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双北

1521.3万浏览    37914参与
燕悦

  发刀的第十三天

  记得关注!点赞!评论!收藏哦!

  @Olivia(没蓝) @蒲柯墨_Caroline 

  发刀的第十三天

  记得关注!点赞!评论!收藏哦!

  @Olivia(没蓝) @蒲柯墨_Caroline 

开心果

番外:二胎来临(4)

         “我...”他支支吾吾的在撒贝宁柔和的目光下说出了实情,“就是刚才录节目的时候有一个惩罚环节,是喝苦瓜汁。之前还在大本营的时候,嘉嘉他们会来劝我不要喝。但是现在...”


        他的眼中闪现出泪花:“舞台上没有了他们的身影...我只能强迫自己坚强起来...”


        撒贝宁听完心疼的把何炅抱在自己怀中,...

         “我...”他支支吾吾的在撒贝宁柔和的目光下说出了实情,“就是刚才录节目的时候有一个惩罚环节,是喝苦瓜汁。之前还在大本营的时候,嘉嘉他们会来劝我不要喝。但是现在...”


        他的眼中闪现出泪花:“舞台上没有了他们的身影...我只能强迫自己坚强起来...”


        撒贝宁听完心疼的把何炅抱在自己怀中,天知道他是如何狠下心来决定离开主持二十多年的节目。那可是他一手带起来的啊。


        后者肩膀一抽一抽的,忍着哭腔接着说道:“撒撒...我好想嘉嘉他们...”


        他安慰性的拍了拍他:“那我们明天去看看他们好不好?不哭了啊,哭多了对身体不好,你还怀着宝宝呢。”


        何炅闷闷地应了一声,将手搭在略鼓的肚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圈。然后,一阵若有若无的咕噜声从他肚子里传来,他尴尬的捂住,紧接着就听见身后的人想忍住笑意的声音。


         “不许笑,”他没好气的说,“赶紧做饭去,我饿了。”


         “遵命,炅炅老师。”


        等到撒贝宁快做完饭的时候,何炅才起身去房间里喊撒霜华起床。起来的时候他明显感觉肚子里有了一些重量,他眉头轻挑了一下,用手摸了摸,然后走进屋内。


        撒霜华听见了开门的声音,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睁眼:“爸爸...”


        何炅坐下来,语气温柔至极:“起来吃饭啦。”


        撒霜华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爸爸。”


         “怎么了?”


         “你还难受吗?”撒霜华睁大眼睛问他。


         “爸爸没事啦,弟弟还是很听话的。”他摸摸女儿的脑袋。


        小家伙点点头,跟着何炅出了房间。吃完了饭,撒霜华嚷嚷着要点看电视看综艺,撒贝宁为照顾何炅的情绪,并没有找湖南台的节目,而是找了一个其他台的节目。


        撒霜华兴致并不是很高,因为她最喜欢看湖南台的节目,突然换到别的台她实在找不到什么乐子。


         “要不看央视?看爹爹主持的节目?”


         “不要...”


         “为什么?”


        “爹爹主持的节目太正经了,不好玩。”


       何炅听到这句话差点没笑出声来。


       撒贝宁有些无语,自己好歹是央视有名的主持人啊,节目基本上爆火。但他也是万万没想到他主持的节目会被自家闺女嫌弃。


       何炅笑着拿过来遥控器,播到湖南台,正好播到《你好星期六》。撒霜华立马兴奋起来,用小手托着下巴津津有味地看着。


       撒贝宁看向何炅:“你没事了吧?”


       后者摇摇头:“快本已经成为一代人的回忆,我也该放下了。没必要抓着过往不放,你看,现在新的节目已经开始烙印在下一代的回忆中,这表明快乐一直延续,只是表现形式不同。”


       他往女儿后面放了一个靠枕,让她坐的更舒服些。


       撒贝宁见何炅如此,眼底也浮现出温柔。


       是啊,快乐永远在。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哪有不疯的

【Justice and evil】11

*本篇主打山花.会有双北的插入,短小。

*有车预警,小型自行车。

*酒后乱xing 🈶️

酒后乱xing:是由于酒精对大脑中枢神经的刺激使本来正常的性情变得紊乱,与人发生关系。


魏大勋在一群警察身后看着白敬亭走出公安局。他正准备去收拾一下东西回去,甄好的母亲又拉住了他的手“警察先生,刚刚你们审讯的那个人,为什么要放走他!他不是杀死我儿子的嫌疑人吗?有嫌疑就不应该惩罚吗!”这个女人说到后面变得歇斯底里起来。魏大勋想抽出手然而那个女人抓得更紧“我无辜的儿子就那么死了,你们竟然还把嫌疑人放走了!你们算什么警察!”魏大勋心情本来就不好,现在这个女人还在局里大吵大闹。...


