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雅柏菲卡

22.7万浏览    1706参与
宁静苍穹

5.武魂觉醒(二)

           距离雅柏菲卡武魂觉醒已经有3个月了,毕竟露娜本来就比雅柏菲卡小8个月,雅柏菲卡现在魂力是18级,在他这个年龄,大陆上基本没有同龄人有这个实力,何况拥有小宇宙的雅柏菲卡修炼速度根本不是常人所能及的,还有半年他都7岁了。


          今天是露娜觉醒武魂,雅柏菲卡站在旁边看着。...


           距离雅柏菲卡武魂觉醒已经有3个月了,毕竟露娜本来就比雅柏菲卡小8个月,雅柏菲卡现在魂力是18级,在他这个年龄,大陆上基本没有同龄人有这个实力,何况拥有小宇宙的雅柏菲卡修炼速度根本不是常人所能及的,还有半年他都7岁了。


          今天是露娜觉醒武魂,雅柏菲卡站在旁边看着。


          淡蓝色的光芒在露娜的额头绽开,露娜的额头上多了一只蓝色的竖眼,竖眼闭上,露娜的背后出现金蓝色的光芒,一双美丽的蓝色蝶翼从背后伸出,不一会儿,蝶翼消失,一道碧绿色的身影出现,冰霜从露娜脚下蔓延,整个房间里的温度直线下降,雅柏菲卡不得不燃烧小宇宙来抵御寒冷。这些冰让他想起了水瓶座的笛捷尔,不知道他活下来没。


         阿尔忒弥斯看起来并不意外:“你的第一、第二武魂是神赐,叫冰境之瞳和光明女神蝶,第三武魂是极致武魂——冰碧蝎。”说罢阿尔忒弥斯拿出水晶球测试魂力,不出意外,是先天满魂力,毕竟拥有极致武魂,先填表不是满魂力实在是说不过去。雅柏菲卡听着就感觉这冰碧蝎武魂很厉害,毕竟“极致”这个词一听就不是什么酱油。


         接下来阿尔忒弥斯让露娜也熟悉了魂力修炼路线后将他们带到了一个有着两色水的泉眼旁边,周围长着很多他不认识的花花草草。


        “冰火两仪眼,斗罗大陆仅此一处,在这里仙品药草的生长速度和人类修炼速度会快上不少,这这里离家不远,就像走地下室一样,记得不能乱吃药草哦。”阿尔忒弥斯说完就走,毕竟是神庇护的地方,雅柏菲卡不担心安全问题。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雅柏菲卡已经突破到了19级,旁边的露娜也睁开眼睛,对他说:“雅柏酱,我到14级了。”雅柏菲卡点点头,说:“我到19级了。”


       “雅柏酱你升级得有点慢呢。”


       “毕竟越往后等级差距越大嘛。”


       “不说这个了,雅柏酱你知道阿波罗大人几年前捡到了一个叫笛企鹅的小孩吗?”


        “企…企鹅?”会有人的名字叫企鹅吗?雅柏菲卡觉得就算是叫猫咪都比叫企鹅好听。


        “我是听白羲和说的,阿波罗大人不让那个小孩出来,而且羲和健忘,昨天才和我说的。”白羲和是太阳神阿波罗养的女孩,和露娜玩得很好,和雅柏菲卡关系也不错,因为露娜不让他离开嘛……昨天来玩过一次


        “是个男孩,一头草绿色的头发和一双紫色眼睛,不过没有月神大人漂亮。”说完,露娜又进入了冥想状态


         雅柏菲卡点点头,正准备进入冥想状态,等等!草绿色的头发和紫色的眼睛,难不成是……

暮霭沉

番外之向阳之诗

雅柏菲卡第一次睁开眼睛,是在一间小木屋里,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杂物间


清晨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透过他的皮肤,为他的身体注入一丝能量


“早上好”


一个男人抱着一箱工具从外面走进来,将工具放在墙边,男人拉过雅柏菲卡的手,带他穿过杂物间的门


啾啾啾的鸟叫声率先冲进雅柏菲卡的耳朵,然后是绿色的山坡,远一点的森林,转过视线,右手边是一片被照顾的很好的菜园,园子旁边还有一口水井,井上挂着的水桶微微晃动着


“我带你回家看看吧”


雅柏菲卡转头看着男人,顺从的跟着他


居住的木屋就在杂物间的旁边,是同样材质的双层小楼


虽然外面......




雅柏菲卡第一次睁开眼睛,是在一间小木屋里,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杂物间



清晨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透过他的皮肤,为他的身体注入一丝能量



“早上好”


一个男人抱着一箱工具从外面走进来,将工具放在墙边,男人拉过雅柏菲卡的手,带他穿过杂物间的门



啾啾啾的鸟叫声率先冲进雅柏菲卡的耳朵,然后是绿色的山坡,远一点的森林,转过视线,右手边是一片被照顾的很好的菜园,园子旁边还有一口水井,井上挂着的水桶微微晃动着



“我带你回家看看吧”



雅柏菲卡转头看着男人,顺从的跟着他



居住的木屋就在杂物间的旁边,是同样材质的双层小楼



虽然外面看起来木屋不大,但内里空间却非常充裕,一楼厨房客厅连在一起,楼梯靠在墙边,二楼是卧室工作室和书房,两个卧室位于同一侧,从卧室那边的阳台可以看见远一点的森林,望见更远的群山




这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这是在被创造时已被输入的知识,其他的人呢,雅柏菲卡不知道




不需要过多的介绍,所有该知道的东西早已输入进雅柏菲卡的大脑中


“你的任务是照顾我,直到过段时间我死去,然后,把我埋在那里”男人指了指园子后面的一个小坡旁边


雅柏菲卡点了点头


接下来,不用男人做出指令,雅柏菲卡离开房间,开始一天的劳作


男人不会刻意要求他做什么,他们就像是一起生活的两个人,偶尔一起聊聊天,看看书


偶尔会有动物从森林跑到园子里,雅柏菲卡刚打上一桶水,就瞥见林子里的兔子又跑进来偷食



这次一定要抓住你,雅柏菲卡这样想着,轻手轻脚的迈进园子


兔子十分狡猾,雅柏菲卡摔了一大跤也没抓住它,只能看着他一蹶一蹶的跑走,衣服上沾了泥,腿上也划破了一大片,雅柏菲卡回到木屋,男人正站在门口,带着温柔的笑


他一定看见了,雅柏菲卡知道


雅柏菲卡换了衣服,男人拿出工具给他处理伤口


“我可以自己处理”他的知识储备完全包含了机械修补的方法


男人还是温柔的笑着,手上却一点不停


雅柏菲卡动了动鼻子


“糊了”


