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双炫

991浏览    21参与
今夜吃瓜

分手情侣的窘境

文不对题

庆祝双炫都出预告(且今天被恶臭群体和hss气到)的更文

自割腿肉的新人写手 车开的不好但剧情需要塞了一丁点 不介意的点链接

接上篇分手炮

ooc勿上升

                                  ...

文不对题

庆祝双炫都出预告(且今天被恶臭群体和hss气到)的更文

自割腿肉的新人写手 车开的不好但剧情需要塞了一丁点 不介意的点链接

接上篇分手炮

ooc勿上升

                                                                        

小时候的黄旼炫很讨厌做噩梦。

他的噩梦单调反复,有时是在空无一切的地方被层出迭见的云层环绕,如何努力都摆脱不来直到迷失方向;有时是被无名巨物追赶,然后失足跌下悬崖。 

长大后还是会重复幼时的噩梦,但更多时候梦更具象化,不过也是得到的都失去,和被世界遗忘。

如果梦是现实心境的反应,那幼年萌芽的不安感那么多年还是如影如随。黄旼炫喜欢制定计划,喜欢做任何让不安感减轻的事,而被分手,并不在他计划之内。

 他自认为他们的状态很完美,吵架次数那么多年屈指可数,淡了加点盐,咸了加些水,哪坏了就修补好,好像能一直这样走到永远。

 钟炫乖巧又温柔,偶有的闹别扭也是含带90%撒娇的孩子气式耍赖。这些好像都不是让他安心的理由,钟炫皱皱眉他就会紧张,一定要凑过去问出个所以然才安心。以前黄旼炫说过,他最怕的人是金钟炫,害怕钟炫讨厌自己的样子,交往后他最怕的人还是钟炫,怕钟炫会离开。 

而钟炫真的说分手那天他却异常镇定。他有多了解钟炫,就有多了解语气里的不容商量。他望向金钟炫的眼睛,倔强得和星空下抱紧他告白心迹的那夜一样。他并没有很慌张,却不知如何作答,甚至有点走神了。

 钟炫的眼睛真漂亮啊,亮闪闪水汪汪的,张开的角度独特又完美,从那双漂亮眼睛里读出来的坚定有些刺痛了他,那么美丽的眼睛,说着那么残忍的话哩。 

长跑多年的恋人提分手,原因无非那几个,厌了累了不爱了,而哪个都不是他想听到的答案。

 “那,打个分手炮吧”。

 此刻黄旼炫心里想的是,世上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看的眼睛了。

                                                                        

 

世上最无厘头的事了,莫过于分手的情侣还要营业。 

金钟炫动作僵硬,充斥着举手投足的尴尬。反观旁边那人,泰然自若仿佛还在热恋期,如果可以他真想剁掉上面那体贴帮忙整理碎发的手。 

以前无论暧昧期还是热恋期,只要反应过来他都会抗拒黄旼炫当众的亲昵。现在分手了反而无法矫情了,好像是害怕别人看出什么似的。自己心虚,总要做这些欲盖弥彰的事。 

他真的求求亲爱的粉丝了,既然能看出他俩有一腿,那拜托拜托也看出这是对离异夫夫啦,不要老沾沾自喜以为自己为小情侣创造了机会。

 比如现在,我说的就是现在,到底是哪个作家想出来的策划!分手情侣挤气球,太过分了吧,cp不营业又不会过气。

更过分的是这个气球!它为什么挤不破!! 

其实倒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说破头不过是一次任务。交往前会对这些暧昧的任务心动,交往时会在这些暧昧的任务中交换心跳,而如今分手了,在意就会尴尬,无所谓的话就只是工作的一部分。更何况旁边这人顶着着急又抱歉的神情,金钟炫不由为自己工作以外的小心思感到内疚。 

我是不是反应过度了呢。

 比打分手炮更荒唐的是什么,自己和黄旼炫的关系直接从前男友跳到了现炮友。

打炮他倒没有多少矫情,可是黄旼炫在分手后越来越过火的营业让他不适了。现在想来以前的亲密过于理所当然,直到关系转变了才会对台面上的亲昵开始在意。

所谓黄旼炫的刻意,还是他多心了。

 砰! 

不知道是第几次尝试,气球终于破了。金钟炫一脸解脱,心中却泛起一股无名酸气。 

                                                                      


多心个鬼啦!

