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雨林

44.9万浏览    5047参与
雨颸晴

昨日和固玩的有感而发

她磕公雨所以就戴了公主背她跑图

想用画来记录我和我的固玩

昨日和固玩的有感而发

她磕公雨所以就戴了公主背她跑图

想用画来记录我和我的固玩

Renee

“雨儿记住那个永远深爱你的人吧…”

“下辈子我一定娶你,这辈子不行…”


第一张是画的光遇高马尾,第二张是模板图

“雨儿记住那个永远深爱你的人吧…”

“下辈子我一定娶你,这辈子不行…”


第一张是画的光遇高马尾,第二张是模板图

行者解说
383沙漠,雨林,联合地图,三分天下,三足鼎立
383沙漠,雨林,联合地图,三分天下,三足鼎立
行者解说
381雨林灭掉十六个地图,统一全地图,成立大雨林地
381雨林灭掉十六个地图,统一全地图,成立大雨林地
行者解说
387训练场吞并海岛和雨林,成最大地图
387训练场吞并海岛和雨林,成最大地图
行者解说
364雨林的天坑,原来是这么形成的
364雨林的天坑,原来是这么形成的
贝爷荒野求生
德爷教你如何在雨林生存
德爷教你如何在雨林生存
三七.
“雨雨乖乖宝贝,想我没有?”...

“雨雨乖乖宝贝,想我没有?”

是模板啦喷轻点

“雨雨乖乖宝贝,想我没有?”

是模板啦喷轻点

禄师傅

“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分别的?”

……

“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分别的?”

……

闻人临熙_我曾见过光与影

光遇《我在霍格沃兹养鼻涕虫》

·HP背景,时间线在战争结束50+年后

·剧情没有逻辑保证,想到什么写什么

·标题随便起的,没有意义

·CPtag自己避雷


【有无关紧要的彩蛋:Alef篇】

——————————————————————


Crucis是什么?天上的南十字星座?还是巫师界的魔药商会大家族?都是,也都不是,至少对我来说,他只是个姓氏,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意义。


父亲终日沉溺在作画中,自我有记忆以来,关于父亲的记忆,总是携带着那个狭小昏暗的画室,地上的颜料桶脏兮兮的,地板也溅满了发黑氧化的颜色,画布上描绘的永远只有一个主题——紫...

·HP背景,时间线在战争结束50+年后

·剧情没有逻辑保证,想到什么写什么

·标题随便起的,没有意义

·CPtag自己避雷


【有无关紧要的彩蛋:Alef篇】

——————————————————————


Crucis是什么?天上的南十字星座?还是巫师界的魔药商会大家族?都是,也都不是,至少对我来说,他只是个姓氏,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意义。

 

父亲终日沉溺在作画中,自我有记忆以来,关于父亲的记忆,总是携带着那个狭小昏暗的画室,地上的颜料桶脏兮兮的,地板也溅满了发黑氧化的颜色,画布上描绘的永远只有一个主题——紫色鸢尾花中的黄裙少女。

 

在大片大片盛开的紫色鸢尾花中,有一头银色长发的女孩,她身着浅黄色长裙,背对着所有人,任风肆意吹起裙摆。

 

我问父亲:爸爸?这是谁啊?

 

父亲伸出手,抚摸着我的头,和画中的少女一样颜色的头发:是爸爸对不起的,想说抱歉,也永远没有机会的人。

 

没人告诉我那是谁,但其实我知道的,那个少女,一定就是我的母亲吧,我不懂的是为什么没人肯告诉我,但我不会去问的,因为父亲他,总是用着悲伤的眼神看着每一副完成的画。

 

我开始偷偷模仿父亲画画,父亲永远只画她的背影,而我想描绘出她的模样,可我从来不知道她的样子,她有着怎样的五官?大眼睛还是小眼睛?她的鼻梁是什么形状的?她的嘴唇是怎样的?她是否爱笑?她是否温柔?——于是我的画布只有一个没有五官的女人。

 

端坐的,有一头银色长发的女人,某一天拥有了五官,一双桃花的蓝色大眼睛,像切割极好的宝石镶嵌在上面,小巧却有些塌的鼻子,温柔噙笑的嘴巴,涂着浅浅的口红,脸上有一些雀斑,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

 

她是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原来,长这个模样啊……

 

十一岁那年我在图书馆见到了和我母亲一样的眼睛,一双漂亮的,切割极好的蓝宝石眼睛,那一刻我知道,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该保护什么,我该爱什么。