“啊?什么……啊!我的汤!”男人匆匆打了个结,跑去厨房。听见男人急匆匆的脚步声,雅柏菲卡有些幸灾乐祸





幸灾乐祸的下场就是今晚没有东西吃,雅柏菲卡只好在园子里采了点菜拌了沙拉,嚼着菜叶的时候,雅柏菲卡觉得自己像极了那只兔子,一想到这,雅柏菲卡不禁把菜叶咬的咔吱咔吱响


吃过饭,洗了今天的衣服,雅柏菲卡拿起吸尘器,开始清理房间,每天他都会这样清理一遍


桌上的机械羊昂首向着窗外,机械的双眼反着太阳的光,好像有了神韵一样,不过今天的雅柏菲卡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想起男人的笑,怎么想都带有一种看热闹的意味



哗啦



机械羊被碰掉地上,零件散落一地



男人闻声跑上来



“你没事吧?”男人问

“抱歉”雅柏菲卡捡起地上的零件,试图将它拼回去,但显然,他没有这个技能

“抱歉”这次是男人说,他没有给他设置‘创造’这项能力,雅柏菲卡只能根据图纸进行制造

男人拿过零件,一步一步将它拼好,雅柏菲卡认真的看着



机械羊又重新回到桌面上,今天的房间已经收拾完了



晚上,雅柏菲卡来到书房,书房里放着很多书,各种类型,但雅柏菲卡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他径直走到书架的最里面,那里是一本相簿



相簿里是男人的过去,每张照片里,男人都在温柔的笑着,每张相片的背景不同,男人身边的人也不一样


“天才的科学家——世纪最伟大的创造者”男人拿着奖杯笑着看向镜头



“饱受争议的科学家——是挽救时代的救世主,还是推向灭亡的毁灭者”报纸上男人微笑着站在一个大门前



几乎每张照片,男人都是一样温柔的笑着



只有一张,只有一张照片,男人的笑容有了变化,不再是温柔,看起来更加开心和幸福……应该……是幸福吧


照片里的男人笑着看向身侧的人,那人和自己有着一样的面孔,一样的名字,这是男人告诉他的,但男人只告诉他这么多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兔子又跑来偷园子,雅柏菲卡打定了主意,这次定要抓到它


兔子灵敏的发现了雅柏菲卡,撒开腿飞速跑进了森林,雅柏菲卡也不甘示弱,跟着进入了森林里,几个转弯,兔子就没了影,雅柏菲卡扒开茂密的草丛,入眼的却不是黑黢黢的兔子洞


这是一大片玫瑰园,红色的玫瑰火一般点燃了绿色,雅柏菲卡惊奇的走进园中,这里的玫瑰虽然鲜艳,却开的凌乱,似乎很久都没人照顾了


园里有一间铁质的小屋,门口落了锁,但年头太旧,锁很容易就掉落了


雅柏菲卡推开门,门后的景象与外面的玫瑰园格格不入


房间没有窗,通过门口进来的光可以看到,墙上的痕迹斑驳,似乎被人很用力的抽打过,墙角扔着几条铁链,地上只有一些干草


视线扫过整间屋子,雅柏菲卡细心的在房间内发现了摄像头,似乎已经坏掉很久了,扒开摄像头,雅柏菲卡翻出了一张储存卡,似乎还能用


再看到屋外玫瑰的时候,雅柏菲卡突然觉得有些厌恶,但最终,他还是在最边缘的地方折了一支玫瑰


直到太阳落山,雅柏菲卡才从森林里转出来,男人一楼,雅柏菲卡将花插在客厅,着手开始准备晚饭


没过多久,男人才从工作室下来,看到客厅的玫瑰时,不禁有些惊讶


“你在哪里找到的花?”

“林子里,我追兔子的时候发现的”

“那你追到兔子了吗”

雅柏菲卡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没有”



晚上的时候,雅柏菲卡进了书房,打开电脑试了试,还不错,储存卡还正常


卡里只有几段夜视视频,视频里,男人蹲坐在墙角,手腕被拴上了锁链,呆呆的看着地面,脸上不再有笑意。不多时,他闭上了双眼,将自己缩成一团

其他视频里,男人疯狂的用铁链抽打着墙壁,直到没有一丝力气,然后抱着自己,无声的哭泣



画面里的男人让雅柏菲卡觉得有些难受,他见惯了男人温柔的样子



收起储存卡,雅柏菲卡只觉得有些憋闷,把手放在胸口的位置,发动机的振动让他安心了一些


出来的时候碰到了男人,看着和视频里那张一样的脸,刚恢复一些的情绪又涌了上来,没和男人打招呼,雅柏菲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这之后,雅柏菲卡又回到了从前的日子,每天照顾菜园,抓兔子,收拾家务


男人似乎很喜欢那支玫瑰,想了很多办法延长它开放的时间,但最后,玫瑰还是凋谢了,雅柏菲卡看着掉落在桌面上枯黄卷曲的花瓣,第一次认识到了什么是消逝


他想再回到玫瑰园摘一些玫瑰,却没有再找到,兜兜转转中,雅柏菲卡走到一处悬崖,抬头看了看天色,雅柏菲卡意识到自己该回去了,刚转过身,雅柏菲卡敏锐的捕捉到一丝呜咽,顺着声音找过去,雅柏菲卡看到一团白色的东西在悬崖下的一小块石台上,是那只兔子,应该是不小心掉了下去,呜咽声也是它发出来的


