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雪国列车

51806浏览    760参与
沙特影视
随着一扇扇大门的打开,越来越多的真相也浮出水面
随着一扇扇大门的打开,越来越多的真相也浮出水面
剪易顺剪辑
只有团结一心,才是唯一的出路,将独裁者踩在脚下
只有团结一心,才是唯一的出路,将独裁者踩在脚下
就是那个狗哥

我爱你,和你无关(番外)

  李雪琴视角


下拜帖的那天李雪琴犹豫了很久,她对王建国的情感还是很复杂的,可犹豫了再三,思索了再三,她决定把这个锅推给毛老师。

“毛毛,你过来!”李雪琴朝着在卧室叠衣服的毛不易呼喊,“哎,我的祖宗哎,你咋啦?”毛不易听到李雪琴的呼唤马上放下了衣服走到客厅。“毛毛,我不知道要不要请王建国~”李雪琴说到王建国时明显底气有点不足。毛不易听到这沉默了良久,他开口说:“请吧,不然显得咱们不尊重人家,让人家觉得咱小气。”他并不希望王建国来,毕竟他们当初那段美好的感情被所有人见证过,可是不请又显得自己小气。

李雪琴看出来毛不易沉默良久的原因,对毛不易一字一句的郑重说道:“王维家,你要知道我是爱你......

  李雪琴视角


下拜帖的那天李雪琴犹豫了很久,她对王建国的情感还是很复杂的,可犹豫了再三,思索了再三,她决定把这个锅推给毛老师。

“毛毛,你过来!”李雪琴朝着在卧室叠衣服的毛不易呼喊,“哎,我的祖宗哎,你咋啦?”毛不易听到李雪琴的呼唤马上放下了衣服走到客厅。“毛毛,我不知道要不要请王建国~”李雪琴说到王建国时明显底气有点不足。毛不易听到这沉默了良久,他开口说:“请吧,不然显得咱们不尊重人家,让人家觉得咱小气。”他并不希望王建国来,毕竟他们当初那段美好的感情被所有人见证过,可是不请又显得自己小气。

李雪琴看出来毛不易沉默良久的原因,对毛不易一字一句的郑重说道:“王维家,你要知道我是爱你的,不然我也不会跟你结婚,我的心永远倾向你这一边。”

“傻瓜,我当然相信你啦。”毛不易笑着揉了揉李雪琴的头,李雪琴也笑起来在毛不易的脸上吧唧亲一口,随即他们把准备好的请帖一一发给亲朋好友。

———————————————————

婚礼的当天,李雪琴起了一个大早。开始化妆,盘头发,换礼服,繁琐的礼节中透露着浓浓的幸福。当李雪琴换完衣服出去时,毛不易在门口愣了愣神。他不是第1次看李雪琴穿这一件衣服,但惊艳的程度也不亚于第1次。“怎么样?我今天好看吗?”李雪琴娇俏的问毛不易,还兴奋的转了一个圈儿。“漂亮,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现在你是我的女孩了。”“哎呀,你少这么贫嘴!”李雪琴虽然表面上在怪毛不易,可还是只是娇嗔一声,红着脸低下头,尽显小女儿家的娇媚。

毛不易牵着李雪琴一起去大厅迎接宾客的到来,迎接宾客的活不是那么好干的,没一会李雪琴感觉腿不是自己的了。她找了一个偷懒的小角落,正好斜对着门口,就刚好看到王建国和李诞在外面站了很久,一瞬间那些尘封在心底的记忆被割开,血淋淋的记忆糊着她的眼睛,她快速的抹了下眼泪。毛不易注意到身边的人有点不对劲,“雪琴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你要不要去休息?”“没关系,就是有点累,熬一熬就好啦,咱们毕竟也就只结一次婚嘛~”李雪琴娇嗔道。毛不易忽然看到了在门口的王建国,拉起李雪琴的手往门口走去。

在门口的他们显然遇到了,毛不易热情的招待他们,似乎比之前更热情。李雪琴一句话也没有说,她不知道说什么才能显得不那么尴尬,索性就闭嘴。

客套结束时毛不易再次牵起李雪琴的手,她回头看了王建国一眼,视线正好和王建国对上,她不明白王建国眼里的痛苦来自哪里,明明该痛苦的是自己,他所有不回应的爱显得自己像一个舔狗。

