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雪中悍刀行

110.1万浏览    4458参与
doctorbean2005——守护幸福时光

阳光街拍时刻——孙雅丽!!!


❤❤❤❤❤❤❤❤❤❤❤

阳光街拍时刻——孙雅丽!!!


❤❤❤❤❤❤❤❤❤❤❤

钉钉点灯

【ZRY48】海晏河清 / 26.痊愈

/ 📌 阅前须知 📌 /


*  没有感情 全是私设 慎入

*  次日中午12点前 热度(点赞+推荐)破30  日更

*  一张粮票解锁彩蛋——ZRY48小剧场


——


徐凤年和徐骁陷入了一阵沉默,就在此时,听潮亭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老者抠了抠耳朵,往身后努努嘴:“我能做的都做了,剩下就要看他能不能熬过去了。”

话音未落,徐凤年已经从他身边经过,冲进了屋里。

老者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对徐骁说,徐凤年的性子还显浮躁...

/ 📌 阅前须知 📌 /


*  没有感情 全是私设 慎入

*  次日中午12点前 热度(点赞+推荐)破30  日更

*  一张粮票解锁彩蛋——ZRY48小剧场


——


徐凤年和徐骁陷入了一阵沉默,就在此时,听潮亭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老者抠了抠耳朵,往身后努努嘴:“我能做的都做了,剩下就要看他能不能熬过去了。”

话音未落,徐凤年已经从他身边经过,冲进了屋里。

老者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对徐骁说,徐凤年的性子还显浮躁,需要磨练。

“得了,我也没让你当他师父。”徐骁撩起衣摆起身,却被老者下一句话惊得怔在原地。

——“那个娃娃根骨奇佳,是个武学奇才,多少有点资格做我的徒弟。”


徐凤年跑到屋子里中央的木桶前,木桶里早已没了冷气,唐山海半靠在桶壁上,远处看以为是昏了过去,等他走近些才发现唐山海还清醒着,只是嗓子已经沙哑,也没了力气叫喊出声。

“山海,能听到我说话吗?”

唐山海眼皮抬了一下,随后呼吸的幅度大了一些,就当是回应了徐凤年的问话。

“我也不敢碰你……”徐凤年左右看了看,拖过来了一把高凳,坐在桶边,轻轻拖住了唐山海的头,碰触到身体的这一刻他才察觉到唐山海一直在发抖,“我陪你聊聊天吧……说什么呢……”

“咳……”或许是刚好缓过了一阵疼痛,唐山海有了些力气说话,“不说话也行。”

徐凤年听他哑的厉害,长臂一伸从旁边小几上倒了杯水:“试试烫不烫。”

唐山海抿了几口就把杯子推开了:“喝不下。”

“熬多久才是个头啊。”徐凤年满眼心疼,擦了擦唐山海额头上的虚汗,“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唐山海换了个姿势,整个人都靠在了徐凤年的臂弯里:“没关系,只是疼一些而已,我还熬得住。”

当年苏三省在他身上几乎把牢里的刑具用遍了,身上的伤口从皮肉翻卷到溃烂发脓,痛到极点还要提防着苏三省从他口中套话,这可比现在的情势头疼多了。

“你以前……是不是也这样熬过?”

唐山海讶异于徐凤年的敏感,但他也没有否认:“算是吧,但也不一样。”

徐凤年刚想问下去,就感觉手底下的身子一绷:“又疼了?”

唐山海艰难的点点头,眨眼功夫就已经说不出话,他抓住了徐凤年的手臂,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徐凤年趴在他嘴边仔细听,才听清楚唐山海在问抓得疼不疼。

“你管我疼不疼,你就是咬掉我身上一块肉我也眉头不皱一下。”

唐山海指腹蹭了蹭徐凤年的手腕,看上去像是被逗乐了,他动了动嘴,徐凤年又趴上去听了听,唐山海说自己会心疼。

徐凤年感觉整颗心都被攥紧了:“你这么好,怎么以前就没个喜欢你的女孩呢?”