*本篇主打山花.会有双北的插入,短小。

*有车预警,小型自行车。

*酒后乱xing 🈶️

酒后乱xing:是由于酒精对大脑中枢神经的刺激使本来正常的性情变得紊乱,与人发生关系。




魏大勋在一群警察身后看着白敬亭走出公安局。他正准备去收拾一下东西回去,甄好的母亲又拉住了他的手“警察先生,刚刚你们审讯的那个人,为什么要放走他!他不是杀死我儿子的嫌疑人吗?有嫌疑就不应该惩罚吗!”这个女人说到后面变得歇斯底里起来。魏大勋想抽出手然而那个女人抓得更紧“我无辜的儿子就那么死了,你们竟然还把嫌疑人放走了!你们算什么警察!”魏大勋心情本来就不好,现在这个女人还在局里大吵大闹。

魏大勋将手甩开,刚要开口。撒贝宁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你的儿子无辜?你身为他的母亲你会不知道你儿子干的那些肮脏龌龊的事情?你怕不是把你自己的儿子想的太乖巧了。他有几件事情是你们纵容他做的?如果你的儿子是被报复而死的 那只能说他活该。”

蒲熠星拉开撒贝宁“师傅,你看外面的天多么蓝,有让你的心静下来吗?”

“…蒲熠星,你咋这么多事儿,来来来你上。”撒贝宁表示无语。

“那这倒还是不必了。”蒲熠星表示算了。


魏大勋不愿听这些,他离开公安局,开车准备回家。

在一个拥堵路段,魏大勋烦躁的将手锤在了方向盘上“嘟——”喇叭的声音短促但刺耳。

手机的铃声在这时候响了。是刘局的电话。

“喂,刘局,怎么了?”魏接起电话。

“小魏啊,晚上局里有个领导举办的聚餐,你来不来?”

魏大勋心想:“我刚从局里出来您就让我回去。”但这毕竟是他的领导,没办法。

“来,在哪我直接过去。”


魏大勋到了聚餐的地方,他坐在其中一桌。他吃着饭菜,看着一群人在互相夸奖,说的一个比一个好听,但是没几句是真心的。

饭过半晌。

吵。

魏大勋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他闷头喝着桌上的酒,他后悔听刘局的话到这个地方。酒桌上的人们彼此敬酒,笑声,烟味,这些都让魏大勋头疼。刘局揽着他的肩膀夸奖他,想要与他喝一杯。

他觉得刘局的一吐一息都让他觉得恶心,纯粹是因为味道实在不太友好。

他拒绝了喝一杯的邀请,趁着酒劲还没上来,他离开了,叫了一个代驾,回了家。

他开了门跑到厕所用清水漱口,扑在脸上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下。属实是没能想到几杯酒的劲儿会这么大。

白敬亭洗完澡从房间里出来,看见魏大勋将整个脑袋放在水池里,冲洗。他不知道魏大勋在搞什么鬼。

魏大勋抬头看见白敬亭穿着白色的短袖,蓝色睡裤。肩上搭着浴巾,擦着还未干的头发。

他看见白敬亭走进房间,终究是酒精冲昏了理智。

他也跟着白敬亭走进房间。白敬亭闻到魏大勋身上烟酒的味道,眉头皱起。他抗拒这种味道,因为这是他童年时的噩梦。

“大勋哥,你离我远点。”白敬亭下意识的往后退。

魏大勋抓住白敬亭的手,将他摁在墙上qw。白敬亭本来觉得没什么,亲一下没关系,但是他感觉到了魏大勋将手伸进他的yf,白敬亭抬起脚用膝盖狠狠踹在魏大勋的肚子上。

魏大勋没有感觉到疼,可能是酒精麻痹了他的疼觉,他被踹的跌坐在床上,同时拉住白敬亭的胳膊将白敬亭也拉到床上。

白敬亭扇了魏大勋一巴掌“魏大勋你他妈给老子冷静点。”

  魏大勋像是没有听到,他继续着。

  “你给老子等着…”

白敬亭在这个时候很是吃亏,他将手指甲狠狠的嵌进魏大勋的背里。他一直都是紧绷着的。

魏大勋在白敬亭某个地方时,白敬亭眼角滴落生理性的眼泪,他紧咬嘴唇,就算咬出鲜血,再难受也没有吭一声。

魏大勋捏住白敬亭的脸“别咬着嘴唇,//jiao//出声。”

