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雪代晶

5302浏览    121参与
小倉糬萊姆

【滿晶】猜猜我是誰

*OOC注意

*沙雕注意

===========================


最近西格菲特流傳著『猜猜我是誰』的影片,就算是社交負成長的晶也有看過。


作為即興劇測試『高貴之君』的實力與信賴是最適合不過。


「我們的晶在看劇本……真不愧是王呢!偶爾放鬆一下也是必要的,來玩玩吧!」


「猜猜我是誰?」


「無聊,栞別學八千代玩這種遊戲。」


晶闔上劇本從學生會椅子上起立,身高、手長不夠的滿無法遮到晶的眼,晶一回頭見到滿的臉色暗了下來。


(欸、滿?我這是要死了嗎?是不是該按照套路跟滿玩才是最佳選擇?我頭頂上出現個『危』字這代表什麼?聞聽人在接近死亡時會出現跑...

*OOC注意

*沙雕注意

===========================


最近西格菲特流傳著『猜猜我是誰』的影片,就算是社交負成長的晶也有看過。


作為即興劇測試『高貴之君』的實力與信賴是最適合不過。


「我們的晶在看劇本……真不愧是王呢!偶爾放鬆一下也是必要的,來玩玩吧!」


「猜猜我是誰?」


「無聊,栞別學八千代玩這種遊戲。」


晶闔上劇本從學生會椅子上起立,身高、手長不夠的滿無法遮到晶的眼,晶一回頭見到滿的臉色暗了下來。


(欸、滿?我這是要死了嗎?是不是該按照套路跟滿玩才是最佳選擇?我頭頂上出現個『危』字這代表什麼?聞聽人在接近死亡時會出現跑馬燈,我現在能證實這是真的,我還有機會告訴眾人這件事實嗎?我還聽說過人在死前會化為極端值消極與積極,看來我是積極的一方,求生本能蠢蠢欲動,我現在該採取什麼行動好?怎麼樣才能、活下來!總之我很慌。)


晶默默坐回原本位子上,從後拉起滿的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當然是開玩笑的,哈、哈哈……」


「……」


「……」


「走、Revue。」


滿面帶微笑的架著晶拖到地下劇場處理後事——白金之君卒。

瀬田ネブ
太丑了我不敢发全图了x

太丑了我不敢发全图了x

太丑了我不敢发全图了x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阿尔忒弥斯 雪代晶羁绊翻译已出...

阿尔忒弥斯 雪代晶羁绊翻译已出,欢迎三连!


晶哥哥关于月神的科普。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5804144/


阿尔忒弥斯 雪代晶羁绊翻译已出,欢迎三连!


晶哥哥关于月神的科普。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5804144/


小倉糬萊姆

【西格菲特】無名墳(下)

因為滿的吹笛人卡面,上網查一下故事後,腦補出的劇情。

人物設定:

滿:18歲 晶:13歲 
美帆:12歲 八千代:12歲 栞:8歲

#沒有特定cp,可以自行腦補,便當警告。

================================


一年前滿在西格菲特之都賣藝為生,生活不算富有過的勉勉強強,偶爾撇見角落觀賞的晶與她。

一身破布縫了又補全身髒兮兮的,身上都是鞭打過的痕跡,是奴隸階級的嗎?滿在好奇心驅使下提早收攤,尾隨著孩子。

她們在寒冬下劈柴,手上佈滿厚繭也無法休息,一天工作下來只換到十枚銅幣。

笛聲響起,滿從暗巷走出,兩人眼睛像發光似的,但隨後緊張起來。

「我們……沒...

因為滿的吹笛人卡面,上網查一下故事後,腦補出的劇情。

人物設定:

滿:18歲 晶:13歲 
美帆:12歲 八千代:12歲 栞:8歲

#沒有特定cp,可以自行腦補,便當警告。

================================


一年前滿在西格菲特之都賣藝為生,生活不算富有過的勉勉強強,偶爾撇見角落觀賞的晶與她。

一身破布縫了又補全身髒兮兮的,身上都是鞭打過的痕跡,是奴隸階級的嗎?滿在好奇心驅使下提早收攤,尾隨著孩子。

她們在寒冬下劈柴,手上佈滿厚繭也無法休息,一天工作下來只換到十枚銅幣。

笛聲響起,滿從暗巷走出,兩人眼睛像發光似的,但隨後緊張起來。

「我們……沒有錢!所以、不可以聽!」女孩拉著晶準備逃跑。

「滿沒有要收錢的意思,只是想跟你們做朋友,你們不是常常在旁邊聽嗎?我有記住你們的臉,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對記憶很有自信的☆~」

