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雪中悍刀行电视剧

15954浏览    560参与
林中栖凤

【林凤】七夕•不知酒

今儿陵州城内大白天就开始结起彩灯,沿河两畔的树上挂满了红色的绸带,未曾入夜,七夕的甜腻香气就弥漫开来。

待到月上西楼,即便人在偌大的北凉王府里,也能隐约听到街上鼎沸的人声,莺莺燕燕,好不惬意美妙。

吕钱塘被青鸟传话召来了梧桐苑,抬眼只看见徐凤年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细长葱白的手把玩杯子。

他在离徐凤年五步之外站定,心想那手何时看都不像习武之人,身子板又那样纤细,若非拥有大黄庭,又习得了李淳罡的绝顶剑法,看起来真就一阵风也能吹倒。

感受到了身后的视线,徐凤年不看也知道是谁,他头也没回,只拍拍石桌另一侧,拖着调门招呼:“傻站着干嘛?过来坐啊。”

吕钱塘眉头动了动,这几步路走的黏黏糊糊,又像是...

今儿陵州城内大白天就开始结起彩灯,沿河两畔的树上挂满了红色的绸带,未曾入夜,七夕的甜腻香气就弥漫开来。

待到月上西楼,即便人在偌大的北凉王府里,也能隐约听到街上鼎沸的人声,莺莺燕燕,好不惬意美妙。

吕钱塘被青鸟传话召来了梧桐苑,抬眼只看见徐凤年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细长葱白的手把玩杯子。

他在离徐凤年五步之外站定,心想那手何时看都不像习武之人,身子板又那样纤细,若非拥有大黄庭,又习得了李淳罡的绝顶剑法,看起来真就一阵风也能吹倒。

感受到了身后的视线,徐凤年不看也知道是谁,他头也没回,只拍拍石桌另一侧,拖着调门招呼:“傻站着干嘛?过来坐啊。”

吕钱塘眉头动了动,这几步路走的黏黏糊糊,又像是腿脚不灵,慢吞吞坐下。

“来。”徐凤年笑眯眯递过去一只杯子,也没想问问吕钱塘的意见,抬手就斟满了酒。

他可不在意吕钱塘这副模样,这一路朝夕相对,早就习惯了吕钱塘的别扭性子,徐凤年也不急,毕竟人已经拐回王府,其它的来日方长。

吕钱塘看了眼酒杯,清清冽冽,在月光下闪着波光,酒香随着夜里的微风钻进他的鼻子,闻着也知道是好酒。

只是他实在不懂徐凤年突然把自己叫来是要搞什么名堂,闷声问:“做什么?”

徐凤年白了他一眼,头一扬手一抬,琼浆玉液入肚,悄然在脸颊上浮起层浅淡的粉,末了撑起下巴探身凑过去,醇香的酒气混着徐凤年的吐息一起喷到吕钱塘脸上:“当然是陪本世子过七夕啊。”

吕钱塘闻言神色有些微妙,徐凤年次次靠近次次都让自己捉摸不透,今天也是。

“为什么是我?”吕钱塘压低了声音问。

“明知故问。”徐凤年话落朝他挑眉,那双惑人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吕钱塘。

面如冠玉,目若朗星,龙章凤姿,如玉琉璃……

吕钱塘脑子里突然跳出一串溢美之词,只那一瞬,一杯酒便喝出了赴死的悲怆。

吕钱塘放下空酒杯,不等徐凤年动手,一把拿过酒壶满上,一饮而尽。

“哟。”徐凤年打趣地瞧着他这样子,忍不住揶揄:“表情像喝毒酒,偏偏还连喝两杯,怎么?有那么不想看见我?”

“没有。”吕钱塘低着头,矢口否认。

“那喜欢我吗?”徐凤年笑。

“……不讨厌。”

“我问的是喜不喜欢。”

“不讨厌。”

“喂!”

“……不讨厌。”

徐凤年龇了龇牙,行,看你能装到几时。

柚子茶

老规矩,刷到哪对嗑哪对😋


保镖二人组什么的真的可以好吗!!!!


势均力敌的爱情(doge

老规矩,刷到哪对嗑哪对😋


保镖二人组什么的真的可以好吗!!!!