掌心传来毛不易的温度才让李雪琴感到心安,“毛毛,我得换婚纱去了,不然得晚了。”“好的啦,我的王太太~”毛不易俏皮的话语让李雪琴笑出声来。

在更衣室的李雪琴脑袋放空 ,想起追王建国的那几年,只是觉得可笑,她甩甩脑袋换好婚纱,等着婚礼开始。

当李雪琴的父亲牵着李雪琴一步步走向毛不易时,李雪琴的心里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绍刚老师开始了他纯正的播音腔:“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唔!”宾客席里传来此起彼伏的起哄声。毛不易的耳尖悄悄的红了,然后凑上去亲吻他的新娘。李雪琴的脸也腾的红了,不过还好有头纱挡住。一切礼节结束后李雪琴还得换一套敬酒服和毛不易敬酒去。

李雪琴的酒量不太好,毛不易就主动替李雪琴喝。轮到王建国这一桌时毛不易似乎喝得有点多,有点语无伦次:“谢谢大家,真的很感谢你们,特别谢谢呼兰,就是让我遇到雪琴。”李雪琴赶紧过来打圆场:“不好意思奥,毛毛可能喝得有点多了,有点语无伦次,下次有空一起吃饭嗷。”

他们敬完最后的那几桌酒就回去了,因为毛老师喝多啦!


晚上的不够播出标准我就不写了~

  

这篇为什么没有大幅度写王建国是因为我觉得如果雪琴放下了,她很坦然的只能看到毛不易这也是最刀的地方吧,就是因为有一个人还记得所有的爱。(别管我了,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反正就是,嗯如果有什么你觉得可以更好的可以私信我,我可以改)

博笠别刀我

雪国·雪中约定

“李雪琴,下雪了”


“嗯”


李雪琴我一点都不喜欢你,可是我没有办法把这些违心的话说出口,李雪琴,我爱你,好爱,但是我不能爱。


又是一年冬天,这个冬天与往年不一样,也没什么不一样……


“王建国,你要是和我求婚在下雪的时候好不好啊,多浪漫”


“小傻子,都帮我求婚给想好啦?”


他们说零下已结晶的誓言不会坏,冬天求婚,我是说我想和你永远永远在一起,王建国你还是那么直。


我们会在一起很久吗,王建国?


李雪琴不止一次问过,王建国也不止一次回答


会很久,很久很久,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们都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王建国不会说情话,但他会说实话,...

“李雪琴,下雪了”


“嗯”


李雪琴我一点都不喜欢你,可是我没有办法把这些违心的话说出口,李雪琴,我爱你,好爱,但是我不能爱。


又是一年冬天,这个冬天与往年不一样,也没什么不一样……


“王建国,你要是和我求婚在下雪的时候好不好啊,多浪漫”


“小傻子,都帮我求婚给想好啦?”


他们说零下已结晶的誓言不会坏,冬天求婚,我是说我想和你永远永远在一起,王建国你还是那么直。


我们会在一起很久吗,王建国?


李雪琴不止一次问过,王建国也不止一次回答


会很久,很久很久,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们都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王建国不会说情话,但他会说实话,他会把自己心里想的所有告诉李雪琴,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不止这辈子……


可能是老天爷注定让有情人不能眷属,亦或是那年冬天风太大,吹散了相爱的两个人……


风很大,冷到刺骨,我永远活在了没有你的冬天,王建国,你食言了。


是不爱吗?怎么会不爱,他爱她,很爱,非常爱,爱到骨子里,爱到深处


小孩,别哭了,是我对不起你,我爱你,非常非常爱,我可以为你放弃我的所有所有,但是我不能爱你。


雪琴,你还小,你可以不懂事,但我不行,就当我是个路人吧,李雪琴,你要幸福,你要快乐,你值得更好的…


李雪琴不解,她不解明明相爱的两个人不能在一起,她不解王建国为什么不能爱她,她不懂,她只知道每个寒冷的夜,陪着她的只有王建国;她只知道一向不会说情话的王建国,会对她发誓要陪她一辈子,她不懂其他的,但她知道,王建国是世界上最爱她的人 最爱她的……


