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雨师

12638浏览    410参与
小猫

身宗国民CP(不是)墨兰x雨师(好像是叫这个?我在弹幕里看到的)(话说这个CP是叫雨墨么?我不知道要打什么tag)

神仙爱情quq宗主CP真的太好磕了!!小青爸爸还是异猫!我太期待他的技能了!

身宗国民CP(不是)墨兰x雨师(好像是叫这个?我在弹幕里看到的)(话说这个CP是叫雨墨么?我不知道要打什么tag)

神仙爱情quq宗主CP真的太好磕了!!小青爸爸还是异猫!我太期待他的技能了!

戈晨少主

平常的身宗

#https://b23.tv/vo5XWl     b站美国西部脱力喜剧短片《火枪手》来自的灵感(我不会做那种一点上去就有的连接,啊)

#非常多的私设,略崩

#我很抱歉我的垃圾文笔写不出她们万分之一的好,但是我忍不住啊啊啊啊(失智ing)

#不管什么,我先道歉,为所有角色


这天,绒嬷嬷正在打理墨兰处理政务屋前的花圃,墨兰徐徐走出门前,阳光明媚。


『处理了半天政务的墨兰走出,明媚的春光虽好,但对于她一双疲惫的眼睛也算是种刺激,她正想抬手揉揉眼眶周围。』


墨兰刚伸出的手顿住了,她警觉地用韵力扫了一遍身宗。


『...

#https://b23.tv/vo5XWl     b站美国西部脱力喜剧短片《火枪手》来自的灵感(我不会做那种一点上去就有的连接,啊)

#非常多的私设,略崩

#我很抱歉我的垃圾文笔写不出她们万分之一的好,但是我忍不住啊啊啊啊(失智ing)

#不管什么,我先道歉,为所有角色




这天,绒嬷嬷正在打理墨兰处理政务屋前的花圃,墨兰徐徐走出门前,阳光明媚。


『处理了半天政务的墨兰走出,明媚的春光虽好,但对于她一双疲惫的眼睛也算是种刺激,她正想抬手揉揉眼眶周围。』


墨兰刚伸出的手顿住了,她警觉地用韵力扫了一遍身宗。


『没有异常,墨兰有些困惑,她坚信不是幻听,于是不动声色,再次扫描了一遍身宗。』


抿唇,墨兰朗声道:“不知前辈到访本宗何事,墨兰不脑前辈先前所为,还望前辈现身。”


『绒嬷嬷察觉到情况有异,向后退半步,暗中环视。』


绒嬷嬷也顿住了,暗自咬牙。


身宗每到这时便会有侍卫女婢交替换岗,此时竟是无半分影子,四下寂静,无声的恐怖压在身上,墨兰抬眸却发现方才才将将到头顶的太阳,竟已成落日之姿,将群峰交际之地印染如血。


『幻镜?错觉?墨兰不敢也不能露出惧色,她明白这一切已不能被她掌控,她已完全陷入被动之境,却无一丝破解之法。』


墨兰长叹一口气,向前踏出一步 ,行礼,再道:“墨兰愚钝,不知前辈何意。”


『墨兰意识到这声音似有看头人心的异力,亦找不到头绪,只得再做试探,这声音来历不明,不知是否会对身宗造成威胁,身为宗主,她肩负重担,催责着她寻索真相,捍卫宗宫 ——』


那声音却在最后拉长,变得尖锐起来。


『她其实是有破解之法的,这解救之法她在清楚不过,只是她刻意忘了,她根本不想打破这困局!她根本不想解救宗宫!与其面对现实,她更宁愿在幻境中了结一生!』


“前辈!”墨兰咬牙:“如果是试探的话大可不必,墨兰身为身宗宗主,向来是把身宗安危……”


『排在一切的前头。』那声音接着了。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发生什么,她都是这么做的,她有时候会想,自己是否也被困死在了里面。』