 一进门就被抱起来亲吻的金钟炫如是想着。

 活动结束后正累得够呛,黄旼炫凑过来耳语道,“真想在台上办了你”,金钟炫一时语塞,看来炮友角色很入戏啊。在被黄旼炫拽到家的路上,他越想越不对劲,导致被扔到床上时有点恼火。 

“脏死了,不想做”他别过头闹别扭。 

黄旼炫被金钟炫哼哼唧唧的模样可爱到了,“那去洗澡”。 

把金钟炫横抱起来,黄旼炫大步朝浴室走去 

                                                                     


 第二天生物钟使然黄旼炫准点醒了,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的缩成一团的小狗狗,满意地伸手过去撸了下头发。想到今天还有FM行程,还是得把小情人叫醒。

 “钟炫啊,起来吧。”

 “呃...等...” 

“什么灯?太亮了吗?” 

“捡起来...” 

“嗯?什么呢?”

“...”

 “不起来吗?” 

“呃...嗯...” 

在说胡话呢。 

看来昨天太累了啊。 

黄旼炫歉意地亲了一口宝贝情人,起身洗漱了。准备完早餐后,黄旼炫回到房间,他的啾啊果然还没有醒。坐一旁细细端详着金钟炫的睡颜,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午后,自己也是这么痴迷的看着眼前这人。 

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交往。因为通宵打游戏金钟炫大中午在补觉,本来只是想帮忙加个被子自己却看着他的睡颜挪不动腿。那时的他还不懂爱情,却在金钟炫身上看到了宁静和归宿。

仿若察觉到炽烈的目光,金钟炫的睫毛微微扇动,像一只跳舞的蝴蝶。

 “真的好可爱呀”。

黄旼炫知道,那紧闭的双眸里藏着他安心的岁月,当那美丽的眼睛睁开,那便是他安稳的幸福。他的钟炫是温柔又有力的风,也是温暖又耀眼的光。呆在他身边便知道暗潮将会散尽,启示终得降临并牵引他前行,而悬崖下,定会有一个坚定又柔软的怀抱,将他稳稳地接住。他不会再羡慕别人,他有了金钟炫。当听到钟炫说开始害怕趋于平淡的感情时,他没有办法理解,因为钟炫和那份平静,是他近乎信仰的迷恋和追寻。

今夜吃瓜

分手情侣都会做的事

还是我

第一次写同人

就被瓶了

气到注册个wp

还挂就表演自闭

希望看得开心

看过的不用点了

家徒四壁

学步🚗

极度ooc勿上升

幼稚园文笔

不介意就点

没密码如果有了那就是黄豆末字首字母(俩字母 小写) 

还是我

第一次写同人

就被瓶了

气到注册个wp

还挂就表演自闭

希望看得开心

看过的不用点了

家徒四壁

学步🚗

极度ooc勿上升

幼稚园文笔

不介意就点

没密码如果有了那就是黄豆末字首字母(俩字母 小写) 

仙兒Nuna
翻到了以前出的本子。 有要看的...

翻到了以前出的本子。

有要看的吗TT 还有好几本!

当送给大家的新年礼物🎁


翻到了以前出的本子。

有要看的吗TT 还有好几本!

当送给大家的新年礼物🎁


鱼花花花

[黄豆] A Dream Is A Wish Your Heart Makes

……最可爱。这三个字在他舌尖滚过一圈,每个字都能触及几百段细碎温暖回忆的开关,数据量庞大到黄旼炫引以为傲的大脑都在一瞬间停止运转,可那一瞬又分明是美好的,他意识到自己好像从来没想过这件事,如果非要问他理由,他就会堂堂正正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因为和金钟炫在一起的时间里就没有一分一秒是觉得对方不可爱的。


这话要是被对方听到大概又要被控诉肉麻得可怕,所以他并不打算现在就讲给金钟炫听,要当做一个甜美的秘密就这样深深藏在心里,像那些藏在酒窖里静静发酵等上几百年后变得更加香醇的美酒,或许要等到他们都垂垂老矣,在某个相携去公园晒太阳的秋日午后他才会告诉他。即使到了七十岁金钟炫也一定是个可爱...

