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雨爱

1676浏览    211参与
说好不笑
《雨爱》“真希望雨会下不停!”
《雨爱》“真希望雨会下不停!”
momo
雨爱 - 杨丞琳

淋着雨,才感受到疲惫,你还爱他(她)吗?

淋着雨,才感受到疲惫,你还爱他(她)吗?

Music郑在看
张含韵神仙翻唱《雨爱》,被网红当场说哭,网友:破防了!
张含韵神仙翻唱《雨爱》,被网红当场说哭,网友:破防了!
雪色山城玫瑰

一起等雨停

随笔/


下雨了,别怕,我们一起等雨停好了。


上帝在涤净世界。落地窗前,雨水一层一层的氤氲过来,凝结成开出花的水汽波浪,席卷了万物,同时也涤尽万物。


绵绵的雾气缭绕,随后一阵大风吹过,诉说着无尽的痛苦与决绝,于是雾气被压缩融合,绝望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扑簌簌落下。天上的雷是万物之神,它震怒一声,渺小的人类就为之一颤。


世界灰暗了,朦胧了,哭泣了。茶水被慢慢饮尽,世界也为之开阔了,雀跃了,明亮了。却只留我一人在原地流泪,透过濛濛的泪水,我看见人间的污秽被冲刷了,世俗的眼光偏过去,谩骂声被雨水掩盖,真相所覆盖的淤泥被冲干净。雨啊雨啊,多少情爱被你的冰冷所杀;雨啊雨啊,愿你年年...

随笔/



下雨了,别怕,我们一起等雨停好了。


上帝在涤净世界。落地窗前,雨水一层一层的氤氲过来,凝结成开出花的水汽波浪,席卷了万物,同时也涤尽万物。


绵绵的雾气缭绕,随后一阵大风吹过,诉说着无尽的痛苦与决绝,于是雾气被压缩融合,绝望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扑簌簌落下。天上的雷是万物之神,它震怒一声,渺小的人类就为之一颤。


世界灰暗了,朦胧了,哭泣了。茶水被慢慢饮尽,世界也为之开阔了,雀跃了,明亮了。却只留我一人在原地流泪,透过濛濛的泪水,我看见人间的污秽被冲刷了,世俗的眼光偏过去,谩骂声被雨水掩盖,真相所覆盖的淤泥被冲干净。雨啊雨啊,多少情爱被你的冰冷所杀;雨啊雨啊,愿你年年下,冲刷他们的叱咤;雨啊雨啊,别灭了繁花,你会停的吧。


雨啊雨啊,我在和他等雨停啊。

wherewant

接上节  无痕章 bgm

(这两天下暴雨所以——)

接上节  无痕章 bgm

(这两天下暴雨所以——)

三点式年头

《偷一吻》04

·视角不明·/文笔烂人懒/·慎入·


-心动一刹-


烈日当空,少年们又迎来了狂野奔逐,在那塑胶跑道,太阳追逐着少年的影子,在那防滑道,篮球和少年一起奔赴梦想,在那绿色漫漫的草地坪,足球和一步步踢的动作相成。


跑完步,完成本节课的内容,大家就可以自由活动。黎冷正准备坐在草坪上休息一会,顺势着动作还没坐下去,就有一个圆滚滚的淡蓝色的篮球一弹一弹砸到了黎冷的肩膀,黎冷转过头,对上简尘傲的眼神,像是接收到黎冷“你砸到的?”的眼神信号,他不经意摇了摇头,只有黎冷对接上。“真不好意思啊同学。”是同班同学没接着简尘傲的球。道...