势均力敌的爱情(doge

尚文博的监斩官

此生勿复相见(完结)

李义山在听潮亭上心中不安,便算了一卦,卦象一出,心下顿时一冷。


“一凶一厉,两人之中必有一死啊”


李义山面露难色,望着北方神色怅然。


吴素与苏谨出京城那天正赶上徐凤年及冠,两人快步,望着赶上观礼,谁承想快到京城离口时被韩貂寺挡在了面前,苏谨握紧银剑表情凝重。


“见过王妃”


“韩总管有礼了,我儿凤年今日及冠,我欲快马北凉,若总管无事还望别挡了去路。”


“世子今日及冠生宣在这里恭贺了,不过王妃今日怕是走不了了”


“韩总管定要如此?”


见韩貂寺笑而不语,此时从身后又走来一人,吴素讽刺一笑,“韩总管大手笔,我们屈屈...



李义山在听潮亭上心中不安,便算了一卦,卦象一出,心下顿时一冷。



“一凶一厉,两人之中必有一死啊”



李义山面露难色,望着北方神色怅然。



吴素与苏谨出京城那天正赶上徐凤年及冠,两人快步,望着赶上观礼,谁承想快到京城离口时被韩貂寺挡在了面前,苏谨握紧银剑表情凝重。



“见过王妃”



“韩总管有礼了,我儿凤年今日及冠,我欲快马北凉,若总管无事还望别挡了去路。”



“世子今日及冠生宣在这里恭贺了,不过王妃今日怕是走不了了”



“韩总管定要如此?”



见韩貂寺笑而不语,此时从身后又走来一人,吴素讽刺一笑,“韩总管大手笔,我们屈屈两名小女子竟引得二位联合出手”



“这不是看王妃身为吴家剑冠身边又有冷面修罗为伴,不防不行啊”韩貂寺笑了笑,“那就失礼了!”



刹那间苏谨剑鞘锋芒出,应战韩貂寺,而吴素则对待剩下的柳蒿师。



“后辈中的天才剑客竟还是个女子,真是不错,若是心性未乱定为天下第一,可惜了”



韩貂寺边说边迎战苏谨丝毫不乱,倒是苏谨被猜出女扮男装又说中心声,导致乱了一拍,被韩貂寺暗中一击。



“那我今日便杀得前辈,让你看看我的心性乱没乱!”把嘴角的鲜血抹掉,如浮光掠影般闪至韩貂寺身边,剑快如魅。



“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傲气倒大”话语刚落却变了眼神,只见苏谨好像换了一人,动作迅疾下手狠厉,天地共鸣,借法天地。韩貂寺眯了眯眼睛,竟不知这丫头小小年纪已是大天象境!真是后辈浪花朵朵,青山更绿江面啊,她如今恐怕能与王仙芝一战到底。



今日一死,倒是可惜。



一个分神,韩貂寺被重击落地,口中吐出一抹鲜血,头发凌乱,苏谨眼神冰冷刚想上前给予最后一击,却听身后响动不对,并不像是两人之战,一转头浑身的血液瞬间倒流。



吴素正被柳蒿师和另一个脸带鬼面的男人围攻!



苏谨再顾不上韩貂寺跑去帮吴素,一剑拦下鬼面男人的刀,苏谨手被震的一颤,剑险些掉落。



——这人是陆地神仙



苏谨看了眼身上多处伤痕的吴素,冷讽一笑,她今日怕是要死在这了,但定要护吴素周全回到北凉!



苏谨一下抗住二人对吴素的攻击,大声喊道,“王妃快走!我来拦他们”



“不行,我怎么能丢下你?!”



苏谨踢开一刀,猛的运气将吴素一推至几十米开外,“走!今日世子及冠,王妃务必准时到场,阿谨怕是见不到世子的威风样儿了,替我祝世子今生安康!小人有事就先离开了,与他有缘再见!”



看着吴素含泪终离,苏谨安下心来,回身迎战。



“可恶,吴素逃了”



“是啊!北凉不久就会知此消息,大将军会对离阳皇室彻底失望!”



“闭嘴!都是你这个死丫头,那就你替吴素去死吧!”