雅柏菲卡想了想,手扒在悬崖边,探下身子,向兔子伸出手,兔子有些犹豫,向后缩了缩身子,又小心翼翼的挪向雅柏菲卡

手下的石头突然松动,雅柏菲卡重心向下,在掉下去的瞬间,抱住兔子,调整身体使背着地


接触地面的瞬间,雅柏菲卡的意识有一瞬间的抽离,随即又马上回到身体


庆幸这副身体是机器制造,虽然身体多处震荡,腹部被划开大口,身体内的零件不停的向外掉,但他还能有力气一点一点挪回木屋


兔子应该没事吧,雅柏菲卡感受着怀里的温度,一定…一定是刚刚摔坏了温度感受系统…所以才会感觉这样凉……



男人在门口发现了雅柏菲卡,他一手揽着兔子,一手捂着伤口不让零件掉出



雅柏菲卡再次睁眼的时候,身体已经修好了,兔子死掉了,雅柏菲卡看着兔子的尸体,呆呆的


“这就是死吗”


这是雅柏菲卡第二次感受到生命的消逝


“还有一周,我也要死了”男人对雅柏菲卡说


雅柏菲卡第一次睁眼的时候,男人就对他谈到过死,他说,自己快死了,那时候,他让雅柏菲卡猜自己的年龄,他看起来也就20多岁,雅柏菲卡是这样认为的,然而男人笑着告诉他,他已经活了很久了,久到快死掉



雅柏菲卡感到有些难受,就像看到那个视频时那样难受,他不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因为,我给了你心



男人是这样说的



雅柏菲卡一个人坐在卧室的阳台上,清晨的阳光很好,雅柏菲卡的脸迎着阳光,如果没有心,是不是就不会难过,可是没有心,是不是也不会有感受






这几天有些下雨,雅柏菲卡多数时间在屋里呆着,每天的打扫又多了一些,除了这个他实在是无事可做


今天打扫的时候又走神了,机械羊又一次无辜躺枪,散落一地


男人现在只能在楼上的阳台上坐着,他的身体已经不能支持他离开那个座椅,况且,他说,他想在这里离开


雅柏菲卡蹲下身,拿着机械羊的零件,他无法创作,男人在制造他的时候没有加入这道程序


对了!之前有看过男人拼装的过程,那么也许可以


雅柏菲卡循着记忆里男人的步骤,成功拼好了机械羊,将它放在桌面,机械羊的眼睛望着窗外的太阳


虽然无法创造,但可以随着……等等!



雅柏菲卡来到男人的身旁,男人一如往常温柔的笑着


“你,也是机器人,对不对”


男人点了点头,缓缓开口


“我,是那个天才的科学家,仿着自己,制作出来的。


他的创造,拯救了那个人类濒临灭绝的时代,同时也让人类正式进入机械人世纪,然而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战争,资源的匮乏,机械人和纯人类的对立,而他,也随之成为对立的中点,他的同伴,亲人,也在战争中逐一逝去


最终,纯人类放弃了地球,离开了这里,而离开的时候,他们用了几场爆炸,作为离开的纪念,机械人随着爆炸彻底消失,而那个天才的科学家,作为机械人的创始者,被人类遗弃,或许是由于忌惮也未可知


最终,这世界,就剩他一个人,后来,他制作出了我,再后来,他死了,我把他埋在了园子后,就是那个小坡


他走以后,我一个人又生活了许久,世界从疮痍中逐渐恢复,而我,又根据他留下的记录,创造了你


你对他来说,是特殊的”



雅柏菲卡静静的听他说着,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雅柏菲卡把耳朵贴在他的胸口,胸口的振动逐渐减弱


“对不起”




这是他最后说的话




“对不起”




这是那个科学家最后对他说的话,史昂不能理解为什么他要对他说对不起,在他看来,他给了他生命,和他一样的外表,一样的头脑,一样的性格,一样的名字,他就是他,所以,为什么要说对不起,直到,他对雅柏菲卡说出这句话



史昂走了,机器人精准的算出自己生命结束的时间,雅柏菲卡遵循他的指令,将他埋在史昂的旁边,他在两个人的中间立了一块石头,石头只刻了两个字——史昂




现在



只有他了





想法出自乙一《动物园》向阳之诗篇













里芋不吃芋头
叮——!٩(๑ ₃ )۶ 恭喜...

叮——!٩(๑> ₃ <)۶

恭喜雅柏菲卡收获一只软软fufu的小昂咩 ~

叮——!٩(๑> ₃ <)۶

恭喜雅柏菲卡收获一只软软fufu的小昂咩 ~

Yuki
可达鸭 米诺斯:没钱买,就做一...

可达鸭

 米诺斯:没钱买,就做一个吧!

 雅柏菲卡:我揍死你!

可达鸭

 米诺斯:没钱买,就做一个吧!

 雅柏菲卡:我揍死你!

Summer_2012

【马雅】男子气慨和自行车

•lc马雅相关,cp向cb向都可以食用(?

•我流小男孩!我流小男孩!有私设成分。


身为高中教师,赛奇和白礼的到校时间往往比家里两个小孩子的到校时间早很多,所以送还在上幼儿园的史昂上学的任务就落到了马尼戈特的肩上。

一开始虽然嘴上很不愿意,但是马尼戈特还是兢兢业业的完成每天护送小师弟上学的任务。

直到某一个早上。

那天早上马尼戈特一如既往地帮史昂穿好衣服带上书包,掐算着时间拎着小羊羔走出家门。巨蟹座的师兄把师弟放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像往常一样叮嘱他路上抓紧自己的衣服。

一切都很正常。


变故发生在马尼戈特载着史昂路过公交车站的一刹那。

马尼戈特的余光瞟到一个留着浅蓝色头发的......

•lc马雅相关,cp向cb向都可以食用(?