李雪琴,下雪了


我们…算了,祝你幸福


李雪琴,

下雪了…下雪了……

就是那个狗哥

我爱你,与你无关

  入场口李雪琴和毛不易在热切的招呼客人,王建国忽然不敢进去了,门口那个言笑晏晏的女孩,原本该是他的,可是她把她弄丢了,他没有理由再去找她了,如果那时候……算了,没有如果了。

匆匆赶来的李诞望着在门口踌躇的王建国长叹一声,李诞懂他的害怕,但也只能说一句:“怎么不进去啊?”“李诞,她要结婚了。”王建国苦笑一声,许是恨命运的不公,也许是恨自己没学会怎么爱别人就遇到了一个想要一直在一起的人。

李诞顿了顿,“是啊,和王维家”李诞的这句话让王建国想起当时毛不易说:“我本命姓王,是十月一号出生的,所以我是最该叫王建国的。”王建国又在回想,她是因为“王建国”这个梗和毛不易在一起的吗?怎么还只是初秋就这么......

  入场口李雪琴和毛不易在热切的招呼客人,王建国忽然不敢进去了,门口那个言笑晏晏的女孩,原本该是他的,可是她把她弄丢了,他没有理由再去找她了,如果那时候……算了,没有如果了。

匆匆赶来的李诞望着在门口踌躇的王建国长叹一声,李诞懂他的害怕,但也只能说一句:“怎么不进去啊?”“李诞,她要结婚了。”王建国苦笑一声,许是恨命运的不公,也许是恨自己没学会怎么爱别人就遇到了一个想要一直在一起的人。

李诞顿了顿,“是啊,和王维家”李诞的这句话让王建国想起当时毛不易说:“我本命姓王,是十月一号出生的,所以我是最该叫王建国的。”王建国又在回想,她是因为“王建国”这个梗和毛不易在一起的吗?怎么还只是初秋就这么冷了,冷得让人透不过气来。“进去吧。”李诞开口让王建国翻飞的思绪收回,他们默契的再没说话。

刚踏进大门时毛不易就带着李雪琴过来了,毛不易拉着李雪琴笑眯眯开口:“哎呀,蛋总和建国哥来啦,快快入席,我们单独给笑果开了几桌呐,还得感谢笑果的反跨年呢,让我遇到雪琴。”说罢抬起拉着李雪琴的手甜蜜蜜的笑着,李雪琴微红着脸嗔怪一声,好一对柔情蜜意的璧人。

今天的李雪琴格外的好看,王建国一时间愣了神,今天的她盛装出席,微微紧身的礼服衬出姣好的身材,今天的她美极,艳极。比和他在一起时的任何时间都要美。可是……他们没有真的在一起过啊,因为他的懦弱,他不敢接受女孩大方赤诚的爱恋啊……

李诞拉着王建国往宾客厅走去,他鼓起了极大的勇气,再看一眼,一眼就好……他回头的瞬间对上李雪琴的眼神,里面有许多复杂的情绪有悲伤,也有释然,就是……没有了先前的爱意。他突然觉得羞愧,她释然了,因为有人懂得爱她,我学不会表达,我是个木头,我不配得到她满心满眼的爱意……这也许是我们最好的结局……

她今天可真美啊,只是不再属于我了。王建国在心里想着,坐着的李诞好像能看穿他的心思一般,招呼大家喝酒,如果这一桌都不太开心确实容易扫大家的兴。桌上的也都不是什么外人,呼兰杨笠庞博他们也大概了解情况,互相敬着酒,仿佛是一场公司团建,用这种方法维持着一个中年少男的玻璃心。

婚礼开始了,张绍刚老师上台主持着这对新人的婚礼:“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来参加李雪琴和毛不易的婚礼……”剩下的王建国也记不清到底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张绍刚老师说完之后响起的音乐,不是婚礼进行曲,是那次雪琴说很喜欢毛不易唱的《喜欢你》,毛不易就现去录音棚录,他对她的喜欢大方且热烈,或许他比我适合,更让你快乐。