……最可爱。这三个字在他舌尖滚过一圈,每个字都能触及几百段细碎温暖回忆的开关,数据量庞大到黄旼炫引以为傲的大脑都在一瞬间停止运转,可那一瞬又分明是美好的,他意识到自己好像从来没想过这件事,如果非要问他理由,他就会堂堂正正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因为和金钟炫在一起的时间里就没有一分一秒是觉得对方不可爱的。

 

这话要是被对方听到大概又要被控诉肉麻得可怕,所以他并不打算现在就讲给金钟炫听,要当做一个甜美的秘密就这样深深藏在心里,像那些藏在酒窖里静静发酵等上几百年后变得更加香醇的美酒,或许要等到他们都垂垂老矣,在某个相携去公园晒太阳的秋日午后他才会告诉他。即使到了七十岁金钟炫也一定是个可爱的帅老头,听了他的话会佯装生气地吹一吹胡子还要打一下他的手让他停下不要再讲了。

 

真可怕,现在连黄旼炫自己都开始意识到了——他在脑内生成这样鲜活的画面只用了一秒种,而仅仅这一秒就让他发自内心地笑出来。

 

下一秒他终于在浩海如烟的回忆里找到了哪怕冠上最字也一点都不夸张的那一段。定语倒不一定非要是可爱,可那几秒确实是连黄旼炫都无法找到其他词汇来形容的特殊。

 


 

真的是好多年前了,那时他们还没有在一起。

 

那天夜里录音录到很晚,这次轮到黄旼炫是最后,他从录音室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窗外飘起雪来。

 

从录音室到休息室要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那里有一扇很大的落地窗,他站在那里看着漆黑的夜里白雪铺天盖地地落下,有一瞬似乎所有的疲惫都被这场大雪带走,下一秒又觉得或许没有。窗外的世界是狂风呼啸,可他在窗前感受不到分毫。夜静得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连黄旼炫自己都不清楚到底藏在他身体里哪个角落的那些细碎的情绪几乎都要被这寂静黑白的世界一点一点勾出来。

 

刚刚录音结束摘下耳机的那一刻,他心里很平静地在想,不知道粉丝们会不会喜欢他们这次的新歌,会不会喜欢他们的新舞台,会不会……继续喜欢他们。

 


 

人累到极点有时候会分不清自己是开心还是难过,但黄旼炫知道那起码不是什么正面的情绪。好在他的情绪一向来得快去得也快,有一片格外大的雪花斜斜落下撞在他面前的玻璃上,他好像听到那一瞬间雪花融化的啪哒声,清晰到让他忽然就清醒起来,还有人在等他。

 

那扇门有点重也有点老,推开的时候吱呀的一声,都没能打破休息室里四散在空气中的睡意:沙发上崔珉起靠着郭英敏靠着姜东昊睡得正沉,真正在等他的只有坐在角落里的金钟炫,而金钟炫他……在睁着眼睛睡觉。

 

这感觉其实挺奇妙的,像在照镜子,黄旼炫几乎从对方脸上看到刚刚差点迷失在大雪里的自己,哪怕金钟炫眼角眉梢的那点茫然无措纯粹是困意造成的生理反应——而且看起来还挺傻的。

 

黄旼炫下意识地就笑了,也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只是顺遂了内心走过去弯下身看着他。金钟炫没有抬头,半梦半醒间好像看到他了又好像没有,眼睛里蒙着一层厚重的雾霭,半点光都漏不出,嘴唇却微微动了几下:“……旼炫。”

 

金钟炫声音天生有点奶,还没睡醒的时候更甚,黄旼炫像被这声音蛊惑了似的不知不觉伸出手来碰了碰对方的脸,最后整只手都贴了上去。

 

不论室内室外温度其实都很低,他一直把手藏在羽绒服口袋里,暖和得像团火。而金钟炫的脸有点凉,黄旼炫的手一挨到他的皮肤就感觉到对方下意识地往他手心里蹭了蹭,像是什么冬夜里被冻惨了感受到热源就本能往上凑的小动物,在这片温暖里竟然还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

 

很难讲黄旼炫当时是什么心情,又有好些不知道藏在哪里的邪念一点点涌上来,让他鬼使神差地动了动手指碰了碰对方近在咫尺的唇,从指尖传来的触感柔软得不可思议,幸好这时金钟炫又睁开了眼睛——就是接下来的这几秒。

 

那双眼睛里还残存着好些迷朦的睡意,每轻轻眨一下眼睛,那些灰蒙蒙的雾气就散去一些,那双好看的眼睛一点一点亮起来,像是被谁失手打碎的星星坠入清澈的湖水里,笑意涟漪一般层层荡起。每轻轻眨一下眼睛,黄旼炫都能从他的瞳孔里更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影子:那里面竟然满满的都是他。