•我流小男孩!我流小男孩!有私设成分。


身为高中教师,赛奇和白礼的到校时间往往比家里两个小孩子的到校时间早很多,所以送还在上幼儿园的史昂上学的任务就落到了马尼戈特的肩上。

一开始虽然嘴上很不愿意,但是马尼戈特还是兢兢业业的完成每天护送小师弟上学的任务。

直到某一个早上。

那天早上马尼戈特一如既往地帮史昂穿好衣服带上书包,掐算着时间拎着小羊羔走出家门。巨蟹座的师兄把师弟放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像往常一样叮嘱他路上抓紧自己的衣服。

一切都很正常。


变故发生在马尼戈特载着史昂路过公交车站的一刹那。

马尼戈特的余光瞟到一个留着浅蓝色头发的身影气喘吁吁地跑到车站,但是公交车还是走了。

没见过的人,马尼戈特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一眼,又在心里夸,这个发色真好看。

马尼戈特鬼使神差地捏了闸,停在那个满头大汗的人身边。

浅蓝色头发的人很疑惑,转过头来和自行车上的两个小孩对视,马尼戈特这才看清了他的正脸。

很漂亮,真的很漂亮,眼睛大大的,像蓝宝石一样,眼角还有一颗美人痣。

对面的人看马尼戈特直勾勾盯着他半天,也不说话,试探着开口问他有没有什么事。

第一次和美人对话,马尼戈特有点紧张地咽了咽口水,问:“你是没赶上去学校的车吗?”

对方被问得莫名其妙,但是还是回答了他:“是啊,没赶上。”

马尼戈特看到了那个人身上和他一样的校服,想了想,拎起史昂放到自行车筐里,说:“这个时间走去学校的话会迟到的,我载你去吧。”

浅蓝色头发的人狐疑地看了看他们,又低头看了看表,原地纠结了一下,还是坐上了自行车的后座。

自行车骑得又快又稳,路过幼儿园的时候马尼戈特缓缓停下,把车筐里的师弟抱出来送了进去。

车开始向学校进发的时候,马尼戈特的声音从前面飘进后座人的耳中:“我叫马尼戈特,你叫什么名字呀?之前没见过你,是刚转来的吗?”

风很大,后座的美人好像回应了什么,但是马尼戈特没怎么听清。

直到两个人成功抵达学校,美人从车上跳下来冲着他喘着粗气瞪眼睛:“我说,我叫雅柏菲卡,是刚传来的,在六年级二班。”

“好巧啊,那我们是同班呢。”马尼戈特一边锁车一边笑嘻嘻地回答他。

“真是的,明明听不清还左问右问。”刚到新学校,雅柏菲卡好奇地左瞧瞧右看看,最后戳了戳巨蟹座的肩膀:“你快点,我们要迟到了。”

“好好好,我这就给公主殿下带路。”

说完马尼戈特就感觉后脑勺被人拍了一下,回头看见雅柏菲卡气鼓鼓地看着他。

“你干什么打我啊……”马尼戈特有点委屈。

“我是……男的!”


新同学被安排坐在了马尼戈特的边上,因为之前没有人愿意和他做同桌。

整整一上午马尼戈特气不打一出来,明明自己好心好意载他来上学,就因为开了个玩笑被拍了脑阔,还要和这个开不起玩笑的转校生做同桌。

雅柏菲卡也感觉到了自己早上的做法并不妥当,几次偷瞄这个嘴欠的好人同桌,但是每次都被对方发现哼了回去。

按照鲁格尼斯老师的教导,他是应该对马尼戈特表示感谢的,而不是去动手拍人家后脑勺。

犹豫了一上午,雅柏菲卡最终还是在午饭时间叫住了马尼戈特。

“这个……这个是点心,送给你,谢谢你今天早上载我上学。”

马尼戈特本来想拒绝的,但是看见对方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写满了真诚,还是鬼使神差地收下了。

“对不起……我早上还动手打了你。”

“没关系啦,”马尼戈特大大咧咧地打开装着点心的饭盒,“这个是你做的吗?”

“不是我做的,是鲁格尼斯老师做的。”

听到马尼戈特接受了自己的道歉,雅柏菲卡抿着嘴笑了,看着他把鲁格尼斯老师做的小点心放进嘴里。

点心甜甜的,很好吃,稍微抿一抿就在嘴里化开了。马尼戈特没吃过这种口味的小点心,赛奇和白礼做的饭总有一种浓浓的嘉米尔风味,这样的甜食还是第一次见。

“怎么样?好吃吗?”雅柏菲卡眨眨眼。

“很好吃!这个是什么馅料做的呀,好特殊的味道,之前没吃到过的。”

“这个是玫瑰花瓣做的馅料。”得到了对方的肯定,雅柏菲卡心情也很好,说话也不自觉地轻快起来:“这些玫瑰都是老师自己培育的。这个配方我也有在学,等我学会了你也尝一尝我的手艺。”

马尼戈特嚼了嚼小点心,心里想着,这也不坏。


第二天早上马尼戈特像往常一样踩着黄灯的最后一秒飞过十字路口,把身后等红灯的公交车甩的远远的。史昂坐在后座上紧紧地抱着马尼戈特的腰,吓得嗷嗷叫。

是去学校的公交车,雅柏菲卡会在上面吗?

路过公交站的时候马尼戈特又看见了昨天那个熟悉的身影。雅柏菲卡两只手抓着书包,紧张兮兮地四处张望。

马尼戈特捏了闸,又停在了他的身边,问:“今天也错过公交车了吗,雅柏菲卡?”

雅柏菲卡脸憋的通红,磕磕巴巴地回应:“嗯嗯……刚才,刚才公交车刚走……今天也错过了。”

马尼戈特“噗”一声笑了出来,心里嘲笑双鱼座的笨蛋不会撒谎,但是还是和昨天一样把史昂拎到车筐里,把后座的位子让给他。


从那之后马尼戈特变成了每天载着两个人上下学,史昂也再也没有坐过自家师兄的车后座。

后来雅柏菲卡终于自己亲手做出了那个玫瑰花味的小点心,兴冲冲的带给马尼戈特尝鲜。

雅柏菲卡的手艺是真的差劲,一样的配料,在他的手里做出来就是黑暗料理。看着雅柏菲卡期待的眼神,马尼戈特也不好否认,忍着翻江倒海的胃吃完了一整盒,还夸雅柏菲卡做得好吃。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两个人上了初二。


“不上车吗,小雅柏?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今天的雅柏菲卡不知道怎么了,一直盯着马尼戈特专门为他升级(加了垫子,防止咯屁股)的豪华车后座,就是一直不上来。

“他们嘲笑我。”雅柏菲卡恨恨地把话从牙缝里挤出来:“他们说我没有男子气概,每天让你载着上学。”

“天啊你怎么纠结这个!雅柏菲卡少爷,我就是你的专业车夫。求你了,先别纠结这个了,你再不上来我们俩就要迟到了,迟到更没有男子气概啊。”