 

他总是躲闪别人的目光,却乐于用那双眼睛注视我,这是只有我和Teth才有的特殊待遇,但似乎我也变得小气了起来,经常截过他的眼神,甚至吝啬分给和我一起长大的Teth。

 

“Alef,我劝你早下手,别人都是傻子瞎子我可不是,他以后绝对会被簇拥到你挤都挤不进去,趁着他还是块原石,赶紧把在手里吧兄弟,我只能提点你到这了。”十分聪明的那个女人在某天这么说了。

 

她说得对,我看着在月光下和约瑟芬奴一起玩的他,感慨青梅竹马的眼力,我有这个自信,我们是心意相通的,我能感受到他逐渐升高的体温,和对我突如其来告白的无措,对,就是要他无法思考!

 

那时的我根本就不会想到,我与他,最后竟然会成这种局面,我不愿意承认,却又无比真实的局面。

 

“Alef……”坐在沙发上的父亲面色灰暗却有几分狂喜,壁炉的火光映在他的侧脸,破败又疯狂,而他站在我父亲面前,背对着我,一如曾经的那些画,看不到脸,看不到表情,唯有那挺直的脊背和攥紧的双拳。

 

“Alef,他是你的哥哥,你的亲生双胞胎哥哥!他还活着!他居然还活着……!”

 

——1天前

 

Teth拎着行李箱一脚踹开了Dalerh宿舍大门:“嘿!兄弟!行李收拾好了吗?!Alef那小子已经在外面等我们了哦!可别忘了今天要去他家呢,他爸爸可会烤鸡了!一会一定要大吃一顿!”

 

Dalerh一边答应着,White突然凑过来:“诶!什么什么呀?!要去格兰芬多之星家吗?我也想去耶,带我一个吧!好就这么说定了!”

 

根本不给反驳的余地和时间,聒噪的鸟收拾好行李戴上帽子就扒拉住Teth:“我们快出发吧,我迫不及待了呢!我亲爱的小Teth,格兰芬多之星家里的东西肯定很好吃吧!”

 

“你要不要这么明显哦Caelum家的逆子,你已经逆到圣诞节都不回去陪你可怜的老父亲了吗?”Teth没好气的抱手,侧身躲开那个北欧人。

 

“呼——”White吹了个口哨:“没想到小姑娘还挺消息灵通,知道不少啊。”

 

White在之后显得有些不愿和她接触,拉开了一段距离摆摆手:“好啦,我知道你们不欢迎我,你还要为你亲爱的青梅竹马兄弟守护爱情对吧?别那么戒备我,我已经出局了哦,比起已经掉毛的鸟儿,你该警惕地上的毒蛇,那种陈其不备咬你一口的坏东西。”

 

White走了,没有跟他们去Alef家,他搭上了回北欧的船,本下定决心跟着的Lamel也因为一封信放弃了跟随,转而搭上回家的车。

 

一切都正好,一切都顺利。

 

最初的三人难得又如初一般凑在一起,火车上得到过程相对愉快,Alef擅长逗人开心,看着青梅竹马的二人,Dalerh恍惚,如果……自己也是正常的生活在他们之中,是不是也会像这样,有几个好友……普通的…而不是…

 

堆砌到天花板的书,复杂难懂的魔咒,日复一日的决斗训练,空旷冰冷的房间,永远不会拉开的窗帘,满脸憎恶的外祖父,愁容叹息的管家,逼仄窒息的空气……

 

“喂——!Dalerh!想什么呢?”Alef在他面前拍手把他唤回神:“在问你要不要巧克力呢,等下卖东西的大婶就走了哦。”

 

售货员瞪了他一眼。

 

“抱歉,那我要两盒巧克力蛙,谢谢。”

“刚才在想什么呀?我和Teth叫你好多声呢。”

“……啊,没什么,就是,在想……你的爸爸妈妈是什么样的人,我这样贸然前去,不会让他们讨厌吧。”

 

“哦!哦!”Alef叫起来,脑回路迅速从【他怕我父母不喜欢他】到【他想获得未来爸妈认可】,于是脱口而出:“婚礼要不要试试东方特色的!我觉得旗袍很漂亮!”

 

“你有病吧!”Teth给了他一拳。

 

Alef从桌下爬回来,揉着挨了一拳的脸颊:“别担心,我爸不会讨厌你的,他脾气很好,至于我妈妈,她在我出生时就过世了,我后妈眼里只有工作,不在家的。”

 

“你……母亲。”Dalerh抿嘴,他果然没有母亲,父亲甚至再婚了,那个男人忘却了一切,又和别的女人结婚,幸福的过着自己的人生……不可原谅!