『责任啊,自我啊什么的。』


『这么想当然是她一直所遵从的,只是啊——』那声音突然如炸雷般响彻她的脑海——


『她什么都忘了!』


『她忘了曾琴瑟和鸣的夫君,十年后再次死于她手下的事实!』


『她忘了曾经故意冷落十年的大女儿,在她眼前破碎的事实!』


『她忘了她那死在怀中,胸口空洞的小女……』


“别说了……”墨兰捂住双耳,崩溃的跪坐在地上,面前一地残阳似皆化作粘稠的鲜血,不断交织成各种人影,接着崩然破碎,再次流淌一地。


『她忘了漫天的尸首,她忘了连天烽火……』


『她忘了战争!忘了身宗早已覆灭!忘了自己永失光明的明天!她忘了所有不愿面对的残酷现实,甘愿永眠幻境,自甘堕落的抛下所有人离去!』


墨兰松开手,又颤抖着捂住面容,跪伏在地,

张口,只发出嘶吼。


『墨兰,』那声音一字一顿,道,


『墨家的脸面,真是被你丢尽了。』


墨兰嗫嚅着,大滴大滴的眼泪从指缝中落下,与眼前一片血色融为一体:“我不想的……对不起……”


她欠了很多句对不起,与雨师仅在战场相见时匆匆一瞥,只来得及互赠一双寓意安心的眼神,他应得一句。

她也欠阿紫一句,却也什么话也没来得及说,就被阿紫一记水袖调转生死,以命换命。她应得一句。

她欠小青一句,在身宗时无法道出,在战场时又所属不同阵地,再相见,只是在她怀中断了气。她应得一句。

她还欠绒嬷嬷,欠海飘,欠星罗班,欠整个身宗……


只是已来不及。



那一刻,暗红的世界陡然离析,光芒涌进,将墨兰包围。


仿佛在无边的温暖中沉睡了很久,黑暗,却足以令她放下一切疲惫与负担,在世一回,她少有的这么轻松过,宛若回到生命最本真的样子。


只是她听到有声音响起。


“ 墨兰她怎么还不醒,幻术已经破了呀!”是一个她熟悉的男声,带着少有的急切。”


“你别急,她只是还要时间平复一下,两年了,只是暂时的不适应,很快就能醒,呃,也许是你的剧本写的太……”另一个男声答道,似乎斟酌一下用词:“深刻?太直击她的内心,真是不知道该说你们夫妻就算分离了十年,不,十二年也还能这么互通心意什么好了。”


“我……我只想盼着她好起来,寻了那么多办法,我太心急了,是我不好,”那男生带了些哭腔:“我急什么呢,急什么呢?等一辈子我都会等,我急什么?”


传来一个熟悉的女童声:“父亲……”


又有一个爽朗的女声传来,拍了一下谁的头:“别听忠瞎胡闹,唯有逼着她直面内心,才可冲破幻境,深刻是必然的,你做的很对,这已是最稳妥的法子了,你且安心……”


幻境?


合该是这样了。


墨兰挣开眼。看见的是少有失态,泪眼朦胧的丈夫;

看见的是把脸埋在水袖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儿们;

尽管看见了他们难掩的疲惫,却也看见的是不再被血迹覆盖的他们,和充满光明的世界。


真好啊。



从这三只变得十分粘她的成长了不少的猫口中得知,黯的魔物大军虽然一开始气势汹汹,但被一一净化的十二宗吸取了往日沦陷的教训,前所未有的团结一心 。


手眼身步

唱念做打

纳督录判

八分四守,齐聚一堂!