如果被逮到迟到赛奇老头会骂他的,马尼戈特在心里念叨。

雅柏菲卡不情不愿地上了车,在骑到快到校门口的路口的时候又强硬地要求马尼戈特停下,剩下的路他要自己走过去。

“那放学时候怎么办?”马尼戈特问。

雅柏菲卡纠结了一下,和马尼戈特约定放学的时候在这个路口集合。


别别扭扭的状态从周二持续到周五。

放学时间已经过去四十分钟了,马尼戈特坐在自行车上左等右等也没等到雅柏菲卡。

什么情况?这家伙一向很准时的。马尼戈特看看表,又挠挠头。

来不及去接史昂放学了,托阿释密达那个神棍把史昂带回家吧。

又约莫过了十多分钟,马尼戈特在路口的另一边看见了雅柏菲卡的身影,赶紧把车骑过马路。到人面前看见美人身上的擦伤,一个没忍住,脏话乌拉乌拉地冒了出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来这么晚?还弄一身伤?”

“他们说我太没有男子气慨——”

“所以你就和他们打起来了?”

雅柏菲卡点点头。

小螃蟹一阵心疼,看了看膝盖上的擦伤,已经开始结痂了。

回家的路上,马尼戈特一阵旁敲侧击,才明白了事情的具体经过。

架是中午打的,打了一半被路过的老师发现了,找茬的小孩四散逃跑,只有雅柏菲卡一个人留在原地,被罚着放学留在学校打扫卫生。

“我天,小雅柏,你可是被人找茬的诶,你为什么不跑?”

“……因为是我先动的手。”

听到回答,马尼戈特感到一阵无语,少见地没有接话。

死心眼。

雅柏菲卡也没有说话,静静地在后座坐着,把头枕在马尼戈特的背上。

过了一会,马尼戈特感觉到自己的肋骨被人戳了戳,默契地向侧后方偏了偏头。

雅柏菲卡挺直身子,把头贴近巨蟹座的耳边:“明天你来教我学自行车吧,以后我来载你上学。”


周六,马尼戈特用了一上午教雅柏菲卡骑自行车的基础知识,在下午找了条车少行人也少的路带他进行实战练习。

上了路的雅柏菲卡就像一批脱了僵的瘸马,扭来扭去就是不往好路上骑。

在雅柏菲卡第四次擦过电线杆又丝滑地翻进垃圾桶之后,马尼戈特更加确信,不能把自己的小命押在这条笨鱼的身上。

第五次翻车的时候,马尼戈特收到卡路狄亚发回的消息,说找雅柏菲卡挑衅的人已经查到了,还兴冲冲地问需不需要自己帮忙去解决。

嗯,去,周一就去。马尼戈特这样回复,然后伸手去把雅柏菲卡从垃圾桶里捞出来。

太阳快下山了,马尼戈特好说歹说才让雅柏菲卡放弃了一天速成自行车的想法。第二天又以写作业、照顾史昂、陪老头等等一堆借口不去教他,气得雅柏菲卡琢磨了一天应该怎么在周一上学的路上对那个满嘴跑火车的螃蟹进行报复。


周一一早上,雅柏菲卡没有和马尼戈特说一句话,马尼戈特也没有生气,自顾自地说着话哼着曲把车踩得飞快。

到了下午,雅柏菲卡发现了不对劲。

原本最喜欢来找茬的几个男生突然集体鼻青脸肿,对他毕恭毕敬,甚至还从小卖店买来好吃好喝给他进贡。

雅柏菲卡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敢收下,一一回绝了。看着男生被拒绝后沮丧的表情,甚至有一丝丝同情油然而生。


放学回家的路上,马尼戈特又哼了一路的小曲,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

但是没有找雅柏菲卡搭话。

直到车停在双鱼座的家门口,雅柏菲卡开口叫住了要离开的马尼戈特。

“嗯,小雅柏?什么事?”马尼戈特回头,右侧的脸面对着要落山的太阳,有一点点肿,眼角还有一点擦伤。

“没事。”联想到那堆鼻青脸肿的男生,雅柏菲卡好像知道了什么,问他,“你说犯错误的人会意识到自己的过失,然后改过自新吗?”

马尼戈特搓搓鼻子,想了想,回应他:“会吗?我感觉不会吧。”

“那我是不是应该和你说『谢谢』?”雅柏菲卡抓着书包带,用蓝宝石一样的眼睛盯着巨蟹座的脸,像他们初遇那天一样。

马尼戈特咧开嘴笑了,伸手去捏雅柏菲卡的鼻子,又在双鱼座抬手反击之前灵巧地骑走。只留下一句:

“说什么谢谢,我们俩谁跟谁啊?”

里芋不吃芋头

还记得小时候看lc

一直以为深红荆棘这个技能是扔出去一大堆红玫瑰

然后最后那次发动深红荆棘是在一大堆红玫瑰中

夹了一朵吸了血变红的白玫瑰

笑死我了

还记得小时候看lc

一直以为深红荆棘这个技能是扔出去一大堆红玫瑰

然后最后那次发动深红荆棘是在一大堆红玫瑰中

夹了一朵吸了血变红的白玫瑰

笑死我了

宁静苍穹

黄金组

重生的黄金圣斗士名字前面加符号,例:史昂和♉史昂


         ————

        “老师!哪个是我老师?为什么我的床上会躺着我?”雅柏菲卡看着床上红果果的另一个自己和门口的两个鲁格尼斯老师。


         “呜哇哇T﹏T”...


重生的黄金圣斗士名字前面加符号,例:史昂和♉史昂


         ————

        “老师!哪个是我老师?为什么我的床上会躺着我?”雅柏菲卡看着床上红果果的另一个自己和门口的两个鲁格尼斯老师。


         “呜哇哇T﹏T”


         “阿布!”传来一阵小孩的哭声,雅柏菲卡瞬间就跑到了阿布的房间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疑似是长大后的阿布。


          “老师!我一醒来他就在我床上呜哇哇T﹏T”雅柏菲卡抱起7岁的白嫩团子,不会安慰小朋友的雅柏菲卡胡扯道:“阿布……那个…先别哭,你看这个大哥哥长得也不坏嘛。”


       “可是老师,你之前不是说过人不可貌相吗?”