 

“真的是旼炫啊。”金钟炫有点开心地说。 

 

黄旼炫好像突然就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了,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他安静地听着自己的心脏里有一颗在冻土之下埋藏了好久的种子在雪融化后缓缓破土而出的声音。

 

好漂亮啊,他在心里清晰地说。

 

好喜欢啊。

 

他在心里悄悄地讲。

 


 

后来有无数个相拥而眠之后的清晨,黄旼炫几乎是早有预谋地要早早醒来,只为再次还原那几秒的美好。于是无数次他看着金钟炫从睡梦中挣扎着睁开双眼,在清醒的那一瞬间喊他的名字,然后看着他笑起来。

 

那目光里无言的满足和依赖每一次都能让黄旼炫有新的心动,这种会让心脏感觉到酸涩的悸动太让人上瘾了,所以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他也不准备让金钟炫有一天比自己先醒,哪怕被别人讲他在爱情里像个一点也不绅士的专制帝王他也能够坦然地承认并且不以为耻反以为傲:在喜欢金钟炫这件事上,黄旼炫早就决定将他为数不多的孩子气发挥到底。

 


 

采访终于结束已经是晚上八点,真正的答案自然是不能告诉那个在观察到他几秒内表情变化之后明显变得有些激动的杂志女编辑的,他只是简单地说:在他看着我的时候。

 

钟炫善良得像个小孩子,还有双好看的眼睛,和他对视的人绝对没有一个人会觉得他不可爱。

 

所以有时候他占有欲上来会有点苦恼地想,要怎样才能让这个人只有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才能露出那样纯真的表情呢,只这句话他没敢讲出来。也留到七十岁的时候再讲给当事人听吧,打开宿舍门的时候他轻快地想。

 


 

客厅里没开灯,金钟炫大概是从天还没黑就开始等他了,现在正缩在沙发角落里睡得正沉——下午以后他都没有行程,他们原本约好等他采访结束之后一起去外面吃晚饭。

 

黄旼炫摸着黑回房间拿了快毯子给他盖上,这才发现对方手里攥着的手机竟然还微微亮着,翻过来一看画面上穿着背带裤的小人正无助地停在烟囱旁边。他把手机在茶几上放好,紧挨着金钟炫在沙发上坐下。

 

一片黑暗里金钟炫的耳垂上有什么东西闪闪亮亮,黄旼炫伸手摸了摸,认出是之前有天一时兴起他们一起去外面定做的耳钉,黄旼炫也有相同的一对,更确切地说是世上仅有的另一对。

 

想到这些他的心脏总会没来由地一暖,大概恋爱中的人们都会有这样难以言喻的心情,黄旼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忽然心动地凑上去亲了一下,这才心满意足地靠着金钟炫闭上双眼。

 
 

睡意潮水一般涌上来之前他想起刚刚金钟炫手机屏幕上可怜又徒劳地原地踏步的马里奥,情不自禁地轻轻笑了一下。

 


 

“你那天到底在想什么啊,”半年过去他们终于确认关系之后,他这样问过金钟炫,“怎么看起来那么开心。”

 

没想到对方会有点害羞:“啊那个,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你了。”

 

“梦到我什么了?”黄旼炫循循善诱。

 

“其实有点丢脸,能不能不……啊……?”那时候金钟炫就已经很会撒娇了,不过对他还是逆来顺受惯了,被他一下子亲在眼睑就几乎忘了要说什么。

 

不能,黄旼炫抵着他的额头轻轻地笑,“没事,讲出来我可以陪你一起丢脸。”

 

好吧,金钟炫还是用了点力气把他推开,低着头有点破罐破摔似的:“我梦见有个大蘑菇一直在后面追着要吃掉我们。”

“……嗯,大蘑菇要吃掉我们,”黄旼炫忍俊不禁,“你接着讲。”

 

……没有路可以走了,我就拽着你从烟囱跳下去,没想到你不见了,下面是个狐狸洞,有只大狐狸用尾巴卷着我,还挺……暖和的。

 

我问它,旼炫去哪里了呀,它竟然回答我了。

 

它说:“你睁开眼睛吧,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你想见到的人了。”

然后我就……

 


 

“然后你睁开眼睛,就真的看到我了。”黄旼炫平静地说。

 

“没错……?”金钟炫有点不知所措,他想过黄旼炫会笑话他但没想到他会不高兴,凑近了对方的脸发现对方竟然是真的在生气,本能地想后退却被紧紧地抓住,“旼炫?”

