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雨妈

23.2万浏览    4941参与
国家一级拖更艺术家

图是送给尾巴毛的纸雕灯,画的线稿抓来上个色,我必须要说一句灯真的太好看了要不是太贵我想给我每个光遇友人都定制一个当新年礼物5555

这身是我第一次献祭的时候她穿的一套(当时还没有鹿角她戴的红耳机不过鹿角剪影好看我就画了),后来见她也常穿雨妈,我自己也非常喜欢雨林,于是毫不犹豫就选了

在宿舍楼群里被尾巴毛捡到之前我真的是在玩一款单机游戏,两个月了没敢去献祭的那种,所以还是非常感谢她

图是送给尾巴毛的纸雕灯,画的线稿抓来上个色,我必须要说一句灯真的太好看了要不是太贵我想给我每个光遇友人都定制一个当新年礼物5555

这身是我第一次献祭的时候她穿的一套(当时还没有鹿角她戴的红耳机不过鹿角剪影好看我就画了),后来见她也常穿雨妈,我自己也非常喜欢雨林,于是毫不犹豫就选了

在宿舍楼群里被尾巴毛捡到之前我真的是在玩一款单机游戏,两个月了没敢去献祭的那种,所以还是非常感谢她

是阿厌a_

【光遇·高雨】我把头发披下来了,我想你了.(1)

1.初遇


高马尾是在亭子里遇见雨林的。


“她头发好长啊,快要看不见她眼睛了喂!”这是高马尾对雨林的第一印象。


雨林盯着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她瞅着女孩那严重后移的发际线,忍不住轻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高马尾眯眼着这个来路不明的长发妖魔,手下意识地握拳。雨林察觉到高马尾紧张的情绪,眉眼一弯:“吃饭了吗?”高马尾咬着下唇,不想让雨林知道自己的狼狈,肚子却叫了起来。“咕噜……”“走吧,我带你去吃饭。”雨林不由分说的拉起高马尾的手,朝树洞飞去。

白金奶奶刚蒸好的馒头出锅了,高马尾大口大口的吃着。雨林坐在她旁边,托腮看着她。看着那手臂上的伤,看着她如柴的身体,想到她刚刚对自...

1.初遇


高马尾是在亭子里遇见雨林的。


“她头发好长啊,快要看不见她眼睛了喂!”这是高马尾对雨林的第一印象。


雨林盯着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她瞅着女孩那严重后移的发际线,忍不住轻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高马尾眯眼着这个来路不明的长发妖魔,手下意识地握拳。雨林察觉到高马尾紧张的情绪,眉眼一弯:“吃饭了吗?”高马尾咬着下唇,不想让雨林知道自己的狼狈,肚子却叫了起来。“咕噜……”“走吧,我带你去吃饭。”雨林不由分说的拉起高马尾的手,朝树洞飞去。

白金奶奶刚蒸好的馒头出锅了,高马尾大口大口的吃着。雨林坐在她旁边,托腮看着她。看着那手臂上的伤,看着她如柴的身体,想到她刚刚对自己下意识的防御,雨林沉默着。奶奶心疼地看着高马尾,又从锅里拿出几个馒头。

“说说吧,你叫什么名字?”雨林问着。

“高马尾。”高马尾微微点头,算是回应,“你是谁?”

“我是雨林,是这片森林的管理者。”雨林用手指卷起一缕头发,把玩着,“你从哪里来的?”

“一个全是水的地方。”高马尾看着树洞顶部的枝条,那里有一丝阳光照射进来,种下一个光斑。

雨林沉默片刻,小心翼翼地问:“你……愿意告诉我你身上的那些伤是怎么来的吗?”

高马尾闭上眼,那是她永远不想重复地回忆。

雨林看到了她的苦楚,也没再继续问下去,只是将高马尾带回树屋,给了她一个住处。

江淮
“淋雨会感冒” “嗯……” 大...

“淋雨会感冒”

“嗯……”


大概就是不开心的雨妈跑去雨林淋雨了。

“淋雨会感冒”

“嗯……”



大概就是不开心的雨妈跑去雨林淋雨了。

川
快速的用模板,画了一个雨妈!

快速的用模板,画了一个雨妈!

快速的用模板,画了一个雨妈!