       “那个,能不能先给我件衣服?”


       “哦,你等一下。”雅柏菲卡抱着阿布顺便去老师房间拿了条白底金边上面有着一个♓的金色项链。雅柏菲卡回到自己房间,看着奇怪的三角形,直到旁边某个鲁格尼斯拿过项链戴上,他才开口:“老师,我好像看到了一个长大后的阿布。”鲁格尼斯:???


         “就是说可能我们的小后辈也出现了类似的状况。”雅柏菲卡一边找衣服一边说,另一个自己也已经穿好了衣服,“冒昧的问一下,你说的后辈是指……”


         “20世纪的黄金圣斗士,因为圣战结束了所以雅典娜把我们全都捞出来过了一遍人类生活,现在小朋友们还没长大呢。”


          “哇⊙∀⊙!有两个师公和两个老师!”小阿布眼前一亮扑进了没戴项链的鲁格尼斯的怀里。鲁格尼斯:“……时间之神的弟弟又复活了?”好歹他也听过了他死后的事,随后又补了一句:“还是时间之神发疯或者打碎了一个沙漏?”雅柏菲卡叹了口气:“谁知道呢。”跑去给♓阿布送衣服了。鲁格尼斯留下看着另外两个人和在另一个自己怀里补觉的小阿布。

宁静苍穹

13.出发

         —圣域—


         第二天早上,欧莫弗斯就背着圣衣箱来到了巨蟹宫,四下张望,没有人,欧莫弗斯看了看天上又看了看怀表,笛捷尔给的,现在都8点半了,该不会还在睡觉吧?欧莫弗斯没去找雅柏菲卡,因为他觉得雅柏菲卡是个正常人,不需要。...


         —圣域—

     

         第二天早上,欧莫弗斯就背着圣衣箱来到了巨蟹宫,四下张望,没有人,欧莫弗斯看了看天上又看了看怀表,笛捷尔给的,现在都8点半了,该不会还在睡觉吧?欧莫弗斯没去找雅柏菲卡,因为他觉得雅柏菲卡是个正常人,不需要。

    

       “蛇夫座。”

   

       “双鱼座。”

     

          雅柏菲卡往两边看了看,问:“马尼戈特呢?”

  

        “应该在睡觉。”

   

        “睡觉?”

       

           欧莫弗斯跟着雅柏菲卡来到巨蟹座圣斗士大人的卧室门前,雅柏菲卡用手推了推,没推动,欧莫弗斯一脚踹开,雅柏菲卡自动退开一段距离。

     

         欧莫弗斯看着床上正常呼吸律动着的团子,往旁边退了退,示意雅柏菲卡去叫醒他。

        

         雅柏菲卡走进房间,说:“马尼戈特,要出发了。”

      

        “再睡一……诶。”破空声响起,马尼戈特接住飞来的黑玫瑰,用积尸气送回雅柏菲卡手边,雅柏菲卡用手一摸,黑玫瑰立刻化为小宇宙消失不见。

       

        “开个玩笑,马上起来,你先出去。”


         过了两分钟马尼戈特终于出来了,和同行的两位比起来,这样子就有点不够看了。——昨天才来圣域的史昂的评价。

        

        史昂:“马尼戈特……”


       “干什么?”


       “没什么。”史昂看了看另外两位,最终选择保持沉默,拿起旁边的小刀割开手腕,放血修圣衣去了。

        

         “他怎么了?”雅柏菲卡摇摇头,马尼戈特一直盯着雅柏菲卡。后者皱了皱眉,马尼戈特识趣地转过头,诶?欧莫弗斯呢?

   

        “小雅柏怎么又不见了?喂,史昂,你看见他们没有?”


         “都走了,你还不快跟上,要把你丢下喽。”史昂好心地指了指走在老前面的一粉一蓝两道身影。


         “真是,等等我啊!”


          —意大利—威尼斯—格雷斯公馆—


           狄安娜身穿白底金边镶嵌着蓝宝石的礼服,脸上的面具也换成了同样的配色,不过是某个小姐的生日宴而已,她本可以推辞,但据说卡鲁·格雷斯曾偶然得到一把金色的长枪,不论日夜都发着金光,而长枪材质不得而知,数月前卡鲁·格雷斯承诺如果狄安娜来参加妹妹妮卡·梦·格雷斯的生日宴就送出这把长枪,狄安娜很早就对这把长枪有兴趣了,何况还有米诺斯跟着呢,她不相信卡鲁·格雷斯有什么做出过分之举的胆子,有也会下场很惨。


          米诺斯,是父亲向冥王哈迪斯献上的祭品,繁荣昌盛的秘诀之一,在必要的时候贡献一个人才,很划算不是么?米诺斯是情妇的儿子,但不代表没人在意他如何。


        “你没事吧?姐姐。”金发金眸的俊美男人走过来,递上一杯红酒,狄安娜接过红酒,轻道:“我没事。”

宁静苍穹

米雅《傀儡》3

           雅柏菲卡侧躺在床上,手里摸着小狮鹫松软的脊背,被子底下是chiluo的身qu,而腰上正环绕着一只手臂。第几次了?他和米诺斯XXOO第几次了?

         第一次米诺斯在床上对他说:“你真是好可爱啊,双鱼座的雅柏菲卡,失去了小宇宙你无论怎样都像个傀儡,拿什么和我斗?你剩下的不过只是那无用的骄傲和自尊心而已。”......


           雅柏菲卡侧躺在床上,手里摸着小狮鹫松软的脊背,被子底下是chiluo的身qu,而腰上正环绕着一只手臂。第几次了?他和米诺斯XXOO第几次了?