她半信半疑著,在多次見面下,卸下心防。

吐露出她們住在孤兒院,但院內沒有水、沒有食物,較年長的孩童必須出門工作,賺錢給院內的孩童一起享用,有些人一到工作的年紀出了大門以後再也沒回來過,孤兒院剩下晶與她要照顧院內十三個小孩,再過一年美帆與八千代也能出來工作,經濟壓力會變小許多。


但她沒能等到那天到來……

不知從何時開始少女時不時咳嗽,直到一次工作倒下,不停的咳血,陷入昏迷。

晶抱起少女,赤腳的在雪地奔跑,尋找著滿。

「滿!怎麼辦、該怎麼做?」晶焦急的喊著,滿收拾東西,帶著晶前往診所,卻被拒收骯髒的奴隸拒絕在門外,不管多少家醫院、診所都是相同的結果。

她睜開眼已經看不清楚誰是誰,只知道大家都在喊著她的名字,是在孤兒院嗎?大家在哭嗎?

想好好安慰他們緊緊的抱住對他們說:「不要怕,我在,一切沒事的。」

但這是說謊吧?字句卡在喉嚨間說不出口。

看見黃色短髮的人物,文不記得孤兒院有這個人,是滿嗎?

「滿……在嗎?」她虛弱的吐出話語。

「在,怎麼了?」滿回答。

「我可以聽你的笛聲嗎?」眼睛已經灰成一片,漸漸的看不到,單單靠著意志力撐著。

「樂意之至。」深吸一口氣緩和情緒,滿吹奏起生日快樂歌。

再過十五日就是她的生日提早慶祝沒有問題的,她許下三個願望。

「我第一個希望栞能看到這世界的美好,第二個希望小孩子們可以平安快樂的長大,第三個願望我果然……好希望我能長大成人……」眼神渙散不停的咳血。

「好想實現……真的……好想實現……」四肢漸漸麻木,應該感到痛的卻什麼都感受不到。

「滿會幫你達成的!約定好了!」意識快斷開前聽見滿的回覆。

「交給……」話未能說完,她闔上眼後沒有再醒來過,嘴角掛著微笑。


「今天又有新成員加入了呢……是戰爭孤兒,這世界依舊灰暗,但我會試圖從中發現它的美好,還有啊~栞還是一如往常的很愛抱抱呢!這果然是你教的吧?但也多虧她洗去孩子們的不安,真不愧是你的妹妹呢!文。」

「滿……大人?」栞從樹後探出頭來。

「聽到了嗎?很抱歉,為了栞好,只能再讓你忘掉一次了……」滿吹起笛子,馬上的栞進入沉睡,將栞抱回溫暖的床鋪與新家人們一起洗白記憶,如同最初對育幼院的孩子們一樣。


這也是沒辦法的……在文死後大家都壞掉了……

「我不會忘記的,所以只要我記得就夠了……」

===============================

麻糬後記:

西格菲特的大家語言特意弱化是因為在制度下很多人都是文盲,且要聽上權人士的話自然沒有表達意見,只有晶、文兩人見過世面,在外界的刺激下腦子一定要動得快,才不會被騙被呼弄,晶在一年前還不善於表達,多為文在發言爭取。

美帆、八千代、栞沒見過世面所以保留著該有的個性,栞因為較為內向在育幼院內自己發言的次數更少,所以對話斷斷續續的。

然後這篇看各位想當滿文友向/戀向都可行,我自己是當友向在寫。


小倉糬萊姆

【西格菲特】無名墳(上)

因為滿的吹笛人卡面,上網查一下故事後,腦補出的劇情。

人物設定:

滿:18歲 晶:13歲 
美帆:12歲 八千代:12歲 栞:8歲

#沒有特定cp,可以自行腦補,便當警告。

================================

「我們是歡樂的老鼠——吱吱吱~」晶帶頭隨著滿的笛聲唱著小隊曲。

「我們是歡樂的老鼠——吱吱吱~」美帆氣勢一百分與栞複誦。

「「風大、日烈、我不怕~!因為我們是——」」

「晶。」「美帆!」「栞、」「八千代~」「還有滿的說。」

「「合稱白金鼠帝!鏘鏘——」」

「啊!八千代你又掉拍!這樣不給你揹揹了!」美帆放下八千代,改牽著她的手。

「欸……能...