对面的鬼脸男人顿时暴走,连着柳蒿师一击比一击狠厉朝苏谨攻来,苏谨跳上城楼,没想到那二人穷追不舍,她额角留下细汗,艰难应付着。



以此同时,北凉世子的及冠礼正式开始,徐凤年身穿华服,玄发披身,一步一步上得三百台阶浑身远看更是贵气加身。



“阿谨,你可要来看我的及冠礼”



“刺啦——”



苏谨被韩貂寺从身后猛的刺中了腹部,她一个吃痛顿了顿,然后立马被面前两人抓住机会,一个刺心脏,一个刺腹部。



苏谨疼的直颤,意识已然迷糊,手中的剑应声落地,再无反抗能力。



此时天降大雪,三千银丝落红衣,她被鬼面男人推下了城楼,风吹枯枝卷起苏谨眼中的一抹泪坠下



她今日穿的是那日徐凤年为她买的红衣,绝色艳世。



不知何时起苏谨的眼中只有徐凤年一人的印记,陪他逛青楼,陪他踏青,他对自己笑,对自己生气,调戏自己,一幕幕皆如走马灯般在眼前闪过,她也停止了下坠,七窍流血扭曲地倒在了地上,怀里为徐凤年买的赤边金冠也破碎一地。



“礼成!”



听着徐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徐凤年扫视着周围一遍又一遍,他没有看到那个令自己魂牵梦绕的身影。



府内的钟声敲响回旋至穹顶,此刻正式礼成,徐凤年成年了。



“铛——”



城楼上的钟声响起,苏谨二十岁了。



苏谨从高城坠下尚存一口气,却痛苦万分,忍着身上刀剁蚁啃的疼痛,嫣然一笑,笑的那般艳丽,“祝……世子及冠欣喜!”



望着北边半晌终于眼睛一闭,没了气息。



看到吴素受伤回来,身后又空空无人,徐骁便心下了然一阵哀伤,徐凤年更是懵了半晌,心里一阵绞痛吐出口血,那天夜里府内上下慌乱不安。



伤病一愈,徐凤年便在后山给苏谨立了一个衣冠冢,每年都要去上一回,徐骁也命人造了长生牌位供在徐家祠堂。



丧期刚过徐凤年就开始了报仇之行,行过千山万水,看过佳人如云,可他始终觉得无一人似自己的阿谨。



他杀了韩貂寺知道了苏谨实为女儿身,顿时疯也似的回了北凉后山。



他好像做了一场六年的大梦,梦醒时分什么都没有了。



那天回去徐凤年大病一场高烧不退,吴素和徐骁没合眼整整陪了三天,三天一过,徐凤年莫名好了起来,境界也从金刚境飞至指玄境,没有了以前的阴郁和疯癫又恢复了那风流倜傥的人物。



多年之后,徐凤年寿终正寝,眼前又浮现出那日梦里的幻象——苏谨正穿着那袭红衣朝他笑。



“我等到世子了”




——完







尚文博的监斩官

此生勿复相见(四)

这天苏谨正在听潮亭练剑,忽感到身边气息一乱,提剑一刺,来人双刀一抵,过了三招,只听远处传来一声低哑。


“阿谨,住手”


苏谨忙抽剑,立在原地打量着对面之人。


“在下南宫仆射,敢问阁下名讳”


——南宫仆射


哦,就是徐凤年游历归来带回来的女人。苏谨眸色暗了暗,模样不错,就是在那胭脂榜上也能夺得前三,刀法也好,如今虽是金刚境,却能接下她三招,前途无量。


“在下苏谨”


“可是冷面修罗苏谨?”


“你认得我?”


“离阳朝内最早的天象境用剑之人,不想认得也无用。”


苏谨端倪她好一会,才不急不慢的开口,“你也...


这天苏谨正在听潮亭练剑,忽感到身边气息一乱,提剑一刺,来人双刀一抵,过了三招,只听远处传来一声低哑。



“阿谨,住手”



苏谨忙抽剑,立在原地打量着对面之人。



“在下南宫仆射,敢问阁下名讳”



——南宫仆射



哦,就是徐凤年游历归来带回来的女人。苏谨眸色暗了暗,模样不错,就是在那胭脂榜上也能夺得前三,刀法也好,如今虽是金刚境,却能接下她三招,前途无量。



“在下苏谨”



“可是冷面修罗苏谨?”



“你认得我?”