 

回答他的只有一个来势汹汹的吻,凶得一点都不像平常连拥抱都无比温柔的黄旼炫,不论是牢牢箍在他腰间的手还是忽然闯进来的舌尖都是发了狠地在欺负他。金钟炫被他亲得大脑一片空白,连呼吸的力气都被抢走,直到缺氧缺得有点不行才终于开始挣扎,一被放开就红着眼眶咳起来。

 

“对不起,”黄旼炫这才找回了点理智似的,拍着他的背直到金钟炫平静下来才又伸手抱住他,是那种把人整个儿塞进怀里的抱法,“我就是有点……”

 

没事的,金钟炫竟然反过来安慰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嗯?”

 

“要是早知道你那时候就喜欢我了……”说到这里黄旼炫就又想叹气。

 

我好后悔啊,他懊恼地说,我那天就应该亲你的。


 


 

[Fin]



宇宙星塵
「你們真的抓錯人了,不是我做的...

「你們真的抓錯人了,不是我做的。」黃旼炫眼睛睜得大大的,露出柴犬一樣無辜的眼神向紅毛警察解釋,「我不狩獵的,我只喝血漿,不可能去攻擊人類。」

「但目擊證人的證詞都跟你符合,這一帶的吸血鬼也只有你一個。」警察刷刷的在記錄本上寫字。

「不可能啊,是什麼樣的證詞?」

「像是『讓人昏厥的帥氣外貌』、『王子一樣的高挑身材』、『要把人看穿的溫柔眼神』、『被那樣的嗓音哄騙到死都甘願』之類的。」警察往前翻了幾頁,隨便唸了幾句,然後看向黃旼炫,「是吧?」

「不是,所以,你覺得我是那樣的嗎?」那些是證詞嗎?不都是稱讚?

「嗯。」紅毛警察直勾勾盯著黃旼炫,輕輕點了下頭。

嘩——

黃旼炫有種停止以久的血...

「你們真的抓錯人了,不是我做的。」黃旼炫眼睛睜得大大的,露出柴犬一樣無辜的眼神向紅毛警察解釋,「我不狩獵的,我只喝血漿,不可能去攻擊人類。」

「但目擊證人的證詞都跟你符合,這一帶的吸血鬼也只有你一個。」警察刷刷的在記錄本上寫字。

「不可能啊,是什麼樣的證詞?」

「像是『讓人昏厥的帥氣外貌』、『王子一樣的高挑身材』、『要把人看穿的溫柔眼神』、『被那樣的嗓音哄騙到死都甘願』之類的。」警察往前翻了幾頁,隨便唸了幾句,然後看向黃旼炫,「是吧?」

「不是,所以,你覺得我是那樣的嗎?」那些是證詞嗎?不都是稱讚?

「嗯。」紅毛警察直勾勾盯著黃旼炫,輕輕點了下頭。

嘩——

黃旼炫有種停止以久的血液又開始沸騰的錯覺,粉櫻的顏色悄悄爬上耳根。

///

嗨……
最近太懶了沒心情碼字,雖然有想法但都一直擺著
不知道這篇要寫多長才好

向日葵會長

[黃豆]太過分了

*黃旼炫x金鐘炫
*以現實狀況去寫的架空向
*是甜的啦 他們不能再虐了இдஇ

新學期大家最期待的事情就是分班名單了,大家都希望可以跟自己的好朋友或喜歡的人分在同一班

開學第一天大家擠在佈告欄前看著班級名單,有人開心,當然也有人難過

金鐘炫就是難過的那其中一個

他沒跟黃旼炫同班

黃旼炫在一班,自己則在五班

金鐘炫抬頭想和找剛剛也在看名單的黃旼炫,卻發現黃旼炫已經被一群人包圍著,看起來好開心

「呿 一下子就混熟了嗎…」金鐘炫垂頭喪氣的走進教室

「鐘炫!!!!我們同班耶!!!!!!!」一進門,就被張文福高分貝的音量嚇到

張文福衝向金鐘炫,給個大大的擁抱

「是文福啊,太好了,還是有熟人...