白敬亭默默的竖起一根中指怼在魏大勋脸前“我叫你大爷…”

空气中的呼吸声,令人敏感的轻抚,皮开肉绽的虐打,天翻地覆也莫过于此。极刑与情潮相融,足以让人欲生欲死。

………

魏大勋结束之后的,睡了过去。白敬亭坐在床上,他抬手捏了捏眉心,叹了口气。他看着魏大勋,魏大勋身上青一道紫一道,浑身肌肤基本没有完好之处,那是他打出来的。白敬亭又在魏大勋脸上扇了一巴掌“操,要不是因为对你有感情,特么的你都不能人道了。”

白敬亭起身去洗澡,他的身上也满是狼藉,但主要遍布在下半身。他冲完澡后换上衣服,带上眼镜出门。

他打了辆车回到基地。


第二天

魏大勋醒来的时候看着cs一片狼籍,他甩了甩头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他想起来后,更后悔了,喝什么酒,喝酒惹祸啊!他打电话给白敬亭,白敬亭接了。

“怎么了?”白敬亭身边闹哄哄的。

“那个,昨晚上对不起啊。”魏大勋抱歉的挠了挠头。

“没事。“白敬亭又是无所谓的语气。

 “ 你还好吗?”

  “挺好的。”

“你现在在哪?“

“我在何老师这里,他正在给撒贝宁打电话。”

“哦…”

“没事我就挂了。”白敬亭挂断了电话。

魏大勋起身,他感觉身上一阵疼痛,好像他才是被s的那个,“我靠,打的真疼啊。”


今早何炅看到白敬亭站在电脑前操控着电脑。他的目光锁定在白敬亭身上,上前去拉开白敬亭的衣领子,看见一片红痕,手腕上也是,他撩起白敬亭的裤腿,大腿上满是淤青。

“你怎么了?”何炅问道

“被人g了。”白敬亭还是无所谓的态度。

“哦…被人g了啊,啥玩意儿?谁?”何炅不敢相信

“还能是谁。”

“那个魏大勋啊。”

“昂。”

何炅找到上次撒贝宁存给他的电话拨了出去。

“诶,炅炅,怎么了?”

“你那里是不是有个叫魏大勋的?”

“是啊怎么了?”撒贝宁很疑惑。

“你那里的人把我这儿的人s了,你自己想想怎么办吧”何炅说完挂了电话。

“你准备怎么办?”何炅问白敬亭。

“还能怎么办,就这么过呗,还能离咋滴。”

  “你没打他?”

  “打了,没比我好多少。”

  郭文韬从楼上下来看着白敬亭眼角是红的,嘴唇破了狼狈的样子愣住,啪叽一下摔在地上“我,我,我靠!白哥你还好吗?”

  “滚,没死。”

  邵明明本来和唐九洲正房间睡觉,听到楼下“咚”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啊jojo?”

  “不知道,我下去看看。”唐九洲帮邵明明把被子裹好,打开门走下楼。

  他看见白敬亭的模样的时候没有郭文韬反应那么激烈,但是滑了个趔趄,假装淡定。

  “你还好吗?”唐九洲问道

  白敬亭已经在一小时内听到第三次这句话了

  “我非常好,死不了。”

 “死不了就滚过来吃饭,给你煮了面条。”杨蓉盛着面。

  白敬亭走过去,拿过碗。

  “坐着吃啊,站着干什么。”杨蓉想把白敬亭摁下

  “停!我现在坐不了,是真的疼。”白敬亭一个完美的闪避。

  “那你好个屁,吃饭,给你买药去。”杨蓉没好气地说。

  “好嘞蓉姐。”白敬亭边走边吸溜着面条。


———————————————————————

  • 这小破车都过不了?晚上好,除了审核。

      谁投诉的学校,给他发锦旗!真的投诉学校的人是我的神!






  

枫🍁蜜椿绽花🌸(栀夏)

猫猫和狗狗

“你们知道黑猫警长叫什么吗?他叫咪咪!”

自从那天和朋友们科普了自己在星期六里知晓的“知识”,何炅就发现大家都开始叫他咪咪了,尤其是鸥和蓉这两姐妹还有大老师,咪咪警长叫的那叫一个顺口,顺口到他一度怀疑自己那一案是叫何喝喝还是何咪咪。不过又有什么关系?一个名称而已,大家乐的叫,他也乐的应,还可以行使咪咪探长的权利——“找到证据给小鱼干哦!”但是吧,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这个称呼被撒贝宁同志知道了,年近半百的“老同志”为了报一季的“哒哒”(主要是人送外号撒哒哒)之“仇”,动员了侦探们一直叫他咪咪,于是就有了……

“给咪咪警长看一下”

“何老师,咪咪,我们又有了新发现!”