唐山海费劲地吞了口唾沫,用气声说了四个字:“……谁说没有?”

徐凤年神色一变:“真有啊?”

那段记忆并不怎么美好,也是唐山海心中曾打不开的一个结。但是历经生死,又在鬼门关前面晃了一圈,他突然觉得没什么是放不下的。

——他决定为自己活一次,这次他不想再错过了。


就这样又苦熬了两个时辰,疼痛渐渐褪去,又等了一炷香的功夫,确定重塑经脉已经完成,唐山海一直提着的那口气顿时一松,人也随之昏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睡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夜里,唐山海终于清醒,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还有些感觉不真实,总感觉自己身体跟之前有了些不同。

徐凤年趴在他手边,唐山海突然起了些调皮心思,侧躺着撑起头,用被角骚了骚徐凤年的耳朵。

“别闹,痒……”徐凤年嘟囔着,嘟囔到一半,唰的一下抬起头,“山海你醒了!?”

“不然我这是鬼魂吗?”

“别瞎说。”徐凤年摸了摸唐山海的臂膀,“还疼吗?还有哪里不舒服?”

“都没事了。”唐山海在被子里坐起来,盘腿面对着徐凤年,“我记得你可是说好了,只要我熬过来,就跟我说你的心里话。”

“咳……嗯……你先喝水。”徐凤年挠挠鼻子,低着头把茶杯递给唐山海,“喝水喝水。”

唐山海第一次把一整杯茶一口闷了,把空杯子冲徐凤年展示了一下:“喝完了。”


TBC

纯良.

是梦又如何?醒了又如何?书中学道理,书外做好人,世道生活,各还各债。

是梦又如何?醒了又如何?书中学道理,书外做好人,世道生活,各还各债。

寻心

徐凤年游记—红薯篇二

几年未见,红薯音容一如往昔,只不过深陷囹圄之中,难免轻减憔悴了几分。小太监童贯这些年在武道修为上进益颇多,身形壮硕挺拔,反而极具英武之气。


徐凤年拉着红薯走出地道,身后缀着已是独臂的童贯。店铺里林隐躺在地上,七窍流血、嘴唇乌黑,显然已是服毒而死。重要任务失败,自裁总好过被捉回总部受罪,徐凤年对此并不意外。裴寻烟跪坐在师父身旁无声流泪,手中紧紧握着属于她自己的毒囊。


徐凤年对姿色出众的女子向来更多些耐心,劈手夺下毒囊漠然道:“想要求死我可以帮你,想要求活便跟我们走。”裴寻烟绝望地盯着徐凤年,终究没能狠下心说出求死二字,只是抱起师父的尸体默默起身。


徐凤年不去理会满地血污,拉着红......

几年未见,红薯音容一如往昔,只不过深陷囹圄之中,难免轻减憔悴了几分。小太监童贯这些年在武道修为上进益颇多,身形壮硕挺拔,反而极具英武之气。


徐凤年拉着红薯走出地道,身后缀着已是独臂的童贯。店铺里林隐躺在地上,七窍流血、嘴唇乌黑,显然已是服毒而死。重要任务失败,自裁总好过被捉回总部受罪,徐凤年对此并不意外。裴寻烟跪坐在师父身旁无声流泪,手中紧紧握着属于她自己的毒囊。


徐凤年对姿色出众的女子向来更多些耐心,劈手夺下毒囊漠然道:“想要求死我可以帮你,想要求活便跟我们走。”裴寻烟绝望地盯着徐凤年,终究没能狠下心说出求死二字,只是抱起师父的尸体默默起身。


徐凤年不去理会满地血污,拉着红薯找了张桌子紧挨着坐下,先吩咐童贯去后厨热些酒菜,又要裴寻烟安葬师父后替红薯寻两件合身的衣衫,再寻驾马车准备出城。


待三人吃饱喝足,裴寻烟也已返回。徐凤年拉着红薯坐进车厢,留二人在外赶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