阿尔法贝塔

💕💕💕💕💕

雨妈,嘿嘿…🤤

💕💕💕💕💕

雨妈,嘿嘿…🤤

厪覗

上篇

高马尾准备向雨林表白


她等不了也不能等,做杀手这一行,随时都有可能丧命。也许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就丧了命。


不合时宜的警报声突然响起,公司发布了一个紧急任务。高马尾只得先压住自己的心思。


等任务结束,就向队长表白

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朝会议室走去。


一推门,其他人已经到了,都在低头翻看任务详情。听见声响,雨林抬头,见是高马尾,眼神示意她先坐下高马尾点头当回应,走到自己座位坐下。


扫了眼资料,感觉没什么难度,大家都有些放松。似乎察觉到队友的想法,雨林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大家别太放松了 要知道,公司可不止我们鬼队一个杀手队。但是每个队的实力怎么样,大家...

高马尾准备向雨林表白


她等不了也不能等,做杀手这一行,随时都有可能丧命。也许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就丧了命。


不合时宜的警报声突然响起,公司发布了一个紧急任务。高马尾只得先压住自己的心思。


等任务结束,就向队长表白

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朝会议室走去。


一推门,其他人已经到了,都在低头翻看任务详情。听见声响,雨林抬头,见是高马尾,眼神示意她先坐下高马尾点头当回应,走到自己座位坐下。


扫了眼资料,感觉没什么难度,大家都有些放松。似乎察觉到队友的想法,雨林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大家别太放松了 要知道,公司可不止我们鬼队一个杀手队。但是每个队的实力怎么样,大家都心知肚明。轮到咱们手中的任务都不简单。神经都崩紧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队长,别这么紧张嘛,这不是有您和副队在吗?您俩可是咱公司的王牌杀手,有您俩在 什么任务不都是小菜一碟,是不是啊 大家?”

“哈哈哈,当然”

魑和魅一唱一和,雨林无奈笑笑,可眼神中仍透露着些许担忧,一旁的高马尾见状,眉头一皱


“行了,别贫了。既然队长都这么说了,大家还是小心些为好。前些时候狼队不就是因为轻敌而全军覆没吗?赶紧讨论计划,别耽误时间。”

听到这话 魑和魅也都正了形色,不再嘻嘻哈哈。


会议接近尾声,雨林又交代了众人一些事宜,挥手散了会。


翌日,众人便出发了。就当她们快到目的地时,一群黑衣人突然出现 将她们包围。雨林暗道不好,但现已没时间查清缘故。当务之急是先突破包围。雨林让众人紧急分散 各自突破,事后在老地方集合。


话语刚落,六人便向四周散去。黑衣人见状 纷纷追去。望着四散而去的黑衣人,雨林松了一口气。除了她和弑,其他四人也都是千里挑一的杀手。对付几个黑衣人也不成问题。


雨林最先到底集合点,高马尾紧随其后。紧接着魑,魅,魍,魉也都陆续赶到。看着大家都只受了些轻伤,雨林欣慰笑笑。正准备撤退时,魅突然大叫一声,在身上焦急地找着什么。她转过身对众人说

“糟了,我一直带在身边的家人照片不见了。不行,我要回去找找!”


做杀手的,唯一重视的恐怕就是家人了,也难怪魅这么着急。


“不行,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我陪你一起。”


雨林叹了口气,说道。魅感激地看着雨林点了点头。雨林便让其他人先回公司,自己则与魅按原路返回。高马尾放心不下雨林,追了上去。剩下三人也没拦着,径自离去。


Semer
是和亲友的自设,还是第一次画场...

是和亲友的自设,还是第一次画场景【搓手

我是狡猾小鹿Moran 亲友笨蛋狐狸Offi

是和亲友的自设,还是第一次画场景【搓手

我是狡猾小鹿Moran 亲友笨蛋狐狸Offi

F子

《不知道起什么名字你们看到结局了再自由发挥想取啥取啥》

纯属娱乐,撞梗意外~


求求小红心和小蓝手,真的很重要!


嵩芩=高马尾


沈钰=雨妈


魏伏=狮子


沈府


          “小姐回来了,快去烧热水。”芙蓉在一旁吩咐着,然后走近沈钰身边,低头小声说“魏少爷已经在净尘室等您了。”


           “让他等会儿”...


纯属娱乐,撞梗意外~


求求小红心和小蓝手,真的很重要!