         第一次米诺斯在床上对他说:“你真是好可爱啊,双鱼座的雅柏菲卡,失去了小宇宙你无论怎样都像个傀儡,拿什么和我斗?你剩下的不过只是那无用的骄傲和自尊心而已。”

         确实,没了小宇宙他也做不了什么,只是💢那只抖S的古牧到底在对他做什么啊!真把他当女人了吗!!雅柏菲卡越想越气,抡起拳头就砸向米诺斯脸,在距离那张没眼睛的脸一寸的时候,全身一紧,又来了,这该死的星辰傀儡线。

         米诺斯睁开眼睛,用手慢慢地抚摸着雅柏菲卡的脸,眨眨眼睛,又吻了上去。

        “唔~”

        “米诺斯—!—”

       “你想再做一次吗?雅柏菲卡,我不介意满足你的yu望,美人。”

         💢💢💢

        米诺斯松开雅柏菲卡,自己趴在美人身上蹭了蹭,“我就趴这里睡了。”

Yuki

为了一篇和平协议1

  在雅典娜和哈迪斯谈和平协议时……

雅典娜:“只要你能把和平协议送到雅典娜神殿的话,我就签和平协议。

  哈迪斯:(没发现BUG)好的,我会让朕的三巨头送过去。

雅典娜:(坏笑)好的,你先把LC里牺牲的战士复活了

哈迪斯:哦~

———————————第二天—————————————

  艾亚:(打哈欠声)

拉达:认真一点,哈迪斯大人让我们把和平协议送到圣域,是因为信任我们。

米诺:那是他爱宅在家里…

艾亚:这次,他们说不会攻击我们吧?

拉达:协议上说签了协议以后才能避免战争…

米诺:我懂了,也就是说今天的他们看...

  在雅典娜和哈迪斯谈和平协议时……

雅典娜:“只要你能把和平协议送到雅典娜神殿的话,我就签和平协议。

  哈迪斯:(没发现BUG)好的,我会让朕的三巨头送过去。

雅典娜:(坏笑)好的,你先把LC里牺牲的战士复活了

哈迪斯:哦~

———————————第二天—————————————

  艾亚:(打哈欠声)

拉达:认真一点,哈迪斯大人让我们把和平协议送到圣域,是因为信任我们。

米诺:那是他爱宅在家里…

艾亚:这次,他们说不会攻击我们吧?

拉达:协议上说签了协议以后才能避免战争…

米诺:我懂了,也就是说今天的他们看了我们,就像看到了敌人对吧!

(拉达&艾亚):没错!

(三巨头):*(一种植物)

旁白:这时,他们已经来到了圣域…

米诺:我们买份地图吧!

拉达:哦…

米诺:咱别走我以前走的路了吧?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拉达&艾亚:好,总比先回家好

—————————————第一宫———————————————

史昂:他们要来了

穆:前辈,你认识他们吗?

史昂:很熟悉…

(三巨头):酱油羊?

史昂:你们来了!你们别想过去!

米诺:雅典娜利用完我们就想走了?

穆:没错,

史昂:你们别想往前走!

拉达:…

艾亚:…

米诺:我记得,当年路尼想带你走的时候,你动心了?你还真想和他走?还把几件圣衣打碎了?

史昂:啧~你别说了(晕倒)

穆:前辈!你们要干嘛?

拉达:我听说繆是这样评论你的(语言太过激烈,在此不展示)

穆:这个大扑棱蛾子…@!?#%……

旁白:趁穆在骂繆的时候,三巨头跑了…

未完待续……


彩蛋:在十二宫下面

雅柏菲卡:那只古牧和他那帮大冤种兄弟咋还没到?

————————五分钟后—————————————————

史昂邀请您进行语音通话…

史昂:喂?你回双鱼宫吧,他们给跑了

雅柏菲卡:?

旁白:史昂给雅柏菲卡说明了过成程………

雅柏菲卡石化…


 

Yuki
表情包第一弹 我画的一个表情包...

表情包第一弹

我画的一个表情包,参考的是冥王神话第三本。(画渣画的渣图)

表情包第一弹

我画的一个表情包,参考的是冥王神话第三本。(画渣画的渣图)

宁静苍穹

4.武魂觉醒(一)

           “你今年终于6岁了呢,雅柏酱,mua~”阿尔忒弥斯手里抱着小小的雅柏菲卡,另一只手捏着雅柏菲卡的脸,在小可爱脸上香了一口。雅柏菲卡两手抓住阿尔忒弥斯的魔爪,“不是要觉醒武魂吗?快开始吧。”确实好几年过来,雅柏菲卡也习惯了阿尔忒弥斯各种亲亲捏捏,因为他也清楚自己是个孩子。

          阿尔忒弥斯把雅柏菲卡放在六个黑椭圆之间,一枝鲜红的玫瑰从右手心窜出,阿尔忒...

           “你今年终于6岁了呢,雅柏酱,mua~”阿尔忒弥斯手里抱着小小的雅柏菲卡,另一只手捏着雅柏菲卡的脸,在小可爱脸上香了一口。雅柏菲卡两手抓住阿尔忒弥斯的魔爪,“不是要觉醒武魂吗?快开始吧。”确实好几年过来,雅柏菲卡也习惯了阿尔忒弥斯各种亲亲捏捏,因为他也清楚自己是个孩子。

          阿尔忒弥斯把雅柏菲卡放在六个黑椭圆之间,一枝鲜红的玫瑰从右手心窜出,阿尔忒弥斯笑了笑,拿出一把碧绿色的有些半透明的翡翠金纹长枪,阿尔忒弥斯手指一动,枪尖指地,阿尔忒弥斯把雅柏菲卡的左手掌翻过来,说:“没事,就是有点痛,忍一忍。”雅柏菲卡不明所以,枪尖在雅柏菲卡的左手掌划出一道口子,但没有流血,只是往两边张开,然后,整个长枪缩小,直接从伤口处钻了进去。伤口消失,但雅柏菲卡觉得有什么锋利的东西从里到外在刮着他的整个左手臂,包括骨头,这种感觉渐渐蔓延至全身,雅柏菲卡死死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持续大约一个小时,痛感渐渐消失,雅柏菲卡已经大汗淋漓,刚刚那把长枪已经从左手手心缓缓浮现。阿尔忒弥斯给雅柏菲卡擦了擦汗,说“那把枪由生灵之金,月神钢,太阳神钢打造而成,叫翡翠金纹枪,现在成了你的武魂,因为生灵之金的原因,你的身体强度大大增加,我也往里面加入了几块黄金龙骨和几滴金龙王血,所以在力量这方面也大有增强。现在,用意念收起你的武魂。”雅柏菲卡听后,瞬间收起武魂,拿过手帕自己擦了脸,相处这几年雅柏菲卡发现阿尔忒弥斯的个性其实也和人类很像啊,不知道的她是神的还真以为是个人类。