“轮到咪咪了”.........

“你们知道黑猫警长叫什么吗?他叫咪咪!”

自从那天和朋友们科普了自己在星期六里知晓的“知识”,何炅就发现大家都开始叫他咪咪了,尤其是鸥和蓉这两姐妹还有大老师,咪咪警长叫的那叫一个顺口,顺口到他一度怀疑自己那一案是叫何喝喝还是何咪咪。不过又有什么关系?一个名称而已,大家乐的叫,他也乐的应,还可以行使咪咪探长的权利——“找到证据给小鱼干哦!”但是吧,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这个称呼被撒贝宁同志知道了,年近半百的“老同志”为了报一季的“哒哒”(主要是人送外号撒哒哒)之“仇”,动员了侦探们一直叫他咪咪,于是就有了……

“给咪咪警长看一下”

“何老师,咪咪,我们又有了新发现!”

“轮到咪咪了”

“我去的是咪咪的房间”

“咪咪……”

“咪咪探长!”

(以上均来自落日六员)

为此,何炅表示,那还能怎么办?说到底,好像还是自己的锅,这嘴啊,非得跟人科普这干啥?

“我看看”

“来了来了”

“我叫喝喝!”

“我…算了吧”

“哎!”

“来了……”

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若昀还是二哈呢,而且他根本不care撒撒叫他猫猫探长好吧?狗头侦探哪有他的猫猫探长好听?关键的是……

除夕当晚

大老师和我昀的歌好好听!我昀和偶像在大舞台上合作了呢,好棒!

哈哈哈,看给孩子饿成啥样了!

撒撒在台底下是气氛组组长吧?

我沈叔叔和马丽的小品发挥的蛮稳定的啊!

晨儿今天好帅呀!

哈哈,磊磊又没和人家统一!

等会儿,手机怎么一直响?鸥艾特我干什么?

哈?什么叫春晚团建不带我?才几个人啊?团建够一局吗?

撒撒,大老师,若昀,晨儿,磊磊,深深……啊!这怎么越数越多?

不对啊,鸥和蓉,这是你们叫我咪咪的理由吗?啊?都过去多长时间了,真就咪咪叫一季呗?小鱼干不想要了阿喂!

何炅越想越气,并打算与鸥和蓉在群里大战300回合!

三个8g中老年选手在群里闹了几分钟,王鸥又艾特了他,不过这会儿咪咪正眼眶通红的看着电视呢。

“那么多主持人,怎么就我一个人戴帽子?去年虎头帽,今年兔头帽,那狗年哩?”

狗头侦探真的很讨厌!都不来了,还要让鸥鸥她们磕什么CP啊,什么狗头侦探撒哒哒和猫猫探长和咪咪,邪教CP!害他害他小鱼干都咸了好多!

  

  

  

  

求小红心和小蓝手

回礼是咪咪警长和撒撒的春晚照片,以及落日六员的微信分享磕糖小分队

大概周六会发伪撒老师视角的


.。.

【双北】意见征集贴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题材吗,或者说友情向爱情向之类的,hebe(我也想写he可是也真的没人看)(而且现实也确实有点走散了我个人是比较理性的现实的那一类)

  大家有没有什么想法,我用我匮乏的语言写一写,再不写就没时间了,但是我写多了自己也难受(我就是属于自己一边哭一边写,但是写不好的那一帕)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题材吗,或者说友情向爱情向之类的,hebe(我也想写he可是也真的没人看)(而且现实也确实有点走散了我个人是比较理性的现实的那一类)

  大家有没有什么想法,我用我匮乏的语言写一写,再不写就没时间了,但是我写多了自己也难受(我就是属于自己一边哭一边写,但是写不好的那一帕)

