲卡恰好商量好短暂和平相处一段时间,等待繁殖季过去的时候。他们发现了第三条人鱼。

 

浅金色头发的雌性人鱼有着妖娆的身躯和美艳的面孔,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多情的眼睛。

 

就像人类画中描绘的那种美貌多情的人鱼一样。

 

然而在他们看来,对方却是可怕的噩梦。雌性的人鱼在非繁殖季遇到雄性的人鱼,通常都是一场血淋淋的战争。而这条人鱼的目标很明显是阿布罗狄,她想要在繁殖季之前抢的主动权,保证自己能够生下容貌接近爱神的后代。

 

所以战斗是无法避免的,雅帕菲卡第一次和别人协力合作。而阿布罗狄似乎是习惯了雌性人鱼这种猎食般的追逐,他毫不犹豫地张开嘴发出尖锐的咆哮声。

 

人鱼的战争没有那么美好,伴随着的都是直观的血腥。雌性人鱼的攻击力比雄性高的多,她轻而易举地在雅帕菲卡身上制造出无数血痕,撕扯下他的鳞片。这锥心之痛让雅帕菲卡的指爪狠狠地刺入对方的鱼尾,然后抡起强壮的尾巴勒住对方的腰。

 

阿布罗狄摆脱了纠缠自己的尾巴,转身一爪就撕扯掉雌性人鱼一大块肉。雌性人鱼剧烈挣扎起来,疯狂甩动的尾巴搅动了海水,阿布罗狄和雅帕菲卡都被抡起来的尾巴击中,都感觉被击中的地方骨头似乎断了几根。

 

而被血腥味刺激的发狂的雌性人鱼现在只想要杀死眼前的两条人鱼,她已经顾不上繁殖季了,血腥唤醒的是身为捕猎动物的本能。

 

杀戮,不断地杀戮,让鲜血沾满指尖,让这温热的液体填充饥渴的身躯。

 

人鱼们的眼睛因为渴望杀戮而充血,齐齐发出尖锐的咆哮。这声音让海面为之震动,霎时间整个海域都被这股声波所影响,任何海生物都不愿卷入这场食物链顶端的战争。

 

因为受伤而暴怒阿布罗狄长大嘴巴,露出尖锐入刺刀的牙齿,狠狠地咬着雌性人鱼的鱼尾。伤口处大蓬的鲜血瞬间染红了眼前的海水,而被尖锐牙齿咬痛的鱼尾也带着十足的力道扇了过来,阿布罗狄也因此被这力道甩开了。

 

雌性人鱼尖锐的指甲已经刺入雅帕菲卡的肩胛骨,她张开嘴巴对准他的手臂咬了下去。雅帕菲卡痛的瞬间抽搐了起来,他的鱼尾紧紧缠住对方的鱼尾,尾鳍上的倒刺扎进对方的伤口里,鲜红的毒液不断地灌输到她的体内。

 

而阿布罗狄一个俯冲从背后揪住雌性人鱼的头发,张开嘴撕咬在她的脖子上,他的指爪扣在对方的鳃上,带着十足的力道撕扯开来。

 

大量的海水涌入雌性人鱼的口腔里,之后又带着血沫的水从她的嘴里涌出。这股剧烈的疼痛让她痉挛了起来,而被毒液刺入的尾鳍已经全部麻木了。大量的伤口不断地涌出鲜血,雅帕菲卡的毒液阻止了肌体的再生和自我修复。

 

人鱼对于惨败在手下的猎物没有丝毫的同情心,他们不是海洋中唯一会自相残杀的种族。所以当雌性人鱼被两条成年人鱼的毒液刺中之后,等待她的只有死亡。

 

雅帕菲卡即便是不想,他也必须吃下这条雌性人鱼。冬天很快就会来临,而大量的脂肪可以让他们在海底度过冬天,等到春天的繁殖季就可以了。

 

“你不是没有吃过同族吧?”阿布罗狄舔着手上的碎肉,看着雅帕菲卡。“虽说我也很讨厌同族相残,但是为了活下去怎么样都好。”

 

雅帕菲卡反唇相讥:“对,你是为了活下去。当初我叫你不要接近我,如果不是我们都是毒性同类,你是不是也打算吃掉我?”说着他的腹部隐隐约约抽搐了一下。

 

阿布罗狄游到雅帕菲卡的面前,又露出那种空茫的表情看着他。雅帕菲卡发现从第一次见阿布罗狄的时候,他就对他毫无抗拒,哪怕是阿布罗狄对他亮出指爪,差点掏出他的内脏的时候。

 