         阿尔忒弥斯又递上一颗水晶球,“现在开始觉醒魂力了。”雅柏菲卡接过水晶球,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吸附自己的小宇宙,水晶球发出光芒,阿尔忒弥斯点点头“不错,先天满魂力10级。”阿尔忒弥斯摸了摸雅柏的蓝毛,“盘腿坐下,我教你修炼魂力。”雅柏菲卡照做,阿尔忒弥斯的双手放上雅柏菲卡的背,雅柏菲卡感到一股浑厚之力进入体内,顺着一个特定路线在自己全身运转。

        “记住这个路线。”

           阿尔忒弥斯引导雅柏菲卡的魂力转了几圈,就离开了,雅柏菲卡照着原来的路线运转魂力,刚开始还有点笨拙,后面慢慢地就熟练了,阿尔忒弥斯在他体内留下一丝精纯之力,雅柏菲卡感觉如果炼化肯定大有收益。

         半晌过后,雅柏菲卡感觉自己已经到13级了,现在已经是日落时分,肚子发出抱怨。雅柏菲卡正要起身的时候感觉自己腿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原来是露娜小家伙趴在他腿上睡着了,雅柏菲卡摸了摸露娜的头,后者起身揉了揉眼睛。

         “雅柏酱,你醒了……”

里芋不吃芋头

关于【赤色羁绊】广播剧里的一些史昂x雅柏的片段

只能说比漫画里所描写刻画的要丰富很多

熬夜整理了一番

这是自存用↓

————————————



(执行任务前,白羊宫)


雅柏菲卡:史昂,白羊宫,让我过去吧


史昂:雅柏菲卡?!是任务吗?


雅柏菲卡:和你没关系


史昂:等等……等一等啊!


雅柏菲卡:说了多少次,不要碰我


史昂:我……并不惧怕你的血啊


史昂:为什么要这么厌恶自己的血


雅柏菲卡:你……能够珍爱自己充满猛毒的血吗?


史昂:……


雅柏菲卡:但是我,除了走自己孤寂的宿命以外没有别的办法


史昂:……


史昂:话说回来,任务又是什么啊


史昂:那颗星,有...

只能说比漫画里所描写刻画的要丰富很多

熬夜整理了一番

这是自存用↓

————————————



(执行任务前,白羊宫)


雅柏菲卡:史昂,白羊宫,让我过去吧


史昂:雅柏菲卡?!是任务吗?


雅柏菲卡:和你没关系


史昂:等等……等一等啊!


雅柏菲卡:说了多少次,不要碰我


史昂:我……并不惧怕你的血啊


史昂:为什么要这么厌恶自己的血


雅柏菲卡:你……能够珍爱自己充满猛毒的血吗?


史昂:……


雅柏菲卡:但是我,除了走自己孤寂的宿命以外没有别的办法


史昂:……


史昂:话说回来,任务又是什么啊


史昂:那颗星,有异样的感觉。当然,我承认你的实力……


雅柏菲卡:已经,可以走了吧


史昂:雅柏菲卡……


(雅柏菲卡走向远处)


史昂:无论你怎么说,我都祈祷你无事


史昂:作为十二宫的黄金圣斗士吗?不,在这之前是作为朋友来说的


史昂:不要忘记了啊!


雅柏菲卡(内心):作为朋友,吗……


雅柏菲卡(内心):史昂,你是个纯粹又直率的男人啊


雅柏菲卡(内心):说了多少次不要接近我


雅柏菲卡(内心):但是,只要这个血在我身体里流淌,我就不能触碰任何人


雅柏菲卡(内心):已经……不想再让任何人死去了啊


雅柏菲卡(内心):这可怕的血,还要再夺取谁的生命什么的……


雅柏菲卡(内心):老师……我已经绝对不想要再发生那个时候一样的事情了啊……





(推开教皇殿的大门)


史昂:教皇,为什么要让雅柏菲卡前去?


赛奇:史昂吗,看样子你也已经觉察到了啊


赛奇:魔星在闪耀啊


史昂:即便是这样,为什么让雅柏菲卡……


史昂:他是圣域里十二宫中,最后一宫,双鱼宫的守护者


史昂:只是平息一颗魔星的任务的话,应该由第一宫,白羊座的史昂前去啊!


赛奇:友情而又热血的男人啊你


史昂:……


赛奇:这一代闪耀的魔星,有着异样的光辉


赛奇:恐怕不仅仅是简单地讨伐冥斗士了啊


赛奇:不知道你是否也感受到了,雅柏菲卡的小宇宙,在动摇啊


赛奇:比起西方的异变更重要啊,所以说才应该让你去的啊


史昂:既然已经知道到了这种地步,为何还要让雅柏菲卡前去?!


赛奇: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前去的啊


赛奇:和毒有缘的那个雅柏菲卡所去的前方,对他有着最为关键的缘分,可以解除一切毒物的药师岛


赛奇:在那里他会面对什么,选择什么呢


史昂:药师岛这名字……可真是讽刺啊


赛奇:真是足够残酷的试炼啊,但是却不得不跨越过去才行啊,用自己的力量,在即将到来的圣战之前


史昂:双鱼座黄金圣斗士所被束缚的命运……吗


赛奇:雅柏菲卡的话,一定可以跨越过去的吧





(药师岛回来后,白羊宫前)


史昂:雅柏菲卡!你没事吧?


雅柏菲卡:史昂?


雅柏菲卡:真是多事呢,一直在这里等么


史昂:那个是……啊,我是守护十二宫最前,第一宫白羊宫的,必须什么时候都保持警戒……


雅柏菲卡:十二宫,离这里可足够远的啊


史昂:额……这种小事情就不必在意啊……喂,雅柏菲卡!你这不是受伤了吗!


雅柏菲卡:说过了别碰我


史昂:又在说这种事情……


雅柏菲卡:但是,到白羊宫之前……


雅柏菲卡:一起走吧


史昂:(愣)


史昂:……啊!


————————————


以及再顺便补充一点

外传漫画里关于史昂x雅柏的剧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