扶摇直上°

可甜可虐

看看我撒渴望一起搜证的眼神~

可是

“我只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双北糖点整理 

可甜可虐

看看我撒渴望一起搜证的眼神~

可是

“我只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双北糖点整理 

扶摇直上°

撒老师给何老师喂奥利奥~

仍然是非常喜欢的上下级


双北糖点整理~ 

撒老师给何老师喂奥利奥~

仍然是非常喜欢的上下级


双北糖点整理~ 

扶摇直上°

来自老搭档之间的怀疑

笑死了 看了这么多期明侦从来没太注意过何老师问凶手 以为就是cue流程 就撒老师知道的一清二楚呗


双北糖点整理~ 

来自老搭档之间的怀疑

笑死了 看了这么多期明侦从来没太注意过何老师问凶手 以为就是cue流程 就撒老师知道的一清二楚呗


双北糖点整理~ 

扶摇直上°

双北船上牵手名场面

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我们是多么熟稔。


双北糖点整理~ 

双北船上牵手名场面

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我们是多么熟稔。


双北糖点整理~ 

扶摇直上°

“我们不一样~”但是呢 为啥何老师做到充气沙发上撒老师会直接喊到破音呢?为啥这俩的互动这么奇怪呢?为啥呢为啥呢??(真诚发问)


双北糖点整理~ 

“我们不一样~”但是呢 为啥何老师做到充气沙发上撒老师会直接喊到破音呢?为啥这俩的互动这么奇怪呢?为啥呢为啥呢??(真诚发问)


双北糖点整理~ 

陌上北眠.M.X.T
最近回坑双北不停挨刀 重温这里...

最近回坑双北不停挨刀

重温这里真的有狠狠被戳到

很难不联想


“真正的友谊就是

我不需要一定要见到你

我知道你会回来

我在哪儿静静地等你就好”

 ——何茶


嗯 所以后来 撒画进了笼子  台上也独留咪咪

桌前  何茶独坐 茶微凉

台上  咪咪独撑 念过往

高山流水无人饮 万水千山相思疾


“静静等你”如此清醒洒脱的话从口出似乎轻飘飘

但是哭包  如果真是如此  为什么会流泪啊


指路:名侦探俱乐部第五......

最近回坑双北不停挨刀

重温这里真的有狠狠被戳到

很难不联想


“真正的友谊就是

我不需要一定要见到你

我知道你会回来

我在哪儿静静地等你就好”

 ——何茶


嗯 所以后来 撒画进了笼子  台上也独留咪咪

桌前  何茶独坐 茶微凉

台上  咪咪独撑 念过往

高山流水无人饮 万水千山相思疾


“静静等你”如此清醒洒脱的话从口出似乎轻飘飘

但是哭包  如果真是如此  为什么会流泪啊


指路:名侦探俱乐部第五季唐人街

扶摇直上°

能不能翻译一下何老师的话的意思?是我想的吗?真的可以这样说出来吗?真的可以吗??


一些x暗示🤤🤤


双北糖点整理~ 

能不能翻译一下何老师的话的意思?是我想的吗?真的可以这样说出来吗?真的可以吗??


一些x暗示🤤🤤


双北糖点整理~ 

扶摇直上°

简而言之,该视频包括:

双北“缠~绕~式~拥抱”

撒老师解不开手铐 何老师漫不经心轻松解开


白衬衫➕手铐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啥呢……


感觉每一帧视频都很精彩哈哈哈


双北糖点整理~ 

简而言之,该视频包括:

双北“缠~绕~式~拥抱”

撒老师解不开手铐 何老师漫不经心轻松解开


白衬衫➕手铐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啥呢……


感觉每一帧视频都很精彩哈哈哈


双北糖点整理~ 

这个醒腾不太冷静

机器

  刀子刀子,慎重考虑

  XXS文笔,不喜勿喷

  勿上升!

  

  

  

  

  “第三百二十次实验开始。”撒贝宁虚弱的抬起了头 看到了不远处的何炅。

  “这是哪,炅炅?”撒贝宁想去找何炅,却发现自己在一具容器里面。

  “炅炅!你听到我说话吗?”撒贝宁一次又一次的呼唤何炅,可是何炅的脸上冷冰冰的,没有任何表情。

  接着,撒贝宁看到了何炅身后的一大台机器,上面写了很多看不懂的东西,随着机器上一条又一条的绿点,变红,最后全部变红,想鲜血一样。

  撒贝宁看到何炅转过了头去,看向了那台机器,然后又在手里的单子上写了些什么。

  “第三百二十次实验,失...

  刀子刀子,慎重考虑

  XXS文笔,不喜勿喷

  勿上升!