·视角不明·/文笔烂人懒/·慎入·





-心动一刹-


烈日当空,少年们又迎来了狂野奔逐,在那塑胶跑道,太阳追逐着少年的影子,在那防滑道,篮球和少年一起奔赴梦想,在那绿色漫漫的草地坪,足球和一步步踢的动作相成。


跑完步,完成本节课的内容,大家就可以自由活动。黎冷正准备坐在草坪上休息一会,顺势着动作还没坐下去,就有一个圆滚滚的淡蓝色的篮球一弹一弹砸到了黎冷的肩膀,黎冷转过头,对上简尘傲的眼神,像是接收到黎冷“你砸到的?”的眼神信号,他不经意摇了摇头,只有黎冷对接上。“真不好意思啊同学。”是同班同学没接着简尘傲的球。道了歉当然不会为难。


阳光灿烂,黎冷想着坐哪都热,她想太阳真的太热情了,烫屁股,烫头发,还是去体育室吧,刚刚为啥傻傻的要选一个热烫的地方?


阳光最热烈的角度恰好被黎冷撞上,光束直线,刺眼得很,皱皱眉头,卧蚕更深了。她用手挡了挡,往另一方向看去,他滑动的喉结,一上一下,下颚线的线条勾勒得好,细碎的黑发滴着小汗珠,茂密睫毛,好看的鼻型,饮水后的小水滴留着粉红的嘴唇上,诱人得很。她不禁有些心动,跳的多快她知道,还想起那天在他家的夜晚,他也是这样喝水的动作。真的会让人着迷吗?


一节体育课的折腾,下节课少不了睡觉的,夏天的体育课是疲惫的,黎冷也不出意外,老是往右的墙壁上靠,一点也不老实,动静不大,简尘傲在好好听课,突然感觉右肩膀上有了重量,是黎冷,已经昏昏欲睡了啊。“喂,别想占我便宜。”他凑近到黎冷的耳朵边,像上次一样跟在耳朵边吐气一样,是滚烫的,沙哑的声音立刻让黎冷精神了,马上坐端正。有些尴尬,她不开口说话。


过了会,黎冷淡定地说了句不好意思,简尘傲注视着黑板回了个哦。自习课,尤军来班上把简尘傲叫走了。回来后,只见他手里拿着几张表。随后直接给了旁边的黎冷,“干嘛?”她疑惑所以问。“填信息。”他冷声道。“为什么?”关乎个人信息肯定得问清楚啊。“黎冷,我会害你吗?”他突然凑近,眼神却是黯淡的。真是莫名其妙,无缘无故发什么颠,她这么想。“不知道。”但她还是轻声回答。


“学校安排了每周五下午一小时培优课,这周开始。等会你再把剩下的表拿给对应的人填好信息交给尤军。”简尘傲说完就趴下。

“这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她把表整理好,把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一根一根打开,再塞回他手里,然后握紧他的手使那几张纸张不掉。他的手是凉的,黎冷的手是温热的,两人的温度互相传递到对方,同时抬眸,对上了。

“当帮我个忙。”他眨了眨眼,开口。“我跟他们不熟。”这是黎冷的回答,的确,她跟那些人完全不熟,没有交集,因为她认为她和这个班上的人不是一路人。

“我不认识他们。”这句话有点让黎冷觉得可笑,非得跟她比吗?“你让康子木帮忙吧。”她想了会开口。

行。


“诶不是你俩,非得让我一个身姿倜傥的帅哥去一个个问吗?你俩明明是和他们一个班的,咋回事啊你俩。”说完就转身去实行又转回来,“等等,傲哥我知道他是真的不认识,黎冷,你不会也跟他们不认识吧?”黎冷顿了会,她觉得可笑的事还原来是真的。“是,赶紧去。”简尘傲噗嗤一笑,缓缓开口。她回过神来,见他难得一笑,很好看,笑起来很阳光,眼睑下的卧蚕深,即便是轻轻一笑,也是够俘获人心。“看什么?”他问。“你笑起来很好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随着他笑,她也咧开了嘴笑,嘴角两边笑起来还有小括号,两颗小虎牙显露,细长圆润的眼睛笑成两个小月牙,不一样的黎冷,他第一次见。