还有得到元初传承的星罗班们,势如破海的大败魔物军队。


猫土,终于迎来了光明。


尚处在恢复期的墨兰坐在轮椅上,享受着两个女儿久违的亲近,背后推着她前行的雨师眉眼弯弯,而她自己悠闲地喝了口茶,嘴角带了笑意。


大家都好好的。


阳光明媚,穿过桃花盛开的山林,春风不寒。


真好啊。





“好了长乐,到这里结束吧。”墨邪抬手,收笔,最后一个符号化作光,散开飞到墨兰上方的阵法中,消失了。


沉默了良久,坐在轮椅上,一身红袍的无情拍了拍手:“好戏。”


长乐并不欲插嘴,丝线从木兰头顶抽出,收了阵,就做辑告辞了。


那是面如死灰的墨兰,没有一点生气,双眼处蒙上了厚厚的白纱,整只猫几乎瘦的脱了形,正过分安静的躺在床上。


墨邪承了无情的夸奖,淡淡道:“自然。”


无情开口:“本官设想过你听说身宗情形后的种种做法,也没想到你竟会在狱中拼死求见我拜托念宗宗主长乐,给重伤的墨兰织梦。”


“我了解她,她要强的很,醒来看见自己这副模样,”抿唇,却扭头向窗外道:“还不如死了。”

末了,又道:“没别的意思,她活着死着都糟我心,这不猫不鬼的模样,丢尽墨家脸面。”


“那,”无情再次开口:“你大可不必为她找我。”


墨邪狠狠皱眉,偏头:“她至少是我妹妹,作为兄长……”墨邪似乎想到的什么,沉默了。


无情心想:前后矛盾。

转动轮椅的方向:“好了,事既已尽,带他回狱中吧。”


“是!”一旁的差役随后将墨邪带了下去。



窗外是如血的残阳。


“刑天何在?”无情问。


“回大人,在。”刑天憨实,初次交锋,就以身为盾,挡在众人面前,后受伤昏迷,竟在战斗中幸存了下来。


没错,少了右臂,只能算是幸存。


这是战争,

哪可能会全须全尾的,都回来。


“刑天,一会儿上菜的时候,把烛龙和句芒——”他顿了顿,像是才想起什么,再道:“的武器擦擦。”


“得令,大人。”


无情知道刑天有疑惑,他不问,他也就不说。

决战到现在,墨兰双目失明,四肢尽废,本就熬不过今日,墨邪即便在狱中,也一定对墨兰的情况一清二楚,却还是为将死的她织了个梦。

这只猫太复杂,无论是当初逮捕他,还是现在,他仍然看不清楚这只偏执的猫。


也是,无情叹了口气。


墨家的猫,都偏执的要死。




银婆婆照例去折纸船,姐姐一个,悠狸这孩子一个,小青一个,白糖一个,阿紫一个……她折了好多,末了,想起下午的听闻,再抽一张,心里默念道,墨兰一个。


已是灯火通明的时候了,银婆婆穿过树林,来到河边。


这,


这,


她张口,这一整天都没什么表情的老猫,这一生都要强的老猫,终是撕扯出呕哑的哭声,像是深秋枯折飘零,随时被秋风吹断的枯叶,粉碎着发出悲鸣。


她不是为谁而哭,她也没有权力为谁而哭,因为他们不需要。


她只是觉得这样的代价太沉重了,活着的人时刻都觉着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死死扼住他们的咽喉。


喘不过气。


真的


太难受。


那是河道中满满的河灯纸船,点点辉煌,仿若将

漫天星辰摘了下来。


苍风卷走泪花,就像那日爆炸时,卷去尘埃一样。


这只悲苦的老猫蹒跚着想回走着,有一胖一瘦两只猫剥开丛林找到了她,一边搀扶着一边说:“好婆婆诶,下次来咱一起来,瞧您背着这箩筐有多重。”


拐杖敲了一下背起背篓的胖猫;“我还没老到那个地步!晚上出来不看店,扣钱!”


“是是是。”胖猫笑着摸摸头。


银婆婆抬头看天,群星闪耀,重重一拄拐杖,又对一左一右护着她的两只猫说:“走!回家!”





至此月朗风清,往后的路,会有繁星指引。




今天摸鱼了吗
一个很草很草的快速摸鱼

一个很草很草的快速摸鱼

一个很草很草的快速摸鱼

枫禹

【应降】你也喜欢网上冲浪?(五)

【妖妖灵】
走过路过赏点饭钱:@全体成员


【群公告1版】
本群是为了帮助大家更好地与降妖司联系而建立。走过路过赏点饭钱 与 永远的十八 分别是降妖师与永宁少卿。大家有问题都可以私聊或艾特他们。
群主李淳风是降妖司掌司,除非是很重要的急事,不然不要找他。
会被骂的!


