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雨狸

42966浏览    455参与
晌熄

总之是3r一个的fu腻座小料挂件宣传!

大小是6cm,最早应该是下周末截止统计+下印!

流程:在群昵称写上需要的数量→收钱(挂件本体价格)→下印→出货→寄出+收邮费!

总之是3r一个的fu腻座小料挂件宣传!

大小是6cm,最早应该是下周末截止统计+下印!

流程:在群昵称写上需要的数量→收钱(挂件本体价格)→下印→出货→寄出+收邮费!

晨曦のぞみ
“要认清是自己身份。”

“要认清是自己身份。”

“要认清是自己身份。”

蝉时雨

当莉可莉丝玩宫斗游戏

☆一些奇思妙想,游戏为虚构,主要想吐槽一下那些宫斗游戏选项的离谱。


“听说这是塔之民中最近流行的一款游戏。”莉可莉丝坐在红石蒜花海中,手指点着半空中的图标。

“《宫妃升级记》……”她轻念着游戏名字,打开游戏。

随着一阵五光十色的特效画面,游戏剧情正式开始。

[你是三品文官的长女顾盼,新皇登基,后宫空虚,于是新皇下令让五品之上官员的未婚女儿进宫选秀,你也在其列。

你顺利地过了初选,来到大殿之上,面对皇帝皇后与众妃,你决定表演

a.琴,精通

b.箫,普通  

c.笛,一窍不通]

界面上出现了三个选项,莉可莉丝没有犹豫,直接选了a。

[你表演了琴,因你对此......

☆一些奇思妙想,游戏为虚构,主要想吐槽一下那些宫斗游戏选项的离谱。


“听说这是塔之民中最近流行的一款游戏。”莉可莉丝坐在红石蒜花海中,手指点着半空中的图标。

“《宫妃升级记》……”她轻念着游戏名字,打开游戏。

随着一阵五光十色的特效画面,游戏剧情正式开始。

[你是三品文官的长女顾盼,新皇登基,后宫空虚,于是新皇下令让五品之上官员的未婚女儿进宫选秀,你也在其列。

你顺利地过了初选,来到大殿之上,面对皇帝皇后与众妃,你决定表演

a.琴,精通

b.箫,普通  

c.笛,一窍不通]

界面上出现了三个选项,莉可莉丝没有犹豫,直接选了a。

[你表演了琴,因你对此精通,所以在选秀中大放异彩,碾压了所有秀女,你遭人记恨,被人下毒而死。

宫斗不易,娘娘请重新再来。]

莉可莉丝:地铁,老人,手机。

“她们是闲的吗?(°ー°〃)”

她重新开始游戏,选了b,这次无事发生。

[你过了初选,被封为才人,你去皇后宫里请安,你准备穿

a.浅红色缠枝莲花宽摆裙

b.霜白色月季暗纹长袄

c.浅青色百褶裙]

莉可莉丝再次毫不犹豫地选了自己喜欢的红色,结果……

[皇后勃然大怒,质问你小小才人穿红色是何居心,将你打入冷宫。

宫斗不易,娘娘请重新再来。]

她重新开始了一遍,选了塔之民的白色。

[皇后勃然大怒,宫中有丧事才穿白色,将你打入冷宫。

宫斗不易,娘娘请重新再来。]

再再再次重新开始,[语贵人是和你一起进宫的表姐,给你送来花糕,是否要食用?

a.是

b.否]

指尖点上a,毫无疑问,她被毒死了。

开始游戏again,凭自己高超的“经验”,她每一次选项都选自己最没把握的,一路晋升。

莉可莉丝:是我不配。

[思妃邀请您晚上到御花园一聚,说有急事要你处理,您是否答应?

a.答应

b.不答应]

莉可莉丝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点了a。

一段文字跳了出来,[思妃故意设计陷害你,你被打入冷宫。]

( ・_・)ノ⌒●~*

莉可莉丝有些懵,还没来得及思考什么,耳边就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是艾尔法!”她关掉游戏,快步向挚友走去。

“我给你做了石蒜花糕。”艾尔法笑吟吟地看着她,清澈的蓝色眸子满溢着温柔。

莉可莉丝拿起花糕咬了一口,很甜。

“艾尔法的厨艺又进步了呢。”