“黎冷,你在勾引我吗?”他漫不经心又平淡地说出这句使人心火燃烧的话,因为他的心在燃烧。“也许。”她看着他有几分玩味的眼眸回答。


夜幕降临,路灯下或长或短的影子又是谁与谁的。但都与他们无关,即使他们不在热切,但有足心动。漆黑的天穹里布满点缀的星星,一颗不太起眼的星,突然闪了一下光。


第一次的培优课简尘傲是没有来的,第一节的培优课是尤军上的,他环视了一下,简尘傲没有来而后微微叹息,敲敲黑板示意上课。


“你怎么没去?”她问。“不想去。”他简单明了。那天去办公室,尤军一是叫他一定要去上课,能去就去因为可以学到更多,因为尤军知道简尘傲脑子是好使的,所以他干的坏事,他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然尤军也知道他是固执的,他愿不愿意去最后还是看他自己。“怎么?你想我去?”他调侃道。“随意你。”


时间一天天过去,某周五这天下午,其他人都早早放学回家了,培优的人自然是去录音室上课。黎冷来的迟,便只有后面的坐位,她选了个倒数第二位,数学课已经上了有十来分钟,突然门被敲响,“报告!”他敲敲门向老师仰头示意,还没经过老师的允许,他便自动走进来,坐在黎冷的右手边。老师认识简尘傲,知道他是什么烂性格便也不多说。


发了份试卷给他们做选择题,对答案的时候,黎冷走了一刹那神,简尘傲又怎么来了?不是不来?有题选择题便没听到答案,四周都是不认识的人,即便这课也上了两三次,最多也就教过两题题目的关系,哦不过,除了简尘傲。他正好也望着她,她便问“刚才那题选什么?”她眼睛澄澈又有迷。“选B。”他盯着她看。“哦,那我对了。”说着用红笔勾了一下。他盯着她轻轻笑。随后他听了会睡着了。


课程结束了,外面不知为什么也突然下起了大雨,一下子就把热潮翻滚的热气消散了许多。好多人都带了伞,但黎冷没有,她一个人孤零零地望着他们一个两个结伴而行走向远处。黎冷独自站在走廊,雨滴些许猛烈,打了进来,弄脏了她的运动鞋。人走了是寂寥的,雨是响亮有声的,而她是温暖又无声的。


那一年,她七岁,眼看着父母大吵,两人不和到了法庭官司上,争着要她,一个说要不是因为冷冷,谁愿意和你天天怨气那么久,孩子也必须是我的,我即便没有天天在身边,我总归是孩子最贴的人。一个又说你工作忙我工作忙,但我家有人可以照顾她,比你强。最后的官司还是前者赢了。


她知道,都没有用的。黎冷判给了穆繁媛,虽然不在爷爷奶奶那边了,跟着母亲,但这种陪伴她不要也罢,工作太忙了,没有时间陪她,后来的三年,穆繁媛二婚,生了小女儿,为了小女儿辞职,这些黎冷都心知肚明,穆繁媛每天在家带着黎冷同母异父的妹妹,不知道有多爱这个女儿,黎冷看在眼底。慢慢长大了黎冷可以自己去黎卿升那,她也知道,黎卿升也是有了女朋友的,不会经常打扰,也不会久待。


一直到现在,她的所有费用都是他们给的,不过这是他们欠她的,还远远不够。黎冷让自己觉得她不被所爱。


“在想什么?”熟悉的嗓音把黎冷从之拉回来。她回头,“你醒了?”他回嗯。“你怎么不走?等我?”他不要脸地问了一句。“没伞。”她扬扬眉。他转身去了录音室,出来之后把手里灰色的伞塞到黎冷手里就冒着大雨离开了。黎冷顿了好一会,她发觉想叫回他跟她一同走,可惜已经远离了,他听不见的,只见少年肆意地跑着,灰色衣服被雨水淋湿成了深色,头发都是水。一下子有种酸意涌上心头,明明可以自己撑,却给了一个与自己毫无相关的人一把伞。