嵩芩=高马尾


沈钰=雨妈


魏伏=狮子



沈府



          “小姐回来了,快去烧热水。”芙蓉在一旁吩咐着,然后走近沈钰身边,低头小声说“魏少爷已经在净尘室等您了。”



           “让他等会儿”


          

          “嵩小姐,这边请。”芙蓉微微欠身,说道。嵩芩目不斜视,只身向长廊深处。沈钰又交代了芙蓉几件事情,然后行步如云的追上嵩芩,“嵩…小姐,这个是侍奉我的大侍女叫芙蓉,她一会儿会照顾你的…”



          嵩芩脚步加快。“……我这会儿要去招待客人,一会儿再来看你。”沈钰在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



          嵩芩突然停了下来,沈钰自然的和她一起停了下来。“那沈小姐慢走。”嵩芩回答道,说时特意加重了沈小姐这三个字音,然后一动不动的低头看着沈钰。



          原来是介意称呼吗?



          “那……芩儿要乖乖等我噢!”沈钰歪了歪头眯着眼笑着说道,嵩芩细微的回复了一个不知道是“嗯”还是“哼”的音,然后又加快脚步向前走了。



          小孩子。沈钰心里默默笑道。



          净尘室



          沈钰刚抬脚进门就听见了魏伏的喊叫声,“阿钰阿钰,你可算来了!”他兴奋的走向沈钰,手里还拿着个物什。



          沈钰笑了笑,装作低微的模样说道“看来魏大少爷这是又拔得头筹了啊,小人恭喜您。”说着还做模样的拱了拱手。



          “那是自然!还有什么是本少爷做不到的吗?”说着便扶起沈钰的手,然后将那物什塞进她手里,“昨儿赢的,想着是你们女儿家的东西你应该会喜欢,就拿来送你了。”



          沈钰张开手看,是玉雕的白玉兰的发簪,精致的很,是顾家女儿的物什,当时她也不过是玩笑似的说喜欢,没想到竟被魏伏听进去了。沈钰想了想,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完她就自顾自的走向了椅子坐下。



          “你也不推辞一下,你未来沈大家主的风范呢?”魏伏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玩笑道。



          “反正一定是我的,不是么?”沈钰抚摸着玉簪上的白玉兰,一语双关的说道。



          魏伏耸了耸肩,装作无奈的说“也是。”



          玉竹厢



          “嵩小姐,请更衣。”


          “你让她们下去。”


          “她们是服侍您的。”


          “我不需要。”


          “小姐交代要好好服侍您。”


          “那就是让你们听我的话。”


          “…嵩小姐,您这样做我们很为难。”


          “你这样做我更为难。”


          “…嵩小姐,请,更,衣。”芙蓉用着不容反抗的声音说着。


          “我不。”嵩芩用着不容别人反抗的力气拽着她的衣服。


          ……芙蓉表示她的职业生涯快要结束了(bushi



          再转净尘室



          “听说,你捡了一个乞丐?”魏伏不再玩笑,正色对沈钰说。



          “魏大少爷,请注意言辞。”沈钰声音变得清冷,蹙起了她好看的柳叶眉。



          “不是乞丐是什么?嵩家成了什么样子你不知道吗?!你……”…你很有可能被连累。魏伏强行把后半句话吞了下去。



          “我什么?我怎么了?嵩家不过是被陷害罢了,再说,她对我有恩。”沈钰声音沉了沉,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



          “阿钰,我早就说了……”



          “小姐,这边有些状况。”侍女轻轻扣了三下门说道。



          “魏少爷,我这边还有事,您就先请回吧。”沈钰一边整理着仪容一边说道。魏伏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放在桌子上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阿伏,回去吧。”沈钰又轻声说道。



          魏伏这才起身离开,一言未发。



          小孩子把戏。沈钰想道。



          玉竹厢



          “怎么回事?”沈钰进门问道。


          “嵩小姐不愿更衣,也不愿他人侍奉。”芙蓉回答道。



          沈钰看了一眼紧紧抓着自己身上衣服的嵩芩,默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



          “我来吧。”


———————————————————


dy有账号滴~感兴趣的评论区聊啊~



味增汤🍑✨
姐姐凶嘛?姐姐的头发,还薅嘛?...

姐姐凶嘛?姐姐的头发,还薅嘛?😊

慢慢想,慢慢说,姐姐不着急。

姐姐凶嘛?姐姐的头发,还薅嘛?😊

慢慢想,慢慢说,姐姐不着急。

今晚吃什么好呢

俺想不出说啥,俺就是想说,莉迪亚(霖)天下第一!













俺想不出说啥,俺就是想说,莉迪亚(霖)天下第一!

H

只是贴贴而已啦

给我过!!!!!!

只是贴贴而已啦

给我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