因為滿的吹笛人卡面,上網查一下故事後,腦補出的劇情。

人物設定:

滿:18歲 晶:13歲 
美帆:12歲 八千代:12歲 栞:8歲

#沒有特定cp,可以自行腦補,便當警告。

================================

「我們是歡樂的老鼠——吱吱吱~」晶帶頭隨著滿的笛聲唱著小隊曲。

「我們是歡樂的老鼠——吱吱吱~」美帆氣勢一百分與栞複誦。

「「風大、日烈、我不怕~!因為我們是——」」

「晶。」「美帆!」「栞、」「八千代~」「還有滿的說。」

「「合稱白金鼠帝!鏘鏘——」」

「啊!八千代你又掉拍!這樣不給你揹揹了!」美帆放下八千代,改牽著她的手。

「欸……能換別首歌嗎?」一路上唱這首歌,已經來到第七次,八千代發著牢騷。

「八千代姐姐,累、抱抱?」栞在八千代身上蹭了蹭。

「啊啊——好狡猾!我也要抱抱!」美帆湊上去,晶也默默的加入。


雖然目的離現在不遠,但休息也無礙,再說現在也不好維持秩序,滿收起笛子,一邊看著小鬼頭玩耍,一邊編織花圈。

栞從擁抱圈圈內竄出,跑到滿面前。

「栞,怎麼了嗎?」

栞搖搖頭,上前給滿一個擁抱,抬頭。

「滿大人,為什麼、帶、我出門?」

「因為答應好讓你看到這世界的美麗。」

栞正想著滿何時說過,可惜沒有答案,或許是自己說夢話被滿大人聽到也說不定。

休息時間到繼續啟程,來到被戰爭摧殘的小鎮——烏露帕小鎮。


「大家聽令,確認傷亡人數!」晶下令,大家各自散開,留滿一人在城鎮中央。

響起獨奏曲,柔和中帶著哀傷,這是她所能做的事情,譜出一曲願死者安眠。

歷史並不會紀錄彈丸之地的故事,過了今日小鎮的存在將會被眾人遺忘,消失在地圖上成為無名。

「烏露帕鎮嗎……滿記住了☆~我可是對記憶很有自信的。」滿獻上休息時間製作的花圈。

美帆與八千代找到三個倖存的小孩,栞與晶沒有收獲,看著三個小孩瑟瑟發抖,栞給予溫暖的大擁抱,雖然她的手不夠把三人都圍住。

「沒、沒有問題的,新家回去、溫暖、一起。」

栞的笑容總是治癒人心,穩定孩子們的不安,手牽手的回到宅邸。


夜晚孩子們熟睡,滿帶上地圖與筆記本到一座墳墓旁,開始自言自語。

「今天到了烏露帕小鎮,雖然剩下破屋殘瓦,但從器具看來是個務農為主的小鎮,我找找……啊!在這裡!你看小鎮前方約一百公尺處有水源,他們灌溉農作物的方式倒是沒仔細探究……下次進過的時候再調查一番,或許能用在育幼院上呢!」


小倉糬萊姆

【晶栞】融雪

此篇是雪代晶生誕祭2019寫的

==================

「栞~在想什麼呀?」

看著一向認真練習的栞竟然心不在焉,這雙冰冷的手停止不了惡作劇,向栞的臉頰貼上去。

「咿——!八千代前輩……?非常抱歉……練習沒有專心。」

「呀~今天晶、滿前輩都不在,偷懶一下沒有問題的♪」

八千代在栞的身上打量一會兒,得出一個結論……

「該不會……栞在想怎麼準備晶的生日禮物?」

「是的……雖然想過買辛香料或是辣味零食但……」

「栞不擅長吃辣,不知道晶前輩的標準是嗎?」

栞點點頭,煩惱的樣子令人憐愛。

「那……送親手製作的東西如何?」

兩人望向窗外飄雪的季節,栞有了想法。

「我…...

此篇是雪代晶生誕祭2019寫的

==================

「栞~在想什麼呀?」

看著一向認真練習的栞竟然心不在焉,這雙冰冷的手停止不了惡作劇,向栞的臉頰貼上去。

「咿——!八千代前輩……?非常抱歉……練習沒有專心。」

「呀~今天晶、滿前輩都不在,偷懶一下沒有問題的♪」

八千代在栞的身上打量一會兒,得出一個結論……

「該不會……栞在想怎麼準備晶的生日禮物?」

「是的……雖然想過買辛香料或是辣味零食但……」

「栞不擅長吃辣,不知道晶前輩的標準是嗎?」

栞點點頭,煩惱的樣子令人憐愛。

「那……送親手製作的東西如何?」

兩人望向窗外飄雪的季節,栞有了想法。

「我……想作手套……!」

「栞有材料嗎?會製作嗎?」

對於一切一無所知的栞,氣勢消沉下來,搖頭回應。

「那我們一起製作吧?」

雖然想再捉弄一番,但栞的樣子實在讓她忍不下心,若是美帆可就不一樣了……

嘛~反正目的都達成了……

做那樣東西也不會被挨罵,這不是挺好的嗎♪~?