到家之后,雨下了会便停了。她洗了澡洗了头,把那双弄脏了的鞋也给洗了。处理完这些,她准备给简尘傲发个短信。


黎冷:谢谢,记得喝感冒药。

过了有七八分钟吧。

简尘傲:嗯。

黎冷:伞我会还你的。

简尘傲:不用。



国庆也随之开始了。他们有四天假,卷子也堆了一堆。


天气预报说这几天都是雨,看来真正的秋天要来了。那是黎冷最喜欢的季节。窗外雨声滴答滴答响,房内歌声柔柔缓缓唱。


窗外的雨滴   一滴滴累积

屋内的湿气像储存爱你的记忆

真希望雨能一直下不停

雨爱的秘密   能一直延续

我相信我将会看到彩虹的美丽

冷冷的空气   很窒息

......


黎冷喜欢听歌,最好是在秋季的雨天听着她最喜欢杨丞琳的雨爱。


她闭上眼睡着了,梦里她梦到她生日那天,是下着雨的,父母都来唯县陪她过18岁生日,她很开心,但是不过一会父母都各接到电话匆匆离开了,可能是家里的事可能是公司的事,随便安慰了一下黎冷就真的走了,留下黎冷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家。雨变小了,但外面天还是暗的,她想出去散心,也许是因为太喜欢下雨天了,不顾一切往外走,淋湿了。她在想,也许自己是一个人的,突然没有雨下了,停雨了吗?不是,是有人来给你撑伞了。宽大的肩膀和她肩并肩,他的目光直视前方,不屑低头,她看着他的侧脸,是那么乖又有害的脸,她轻轻无声的笑,弯了嘴角,他却为看着她说话而低头,“笑什么?走吧。”她不管他要带她去哪里,但愿意跟着他走,她相信他好像比相信任何人。宽松的外套披在黎冷身上,本来是冷的,但感觉有束光照在她身上温暖了她。后来雨停了,太阳出来了,梦醒了。回过神来,窗外雨好像停了很久,一束光从窗户的细缝里照射在墙壁上。


梦里的他是谁?明明看清了脸,为何醒来却记不清了。那张脸很熟悉但又很陌生,算了,想不起来就算了。


她准备把伞和感冒灵送去给简尘傲。按了门铃,发了信息,没人开门,没回信息,她没有那么多耐心等待。


吃完晚饭,又开始下雨了,不过是小雨。她还是想把东西还回去,即便是回到学校也可以还,但还是不要拿人东西太久比较好,所以又去了一趟。

还没到转弯口就碰见简尘傲戾气很重地在雨中快步走,黎冷见了便小跑追,料他走得太快,但她还是想要追上他,终于,追上了,举着手为了能让简尘傲也撑到伞不被淋雨。

“你怎么来了?”他皱着眉头说。“我来还你伞。”她浅浅微笑。别过头,继续走,黎冷能察觉到他心情不好,没多问也不多说跟着他走,他滑滚的喉结,心情烦躁地想抽烟,从口袋摸摸,一个小小的包装壳扎手,原来是她给的椰子糖还没吃。不好的心情一下子褪去了很多,接过手中的伞,“干嘛跟着我?”

“你没让我淋雨啊,所以我也是。”又是那个笑容。

“黎冷,陪我去个地方吧。”他们在街上面对着双方停了会,然后他开口说。

一路走,不知走了多久,他带她来到了一个赛车店。“玩吗?”他问。“不会。”她淡然说。“但我在这等你。”

进入赛车场,虽然是下雨的,而且有点滑的赛道,但一点也阻止不了他想发泄的心。店员有拦,但是拦不住,而且按理来说,出了事可是要承担责任的,最后没有一股拦是因为这是简尘傲家开的,出了事简尘傲自己会解决。

在赛场上他更多的是锋利又游刃有余的简尘傲,或是像一阵风、一道虚影,消失在我们眼前。店员走过来说,“你是她女朋友吗?你刚怎么不拦一拦他呢?”