典礼上的李雪琴又换了一身衣服,蓬蓬的婚纱裙衬得她像公主,在草坪上翩翩起舞。原来她不是不喜欢草坪婚礼,是不喜欢热,当初的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李叔叔牵着李雪琴的手从草坪的红毯那头慢慢走,一直走到王建国身边,又略过他,慢慢走到毛不易的身旁,郑重其事的把李雪琴的手交给毛不易,对他说:“今天我把女儿就交给你了,我很信任你,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今后你们两个好好过。”李叔叔激动的抓住两位新人的手险些落下泪来,绍刚老师赶紧过来打圆场,让两位新人下去敬酒。王建国紧张看着他们敬酒一直到他们到桌前,“感谢大家能来参加我和雪琴的婚礼,我和雪琴敬你们一杯,要是没有你们我和雪琴还不认识呢,谢谢呼兰啦,我的爱情中转站。”毛不易望着笑果这些熟悉的面孔,心里满是感激,豪饮下满满一杯酒,然后拿起李雪琴的酒杯一饮而尽。“那我们俩就去敬下一桌了,大家吃好喝好啊。”毛不易又抓着李雪琴的手慢慢走远。

明明是高兴的日子,但是我的眼泪怎么止不住的掉呢?我娇养的玫瑰,要嫁给别人啦。

李雪琴,宇宙的尽头是你

李雪琴,你要幸福啊

李雪琴,我爱你,一直爱你

影视大黑板
科幻灾难片,冰川时代来临,他们该如何生存
科幻灾难片,冰川时代来临,他们该如何生存
小羿说电影
《雪国列车》固化的阶层冰冷的经济理论,没有人性的文明要来何用
《雪国列车》固化的阶层冰冷的经济理论,没有人性的文明要来何用
小羿说电影
《雪国列车》固化的阶层冰冷的经济理论,没有人性的文明要来何用
《雪国列车》固化的阶层冰冷的经济理论,没有人性的文明要来何用
小羿说电影
《雪国列车》固化的阶层冰冷的经济理论,没有人性的文明要来何用
《雪国列车》固化的阶层冰冷的经济理论,没有人性的文明要来何用
雾中霞光

末等车厢,一个平平无奇的夜晚

注:本文是之前想到的缝合怪世界观的试水作。

当西弗勒斯·斯内普独自一人打开隔离的黑门,走进末等车厢时,所有的乘客都停止了喧哗。他们自觉地涌到车厢的两边,为这个身着黑袍、手持一柄魔杖的男人让开路。

在平时,末等车厢是一个永远吵嚷着的、拥挤的昏暗地狱。天生不会魔法的人们(一般被称为“麻瓜”)、巫师家庭的麻瓜孩子(“哑炮”),以及冷柜里塞不下的犯罪巫师,如今都作为“末等人”,堆积在雪国列车的最后几节,过着一种比牲畜好一些的生活。争吵、拉帮结派、为了一块配给食物而大打出手,在这里都是常见的事情。

孩子们看到西弗勒斯·斯内普蜡黄的脸庞、油腻而缺乏打理的头发时,...

注:本文是之前想到的缝合怪世界观的试水作。

当西弗勒斯·斯内普独自一人打开隔离的黑门,走进末等车厢时,所有的乘客都停止了喧哗。他们自觉地涌到车厢的两边,为这个身着黑袍、手持一柄魔杖的男人让开路。

在平时,末等车厢是一个永远吵嚷着的、拥挤的昏暗地狱。天生不会魔法的人们(一般被称为“麻瓜”)、巫师家庭的麻瓜孩子(“哑炮”),以及冷柜里塞不下的犯罪巫师,如今都作为“末等人”,堆积在雪国列车的最后几节,过着一种比牲畜好一些的生活。争吵、拉帮结派、为了一块配给食物而大打出手,在这里都是常见的事情。

孩子们看到西弗勒斯·斯内普蜡黄的脸庞、油腻而缺乏打理的头发时,忍不住偷笑了出来:这个男人的气质不像前头来的大人物,更像是与他们一样的末等人。不过,他们的嘴随即被惊恐的大人们捂上:后者知道,这个眯起眼睛、用厌恶的目光看着末等人们的男人,是雪国列车的二号人物。

“哈利·波特。”斯内普停下脚步,开口念出一个名字。末等车厢里满是排遗物的恶臭味(也许还夹杂着一些尸臭),让他不由得皱起眉头。

“我想,我们没有这号人物,西弗勒斯。”一位有着长长的银白头发和白胡子的老人站出来,和蔼地朝他低语。

但他马上被旁边的人拉了回去。“老头,你疯了?他可是……”

斯内普无视了这场闹剧。“根据仁慈的列车长的特许,每年当从末等人中拣选适龄儿童接受教育——”他的声音低沉、有力,在其他人听来又是那么可怖:“哈利·波特。”

沉默。忽然,一个高大而显得有些浮肿的男人表情激动地冲了上来,手中的猎枪对准了斯内普。“你,休想!”