*黃旼炫x金鐘炫
*以現實狀況去寫的架空向
*是甜的啦 他們不能再虐了இдஇ


新學期大家最期待的事情就是分班名單了,大家都希望可以跟自己的好朋友或喜歡的人分在同一班

開學第一天大家擠在佈告欄前看著班級名單,有人開心,當然也有人難過

金鐘炫就是難過的那其中一個

他沒跟黃旼炫同班

黃旼炫在一班,自己則在五班

金鐘炫抬頭想和找剛剛也在看名單的黃旼炫,卻發現黃旼炫已經被一群人包圍著,看起來好開心

「呿 一下子就混熟了嗎…」金鐘炫垂頭喪氣的走進教室

「鐘炫!!!!我們同班耶!!!!!!!」一進門,就被張文福高分貝的音量嚇到

張文福衝向金鐘炫,給個大大的擁抱

「是文福啊,太好了,還是有熟人呢…」金鐘炫勉強的露出微笑

「鐘炫你怎麼了?跟我同班不開心嗎」張文福放開抱住金鐘炫的雙手,看著金鐘炫

「不、不是啦!跟文福同班當然開心啊」金鐘炫急忙安撫張文福

聽到金鐘炫的話,張文福立刻恢復笑容,拉著金鐘炫到自己位置後面的空位坐下

張文福霹靂啪啦的講著暑假發生的事情,金鐘炫卻滿腦子都是黃旼炫沒和自己同班的事

黃旼炫換到新的班級或許是因為自己都笑臉迎人,也可能是因為跟邕聖祐同班的關係,和大家一下子就變熟了

而因為成績不錯,剛開學就被選進自然科學競賽的成員之一,每天放學後都要留下來討論,不能再像以前一樣跟金鐘炫一起走回家了

黃旼炫心裡很想念他的卡咪龜

兩個禮拜了,已經整整兩個禮拜沒和黃旼炫一起走回家了,這兩個禮拜間黃旼炫也都沒來找過自己

金鐘炫忍不下去了,挑了一節下課時間比較長的,大步的走到一班,要直接跟黃旼炫講清楚

走到一班門口,看到黃旼炫身旁又圍了一群人,有說有笑的,金鐘炫顧不得什麼面子,直接往教室裡面大喊

「黃旼炫!!!!你出來!!!!!!」

這音量還嚇到了坐在離門口最近的金在奐

所有人聽到聲音都往門口看,有人開始小聲討論金鐘炫的行為,而黃旼炫笑了一下,和同學們知會一聲後,就走向門口

「鐘炫啊,我...」黃旼炫什麼都還沒說就被金鐘炫拉著一直走一直走,不管黃旼炫怎麼問,金鐘炫就是一句話都沒說

走到了停放腳踏車的車庫附近,除非是上下學時間,要不然下課時鮮少人會在那裡

「黃旼炫,你真的太過分了!!!!!」金鐘炫放開拉住黃旼炫的手,轉過頭來面對黃旼炫,卻沒發現自己講這句話時眼眶已經紅了

「你怎麼可以兩個禮拜都沒來找我,你怎麼可以有了新朋友就不要我,你怎麼可以.....」金鐘炫說著說著,小奶音伴隨著眼淚流了出來

黃旼炫什麼話都沒有說,靜靜的抱住金鐘炫,任由金鐘炫邊哭邊捶打自己的胸口

「不哭了...不哭了...」黃旼炫輕輕的拍著金鐘炫的背,直到金鐘炫哭夠了,情緒緩和後,才慢慢放開金鐘炫

「現在可以換我說了嗎?」

「你要說什麼」委屈的奶音還沒散去

黃旼炫慢慢的說了開學在新班級的事情,也解釋了為什麼不能一起走回家,沒有時間找他等等

聽完後,金鐘炫撇了撇嘴,感覺自己好像有點誤會黃旼炫了

「可是...你幹嘛不跟我說...」聲音小小的,但全都進了黃旼炫耳裡

「我這不就說了嗎」黃旼炫其實也有點痛恨自己幹嘛不找時間跟金鐘炫解釋一下,讓他的卡咪龜難過那麼久

「哼…耍賴」

「那不然我每天帶你跟我一起討論競賽的事?」

聽到黃旼炫說要帶上自己參加討論,金鐘炫心動了,但還是裝作若無其事

「那...那你的組員不會說什麼嗎?」視線轉向另一邊,金鐘炫假裝看著遠方,實際上偷偷觀察著黃旼炫的反應

「我是組長,我說的算啊」黃旼炫露出一如既往的溫柔微笑

「...不可以反悔喔」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黃旼炫牽起金鐘炫的手

兩人就這麼樣和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