也许他真是爱神的化身吧,雅帕菲卡有些疲惫地想。如果是他是海神的话,面对这样的爱神,哪怕是被吃掉也会笑着献上自己的血肉吧。

 

阿布罗狄像是察觉到他的想法,他伸出指爪捧起雅帕菲卡的脸。献上了一个血淋淋的亲吻,然后伸出舌头舔舐干净他脸上的每一处血迹。

 

“我不会吃掉你的,哪怕你的血肉再甜美。”他轻声说着甜言蜜语,像最动听的琴声。“毕竟,你是第一个让我在战斗中,获得了类似于繁殖的快感的同族啊。”

 

“所以,努力活的久一点吧。”雅帕菲卡注视着阿布罗狄,美如爱神的人鱼这样说着。“这样我们才能无止境地厮杀下去。”

 

而雅帕菲卡也是第一次这么期待繁殖季的到来,他用力抓住阿布罗狄的脖子拉近他,然后啃咬上阿布罗狄的嘴唇。

 

血污弥漫的海面上,两条蓝色长发的人鱼在拥吻,长长的蓝色尾巴紧紧地交缠在一起。

 

—TBC—




掬水赠月

【雅布】深海人鱼 01

#阿布罗狄##雅帕菲卡#@螃蟹-StarScreamPrime

私设有,OOC有,可能也有肉【

 @StarScream 的图我很喜欢,于是为她写下这个短篇=3=图片我稍微调了下色,加了个滤镜


人鱼AU

样貌美丽,但是极度危险和凶残的种族。

相爱相杀

雅帕菲卡X阿布罗狄


传说中,深海中的人鱼都是被爱神与海神所眷顾的种族。爱神诞生于深海,被游鱼簇拥着浮出水面。海神因为对爱神的爱情,而眷顾被爱神亲吻过的这些游鱼,将它们变成了半人半鱼的种族。


神话的开端总是很美好的,但是深海中的人鱼们却是海洋中最可怕的存在。...


#阿布罗狄##雅帕菲卡#@螃蟹-StarScreamPrime

私设有,OOC有,可能也有肉【

 @StarScream 的图我很喜欢,于是为她写下这个短篇=3=图片我稍微调了下色,加了个滤镜


人鱼AU

样貌美丽,但是极度危险和凶残的种族。

相爱相杀

雅帕菲卡X阿布罗狄

 

传说中,深海中的人鱼都是被爱神与海神所眷顾的种族。爱神诞生于深海,被游鱼簇拥着浮出水面。海神因为对爱神的爱情,而眷顾被爱神亲吻过的这些游鱼,将它们变成了半人半鱼的种族。

 

神话的开端总是很美好的,但是深海中的人鱼们却是海洋中最可怕的存在。

 

它们的皮肤比最皎洁的月光还要白皙,它们的歌喉足以让音乐之神为之伴奏,它们的美貌是爱神亲自赋予的。

 

这美貌的深海种族如同最艳丽的毒花,所有接近的都会变成它们的猎物。

 

雅帕菲卡小心翼翼地穿过茂密的珊瑚丛,前面是一群正在游动的浅海鱼类。他是一条强壮的成年人鱼,雅帕菲卡有着雄性人鱼共有的粗长强壮的流线型尾巴。浅蓝色的鱼鳍上有隐隐约约的红色流动,表明了他是一条有毒的人鱼。

 

他舔舔下唇,下意识地摸了摸腹部。那里曾经被抓开一道长长的伤口,让雅帕菲卡差点就丧命于那片海域。得益于人鱼的强大的恢复力,现在那里只是一道浅浅的白色痕迹罢了。

 

饥饿的雅帕菲卡看中了鱼群中最大的那条鱼,他灵巧地游了过去,迅如闪电地伸出尖利的指爪抓住了那条鱼,顺带还咬中了另外一条。

 

毫不在意地用牙齿撕开了嘴里的鱼,雅帕菲卡面无表情地撕咬着鱼肉,大口咀嚼然后咽下去。他吃的很仔细,连鱼骨都被嚼碎咽了下去。

 

等到他吃完两条鱼之后迅速地摆动鱼尾往深海游去,一路上雅帕菲卡穿过无数的鱼群,但是大多数鱼群在遇到他之前就四散奔逃了。

 

没有任何海中生物,想要对上一条饱含着杀意的愤怒的人鱼。

 

海面上折射下来的阳光照不进深海,雅帕菲卡修长的鱼尾在水中滑出一道道弧线。浅蓝色的鳞片闪闪发光,他长长的浅蓝色头发也在水中摇曳着。

 

当他行进到新的浅海滩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这片海域是雅帕菲卡从小生活的地方,海滩在一个悬崖下,这里礁石密布水流湍急。对于人类来说是个极端凶险的地方,而对于人鱼来说这里的居住环境再好不过。