  

  

  

  

  “第三百二十次实验开始。”撒贝宁虚弱的抬起了头 看到了不远处的何炅。

  “这是哪,炅炅?”撒贝宁想去找何炅,却发现自己在一具容器里面。

  “炅炅!你听到我说话吗?”撒贝宁一次又一次的呼唤何炅,可是何炅的脸上冷冰冰的,没有任何表情。

  接着,撒贝宁看到了何炅身后的一大台机器,上面写了很多看不懂的东西,随着机器上一条又一条的绿点,变红,最后全部变红,想鲜血一样。

  撒贝宁看到何炅转过了头去,看向了那台机器,然后又在手里的单子上写了些什么。

  “第三百二十次实验,失败。”几个冰冷冷的字从何炅嘴里说出,撒贝宁打了一个冷颤。

  “炅炅!炅炅!你能听到吗!”撒贝宁想击打容器的玻璃,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一些绳子绑住了。

  一根针突然打进了撒贝宁的肩膀,接着他感觉头晕,很沉,慢慢慢慢晕了过去。

  “啊!”撒贝宁哗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感觉到心脏跳动的速度,脸上的汗还在流。

  “是梦……还好是梦。”他转过头去,发现何炅不在床上。

  他穿上了衣服,然后走了出去,何炅正在做早餐。

  “撒撒,起床了啊?来吃早餐吧!”

  “嗯。”看到何炅还是那么体贴人,他笑了,坐到了放桌上。

  “炅炅,”撒贝宁嘴里吊着一只煎鸡蛋,一边含糊不清的说,“我昨天晚上做噩梦了。”

  “嗯?什么噩梦啊?”何炅好奇的看了看撒贝宁。

  “嗯……就是……”撒贝宁也看了看何炅,“我梦到我在一个实验室里,然后我在一个容器里,我特别害怕,我看到了你,然后你在拿我做实验……”

  撒贝宁越想越害怕,冷汗又一次冒了出来。

  “别怕,这都是梦,”何炅看他冷汗直流,走过去抱了抱他,然后亲了一下,“梦都是反的,不要害怕,我今天陪你好不好?”

  “嗯。”撒贝宁像一只小猫一样蹭了蹭何炅,“炅炅真好。”

  这一天什么事也没发生,两人玩了一整天。晚上撒贝宁喝醉了,他躺在何炅身上,脸红红的。

  “炅炅……”撒贝宁笑着看他,他还是那么好看……

  “撒撒,你怎么又喝醉了?”何炅一脸宠溺的看着他,“睡觉吗?”

  “嗯。”

  又一次醒来,他再一次被拴在了那具容器里,他慌了,怎么又是这个梦。

  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撒贝宁一眼就认出来是何炅,“炅炅!炅炅!”

  何炅还是看着那台机器,“第三百二十一次实验失败。”他转过头去,看到了撒贝宁。

  “撒撒。”何炅冷脸看着他,“你醒了。”

  “炅炅!”撒贝宁很慌张,“这是哪?快让我出去!”

  “不,”何炅拒绝了他,然后漏出了小丑一样的微笑,然后用怪里怪气的语言,“你是我的实验品哦~”

  “试验品?我不是!”撒贝宁的挣扎,只是让他越来越累。

  梦,这是梦。

  可是这太真实了。

  何炅好像能猜出来他在想什么,“这不是梦,你就是我的试验品~”

  “我不是!为什么要把我变成试验品!炅炅!”

  “我是在帮你呀~”何炅阴阳怪气,“我只是帮你摆脱痛苦,看看你的手吧~”

  撒贝宁看向自己的手,这是一副机器的手,没有知觉。

  “为什么要把我变成机器!”撒贝宁发出怒吼。

  “为了让你不再会有肉体上的疼痛和心里的疼痛啊~”何炅瞪着眼睛看他,笑着看他,肢体僵硬。

  “我不要这样!放我出去!何炅——!”撒贝宁发出来自心底的怒吼。

  “为什么?为什么?”何炅打开了容器,拿出匕首,向撒贝宁的肩膀刺去。

  “啊——!”随着一声吼叫,鲜血留了下来,顺着肩膀,流到腰,流到腿上。

  然后,他又把匕首插进了机械手里 而并无疼痛。

  “你是要自己身体的疼痛还是换来永生且不会疼痛的身体?~”何炅笑着说。

  撒贝宁看着他。

  “我不要什么永远不会疼痛的身体和永生!”撒贝宁忍着疼说,“这就是人的一生,该去世就得去世,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这是在打破自然的规律!”

  何炅摆了摆手,容器又关上了。“何炅!”撒贝宁吼道。

  “第三百二十二次实验开始。”

  疼痛席卷满身,过了许久,才停了下来。接着机器又亮起了红灯。

  “第三百二十二次实验,失败。”

  “为什么!”看着何炅又一次打开容器,撒贝宁吼道。

  “其实我真正的目的不是这个~”何炅笑了,“我真正的目的是对你的情感部分做改造~”

  “为什么!”撒贝宁吼。

  “人的情感很多余,对吧~这种东西会让你明知道不能喜欢,却喜欢,让你出轨,让你走神~对吧?”

