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雨宫凛

599浏览    8参与
野野

夜叉漫画尊凛剧情整理①ーKiss


在一人圈快乐地开荒!希望下一位小可爱入坑的时候能够告诉我一声ʕ •ᴥ•ʔ


首先感谢三上尊同志为我们带来了本作全部的吻戏(和唯一的床戏)(不是)


P1: 尊的第一次出场,把静错认成了凛。吉田阿姨对尊凛关系的刻画非常认真细致,这里尊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凛头发变短了,说我还是喜欢你留长发的样子,语气相当亲密暧昧,一来就表现了二人之间并非普通朋友。接着尊以为对方因为自己迟到生气了,开始哄静你别生气啦,顺势就吻了上去,俨然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看来这种事肯定经常发生,小情侣氛围不能更浓烈,一个凛的小男友形象跃然纸上(我他妈到底在说什么)。结果被静揍了hhhhhhhhhhhh...

夜叉漫画尊凛剧情整理①ーKiss


在一人圈快乐地开荒!希望下一位小可爱入坑的时候能够告诉我一声ʕ •ᴥ•ʔ


首先感谢三上尊同志为我们带来了本作全部的吻戏(和唯一的床戏)(不是)


P1: 尊的第一次出场,把静错认成了凛。吉田阿姨对尊凛关系的刻画非常认真细致,这里尊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凛头发变短了,说我还是喜欢你留长发的样子,语气相当亲密暧昧,一来就表现了二人之间并非普通朋友。接着尊以为对方因为自己迟到生气了,开始哄静你别生气啦,顺势就吻了上去,俨然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看来这种事肯定经常发生,小情侣氛围不能更浓烈,一个凛的小男友形象跃然纸上(我他妈到底在说什么)。结果被静揍了hhhhhhhhhhhh


P2: 凛和静闹崩了之后尊不顾父亲的阻拦去找他(尊os:我不去插手还能有谁去插手!)。这里回忆了他们初遇的时候,第一次遇见凛就不受控制地被吸引了,是一见钟情了。尊去吻凛,大概是想安慰他,被拒绝hhhhhhhhh

其实这里我没太懂凛说的这句“你还是你”的意思......啊谁能给我原文啊!!!


P3P4: 尊问凛是否真的想杀了静,凛说如果是这样,你会帮我吗?凛应该知道尊并不愿意看到他们兄弟相残,但他这么问的时候也相信尊一定会帮他,毕竟是尊,这个世界上仅有的他可以相信和依靠的人。

这一幕真的太美辽!!!!我吹爆!!!!!!

三十度

【夜叉YASHA同人】毒

#夜叉YASHA同人#
#三上尊×雨宫凛 隐双子#

  『我中毒了。』
  『一种叫做‘雨宫凛’的毒。』

  三上尊预料到了对方的反应。
  笑得前仰后合,松垮的白色睡袍敞开,露出大片略显病态的皮肤。
  “好烂的情话!”
  看吧,果然,被嘲笑了。
  他欺身上去,作出委屈的样子。
  “怎么办呢,凛酱?”
  被压制的少年微笑着,像是在思考什么,半晌,才抬手环住他的脖颈。
  漆黑到深不见底的眼眸中,传来羽翼振动的声响。
  “那就死掉吧。”
 
  我会死的。
 ...

#夜叉YASHA同人#
#三上尊×雨宫凛 隐双子#

  『我中毒了。』
  『一种叫做‘雨宫凛’的毒。』

  三上尊预料到了对方的反应。
  笑得前仰后合,松垮的白色睡袍敞开,露出大片略显病态的皮肤。
  “好烂的情话!”
  看吧,果然,被嘲笑了。
  他欺身上去,作出委屈的样子。
  “怎么办呢,凛酱?”
  被压制的少年微笑着,像是在思考什么,半晌,才抬手环住他的脖颈。
  漆黑到深不见底的眼眸中,传来羽翼振动的声响。
  “那就死掉吧。”
 
  我会死的。
  三上尊亲吻雨宫凛的薄唇,舌尖勾勒出每一处细小的唇纹,和嘴角妖娆的弧度。
  我早晚会因为无药可治,而死的。

  三上尊从未定义过和雨宫凛的关系。
  他们没有血缘,亦不如朋友温柔,但也不像主仆那样生疏。
  起初是带着怨念——带着丧母之痛,去见这位让生母丢了性命的少爷。
  遍体鳞伤的男孩无力地瘫倒在地板上,蜷缩成小小的一团,满身血污,唇边却流露出一丝笑意。
  正是这不合时宜的笑容,将满腔愤恨一扫而空。
  “谁干的?”
  他向他伸出了手。
  “谁干的,告诉我。”
  用难得温柔的语调,微微俯身,直视这个比自己略矮的孩子。
  他从小就有一双墨黑的眼睛,将一切情绪收入夜色深处。哪怕三上尊设计毒杀了祖父,长期虐待自己的人死在眼前,他也没有丝毫波动。
  日后,三上尊回想起来,那是他唯一一次,看见雨宫凛露出堪称“幸福”的笑容。