群规如下:
1、禁止在群内说脏话
2、禁止刷屏(文字连续六段、图片连续三张视为刷屏)
3、禁止发布违法违规信息
4、群名片不得使用不当词汇或伪冒他人
5、当有人在群内找降妖师或永宁少卿解决问题的时候,禁止聊不相关的事情把关键信息刷上去


发现有人违规的时候可以截图找降妖师与永宁少卿对证,由他们确定相应的处...

【妖妖灵】
走过路过赏点饭钱:@全体成员


【群公告1版】
本群是为了帮助大家更好地与降妖司联系而建立。走过路过赏点饭钱 与 永远的十八 分别是降妖师与永宁少卿。大家有问题都可以私聊或艾特他们。
群主李淳风是降妖司掌司,除非是很重要的急事,不然不要找他。
会被骂的!


群规如下:
1、禁止在群内说脏话
2、禁止刷屏(文字连续六段、图片连续三张视为刷屏)
3、禁止发布违法违规信息
4、群名片不得使用不当词汇或伪冒他人
5、当有人在群内找降妖师或永宁少卿解决问题的时候,禁止聊不相关的事情把关键信息刷上去


发现有人违规的时候可以截图找降妖师与永宁少卿对证,由他们确定相应的处罚


走过路过赏点饭钱:大家都看看哦
走过路过赏点饭钱:不过不用刷“收到”什么的
绵绵:收到
绵绵:……我手快了
月中何有:噗
魅惑众生:哎呀,是群规啊……呵呵
走过路过赏点饭钱:呵什么呵ψ(*`ー´)ψ快点把它们都背下来
魅惑众生:啊,好凶嘛
永远的十八:嘶
绵绵:嘶
天禄大人:嘶
庚辰:……
魅惑众生:人家背上了嘛,要过来背给你听吗?降妖师~
走过路过赏点饭钱:不不不不用了
永远的十八:我觉得你可以听听/滑稽/
走过路过赏点饭钱:我觉得没必要qwq
微雨:又在欺负降妖师呀?
走过路过赏点饭钱:呜呜呜雨师姐姐
微雨:群规我看完了。@不羁的风 你快点
什么都知道哦:我也看完啦,小家伙
不羁的风:来了!
不羁的风:走了!
永远的十八:你到底看了没啊!
载千斤:降妖师
载千斤:我的手机
载千斤:太旧了
载千斤:打不开
载千斤:公告
走过路过赏点饭钱:稍等哈
走过路过赏点饭钱:本群是为了帮助大家更好地与降妖司联系而建立。走过路过赏点饭钱 与 永远的十八 分别是降妖师与永宁少卿。大家有问题都可以私聊或艾特他们。
群主李淳风是降妖司掌司,除非是很重要的急事,不然不要找他。
会被骂的!


群规如下:
1、禁止在群内说脏话
2、禁止刷屏(文字连续六段、图片连续三张视为刷屏)
3、禁止发布违法违规信息
4、群名片不得使用不当词汇或伪冒他人
5、当有人在群内找降妖师或永宁少卿解决问题的时候,禁止聊不相关的事情把关键信息刷上去


发现有人违规的时候可以截图找降妖师与永宁少卿对证,由他们确定相应的处罚
载千斤:谢谢
载千斤:看见了
永远的十八:嘶
永远的十八:你这分段的毛病得改改啊,刚才差点儿就违反群规了……
载千斤:是
载千斤:哦
于愈:没救了
愈于:没救了
什么都知道哦:+1
走过路过赏点饭钱:好了,今天就先不要在群里发言了,让看不了公告的人保存一下我上面发的消息