“离阳朝内最早的天象境用剑之人,不想认得也无用。”



苏谨端倪她好一会,才不急不慢的开口,“你也可以,我很期待”



说完便飞身至徐凤年身边,低头不语。



“阿谨现在的前途不可限量啊”徐凤年慵懒的躺在椅子上,吃着红薯给喂的葡萄。



“不敢”



“又来了”徐凤年笑着摇摇头,空气中凝了半晌,直到有人来报褚禄山求见世子,才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让他进来吧”



苏谨看着一向威风好恶的褚禄山跟一个球似的爬到徐凤年腿边时,嘴角抽了抽。



“世子啊,这三年在外一定难受坏了,我知道啊,这紫金楼新进了一个花魁鱼幼薇,哎呦模样那叫一个漂亮,要不,去看看?”



徐凤年不经意的看了看苏谨,见她毫无波澜的样子嘬了嘬牙,“去,正好去看看那花魁娘子有多美!阿谨带着姜泥一起”然后又指了指南宫仆射,“那个,你也一起吧”



苏谨本来心就烦,姜泥又在旁边嚷着不去,她皱了皱眉头,一个手刀打晕了姜泥,看着徐凤年有些震惊的眼神,她吸了口气,“太吵了,会打扰世子,等到了地方再把人弄醒就行”



苏谨一路上搂着姜泥直把徐凤年看的肝都要气炸了,他都没被阿谨这么搂过!一把将姜泥抢过,忽略掉苏谨迷茫的眼神,犹豫了下把姜泥抱在怀里,“那个,阿谨会累,我抱着吧”



苏谨的眼神暗了暗,什么会累,明明就是想自己抱。



就这样,几人心思各异终于来到了繁华热闹的紫金楼,那花魁鱼幼薇出来时,苏谨看了看,模样确实不错,会是男人喜欢的那款,听着鱼幼薇口中的两人独处苏谨皱了皱眉头,下一秒果然不出她所料,徐凤年一副色欲迷心的样子应了下来。



苏谨手上青筋暴起,世子如果出什么意外,她会保证让那女人生不如死。



正想着,却听屋里一阵乱声,苏谨心下一急,想也没想闯了进去。



进屋一看只见鱼幼薇半裸肩膀手持软剑正要刺向徐凤年,苏谨眉眼一凛,抽剑一击,鱼幼薇晕倒在两米开外。



“徐凤年!你下次能不能注意点?别总是色欲迷心!”



这么多年徐凤年第一次见苏谨的脸上出现别的表情,也顾不上她的冒犯,笑的狡黠,“阿谨这是关心我啊,这么多年头回见你脸上有表情”



苏谨猛的一顿,冷静下来发现了自己情急之下的冲撞,连忙单膝跪下,“阿谨不是有意的,请世子责罚!”



“你关心我,何罪之有?行了,快起来吧”



苏谨站起身来,又恢复了往常的冷脸,“谢世子,所以,这鱼幼薇怎么处置”



没看上最好,伤害世子,她会将这女人剥皮抽筋。想到这苏谨的眼中划过一抹戾气。



“叫姜泥进来”



苏谨表情一顿,是西楚的余孽啊,看来是杀不成了。



徐凤年与姜泥说了鱼幼薇的曾属西楚,又交代了她的经历和要刺杀他的事,姜泥表情忽变,带着哭腔求徐凤年救救鱼幼薇。



苏谨的眼睫毛颤了颤,这人是要救了,毕竟白月光都哭了。果不其然她看到了徐凤年的示意。



苏谨心里凄然一笑,走上前从怀里掏出自己都不舍得吃的救命药给鱼幼薇喂了下去,不过半晌,鱼幼薇果真醒了过来。



公主与属下相认后,自然是一齐回了徐府。



苏谨本想去听潮亭静静心,谁承想知道了王妃要去京城的消息,马不停蹄就赶到了其住所,要求陪同王妃一起前去,徐骁和吴素拗不过她只好同意。



“正好,马上就是凤年的及冠礼了,此去京城可与他觅一礼物”



听了这话苏谨也备着了积攒的银钱想送给徐凤年一件及冠礼。



出北凉那一日徐凤年来送,眼里俱是苏谨看不懂的情绪,他没说什么,只一句“平安归来”



却不知这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尚文博的监斩官

此生勿复相见(三)

岁岁年年,苏谨陪在徐凤年身边已有三年,年华正茂,纵是一颗石头心也能捂热,苏谨也不例外,可是她不敢,她觉得自己不配,一介孤女凭何喜欢北凉世子,一介护卫怎能配上未来北凉之主?