“我不是。我不愿意拦行吗。”这不是一句反问,就是她不问的态度。她知道,当简尘傲这个人需要发泄的时候,你越是让他制止,他越会冲动,最后伤害的是他自己。即使发泄的物体可以不是赛车,但他想要去做的,一定是他能控制的,她很相信他。

不知道什么时候,黎冷内心回想到这么多关于简尘傲的,只不过是同桌而已,如此了解。

也许,她就是这样的,或是她就是向往这样的。

“走吧。”他脱了头盔向黎冷径直走来。淡淡的嗯。


“心情好点了?”她问。“嗯,吃了你的椰子糖好多了。”“那赶紧回家吧。”她拉着他的手腕一路小跑快到了简尘傲家。“这是感冒药,然后你的伞,记得赶紧洗澡睡觉。”她递着东西的手一下被简尘傲握着走到简尘傲家门口,脱了鞋,在玄关换鞋,只有两双薄绒的拖鞋,都很大不适合黎冷的鞋码,“凑合着穿吧。”这是第二次来到简尘傲家,好像又冷清了些。热天打着赤脚就行,现在雨天有点凉当然不能着凉。

“你把我带到你家来干嘛?”她拖着鞋走到小土无身边抱起来,然后坐到单人沙发。“给我泡药。”他奄奄一笑,漫不经意的那股劲又来了。

黎冷懒得和他较劲,自顾自去泡药了,而简尘傲便去洗澡了。

下楼只看见黎冷抱着小土无坐在地毯上,逗着猫玩,绽放出一点也不违心的笑容,小月牙,小括号,小虎牙,是她笑容的特征。仿佛那一刹,简尘傲看见了未来。他也随之扬起嘴角,继续踏着深桃木地板缓缓向黎冷走来,“黎冷,要不要做我女朋友?”

她反应了一会不过很快回过神来,“为什么?”

“因为我能俘获你的心。”他那迷人的磁音的确也有吸引着黎冷。

“证据。”黎冷不吃这套。“时间就是证据。”他拨弄了把她的头发,轻轻吹了口气。“好。”她应得爽朗。


不久的将来,他会告诉她,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我们的未来。


谁也没想过,长相不艳丽不出色的黎冷会入得了眼神犀利的简尘傲,也许就是因为上天的安排。

但是黎冷的特别也是简尘傲没见过的,她骨子里的傲娇是简尘傲能感受到的。


简尘傲相信,他们一定是最配的,即使现在的他们还没能够互相坦白说自己的过去,但他们一定会是对方的光,在将来,不久的将来都会遇见。


今夜的星繁华点缀,一颗左边的星本就耀眼,贴近右边的星更令人闪慕,即使右边的星还不能太起眼,起码他们已经是在做同一件事,一起发光。


时间被安排,浓雾散不开,风声不存在,梦醒窗台。







End

:是不是有点唐突嗨害海。





一眼回眸

蛊江山!!!给我冲!!!《雨爱》和《UUU》!!!开屏震惊!!!

蛊江山!!!给我冲!!!《雨爱》和《UUU》!!!开屏震惊!!!

一个大金意
真希望雨能下不停,歌曲《雨爱》你会唱吗?
真希望雨能下不停,歌曲《雨爱》你会唱吗?
夜型の猫
雨爱 - 不是花火呀

泡沫雨滴,

雨卷珠帘!

泡沫雨滴,

雨卷珠帘!

音乐混剪a
【不是花火翻唱合集】『渐冷,晴,雨爱,间距,
【不是花火翻唱合集】『渐冷,晴,雨爱,间距,
斯卡姆李奥
【翻唱】《雨爱》的秘密你听说过吗(直播剪辑) - 1.
【翻唱】《雨爱》的秘密你听说过吗(直播剪辑) - 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