八千代的計畫進行中……



離晶的生日還有一星期,初心者製作一雙手套時間還算充裕。

第一天從打草稿、選毛線顏色、鉤針的基本用法開始。

至於身體數據八千代應有盡有,畢竟她負責服裝設計。

「哼——♪哼、哼——♪」

這麼一來晶前輩沉溺於栞的手套上,自然不會太注意我送的禮物,加上點花樣完全沒有問題,八千代內心想著。

時間已經到晚上八點。

「栞,明天再繼續吧。」

八千代收拾周圍,連同栞的材料也是,收拾完後送栞回房。

若不這麼做,栞一定會找時間偷織手套,或許會熬夜也說不定。

健康管理想當重要,況且熟知團員們對於栞的寵愛程度,若知道栞是為了這件事生病,而始作俑者是八千代……

想想就覺得可怕……



晶雖然是個舞台笨蛋,但是八千代與栞接觸的次數變多,這點程度她還是能發現的。

「……」不擅長開口發問的晶嫉妒著。

今天練習量加重許多,滿一派輕鬆,美帆很有鬥志,但栞的話……

「哈啊……哈啊……」大口的喘氣著,調整好呼吸繼續跟上。

再這麼下去,栞可沒有多餘的體力製作禮物。

「晶stop ——!今天就到這吧?大家已經很累了。」

這幾天滿總是在關鍵時刻喊暫停,因為八千代提早將栞的計劃告訴給她。

滿在宿舍撞見栞多次到八千代的房間內,八千代送栞回房時,早猜到這原因。

這也難怪晶試著問為什麼的時候,栞總是瞞著不說。

晶有意識到自己在吃醋嗎?

滿看了看晶顯然是沒有。

滿讓三位後輩先回宿舍,單獨把晶留下來。

「滿怎麼?」

「今天的晶不像是晶呢~☆為什麼?」

晶思考後得不出結果。

「還記得聖翔的『歌劇魅影』嗎?」

「記得。」晶皺著眉頭。

「克莉絲汀選擇勞爾,而不是魅影。魅影的心境跟現在的晶很像呢~滿只說到這。」

「回寮吧~」熄燈,兩人走回宿舍。



早在第三日八千代的禮物已經做完,倒是栞趕工著。

雖然八千代想幫忙,但栞堅持著非自己不可,最近未到八點,栞織到一半就先睡著了。

「栞這孩子也太過認真。」

八千代抱起栞,送她回房,正好撞見晶,氣氛尷尬。

啊啊——晶前輩的醋意快滿出來了……得想個方法才行。

八千代將栞託付給晶,讓晶抱栞回房間,晶沒有多說什麼照著做。

將栞小心的放下,蓋上棉被。

「……」晶逗留在床邊許久。

八千代拿起手機,從門縫偷拍,將照片傳給栞,算是一份小禮物吧!

感情木頭配上天然呆,這對可愛的小情侶,讓八千代感到好笑又無奈。

時間也不早,八千代也準備休息了。



到晶生日當天,滿支開晶,讓三人回宿舍佈置。

八千代與栞將禮物包裝完後裝飾宿舍,美帆親自掌廚,完成一桌特辣全席。

晶滿兩人回宿舍,生日派對正式開始。

八千代送上兔毛耳罩,上面加雙兔耳朵。

一本正經的臉配上可愛滿點的兔耳朵呈現的反差萌,圓了惡整晶前輩的夢,八千代拍下不少照片收藏著。

「雪代前輩……這個請你收下。」

栞遞出一雙與晶的髮色相同的手套,上面有著雪花的圖案。

收到禮物的那刻,晶揚起嘴角,周圍的人彷彿能看見晶的身旁開滿小花朵。

隨後晶收進口袋,全員圍在一起吃著美帆特製的晚餐。

……雪代前輩沒有戴上手套。

栞的心情有點失落,戀愛中兩人誤解對方的意思。

「我吃飽了……」

栞將碗筷收拾完,一人走出門。

「啊啊——我忘記栞不擅長吃辣了!應該多準備一份沒有加辣的!栞太善良了——完全不敢開口啊啊啊!怎麼辦啊——八千代——」

美帆搖著八千代的肩膀,晃的頭都暈了。

晶看見栞出門後,放下碗筷,拿著外套奪門而出。

美帆也打算這麼做,反倒被八千代阻止。



好冷,踩著雪地,栞一件外套都沒戴上,想都沒想的跑出門,眼淚不停在眼眶打轉。

「栞——!」晶抓住栞的手。

看見栞正在哭泣,晶雖然內心很慌亂,但還是將栞帶到公園,兩人坐在長椅上。

「……你……在哭嗎?能說給我聽?」晶不善於安慰,笨拙的組織著語言。

「八千代前輩……比較……好對吧?」晶無法理解栞的話。

「有戴上耳罩……但……手套沒有……雪代前輩不喜歡……對吧?」栞斷斷續續的說完。

「喜歡。」簡短的回答。

「真的嗎……?不是安慰我嗎?」

「並不是安慰你。會弄髒,所以收起來,相信我。」

想起每道菜紅通通的,一沾上很難清洗的樣子,一切就說通了。

認知到自己沒有觀察清楚,被感情吞噬的栞,事先認定事實。

「雪代前輩對不起……我……給你添麻煩了。」

「不麻煩,我想知道栞當時的心情。」

「說出來……真的沒有關係嗎?」

會對雪代前輩造成困擾吧……這樣的感情說出來可以嗎?