人群中出现小声的惊呼。尽管有不少人私藏甚至自制枪械,但火器在列车上是绝对的违禁品。在斯内普面前展示这些足够让弗农·德思礼丢掉一条手臂和一条腿。

可斯内普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他只是用魔杖一指,那杆猎枪的枪杆便不由自主地弯折起来,直到打成一个死结。紧接着,弗农发现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先是悬浮起来,然后翻转了一百八十度,呈现出倒立在半空中的姿态。

不过,弗农·德思礼似乎并不打算屈服。“你们这些怪胎!是你们放出了怪物,毁掉了这个地球,是你们……甘道夫都知道,他看到了你们的阴谋……”

然后,他的身体向后飞去,重重地摔在地上。“爸爸!”一个略显浮肿的小男孩匆匆跑了过去,哭着摇晃他的身体。随着斯内普又逼近几步,他惊恐地退了回去,抽泣起来。

在这不安的时刻,一个不起眼的瘦弱男孩从人群中走出。“先生,也许你是找我?不过我不姓波特,我是……”

斯内普没有等他说完,便走上前去,撩开他额前的头发。

一道闪电形的伤疤。

“跟我走,波特。”
无人再有异动。斯内普像抓捕猎物一样扼住男孩的手腕,一步一步离开了车厢。

雅格影视吧
一辆连续行驶了十七年的列车,上面弱肉强食,等级分明
一辆连续行驶了十七年的列车,上面弱肉强食,等级分明
雾中霞光

《哈利波特与雪国列车》——一个看HP的时候想到的缝合设定稿

魔法部为了抑制异常高温放出了大量摄魂怪,结果却导致地球变成了一颗冰封雪球。大部分人类死于寒冷或摄魂怪之吻,幸存者们则聚集在一辆永恒运行的、1000节的魔法列车“穿雪机”(Snowpiercer)上。

列车内部等级森严,纯血的巫师在前部的头等车厢享福,其次是居住在次等和三等车厢的、混血程度不同的巫师;麻瓜家庭出生的巫师则居住在四等车厢,负责给他们打杂。少数幸存的麻瓜和犯罪的巫师则被排挤到最后几节末等车厢,过着如同牲畜的生活。偶尔一些巫师工作人员会屈尊来到这里,强行带走有魔法能力的小孩去培养——不仅教育魔法知识,还灌输一套巫师高贵麻瓜劣等的理论。


哈利·波特,不,也许应该叫哈利·...

魔法部为了抑制异常高温放出了大量摄魂怪,结果却导致地球变成了一颗冰封雪球。大部分人类死于寒冷或摄魂怪之吻,幸存者们则聚集在一辆永恒运行的、1000节的魔法列车“穿雪机”(Snowpiercer)上。

列车内部等级森严,纯血的巫师在前部的头等车厢享福,其次是居住在次等和三等车厢的、混血程度不同的巫师;麻瓜家庭出生的巫师则居住在四等车厢,负责给他们打杂。少数幸存的麻瓜和犯罪的巫师则被排挤到最后几节末等车厢,过着如同牲畜的生活。偶尔一些巫师工作人员会屈尊来到这里,强行带走有魔法能力的小孩去培养——不仅教育魔法知识,还灌输一套巫师高贵麻瓜劣等的理论。


哈利·波特,不,也许应该叫哈利·德思礼,从小就在末等车厢的贫民窟里长大,父母因为组织下等巫师的起义被列车长汤姆里德尔亲手杀害了。不过,由于母亲莉莉·波特给他加了一个爱的魔咒,里德尔在试图杀害哈利时被自身的魔咒反弹,奄奄一息;而哈利只是额头上多了一个闪电形状的伤疤。在濒死之际,里德尔命令手下贝拉特里克斯将哈利丢到车厢末尾的贫民窟里,任其自生自灭。