  撒贝宁愣住了。

  “对吧?人就是这样,但是,如果我植入一种记忆,你就只会爱我了~”

  “不行!”撒贝宁想拒绝,却被何炅打了一针麻醉。“不行……”

  “这可由不得你了~”看着容器慢慢关闭,何炅在他视野里变小,变模糊,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三百二十三次实验,”

  “成功。”

                             (end.)

  

双北永恒→守护者:林渊(开学暂退)

【参月】北岛初晴

“每一座孤岛,都被深海紧紧拥抱。”

“后来温柔生了厚茧

 星河的滚烫成了冷寒

 关山野外的渔火也委实灭了

 你去江湖浪荡云游

 我只配在不眠夜里讨半盏酒”

HE,可食用

ooc,慎入

 私设较多,勿喷


【2】

他们初遇之时也是一个初雪降临的日子.


北湖面的水早已结上了一片薄冰,明亮的好似一面刚刚擦洗过的镜子。冰面倒映着天空中白纱似的云,清风里夹杂着几片六瓣雪花,竟格外地美。

沿湖是一丛一丛的灌木,淡绿的枝叶一簇一簇地交织着。几名侍从模样的青年匆匆从旁边跑过,眉头一皱,东看看,西看看,似乎是在找着什么人。

寂静的...

“每一座孤岛,都被深海紧紧拥抱。”

“后来温柔生了厚茧

 星河的滚烫成了冷寒

 关山野外的渔火也委实灭了

 你去江湖浪荡云游

 我只配在不眠夜里讨半盏酒”

HE,可食用

ooc,慎入

 私设较多,勿喷


【2】

他们初遇之时也是一个初雪降临的日子.


北湖面的水早已结上了一片薄冰,明亮的好似一面刚刚擦洗过的镜子。冰面倒映着天空中白纱似的云,清风里夹杂着几片六瓣雪花,竟格外地美。

沿湖是一丛一丛的灌木,淡绿的枝叶一簇一簇地交织着。几名侍从模样的青年匆匆从旁边跑过,眉头一皱,东看看,西看看,似乎是在找着什么人。

寂静的梨园内,雪落满了枝头,有些破旧的木屋被风吹得一摇一晃,像是随时都会倒下的模样。

何炅站在一棵梅树下,艳丽的梅瓣夹带着莹白的雪花落入掌心,寒风席卷着空寂的庭院,身后的木屋一摇一晃,发出“吱吱”地声音。

他一抬头,唯有四角的院子里那一片小小的天空。

这是梨园深处最荒芜的一处院子,也是何炅从小生活的地方。从记事起,他的视线能够触及到的都是爬满青苔的围墙和一棵老干虬枝的梅树。它们将外面的喧哗声与嬉闹声隔绝开来,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格格不入。

何炅深知,如今他不过是这梨园中的一名小小学徒,住在最角落的地方,满院阴霾,不努力是压根走不出去的。

他有些无可奈何,轻轻地吟唱着:“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愁舞婆娑。赢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

“嘘。”忽然有一个声音从耳侧轻轻传来,何炅还没来得及反应,肩头忽然被人扣住了,一股强劲的力道猛地将他身子往后推去。恍惚间他便被一名男子拉进了一丛灌木里,回过神来的何炅刚想尖叫,一双手瞬间捂住了他的嘴,那名男子将何炅拖到自己面前,苦苦哀求道:“求求你别出声,我不是坏人!”

忽然几名侍从急匆匆地闯入院中,何炅深知再闹下去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也就随了那男子的动作。只是,这姿势怎么看怎么不顺,男子的手牢牢地固定在他的侧腰上,敏感的身子不由得微微一颤。眼眸里融映着男子的侧颜,他细细地打量起面前这位“不速之客”:他身上的衣服面料特殊,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的东西。腰间的玉佩晶莹剔透,好似草叶上的露珠。俊美的侧颜与阳光融在一起,美得好似一幅画卷。有一些雪纷纷落入他的衣襟,有些痒痒的,只是此刻的何炅几乎是被他滚烫的体温覆盖,完全感受不到丝毫冰凉。

那几名侍从不一会就走了,何炅迅速掰开他的手,警惕地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梨园?”

男子朝何炅行了一礼:“今日令公子受惊了,”他想了想,笑着回答:“在下槿琰。”

何炅倒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方才的一番观察令他感受到此人身份并不简单,不见得是他这等人能高攀起的。于是微微转过身,摆出一个请的姿势:“既然如此,那公子便快些离开吧。”

“等等!”