「沒有關係。」

如果答案是一樣的話就好了……

晶等待回答。

「稍微嫉妒……八千代前輩……」

栞小聲的說著,得到答案的晶回應她。

「我也是,抱歉。」

兩人將話說開,輕鬆許多。

見到栞搓著雙手,晶把暖烘烘的外套披在栞身上。

「不要著涼。」

「這怎麼好意思……雪代前輩。」栞雖然想將外套還給晶,但被制止。

「穿好,我有這個。」晶拿出栞的手套。

「不行,很冷……至少一起披著。」栞不打算再讓步。

「栞,你知道這意味什麼嗎?」

說到底晶與栞兩人並不是情侶關係,這麼做似乎不妥當。

況且栞還是國中生……就算自己喜歡栞也不打算告白,只要珍惜這份愛意就好。

因此勸誡栞,希望停下這步。

外套落在雪地上,栞輕輕吻上晶的唇,很快的分開。

栞以行動給予晶答覆。

讓晶了解從頭到尾不敢行動的人是自己,總是找著藉口迴避栞。

晶撿起外套,拍落堆積的雪。

晶摟著栞,披著同一件外套,緊緊包覆著。

「還會冷嗎?」

晶問著,栞笑而搖頭。

「回去吧……」



隔日,學生會五人一同上學,一名學生注意到晶的手套。

「會長——今天怎麼戴手套上學?」

「女友送的生日禮物。」晶一臉正經的回答。

「喔~女朋友啊……等等……女朋友?」周遭人們安靜下來,把目光集中在晶身上。

「栞。」晶如實回答。

瘋傳到凜明館,又是另一回事了……


風泉ゆう

ミチあき—遊戲三流

「我們回來了!」

銀藍色與青草色兩身影出現在席格菲爾特學生會的其餘三人面前,身上還穿著Revue服,唯一不同的,是夢大路栞的服裝完好如初,但雪代晶的披風卻是拿在手上,眼利的鳳滿及鶴姬八千代當然發現了這點。

“歡迎回來,晶さん、栞!妳們辛苦了!”

中國女孩最先向歸來的兩人打招呼,似乎沒有感受到空氣中彌漫的違和感。

“我們回來了!那個,不好意思,我先回宿舍換衣服。”

“嗯!話說回來,今天學生會的事務也處理的差不多了,八千代跟美帆,妳們也回去休息一下吧!”

“好的!八千代,我們走吧!”

“好~”

副會長滿臉笑容地看著成員們離開,就在八千代剛踏出學生會室,她似乎看到了那份笑容逐漸變得詭異,當然,仍...

「我們回來了!」

銀藍色與青草色兩身影出現在席格菲爾特學生會的其餘三人面前,身上還穿著Revue服,唯一不同的,是夢大路栞的服裝完好如初,但雪代晶的披風卻是拿在手上,眼利的鳳滿及鶴姬八千代當然發現了這點。

“歡迎回來,晶さん、栞!妳們辛苦了!”

中國女孩最先向歸來的兩人打招呼,似乎沒有感受到空氣中彌漫的違和感。

“我們回來了!那個,不好意思,我先回宿舍換衣服。”

“嗯!話說回來,今天學生會的事務也處理的差不多了,八千代跟美帆,妳們也回去休息一下吧!”

“好的!八千代,我們走吧!”

“好~”

副會長滿臉笑容地看著成員們離開,就在八千代剛踏出學生會室,她似乎看到了那份笑容逐漸變得詭異,當然,仍然是滿面笑靨,只是笑得讓人內心發寒。

八千代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最後只好向站在一旁的會長投以一個‘請您加油!’的微笑,只是此時,晶還沒反應過來八千代是什麼意思。

“那麼,我也先回去了。”

“等一下,滿還沒說妳可以走吧?”

一如既往的開朗聲音,但晶聽得出來,滿現在非常火大,只要再有一點點刺激,可能隨時都會有火山爆發的危險,即使晶不明白幼馴染生氣的原因,也只能僵直身子,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

不知道哪裡來的傳聞,女友生氣時,只要下跪道歉就有用,晶也曾經試過這種方法,下場就是被用看垃圾的表情罵了句‘不知道君王為何物的三流。’從此之後,晶再也不敢這樣做。

既然前後都是懸崖峭壁,那麼只能演下去了,雖然失敗的話......可能會死。

“怎麼了?”