收留并抚养他的德思礼夫妇只想安于现状,竭力向哈利隐瞒他亲生父母的事情。有一天,列车的二把手西弗勒斯·斯内普带着卫兵进入车厢末尾,要求带走哈利接受教育……

万能电影库
即使面对暴力,我们也不会分离,我要永远和妻子在一起
即使面对暴力,我们也不会分离,我要永远和妻子在一起
Irene

《我的塔希里亚故事集》(2)

4k笑果群像。

王建国中心,多cp,现实向。

都曾发布在其它平台上过,Lof主要用来存档。


:把这当成一本王建国的日记看吧朋友们。


吗的,这种东西居然能有(2)。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图片]


TBC.


谢谢你看到这里。

(可能是未完待续吧,也可能没有了。


4k笑果群像。

王建国中心,多cp,现实向。

都曾发布在其它平台上过,Lof主要用来存档。


:把这当成一本王建国的日记看吧朋友们。


吗的,这种东西居然能有(2)。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TBC.


谢谢你看到这里。

(可能是未完待续吧,也可能没有了。


小野影视君
硬汉父亲为寻儿子奋起作战,胜利永远属于勇敢者
硬汉父亲为寻儿子奋起作战,胜利永远属于勇敢者
7号剧场
来自底层人民的愤怒,有压迫的地方,自然会有反抗
来自底层人民的愤怒,有压迫的地方,自然会有反抗
一朵影视
永不停止的列车,严重的阶级划分,底层人如何揭开阴谋
永不停止的列车,严重的阶级划分,底层人如何揭开阴谋
就是那个狗哥

[雪国列车]到站了

  圈地自萌,切勿上升正主

李雪琴也没想到,王建国会在罗老师的直播间里宣布,他有伴了。她颤抖得的拿起手机,当手机页面停在和王建国的聊天对话框的时候,她想起了那一年

那年还是脱三,他还会叫她乖乖,把她搂进怀里一遍一遍的说“我爱你”

王建国,这些过往你都忘了吗?困在过去的只有我吗?

---------------------------------------

"雪琴,咱们以后就要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像我,保护你们挣钱给你们花,女孩像你,聪明可爱又漂亮,到时候我就吧她宠成小公主。”王建国把李雪琴搂进怀里畅想着未来和李雪琴。

“谁要喝你生两个孩子啊,再说,给你生女孩......

  圈地自萌,切勿上升正主

李雪琴也没想到,王建国会在罗老师的直播间里宣布,他有伴了。她颤抖得的拿起手机,当手机页面停在和王建国的聊天对话框的时候,她想起了那一年

那年还是脱三,他还会叫她乖乖,把她搂进怀里一遍一遍的说“我爱你”

王建国,这些过往你都忘了吗?困在过去的只有我吗?

---------------------------------------

"雪琴,咱们以后就要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男孩像我,保护你们挣钱给你们花,女孩像你,聪明可爱又漂亮,到时候我就吧她宠成小公主。”王建国把李雪琴搂进怀里畅想着未来和李雪琴。

“谁要喝你生两个孩子啊,再说,给你生女孩了你就只喜欢女儿都不疼我了”李雪琴脸红红的对王建国撒娇道。

---------------------------------------

一个李雪琴:国仔,北京的桃花开了,我好想你啊

死胖子王建国:崽崽,我这几天忙完了就去找你啊,听话

这个时候李雪琴已经带了一只桃花,从北京飞往了上海,已经到了王建国家门口。

"国仔,开门!我来了!”

“哎呀,我不是说等过几天忙完了,我去找你吗,你这飞来飞去不累吗?”

“我想你了,抱抱”

李雪琴总能三言两语触到王建国心理最柔软的地方,他用力的把女孩拥进怀里,嗅着女孩身上的味道,她总能让他感觉到安心。

---------------------------------------

李雪琴对自己说到:“早该结束了,李雪琴”

李雪琴又关掉了手机,一行清泪从脸颊划过,把头深深的埋到枕头里

王建国

你要幸福啊

我也要去爱别人了。

  

  

  写的不好请见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