【降妖司管理群】
永远的十八:给你们讲一个小道消息
千千雪:怎么?
永远的十八:刚刚应龙殿下分心看群消息,直接走到水里去了
永远的十八:他不是去江边处理事情去了嘛,白泽刚刚告诉我的
永远的十八:据说好大的水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千千雪:……难以想象
千千雪:哈哈哈哈哈哈
走过路过赏点饭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永远的十八:你好吵啊
走过路过赏点饭钱:啧!
李淳风:……确实难以想象。



(待续)


※群名对应的妖灵:

魅惑众生:镜妖

微雨:雨师

什么都知道哦:白泽

载千斤:龟灵

好想肝一次

【猜成语】

撞梗致歉

这个真的好好玩hhhh


【高大威猛​】

冰夷:小团子,你看看老夫这模样,怎么样,想起什么没?

天禄:娇小可爱?​

冰夷:滚滚滚,说正经的。

天禄:咳咳,你叫我什么?​

冰夷:啧……天禄大人,行了吧?赶紧的赶紧的。

天禄:嗯,不错——高大威猛的河伯大人~

【招蜂引蝶】

降妖师:风伯你总是……?

风伯:玉树临风!

降妖师:这题过。

风伯:哎别啊,降妖师你坚持一下嘛。

降妖师:过过过!

【春风化雨】

风伯:这是我们两个的结合技哦。

雨师:呼风唤雨?

风伯:不是,太直白了。

雨师:狂风暴雨?

风伯:……是在四季中的第一季里。

雨师:和风细雨。...

撞梗致歉

这个真的好好玩hhhh



【高大威猛​】

冰夷:小团子,你看看老夫这模样,怎么样,想起什么没?

天禄:娇小可爱?​

冰夷:滚滚滚,说正经的。

天禄:咳咳,你叫我什么?​

冰夷:啧……天禄大人,行了吧?赶紧的赶紧的。

天禄:嗯,不错——高大威猛的河伯大人~

【招蜂引蝶】

降妖师:风伯你总是……?

风伯:玉树临风!

降妖师:这题过。

风伯:哎别啊,降妖师你坚持一下嘛。

降妖师:过过过!

【春风化雨】

风伯:这是我们两个的结合技哦。

雨师:呼风唤雨?

风伯:不是,太直白了。

雨师:狂风暴雨?

风伯:……是在四季中的第一季里。

雨师:和风细雨。

风伯:……差不多吧。

雨师:噗嗤……明白了,是春风化雨。

【语重心长】

日游神:判官的代表性成语。

夜游神:语重心长。

白无常:因为判官总是会找人半夜长谈,所以倒是格外地好猜呢。

黑无常:不过也仅限于我们四个了。

【乐极生悲】

师姐:下个月涨俸禄。

降妖师:欢天喜地!

师姐:但是这个月要加班。

降妖师:乐极生悲……

师姐:nice!

师叔:……

【浅尝辄止】

路天凌:师兄你小时候学东西总是会……?

李淳风:浅尝辄止。

路天凌:漂亮!

李淳风:过奖。

【万象更新】

烛龙:那个总是被你称为毒池子的名字哦。

降妖师:万象更新!!

烛龙:猜对啦!

降妖师:血淋淋的教训啊(*꒦ິ⌓꒦ີ)

【见多识广】

烛龙:这个简单,是形容我的!

庚辰:祸害千年。

烛龙:来点好的!

庚辰:理直气壮。

烛龙:噫,我说食铁兽的时候降妖师夸我——

庚辰:……见多识广。

烛龙:不容易啊,总算从你嘴里说出来夸我的词了。

庚辰:闭嘴。



雷师涯
补了个雨师小姐姐……草图……概...

补了个雨师小姐姐……草图……概不会描了……我描必毁……

补了个雨师小姐姐……草图……概不会描了……我描必毁……

二十八號射殺_

画的又慢又菜说的就是我

20格真的限制太大了很多想表达的东西也没画出来 就当是一个没头没尾的小故事吧orz

画的又慢又菜说的就是我

20格真的限制太大了很多想表达的东西也没画出来 就当是一个没头没尾的小故事吧orz

傻b九霓【d5人莫靠近

前两张是给亲友的粮!!