  “凛。”
  “怎么?”
  “我也是自认为是你哥哥的。”
  那个嚣张,自大,孤傲,无往而不胜的小鬼,也有被打败的时候。
  意外?失误?对手太强大?都不是。
  只有三上尊知道,雨宫凛强装镇静的外表下,是怎样滚烫沸腾的情感。
  有末静。
  自从他出现后,雨宫凛心心念念的,都是这个名字。
  亲近也好,拉拢也好,敌对也好,毁灭也好,都是为了有末静。
  太过强烈,以至于没了往日的冷静,难免给对手可乘之机。
  雨宫凛没有说话,镜子映出他波澜不惊的面容。
  那双漆黑如夜幕的眼睛啊。
  “我有东西要给你。”
  “是什么?”
  “解药。”
  “解药?”
  “只有这一份,其余的在我脑子里。”
  针尖刺入血管,似乎恶意地加大了力度。
  “担心我吗?”
  “以防万一而已。”
  雨宫家的势力强大,得力人手数不胜数,而雨宫凛唯独相信三上尊一人。
  独一无二的信任,不管其中掺杂着怎样的情感,都足以让三上尊沉沦。
  ——我早就中毒了。
  ——我也不奢望救赎。
  “凛,我可以杀了他吗?”
  对有末静的恨意,来得奇怪,又理所当然。
  “不可以,他是我的。”雨宫凛拒绝得干脆,“我要你去杀了黑崎健。”
  黑崎健,是有末静的贴身保镖,也是导师。
  “在哥哥面前杀了他,一定会很有趣。”
  啊啊,这个小鬼,又露出这种表情了。
  三上尊咽下未出口的问题,扯着雨宫凛的头发,讨了一个缠绵的亲吻。

  打破了最后一道防线,有末静愤怒了。
  却是连愤怒时,都没有太大的表情波动,只是不断扣动扳机,将剩余的子弹尽数打入三上尊的尸体中。
  临死前的三上尊笑得放肆。
  他早就知道了。
  他知道自己会死。
  他知道自己杀不了有末静。
  身为三上家的人,他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他知道,他只能陪着雨宫凛沉下去。而有末静不同,有末静是雨宫凛唯一的救赎。
  这种事情,他早就知道了。
  他只是觉得开心,自他看到有末静眼中明显的恨意开始。
  有末静啊,凛的痛苦,你总算能体会一点了吗?
  他唯一不知道的事情,终究没有问出口。
  ——凛,我会死的。
  ——凛,我是愿意为你而死的。
  ——凛,你会为我哭吗?
  ——凛……
 
  雨宫凛是没有哭的。
  在监视器后面看到三上尊倒下的时候,他失控地站起来,凑近屏幕想看得更加真切。
  他笑了。
  那个持枪在手,对着尸体泄愤,眼神可怖,临近癫狂的家伙,是自己的哥哥啊。
  终于,终于,变成这个样子了。
  狂喜过后,另一种情绪侵袭而来。
  他抬手,狠狠揪住心口,嘴角的弧度慢慢隐去。
  尊。
  三上尊。
  死了。
  好像有人硬生生挖走了他心脏的一部分,痛得太过,只剩下麻木。

  雨宫凛带走了三上尊的尸体。
  血迹被清洗干净,忽略那些弹孔,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似乎随时都会睁开眼睛,笑得像个痞子,用肉麻的声音,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哟,凛酱。
  ——我中毒了。
  ——一种叫做『雨宫凛』的毒。
  ——谁干的,告诉我。
  ——我也自认为是你哥哥的。
  ——凛。
  ——凛。
  ——凛。
  雨宫凛俯身,亲吻三上尊冰冷的嘴唇。
  “真吵啊……”
  他笑着,墨色的眼中有明显的波动感。
 
  ——凛,为什么呢?
  ——为什么?
  ——离幸福如此遥远的你,为什么会露出那种笑容呢?
  ——……
  ——放心吧,凛。
  ——放心什么?
  ——我会让你幸福的。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算什么,求婚吗?
  ——我认真的!
 
  哪怕能给你幸福的人不是我。
  哪怕我身中剧毒,无药可救。

三十度

#夜叉YASHA同人#
#剧向#
#虽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但不写点什么我憋得慌啊#

  身穿戎装的同胞兄弟手执武器相互厮杀。
  有末静盯着眼前一幕许久,才想起来这是个故事。
  ——一生下来就被分开,没有关于彼此的回忆,十八岁初次见面,站在敌对的立场上,战斗直到一方死亡才会结束。
  有人给他讲过这个故事,他记得。
  “我不要这样。”
  声音主人的名字前一秒才在有末静脑海中闪过,下一秒就出现在身边。
  雨宫凛,比他小九个月的,双胞胎弟弟。
  此时他就站在身侧,比自己略长的头发,末端微翘,没有戴眼镜,黑色的眼睛闪闪发光,嘴...