……


(本文中服饰名称来自百度,选项都是作者早期玩宫斗游戏选错过的。)







好耶个鬼

关于αrtist5的僭越性理解


最开始我对这个系列歌算得上是毫无在意,当时的激推是墨姐,现在墨姐网易榜单的第一首是《塔与少女的无题诗》,依旧是αrtist5。但是我一直听的是《无重力少女》,截至目前我对大合唱还是没什么兴趣。


好了,这件事过多的倒是没得说,又扯远了。


既然是理解,不如多说些。


我大抵不是那样细心的人,也没什么心思去做些个有意义的事,αrtist5的背景故事我看且只看过妄世界上的“黑羊旅记”,其他的没有深入了解,但是歌听的遍数倒是多,无重力少说八十次起步——若嫌我夸张便罢了,我只是表明立场,毫无态度的来谈这个作品。


诚然,两名在我心中占据高地的“偶像......

关于αrtist5的僭越性理解


最开始我对这个系列歌算得上是毫无在意,当时的激推是墨姐,现在墨姐网易榜单的第一首是《塔与少女的无题诗》,依旧是αrtist5。但是我一直听的是《无重力少女》,截至目前我对大合唱还是没什么兴趣。


好了,这件事过多的倒是没得说,又扯远了。


既然是理解,不如多说些。


我大抵不是那样细心的人,也没什么心思去做些个有意义的事,αrtist5的背景故事我看且只看过妄世界上的“黑羊旅记”,其他的没有深入了解,但是歌听的遍数倒是多,无重力少说八十次起步——若嫌我夸张便罢了,我只是表明立场,毫无态度的来谈这个作品。


诚然,两名在我心中占据高地的“偶像”是死敌,这倒是令我苦恼,且再解释大概也显得过于欲盖弥彰而突兀了,当然我依旧是热爱着创作者的——这显而易见。


也许这就是立场动摇的后果,又离主题愈发远了。


先从第一个出场的人物开始谈,莱特妮斯。


莱特妮斯给我的感受是什么?这个我无法表达,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给我的第一感受是恐惧。


是的,我承认我多少有些感性到热衷于把自己代入和我毫不相干的角色了,但是这份恐惧是真实存在的。


莱特妮斯一直在舞蹈,她活着,但是离世界越来越远,被所有人忘了。


我第一次看着她手中的心脏,飘出,又归位,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想起我的朋友,她很开朗,每天笑着说自己是个傻*,给我发各种搞怪的动图——好吧,率先声明下,我也是个没朋友的人,跟她算是关系顶好的了。那天上课她不见了,谁都没发现她不在,所有人依旧是胡闹成一锅粥,颇有不缺她一个的感觉。


我说,她不见了,老师抬起茫然的头,问我:


“她是谁?”(名字不写了)


她是谁,真的笑死我了,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两年了,却不知道她是谁。


我出去找她,教学楼,操场,图书馆,最后在卫生间最后一个隔间,她坐在地上,壁纸刀扔在脚边,一团一团带血的纸乱扔的满地都是。


她说:“哈哈哈,我要死啦!”


中午,学校遣她回家,她家里倒是关照她,一个在合肥一个“正在通话中”,没办法,她只能坐公交车。


午休一个半小时,我没吃饭,骑自行车拉她回去了,这是我这学期最后一次见她。


路上,她说:“我就是死了都没人来参加我的葬礼,*了个*的,全他*给我忘了。”


忘了,没人记得,我想起来透明的莱特妮斯。


莱特妮斯努力吗,当然努力啊,跳舞都跳天上去了;女神认可她吗,完全不,她觉得自己能变成白的,透明与白仅差一步,最后不还是混了黑进去。


《象牙塔少女》是我对αrtist5这部系列曲改观的开始。


诗萝,这个是我想重点说的。


她有什么罪?不过是一心觉得女神的一切都是至高无上的罢了。


她礼赞神,礼赞白,礼赞美,所以她是白的,但是却被“红”沾染(指甲渗出的血有特写,或许另有深意)完全预示着整个世界的崩坏。


是的,这正是我看完第一遍pv想表达的,但是再次观看,却发现不为人知的。


女神追求能让世界充满美的有才华的人,第一位出场的莱特妮斯,努力,有才华,但是离世界而去;第二位出场的诗萝,纯洁,很忠诚,但是轰然崩塌,而在序曲中有这样一段话:


“其诫七——杀者叛者,流罪影下。”


我算不得平庸之人,因为我是无知一流的,我能解读出的仅是:


“规则七——施暴者,背叛者,流放至白色大地之下。”


那里是哪里?那里是被放逐之地啊!