 

就在雅帕菲卡想要休息的时候,然而嗅膜告诉他有陌生的来访者了。这股令他不安又躁动的气息,毫无疑问是属于另一条人鱼的。

 

伴随着宛如天籁的歌声到来的是另一条和雅帕菲卡相似的人鱼。他的体型稍微小一点,水蓝色的头发打着华丽的卷儿,当他跃出水面的那一刹那阳光像是金沙一样洒在了他的身上。蓝白色的鱼尾的水珠闪闪发亮,刺痛着雅帕菲卡的眼睛。

 

“终于找到你了。”

 

就算是以美貌出众而闻名的人鱼,也难以找到第二个美貌可以和眼前的人鱼比肩的。

 

如果爱神在人间有形象,那么一定是他的模样。雅帕菲卡想着,腹部那道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阿布罗狄,为何来到我的领地?”他亮出了自己的指爪。“马上从我的领地离开,否则我就要开始攻击你了。”

 

阿布罗狄睁着一双大大的浅蓝色眼睛看着雅帕菲卡,显得迷茫又无辜。微微张开的嘴唇沾着晶莹的水珠,若是这副模样如果是不知情的人类看到,怕是只消一眼就能让他们为之肝脑涂地了吧。

 

但是相对的雅帕菲卡的脊椎却已经为之紧绷了起来,他嘴里开始发出低低的咆哮声。阿布罗狄的表现越是无辜纯良,那么就表示接下来他会多么凶残。雅帕菲卡从来不敢小看阿布罗狄的凶残程度,不然他也不会活着在这里和他对峙了。

 

而阿布罗狄并没有表现出攻击的意图,他甚至张了张嘴开始唱歌了。那调子雅帕菲卡非常熟悉,那是人鱼到繁殖季会唱的求偶的歌曲。

 

雅帕菲卡狠狠地一甩鱼尾窜到了阿布罗狄面前,一爪就抓了过去。而阿布罗狄抬手挡住了雅帕菲卡的攻击,他的鱼尾灵活地缠住了雅帕菲卡的尾巴,尖细锋利的指爪扣住对方的咽喉抵在礁石上。

 

“咳咳……你到底……要干什么!”雅帕菲卡的指爪也扣在阿布罗狄的脖子上,而另一只指爪都紧紧扣住对方的指爪,防止这么近的距离被抓伤腹部。

 

阿布罗狄轻轻地在雅帕菲卡的额头上落下一个亲吻,雅帕菲卡反而呆住了。好像这样很有趣一样,阿布罗狄用鼻尖去拱了拱雅帕菲卡的脸颊。

 

“雅帕菲卡……”阿布罗狄注视着雅帕菲卡的眼睛,用叹息一般的语调说道。“为了下一个繁殖季,做我的伴侣吧。”

 

雅帕菲卡瞪大了眼睛,惊讶让他合不拢嘴:“你在说什么……让我做你的伴侣?”

 

阿布罗狄点点头,他的目光落在了雅帕菲卡带着伤痕的腹部:“你的伤还没好,这样下一个繁殖季你会找不到雌性为你歌唱的。”

 

腹部的伤口让雅帕菲卡难堪起来,他和阿布罗狄严格来说都是属于同一类人鱼。他们的存活率不高,在幼年期很容易死亡。但是一旦成年之后,不管是尖锐的指爪还是剧毒的体液都是让想猎食的生物望之却步的存在。

 

而人鱼的社会又是个极端的母系社会,不够强壮的雄性在繁殖季出现在雌性面前只会被当做猎物捕食。雅帕菲卡可以因为受重伤熬过一个繁殖季,但是下一个繁殖季他要靠什么去避免沦为猎物。

 

本能的力量是如此的强大,繁殖的信号印刻在骨髓里。

 

“那么你呢?”雅帕菲卡看着阿布罗狄。“你诞生之时就被誉为爱神的化身,繁殖季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吧?为什么找我。”

 

阿布罗狄松开了扣住雅帕菲卡脖子的指爪,两条人鱼稍微距离了一小段距离,但是尾巴在不知不觉之间依然交缠在一起。

 

“你的血肉……”阿布罗狄伸出半截舌头,舔了舔带着鳞片的指爪。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雅帕菲卡。“是我尝过的最美味的,不过比起血肉的滋味,我更想你活着。”

 

“来吧。”阿布罗狄拉起雅帕菲卡的指爪。“对你来说,这也是你养好伤口来报复我的最佳时间。”

 

雅帕菲卡看着阿布罗狄的脸,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好,我答应你。”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