心遇热则热,不热则冷,可是一直不温不热,猛的又热的过分,那心又怎安?想来那徐凤年也是历经风流数载,一个青春年少的小丫头怎能敌过?


“可是我只是万花丛中的一朵罢了”


看过徐凤年多个手段的苏谨怎会不知他只把自己当做玩乐罢了。


“凤年,陛下下旨命你求娶隋珠公主为妻”


陛下亲旨,可那纨绔子弟徐凤年也敢不从。


“爹,我不娶公主,我,我想娶苏谨!”


徐骁差点没绷住......


岁岁年年,苏谨陪在徐凤年身边已有三年,年华正茂,纵是一颗石头心也能捂热,苏谨也不例外,可是她不敢,她觉得自己不配,一介孤女凭何喜欢北凉世子,一介护卫怎能配上未来北凉之主?



心遇热则热,不热则冷,可是一直不温不热,猛的又热的过分,那心又怎安?想来那徐凤年也是历经风流数载,一个青春年少的小丫头怎能敌过?



“可是我只是万花丛中的一朵罢了”



看过徐凤年多个手段的苏谨怎会不知他只把自己当做玩乐罢了。



“凤年,陛下下旨命你求娶隋珠公主为妻”



陛下亲旨,可那纨绔子弟徐凤年也敢不从。



“爹,我不娶公主,我,我想娶苏谨!”



徐骁差点没绷住,可一想苏谨那丫头死板的脾气定不会同意再加上他为徐凤年计划的北凉大计,只好紧皱眉头,语带恼怒。



“像什么样子!阿谨她是个男孩子”



“那又如何?我本来就是纨绔又何怕别人再说?我不管,爹,我就是喜欢她!”



“那你想过阿谨吗?你可以不在乎自己那她呢?”



徐凤年沉默了,对啊,自己的名声不重要可是阿谨就不一样了。



“既然你不愿娶公主,那就去避避吧”



于是徐凤年开始了跋山涉水,千辛万苦的游历,苏谨本来也想跟着,可徐骁出手阻止,徐凤年想到那天的话也让她待在家里。



“是”苏谨在背后的手抖了抖,青筋暴起。



看吧,她猜对了。



徐凤年走后苏谨变得更沉默寡言,整天除了练武就是去听潮亭走动,因为徐凤年的离开,温热减退,她又变成了那颗石头心。



十八岁那年,苏谨跻身天象境,成为离阳朝最早入天象境的用剑之人。



“这孩子跟王仙芝有的一拼,她心性是一等一的,再稳固些来日或可成为天下第一”



每次李义山笑呵呵的跟徐骁说道时,徐骁总是心里发慌,只希望苏谨别像徐凤年那样就好。



苏谨在听潮亭外练剑,剑斩落花,水波起伏。



“徐凤年,你要平安归来!”



又是一场大雪过后,终于到了春天,万物复苏,阳和启蛰,苏谨也等来了世子归营。



“世子”



徐凤年梳洗完,浑身清爽,可见苏谨仍是那副冰冷表情,无奈的扯了扯嘴,“三年之前你这样,如今过了三年你还是这幅冰块脸,白瞎了咱这好面皮”



确实,三年之久,苏谨的脸已长开出落的越发绝色,那张雌雄莫辨的脸像不食烟火气的神仙,却偏偏五官邪气,像只噬人心魄的妖精。



“世子说的是”苏谨低着头,仍是那副冰冷模样。



忽然一只手挑起了苏谨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苏谨浑身一僵,那只手毫不在意又用两指撑开她的嘴角,让她笑了起来。



苏谨眼神微颤,看向徐凤年,“世子”



“对嘛,阿谨这么好看多笑笑才是”



徐凤年三年游历归来,模样也变了不少,眉眼更加俊俏有了贵气,嘴角一抹恰到好处的笑更能让万千少女为之疯狂。看着徐凤年眉眼带笑的样子,苏谨心底更冷。



“徐凤年,这是在要我的命啊”












Qxayang

还是喜欢美人柿子啊

就这模样谁看谁不迷糊啊

还是喜欢美人柿子啊

就这模样谁看谁不迷糊啊

尚文博的监斩官

落子无悔(八)

苏妄谨正欲飞至徐凤年身边护他上武帝城取剑匣,在空中却被人揽腰搂住,看到来人面容后你挑眉一笑。


“你怎么来了?”