只能善良,遵守道义,不可以忤逆神。


哦,我那不该存在的大脑又再运作了,我想起来在某个红色的地方,一段不能提起的时间所有人都疯了一样追随一个人,有一群做着像维坦一样公正的工作的人,极端的处死另一些人。


人们互相撕咬,争夺,荒芜了地,饿扁了肚皮,却仍旧有蕾拉这样的人出来,欲拯救那个人。


成功与否,我无法表达,我还需要继续我的生活,但是当人们潘然醒悟的时候,一切都过去了,不能提起的时间草草收场,犹如洁白的大地顷刻间分崩离析。


我在乌甸中看到了那个的影子。


僭越,仍旧是僭越,你我如莱特妮斯般度过一生,但离世界越来越远,此刻该去遵从我们的“白”了。

暁-Nekomata

【南墙姐妹】镜像

这是一位无名小卒散落在某处的,一张残破污浊的羊皮纸。

很显然,作者不详---或许本来有写过名字但是已经看不清了。


在那场惨绝人寰的灾害发生之后,我躲往了塔里。

我已不愿记起当时发生的场面,我只记得人们的哭喊声和那位祭司大人的惨叫声。

另外一位寡言的祭司则似乎不曾落泪也不曾悲伤一般,在这些日子里一复一日写着赞美曾经那个有着清澈天空的时代,再将诗篇抛下。

“愿神宽恕我们的罪,让我们再回到那与塔相爱的日子吧。”她每次都如此祈祷。

身为塔之民的我则在身后跟着祈祷,看着自己写的诗篇和她的,同伴们的诗篇一起被抛下。

“祭司大人,真是坚强。明明之前惨剧的主角是......”

“你少说点吧...

这是一位无名小卒散落在某处的,一张残破污浊的羊皮纸。

很显然,作者不详---或许本来有写过名字但是已经看不清了。


在那场惨绝人寰的灾害发生之后,我躲往了塔里。

我已不愿记起当时发生的场面,我只记得人们的哭喊声和那位祭司大人的惨叫声。

另外一位寡言的祭司则似乎不曾落泪也不曾悲伤一般,在这些日子里一复一日写着赞美曾经那个有着清澈天空的时代,再将诗篇抛下。

“愿神宽恕我们的罪,让我们再回到那与塔相爱的日子吧。”她每次都如此祈祷。

身为塔之民的我则在身后跟着祈祷,看着自己写的诗篇和她的,同伴们的诗篇一起被抛下。

“祭司大人,真是坚强。明明之前惨剧的主角是......”

“你少说点吧,有这个时间感慨,不如再继续创作。为这个世界再能延续做出点贡献。”

我在创作时听到身后两个人的窃窃私语。

是啊,原本的祭司大人是一对双子,一位有着爽朗的个性,一位沉默但才华横溢。她们都是最忠诚的塔之民,守护着我们其他的塔之民。

一天,祭司大人叫人告诉同为诗人的我帮她再拿几组羊皮纸到她的房间。

我拿着那些羊皮纸,走上阶梯,敲响她的房门。

“请进。”

“祭司大人,这些羊皮纸你看怎么样。我放在您的桌......”

“不用了,这么重,你放地上便好。”

当我放下羊皮纸后,看向她时,才发觉她闭着眼倚坐在一面落地镜旁。

“祭司大人,我已放好,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了,麻烦你了。你也回去继续创作吧,我只是趁着工具缺失的空隙休息......”