“滿記得沒錯的話,晶是帶著栞去聖翔踢館了吧?”

“嗯!所以呢?”

“嘖!既然如此,那為什麼栞的衣服穿得好好的,晶的披風掉了呢?”

“遊戲輸了。”

“遊戲?”

一位優秀的演員,即使只是朗誦菜單都能讓觀眾感動落淚,這是法國知名演員——莎拉•伯恩哈特的傳說,晶跟栞也一同接受了挑戰,然而,只有栞挑戰成功。

將整個事件過程告訴眼前的金髮女孩後,滿仍然是那份笑容,不過晶卻覺得辦公室的溫度似乎又降低了。

“原來如此...滿大概懂了。也就是說,妳帶人踢館,Revue沒打成,玩遊戲輸了,身為後輩的栞還贏了身為首席的晶,我沒說錯吧?”

“這個...我...”

由於全是事實,晶不敢反駁,但也不敢承認,她的雙腿逐漸發軟,最後甚至因為面前人散發出的龐大壓力而直接跪坐在地上。

“這個三流。”

聽到對方說出這句話,沒多久後,‘咚!’地一聲,嚇得首席趕緊抬頭,只見滿把Revue用的巨劍——蒼玉懲罰拿出來,直直地插在地上、立在自己面前。

‘不好,會死!’晶的腦袋發出了警訊,要是再走錯一步,今天、不!大概以後都回不了家。

“對不起,我錯了!”

“身為君王,低頭認錯的樣子有多丟臉,晶知道嗎?”

“我知道,但我也不想當無信之王,錯了就必須承認,百姓才會臣服。”

“......”

“這個王國處在眾國中央,身為王,我要做的,只有確保現在的和平,以防他國合作攻打,不是嗎,宰相?”

“...國王陛下...臣永遠追隨您。”

多虧晶腦子動得快,總算讓滿有些消氣了,接下來,只要好好安慰她,她就能回房間換衣服了。

“抱歉,滿,下次不會再輸了。”

“唉...是啊!要是妳再輸下去,滿也不好收拾,妳先回房吧!”

“我可以...回去了嗎?”

“嗯,回去之後,把我聖誕節送妳的接龍大全背起來,15分鐘後驗收。”

“誒?”

晶再次僵直身子,因為那本接龍大全有500多頁,15分鐘之內背完根本是天方夜譚。

“那個...滿...我說...”

“要是沒背好...下場是什麼,晶是知道的吧?”

可掬的笑容加上違和的巨劍,晶感覺全身冷汗直流,只好丟下一句‘我回去了。’就離開學生會室。

“這個遊戲三流,不好好教訓她不行。”

滿擦拭著蒼玉懲罰,臉上的笑容早已變成不爽的怒顏,看來首席暫時沒辦法休息了。

風泉ゆう

ミチあき—溫暖

半夜三更,只要是學生,這樣的時間應該大部分都休息了,更別提是注重身體狀況的舞台少女們。


然而,金黃色短髮的少女,仍坐在書桌前研究劇本。


Elysion,圍繞在神與王及其騎士之間,不斷輪迴、轉生、征戰並死去,美麗又壯烈的故事,舞台上的純白聚光燈打在永遠的王者身上,更為這齣神聖的戲曲增添幾分壯麗。


鳳滿也是其中一個被這樣的舞台所吸引之人,不單單只是想站上這樣的舞台,而是讓自己的幼馴染成為王,並非純粹是自己心裡的,而是引領著眾人的絕對王者。


“...滿...還不休息嗎?”

“嗯,我讀完就休息,晶先睡吧!”

“......”


說完,滿再次轉過頭去,睡眼惺忪的晶望著對方嬌小的身...

半夜三更,只要是學生,這樣的時間應該大部分都休息了,更別提是注重身體狀況的舞台少女們。


然而,金黃色短髮的少女,仍坐在書桌前研究劇本。


Elysion,圍繞在神與王及其騎士之間,不斷輪迴、轉生、征戰並死去,美麗又壯烈的故事,舞台上的純白聚光燈打在永遠的王者身上,更為這齣神聖的戲曲增添幾分壯麗。


鳳滿也是其中一個被這樣的舞台所吸引之人,不單單只是想站上這樣的舞台,而是讓自己的幼馴染成為王,並非純粹是自己心裡的,而是引領著眾人的絕對王者。


“...滿...還不休息嗎?”

“嗯,我讀完就休息,晶先睡吧!”

“......”


說完,滿再次轉過頭去,睡眼惺忪的晶望著對方嬌小的身影,即使雙眼被光線刺得難受,卻比不上心中那說不出的空虛。


她緩緩起身往書桌走去,滿也因讀得過分認真而沒注意到身後來者。


“哇啊!晶?”