白子卿挑起俊秀的眉眼,邪气一笑,“来看看你”


白子卿,当年苏妄谨和他还有另外五人同行江湖,与她一样亦不是人间之物。可多少年过去,或与因果,或与天道,七人如今只余下四人,那二人也早已不知去向,只有她和白子卿还有联系,每每想到这苏妄谨都会心里发苦。


白子卿携着苏妄谨飞至一地,刚一落地,苏妄谨看着面前之人浑身一僵——邓太阿。


她回头瞪了一眼笑的狡黠的白子卿,他一定是故意的!


“桃花剑神也在啊”


“你见过曹长卿了?”......


苏妄谨正欲飞至徐凤年身边护他上武帝城取剑匣,在空中却被人揽腰搂住,看到来人面容后你挑眉一笑。



“你怎么来了?”



白子卿挑起俊秀的眉眼,邪气一笑,“来看看你”



白子卿,当年苏妄谨和他还有另外五人同行江湖,与她一样亦不是人间之物。可多少年过去,或与因果,或与天道,七人如今只余下四人,那二人也早已不知去向,只有她和白子卿还有联系,每每想到这苏妄谨都会心里发苦。



白子卿携着苏妄谨飞至一地,刚一落地,苏妄谨看着面前之人浑身一僵——邓太阿。



她回头瞪了一眼笑的狡黠的白子卿,他一定是故意的!



“桃花剑神也在啊”



“你见过曹长卿了?”



江湖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像这种传至朝堂的消息邓太阿知道她也并不意外,可还是耐不住尴尬啊!你想想,一朵呵护过的花问你月光白不白……



“不久前是见过”



“徐晓,李淳罡,轩辕敬城,赵希抟,王仙芝也都见过了”



苏妄谨尴尬的轻咳一声,“是”



“所以我在这见你”



邓太阿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禁让苏妄谨抽了抽嘴角,当年就知道这朵花傲娇,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是如此!



“哈哈,对啊,我也是知道你在武帝城这不来跟你打招呼嘛”苏妄谨打着哈哈,心里已经骂死了白子卿。



苏妄谨正想着用什么理由躲避邓太阿,可不等她开口,身旁的白子卿早已看破,直接一个搂腰,眉眼带笑看着邓太阿,“邓美人平身,阿苏还有事,咱们回见”说着便飞至城头,只留邓太阿在那里抓心挠肝,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现在高兴了?这么长时间不见就为了闹我一出”



看着苏妄谨眼神幽怨,白子卿好笑的笑了出来,“那这不是让你早点跟美人们团聚嘛”



“那也挑时候啊!”



苏妄谨瞪了他好一阵才作罢,“行了,你怎么来了”



“看你回来了,跟你见一面”



苏妄谨面色复杂,不是想到了什么会心一笑,“那就好好看看吧,下次见面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话音刚落,苏妄谨就看见白子卿死死的盯着她,就这么四目相对,两顾无言,约半晌白子卿嘴角微扬,如阳化冬雪,动人心魄,待苏妄谨反应过来,白子卿早已御剑而走,话音随着风传入苏妄谨耳中。



“阿苏,好久不见,愿汝安康”



江湖之大,庙堂之高,叹人间亦是有去有回,“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


徐凤年取回了剑匣,只见天生异象,原是因李淳罡与王仙芝一战开启了天门,赵宣素一看此景立马丢下了徐凤年飞身于空中,此动作快到竟连邓太阿也没反应过来,连道遭了,此次开天门,怕是又要让凡间遭次劫难。



“落!”



只见苏妄谨出现在赵宣素前方,一掌将他打落武帝城头。



“苏妄谨!”



“叫本座干什么?”



见苏妄谨那副几百年如一的绝世容貌,赵宣素真是气得要死,她不需要入天门也不需要考虑生死,那凭什么要阻碍他飞升成仙?!



“你凭什么阻止我!你就不是人间物又为何要阻拦我飞升!”



听到这话,徐凤年吃了一惊,他的小姨不是凡人?