撒槿琰忽然叫住他,一双有力的手牢牢地牵住何炅纤细的手腕,一抹不易察觉的绯红悄悄爬上何炅的耳根,他轻轻地咳嗽了一下,那人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赶忙松开手,赔笑到:“是我莽撞了,敢问公子姓名?”

何炅怔了一下,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询问自己的姓名。在这样的时代里,眼前这人或许是自己高攀不上的势力,而他只不过是区区一介学徒,两个人的身份间如同隔着一条长河。

他想了想,薄如蝉翼的唇瓣轻启,缓缓吐露出几个字:“二月,我叫何二月。”

未完待续…



文中取千山

『双北』兔子

*双北  撒何

*🚙

*看了堡老师新微博迸发的灵感

  

          何炅抿着唇,俯下身子拽拽紧绷在大腿的衣角,深黑的衣料紧紧的收束着他修长的大腿,过年稍长了些肉,肚子倒不显,腿内侧绷出点白,黑与白互相衬映,托出一副情色的味道。


  他在房内随意走动,附在他身上的服装摩擦着身体,引得他不由轻喘。


  太羞耻了…这衣服是撒贝宁之前和他逛街的时候买回的,撒贝宁当时笑的贼兮兮的,尽管知道两人帽子口罩捂的非常严实,何炅还是有种可能会被发现的紧张感,以至于...

*双北  撒何

*🚙

*看了堡老师新微博迸发的灵感

  

          何炅抿着唇,俯下身子拽拽紧绷在大腿的衣角,深黑的衣料紧紧的收束着他修长的大腿,过年稍长了些肉,肚子倒不显,腿内侧绷出点白,黑与白互相衬映,托出一副情色的味道。


  他在房内随意走动,附在他身上的服装摩擦着身体,引得他不由轻喘。


  太羞耻了…这衣服是撒贝宁之前和他逛街的时候买回的,撒贝宁当时笑的贼兮兮的,尽管知道两人帽子口罩捂的非常严实,何炅还是有种可能会被发现的紧张感,以至于在商店里,薄薄的汗不断冒出附在他的背上,回去后撒贝宁还调笑道:“湿的挺快。”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孟浪,何炅不由得回忆起那个幽默风趣的正直法治主持人,心跳又是一阵悸动。


  窗帘静悄悄的飘荡着,凉飕飕的风一溜烟儿窜进房间,毕竟是冬天了,何炅穿的这么轻薄,当然忍不住一哆嗦。


  他打着冷颤疑迟了会,最终还是拎起棉袄套上了。


  撒贝宁拎着包回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一只带着兔耳朵的炅炅老师在厨房里忙前忙后,他还以为何炅是买到了什么新鲜头饰所以玩玩,结果越看越不对,这兔耳朵怎么这么眼熟呢?


  何炅端着盘菜出来,似乎早已遗忘自己还带着只兔耳朵,低头的时候,柔软的耳朵在空中动了动,跟真的似的。


  撒贝宁一愣,不由的笑出声。


  何炅抬头看他,耳朵又是晃了晃,与他充满疑惑的眼眸相呼应,显得更加呆了。


  “怎么了?”


  在厨房忙活了半天,热量早就堆积在了他的身上,他几乎已经完全忘却自己刚才穿戴了什么。


  撒贝宁失笑,觉得自家何老师真是可爱极了,手指直直的指向他的头顶。


  何炅还没反应过来,他把盘子放饭桌上,又用手去捞自己的头顶,于是手心就多了毛茸茸的触感,他手一抖,耳朵也随之抖动。


  “啊…我忘了这个。”


  他抬手就要把耳朵摘下来,被撒贝宁阻止。


  撒贝宁饶有兴味的绕过半个饭桌,直接伸手去戳那两只耳朵,刚才离远看没看出,现在靠近了,上边的细节看的清清楚楚:一只毛茸茸的黑白相间的兔耳朵。


  记忆力超群的撒贝宁老师几乎是一下就回忆起了曾经买的那套兔子服。


  他上下打量着裹的严严实实的何炅,把何炅看的浑身一抖。


  像极了被野兽盯上的猎物。


  何炅在他靠近后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恋人的小心思在他这儿摊开,明明白白,不过他乐意陪他演。


  “撒老师…zuo吗?”何炅叼住叉子,银色的叉子在空中上下摇摆。


  撒贝宁一口饭险些梗在喉间,他努力保持脸上的镇定,努力不让双唇向上扬,随手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坚定的吐出一个字:“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