她睁开眼,站起来向我说话。

但是我的注意力全在她和那面落地镜。

原来,另外一位祭司大人正在镜子里陪伴着她的妹妹和我们。

击空明兮溯流光

今天不生草,做点练习,摸摸鱼

(虽然此前临摹了一些但是画着画着还是往自己的习惯上去了,以后继续加油练习嗷)

本打算画一个快乐的艾尔法,但是《守门人》直接给我一个偷袭实在是不讲武德......因此我画的时候就不太确定应该画一个什么情感的艾尔法,表情也是模棱两可...以后可以尝试更明确的表情。

今天不生草,做点练习,摸摸鱼

(虽然此前临摹了一些但是画着画着还是往自己的习惯上去了,以后继续加油练习嗷)

本打算画一个快乐的艾尔法,但是《守门人》直接给我一个偷袭实在是不讲武德......因此我画的时候就不太确定应该画一个什么情感的艾尔法,表情也是模棱两可...以后可以尝试更明确的表情。

张海糖

“我知道你找不到关于我的传说。”


早就爱上了终于有时间画画!!宝!!!!让我摸摸尾巴!!!!(被揍)

“我知道你找不到关于我的传说。”


早就爱上了终于有时间画画!!宝!!!!让我摸摸尾巴!!!!(被揍)

霂鸠
女孩子贴贴!不知道身为歌姬的艾...

女孩子贴贴!不知道身为歌姬的艾尔法和乌甸有没有关系,就不打α5的tag了

女孩子贴贴!不知道身为歌姬的艾尔法和乌甸有没有关系,就不打α5的tag了

雾雨
是艾尔法! (找同学约的 ,之...

是艾尔法!

(找同学约的 ,之后可能会印吧唧吧…?)


是艾尔法!

(找同学约的 ,之后可能会印吧唧吧…?)


击空明兮溯流光

首先我是艾吹,看完《守门人》,艾尔法的死实在是令我意难平,只好拿点生草的玩意拯救一下乌甸。

其次我是艾吹,本次生草的时间线设在艾尔法的预言全部实现之后,虽然所有人都活了但是灾难在其身心都留下了痕迹。

最后我是艾吹,本次出场6人,其中有阿比斯,虽然有网友猜测凯奥斯可能就是阿比斯,但是目前仍然不确定,所以将阿比斯设定为一个得不到认可而自卑的社恐(?)最信任的人是“有不杀之恩的艾尔法奶奶”(?)

首先我是艾吹,看完《守门人》,艾尔法的死实在是令我意难平,只好拿点生草的玩意拯救一下乌甸。

其次我是艾吹,本次生草的时间线设在艾尔法的预言全部实现之后,虽然所有人都活了但是灾难在其身心都留下了痕迹。

最后我是艾吹,本次出场6人,其中有阿比斯,虽然有网友猜测凯奥斯可能就是阿比斯,但是目前仍然不确定,所以将阿比斯设定为一个得不到认可而自卑的社恐(?)最信任的人是“有不杀之恩的艾尔法奶奶”(?)

霂鸠
进行一个零羽的摸,(才不会说这...

进行一个零羽的摸,(才不会说这是半成品呢

进行一个零羽的摸,(才不会说这是半成品呢

霂鸠

所有亲爱之人,欢迎你来到狐狸座

所有亲爱之人,欢迎你来到狐狸座

霂鸠

发发进度加个笑话

我糊一半,就开始糊背景,我一同学一瞟:哇,风景画

我:??

发发进度加个笑话

我糊一半,就开始糊背景,我一同学一瞟:哇,风景画

我:??

晌熄
摸鱼+点图的狐狸换装 (结果还...

摸鱼+点图的狐狸换装

(结果还没发出来发现有的点图人奶中了一些狐狸翻唱.jpg

摸鱼+点图的狐狸换装

(结果还没发出来发现有的点图人奶中了一些狐狸翻唱.jpg

信子

放放之前画过的图

大部分都是曲绘,但是曲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删掉了()所以把曲绘发出来留个档

放放之前画过的图

大部分都是曲绘,但是曲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删掉了()所以把曲绘发出来留个档

清凌

门前的,是她的孩子

门后的,是她的故人

门前的,是她的孩子

门后的,是她的故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