 

Alef把手垫在脑后,后仰看着车顶:“你知道吗?你的眼睛很像我母亲,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这么觉得,就在想,这个人一定就是我这辈子都要保护的人,对你,我总是有莫名的亲近感,我总觉得我们应该早就在一起…啊!我不是哄你哦!我是真的这么觉得的!我们一定是命中注定的一对,自从遇到你之后,我觉得有什么缺失的东西被补全了,很不可思议……我从来没有过这种心情……”

 

Dalerh只是看着,什么也不说,他慢慢别过脸看向窗外,耳根红透。

 

Teth:“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应该在车底,妈的。”

 

Crucis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豪华气派,作为巫师界最大的魔药商,有个和Cepheus家一样大的令人迷路的庄园不过分,但眼前这栋房子,充其量只是个带院子的小别墅,浅黄色的墙壁,深紫色的屋顶,门前小院种满了紫色鸢尾花,白色的木栅栏把它们圈起来,小小的信箱上有一只拇指大的獾摆件。

 

一个消瘦的男人正在给鸢尾浇水,这周围用了魔法控制这小片地方,令它四季如春,周围的雪一点没落上去,散发着温暖气息。

 

“爸爸!我把他们带回来了!”Alef喊一声向男人跑去,男人抬起头,一张和自己七分像的脸露出来,Dalerh突然就明白了外祖父看到自己时的痛苦。

 

啊,原来这张脸是遗传了这个男人……

 

他变得想吐,胃里止不住的翻腾,恨意、恶心、自我厌恶接踵而至,他甚至想不管不顾的直接给他一个索命咒。

 

男人和Alef交谈几句,顺着儿子指的方向看去,在看清Dalerh那刻,手中的水壶掉在地上,泼湿了鞋子。

 

晚饭在诡异的气氛中度过,Alef用当初Dalerh 糊弄的那套话和父亲解释,他勉强认同了,眼神却时刻打量Dalerh,尤其是那双眼睛。

 

儿子和他那个诡异的同学去玩了,Commire·Crucis打开画室的门,坐在这间堆砌满画框的房间里,银发的女孩各式各样的背影,唯有正中间那副,笔法稍显稚嫩的画框上,女人有了正脸。

 

那是Alef年幼时,模仿自己画下的,那孩子即使不问不说,他心里应该是清楚的,画上的女人是谁,但他从未见过她的容貌,无论如何都画不出她的容颜,于是,在某天,发现了这幅画的自己,帮他添上了他母亲的容貌。

 

“那个女人,叫Alice·Cepheus,是吧?”身后响起冷硬的声线,Commire·Crucis抬头,与儿子拥有相同容貌的孩子踏入画室,关上了门,他看着眼前的孩子,眯着视力日渐低下的眼睛:“告诉我吧,你究竟是谁?”

 

那孩子深吸一口气,看起来像在平复自己的情绪,他双拳攥紧:“Dalerh,Dalerh·Cepheus,母亲叫Alice·Cepheus,后来叫Alice·Crucis,是麻瓜出身的女巫,在我出生时……因为可恨的人,死去了,我一直不知道父亲是谁,被外祖父抚养长大。”

 

Commire·Crucis怔怔看着他,嘴巴因为惊讶忘记合拢,下唇微微颤抖,神色变得灰暗,却又有一丝狂喜,喃喃自语:“你是失踪的那孩子……失踪的…那…还活着……你还活着……你是失踪的那孩子你还活着!!!”

 

Dalerh死死咬合后槽牙,攥紧的拳头指甲几乎刺破手心,而买完点心回来的Alef直接推开门,打断了他们的谈话,Commire·Crucis看着进来的儿子,难掩狂喜:“Alef,他是你的哥哥,你的亲生双胞胎哥哥!他还活着!他居然还活着……!”

 

Alef手中的购物袋应声落地。


卡瓦1也是1
“要是以后能做我妻子就好了”...

“要是以后能做我妻子就好了”


动作有参考捏

“要是以后能做我妻子就好了”





动作有参考捏

小宇mm
幸运生存7:凑齐雨林碎片激活神庙,墨狗狗半路来抢boss
幸运生存7:凑齐雨林碎片激活神庙,墨狗狗半路来抢bos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