苏妄谨最讨厌别人提及此事,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周身的气压猛降,血气通天,“就贫我不是人间物我才知道天上无甚好,入天门?怎么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



苏妄谨戾喝一声,自身的配剑朝赵宣素飞去,一击毙命,看着赵宣素不甘与怨恨的眼神,苏妄谨讽笑一声,“人间不好吗?非得当那种东西”









super .王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图源一...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图源一位Q友,忘了名字,看到了请踢。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图源一位Q友,忘了名字,看到了请踢。

药学院medicine.

想凤年老婆了

(这破玩意是我用剪映剪的,不流畅,凑合看)

想凤年老婆了

(这破玩意是我用剪映剪的,不流畅,凑合看)

懿吁嚱
拜托这张真的米爆!江湖气拉满!...

拜托这张真的米爆!江湖气拉满!🙉

是谁还在发柿子疯!!!!


ps:不是ky但这幕真的会让人想起张敏老师骑马回眸的那一幕!!!!的的是什么港风美人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有参考图片🙈

拜托这张真的米爆!江湖气拉满!🙉

是谁还在发柿子疯!!!!


ps:不是ky但这幕真的会让人想起张敏老师骑马回眸的那一幕!!!!的的是什么港风美人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有参考图片🙈

白起鹤_

多喝点,喝多了直接打包带走~


回礼是没有大黄庭的小菜凤

多喝点,喝多了直接打包带走~




回礼是没有大黄庭的小菜凤

瞎乐呵儿居士

此生如是,唯有姜泥(五)

徐凤年又和姜泥吵了起来。


起因是徐凤年在姜泥房里睡了一觉。


事情是这样的…


徐脂虎的风评在江南并不好,要不是看在卢家的面子上,她恐怕会遭受到更大的非议,别人怎么看,徐脂虎并不在意,可她不在意,并不代表徐凤年不在意。


徐凤年刚到江南,就当街拖死一人,那人的妻子又和宫里的娘娘有亲,正在正在风口浪尖上,徐凤年应该低调一点。


可他怎么会?低调行事根本就不是他这天下第一纨绔的风格。


对此姜泥表示:习惯了习惯了…


可徐凤年这货自己干坏事受人骂还不行,还要拉上姜泥。


“我不去…”姜泥带着帷帽,白色的纱将她的脸遮住,此时她一袭白衣坐在凉亭里,玉般的手拿过...

徐凤年又和姜泥吵了起来。


起因是徐凤年在姜泥房里睡了一觉。


事情是这样的…


徐脂虎的风评在江南并不好,要不是看在卢家的面子上,她恐怕会遭受到更大的非议,别人怎么看,徐脂虎并不在意,可她不在意,并不代表徐凤年不在意。



徐凤年刚到江南,就当街拖死一人,那人的妻子又和宫里的娘娘有亲,正在正在风口浪尖上,徐凤年应该低调一点。


可他怎么会?低调行事根本就不是他这天下第一纨绔的风格。



对此姜泥表示:习惯了习惯了…


可徐凤年这货自己干坏事受人骂还不行,还要拉上姜泥。


“我不去…”姜泥带着帷帽,白色的纱将她的脸遮住,此时她一袭白衣坐在凉亭里,玉般的手拿过茶喝的自在。


她好不容易能自己一个人呆会儿,讨骂的事,她才不做。


“出钱顾你…”徐凤年打商量。


“不去!”姜泥坚决道,眼神瞟瞟不远处,没力气道:“我是累的不行,你身边那么多美人,你找她们去啊”


徐凤年听了起身凑过去,两人距离咫尺,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人脸上。


徐凤年凤眼微挑,“小泥人儿,你吃醋了?”


“徐凤年!”姜泥咬牙切齿。


“好了不逗你了”徐凤年把人气的炸毛,自己一溜烟起来趁人不防备一把拉起姜泥的手腕,不容分说的往外走。


“别的地方你不想去就算了,可这上好的怡红院你要陪本世子去。”


听人无耻的话。姜泥不敢相信的一下子拉开挡在面前的白纱,小脸皱巴巴的。


“徐!凤!年!你要不要脸?谁要和你去春楼啊!”


怎么这货每次去青楼都要自己陪他去啊?他是有什么怪癖吗?