“......”

“怎麼了?明天還有晨練喔!”

“睡不著...”


‘才怪!’


晶輕輕地從滿的背後抱著,將頭靠在對方的肩膀上,纖細的身體再次凸顯出對方的嬌小,晶都懷疑對方到底有沒有吸收吃下去的營養。


“要是其他人知道妳這個樣子...”

“現在是在我們倆的房間,沒有別人。”


晶已經許久沒有這樣撒嬌,滿心知肚明,真要說為什麼,全是自己一手造成也說不定,不過她一點也不後悔。


“唉...都怪妳,害我讀不下去了。”


滿才不會承認其實是因為洗髮水的香味分心。她關掉桌燈、拉著對方,然後把晶丟到床上。


晶詫異地看著把自己丟上床後,緩悠悠爬上來的幼馴染,別問這股怪力哪來,長頸鹿也不知道,滿的臉朝外故意不看晶,似乎有些生氣。


“那、那個,滿...妳生氣了?”

“......”

“滿...”

“沒有喔,倒是晶不趕快睡嗎?”


在被丟上床的那一刻開始,晶早已睡意全無,加大的雙人床對兩人而言本就有些大,滿的冷淡更讓少女感到寂寥。


“滿,抱歉...”

“晶是該道歉,影響我讀劇本可是大過。”

“抱歉...所以,別生氣了,好嗎?”

“...這要看晶的表現了。”


晶輕輕擁住滿,僅僅一瞬間就有無限的溫暖包裹晶的心,滿轉過身,回應這份擁抱,將臉埋在晶的肩窩,右手順著對方的銀色長髮。


“滿,能吻妳嗎?”

“...嗯。”


兩人唇瓣相接,一開始如蜻蜓點水,之後同時慢慢加深這個吻,兩人的默契無論在舞台上還是舞台下,在床上還是在床下都可論完美。


晶的舌頭在滿的腔中肆虐,彷彿發狂的野獸,直到另一條小舌來引導它才緩和下來,至於來不及吞下的唾液便從唇縫中流出,浸濕了睡衣。


持續這樣的深吻,直到雙方都沒氣後,晶才依依不捨地拉開距離。


“哈...哈...”

“哈...晶妳...有這麼寂寞嗎...哈...哈...”


兩人大口喘著粗氣,即使肺活量再好,一次吻了15分鐘也會受不了。


“因為妳不陪我,會冷。”

“Elysion的王可沒那麼懦弱。”

“那是在舞台上,我的本質還是 ‘雪代晶’。”

“不怕被我罵三流嗎?”

“我只當屬於妳的三流。”


說完,晶便擁著滿睡著了,滿仍然順著那銀色長髮,沒過多久便和對方一起睡去,當然她不忘在對方的臉頰上留下一吻。


即使是寒冷的夜晚,也能逐漸暖乎,對吧?


刘美帆本土应援团

12月14日是西格菲尔特首席,雪代晶的生日,愿你早日登上属于自己的舞台!生日快乐!!!

ps 注意嗓子,少吃点辣

12月14日是西格菲尔特首席,雪代晶的生日,愿你早日登上属于自己的舞台!生日快乐!!!

ps 注意嗓子,少吃点辣

翔空

【晶栞】未來之書

雪代晶正努力的釐清眼前的狀況。


首先,已經是放學時間了,高貴之君的其他人已經回去了,自己留下是為了把一些不能留到明天的文件處理完。


接著,她離開學生會室前是鎖上門的,她對自己的記憶力很有自信,而她回來拿背包準備回家的時候,也是用鑰匙把鎖上的門打開了。


然後,這就是問題所在。


當晶打開門的時候,一個不認識的人站在房間的正中央,背對著她。


「是誰?」當晶出聲叫她的時候,對方回過頭了。


晶認得這個人,但是太奇怪了。


她有自信,不會認錯任何自己曾經見過的人,所以眼前這個人的臉她一眼就認出來了。


但是這個人的身高更高,身材更好,從身上散發的氣質也完全不同,...

雪代晶正努力的釐清眼前的狀況。


首先,已經是放學時間了,高貴之君的其他人已經回去了,自己留下是為了把一些不能留到明天的文件處理完。


接著,她離開學生會室前是鎖上門的,她對自己的記憶力很有自信,而她回來拿背包準備回家的時候,也是用鑰匙把鎖上的門打開了。


然後,這就是問題所在。


當晶打開門的時候,一個不認識的人站在房間的正中央,背對著她。


「是誰?」當晶出聲叫她的時候,對方回過頭了。


晶認得這個人,但是太奇怪了。


她有自信,不會認錯任何自己曾經見過的人,所以眼前這個人的臉她一眼就認出來了。


但是這個人的身高更高,身材更好,從身上散發的氣質也完全不同,有種更成熟的感覺。


如果要說的話,對……


「晶前輩,好久不見。」


這個人,就像是,長大後的夢大路栞。


晶搖了搖頭,晃掉自己的妄想,這種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


「你是什麼人。」即使對方頂著栞的臉,晶還是詢問了。


而對方也只是笑了笑,然後回答:


「晶前輩早就看出來了吧。」


晶挑了眉毛,對於對方所說的話仍處於不信任。


對方只是思考了一陣子,然後就說:


「那麼,我講一個現在只有晶前輩跟鳳滿前輩知道的秘密好了。」


她指著掛在牆上的日曆,指了這個周末的日期。


「這一天,是《美女與野獸》公演結束後的三個月整。」


晶倒抽了一口氣,她的心裡已經有底了,但她仍存僥倖,希望對方不要直接點明。


但是,世界沒有那麼溫柔。


「這一天同時也是我,夢大路栞跟晶前輩交往的三個月紀念日。」


對方,不,成熟的夢大路栞這麼說。


在公演結束之後,栞與晶告白。


原本只是想說,或許可以增加演戲的經驗而答應告白,但這個想法被滿責罵之後,她才慢慢的改變對栞的態度。


晶知道沒有其他人知道這件事,她只有透漏給滿知道而已。


而栞就更不可能了……對方是個只要偷偷的牽著自己小指就會高興的笑出來的人,她沒必要去大肆宣揚這件事。


也就是說,即使自己再怎麼不相信,眼前的這個人確實就是栞沒錯。


晶轉過身,將學生會室的大門鎖上之後,再一次轉回去。


從身材看來差異挺大的,不過臉的話改變不是很大,身上的制服還是高中部的樣式,推測可能是高三的栞。


「晶前輩現在應該是腦袋很混亂吧?」栞這麼說著,嘴上卻帶著壞笑。


這個笑容,頗有鶴姬八千代的風格,晶想著這些無關緊要的事,然後點頭了,


「是啊,我希望你能好好解釋一下。」


「可惜的是,我能用的時間不太多,沒辦法好好的跟你解釋這個狀況,你只要知道我是從未來過來的就是了。」


栞的笑容有點無奈,這次反而是有劉美帆的感覺。


這兩人對栞的影響挺大的,晶默默的記在心裡。


「那麼,你能告訴我,你是為了什麼而來的嗎?」


晶嘆了口氣,她現在確實無法好好思考,對方的出現打亂她的步調,實在沒辦法冷靜下來。


「哼哼,很簡單,我只是為了告訴你一句話。」


栞走向她,接著微微蹲下,在晶的耳邊說:


「最近有個茶葉博覽會呢。」


講完話的同時,還輕輕的舔了對方的耳垂。


晶反射性的按住耳朵,然後直接轉頭。


但是,對方卻消失了。


晶四面八方的看著,周遭的事物沒有任何改變,唯一奇怪的點就是對方消失了。


晶搔了搔後腦勺,還在努力理解事情時,學生會室的門被敲了幾聲。


「雪代前輩,你在裡面嗎?」


晶小心翼翼的開了門,門後的是她所熟悉的,初中快畢業的栞,對方正因為自己的舉動而歪頭問:


「雪代前輩,怎麼了?」


晶盯著栞看了一陣子,然後她蹲下身子,輕輕的抱住對方。


「雪、雪代前輩!?」


「嗯,這樣還是習慣點。」


晶確認好自己的狀況之後放開了手,面對臉徹底紅掉的栞,她提出問題:


「怎麼突然跑回來了?我已經說過放學時間就要好好在宿舍休息了吧,文件我來處理就行了。」


「……嗯,咳咳,我其實只是忘了拿自己的筆,所以才回來的……」


栞動作僵硬的走到辦公桌,拿起一個造型特異的筆,放回背包之後,再僵硬的走出門外。


「……那麼,我先走了--」


然後,她準備不顧走廊的安危告知,直接跑走之際,卻被晶拉住了衣服。


最近有個茶葉的博覽會。


「栞,這個周末有沒有興趣去茶葉博覽會逛逛?」


「……我、我要!我要去!」


栞拼命的大力揮手,表現出自己高興的感覺。


晶點了點頭,約定就這麼定下了,但她從房間裡把自己的背包拿出來時,看到的卻是栞一副呆滯的模樣。


「……栞,沒事吧?」晶在她面前揮手,栞才回過身。


接著她笑了,小小聲的笑了幾聲,然後臉紅著對晶說:


「很難得,雪代前輩會主動約我出去,所以我很開心。」


晶微微一愣,隨後伸出手,摸了她的頭。


即使有一堆想不通的狀況,但至少現在是好的走向,那麼就不理她吧。


晶離開學生會室,鎖上了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