后面是小丑熊的黑白染色!!太酷了!!!实在是太酷了!!

前两张是给亲友的粮!!

后面是小丑熊的黑白染色!!太酷了!!!实在是太酷了!!

馒头ww

仨宝贝终于两个有新衣服了呜呜呜呜呜 所以旱魃什么时候也有

仨宝贝终于两个有新衣服了呜呜呜呜呜 所以旱魃什么时候也有

类(雷师涯)

@地灵人杰【慕灵字念言】 点的雨师,因为(怀旧)不好看,就善自决定了一下,第一次画雨师,有一点点崩,望小可爱谅解。

@地灵人杰【慕灵字念言】 点的雨师,因为(怀旧)不好看,就善自决定了一下,第一次画雨师,有一点点崩,望小可爱谅解。

热腾腾的白糖奶茶🍵
【注意:手机像素问题,拍的不好...

【注意:手机像素问题,拍的不好还请见谅。不喜勿喷。禁止盗图!!!!!!!!】

今天份的哭泣蛙蛙,请各位善待每一个雨师和支援,他们都很努力的。

【注意:手机像素问题,拍的不好还请见谅。不喜勿喷。禁止盗图!!!!!!!!】

今天份的哭泣蛙蛙,请各位善待每一个雨师和支援,他们都很努力的。

枫禹

愚人节点梗(风伯,雨师)

“哎,你也在这啊~”风伯荡漾的声音打老远就听得见。雨师换了只脚收起,敷衍地回答他。“嗯。”

风伯却没有识相地飘走,反而更加兴冲冲地往雨师这里凑。“在干嘛呢,雨师?”

“在想多大的雨能把你赶回家。”雨师开了个玩笑,其实她只是在发呆。

“哦呀,暴雨可是赶不走我的。”风伯轻笑。“我们一起见过的大雨可太多了。不如你来猜猜我现在要去干什么?猜对了我就离开哦~”

雨师犹豫了一下,她倒也不是真想赶风伯走。“不猜。”

风伯:“唉,怎么这样无情,猜猜看嘛。”

“……反正你也不会干什么好事。”雨师吐槽他。

“那可不见得。我现在就要去做很好的事情呀。”风伯笑嘻嘻的,在空中翻了个转儿。“我是要约漂亮的女...

“哎,你也在这啊~”风伯荡漾的声音打老远就听得见。雨师换了只脚收起,敷衍地回答他。“嗯。”

风伯却没有识相地飘走,反而更加兴冲冲地往雨师这里凑。“在干嘛呢,雨师?”

“在想多大的雨能把你赶回家。”雨师开了个玩笑,其实她只是在发呆。

“哦呀,暴雨可是赶不走我的。”风伯轻笑。“我们一起见过的大雨可太多了。不如你来猜猜我现在要去干什么?猜对了我就离开哦~”

雨师犹豫了一下,她倒也不是真想赶风伯走。“不猜。”

风伯:“唉,怎么这样无情,猜猜看嘛。”

“……反正你也不会干什么好事。”雨师吐槽他。

“那可不见得。我现在就要去做很好的事情呀。”风伯笑嘻嘻的,在空中翻了个转儿。“我是要约漂亮的女孩子出去玩哦。”

雨师:“……哦。”

风伯:“(◕ᴗ◕)我跟你讲,那女孩又好看又厉害,长长的头发就像……你要去哪里?诶?”

雨师听不下他在旁边吹嘘。她瞪了风伯一眼,伞一撑,掠过他飞走了。

风伯意识到坏了,赶紧着急忙慌地对着雨师的背影喊话:“等等!我是开个玩笑,今天是愚人节!那个女孩说的就是你啊!我过来是想约你出去玩的——”

也不知道雨师听没听见,风伯绝望地招来大风追了上去。


——————————

“真惨啊。”在一旁钓鱼的降妖师评价。“愚人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河伯啧啧几声:“老夫也这么觉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