#夜叉YASHA同人#
#剧向#
#虽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但不写点什么我憋得慌啊#

  身穿戎装的同胞兄弟手执武器相互厮杀。
  有末静盯着眼前一幕许久,才想起来这是个故事。
  ——一生下来就被分开,没有关于彼此的回忆,十八岁初次见面,站在敌对的立场上,战斗直到一方死亡才会结束。
  有人给他讲过这个故事,他记得。
  “我不要这样。”
  声音主人的名字前一秒才在有末静脑海中闪过,下一秒就出现在身边。
  雨宫凛,比他小九个月的,双胞胎弟弟。
  此时他就站在身侧,比自己略长的头发,末端微翘,没有戴眼镜,黑色的眼睛闪闪发光,嘴角上扬。
  “我们好好相处吧,哥哥。”
  美好的笑容。
  和初次见面拥抱自己时所露出的笑容一样灿烂。
  有末静下意识地对他伸出手,还来不及触碰到便被对方握住了手臂。
  “哥哥。”
  忽然一切都消失了——笑容,真诚——乖巧的弟弟仿佛假象,面具剥落后露出狰狞的嘴脸。
  “我讨厌你!”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了!”
  从喉咙咆哮出来的话字字诛心,雨宫凛手上用力,生生掰断了有末静的胳膊,剧烈的疼痛让他不得不跪下来,蜷缩身体企图缓解。
  眼镜被摘下来,戴在另一张脸上。
  “哥哥,你看。”
  戴上眼镜的雨宫凛更像有末静了。
  “我像你吗?”
  他没有期待回答,与其说是对话,更像是自言自语。
  “很像吧,我和你。”
  “可是妈妈分得出来呢。”
  “妈妈不喜欢我,哥哥。”
  “因为我不是你。”
  “为什么我不是你呢?”
  “为什么是你呢?”
  “为什么……”
  雨宫凛脱下上衣,眼镜裹在衣服里被随手扔在一边。
  “我好疼啊,哥哥。”
  他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疤,经过时间的冲刷不像当初那样触目惊心,却一样可怖。
  那时候他想着,有人来救他就好了。
  有人能打开小黑屋的门,把光明带给他就好了。
  “为什么不和我在一起呢……哥哥……”
  “明明那么像……”
  “和我在一起……那么痛苦吗……”
  他是快要溺毙的小孩,抓着手中的稻草欺骗自己不要沉下去。
  有末静忍着痛楚,用完好的左手抱住又哭又笑的雨宫凛。
  “凛,我爱你。”
  “你永远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那是他的血亲,他的弟弟,他的另一半灵魂。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即使他制作无药可治的病毒,害死了挚友,让母亲中弹,让黑崎丧命,即使他作恶多端,不可原谅,即使他手中的枪抵在他的太阳穴上,只要扣动扳机便可结束一切。
  他还是无法杀了他。
  他怎么会蠢到让他认清现实,却没有伸手拉住他,任他沉入大海呢?
  “我爱你。”

  雨宫凛在做梦。
  他梦到偏僻的小黑屋,昏暗的酒吧,冰冷的实验室……
  他梦到祖父,父亲,母亲,三上尊,小美……
  他梦到有末静。
  他们相识,相认;他们争执,厮杀。
  最后他拥抱他,正如最初他拥抱他。
  他说,凛,我爱你。
  然后?然后他死了。
  他抱着不会再醒来的哥哥倒在水泥地上,好久都没有动作。
  他戴上他的眼镜成为了他。
  现在的他在海边陪小透捡贝壳,靠在母亲的肩头,迷迷糊糊打了个小盹。
  他摘下眼镜,露出笑容。
  属于雨宫凛的笑容。
  “妈妈,”他说,“好美啊。”
  夕阳如残血。
  他再次闭上眼睛,手中的眼镜掉在石头上。

三十度

『哥哥,我好想你啊。』
『你现在住在哪里,我想去看你。』
『我好寂寞。』
#偏爱弟弟,从我做起#

『哥哥,我好想你啊。』
『你现在住在哪里,我想去看你。』
『我好寂寞。』
#偏爱弟弟,从我做起#

rainbowdog-滞留

用万年渣技术调了个色想看看彩色的感觉,然后发现凛看上去似乎情绪更低落了。。。捶地不起。。。


用万年渣技术调了个色想看看彩色的感觉,然后发现凛看上去似乎情绪更低落了。。。捶地不起。。。







弋风

让我发个疯(。


好片子就是好片子管他几几年的。

伊藤的演技啊……

静和凛啊……

我要死了……


让我发个疯(。


好片子就是好片子管他几几年的。

伊藤的演技啊……

静和凛啊……

我要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