姜泥面无表情的跟在徐凤年的身后,徐凤年一袭白衣,风姿绰约,一举一动都乱人心神,风拂过他的长发。


姜泥瘪瘪嘴想着,老天果然不公,给了他上好的样貌,又给了他极鼎盛的世家,看看看,连风都那么偏爱他。


气死她了。


这样的气运,还让她怎么刺杀。


“姜泥小狗,想什么呢?”


一恍神,徐凤年便凑了上来,眉目如画的,姜泥不自在的推开人,冷冷的,“想着这么杀死你!”


“行行行,本世子等着你来杀。”


江南不愧是温柔水乡,养气更养人。


连青楼的女子都那么的肤白如脂,发如青丝,眉目都带着情。


“寡淡,太寡淡了。”徐凤年一语评价,样貌个个都是好样貌,可太素。


“你还真挑剔”姜泥白了人一眼,无语至极。真是得了便宜卖乖!!


“世上女子千千万,最好不过百文,这里的人顶多八十文,连鱼幼薇都比不过…”徐凤年悠哉背手,点评着。


“哼,谁能入你北椋世子的眼?”姜泥没好气道,不管身旁人,自己走到上位旁盘腿一坐,眼也不抬的吃水果。


完全没注意到,一道炙热真诚的光追随着自己。


徐凤年呵呵一笑,眸里有些不可言说的情绪,他张张嘴巴,“不管怎么比怎么排,小泥人儿,你永远不会在着百文里。”


世上只有一个姜泥。


连一旁服侍的青楼花魁都听出了徐凤年话里的深意,可姜泥却傻愣愣的吹胡子瞪人:“信不信我一剑刺死你,我还在长身体…”


意思是,徐凤年你再敢转着弯的说本姑娘丑就刺死你!


徐凤年无奈摇头,坐在一旁喝闷酒。


“徐凤年,这是什么东西?好好喝啊”


姜泥很少夸那个东西好,这一说,徐凤年立马也倒了一杯,一喝一品,眉毛一皱,这个不简单呐


徐凤年见姜泥喝的开心,眼睛一转,心里生出一计,他讨好似的给姜泥倒了一杯,“好喝啊?好喝你就多喝点,本世子付钱…”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姜泥警惕道:“你也喝!”


“行,咱俩一块喝!”


……


一喝两人都忘了时辰…


等到月明高挂。


徐脂虎见人迟迟不回来便找了魏爷爷舒羞宁峨眉去找。


徐凤年的名号响当当,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人在青楼。


等到三人赶到的时候,姜泥已经喝趴下了,江南有一种酒,喝起来就像果水一样,但后劲儿很大,刚开始徐凤年还劝着人喝。


可到了最后,徐凤年阻止都来不及了。


姜泥一个小姑娘以前是滴酒不沾,此时已经趴在徐凤年的腿上呼呼大睡。


徐凤年也有些头疼,支着脑袋小憩。


“世子,走了”魏爷爷小心翼翼的拍拍徐凤年的肩膀。


徐凤年睁开眼,下意识的站起来,一动,姜泥不满的咬了他一口。


“嘶…”徐凤年倒吸一口凉气皱眉,“姜泥你真是狗啊”


“我要…睡觉”姜泥小声嘟囔。


徐凤年瞧着人,轻轻笑了,低头轻声对人哄道:“姜泥,回家睡。”


“我不!这里舒服…”


从没见姜泥这样过,徐凤年有些头疼,最后没办法挥挥手让人走了。


“你们回去吧,记得和我大姐说一声我没事,今晚就在这里睡下了…”


徐凤年的命令无人不从,等人一走,徐凤年低头把人拦腰抱起,漫步走到床榻上,将人轻轻放在上面。


姜泥舒服的翻了个身,咂咂嘴,口水流了出来,徐凤年笑着把口水用袖子擦掉,坐在床边的地上,目光停在姜泥的脸上久久不愿离去。


“姜泥啊…”


“嗯……”


徐凤年浅笑:“睡吧”


一夜好梦。


第二天……


“徐!凤!年!你混蛋!!!!”


“我怎么又混蛋了?本世子好心好意陪着你?”


“你骗我喝酒…”


“我可没骗,是你自己要喝的。”


“你…你你,我,我一剑…”


“知道了知道了,一剑刺死我呗”


……


这两天又在重温雪中,嗯~我好爱我的凤泥儿

好了,我们下章再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